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中观(连载40)----游正光老师

  又譬如有人故意执言取义,只截取《显扬圣教论》中的一小段论文,说“阿赖耶识通六识所摄”1,如是不取完整论文,而故意曲解论义,诬谤阿赖耶识为识蕴六识所摄。然而细读《显扬圣教论》此整段论文即可了知,论中已经用问与答来清楚告诉大众说:“问:阿赖耶识于这六个识中哪个识所摄呢?答:不论指称六识中的任何一识,都可以说是阿赖耶识,因为这六识本来就是阿赖耶识的一部分,故说阿赖耶识通六识所摄,因为阿赖耶识执持六识种子的缘故。”因此无著菩萨如同世尊一样不多说明,是因为阿赖耶识“密记摄故,薄伽梵不为一切说”。由于阿赖耶识“藏彼种故”——阿赖耶识摄藏六识种子,所以阿赖耶识能藉缘出生识阴六识,故说“阿赖耶识通六识所摄”。像这样微妙甚深的道理,佛尚且不为声闻、缘觉开示,更何况为一般凡夫开示?由此可知:第八识阿赖耶识甚深极甚深,二乘有学、无学及一切异生凡夫根本无法了解第八识阿赖耶识的真实内涵,所以佛才会在《解深密经》〈心意识相品第3〉中开示:【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2既然第八识阿赖耶识摄藏前六识种子,就表示只有祂能出生及摄持前六识,怎么可能颠倒过来变成第八识阿赖耶识为识阴六识所摄呢?所以说,提出这样主张的人真的很荒唐,显见他是为反对而反对,故意断章取义来颠倒黑白,将佛所说的八识论正理扭曲成六识论邪见。像这样公开将佛所说的一心有八识扭曲为一心只有六识,就是将佛所说的法损减,是不如法说、是异说,是公然指责佛说法错了,成就了谤佛、谤法的重大恶业。

  佛陀见到不如法说、异说的弟子,会诃责此弟子是愚痴人。譬如在《中阿含经》卷54〈大品阿梨吒经第9〉中提到,比丘阿梨吒主张“行欲者无障碍”3,认为修行人行欲,对于修行没有任何障碍,并说这样的说法是从世尊那里听来的。其他比丘知道阿梨吒不如法说,劝阿梨吒莫作是说,世尊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不要诬谤世尊;但是阿梨吒非常坚持世尊曾经说过,自己没有诬谤世尊。其他比丘知道无法改易阿梨吒的邪知邪见,便向世尊禀白。于是世尊便遣一比丘传唤阿梨吒来问清楚。佛当面向阿梨吒问清楚后,就诃责阿梨吒:“你为何会认为我是这样说的呢?是依据什么而说是听到我这样说的呢?你这个愚痴人!我从来不曾这样说过,而你却是一直都是这样说的吗?你这个愚痴人!”诃责阿梨吒之后,便问在场的比丘们:“你们听过我曾经这样说吗?”在场的比丘们回答:“没有!”世尊再问在场的比丘们:“你们知道我是怎么说的吗?”在场的比丘们回答:“世尊您说的是行于欲贪对修行有障碍。”世尊听完之后,便赞叹在场的比丘们:“你们是真的懂得我所说的法!”接著佛又再次说明:“这阿梨吒真是个愚痴人!自己颠倒领解我所说的义理,却来诬谤于我,这不仅伤害自己,而且也有大罪过,为诸有智之人及修清净梵行的人所不喜。”上面的这个例子也是在告知大众:一者、凡是说法与佛陀所说颠倒的人,就是在诬谤世尊,不仅是在遮障自他道业,而且还是造下了未来难以承受的极大罪业。二者、有智慧的人应该学世尊的善巧方便,如果佛弟子的说法有过失,应该先让他说出自己所主张的错误说法,并由在场听闻的人来作证明,告诉他:他的说法错了、错在哪里,让他知道自己的过失而加以改正,并且至诚地如法忏悔诬谤世尊的大过失,才能避免未来世的无量苦果。

  信奉喇嘛教六识论邪见的人,对佛法误解得非常严重,正是颠倒说法的愚痴人,他们又为了使自己的说法在表面上相似于佛说,所以经常是用下列二种方法来偷天换日、李代桃僵:

