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般若中观(连载37)----游正光老师


  又如来藏这个真实心,是每一位有情都有的,也就是说,一切有情都具有如来的智慧德相,如《大方等如来藏经》开示:

  善男子!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染污,德相备足如我无异。1

  经中开示:因地的第八识如来藏也具足如来智慧德相,只因为众生为烦恼所缠缚,于如来的智慧德相无法开发显示,所以菩萨才要将如来藏所含藏二种无明:一念无明四种住地烦恼的现行,以及对生命实相不了知的无始无明上烦恼,在悟后历缘对境渐次将习气种子加以汰换清净,最后断尽二障才能成就最极清净的无垢识,这正是祖师所说“在缠名如来藏,出缠名法身”2,也是经论中所说真如“非有变异、非无变异”3的道理。非有变异是指如来藏本体常恒不变异;非无变异是指如来藏心体所含藏种子有变异性,可以藉由修行将染污的种子加以汰换清净。这样的非有变异、非无变异的道理,与大珠慧海禅师所说的一样而没有差别:

  有三藏法师问:“真如有变易否?”

  师曰:“有变易!”

  三藏曰:“禅师错也!”

  师却问三藏:“有真如否?”

  曰:“有!”

  师曰:“若无变易,决定是凡僧也。岂不闻:‘善知识者能回三毒为三聚净戒,回六识为六神通,回烦恼作菩提,回无明为大智真如。’若无变易,三藏真是自然外道也!”

  三藏曰:“若尔者,真如即有变易。”

  师曰:“若执真如有变易,亦是外道。”

  曰:“禅师适来说真如有变易,如今又道不变易。如何即是的当?”

  师曰:“若了了见性者,如摩尼珠现色,说变亦得,说不变亦得。若不见性人,闻说真如变,便作变解;闻说不变,便作不变解。”

  三藏曰:“故知南宗实不可测。”4

  从大珠慧海禅师与三藏法师的对话当中可以了知:真心如来藏本体是恒、是常、不变异,可是祂所含藏的种子在究竟清净前非恒、非常、有变异,所以菩萨在悟后的修行过程中,历缘对境渐次将自己如来藏所含藏的染污种子加以汰换清净,乃至究竟清净成为一切种全都清净、没有一丝一毫染污的无垢识。如果真如所含藏的种子不会变异,就无法成就大珠慧海禅师所说:“回三毒为三聚净戒,回六识为六神通,回烦恼作菩提,回无明为大智真如。”所以说,如来藏本体是恒、是常、是不变异,其所含藏的种子非恒、非常、有变异,故说真如非有变异非无变异。然而,还没有明心又不具正知见的人,当听闻善知识说真如没有变异、是恒、是常,往往就执著于常,不但无法藉著修行来改易如来藏所含藏种子的内涵,无法汰换清净如来藏所含藏的染污种子,而且很容易会错误地认取意识为常、为恒而堕入常见外道中;若听闻善知识说真如有变异,无明众生往往又会认为第八识真如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应该将祂灭掉,因此很容易因为否定有真实常住法的存在而堕入断见外道中。然而对明心的菩萨而言,他已经如实亲证如来藏本体恒常不变异、种子可因熏习而变异的道理,所以深刻体认如来藏非有变异非无变异,不会堕于断常两边,永远处于中道,然后转依祂的清净体性,藉假修真来成就自己的佛菩提道,将自己染污的种子汰换清净,永不再变异而成为究竟清净的无垢识。

  又,因地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与未来果地无垢识本性都是清净没有差异的,如《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归依三宝品第1〉开示:

