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菩萨衣可真不容易穿!----张觉贝居士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这菩萨衣可真不容易穿!----张觉贝居士


  想了很久,终究还是决定用这个标题。一者,能穿上这件菩萨衣当真不易,不知道是辗转了多少时劫的轮回生死才得遇正法,还得要心得决定,再加上善根福德等种种因缘具足,才能值遇诸地胜义菩萨僧来亲授这一件菩萨衣!而且菩萨戒是一受永受而尽未来际的。因此,何止今生幸甚至哉,乃是从今而后的无量生皆幸甚至哉!二者,这一件菩萨衣可当真不是那么容易穿啊!首先要对治性障及发起菩萨性,就要说服无量世以来执著任性的意根,不但要有把自己内心深处的自私、卑鄙、龌龊……等各种染污摊出来“晒一晒”的勇气,还要渐次降伏意识、意根,要有勇于断除我见、我执这种愿意真实“自杀”的智慧与魄力,更要有愍念救护众生离苦得乐的慈悲与愿行!要不然,穿著菩萨衣却作著贪瞋痴慢疑等凡夫行,那不是给佛菩萨贴金不成,还反倒给佛菩萨丢人了!所以,这菩萨衣穿之不易,当要且行且珍惜!

  (一)得遇正法缘起

  说到能得遇正法,首先要感恩平实导师,为了众生修学正法的因缘能早日成熟,不畏艰难地以各种方便善巧来慈悲摄受我们这些远在外地流浪的佛弟子;也要感谢胡阿姨和付师兄在我学佛过程中的细心呵护;还有,就是要感恩母亲为我所做的一切。家中姊妹四人,我是长女又独得家人宠爱;虽然自幼体弱,但个性好强,不肯轻易放弃任何自己想作的事,更不知随顺因缘的重要,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决定一切,所以冤亲债主总是有机会找上门来(现在想来,必定是自己往昔执著、任性等贪、瞋、痴的恶习恼害了无量无边的众生,才会感得今生这样的果报)。母亲为了我每逢初一、十五烧香、上供,因此与周边的“大师”们关系也特别好;但是,却没有哪一个“大师”有办法给我“治本”的,顶多也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这“因果病”著实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总想著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强大,不再被冤亲债主们“欺负”。而母亲更是操碎了心,哪里有寺庙、哪里有法会、哪里有“大师”,母亲为了我必去布施、祈福、参拜……。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是愚痴,冤亲债主都上门讨债了,还死死抱著一身贪瞋痴的臭毛病不改,一边不断造作新的恶业,一边还想找各种强大的力量当靠山来耍赖耍横,死不认帐!诸位如果设想自己是这样的人,一定也会汗毛倒竖吧?而当时的我竟然还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抱怨佛祖怎么都不救我呢!直到母亲“误打误撞”进了正法的门,一切开始有了改变。

  母亲开始念叨:学佛吧!修福吧……,当时我正为工作的事烦心,哪有心情陪著老太太“迷信”;心想:你们各个都去求佛帮忙,那佛祖祂老人家得多忙?我还是自救现实些吧!虽然“债主”上门时也会临时“抱佛脚”,念念“阿弥陀佛”,但多数时候似乎并没什么作用(真惭愧自己当时的愚痴,而又有多少跟我一样无知的众生啊!但佛菩萨就是这样大慈大悲,不会舍弃我们任何一个有情)。我就这样在无明与五欲的苦海中拼命挣扎流转,等待因缘成熟。

  那是八月的某天下午,母亲为接待师兄、师姊们来共修,已经整整收拾了一个上午,其间我也帮忙干了不少活。起初我对于这位带领共修的菩萨师兄并不了解,只见他虽然年纪轻轻,却能跟这些老太太们传经布道,而且也确实让母亲的心安定了不少,性格也开朗多了,不再那么爱抱怨,虽然还是爱唠叨;但唠叨的内容改成了“学佛好啊!要修福啊!……。”这类的,总也没什么坏处。那天,既然碰巧赶上了,就跟著听一会儿吧!没想到就这个下午,竟从此改变了我人生的航向(影响所及应该是无量生吧)。竟有如此调柔的目光,竟有如此沉稳的声音,让人听了就心里踏实、安定,而且还似曾相识。虽然整个下午我是一句也没听懂,还不如那些老太太们所领会的,但是这已令我对学佛这件事刮目相看了。原来学佛不只是烧香磕头而已,佛法的浩瀚深妙远远超乎我所想。整个下午我都沉浸在一种清静喜乐的心境中,很舒服、很欢喜。从此,我晦暗的生命终于有了阳光照射进来,那正是佛法胜妙智慧的光芒啊!