  第一种,虽然言语上不否认第八识,然而却以意识心作为佛所说的真心第八识。譬如佛门中有一些法师、居士们,以及信受喇嘛教自续派中观见者,错将有念灵知、离念灵知的意识心当作真心第八识,或者创造“第七意识、第八意识”的名词来取代佛所说的第七识末那识、第八识如来藏,也就是将第七识、第八识摄归到“意识”里,说为意识的细分,以在表面上符合佛说一心有八个识的正法,以此偷天换日的手法将六识论邪见取代佛所说的八识论正理,并且主张证此有念灵知、离念灵知意识心者,就是开悟圣者。又譬如台湾东部有一比丘尼,不仅在书上公开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而且还将佛法世俗化、浅化成只是人间慈善事业而已。更有甚者如喇嘛教自续派中观师认为,觉知心住于男女两根交合的性高潮中,可以成就他们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就能即身成佛,却不知道这正是落入生灭不已的五阴境界当中,成为佛所说的常见外道,并且是邪淫外道。

  第二种,干脆否定第八识与第七识的存在,认定意识是一切染净之法的根本;这样的主张以喇嘛教应成派为代表。由于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诸师否定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成为佛所说的断见外道。而他们又怕被别人评论为断见外道,于是又返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如同自续派一样,也认为证得此意识心,就是开悟圣者,乃至名闻国际的达赖喇嘛虚妄建立意识细心、意识极细心为第七识、第八识,并同样主张在男女两根交合的性高潮当中,可以成就他们所谓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抱)身佛,殊不知是落入生灭不已的五阴境界当中,成为佛所说的兼具断见、常见之外道,同时也是邪淫外道。又譬如信奉喇嘛教应成派中观邪说而不信佛语的释印顺法师,认为一切法都是无因唯缘的缘起性空之法,同样也是将第七识及第八识否定掉,而主张第七识、第八识都只是意识的细分,也成为佛所说双具常见与断见之外道。像这些人先将佛所说的第八识否定了,再返执意识心为常,具足断见及常见之外道见,所说的根本不是佛法。

  由此可知:喇嘛教自续派中观是具足常见的外道法,而喇嘛教的应成派中观则是具足常见与断见的外道法,二派都是外道邪说,违逆佛说却假冒是佛教的一支,更以此来骗财、骗色及误导众生,导致众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入歧途,一切所修、所作皆唐捐其功,无有丝毫佛法修证之真实利益可得,未来还有可能因邪淫、大妄语乃至同造谤佛、谤法、谤贤圣等各种重大恶业而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岂不哀哉!而像释印顺这类信受、弘扬六识论外道见者,即使披著佛门袈裟仍是假名出家人,所说的法,更是徒具佛法名相而法义内容却与佛法相悖的相似像法4;虽然表面看来好像是佛法,本质上其实都是误导众生的外道法。这类相似佛法的弘传者,都是在破佛正法,成为佛在经中所说“师子身中虫,自食师子肉”5的破法者,对于佛教的存续以及众生的法身慧命危害大矣!末法时期众生普遍缺乏正知见,难怪古印度会有密教兴而佛教亡6的情事出现,就是因为密教以邪淫外道法混入佛门中,秽乱佛门,学人又无择法眼,遂使得印度佛教彻彻底底被密教的邪淫外道法腐化及取代,密教最后则被伊斯兰教消灭。然而,天竺密教却踵随北传中土的大乘正法,而变身为西藏密宗喇嘛教,同样以天竺密教时李代桃僵的手法,不断地危害著佛教正法的弘传,造成人心的败坏与社会的动荡不安;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再被这些假名出家人所迷惑,应该挺身而出,为护持佛教正法、为救护众生而出来摧邪显正,将相似像法及喇嘛教外道邪法都赶出佛门,使其不再危害正统佛教,让正法得以永续延传如无尽灯,则众生幸甚。至于喇嘛教自续派及应成派教义的详细内容为何?其本质为何不是佛教?为什么说他们所说的法完全背离世尊的开示?笔者将于第六章第五节至第九节中再作详细说明,于此从略。

  第七节 意根是色法?