  众生悉有如来藏,三宝于是现世间,一切有情入佛智,以性清净无别故。佛与众生性不异,凡夫见异圣无差,一切众生本清净,三世如来同演说。5

  有情身中都有唯我独尊的真心如来藏,所以佛法僧三宝才能在世间出现,一切有情本具如来的智慧德相,这是因为众生的如来藏与佛的无垢识都是一样体性清净没有差别的缘故。如果有情因缘成熟而明心见性,就能亲证自心如来,因而发起少分的佛菩提智慧,因为能现观真心如来藏不分别六尘的清净体性。佛地的无垢识与一切有情因地的真心本体都是清净没有差别,凡夫依事相所见以为有差别,可是明心菩萨依于实际理地所见则没有差异。一切有情身中都有本性清净的如来藏,而过去、现在、未来诸佛都同样在演说这殊胜而且微妙的如来藏法。从佛的开示可知:因地的如来藏与未来果地的无垢识本性都是同样清净的,因为如来藏祂不分别六尘、离见闻觉知故;为令众生开示悟入这个真实法,所以三世诸佛同样演说这样甚深微妙的无上大法。由此可知:证悟的明心菩萨所见一切有情,不论是在三界六道受生死轮回苦的众生,或者在诸佛净土的诸大菩萨等,其如来藏所显现的自性都是从本以来不分别六尘的清净性,没有任何一丝一毫差别。

  综合上面分析可知:佛所说的真心,就是因地的第八识如来藏,也是未来果地的无垢识,祂在因地含藏有无量烦恼缠缚,可是祂从本以来的清净体性与佛地无垢识一样没有差别,所以菩萨才能凭藉此非有变异非无变异的如来藏而修种种梵行、来转易如来藏所含藏染污的种子,最后成为具足圆满一切种清净的无垢识。由是缘故,能够持此如来藏者,才是佛所称许的佛子,才能成为一切众生导师,未来可以圆满菩萨五十二阶位而成就究竟佛果。例如佛在《证契大乘经》卷下开示:

  “世尊!谁与一切众生作大导师?”

  佛言:“正士!持此如来藏者。”

  “世尊!谁是佛子?”

  佛言:“正士!深信此法门者。”

  “世尊!谁得一切菩萨地?”

  佛言:“正士!听此法门者。”

  “世尊!谁得一切佛法?”

  佛言:“正士!供养尊重此法炬者。”

  “世尊!谁知声闻、独觉乘法而不以其乘度?”

  佛言:“正士!修行此正法藏者。”6

  经中佛已经很清楚地开示:能受持如来藏的人,方能作为一切众生的大导师;深信如来藏法门的人,就是真正的佛子;能够深信、受持、供养如来藏法门的人,未来才可以渐次完成菩萨五十二阶位的修证而圆成佛道;能够宣扬二乘法于不坠者,那就唯有亲证如来藏明心见性的菩萨摩诃萨。所以说,如来藏就是一切诸法根本,是有情的真心,不能外于如来藏而有一切有情及诸法出现。

  既然如来藏就是一切有情及诸法的根本,表示这个如来藏就是佛所说的真心,为什么佛门中的凡夫会有人反对佛所说而主张“如来藏是佛方便说”、“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梵我”?究其原因有二:第一点、误解经典所说,乃至被错误教导。第二点、无法证得如来藏,干脆否定真心如来藏存在。以下针对这二点分别加以说明。

  第一点、误解经典所说,乃至被错误教导。有许多人,对于大慧菩萨与佛在《楞伽经》中的对话有诸多误解,因而产生错误的认知。经中记载: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修多罗说:‘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身中,如大价宝,垢衣所缠;如来之藏常住不变亦复如是,而阴界入垢衣所缠,贪欲恚痴不实妄想尘劳所污;一切诸佛之所演说。’云何世尊同外道说‘我’,言有如来藏耶?世尊!外道亦说有常作者,离于求那,周遍不灭。世尊!彼说有我。”佛告大慧:“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门,大慧!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不应作我见计著。譬如陶家于一泥聚,以人工水木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复如是,于法无我离一切妄想相,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以是因缘故,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是名说如来藏。开引计我诸外道故,说如来藏,令离不实我见妄想,入三解脱门境界,希望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作如是说如来之藏;若不如是,则同外道所说之我。是故大慧!为离外道见故,当依无我如来之藏。”7

