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苍天有眼(连载47)----郭正益老师


  《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的解析——外道密教与现今喇嘛教的依持典籍与佛教之实际正理的背离

  般若理趣法会阐释之六——杀害三界所摄一切有情之义理

  世尊阐释了这“调伏众恶”的般若理趣法门后,再叮咛大众:

  若有得闻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理趣信解、受持、读诵、修习,假使杀害三界所摄一切有情,而不由斯堕于地狱、傍生、鬼界,以能调伏一切烦恼及随烦恼恶业等故;常生善趣受胜妙乐,修诸菩萨摩诃萨行,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窥基菩萨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理趣分述赞》卷3解释上述经文:

  以经威力能调众恶,故是杀罪,并得销除;由悟法性,起斯胜行,故此大罪,不招恶果。以经威力善能调伏一切烦恼及随烦恼恶业等故,设有是罪,不招恶果。“相缚缚众生,亦由麤重缚,善后双修止观,方乃俱解脱”,一切恶业从烦恼生,一切烦恼从分别起,今离戏论,断诸分别;分别既尽,惑业亦亡,故此大罪,闻经信解,定得消灭。1

  窥基菩萨说明了大乘经典有无比威德力能够消除杀业,因为理解悟入这经典阐释的真实法性,发起殊胜菩萨愿行,所以虽一时不慎而造作恶业,便能理忏与事忏双俱,调伏烦恼以及随烦恼,由此而不再造作恶业,藉由亲证如来藏心而后转依,观察自身被外之相缚与内之麤重缚所捆缚,如是善修止观,断除一切杂染。以一切恶业皆是由烦恼引生,一切的烦恼都是来自于颠倒分别而生起,今日依止所证非戏论的真实法离开此烦恼戏论,断除诸颠倒分别,这样无明惑所造诸业亦随之消灭,所以虽造大罪业,由于此听闻经典信解功德,一定会消灭。

  然而若是无知之人不知道这其中道理,只顾著依文解义,必然曲解成只要真实听闻理解这经文,造作杀害众生等恶业,都全然无事;例如密教每每于世间恣意妄为,以三昧耶戒为最上,以男女双身修法为瑜伽灌顶,乃至杀生、偷盗、婬欲、妄语、喝酒等等破坏五戒,亦无有顾及,却自说以三昧耶戒故,一切无罪,自说三昧耶戒必须守护,如此皆堕于不如理作意之中,无法免除未来诸苦。如藏密喇嘛每每喝酒食肉,诳言依持密咒而能度化所食用的动物,如是者皆难与慈悯心相应,皆违背大乘正义,虽身披袈裟,口出异说,行为异端,自当亲受其果。

  如是密教之破坏佛戒之无罪论与佛教转依如来藏真如平等清净性之灭罪大相迳庭,当知如上所说,学人亲证实相如来藏,转依如来藏清净平等性,转依空、无相、无愿的三三昧之体性,便不再造作极重恶业;又发起甚深止观,断除此相缚与麤重缚,一切杂染具尽,这样远离恶业,自能远离恶道;又一切旧愆,皆得真实忏罪而消灭。

  何谓杀害三界所摄一切有情之真实义

  平实导师学冠群伦,又为禅师、戒师、论师,以示现三地菩萨证量而解释这段经文:

  如果有人听闻这个一切法平等实相般若波罗蜜的法门以后,能够领受、修持,并且每天都是住在实相智慧境界中读诵,而且也从深入思惟之中去了知实相的广大无边以及微细深奥之处,由此缘故而进入修道位的过程;当他努力入门以后正式在修道了,那么像他这样有智慧的人,假使他杀害了三界中一切的众生以后,终究不会因为这个杀业而堕于恶道中。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众生已经接受了他的调伏而安住于真实心的律仪中的缘故。2

  不理解佛法甚深义的人乍看之下,会无法理解“被杀害的众生”为何会“已经接受了调伏呢”?

