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救护佛子向正道(连载69)---- 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之“能为因性”——刹那过去的善恶业行如何能引生后世的果报

  释印顺在《唯识学探源》1 中说:“能为因性是相续展转就有的,就像植物的根茎叶一样,成为前因后果的连索。”释印顺的意思是说,世间诸法都是前法引生后法,前法即是后法的生起因,这样诸法就能成就相续辗转的现象。他又说“业是过去了,但还能感果”;可是,前法既然已经不存在了,为什么又能引生后法?为什么业过去了却还能感果?释印顺没有解释。然而,因果现象既然能够不错乱的如实存在,有情过去世所造作的业既然能感得后世的果报皆不错乱,那就表示必定各自都有一个能含藏诸业种子、而且刹那至永久都不会坏灭的真实法存在。所以有情所造作的种种业行,才能被如实保存著而不会失坏,也才能在未来缘熟之时,现行而成就因缘果报的现象,这是一切有智者都必然能够理解以及信受的正理。就好比植物的种子虽能长出根茎叶乃至发育而长成,然而种子也要依附于大地才能发芽乃至成长,不是存在于虚空之中;也就是必须要依附于大地作为根本,在外界的水分、阳光、空气等等缘具足,种子才有持续变异与生长的功能。然而,释印顺却说:【为解决这因果不相及而能成为因果的现象,才采用了种子生果的比喻。】(《唯识学探源》页168)【后代的唯识学者,虽大谈种子,反而有些隔膜了。】(《唯识学探源》页174)释印顺的意思就是说“缘起诸法都能展转互生,只要有根就能生茎长叶,而不需要有大地作为根本的所依”,若果真如此,那么谈种子就是多余的了。由释印顺的论述,可以看出他既无法解释因果现象的事实,更完全不懂唯识学中所说“种子”的正理,更是坚持否定 佛陀所说有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认为不需要有根本因就能成就诸法流转及因果酬偿等现象。然而,否定了“第八识”的存在,就必定是落入圣教所破斥的“诸法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的邪谬恶见中,结果自然是跳脱不出断常二边的外道邪见。

  圣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3 云:【云何应知此第八识离眼等识有别自体?圣教正理为定量故。谓有大乘阿毘达磨契经中说:“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此第八识自性微细,故以作用而显示之。颂中初半显第八识为因缘用,后半显与流转还灭作依持用。界是因义,即种子识无始时来展转相续亲生诸法,故名为因。】2 论中已清楚说明,这个无始时来界是三界一切法出生的因缘,也就是常住不灭有真实自体性而能执持一切种子的第八识——种子识,无始以来不断地辗转相续亲生三界一切法,所以说祂是三界一切法出生的因缘。由论文中显示出来的正理,可以清楚知道此中“展转相续”之义理绝非如释印顺所下“根芽枝叶茎等诸异相法,体虽不住而相续转”的无因论邪见!因为,“根芽枝叶茎等诸异相法”都是必须藉种种缘才能存在之法,若缺少了其中的某个缘就无法继续生长,如何还能辗转相续?而且若没有大地作为根本的所依,那些助缘就都没有办法产生作用了。现象界诸法莫不如是,只要缺少了其中的某个藉缘就不能存在,如是三界诸法都没有真实不坏的自体性,都必须依赖他法为缘才能生起,又岂能有辗转相续亲生诸法的功德?如何能成为诸法的所依?又如何能成就因缘果报的酬偿?因此,必定只有真实常住的第八识如来藏,才能作为三界一切法的所依,才能有一切法辗转相续地从第八识真如心出生与显现,譬如种子要依附于大地一般。再者,从植物种子生根芽枝叶茎等譬喻业果的现行来说,如果没有种子的存在哪会有根茎叶花乃至果等法的出生呢?难道能从无中生根芽枝叶茎诸有吗?以一般的世间智慧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如同植物种子的道理一般,种子不能离于大地而成长,世间诸法更不能外于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而出生与存在;所以,如果外于第八识如来藏而说能有三界一切法的生显,那纯然是外道之戏论。这个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就是生命实相,祂无形无色犹如虚空,然而祂却是真实而能生一切法的常住真心,若没有大地(生命实相第八识如来藏这个根本因),连种子(一切种)都不可能存在了,更何况能生芽!所以,绝对不是凭空有根茎叶就能成为前因后果的连索而成长结果;释印顺的这种思想叫作无因论,如果他的心思有如理作意而符合逻辑,他就应该要去探究“种子为什么能长出根茎叶花果”?这根本的所依才是佛法所要探究的核心,也就是“能为因性”所要探究的目标。