  说明如下:当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向佛禀白:“世尊!世尊在经中曾开示:‘如来藏自性清净,运转三十二大人相,能入于一切种类有情身中,犹如一个名贵的无价宝物,为脏污的衣服所缠缚,众生不知、不见脏污衣服里的宝物;如来藏常住不变的道理也像这样,此如来藏宝为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诸无明所缠缚,为贪瞋痴等所生起不实的妄想习气以及六尘烦劳所染污;十方诸佛常演说这样的道理以及甚深的如来藏妙法。’为什么世尊如同外道那样也说有‘我’,说有如来藏我呢?世尊!有些外道也说身中有一恒常不坏能造作者,而不同于胜论外道所说周遍十方虚空不灭的大我,他们也说身中有我啊!”佛告诉大慧菩萨:“我释迦牟尼佛所说的如来藏我与外道所说的我不一样,因为外道所说的我,或是第六意识,或是蕴处界中的一部分,甚至是虚妄建立的种种邪见,都不是第八识如来藏。大慧!我有时说这个第八识是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这些都是在讲同一个如来藏,只是从不同角度来解说如来藏的体性,或是在不同修行阶位所施设的不同名称而已;而如来为了断除愚人及凡夫害怕无我的言说,而为他们说离一切妄想、于一切境界无能取所取的如来藏法门。大慧!未来及现在的菩萨摩诃萨们,不该将真实如来藏当作外道所说的我来看待,因而起了错误认知与执著。譬如制作陶器的人家,善于将一堆泥土,以人工、水、木棍、辘轳与绳索等各种善巧方便来制作种种陶器;如来也像这样,对于法无我离一切虚妄想的法相,运用种种智慧及善巧方便,为执意识等虚妄法为我的外道,有时候说有如来藏,有时候说无我空。因为这样的缘故,如来所说真实如来藏不同于外道所说的我,这个真实的无我法就是如来藏。为了开示引导误计有我的外道,为他们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法门,使他们远离种种不实的我见虚妄想,进入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境界,希望他们未来能够迅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因为这样的缘故,如来应供等正觉开示真实无我的如来藏法;如果不这样开示,众生会认为如来藏与外道所说的我一样而没有差别。大慧!为了让众生远离外道见的缘故,应当依止我释迦牟尼佛所说这个没有众生我性而且是真实存在的无我性如来藏真实我。”

  从世尊的开示可知:佛所说的真实、无我性的如来藏法,乃是一切有情因地的真心,也是未来果地的无垢识,不同于外道所说的我;譬如有一些外道所说的我是第六意识,不是第八识如来藏,然而第六意识乃是藉著意根、法尘相接触而从如来藏出生的法,本身是被生的法,是刹那刹那生灭的法、不是常住法;譬如每天晚上睡著时,意识就断了,需待隔天天明的时候,意根触法尘,意识才能再度由如来藏藉缘生起,所以才会有睡著及醒来的差别现象,才会有世间所谓睡眠、醒来这二个法存在,所以意识本身不是常住法,而是生灭法。由于无明众生不了知甚深微妙的如来藏法,也无法亲证祂,所以才会错执生灭不已的意识假我为真实我,深怕祂断灭,希望一直保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不断灭,希望能够保持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以为长时保持清楚明白、了了分明而不分别的意识心不断,就是证得佛所说的真实心,乃至妄想以此意识心不灭而入无余涅槃,却不知道这样的外道涅槃并不是究竟寂静,至少仍有意根、法尘、意识三界在此外道涅槃中,违背佛所说三法印当中无有一法存在的涅槃寂静道理,同时也违背了诸行无常与诸法无我的道理。由于众生错误地执著意识等假我为真实我,不知如来藏才是真实我,不知如来藏不会六尘,恒常处于绝对寂静中,又不具解脱正知见故,导致我见不能断除,而在三界不断轮回生死。所以外道所说的我,是意识我、众生我,本身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不是佛所说的从无始劫以来就常住不灭的真实我──第八识如来藏。

