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五方佛冠?(连载2)----章正均老师


  接下来说五蕴。若说某一尊佛只能转某一蕴,或者是说只清净某一蕴,那表示说这五尊佛,都没有将另外的四蕴转清净。请问,法界中有可能会有这样子的佛吗?这不也就是说这“五佛”他们的证境都未圆满,还有必须增上的空间;所以,各个都不是无上正等正觉啊!由此可见,某佛只转某一蕴这样子的想象真的是很荒谬,如果他们指的是真的 毘卢遮那佛、阿閦佛、阿弥陀佛等等诸佛,那他们就是在谤佛;如果他们指称的不是真的诸佛,而是喇嘛教施设的山寨版,那他们就成为欺诳众生的大妄语者。

  接下来说五方。当然,经典中常常提到有十方世界诸佛,尤其众所周知的《佛说阿弥陀经》中,更提到东、南、西、北、上、下……等方所的无量诸佛如来。既然十方世界有这么多尊佛,那为什么这五方佛冠中的五方佛,就只是他们所说的那五尊如来?难道其他的如来就没有他们所说的功德吗?(何况那一些功德都是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所应亲证的,不是他们说了就算的。)所以说,十方世界有无量无边的如来,为什么所谓的“五方佛”就只是他们所指定的那五尊如来,其中的原因是不是也应该要说明清楚?

  接下来说五大。佛法中说色蕴由地水火风四大所组成,而“空”并不是真实的法,只是依于色法的边际之外,没有任何一法存在而施设为“空”,或者称为“虚空”;所以在阿罗汉造的论中,就提到了“色边色”的这个名相。现在喇嘛教说,某一尊佛代表某一“大”的净相,且不说四大或者是五大等色法,本来就不可说是清净或不清净之法,就算它有清净相好了,如同前面再三提到的是非逻辑来看,这不就表示说这五尊佛示现之时,其“五大”并不是完全的清净吗?以喇嘛教所施设的“大日如来”为例,若说此佛已把色蕴转清净了,而色蕴是具足含摄地水火风等四大的,那就表示说他已经同时把地水火风四大都转清净了,怎么会有只代表单一水大净相的荒谬无知说法?再者,其他四尊佛要怎么办?因为,地水火风是具足含摄于色蕴中的法,其他四尊佛也各别只转了受想行识四蕴中的一蕴,而色蕴及另外三蕴犹未清净,又怎么能自圆其说成佛了呢?而且,《金刚经》中早就说过了:“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又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那么,他们依于拆解色蕴地水火风,乃至幻想能够清净虚妄施设而空无一法的“空大”,而来论断诸佛的证量,自然可以知道,那其实是一场笑话。

  再来说五色(白蓝黄红绿)。从这些五方佛的图片中,还真弄不清楚到底喇嘛教说的五色,是从衣著上来说呢?还是从肤色上来看呢?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可是,若是从衣著上来说,世尊所制声闻戒要诸比丘、比丘尼著坏色衣,说的是“皆使坏色,与道相应;皆染使青黄赤黑紫色一切染衣乃至卧具,尽以坏色。”目的是不要再令行者对衣著又生起贪著的暗色,怎么还会有大红、大黄,甚至是镶金边等鲜艳的亮丽色泽?那都是与解脱道不相应的。其次,若是从肤色上来说,例如印度人的肤色多半是褐色,深褐色者有时候说是近于黑色,但也不在“白蓝黄红绿”之中;即使是世界上的白人,也不是真的肤色纯白,乃至印第安人被说是红人,也不是那一种可怖的红色;而肤色被画成是蓝色者,现在已经有人证明那是与“阿凡达的纳美人”有关(笔者案:此说纯粹只是为了要缓和一下读者的心境而说,并无实质的意义。);绿色呢?除了听过“绿度母”以外,或者是有人再仿傚“阿凡达”而设计了“绿美人”,否则还真没听过有绿肤色的人。(ps:突然想到KERORO 军曹,残念ですね!因为它不是人,只是日本人画笔下像青蛙的卡通人物。)然而,实际上“绿度母”的肤色并不是绿的,现在的图片都只会在肤色及衣著上作文章;其实绿度母是瞋恨心很重的罗刹鬼神,有天眼的人就能看见这类鬼神的身上会发出墨绿色的身光;而若是发出暗红色身光的罗刹鬼神,则表示他的淫欲心很重;众生因为心性的不同就散发出不同颜色的身光,这是法界中的另一个轨则。然而不管是在衣著上或肤色上来施设建立“佛”的差别,依然是不出 世尊开示的“若以色见我”、则“不能见如来”的圣教。