  (二)于正法中受益

  最先是菩萨师兄对于我的根本病因一语中的,自此解救我于身心煎熬的水火之中。11月时突然犯腰疼,严重时甚至直不起腰来。当然寻访“大师”必不可少,但都是出手似有奇效,回家又困扰依旧!让我内心很痛苦,也曾照猫画虎地学著忏悔回向,但都收效甚微。突然让我想到了这位菩萨师兄,对了,他不是有正法吗!问问他有没有高招,可以增强对冤亲债主的“抵抗力”。电话接通了,菩萨师兄并没有马上给我什么“高招”,而是给我讲了一番“欠债还钱”的因果道理,听完以后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是我欠了人家的!往世的我,必然也曾经使得我这些怨家债主们,同样经历过如此的痛楚、煎熬,那又怎么会是施以一点小恩、小利,甚至是用蛮横的恫吓手段而能解决的呢?这样非但无法化解彼此的怨结,反而还会让怨怼越结越深呀!

  明白了这因果的道理后,心里不再埋怨、不再怨叹,理疗归理疗,贴药归贴药,但再也用不著去找“大师”了。第一次,心里头想:就随顺因缘的还业债吧!就顺其自然,该偿还的就心甘情愿地偿还吧!没想到有了这样的作意后,疼痛竟然减轻了许多,大概是心甘情愿地以欢喜心来还债的缘故吧!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被几番的噩梦惊醒,看看表,三点整。躺在床上睡不著,索性不睡了。起来读诵忏悔文,当下泪流满面,想到自己往昔必然造了极多恶业,当真是伤害了无数众生,亏负了无量眷属,于是又诵《阿弥陀经》回向给他们。当这些都做完了,一看表已经五点了;这时天还没亮,心想再躺会儿吧,没想到向来睡眠品质不佳的我竟然安稳地睡著了,而且那感觉是很轻、很甜。起床后惊喜地发现:腰不痛了!已经没有任何症状,就好像不曾有过不舒服一样!终于,我找到了能解救自己的“良药”——世尊正法的智慧与威德。

  此后,身体上的病痛已不能困扰我了,但是生活中及工作上还是会有各种的不如意,总觉得自己是集善良、聪慧、坚毅等各种优点于一身,但良驹却总是不遇伯乐:在家里爱人不够有担当;工作上老板不具慧眼、不识明珠珍宝,兼又利欲薰心……;总之一切都不是我的错,都是他们不懂得珍惜我。一次又一次哭著鼻子打电话给菩萨师兄,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即使天塌下来的事情,只要菩萨师兄开导几句就云淡风轻了;菩萨师兄的智慧还真让我这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小女子折服。

  我开始渐渐了解到“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这句话背后的智慧,开始学著真正地认识自己,探讨自己烦恼生起的原因,也开始想要寻求能让人究竟解脱的办法。开始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佛教,知道了世尊在2500多年前留给咱们的是多么珍贵的无价之宝!在这期间,菩萨师兄总是以言传身教告诉我“慈悲”二字如何践行,我开始有样学样,学著做菩萨,于是对家人渐渐地不再飞扬跋扈、颐指气使。这结果真让我窃喜,也再次证明跟著佛菩萨绝对没有“亏”可吃。譬如,那个我总认为不懂爱,呆板笨拙的爱人竟迅速成长了起来,不但对我越发地照顾有加(其实他在生活上一直都很照顾我的,只是因为自己的贪心而不知足啊!),而且他偶尔冒出的一两句话,总是能恰好点醒迷惘中的我,原来自己一直坐拥宝藏而不自知啊!