  在佛门四众中,常有人主张“意根是色法”,说意根是物质之法不是心法,譬如说“意根就是大脑”7、“意根就是大脑神经系统”、“意根就是心脏”等等的说法。至于他们的说法到底正不正确,将是本节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如同以往,先举示经典圣教来作说明;佛在《杂阿含经》卷13曾开示:

  时有异比丘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如世尊说‘眼是内入处’,世尊略说,不广分别。云何眼是内入处?”

  佛告彼比丘:“眼是内入处,四大所造净色,不可见、有对。耳、鼻、舌、身内入处亦如是说。”复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说‘意是内入处’,不广分别。云何意是内入处?”佛告比丘:“意内入处者,若心、意、识,非色,不可见、无对,是名意内入处。”10

  当时有一异比丘到佛住的地方,以头面接足礼向佛礼拜后,倒退著向后,于佛陀的侧边坐著;并向佛禀白:“世尊!如世尊所说‘眼根是内入处’,但世尊仅略为说明,没有广作分别开示解说。请问世尊‘眼根是内入处’这是什么意思呢?”佛告诉那位比丘:“眼根是内入处的道理,是说它是藉地水火风四大所制造出来的清净色,不可以肉眼看见,但是可以相对应处所指出它的存在。眼根的内入处如是,耳根的内入处、鼻根的内入处、舌根的内入处、身根的内入处,也是这样的道理。”异比丘又向佛禀白:“世尊!如世尊所说‘意是内入处’,世尊并没有广为分别解说,请问世尊‘意是内入处’这是什么意思呢?”佛陀告诉比丘说:“意根是内入处的道理是说,意根就像过去心、未来意、现在识之三世意识心一样,不属于有色根等的物质之法,无法用肉眼看见,与意识心一样,无有相对应的处所可以指出祂的存在;凡夫都无法确实了知意根的存在,所以无法面对意根,这就是意内入处的道理。”经中已经很清楚地告诉大众: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这五根是有色根,属于色法;意根是有别于物质之法,如同过去心、未来意、现在识之三世意识心一样,是心法,不属于色法。不仅《杂阿含经》如是开示,《过去现在因果经》卷4,佛亦如是开示:

  大王当知!此五阴身以识为本,因于识故,而生意根;以意根故,而生于色,而此色法生灭不住。11

  佛陀开示:有情的五阴身是以这个识作为根本,因为有这个根本识的存在,才会有意根的出生;因为有了意根的缘故,种种的色法才会出生,而色法本身是刹那变异、生灭不已的法,不是常住法。

  从 世尊的开示可知:一者、这个根本识就是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绝不会是意识,因为识阴六识必须在五根与五尘接触,以及意根触法尘后,识阴六识才会由这个根本识第八识如来藏出生,所以识阴六识是在根尘相触之后才出生的法,是在阿赖耶识出生了意根及色法之后才出生的法,所以这个五阴身所依的识绝不会是意识,而是阿赖耶识。此根本识─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各自本有的真心,祂真实存在;如果没有第八识阿赖耶识,就不会有意根、色法、识阴六识等等三界一切法的出现。二者、因为有这个根本识——阿赖耶识的恒常存在,才能出生意根,又因为意根还有无明覆障及遍计所执性的缘故,使得执藏业种的阿赖耶识藉著祂本自具足的种种自性以及其他诸缘,出生了有情的五阴世间,以及和共业有情的如来藏共同变现出器世间,才有各种色法在世间出现,而色法本身是生灭变异的虚妄法,不是常住法。

  由此可知:有情的五色根等色法是在阿赖耶识出生了意根以后,由于意根的遍计所执心行才由阿赖耶识藉众缘而出生的,所以阿赖耶识与意根当然都是心法无疑!为什么?因为色法不能出生心法,唯有本来自在、不生不灭的心法─阿赖耶识─才能出生心法的意根及识阴六识,乃至藉著阿赖耶识本有的各种自性而出生了五根身及器世间等种种的色法。然而阿赖耶识不会独自出生诸法,必须经由意根的作意与思心所才能使阿赖耶识生显诸法,所以圣教中说意根是现识,是恒审思量、处处作主而连贯三世的心;况且现见没有任何色法能贯通三世,所以意根当然不会是色法,由此证明意根当然是心法无疑。