  再者,我们前面所看到的五方佛示意图,其实只是装饰场面的“骗局”而已,他们真正的“五方佛”,所成就的“事业”,或者直截了当地说,喇嘛教法的实际本质是什么?

  请看以下他们的真正“五方佛”的图片:

  
  五方佛

  看过这图片以后,其实也不用笔者多所言说,诸位看官聪慧敏捷,自然可以一目了然;我们撰文贴图的目的,就是要使广大被蒙骗的众生,能知道喇嘛教中“五方佛”这个法的本质,其实与佛法丝毫都不相干,纯粹只是源自印度教性力派的外道法。而从另外两张图片,也就是把前面的这一张图,加以“分解”了之后,各位就更可以明白“五方佛”这个法的本质了。至于“五方佛”这个法之中的“佛”其本质又是什么?随后我们马上为各位解析。先喝口水,大喊一声佛啊!然后,请继续阅读下文!

  

  那么,看完以上从各个方面所辨正的道理,以及附带的图片证据之后,这样子的五方“佛”,可以称为佛吗?这样五方佛 五方佛母子的五方“佛”冠,何必还要自以为尊贵地顶戴起来呢?有智慧的人,自然是立刻就可以勘破这个迷思。

  再回头来说,假如真的是“戴上了那一顶代表五方佛的五方佛冠,就能得到五方佛的加持”,因此就能“金光强强滚”,也就是说功力或者说法力因此而大增,那么这个人的功力或法力,到底是从何而来?当然是从那一顶五佛冠而来的嘛!因为,若没有戴上那一顶五佛冠,应该还是平常一般才对,怎么会平白无故就法力大增呢?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免又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会产生,那就是大家从此都可以不用再修行了,因为要修种种的福德与智慧,真的是非常地辛苦;人人只要弄到一顶“五佛冠”,就全都搞定了,不仅从此天下太平无劳无怨,说不定还可以“即身成佛”,岂不俊哉!但问题是,既然这些功德是从那一顶帽子来的,也就是说这些功力、法力是属于帽子所有的,那么就算真有“证量”又与卿何干?难不成你要一天到晚戴著那一顶帽子,才能让你保持著“有证量”?或是说,只要帽子一脱下来,你又恢复为凡夫的身分“没证量”了?再说,既然那一些所谓的法会,都是靠著那一顶五佛冠的威神之力来加持众生的话,那岂不就意味著说,若是在主法坛上放上一颗大西瓜,再帮它戴上那一顶五佛冠,与会的众生万般乞求,也同样可以从那一顶帽子得到加持;假如嫌加持力不够的话,还可以仿傚东、南、西、北、中的五方佛,在五个方位上都摆上一颗大西瓜,也帮它们各个都戴上一顶五佛冠,那么这威力就更是不可小觑了不是吗?因为,这个逻辑的前提是:“戴上了那一顶代表五方佛的五方佛冠,就能得到五方佛的加持。”这五方佛冠现在就在,而且为数还不少呢,并且也仍然有“被戴著”的,而所谓的加持力既是来自五方佛冠,难不成江湖之中的“藏镜人”(法力、功夫最高深莫测的人),既然能制作出那一顶五方佛冠的工匠,应当他才是最有证量的人吧!因为,那一顶五方佛冠是从他而有的。啊呀!这一思惟可不得了啦!因为诸方都礼拜、供养、赞叹错对象了,换句话说,就是大家都弄错福田的对象了!