  然而在世间,总有愚痴无智的众生听闻到佛说无我性的如来藏,就起了错误的见解:一者、众生不了解佛所说真实义,认为佛只是为了断除众生畏惧无我会堕于断灭,而说有如来藏,所以如来藏只是佛方便施设的一个名相而已,如来藏根本就不存在,因此就不承认有真实的第八识如来藏存在。譬如释印顺否定第七、第八识而主张意识细心才是真实我,完全背离佛所说八识论圣教正理,堕入佛所说的断见及常见外道中,乃至如应成派中观的喇嘛们不仅兼具断、常二种邪见,更堕入邪淫外道法中。二者、众生不解经典所说的真实义,错将真实无我、不会六尘的第八识如来藏,认定是缘起、缘灭的法,是没有真实体性的虚妄法,譬如古时的安慧论师妄将不生不灭、性如金刚的阿赖耶识谤为有生有灭之识蕴所摄,所以信受安慧的释印顺等人,才会主张一切有情没有常住的真心如来藏存在,如果有人主张实有如来藏本体存在,便评论那是本体论、存在论,说为不如法乃至毁谤是外道神我、梵我论。近数十年来,佛教界因为释印顺宣扬这二种错误认知的结果,导致在佛门及佛学学术界中,那些不求实证专作佛学研究的法师、居士、教授们,信受释印顺的邪思、邪见亦随著不承认有真心如来藏存在,盲目地跟著毁谤主张一切有情皆具有真心如来藏的人为外道神我、梵我论;甚至对于主张有如来藏、阿赖耶识的人,谤为阿赖耶外道,对于主张如来藏有种种自性的人,谤为自性见外道。会有这些情形发生,乃是误解佛所说真实义以及被恶知识错误教导所致,因而堕于佛所说的常见与断见等外道见,乃至落入喇嘛教邪淫外道中。

  第二点、因为无法证得如来藏,干脆否定第八识真心的存在。在佛教界有一部分法师及居士,以及附佛外道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仁波切、法王、上师们,也包括学术界一些教授及研究者,不相信大乘经典是佛亲口说的,认为那是后期菩萨们长期结集出来的。然而大乘经典所说,都是在举示一切有情的真心如来藏,以及祂的种种中道体性与功能差别,能为明心的菩萨悟后进修而次第亲证。由于像释印顺这类的法师、居士、仁波切以及学术研究者们,不具佛法正确的知见,复因世间人眼中的身分地位而起增上慢,不愿信受真善知识的如实教导,因此无法亲证如来藏,所以干脆就信受日本学者的主张,而食人唾沫地唱和“大乘非佛说”等恶邪见,不仅将佛的开示直接否定掉,也间接的将佛所说一切有情真心如来藏否定得一干二净,想要避免有人质问自己是否已经证悟佛所说的真心如来藏。譬如释印顺主张:【“大乘佛法”的兴起,决不是单纯问题,也不是少数人的事,是佛教发展中的共同倾向。“主要的动力,是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8、【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9既然释印顺连一切佛法根本的第八识如来藏都否定了,当然会说一切有情真心不可知、不可证,可是这样的说法,与世尊、诸大菩萨以及一切证悟祖师所说的完全颠倒,因为世尊乃至诸证悟祖师都说:“如来藏是可知、可证的。”如果如来藏是不可知、不可证,佛根本不必诞生人间辛苦说法四十九年,为众生开示悟入佛的知见,证悟的祖师们也不需要留下许多禅宗公案,让后世禅和子藉此参禅,而证得本来面目、佛法大意的如来藏。可是佛明明诞生人间为众生演说三乘菩提之根本的第八识如来藏,诸证悟祖师也留下许多禅宗公案,可以作为明心菩萨的勘验标准,也可以让真悟者用来简择诸方大师、居士们的说法是否正确,然而这世尊的圣教却被他们否定得一干二净,却还自称是佛弟子不是很奇怪吗?由此可知:不承认大乘经典是佛说,因而故意否定真心如来藏存在的说法,完全违背世尊、诸大菩萨及证悟祖师的开示,正是对第一义谛真实佛法完全不懂的门外汉所说的荒唐言语,名为言不及义的戏论。