  又譬如从色法及意根的体性不同,就可以判别意根是心法无疑,因为色法乃是地、水、火、风四大物质所组成,物质之法无觉无知,不能有识的了别作用,如世尊在《佛说须摩提长者经》开示:

  (世尊)复告大众:“地不至后世,水、火、风亦不至后世。所以者何?地无觉无知,四大无识,地即虚伪四大合成,以是因缘不至后世。”12

  世尊在经中已经很清楚地开示:色法乃是地、水、火、风四大聚集假合所成,本身是有形有相的生灭法,不能去至后世;它的体性是无觉无知,没有识的了别作用。然而意根能了别法尘上的大变动,就表示意根有了别性,不是没有了别性,这是因为意根有五遍行心所法——触、作意、受、想、思,以及五别境之慧心所的运作,所以意根有能分别法尘变动的了别性。而且,如果意根没有了别性,有情如何在眠熟、闷绝等意识断灭的情况下苏醒呢?又如何决定身体需要继续在睡眠中休息还是应该醒来了呢?如是种种,在在证明:意根具有了别性,只不过祂的了别慧很差,不像意识能作很详细的了别。像这样具有了别作用的意根,虽然了别慧很差,但是与完全没有了别性的色法截然不同,可以证明意根绝不是色法而是心法无疑。

  不仅佛如是开示,菩萨也如是开示,譬如玄奘菩萨翻译的《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24:

  问:“色界生时,诸根顿起,云何有名色位?无色界无色、无五根,云何有名色、六处位耶?”答:“色界五根虽定顿起,而生未久,根不猛利,尔时但是名色支摄。无色界虽无色及五根,而有名及意根。”13

  有人问:“色界天人出生时,诸根顿起,为何说有名色位呢?无色界天没有物质色法、没有五根身,如何会有名色位及六入处位呢?”论主回答:“色界天人出生时,虽然决定五根一时顿起,但是才刚出生没多久,其诸根的性用并不是很猛利,所以这时仍然为十二有支中的名色支所摄。无色界天虽然没有名色支中的色法,以及由此色法增长所成的五根身,但是仍然有名色支中之名以及六处位中之意处的意根存在,所以仍具有十二有支中的名色支及六处支。”

  从 玄奘菩萨翻译的《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之开示可知:无色界虽然没有色法,有情也没有五根身,所以没有名色当中的色存在,但仍然是十二有支具足,因为有名色支当中的名以及六处支当中的意处,也还有法尘及意识之存在。这表示意根不为色法所摄,既然意根不为色法所摄,当然只能为心法所摄,在在证明:意根是心法,不是色法。

  此外,在现象界中也可以藉由种种经验的观察而确认意根是心法无疑。譬如在眠熟位,也就是睡著无梦的时候,五根虽然仍然在运作,可是六识种子却不现行,所以才能成就世间所谓“睡眠”的这个法。因此在眠熟位中,如果不是有意根持续不断地缘于五根触五尘中所显的法尘,时时了别法尘是否有变动,则有情是无法从睡眠中苏醒过来的;正因为在眠熟位中仍有意根不断地接触并粗略地分别法尘,才能在色身的疲倦消除后,或是在法尘有重大变动时,起作意来促使第八识流注出意识及前五识的种子而使六识现起,因而成就了世间所认知的“醒来”这个法——当意识现行了,紧接著前五识也跟著现行,于是就能分别六尘境界,套用一般的用语就是“醒过来”了。又譬如,在睡眠中外境有重大变动时,意根中断睡眠而醒来之后,就能透过前六识来了别当时的情形为何而作决定:如果情况很重大而需要立即应对,意根就会作意继续了别六尘境的内涵,而促使阿赖耶识继续流注前六识种子,继续保持醒时的状态来处理而不会睡觉;若事情办好了,身体仍然疲累,意识仍想睡觉,意根才决定不去了别六尘境的内涵而让六识消失。如果情况并不严重,意根就不会作意想要了别六尘境的内涵,也就不会促使阿赖耶识继续流注前六识种子,所以就继续睡觉,直到隔天早上天亮后,意根警觉到天亮的境界变动,才促使阿赖耶识流注前六识种子而醒来。因此,由世间的睡眠这个法就可以证明:意根是心法,不是色法。

