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中观(连载43)----游正光老师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般若中观(连载43)----游正光老师


  第四点、从意识的体性来说明。

  《宗镜录》卷52 永明延寿禅师如是说:审而非恒,即第六虽审思量而非恒,故不名意也。1

  第六意识的体性能够作详细地思惟、归纳、分析、整理,可是祂审而非恒,不同于具有恒审思量体性的意根。譬如刚躺上床尚未进入睡眠状态之前,意识与前五识还在共同运作而作种种的分别,这时候的意识仍是五俱意识。当末那接受身体确实累了应该入睡时,就不再作意于六尘的了知,于是有情方得进入眠熟位。虽然意识在眠熟位中没有现行,可是末那仍然刹那刹那在接触法尘,并且于眠熟一段时间后,又再度促使意识现行而进入作梦的阶段;在此前五识不现前的阶段,独头意识不接触外五尘所映现的法尘相,仅接触业种流注的内法尘相分而作种种分别。独头意识不仅能对梦中五尘境界的粗相作分别,而且也能作细相分别;睡眠中这样作梦的阶段,科学家称之为快速动眼期(Rapid Eye Movement,简称REM)2。意识于梦境中分别一阵子之后,末那又会决定要休息,而不作意意识继续现行,于是意识就又消失不见了。像这样,在眠熟时意识消失、作梦时意识出现,于睡眠过程中不断地交替进行,一直到醒来为止。从这里可以看出,刚躺上床时,五俱意识仍然在分别,可是一旦进入眠熟位,意识以及前五识都断了;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末那又会作主而促使阿赖耶识流注现行意识的种子,于是独头意识现起。这样的情形,一个晚上大约会有四到五次不断地重复发生,直到天亮,意识与前五识又再度现行配合运作及分别。像这样,意识有时在、有时不在,在在都证明:意识不是常住法,所以永明延寿禅师才会说意识不是意根,因为意识的体性虽审而非恒。既然睡著无梦时如是,其他闷绝等无心位时亦复如是,在在证明意识非恒,是生灭法而不是常住法。

  从以上四个面向的分析可知:意识是被生的法,有种子流注现行的生灭现象,祂能分别法尘,且体性是审而非恒;如是在在证明:意识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纵使意识修行清净而成为最究竟、最清净的佛地意识,也不可能变为佛地的第八识——真如无垢识。为什么?因为第六识与第八识的体性不同,第八识无始劫以来就在,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祂的体性是恒而非审,所以祂不论在什么时候,譬如前面所说的眠熟等无心位,祂都恒常自在而不分别六尘,不会像意识在任何一个无心位中都是断灭的,因此意识永远不可能取代第八识而变成 佛所说的真心。假设意识修行清净后可以变成真心,那就表示这个真心是修而后有的所生之法,而所生的法必是可灭之法!像这样有生有灭的“真心”,本质上与常见、断见外道所说的没有差别。

  接下来,开始检讨所谓的“善知识”其主张到底正确不正确。譬如有人主张:“灵知的意识心,不论是有念灵知心,或者是离念灵知心,就是真如佛性。”试问:在眠熟位,这个灵知心还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在睡眠的境界中吗?正常人都可以亲自验证那是不行的啊!因为,不论有念或离念的灵知心,其所知都不外于六尘境,在眠熟位中意识已经断了,连自己都不存在了,更何况还能知道自己是否在“眠熟”的状态?因此可以证明:所谓的灵知心,不论是有念灵知心,或者是离念灵知心,都为意识心所摄,祂不是常住法。

  又譬如有人主张:“断际灵知心就是真心,也就是上一个念过去了,下一个念还没有生起,在这二个念的中间保持灵知状态,这样的灵知心,就是佛所说的真心。”试问:前一个念头落谢,后一个念头会不会不间断地出现?当然会啊!既然会出现,未来也会消灭嘛!如是前后念不断生住异灭的流动,证明所谓的“断际灵知心”本身也只是依附于前后念的灵知心而施设,仍然是不外于生灭法,又怎么会是 佛所说的常住不变异之真心呢?

  又譬如有人主张:“在男女交合达性高潮的时候,产生了快乐的觉受,观察此乐受无形无相,就是可以成就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即身成佛之法。”一问:于男女交合性高潮时产生快乐的觉受,是不是本无今有的法?是!它是本无今有的法,因为未交合前没有此行婬的快乐觉受,是在男女行婬达性高潮时才有的,既然有生必当有灭,因此觉受这婬乐的心还是生灭的意识心,不是从本以来不生灭的真心第八识。二问:如果在男女交合性高潮时,被人敲一记闷棍而昏死过去,那还会有所谓快乐的觉受、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存在吗?显然没有嘛!因为意识已经断了,不仅快乐的觉受没有了,而且是连了知此快乐觉受无形无相之觉知心自己都没有了,怎么还能觉知自己在快乐觉受中,以及觉知快乐的觉受无形无相呢?既然意识都断了,那还能成就喇嘛教自以为是的乐空双运之报(抱)身佛境界吗?显然是不能嘛!由此可知:属于快乐觉受的受阴,以及觉知受阴无形无相的识阴及想阴都是生灭法,不是从本以来无觉受、无觉观的真心第八识。

  又譬如有人主张:“能够见闻觉知的心,譬如能知饥渴、寒热、或瞋或喜的心,就是佛性。”试问:当闷绝的时候,还有知吗?还能知饥渴、寒热、或瞋或喜吗?显然不能!如果有人硬说在闷绝时还有知,显然他连世俗人的世间智慧都没有。为什么?因为世间人都还知道,在闷绝时意识已经不存在而无所能知了,自诩学佛之人反而不知道,智慧反而比世俗人差,这不是在造毁谤三宝的愚痴行为吗?