  释印顺虽然也照经论而说种子,但他认为:不论是“后色心起”,或是“因果性三世诸行”,都是说那显而易见的所依相续,像根、芽、茎的相续一样。这相续的色心,从前前引生,所以是果;它能引生后后,所以是因;前后迁流,所以叫诸行;这迁流是刹那刹那中间没有间距的,所以叫相续。(《唯识学探源》页176)释印顺对于为什么前前能引生后后并没有加以说明,他认为既然有前前能引生后后的现象存在,那么“前前”就是因,“后后”即是果,说这现象界诸法的迁流相续就叫诸行。结果释印顺就认为这“相续的色心”既是因又是果,所以他正是具足了诸法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的邪恶见之总和!释印顺于《唯识学探源》中又说:我们要注意!所依的相续,不是一味的,有种种的差别,这叫相续的转变。转变到最后,有无间生果的功能现起,像临命终时现起明了的,或重、或近起、或数习的熏习。这无间生果的功能,非常强盛,比以前潜伏不同,所以叫差别。(页176-177)

  为何前因后果能相续不断?主张六识论的释印顺是永远无法如理如实回答的,因为他连意识心于眠熟时会断灭都不知道,才会有“相续的色心”这种妄想说法,因为意识既然会断灭就不可能是能够相续不断的心,不能相续不断岂有“无间”可说?都是要靠意根触法尘而起作意后,才能由如来藏心现起意识,这个被生之法又如何能有“无间生果的功能”存在?而释印顺却认为只不过是如根芽生茎长叶的相续一般“自然而有”,这就同于无因而有的自然外道思想,释印顺竟把它拿来当作佛法,所以真实的佛法他就不能相应了。释印顺说“像临命终时……这无间生果的功能,非常强盛,比以前潜伏不同”,到底以前“无间生果的功能”潜伏在哪里?为什么又说这个“无间生果的功能”会有从前弱而在临命终时“非常强盛”的差别?原因何在?这些释印顺都没有说清楚,让有理智的人如何能相信?也许有人会替释印顺回答说“释印顺有说此功能就‘在相续展转的所依中潜流’”3;现象界诸法能够相续辗转当然是有所依的,但这个所依却不是释印顺所说的“相续转变”4,因为相续转变只是蕴处界诸法种子现行所呈现之生灭无常的现象而已,这个现象必须依于生灭诸法才能存在;再说,如果是不断转变的心,那祂必定就不是常住法,因为生灭法自己都需要有所依了,又如何能成为诸法的所依?释印顺又说:【“界”,才是正面说明这能生后果的功能性。界,在佛经上,有重要的地位,像十八界……界是生本义,也就是因义,本是佛教界共有的解说。】(《唯识学探源》页172)可是释印顺不知道,十八界等诸“界”都只是第八识所含藏的各种功能差别(也就是诸法的“种子”),当然不能外于第八识而有“界”(种子)的存在。所以释印顺应该要再进一步探讨种子依于何处,或是种子潜藏于何处。

  如果他有善根,愿意信受佛语真实,才可能探究到生命的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的所在,否则都只是在门外摸索而已。然而释印顺既然否定第八识的存在,当然也就不相信大乘佛法的唯识正理,所以才会说:“后代唯识学上的种子说,显然是根据这如种相续生果的理论而演化成的。”显然地,他不知道界就是第八识所含藏的诸法种子,又因为无法对种种因果现象提出合理的解释,所以一下说“界是生本义”,一下又说“种子说是演化成的”,如此前后自语相违、颠三倒四,实在让人不知所云。释印顺虽然讲《唯识学探源》,但却是在否定“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根本因第八识阿赖耶识,他所谓的“探源”恐怕探到驴年亦梦不到此“源”!