  又譬如在正死位中,意识已经断灭,但是意根还是刹那、刹那地缘于法尘进行了别与作主,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因此才能有后世相应的善恶果报现起。如果有情造就了毁谤三宝、毁谤贤圣等极重恶业而当堕地狱者,舍寿时不经中阴阶段,而是直接在无间地狱乃至阿鼻地狱中,出生后有的地狱身来受苦,然而他的意根仍然刹那刹那在思量及作主不曾间断。如果不是下堕地狱或上生于无色界,则都会出生中阴身,这个中阴身是藉著第八识如来藏所含藏的业种,与意根的我执无明,而由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成就的;当中阴身成就而前六识具足生起后,在中阴身中仍然是八个识和合运作,当中的意根仍然是继续在处处作主,并且在遇到有缘父母时,仍然是由意根作决定,才能促使第八识跟著去投胎,而入胎后前六识就断灭了。虽然六识断了,但是意根仍然没有中断祂的了别与作主,直到新的五根身少分具足,全新的意识就出现了,意根也还是在了别与作主;所以说,依于第八识如来藏说意根才是贯通三世的众生假我,能从过去世来到今世,还能去到未来世,因此意根绝对不会是色法,因为现见一切有情的色阴都不是从前世带来的。

  再举下列所说的内容,也都可以证明意根绝对是“心”而不是“物”!譬如俱解脱阿罗汉,在灭尽定中前六识灭了,意根的五遍行心所法中受与想二心所也灭了,仅剩下触、作意及思三个心所有法在运作,如果没有在入灭尽定前先预设好出定所缘的境界相,那么阿罗汉就无法出灭尽定。因此,阿罗汉在入灭尽定前,一定会先预设出定时所缘的境界相;譬如阿罗汉透过意识判断隔天日近中午时分要出定去托钵,意根决定接受了,于是阿罗汉才会入灭尽定。在灭尽定中前六识断了,意根的五遍行心所有法中也仅剩下三个在运作,只有到了隔日近中午时分,当预设的法尘相分出现,意根相应了符合事先预设的境界相,由于意根的作意便促使第八识如来藏流注出意识及前五识的种子而现起六识,于是阿罗汉就退出灭尽定,整理衣服托钵去了。

  由上面各种分析可知:意根是在色法生成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而且也不是如色法一般完全的无知,祂在清醒位时是将六识的分别性执为己有来审度万法,而在五无心位中意根亦可以粗略分别法尘有无大变动,所以意根绝对是心法无疑。正因为意根是心法,所以有情在中阴阶段,意根才能带引阿赖耶识去投胎;于受精卵位中,藉由摄取母亲血液中的四大来长养及圆满五色根,待五根圆满而能接触五尘境时,识阴六识就出现了,这时名与色就都具足了,此中七转识及其心所法为名所摄,五根、五尘及法处所摄色(法尘)为色所摄。又因为意根是心法的缘故,才能连贯三世而恒审思量,凡夫透过一世世意识的熏习,由意根作主而造作种种善恶业行,导致众生不断地轮回生死,而这些业种皆收存于第八识如来藏中。又因为意根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之心法的缘故,虽然恒常存在却又是可灭之法,才能使得二乘人在信受佛说涅槃不是断灭空的前提下,愿意断除我见、我执,证得阿罗汉果后,于舍寿时灭尽自己的蕴处界—包括意根—而入无余涅槃。又因为意根是连通三世之心法的缘故,才能是第八识在三界中运作的俱有依,才能使得众生累劫熏修的佛菩提资粮能够毫无遗漏的收藏于八识田中,而使得一切修行功不唐捐,方能于此世缘熟时经由参禅一念相应而明心、见性,乃至可以亲证禅门第三关——牢关(也就是亲证而了知意根与如来藏和合运作的极深细行相,甚至得以进而断除意根之我执而亲证大乘菩萨慧解脱果之境界);在禅门中,要过了牢关方得名为参禅事毕,于舍寿时虽可如同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可是菩萨依于大悲愿力而永不入无余涅槃,故意留一分思惑润未来世生,继续在无生法忍上用心,直到成佛后还是继续利乐有情无有穷尽。然而,如果没有意根这个贯通三世的现识,则一切法都无法从第八识生显,又遑论能有三乘菩提的修证。