  平实导师再解释 如来所说圣教的真实义:

  这样的人已证实相,竟然还会去杀害三界一切众生,一定是三界里的这一切众生都应该杀;没有一人是不该杀的,因为全部都堕于邪见之中,当然得要杀掉所有众生的我见。3

  平实导师又说:

  诸位想一想,假使有人能够这样“杀害”三界一切的众生,他会堕恶道吗?不可能欸!而且他将来还要成佛欸!为什么他能这样?因为他自己已经先领受到调伏心的律仪,然后也教导被杀死命根的所有有情都同样领受调伏心的律仪了。4

  因此可知:菩萨以杀死众生的“我见”,来当作世间所谓的“杀害”,让大家断除对五蕴命根的执取,转而亲证这本自调伏的调伏心如来藏,出生法身慧命,再转依这调伏心而安住,即转依安住于此如来藏心,如是菩萨杀害众生“我见”而度“无色界、色界、欲界”之“三界一切有情”亲证实相,转依实相,这样的内涵才是诸佛所言的真实义啊!所以,如是“杀害有情我见”的菩萨如何会受恶道果报呢?

  般若理趣法会阐释之七——如来和合灌顶之真实义

  世尊再根据如来所住境地而于〈般若理趣〉法会说:

  尔时,世尊复依一切三界胜主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一切如来和合灌顶甚深理趣智藏法门,谓:“以世间灌顶位施,当得三界法王位果;以出世间无上义施,当得一切希愿满足;以出世间无上法施,于一切法当得自在;若以世间财食等施,当得一切身、语、心乐;若以种种财法等施,能令布施波罗蜜多速得圆满;受持种种清净禁戒,能令净戒波罗蜜多速得圆满;于一切事修学安忍,能令安忍波罗蜜多速得圆满;于一切时修习精进,能令精进波罗蜜多速得圆满;于一切境修行静虑,能令静虑波罗蜜多速得圆满;于一切法常修妙慧,能令般若波罗蜜多速得圆满。”5

  此段经文是在阐释六度波罗蜜,依此修行而可得到诸佛和合灌顶。而密教却将“和合灌顶”变成了“男女二根和合”,将世间性交当作是佛法灌顶,全无合辙佛法之处。当知佛法真实义是在说十地菩萨初入十地心时,一切如来一起放光加持这位菩萨,这样“一起”称为“和合”。由此可知,密教之灌顶法全然与佛法的灌顶法无关。

  窥基大师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理趣分述赞》卷3注解这佛法灌顶法门:

  此明所说法门之号,至第十地将受如来法王位时,一切十方如来和合咸灌其顶,如刹帝利受王位法。今此菩萨受佛尊位,以何法水灌洒其顶令作吉祥?谓:一切佛智慧法水有殊胜智,出生诸德,含容诸德,譬如于藏,以此智水灌菩萨顶,令无始来二障垢尽、一切如来吉祥功德皆悉圆满。6

  这说明了,这一切十方如来和合,就是一起以光明来灌顶,如同世间人受国王位,菩萨受法王子位,濒临佛地;而世间以海水来灌顶,诸佛以“光明”灌顶即是“法水”灌顶,令受职菩萨能智慧增上。

  到了密教时,则是以空中布满无数“诸佛”各自携带“明妃佛母”,乃至于“密教执金刚菩萨”即“金刚萨埵”与明妃,各自行“密教金刚法”,于是将所流出的“水”,从天而降,灌入这行者的头顶,将此臆想中的“水”当作是“菩提”,因此这变成了诡异的“密教菩提水传承”?而这样的“金刚”与下体男根连结,此“水”又结合男女婬液,如是宛若儿戏的“菩提”岂可当真?亵渎佛法,莫此为甚!密教灌顶是幻想中法 无有真实如来藏金刚心密教又曲解佛经,将一大阿僧只劫的“殊胜的菩萨金刚行”,变成了世间男女所热爱的婬欲行,而说这是“金刚行”,而说这是“灌顶”。谬解佛法中的“金刚”义理,不知这“金刚”即是用来比喻这法界根本心,以法界实相心无法摧毁,永远无可动摇,说为“金刚”,因而佛法学人毕生求证此“金刚心”,而后亲证此“金刚心”,发起般若智慧,以法界的“总相智”安住于七住位,乃至于继续发起“别相智”,最后越过十住位、十行位、十回向位,而入初地,亲证无生法忍,得佛授记,此时仍未得诸佛灌顶。