  释印顺既说“专依种子”,但他却不承认有种子所依的常住心体,也就是能够普遍执持世出世间一切法种的常住心第八识如来藏,而认定有个意识细心为常住不灭的;但是,现见意识细心仍然属于意识,是会断灭的心,绝对不可能执持种子,那种子要含藏于何处?释印顺说:“所依既然相续转变,潜流的功能,也在相续转变。”然而这些会转变的法本身一定是生住异灭的依他起之法,背后就一定还会有“所依”,那就绝对不会是佛法中所说诸法真正究竟的所依——不生不灭、能为因性的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自体不是生灭变易之法,而是常住、本来自在的心体,所以祂才能够是一切法的所依,就连释印顺能够有所谓“会相续转变的所依”的这种妄想,也必须要依于这个真实本际才能存在。因此,释印顺认为没有本际真实存在,只要有前前就能引生后后,将这种前后迁流的诸行认为是能为因性的思想,乃是无因而有的外道邪见,当然不是佛法。

  释印顺说:【能为因性的功能,是熏习所成的……无性《摄论释》(卷二)说:“若言依止种类句义,六种转识或二刹那同一识类,或刹那类无有差别;由异品故,或即彼识或彼刹那有相熏习。……且有尔所熏习异计,或说六识展转相熏,或说前念熏于后念,或说熏识刹那种类”。】(《唯识学探源》页177)释印顺把《摄大乘论释》中说的“前念熏于后念”拿来解释说能为因性的功能是熏习所成的,这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分明是存心断章取义来曲解论意!因为,事实上《摄大乘论释》卷2 中说的是:【……或说六识展转相熏,或说前念熏于后念,或说熏识刹那种类,如是一切皆不应理。

  是故唯说阿赖耶识是所熏习,非余识者,是为善说。】5 论中分明指出六识心熏习所成的一切法种,都是执藏于第八识阿赖耶识中,而这样能够受熏、持种的功德体性不是其他六识妄心所能成办的。而释印顺不肯信受有真心第八识,又对圣教所开示诸法所依第八识心体的恒常不变易性,以及第八识含藏可受熏变易种子的道理无法理解,以致混淆不清,更不知道第八识能受熏是依于佛地前尚有有漏法种可受熏变易而说,非是能为因性的第八识心体是熏习所成、相续转变的。如是读者应当了然于释印顺不顾、不解圣教所开示正理,执意把第六意识强行曲解为具有第八识如来藏“能为因性”的功能,这个故意的荒谬错误却不能说是让人笑掉大牙的事,因为对于正信的佛弟子而言一点也不好笑,事关众生的法身慧命,这是很严肃的,一旦有错可能就万劫不复,岂能掉以轻心?更何况是故意造作谤法的大恶业,后世多劫的三途果报焉能得免!释印顺说:“依《摄论》……证实了唯有阿赖耶识才是受熏者。”(《唯识学探源》页180)此阿赖耶识就是诸经论中明确开示的根本因第八识,奈何释印顺因业力所牵、无明所障,只相信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邪见,坚持不信有第八识阿赖耶识,明里、暗里否定 世尊及诸大菩萨的开示,即使引述了圣教中的正确开示也自意妄想地来加以错解及推翻;因此,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去解释“能为因性”的道理,最终都只会落入断常二边的错误邪见中。所以,执持六识论的西藏密宗四大派—喇嘛教—绝对不是主张八识论的佛教,这是显而易见的,偏偏有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还相信六识论的西藏密宗四大派,用漂亮的名词来美化装扮,把喇嘛教说成是“藏传佛教”,混淆视听戕害中国文化传统的真正佛教;如果让主张六识论邪见的西藏密宗(喇嘛教)入篡正统佛教,那幺八识论正理的佛教将会被外道邪见所取代而变成非佛教,则佛教危矣!天竺佛教就是如此被谭崔密教李代桃僵而灭亡的!是故,真正的佛弟子对释印顺这种邪见,绝对不能视而不见地任由它蔓延滋长,否则佛教必定会提早灭亡。