  既然从以上分析已充分证明意根是心法,也就证明了佛门中部分的法师、居士们主张意根是色法者——譬如主张意根是大脑、脑神经系统、心脏等等,那些都是错误的荒唐说法。会有这样的邪见,主要根源于下列二种情形:第一种,对佛法的无知,没有深入经典探讨,所以才会恣意妄解或听信邪说而错将意根摄归于色法;这种人应该要好好地深入去如实了解经典,并闻熏真善知识教导的正确知见,如此才能更正自己的邪见及错误说法。第二种,故意曲解二乘法及否定大乘法,因为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不信佛语才会违逆佛说而主张意根是色法不是心法;这种断善根人其心性早已迂曲,若不如法忏除谤佛、谤法等重大恶业,不仅今生不可能断我见,更遑论明心见性,而且还成就毁谤三宝等重罪,舍寿必将沦堕三涂,未来长劫苦不堪言。但是,不论是哪一种原因而导致错说意根为色法,都明显违背佛在经中说意根是心法的正理,既然证明他们的说法错了,有智慧的佛弟子就不应该跟随彼等错误脚步,而随之走向三乘菩提歧路,因而耽搁自己的佛菩提道进程。(待续)

  -------------------

  1《显扬圣教论》卷5〈摄净义品第2之1〉:【识蕴建立有三种:一、种类差别,二、依差别,三、杂染清净差别。种类差别者有二种:一、阿赖耶识,二、转识。依差别者,谓六识身。问:“阿赖耶识于六识中何识所摄?”答:“通六识所摄,藏彼种故,由此识密记摄故,薄伽梵不为一切说。”】《大正藏》册31,页505,中18-23。

  2《大正藏》册16,页692,下22-23。

  3《大正藏》册1,页763,中4-5。

  4《杂阿含经》卷32:【迦叶!如来正法欲灭之时,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譬如大海中船,载多珍宝,则顿沈没;如来正法则不如是,渐渐消灭。如来正法不为地界所坏,不为水、火、风界所坏;乃至恶众生出世,乐行诸恶、欲行诸恶、成就诸恶;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以相似法,句味炽然;如来正法于此则没。】《大正藏》册2,页226,下6-13。(《阿含正义(七)》P.2406)

  5《梵网经》卷下,《大正藏》册24,页1009,中16-17。

  6【九世纪以后,密教在印度进入晚期发展阶段,金刚乘出现分化,十八会中的一些瑜伽不断扩编改造,并以之为主形成新的流派。如理趣瑜伽流衍为大乐派,秘密集会瑜伽流衍为密集派,以超岩寺为中心,盛行于波罗王朝时代,称大瑜伽。十世纪后,又在大乐瑜伽及无二瑜伽的基础上,吸收印度毗湿奴—俱生派影响,突出宣扬俱生合和思想,崇拜女神,主张性力解脱,其派系进一步流衍为胜乐、喜金刚、四座、幻化等流派,统称无上瑜伽。随后无上瑜伽更与印度教相结合,形成时轮派。十二世纪后,密教在同印度教的进一步合流与伊斯兰教的武力毁灭下渐趋消亡。】吕建福著,《中国密教史(一):密教的起源与早期传播》,空庭书苑有限公司(台北县),2010/2初版1刷,页7。

  7参见空海(惟传法师)网址:http://www.baus-ebs.org/sutra/fan-read/011/01-028.htm,撷取日期:2012/9/5。

  8参见梁乃崇教授网址:http://www.lama.com.tw/content/12_science/main2.htm,撷取日期:2012/9/5。此外,千佛山白云禅师也认为意根是神经系统,参见千佛山网址:http://www.chiefsun.org.tw/tw/6_magzine/5_detail.php?Id=1194,撷取日期:2012/9/5。

  9“心持续地专注于似相一小时或两小时之后,你应尝试辨识心脏里意门(bhavavga有分识;有分心)生起的部位,也就是心色(心所依处)。”帕奥禅师讲述,弟子合译,《如实知见:止观禅修的指导与问答》,财团法人净心文教基金会(高雄市),2003初版5刷,页18。

  10《大正藏》册2,页91,下2-10。

  11《大正藏》册3,页651,上20-22。

  12《大正藏》册14,页806,下8-10。

  13《大正藏》册27,页122,下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