  当有了善知识正确的指导,颠覆了自己对他人看法的同时也改变了自己,说话柔和了,不再像一个火药桶,一碰就炸。所以我爱人说:“你们这位菩萨师兄还真是不得了,竟能把你改变了!”我心想:虽然说菩萨师兄不得了,但在背后,其实是佛法不得了。之后爱人也陪我去听课,只是还无法完全地信受,或许缘还未熟吧,又或许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吧;在随顺因缘而不强求的情况下,渐渐地他现在也已随我茹素;而最让我惊讶的是五岁的儿子,有一次作客时,语惊四座:“小鸟的妈妈该多伤心啊!”一桌人瞬间默然无语,此后逐渐地亲戚朋友们也都不买活鸡、活鱼来现宰,而改吃三净肉了。

  (三)受戒历程

  开始学佛后,渐渐在工作及生活上都得到了大利益,尝到甜头就该饮水思源,对于接引入门的菩萨师兄自然就想要报恩,但是菩萨师兄“都无所求”,不论什么供养都不受(这既是平实导师领导下的正觉门风,也是真正的菩萨“格”),菩萨师兄反倒是经常祝愿我们福慧增上,能早日开悟明心,救度更多的众生。“开悟明心”是什么啊?是学佛的学历证书吗?我还真不怎么感兴趣欸!不过既然这是菩萨师兄的祝愿与期待,那就做罗。菩萨师兄给我的书我就努力看,就在潜移默化下,这书越读越有滋味,也慢慢知道佛法其实无处不在,而且佛法是最究竟的生命科学!从书上以及与菩萨师兄的互动中,总是一次又一次让我看到菩萨于难行能行,于难忍能忍之勇猛,处处体现著菩萨无私无我的尊贵菩萨种性!终于在2016年冬天,决心要来台湾求受上品菩萨戒。菩萨师兄听了激动地说:“我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菩萨师兄又送给我平实导师作词作曲,情深意切的《菩萨底忧郁》CD,听得我潸然泪下,菩萨们就是这样如慈母般期待我们这些异乡游子的回归。

  离受戒的日子越来越近,心里反而不安起来,生怕自己要出门七、八天,会带给母亲和妹妹太多困扰(我是与家人一起做小学生托管服务,大小事务大多由我处理),于是便每日诵〈楞严咒〉回向,祈求佛菩萨护佑加持。就这样战战兢兢熬到了12月,眼看著受戒日期一天天临近,又不禁兴奋了起来,不料这时公爹忽然生病住院,这下我真是觉得非常无助了,但菩萨师兄说:“随顺因缘吧!实在去不了就等明年。”我也渐渐地说服了自己,随顺于佛菩萨的安排。佛菩萨真的没有舍弃我,在连续紧张了几天之后,公爹的病情逐渐稳定了下来,这时爱人也同意我去受戒。然而,直到坐上火车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才算真的踏实,知道自己终于克服了困难,迈向成为菩萨的受戒之路了!

  同修会在受戒前先为戒子们安排了三天的戒相讲解课程,在这几天就把自己原来生活中的俗务放下,每天专心听讲。亲教师知道我们远道而来,机缘难得,巴不得把所有胜妙法义都教授给我们,完全不顾惜自己色身劳顿,往往一节课要吃上几次润喉药才能顺利宣讲,但是说法依然滔滔不绝,让每一个学员都感到法喜充满。同修会的义工菩萨们也让我非常震撼,好多都已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却在寒风中为我们带路,每当我们餐后去洗手间的时候,就会看到有老菩萨们为我们拿拖鞋,迅速擦拭被我们弄湿的地板,而桌上还放著为他们准备的餐盒,大家忙得都没空用餐。楼梯口风很大,真不敢去想像:当我们午休结束再上课时,这些老菩萨们才能用餐,那时候饭菜是否都已经凉透了?吃了肠胃是否会不舒服?但是义工菩萨们,即使在寒风中,脸上依然是挂著慈蔼的笑容,菩萨正当如此啊!菩萨每当向众生布施时,必是笑脸相迎,以欢喜心布施,让众生能够感受到菩萨的慈悲,为众生说法时总是和颜悦色地以柔软语来教导众生,让众生经由菩萨的言行就会知道,跟菩萨在一起可以有非常多的好处,就会想要亲近菩萨。我从正觉菩萨们的言行中深深体会到,菩萨就是要这样行于四摄法才能摄受众生,若是只做一点点事就叫苦叫累,不然就满是抱怨,满脸怒容,这如何是甘愿做菩萨?如何能荷担如来家业?