  不论是人类或动物的生长、死亡,或是植物乃至器世间山河大地的生灭,都不能只从现象上说“前前引生后后”这样含糊的一语带过;如果不信受现象界缘起诸法背后必定有常住的实相法作为所依,则不论修学解脱道或是佛菩提道都永远不会有实证的因缘。就象是河流的水会川流不息、池塘的水能静止不动,这些现象的背后都是有原因的,对于世间学问尚且需要深入探究,发大心的学佛人当然更要打破沙锅追究探索到底,才有可能探究到万法的根源。譬如植物的生长是因为有种子,种子的形态千差万别,而种子为什么会发芽?这也是有原因的——包括植物学上的缘因,乃至共业有情的法界实相为根本因;有的人甚至会把探究物种起源的问题推究成先有鸡或先有蛋的死胡同,各凭妄想臆测而各说各话,根本就无法找到万物起源的根本原因。佛法不是在语言文字上考证研究的戏论,而是真实可知可证的究竟法,佛法的根本核心就是第八识真如心,这个真心就是不论从任何角度去探究,乃至不论是先有鸡或先有蛋,探究到万法的起源都只能“齐此识而还”,永远无法超过这个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学佛的目的就是要了解生命的根源,要探究现象界诸法背后的真实相,而这一切的答案唯有入于佛菩提道的法中实证第八识之后能渐次通达乃至究竟了知,所以生命最圆满的境界就是成佛。能为因性的因,讲的就是常住不灭、能生万法的根本因,佛法也称之为涅槃本际,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这个本际所具有能成就万法的自性却不是释印顺所说“是熏习所成的”,而是法尔如是、本来就存在的;第八识心体以及所具有的种种自性都不是熏习所成,只要是经由熏习所成的法都是本无今有的变异法,无有能为因性之功德。虽然众生由于杂染恶习或是清净法的修学,而导致如来藏所执藏七转识相应的种种染污法或清净法的种子,因为熏习而有变易,但第八识如来藏心体始终不变,永远都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种子能发芽,植物能生长,乃至器世间的成住坏空,都是因为共业有情都有如来藏这个根本因,因为三界一切法皆依八识心王的和合运作而有;而前七识又依第八识而有,如果没有如来藏就无法前前引后后地运作,器世间也不可能成就。因为唯有祂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而且祂本自具有大种性自性等种种功能德用,才能是一切法出生的第一因,所以才说如来藏是万法的根源。

  三界中的万法都是因缘具足而生,因缘散坏而灭,但会有三界诸法缘生缘灭的现象,则是因为背后有真实不灭的如来藏,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才是万法的本际,也就是三界万法的根本因、第一因。释印顺却诬谤佛法讲的第一因如来藏就是外道所说的“神我”、“梵我”;可是外道完全不知道真正的第一因乃第八识如来藏,外道所谓的第一因,却是指造物主或上帝、冥性等等。因为各自不同的虚妄想也就有各种不同的“第一因”、有不同的“上帝”,这些外道所说的第一因,都是虚妄想象猜测而施设建立的,皆非真实法,既不可知也不可证,与佛教所说的第一因迥然不同,佛教所说的第一因如来藏是可以实证的义学,并非玄谈。所以 世尊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中明白开示:“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6

  所谓的“能为因性”,是必须具有体恒常住、能生万法的真实体性,才能是万法出生的根本因;但是一切蕴处界诸法都是有生有灭之法,也都必定要依于他法才能生起,当然没有恒常真实不坏的自体性,更不可能出生任何一法!因此,这个根本因只能是第八识如来藏。然而当释印顺把第七识、第八识否定掉之后,他就没有机会找到具有能出生万法之真实体性的根本因了,因此他只能自意妄想而说“这相续的色心,从前前引生,所以是果;它能引生后后,所以是因;前后迁流,所以叫诸行”。他认为诸法能相生、诸行能自然存在,所以有根就能长茎、有干就能长枝生叶,若问他说为何种子能发芽、能生长,他最多只能依于世间的植物学来回答你,否认了第八识的存在,当然就无法说出真正能为因性的第一因——本际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是佛法的第一义谛,也就是万法的根源,世界上许多的宗教都在追求生命的实相、宇宙的真理,但唯有真正的佛教能讲出这个诸法背后的真理,并且教人实证这个真理,所以佛法真的是不可思议。为什么说是不可思议?因为佛教所说的法都是依于真实法第八识如来藏而说,祂不是意识思惟、学术研究所能了知的境界,而这个言语道断、心行处灭,非语言文字所能到达的境界,却又是真实可以亲证、现观和体验的,真的是不可思议!