  又譬如有人主张:“师父说法、诸位听法的这念心,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真心。”试问:在重度麻醉中,这个能说法及听法的心还能处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状态吗?显然不行!因为已经受麻醉剂药效控制,处于暗无觉知的状态中,眼耳等五识及意识都灭了,怎么可能还听得见?还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分别呢?由此可以证明:“师父说法、诸位听法的这念心”有生有灭为识阴所摄,不是真心。

  又譬如有人主张:“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那就是真心。”一问:当一念不生对外境不分别的时候,有没有知?有知!否则就不会知道自己处于一念不生;但是,对这一念不生的自己有所了知,就是已经分别完成了,否则就无所知,又怎么可以说自己“了了常知”却对境没有分别呢?如果没有分别又怎么能够“了了常知”呢?自己说法前后颠倒都无所觉,还睁著眼说瞎话呢!二问:在正死位时,还有一念不生吗?显然没有啊!因为意识都已经断了,连一个念也没有,自己已经灭了怎么可能还知道自己一念不生呢?又怎么知道自己“对境不分别”呢?由此可知“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这样矛盾的说法,虽然错得离谱却仍是意识心所摄而不是真心。

  又譬如有人主张:“放下一切攀缘的心,就是真心。”一问:当你自认为没有攀缘执著、一切都放下了的时候,“放下一切”这个法到底放下了没有?显然没有!仍然还有“放下一切”这个法存在,否则怎么能知道自己已经放下一切了呢?二问:在世间人的认知里,死人最能放下,因为人死了世间一切法都不得不放下,连五阴自己也得放下,那么死人就应该证得真心了,是不是?显然不是嘛!三问:当身体突然觉得不适而昏厥了,那时你还能攀缘执著吗?显然不能!那你是放下一切了,但证得真心了没?显然没有嘛!因为连能知、能放下的自己都不在了,又如何能够证得真心?由此可知:“放下一切攀缘的心”仍然是有烦恼、有生灭的心,仍然为意识心所摄,不是从本以来就没有攀缘执著的真心。又譬如有人主张:“当下的心就是真心。”一问:当下这一念心会不会过去?当然会过去。既然会过去,当下这一念心是生灭法,怎么会是从本以来不生不灭的真心?二问:在无想定,或者在灭尽定中,还有当下这一念吗?显然没有啊!因为意识不在了,连当下这一念也没有了,怎么会是 佛所说的真心呢?

  综合上面的分析可知:佛门内外都有法师、居士、仁波切们妄想把生灭不已的意识心修行清净变成真心,殊不知妄心从本以来就是妄心,纵使修行到究竟清净,也不可能变成真心;为什么?一者、意识是会断灭之法,不是常住法,不像第八识真心是从本以来就在的常住法;所以纵使尽三大阿僧只劫之修行,最多仅能将意识修行到究竟清净成为佛地最极清净的意识,但绝不可能将意识修行清净就变成佛地的无垢识。二者、假设真的如同这些“善知识”所说,能够将意识修行清净而变成真心,那是不是就表示 佛所说的八识论错了?佛法是不是要改成七识论、六识论才对?为什么?因为如果修行清净的意识就是真心第八识,那就是不相信 佛所说的八个识,而变成只有七个识或六个识了!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佛经中一心有八个识的圣教。由此可知:凡所有意识,不论祂是什么相貌,是粗意识、细意识、极细意识也好,或者是各种意识的变相也罢,包括有念灵知、离念灵知、断际灵知、能观的心、当下的心、放下的心等等,都是藉意根、法尘相接触,而从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的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永远不可能取代第八识成为真心。纵使将意识修行究竟清净了,成为佛地最极清净的意识,也不可能取代佛地的无垢识。学人应该于此淆讹处分辨清楚,否则若堕入 佛所说的常见、断见乃至邪淫外道中,再回头已是无量劫以后的事,真的是不堪回首!