  睽诸密教所谓的“法王”,不知佛法奥义,不知“金刚心”在于何处,不知如何亲证,因此难以发起般若智慧,如是者连此最根本的“金刚心”之亲证都付之阙如,如何有菩萨广大愿行?却终日诳言漫语,以为得证不可思议的殊胜悉地?每每轻视佛教,却对于佛教中菩萨在第一大阿僧只劫实证金刚心的禅门公案都无法领会,如是者在菩萨七住位都难以落脚,却自夸密教法门“即身成佛”;何等令人悲悯。

  在“金刚心”被变成了密教的“婬欲灌顶”邪法门中的“男根勃起”,以“执持”此“勃起”而能引生所谓的不变大乐作为“执金刚性”,将欲界报身当作是法界根本,依此展开密教“婬欲”密意而说“执金刚”,然而“不泄精”的行门本有外道执取,是世间共知的“房中术”,何必劳驾密教诸君千年多的推广呢?

  回到这〈般若理趣〉法会,可知这成为密教与佛教之重大分水岭,佛教由此明说“如来藏”来申明这第二转法轮的般若即含摄于三转法轮皆不离的如来藏妙义中,一切契合佛道;而密教却以此发展出“婬欲行”来当作是佛法之外的“金刚瑜伽灌顶”,自说已得“诸佛”灌顶,再发展成“诸佛如来”必须恭请这“执持男根”的“密教金刚手菩萨”来对“诸佛”开示;甚至有的密续干脆说“诸佛”不明“瑜伽灌顶”的意旨,因此“密教世尊”亲自教导“佛教如来”一起合修这“瑜伽灌顶”。这样“无法无天”的谩说,竟有广大信众的佛教法师会信受密教?可知末法时期,多的是“一盲引众盲”之辈,岂可不慎!而诸位信受密教的佛教法师仍不肯回头者,请问是想要依此“灌顶”而“即身成佛”,成为“千夫所指,令人齿冷”的破法者吗?

  般若理趣法会阐释之八——一切有情皆如来藏之真实义

  佛再根据般若波罗蜜甚深理趣演说:

  尔时,世尊复依一切住持藏法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满甚深理趣胜藏法门,谓:“一切有情皆如来藏,普贤菩萨自体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刚藏,以金刚藏所灌洒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随正语转故;一切有情皆妙业藏,一切事业加行依故。”7

  世尊开显正义,明白宣示这法界真实心即是如来藏心,一切有情莫不有此心,故一切有情皆是如来藏,以一切诸法皆是此如来藏心所生所显,此如来藏即是普贤身,以一切皆是此如来藏法性功德流注之处,无有一处、无有一时、无有一物,非如来藏法性功德所生所显,此即“如来藏自体遍故”,以普贤广大功德身皆是如来藏体性故,依此而成就未来佛地的无垢识。如来藏即无垢识,无垢识即因地的阿赖耶识,故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这就是一切诸法的德相,本自圆满。这修学大乘法的菩萨都知道:如来藏就是第八识,就是阿赖耶识,亦称为异熟识,在菩萨成就佛地时,称为无垢识。然而,藏密黄教的教主宗喀巴极为排斥第八识,因此他心目中都只有 佛陀所说的无常变异苦空无我的六识,认定这意识心中的极细微意识才是一切轮回的根本。这“意识心”本是无常,宗喀巴的见解未曾说明为何加上了“细微”、“细”、“极细”、“最细”、“极细微”、“最细微”、抑或“最极细微”,就可以摇身一变,转为出生诸法的根本?既然还是“意识心”,就当知道这“意识心”归属于“识蕴”,是因缘假合,一切无常,如何可以作为诸法出生现起于三界的根本因呢?若是可以,则当是“识蕴不空”,当说这“意识心常住不灭”,当说是这“意识心迥然独立而生生世世不易”,然而这与现量所见皆违背,也与 如来世尊圣教所说“意识心不去后世”相违背,如此密教宗喀巴即是举起“意识心为恒常”的恶见,自堕于世间常见之中,哪里是佛法呢?就是因为难以信受般若密意如来藏的缘故。