  释印顺针对“能为因性”所衍生出来的这些说法都是他一厢情愿的想象,而且是不如理的虚妄想。真正的因果法则是佛教不共其他宗教的殊胜法义,佛教所说的因果法则如果只是释印顺这种颟顸的无因论说词,那佛教又有什么异于外道的特殊胜妙之处?释印顺否定第八识如来藏所产生的必然结果,就是所说的都是心外求法、言不及义的外道恶见邪说。所谓的前前引生后后以及相续不断的行阴,这些法难道会是无中生有、凭空冒出来的?当然是从万法根源如来藏来的。能生三界万法的实相必定唯有一种,所以说究竟的真理是唯一的,如果有人说究竟的真理可以有很多种,或者他所谓的真理是违背了常住实相心的真实体性,那一定是想象的虚妄法;例如释印顺说“我们要注意!所依的相续,不是一味的,有种种的差别”,这就证明释印顺对诸法所依之“相续的能为因性”完全是想象猜测的,因为第八识心体从凡夫异生位到究竟佛地,始终都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从来就是法同一味从无变易,而释印顺却说“不是一味的,有种种的差别”,显然就一定不是法界的真实所依。世间会有因果业力的显现,背后的根本因即是能执藏业种的第八识如来藏,除了这个不生不灭的根本因之外,也需要有种种不同的缘,才能让相应的业种现行,但不能离开这个持种的第一因,而能有因缘果报现象的存在,这就是佛法所说的诸法本际,也就是宇宙中的唯一真理。释印顺说:“刹那过去了的东西,它怎能引起很久以后的果报?虽可以想象它的潜在,但它是微细到不可摸的。”(唯识学探源页174)释印顺此说已经承认他所说的诸法所依纯粹是想象的,虽然主张有那个微细的所依,但却是属于意识细心也不能实证,所以又说是不可知不可证;他既然不知、不解、不证法界实相及因果的真实理,却又仅凭想象就广造诸论来误导众生,显见他对因果其实不曾真实信受;若是深信因果的人,诸行尚且严谨戒慎,又岂敢以邪说谬论来戕害众生的法身慧命!因此,释印顺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不肯信受佛语,佛早已明白开示三世因果的存在都是因为有第八识如来藏的缘故,释印顺不信有执藏业种的第八识,自然也就不可能真的深信因果,乃至造作了谤佛、破法的极重恶业也毫无所惧,真是极可怜愍的愚痴人。

  如来藏能含藏一切染净法种无一漏失,所以往昔所造的业因才能成为异熟业种而使有情在未来缘熟时承受果报,因为如来藏永恒而不生不灭,所以能在未来因缘具足时让相应的异熟果报现行,如实地酬偿善恶业果报,丝毫不爽,如同《大宝积经》卷57 中的开示:【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7 所以,只要从因果通三世的正理来看,就知道世间绝对不会有不公平的存在。试想,有情各自的果报如果是由一神教所说的上帝来主宰,而上帝是有贪厌心、有好恶的,那就不可能会公平,而且有所简择、会下决定的上帝难免也会忘记,而且他的意识心一样也会断灭,不可能恒常无间巨细靡遗地记录下每一位有情时时刻刻所造作的一切业行,那更是无法公平;众生心全都不离刹那生灭变异无常的意识境界,当然就绝不可能如实地执行因果律。因果的定律不只是世间人所说的“天道好还”,因为天道亦不能离于如来藏而有,只有有情各自本具“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第八识如来藏,才是如实示现因果的本体,才能对每一个众生都是公平的。

  菩萨戒教导菩萨,说倘若父母被杀了,也不可以为报仇而杀人,这是因为菩萨深信因缘果报,知道一切业因自有其酬偿的时节因缘;就算从世间法来看,若杀了人,法官不会因他是为了报仇而杀人就判无罪,这是世间法律上的因果;而且杀人者并不是担负了世间的刑责,所造的杀业就能了却,各自的如来藏都会依于杀业的根本、方便、成已而在未来世有相应的异熟果报,任谁都逃不掉,这才是真正的因果酬偿。所以,真正能给一个公道、公平的是具有酬偿因果妙功德性的第八识如来藏,这不是一般世间人所认知现前可见的公平,但这才是真正的公平。譬如说,欠某甲钱财的人死了,一毛钱都没还某甲,大家都会说真不公平,可是却也无可奈何;然而他们的如来藏不会无可奈何,未来世也许那个欠某甲钱的人,成为某甲的父亲,乖乖地把往世所欠的钱加上利息还给他,这种的酬偿方式在世间可是屡见不鲜的。因此,“刹那过去了的东西,它怎能引起很久以后的果报”?就是因为有常住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能执藏有情的一切业种不令失坏,于因缘成熟时如实地酬偿业报,所以说第八识如来藏执行因果报应最公平,既不会漏失也不会出错。当众生知道这个道理而能够信受之后,就不敢为非作歹了,也不会以为欠人钱财可以不还;当人心普遍向善的时候,众生共业所感得的福报就会增长,自然就会社会祥和,国泰民安。