  也就是说,既然这功德是来自那一顶代表五方佛的五方佛冠,那何必计较是谁来戴著它才能加持众生?应该是“人人能加持,戴了就有力”!甚至应该说就摆著不戴也行啊!既然有这么给力的传说,难怪大小法会很多不知实情的人,就喜欢戴上那一顶帽子来助兴。当然,这样的探讨一定会令某些“有志之士”(但却不是有智之士)跳出来“护法”,而大力讨伐笔者的不是,乃至辩说:“那是因为主法者与五方佛相应,所以感得五方佛加持主法者,绝不是你所说的,单单就凭一顶代表五方佛的五方佛冠,就可以成办种种的功德!”可是,即便果真如是,紧接著仍然会有其他的问题产生。首先,主法者既然可以与五方佛相应,这表示主法者是有一定的证量,智慧更应该是不在话下的。那么就要先请问,主法者是不是有那样的智慧,可以明白《大方广佛华严经》〔案:八十华严〕卷12 之中所开示的道理,也就是 世尊早就提到的:“诸佛子!此娑婆世界有百亿四天下,如来于中有百亿万种种名号,令诸众生各别知见。……”换句话说,随著众生因缘成熟的差别不同,因此 世尊在这百亿四天下的娑婆世界中,有著无量无边的方便示现,而在这个娑婆世界中,只要有一尊佛的示现教化,就足够成办度化此界众生的事业;因此,绝对不会有第二、乃至是三尊以上的如来同时示现住世教化众生的状况。只有如《法华经》中所开示的,因为多宝如来的本愿,要在一切诸佛度众之后期,当宣说这一部甚深极甚深的《法华经》时,就会示现多宝佛塔从地涌出,多宝如来赞叹诸佛所宣说的《法华经》,以此示现来作为对诸佛所说无上法的证明,因此才可以得见有两尊佛同时示现于同一世界;除此之外,都不会有两尊佛同时示现于同一世界说法度众的情形。至于 世尊加持众生,令其见到十方世界诸佛,今现正在说法,利乐有情;但毕竟都是在他方世界住世说法,而不是在此娑婆世界与 释迦牟尼佛同时示现。这就好像说,一个国家若是有两个以上的总统,请问当国家有重大的政策必须作决定的时候,是不是要请这些总统们互相划拳较量一下,甚至是在竞技场打上一架,看看最后是谁赢了,就由那一位总统来作决定呢?可以有这种情况存在吗?这当然是不可以的嘛!所以说,假如这一位主法者真的有证量可以与五方佛相应,而感应到五方佛的加持,怎么可能会没有智慧能了解到,我们这个世界是 释迦牟尼佛所摄化的佛土,世尊三大阿僧祗劫所修证的福德与智慧,已经足够摄受、加持一切有缘众生,又何须更聚五佛来添乱?

  再者,即便说这一位主法者,乞请五方佛同时加持,而诸佛本著慈悲的本怀,也如其所愿地加持了这一位主法者,那么岂不是等于其他的四尊佛在对 释迦牟尼佛说:“释迦世尊啊!您还不够力啦,我们来帮上一手吧!”或者是 释迦牟尼佛对其他的四尊佛说:“不需劳动四位了,我释迦牟尼佛的福德与智慧,就足够应付这样的小事了!”其结果是,两种状况都不可能发生,因为诸佛的智慧,都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而且,对于同一个有情的同一件事,十方一切诸佛如果要来加持这个有情,那所用的方法以及所产生的结果,不论是由哪尊佛来加持,或是有几尊佛来加持,都不会有所改变或不同,又何须劳动五尊佛来作一件相同的工作,难道怕佛陀失业?所以,一定是喇嘛教的这些假佛能力不够,所以要多找些来充场面;但是,这种假佛不说是五个,就算五十个,甚至五百个,结果也是一样叫作“白搭”!整体来说喇嘛教这个法的施设,就只是世间法上的戏剧表演效果罢了。而上面的那一种情况,就好像有另外四国的总统,来告诉某甲总统说:“某甲总统!您的内政都搞不定,我们就来帮帮您吧!”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吗?若说可能的话,就表示说某甲这个总统,快要当不成了。所以,即便是真的发生了五方佛同时现前,而这一位主法者的智慧,也真的可以与五方佛感应道交,并乞请五方佛的同时加持,而且由五佛来加持也是一佛加持的五倍功力;那么,这一位主法者应该立刻就该想到:“五方佛的同时加持是这么殊胜,我既然可以与诸佛感应,为何不就乞请十方佛的同时加持,那岂不更加殊胜吗?”所以,就该立刻又乞请了另外的五方佛加入。可是,他马上又该想到:“那么,若是乞请千佛的同时加持,必然是殊胜中的殊胜了!”这时候可想而知,一定会是“头大了”!因为五方佛冠变成十方佛冠,然后又要变成千方佛冠、万方佛冠了,头岂能不大吗?