  周二晚上是平实导师讲经的时间,这是我们一直深切期待的。导师终于进到讲堂来了,突然觉得喉咙发紧,眼泪直往外涌,心中默念著:一定是来了!个子虽然不高,发根也都白了,但仍是步履矫健,行动如风。我站在后排所以看不到平实导师的脸,但是已经足够让我感受到与平实导师就是认识许久的亲人眷属,但平实导师却又不是一般的亲人,而是可以依靠的“大树、高山”!今生再次相逢,不禁让我这颗久在生死海中沉浮流转的心,一时间激动、委屈、惭愧……,五味杂陈,眼泪止不住地奔涌而出。一方面后悔自己怎么现在才回家来?当初菩萨师兄刚提到受戒事宜,我却心生恐惧,总觉得自己层次不够,受戒会是个束缚,若是万一不小心破了戒,那不就更惨了!现在知道那时还是信位的修行,信根尚未具足,所以不能心得决定;另一方面又后悔自己竟然以这样贪瞋痴具足的样子就来了,带著一身的臭毛病就来见平实导师,真是惭愧!平实导师还没开口讲话(我甚至没有看到导师的脸),但是却能感受到大菩萨平常朴实中有著极重的威严,而浑身却又散发出亲切、和蔼,让人想亲近的慈悲“能量”。真正的菩萨哪里会认为“我是菩萨,我有智慧”而将下巴仰得高高的摆大架子(这其实是末学自己坏习气的真实写照),没等开讲就先学一招。大菩萨就是如此吧!不用言说,因为大菩萨身上自然散发出福德与智慧的光明,若心相应只消一见,便已将菩萨无量功德的芬芳气息传递给你了!

  离正式讲经前还有长达五十分钟的漫长等待,但我早已忘记了腿疼,忘记了饥饿,只是眼睛眨都不舍得眨地直盯著萤幕,盼望著平实导师升座开讲妙法。平实导师一上座,首先就说欢迎我们回家,只这一句,我的热泪就已奔涌而出,他老人家又慈蔼地说:“都回家了,还掉什么眼泪?都要做菩萨了,该高兴才对啊!”抹抹眼泪,感受到慈父般的温暖。接下来平实导师口出莲花般地开始讲解经文中的胜妙义理,真是既生动有趣又殊胜深妙,不但妙语连珠而且浅显易懂,但再经过仔细琢磨实又广博深奥,真真切切地是只有于佛法真实义融会贯通而又智慧无穷的大菩萨,才能这般阐释与演绎经中所开示的义理。聆听讲经与在家看书感受有著很大的不同,因为能听到导师亲切温暖的音声,看著他老人家的神情,慈祥和蔼中时而生动活泼,时而严肃郑重,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住,彷佛刚刚才开始上课,怎么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只希望这堂课能再久一点,再久一点。尤其是当导师讲到梦见当年世尊入灭时的故事,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又流下来,想到现在人寿难得百岁,转瞬间眼前的亲人也终将离我们而去,我们才刚刚重逢的亲人啊!