  又这位著作《广论》的宗喀巴信受一切缘起性空,无有真实,而却连这根本因的如来藏也一起并舍,则三界一切法皆落于“无因”而“自然”地“有了诸法”,然而这“自然”是哪种“自然”,是山河大地的“自然”吗?显然不是,山河大地是四大假合,又无心识可以作主,都是被出生之法,哪里是这个“自然”呢?若是以“冥冥”之中,有股神奇的力量,而说是“自然”;则此力量就是世间三界之法,因此不得为一切法出生的本因。又若要强说这“冥冥”是无自性,则既然无有“自性”,如何能执持业种而达到因果公平呢?且不论公平与否,单单“业种”牵涉到未来,则必然“业种”要有真正具备“自性”之法来执持,否则“业种”自己又不自执持,也非心识,如何识别缘起条件而如实酬偿业因出生相应的现象界之法呢?若“业种”不能执持,又不许 如来圣教说的如来藏心存在,则是仅能以六识心来作为执持业种的心识,然而一切众生心性不一,谁会乖乖地记录自身业种而等到时节来兑现受报呢?所以,可以知晓这“如来藏”第八识才是佛法真实义,一切外道邪见皆唯有降伏而已。

  般若理趣法会阐释之九——大贪的真实义

  世尊再根据如来藏不可思议法性来宣说:

  尔时,世尊复依遍照如来之相,为诸菩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得诸如来秘密法性及一切法无戏论性、大乐金刚不空神咒金刚法门,初、中、后位最胜第一甚深理趣无上法门,谓:“大贪等最胜成就,令大菩萨大乐最胜成就;大乐最胜成就,令大菩萨一切如来大觉最胜成就;一切如来大觉最胜成就,令大菩萨降伏一切大魔最胜成就;降伏一切大魔最胜成就,令大菩萨普大三界自在最胜成就;普大三界自在最胜成就,令大菩萨能无遗余拔有情界,利益安乐一切有情,毕竟大乐最胜成就。所以者何?乃至生死流转住处,有胜智者齐此常能以无等法,饶益有情不入寂灭;又以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成立胜智,善办一切清净事业,能令诸有皆得清净;又以贪等调伏世间,普遍恒时乃至诸有,皆令清净自然调伏;又如莲华形色光净,不为一切秽物所染。如是贪等饶益世间,住过有过常不能染。又大贪等能得清净、大乐、大财、三界自在,常能坚固饶益有情。”8

  佛教是因为一切诸法都是真如如来藏所出生、所显示,无有一法在于如来藏之外,一切法界就是如来藏界,如来藏不受染污、清净,不受一切染污、清净,如来藏本极清净、最极清净;诸法既然如是由如来藏所生所显,何况其中的贪瞋痴、不贪不瞋不痴?是以皆是如来藏所生所显。证悟者观察意识心趣于贪瞋痴时,此如来藏仍然显示其真如性、清净性、无念性,从来无有动摇与分别,所以佛经说这贪瞋痴性皆是真如性,以如来藏性即是真如性,而于一切法显示之中皆有如来藏的功德作用,所以亲证如来藏的菩萨能如是现观,成就般若智慧。更何况经文中所说的大贪的最胜成就,指的是入地的大菩萨于佛菩提的法产生大贪,也就是大菩萨不能没有法贪,由于法贪的最胜成就,使得大菩萨能够次第实证佛菩提的四种涅槃,相对于生死苦而说涅槃即是大乐,但这绝非藏密所曲解的淫欲大贪受淫触大乐的世俗观点所可思议的。