  为什么彼等会否认有真心如来藏存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有情是新学的初机学人,宿昔以来久习邪法,时程漫长故邪见根深柢固,于正法的熏习时劫极短,导致好邪恶正,喜欢听闻有境界的邪法,不乐听闻非境界的如来藏法,所以才会不信而排斥甚至毁谤如来正法,否定真心如来藏的存在。例如《央掘魔罗经》卷2开示:

  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去来现在心常轻躁,闻如来藏,不生信乐。如鵄鸺鸟昼盲夜见,好闇恶明;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好邪恶正,不乐见佛及如来藏,去来现在不生信乐,如彼鵄鸺好闇恶明。如人长夜修习邪见,染诸外道不正之说,以宿习故今犹不舍;彼诸众生亦复如是,久习无我隐覆之教,如彼凡愚染诸邪说,去来现在不解密教,闻如来藏不生信乐,非余众生。

  经中已经很清楚开示:这些不信而排斥如来藏法乃至毁谤及否定的人,因为长夜熏习邪见的缘故,对于佛所说一切有情真心如来藏法门心不爱乐。像这样的众生,就是新学初机学人,不会是久学菩萨。久学菩萨由于熏习正法时劫久远,有能力相应善知识所说的法到底如不如法,对于善知识所说如来藏微妙法门必然心生爱乐而乐于修学,今生就算是先前没有听闻过如来藏法,可是当一听到如来藏法时,因过去世有熏习的正法种子就会相应,所以非但不会排斥,反而会很高兴、很肯定地接受而没有任何怀疑,并且心得决定而说:“这就是我要学的正法!”然而,对新学菩萨而言,熏习正法的时劫极短,再加上善根福德的不足,因此不乐闻非境界的如来藏法,所以会排斥乃至毁谤和否定。由此可知:能否信解如来藏法,对于根性不同的众生,乃至对新学及久学菩萨而言,真的差异很大。又《央掘魔罗经》同卷亦开示如下:

  若彼众生去、来、现在,于五趣中支节不具,轮转生死受一切苦,斯由轻慢如来藏故。若诸众生历事诸佛、亲近供养,乃能得闻如来之藏,信乐听受不起诽谤。若能如实安慰说者,当知是人即是如来。若诸众生多背诸佛者,闻如来藏则生诽谤,彼诸众生自烧种子。呜呼!苦哉!苦哉!不信之人,于三世中甚可哀愍。11

  央掘魔罗菩萨开示:由于众生无明深重,复受邪见熏习,以致对如来藏法生起轻心、慢心的缘故,对于经中所说胜妙的如来藏法不喜欢听闻,对于善知识所传授的如来藏正法亦不信受,往往因此堕入常见与断见外道中,在三界轮回生死不已,乃至更有愚痴无智者,成就毁谤菩萨藏的大恶业,因而下堕三恶道长劫受无量苦,这样的人,都是佛在经中所说的可怜愍者。唯有多劫以来承事供养诸佛的久学菩萨,才能得闻如来藏法而不会毁谤,并且心生欢喜而乐于修学,能够正确地走在佛所说的佛菩提道上。

  因为善根浅薄的新学菩萨及愚痴众生皆不喜闻如来藏正法,所以错解佛所开示常住的如来藏法,而产生了二种邪见说法:

  一者、用意识来取代第八识如来藏。提出这样说法的人,主要是以意识心为真实我的常见外道,这包括了佛门外道和喇嘛教自续派中观及应成派中观在内。譬如佛门中有人主张“要把握自己、要当自己”、“保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那就是真如佛性”、“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心就是真心”等等。又譬如喇嘛教自续派中观行者主张“能观明光的心,就是真实心”,完全堕入常见中。又譬如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行者主张“第八识是意识的细分”、“第八识是意识的细心、极细心”等等,像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佛的开示,因为佛在经典都说第八识如来藏出生了意识,而不是意识出生了第八识如来藏。纵使意识细到如非想非非想境界中不反观自己时,仍然是藉意根、法尘相接触而由如来藏出生的法,本身是被生的虚妄无常法,暂时而有不是常住法。