  戒相课程圆满后,这第五天的行程是参访祖师堂;终于来到这个在影片画面中看过无数次的世外桃源了!在义工菩萨的引领下,我们先到三楼大殿礼佛。整个大殿宽敞、干净,而非世间人所爱好的“金碧辉煌”,是座朴实素雅的禅堂,肃穆庄严中透著强大的摄受力及熟悉的亲切感,让人感受到世尊及诸大菩萨就在这里加持护佑我们这群回家的孩子。清凉的地板,大家拜下去却都不愿意起身;仅存的一点自制力让我不哭出声来,唯任泪水肆意横流。我一遍一遍走著,一遍一遍看著,总是看不够,不愿意离开!看到小参室,想到有多少师兄、师姊们在这个房间,在诸贤圣的注视与关怀下,冲出层层迷惘,破参明心。想到这,让我不禁有些兴奋,赶紧跪伏在三尊佛菩萨圣像前发愿:恳祈诸佛菩萨加被护佑,弟子期盼今生能够来参加禅三,有机会坐在这里,并且得以真正“回家”。咬咬牙,不再流泪。正法游子的我们如果都觉得疲惫、委屈,回到家了还要哭,那最辛苦的家长呢?不是更加疲惫、委屈与无奈?无量劫来拉拔著我们,生生世世等著我们,守候著我们,有时还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无知的孩子们被邪法所转,被五欲之火灼烧,而不断在三界六道中轮回,受种种的生死煎熬。他们又是何其悲叹,何其焦急!我发誓,不要作只会撒娇、耍赖、依偎、哭泣的“小女儿”,要做大丈夫“顶梁柱”,共同把如来家业荷担起来,要接引更多迷途的兄弟姊妹,带他们回家,让“家长”安心。想要能做到这一切,悲泣伤感是无济于事的,我们应该要坚强,要努力护持正法、救护众生,要让身边的人看到菩萨是那么慈悲,那么有智慧,进而对三宝生起欢喜心、恭敬心及净信心,愿意学习做菩萨,而能早日找到回家的路。这才是对佛菩萨、对平实导师最大的孝顺和供养吧!擦乾眼泪,把祖师堂每一个角落看了又看,逛了又逛,就像小时候每次离家去学校一样,总是不舍得离开。坐上车,目光仍依依不舍地注视著正觉祖师堂,直到大巴车又盘旋在山间的公路上……。

  第二天早早起来收拾停当,美味的早餐却吸引不了我,因为今天就要受上品菩萨戒——要成为菩萨了,在利益众生的成佛之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到了讲堂先学习穿卸海青和缦衣,还真有点紧张,从小到大我都是属于比较笨拙的那种人,心想可别拖人后腿了;但是教学的菩萨真有耐心,一遍又一遍地示范,还不停安慰我们,说自己也是学了半年多才学会,所以不用著急。

  传戒大典终于开始了,我从没参加过法会,也没听过〈炉香赞〉,但是法器声一响,领众师兄们〔编案:维那及悦众。〕一开始唱诵,内心就翻腾涌动,泪水难以自抑。当平实导师祈请诸佛菩萨莅临坛场时,我似乎真的能感受到诸圣的驾临,感受到佛菩萨的慈悲,不舍弃我们这些娑婆世界的可怜孩子!膝盖不好的我平日里最怕跪,尤其胡跪时总是摇摇晃晃像要跌倒一样,但是今天却如有神助,膝盖也不疼,浑身都很轻松,真的是游步轻利,拜佛也轻利!

  拜忏时,跟大伙儿一样哭成了泪人,想到自己无量劫来不知道伤害了多少众生,恼害了多少冤亲债主,还好他们并没有死拉著我不放,障碍我受戒(因为看见很多同修要受戒前就没来由地难受,种种遮障以致不能受菩萨戒),可见我的这些冤亲债主,对我是何等宽宏大量啊!于是在发愿时,我信心坚定、声音洪亮、音调铿锵,就是要真正的做菩萨,心甘情愿救护众生,不辜负众生,不辜负平实导师,更不能辜负诸佛菩萨!传戒后平实导师还要一一亲授这菩萨衣给我们,那可是1700多份啊!七十多岁高龄在主持了几个小时的传戒大典后,还一件一件亲手将这尊贵的菩萨衣传授给我们这些新戒菩萨,然而导师始终笑容满面,容光焕发,没有一丝倦意。这是慈悲的愿力,也是为菩萨僧团的壮大而开心吧!为正法的后继有人,为我们这些游子得以回归如来家而欣慰吧!

  能搭上这件菩萨衣真的是很不容易!感念有佛菩萨与平实导师的慈悲摄受,弟子们才有机会于此五浊恶世穿上如此尊贵的菩萨衣;穿上这件菩萨衣,就要努力与那个自私、愚痴的自己永别了!从此刻起,发愿要心甘情愿为众生服务,提醒自己不要再总是贡高我慢,心量要放大,不要再总是盯著眼前的利益得失,必定要以弘扬正法、护持正法为己任,因为这才是菩萨生生世世要走的路。受此千佛大戒,不能辜负诸上位菩萨的殷殷护念之心,要努力走好菩萨的道路!阿弥陀佛!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