  然而,藏密离开乃至误解如来藏正理,堕于不如理作意之想,甚至以世间大贪来当作是修行,甚至以为男女二根和合可算是修持,更认为这样的大贪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反转为无贪,成为密教特别著墨的“反转原则”,以为只要努力贪婬,必能离开贪婬,然而却不知这长时婬欲乐受更让堕于其中者难以自拔,因为产生乐受时,身体会有生化激素产生,以配合这快乐的受用,这样长久刺激的结果,只会越来越沾著于这样的乐受而难以出离,因为这生化物质会活化这大脑胜义根,驱迫人们再次追求以达到同样程度的刺激,于是便再贪染其中,而且大脑胜义根被活化的区域会随著多次染著再染著而扩大,因此被迫希求更大的刺激。由此可知,为何《广论》宗喀巴主张一次要有九位明妃一起与密教上师以及受灌顶弟子来和合交婬,就是因为对于此男女性爱无法解脱而乐为性爱的俘虏;所谓的“大贪反转”不过是南柯一梦。纵使有一分密教人有善根,不再受“乐空双运”境界的诱惑,深心悔责,期望出离,然而这仍旧还是要回到根本佛法来,一样重新开始归依三宝,屏弃其他的恶见误区,一样要断除五盖杂染,而且纵使能够离开五盖,还是同于没有断除我见的凡夫,即使是断除我见,距离这亲证如来藏真如有很远的时光,如是异常旷时的久远修持,远远超过一切佛子的三大阿僧只劫成佛。然而这样幸运的密教人绝无仅有,由此可知这密教的大贪哪里可以执取呢!

  佛法的大贪 以追求无上菩提为大贪

  窥基菩萨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般若理趣分述赞》卷3中解释:

  《摄大乘》说:“若有数数欲自证得无上静虑。”此意但说从散引生,但言贪定,谓起大贪欲,欲无上菩提,贪于生死度脱有情,名为贪欲。9

  这段话是提及《摄大乘论》说:“贪欲就是不断地想要努力证得无上静虑。”这代表菩萨不断地精进,往著成佛的目标前进;学人于无上菩提生起欲求,这就是法贪的大贪;贪于无量生死界中来度脱一切有情,这就是大贪。由此可知菩萨的“法贪”和有情贪著于世间五欲、男女婬欲、翻云覆雨之行全然不同,菩萨的“法贪”是为了成就无上佛果,完全根据佛说来履践佛菩提道,成就三大阿僧只劫的道业,如是依循菩萨戒行与正见,实践了六度波罗蜜多。

  然而,密教却罔顾 如来圣教,扭曲佛法,将无上佛法变成其婬欲行的下体婬根控制之法,期望不要流出精液,以保持男根长时与女根和合;这样将时间浪费在婬欲行,不但与六度波罗蜜毫无关联,甚至还诳骗自他,藉此婬行可即身成佛,却不知佛道次第一一不能躐等,学人必须先亲证这法界根本心,亲证真如心的无见闻觉知性,亲证真如的无分别性,于现观六识心的烦恼分别中,仍可清楚了知这真如心一样无有动摇,无会于六尘,无有分别,如是清楚亲证这不可思议的如来藏。以此来看密教用了这么多的佛法名相,却走偏锋,不肯接受 佛陀教诲,甚至妄想改造诸佛如来的教法,还生起恶念来“教导”诸佛如来变成他们心目中的“性爱中人”,甚至干脆制作诸佛如来的“性爱”雕像;如此误人误己的想法与作法可以亲近吗?