  二者、由于无法亲证如来藏故,干脆否定大乘法是佛亲口说的,也间接地否定佛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的事实。提出这样看法的人,主要是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等六识论者,譬如宗喀巴主张“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12这已经很清楚地表明彼等仅承认有情只有六个识,不承认有第八识存在,而且还主张意识是常住法、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可是佛在经典都说,第八识如来藏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也是一切染净诸法的根源,外于如来藏而说有一切有情及诸法存在,那都是痴人说梦话。由于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等六识论者,直接或间接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成为佛所说的断见外道,但又怕别人说他是断见外道,是故反执细意识为真心,因此具足了常断二见。

  从上面种种分析可知:佛为了开计引导这些外道——不论是常见外道或者是断见外道,乃至兼具断常二见的邪淫外道,是故开示一切有情本有真实无我性的如来藏,让众生知道自身之中有一个真实如来藏存在,祂不是虚空那样虚无飘渺而不存在,也不是不可知、不可证、唯名无实的兔无角法,更不是佛的方便说;祂有真实的体性,可以为明心亲证如来藏的菩萨所现观,使得信位具足的有情不再执意识心为真实我、不再否认佛说一切法根源的如来藏。有情如果能够这样认知及接受,就会信解佛在经中所开示如来藏真实有的道理,不会旁生误解、不会毁谤如来藏是佛方便说、不会毁谤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梵我思想,更不会主张大乘非佛说了。当有情不再否认真心第八识的存在,对于如来藏微妙法的甚深义理能够信受乃至心喜听闻,愿意跟随真善知识精勤修学,就能在未来因缘具足时,得以明心见性,亲证一切有情及诸法根本的如来藏,成为真实义菩萨,乃至三大阿僧只劫后得以圆成佛道。如果不信佛语,而毁谤如来藏是佛方便说,毁谤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梵我思想,毁谤大乘非佛说者,即是一阐提人,终将因为异生性而造下后世难以承受的不可爱异熟果,未来长劫都将在三恶道受无量苦,岂不哀哉!(待续)

  -------------------

  1《大正藏》册 16,页 457,下 1-3。

  2《成唯识论述记》卷 10,《大正藏》册 43,页 601,上 28-29。

  3《显扬圣教论》卷 14〈成无常品 第 4〉:“论曰:若计自性是常,则应非变异因。所以者何?所计自性,非有变异相,亦非无变异相,故 不应理。”《大正藏》册 31,页 549,下 29-页 550,上 2。

  4《景德传灯录》卷 6,《大正藏》册 51,页 247,中 13-25。

  5《大正藏》册 8,页 868,上 7-10。

  6《大正藏》册 16,页 663,中 23-下 1。

  7《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 2〈一切佛语心品〉,《大正藏》册 16,页 489, 上 25-中 20。

  8 释印顺著,《华雨集》第五册,正闻出版社(竹北市),1998/12 初版, 页 36。

  9 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3/4 新版 2 刷,页109。

  10《大正藏》册 2,页 525,下 20-28。

  11《大正藏》册 2,页 526,上 17-24。

  12“若说小乘人不通达无自性空性为彼宗者,即彼论(密宗之释菩提心论)云:‘若不知空性,彼即无解脱,诸愚者轮转,六道三有狱’, 则不应理,以小乘人亦能解脱三有狱故。如是摄行论说:佛为广大 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 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如圣派集密,说死有光明一切空心为死心,从 彼逆起近得心为生心,彼二非是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 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此于集智金刚疏中已广 释讫。”宗喀巴大师造,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方广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台北市),1995/5 初版 1 刷,页 387-388。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