  刹那过去了的东西,它怎能引起很久以后的果报?就是因为有如来藏,所以有这个因果法则的存在。因果法则是世间不变的定律,称为法毗奈耶;若不是这个贯穿三世的常住心第八识如来藏执持有情所造一切善恶业种,因缘果报就不可能成立。很多人误以为因果法则是有一个主宰者(上帝、冥性……)在作决定,但是如果有主宰者,就会有我、有人,有人我就会有喜恶,有喜恶就会有偏差,那就不可能会公正。有人因为看见恶人得善终,好人却凶死,因此就认为因果不可信;然而,他不知道因果不能只看这一时、一世,这一世的善终必有他往世的善因,而这一世所造的恶业必有他未来世的苦果,三世因果昭昭不爽绝对是公平的。佛法所说的因缘果报,是依于绝对的平等心第八识如来藏贯通三世而说,不同于世俗人只看一时、一世表相所说的因果;有情往昔所造善恶业种,都记存在如来藏中,而如来藏无我,不会有喜怒好恶等丝毫偏差,祂只是如实地显现有情此世应受的异熟果报。由于如来藏不生不灭、永恒常住,所以能够执持有情一切善恶业种而不失坏,除非果报受尽或如法忏悔才能灭除或转变业种,否则业种不论经过多久都不会灭失,必须等到将来因缘成熟时,果报现前而平等地完成酬偿了,业种才会消失,所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如来藏能如实显现因果业报的功德力,就是有诸趣众生在三界六道轮回生死的原因;有情前世造作的种种业,都将成为后世所受果报的因,而异熟果报之所以能够成就,背后的力量就是如来藏执持业种而随缘应现的功德力所生显的,所以说如来藏能遍兴造一切诸趣众生,祂是万法的根源。

  所以,信受因果法则才是众生弃恶向善的最大动力,世俗人所谓的“天道好还”,意思就是老天爷会给你一个公道,在 佛还没有来人间示现之前,大家都不知道能执行因果律的“老天爷”其实就是各个有情的如来藏。世间如果多数人都不相信因果,则作恶变得无有恐惧,行善也觉得没有意义,就会导致道德沦丧、弱肉强食,世间就会变成杀戮战场;然而人跟禽兽是不一样的,人有闻熏修学正法的能力,当众生知道而且信受有因缘果报的时候,就会努力行善,社会就会一片祥和。虽然因果法则不是只有佛教才说,但是唯有佛法才能讲清楚为何会有此因果法则的事实真相。而往昔无量世所造善恶业种,到底保存在哪里?为什么能成就后世的异熟果报而且昭昭不爽?这都是因为有第八识如来藏这个无边无际的功德体,但祂却又无形无色,真的是不可思议。佛来世间示现成佛转法轮,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一大事因缘,因为有如来藏这个不会坏灭的常住心体,我们累世修行的功德也才不会灭失,也是未来能圆成佛道的原因,让我们知道学佛修行是正确而且功不唐捐的,因为能自利利他所以很有意义;也因为知道八识论才是正确的佛法,六识论是外道邪见,一切的修行才有实证的可能。为什么六识论是邪见?因为信受六识论的人不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不相信如来藏就无法深信乃至证明因果不谬的法则;若不能深信因果,人生就会变得醉生梦死甚至无恶不造,因为那会认为行善、修行都是没有意义的。佛法的殊胜就是告诉我们有第八识如来藏,祂是万法出生的第一因,我们一生所造一切善恶业行,就算都无人知道,如来藏依然如实地执藏一切法种不曾漏失;未来当业种遇缘现行的时候,福报或恶报就如实地出现了,了知这个生命奥秘的事实,就知道修行绝对是功不唐捐,知道学佛是正确的,行菩萨道未来世就会越来越好,人生就会很欢喜,这才是我们应当追求的生命意义。

  (待续)

  -------------------

  注1 释印顺著,《唯识学探源》,正闻(台北),1992.3 修订二版,页174。

  注2 《大正藏》册31,页14,上10-18。

  注3《唯识学探源》页177:【功能,从前心引起以来,在相续展转的所依中潜流,到最后才显现出来,这已到感果的前一念了。  “邻近功能”的邻近,是快要邻近生果的阶段。相续、转变、差别与邻近,应该这样解说!】

  注4《唯识学探源》页177:【所依既然相续转变,潜流的功能,也在相续转变,这是可以不言而喻的。不过,先轨范师的“思所熏习微细相续渐渐转变差别而生”,已经是专依种子而解说的了。】

  注5《大正藏》册31,页389,下17-20。

  注6 《大正藏》册16,页489,中4。

  注7《大正藏》册11,页335,中14-15。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