  般若理趣法会阐释之十——如来秘密法门与如来神咒之真实义

  在〈般若理趣〉法会中,如来特别说了如来秘密法门,由于这〈般若理趣〉的真实义是在阐扬如来藏妙真如性以为密意,如来的秘密法门即是依此而说如来藏秘密,以此为法界中最大之密意,必须学人自行参究,寻觅自心如来藏,亲证此心来发觉这自心如来秘密。如来亦依此而宣说如来神咒为正法纲领的“总持”,而非是世间密教的“咒语”。然而义理艰深,玄奘菩萨便没有翻译出来。

  当密教纵情于自我密咒世界中,不以真如之实际体性来思惟,也不知真如即是如来藏,也不知中国佛教禅门所显示的公案就是来方便找到这法界心如来藏,又口说“金刚”来冒充佛法的“金刚心”如来藏;如是远离佛法大道的后果,便是在未来无数劫中,难以熏闻这如来真实秘密法门的殊胜义理,岂不可悯?

  般若理趣法会与密续之关联考据与真实之正理

  前面已经说〈般若理趣〉法会被密教当成是改写为“密教瑜伽灌顶”的母本,于是历代不断有密教人士大胆改编,伪称佛经佛语而写成密续,如《金刚顶经》即是在这情况下产生。有些学者在研究佛典过程中,依照粗浅的文字名相比对,便以为某些密续是〈般若理趣分〉的异译。根据陈士强从文字表相来观察的〈纯正密典研究〉10 所说:《大乐金刚不空三么耶经》又名《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金刚顶瑜伽般若理趣经》、《理趣经》,一卷,唐不空译,天宝五年(746)至大历九年(774)译出,通行本有《大正藏》(第18 册)等。本经为《大般若经》第十会“般若理趣会”的异译,也是密教修法中于回向、诸愿成就、例行法会中常诵的经本。11

  其中所说“本经为《大般若经》第十会‘般若理趣会’的异译”,就是唐朝金刚智翻译的《金刚顶瑜伽理趣般若经》、唐朝不空翻译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宋朝施护所翻译的《佛说遍照般若波罗蜜经》,显见这更改〈般若理趣分〉是密教人士甚为关心之处,代表了密教的“无上瑜伽灌顶”

  今日因为当初诸佛菩萨与护法菩萨的关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保留了全部的风貌与文字,全部都是当初结集的内容,尤其 玄奘菩萨在翻译时,得到诸佛菩萨的加被,因此自承这不是自身所能为,必然是诸佛菩萨加被所至。而 玄奘菩萨在印度曲女城一会天下贤达,无有一字可被评破,震撼五印一切学人,由是被尊称“大乘天”以彰显其渊博学识,玄奘菩萨之默契佛法与梵语更不在话下,因此这卷〈般若理趣〉法会就是这样真实的风貌展现,这是正法之说。因此,陈先生论断密续是“《大般若经》第十会‘般若理趣会’的异译”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将《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的〈般若理趣〉法会当成是这些密续异译本的认知是不如理的。

  这考证的困难处在于世间学者在阅读佛法名相、佛法用词遣字、法会情节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时,往往会误以为这是异译,却忽略了密教处心积虑颠覆佛教的史实以及重大法义,而且密教即使是全部使用了佛教的用语与名相,而其内涵却呈现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这便是在探讨到更深一层的法义本身与实质内涵时,便可发现这宛若近似的异译本子之间,是叙说著两个不同的世界,这是学者陈先生所难以想象的事情。

  般若理趣法会与相关考证密续之简要比对在此针对相关的密续与〈般若理趣分〉来作比对,先以唐朝金刚智翻译的密续《金刚顶瑜伽理趣般若经》为例,这密续最大的特点是添加了密教自己的密咒,《金刚顶瑜伽理趣般若经》卷1:

  复说密语:“诃 唵娜么萨婆没驮母地萨埵喃……怛他孽多三昧耶跋罗吽怛罗咤。”佛说如是秘密语已 12这部密续加入了几十句的密教的密咒,与原本 世尊所宣示的三段神咒不同。同样的相似咒语出现在宋朝施护所翻译的《佛说遍照般若波罗蜜经》中,这两部密续是以穿插密教之密咒为主,因此增加与修改的部分并不多,但仍属于“伪作”。