  所以,现在有一些寺院里面,若是同时供著五方佛,可想而知的是,他们正是在跟大众宣示:“我们也在修五方‘佛’喇嘛教的法!”是不是因为对 释迦牟尼佛足以摄化这个娑婆世界的信心不足?是不是以为有越多尊佛的加持就越好的心态而有所贪求?说白了,恐怕只是对真正的佛、法、僧三宝的信心不足所致,所以才引生出这一些怪象。至于说,某乙舍寿后想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因此今世每天勤念阿弥陀佛的圣号,当然也会感得 阿弥陀佛的加持,但毕竟这一个法门仍然是 释迦牟尼佛所开示的,并不是 阿弥陀佛在娑婆世界示现为众生说的;同样的,若是某乙哪一天梦见或者是眼见 阿弥陀佛的化现,也只是 阿弥陀佛感应某乙的因缘,或者多半的意思是某乙今世舍报的时间到了,复因下一世就要往生极乐净土世界由 阿弥陀佛来摄受了,故而得有因缘示现摄受。又好像说,释迦牟尼佛在这一个世界示现成佛的时候,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维摩诘大士,也都是古佛慈悲而倒驾慈航,全部都是示现为菩萨的身分。虽然也常常听到或是看到寺院中也有“万佛殿”,但那是说十方世界本来就还有无量诸佛住世说法,而不是说一个世界里,同时有三尊、五尊,或者是多尊佛同时同处示现而住世说法。

  其次来谈第二个问题,也就是说,那一顶五方佛冠的五智,必须由大德上师的直接传授才能得到,得到五智的传承才能戴五方佛冠;换句话说,传授这个法的上师,也得要先证五智,才可以戴那一顶五方佛冠。喇嘛教的这个说法,听起来好像有一些道理,前面也说过,并不是单凭那一顶五方佛冠的本身,就具有种种的功德。可是,从前面提到五方佛之时所说的,就已经可以明白,喇嘛教中没有任何一个法王、仁波切、上师……,对这五智的定义与内涵是了知的,所以才会掰出“某一尊佛代表某一智”等等的荒谬说法,更何况妄想他们能够证得这五智呢?以方便假设而说,就算传授这个法的上师,真的已经证得这五智,而他又能将这五智传授下去,所以他自己有资格戴五方佛冠,他的得法弟子也才会有资格戴五方佛冠。(笔者案:这里说的是“假设”,否则就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来探讨,因为这个假设的状况实质上是不可能存在的。)但问题来了,既然是“已经证得这五智”,那是不是表示那一位传法的上师,已经成佛了?他的得法弟子得了法之后,也有了五智,那就是又再多了一尊佛出世喽!结果在一个世界之中,就同时有师徒两尊佛住世了,这个道理说得通吗?一个公司或一个国家,可以有两位董事长或总统同时存在吗?想当然是不可能的,否则就天下大乱了;所以,喇嘛们的说法纯粹是子虚乌有的,是完全不可信的!所以即使戴上那一顶五方佛冠,也无法对众生有实质的利益,因为戴上那一顶五方佛冠的人,本身于佛法的解脱道、佛菩提道都完全无知,只是像戏曲中的演员,戴上那一顶五方佛冠装饰一下,顺便再比手画脚一番,以期博取些喝采与酬劳罢了。