  第三部密续是唐朝不空翻译的一卷《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这部密续则作了大幅度的变动,现场的“密教菩萨”开始在法会中表演,例如“金刚手菩萨摩诃萨,为欲重显明此义故,熈怡微笑,左手作金刚慢印,右手搊掷本初大金刚,作勇进势”13,还有其他的现场菩萨开始演戏,也开始对“一切如来”作出不友善的动作,并加入了“诸母女天”等来向 世尊献上“自心”的情节,而此“自心”是“三么耶真实心”,也就是“三昧耶真实心”,依照密教的“三昧耶”意思来说“自心”,已和佛法无关,已非佛意。这然后将结尾改成:

  尔时,一切如来,及持金刚菩萨摩诃萨等,皆来集会。欲令此法,不空无碍,速成就故,咸共称赞金刚手言:“善哉!善哉!大萨埵!善哉!善哉!大安乐!善哉!善哉!摩诃衍!善哉!善哉!大智慧!善能演说此法教,金刚修多罗加持,持此最胜教王者,一切诸魔不能坏,得佛菩萨最胜位,于诸悉地得不久。一切如来及菩萨,共作如是胜说已,为令持者速成就,皆大欢喜信受行。”14

  此密续铺陈了“密教金刚手菩萨”在密教的地位,“一切如来”一起称赞“金刚手菩萨”。这样一直编写下去就会变成后来《金刚顶经》将“金刚手菩萨”成为“一切如来”之上的“大主宰”的决心,密教如是的宣示,就是以密法来终结佛教的一切。

  由此结论:金刚智翻译的《金刚顶瑜伽理趣般若经》和施护所译的《佛说遍照般若波罗蜜经》虽然改写部分很少,但直接以密教咒语来取代 如来演说总持神咒,已然失去了佛法真实义,要说成是〈般若理趣〉的异译本,不如说是被“掺杂密教密咒”的“译本”伪作。

  至于不空的《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已经是预备作为更大幅度改写为“密教灌顶法会”的《金刚顶经》的前身,因此其中的“密教菩萨”之“脱序演出”、“三昧耶”体性当作是“自心”体性来奉献如来、“一切如来”赞叹“金刚手菩萨”等等,都与原有的〈般若理趣分〉无关,皆是堕于增添佛经的过失,自然不是“异译本”。(待续)

  -------------------

  注1《大正藏》册33,页51,中17-24。

  注2 平实导师著,《实相经宗通》第三辑,正智出版社(台北),2015 初版三刷,页123-124。

  注3 平实导师著,《实相经宗通》第三辑,正智出版社(台北),2015 初版三刷,页124。

  注4 平实导师著,《实相经宗通》第三辑,正智出版社(台北),2015 初版三刷,页130。

  注5《大正藏》册7,页988,上24-中8。

  注6《大正藏》册33,页52,中11-18。

  注7《大正藏》册7,页990,中1-7。

  注8《大正藏》册7,页990,中21-下12。

  注9《大正藏》册33,页60,上28-中2。

  注10〈纯正密典研究〉,作者陈士强,1949 年生,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副编审。陈士强的著作有《大藏经总目提要.经藏》(全三册)、中国佛教百科丛书(一)《经典卷》、《佛典精解》……,对于经典总目的学术研究有独到的见解。

  注11 陈士强著,〈纯正密典研究〉,刊载于《佛学研究》1997 年00 期。原文: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78485有一个“法源”,以此附会〈般若理趣分〉,至少法会的序分,从法主、菩萨众、地点都符合,因而底下的内容就可以按照密教人的期望而为所欲为的修改。

  注12《大正藏》册8,页781,上13-中14。

  注13《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大正藏》册8,页784,中21-23。

  注14《大正藏》册8,页786,中5-14。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