  再者,若如同喇嘛们所说,必须是具德的上师,才能戴那一顶五方佛冠的话,那么每逢种种法会、焰口,诸方大师、小师不也都顶著那种五方佛冠吗?就连电影、电视中的演员,也有人戴那一顶五方佛冠;其实,说穿了都只是一种花俏装饰罢了,与佛法全不相干。所以,就像在世间福报好、比较有钱、地位较高的人,会请工匠打造比较华丽特殊的帽子;配戴这五方佛冠,就如同世俗人配戴流行的帽子是一样的。就像皇帝、大臣、员外、一般庶民,各随其世间福报,而配戴不同的帽子来装扮自己而已;这五方佛冠也是一样没有什么稀奇的,不管它用上多少黄金珍宝,或是花了多少精雕细琢的工艺,全都不具佛法的胜妙用处。也许喇嘛们或是疯流行而跟著戴五方佛冠的人会抗议说:“我们并没说‘必须是具德的上师,才能戴那一顶五方佛冠’这样的话;只是说‘必须是具德的上师,才能传授这个法’。”假如真像他们说的这样子,那么当那一位具德的上师,戴上那顶五方佛冠来传授种种法的时候,他难道完全没有智慧可以观察到,戴那一顶五方佛冠来传法、举办法会,会产生什么样的过失吗?譬如:一者,诸方开始东施效颦,因为看到“有证量”的上师都是这么作的,所以他们也一定会好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也戴上一顶五方佛冠,就从此有了“证量”;其结果必定是让诸方都在那一顶五方佛冠上面作文章,或说代表这个、或说象征那个……。但问题是,真正的证量高低是从何而来?是从学人亲证解脱道、佛菩提道而开始,这是觉知心经由现观而亲证的,并且随著证量高低,而显现出智慧的深妙差别不同,绝不是因为戴了那一顶帽子的缘故!那一位上师假如真是具德的话,他一定会了解到,一旦由他开始这样作,会引生前面所说的种种过失。当然,凡夫上师是不会警觉到的,所以才搞得在该是无比庄严的法会中,一个个扮得跟跳加冠的演员似的,徒然是自愚愚人罢了。请问,佛世的时候,世尊或者是任何一位阿罗汉,说法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法会)有弄得那么一大堆的行头吗?都没有!要戴上五方佛冠才有威德吗?都不必!仍然是三衣一钵;因为法是由心所证,只要实证了法,这些在法上的威德,是随著亲证的行者不论到哪里,都可以藉著随宜说法或四威仪中自在示现的,而不在于行者的衣著、严饰,乃至种种仪轨摆弄。

  所以,从了解五方“佛”的本质,再加上看了那么多型式的五方佛冠之后,我们再来思惟探讨一件事:到底五方佛冠是如何演变而来的?因为,这帽子的五个瓣片上,有的是绘制著“佛像”,有的是绣上“种子字”,有的是绣上“佛”字,也有的是绣上龙等世间人视为吉祥、尊贵的图案等等,更有的是选用金银等昂贵的材质,并镶以种种珍贵的珠宝。

  再者,其制作的年代分布时间是很长久的,如同前面所举显示的,有的早在12 世纪的尼泊尔就有的;有的是在17、18世纪的明朝、清朝,并且是从西藏传来的;而近代、现代所制作的,更是有著很多不同的样貌,其实这个道理并不难理解。试想,既然现在“假藏传佛教”中所谓的“密法”(其实那不是真正的佛法,更不是佛法中的秘密藏,因为都是做一些见不得人、不能曝光的邪淫污秽之事,所以才称为“密法”,其实是已经把佛法扭曲得很厉害的邪法,而世尊所弘传的秘密藏——如来藏正法,才是真正的密法),是早就在古印度佛教正法期之后,就开始被性力派的外道法“鸠占鹊巢”地把佛法的正统取代了,

  所以在佛门中种种的仪轨及服饰被外道法羼入的现象,一定是很早以前就有的。这个世界的一般众生,本来就都喜欢种种的珍宝,再加上想要受用五方佛冠者,随著其福报的差别不同,以及想要求取广大的名声,所以那一些“珍贵”的五方佛冠,或金质、或银质、或镶以种种珍贵的珠宝者,当然就应运而生;而福报较差的,也就只能受用绣织品的五方佛冠。再进一步想,其实都是制作五方佛冠的工匠,为了满足、迎合使用五方佛冠者的不同“需求”,所以才会制作出那么

  多种形式的帽子;说得更白话一些,其实就只是一顶帽子而已,一顶依据使用者所想要的样貌以及他可以负担得起的价格,而由制作帽子的工匠制作出不同形式的客制化帽子而已。(待续)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