  又,笔者在《续藏》中看见有人开示要舍识用根3来修行,也看见有佛门中的法师、居士们在网络上教导学人要用“舍识用根”的方法来修行,至于他们的说法到底正不正确,将是本节后续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有佛法正知见的学人都知道,三界诸法都必须以阿赖耶识为因,藉著八识心王的和合运作而生显,而且还要有根尘触等种种缘,才能从阿赖耶识流注六识种子,然后藉著现起的识阴六识作种种分别,才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也就是说,要以阿赖耶识为因,配合六根、六尘、六识多分、少分的和合运作,才有一切世出世间诸法的显现与了知。譬如因为有情要在世间生活,所以必须先要有山河大地等器世间的成就,而且要能够适合有情居住及生活时,有情才会在这个世间出现及生活。然而器世间的成就,是共业有情的如来藏依业力而共同变现出来的,如果不是由共业有情的如来藏共同运作而变现出来,根本就不会有器世间的出现。而且纵使器世间已经出现了,还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等到能适合有情居住及生活的环境出现,有情才会转生来此世间生活及受报。譬如我们这个地球,就是这地球的所有共业有情之业力所共同驱动而形成的一个地方,初形成时人类并无法居住,因为是处于熔融的状态中,地球表面非常热,不适合有情生活;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后,等到地球表面冷却了,而且海洋、陆地、植物、水、空气等等客观因素都适合了,才会有人类、傍生等各类有情在此出生、显现及生活、受报。又譬如现代人所使用的煤矿,就是远古时代的植物因为地层变迁等因素,导致许多植物被埋在地表之下,经过长久埋藏在地壳之下,隔绝了空气以及受到压力和温度等条件下作用而形成,后来被人类发现而挖掘使用。如果不是共业有情的业力驱使,使得器世间得以成就,并且变化到适合人类等有情居住,就不会有众生出现,乃至不会有人类可以使用的煤矿等物资来取暖、发电及照明等等现象出现;所以说,一定先要有器世间的形成并且适合居住,才会有众生于此器世间生活、受报。

  经中记载,器世间住劫初始有人类出现,是由于光音天的天人天福享尽而出生于此地,因此而有了人类出现 4。而欲、色二界之有情必然具足五阴身,而色身是名色这个五阴身中的色,是阿赖耶识藉著四大长养而成的,这个色身也就是五根身,包括五根的扶尘根及胜义根;名则是包括了意根以及五阴中的识阴(六识)、受阴、想阴、行阴在内。阿赖耶识藉著自己所出生的五根身,去接触共业有情所共同变现之器世间外五尘,再如实变现为内六尘;因为有六根与六尘相接触的缘,识阴六识就出现了,就能够分别诸法,所以才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这些诸法包括了食衣住行、音乐、艺术、计算机、火箭等等所有一切诸法。所以说,众生能够了知诸法,必然是依于第八识如来藏为因,在与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和合运作之下,才能有诸法为有情所了知与领纳;如果没有具足这六根、六尘、六识,那就是残缺不全的人,譬如植物人、聋人、盲人等等。

  从上面的分析可知:有情能够了知诸法的存在,以及了知诸法名相的内涵,必然是根、尘、识配合运作而有,如果少了根或尘其中一项,识根本无法被第八识如来藏出生而现行,这是因为识阴必须依附根、尘等缘而有,不能离开根与尘而有识阴的出现及存在,这可以证明:提出“舍识用根”这种说法的人根本就不懂佛法!为什么?因为,五色根唯能接触五尘,没有识心的作用,而意根的了别慧极差,如果没有意识的配合,有情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再者,如果意识舍了前五识,则是住于未到地定过暗或二禅以上等至位中,只能安住于不触五尘的定境之中,若不出定又如何能正常生活及修行呢?如果是舍了意识则前五识也不会现行,那就是眠熟、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生无想天、灭尽定、重度麻醉等无心的状态,有情又如何能在世间正常生活及运作呢?在世间运作尚且不能,又如何了知世出世间种种诸法呢?所以说,提出“舍识用根故以极显见性为趣”这类说法的人根本就不懂佛法,乃是心外求法之人。

  会有舍识用根的主张出现,主要是彼等根识不分,复又主张接触境界时要保持一念不生,误以为一念不生时就是无分别的缘故,因而落入常见外道当中,譬如慧广法师曾提出:【当我们的五根接触到五境时,不要进入第六识的分别。(“舍识用根”的识,是指第六识),只要用前五识的认知就好。前五识是没有分别的,只是单纯的了知外境。心态单纯,有利于修证佛法。】5 他的意思就是单纯用六根来接触外境,不要用第六识去分别,能够这样就能保持一念不生。可是他却全然不知:一者、有情能够了知外境,是要透过六根、六尘、六识的和合运作而成就,有根、尘等缘的具足配合,识阴现起才能了知六尘境(包括“一念不生”的定境法尘),而了知就是已经分别完成了,怎么可以说根尘触三和合之后,六识现起却不分别呢?分别乃六识必然存在的功能,也就是说六识存在的当下必定有所分别,若无分别则表示该识必定已经断灭不在了。更何况意识是五识现起的俱有依之一,五识现起时意识必定存在,而且是与五识和合运作;在五识了别的当下意识就同时也了别了,世间不可能有前五识知而意识不知的境界,况且意识若不现行,何来五识之现起呢?这种“法师”竟然连最基本佛法的道理都不懂,显然他的佛法知见是非常的浅薄,也是极度偏差的,才会说出如此的荒唐语。二者、如果他们“舍识用根”的说法能够成立,那就是在指责 佛的说法错了!为什么?因为 佛明明说要根尘识三和合运作才能了知外境,而“见自本性”就是要由有分别的意识心去亲证本来就不分别的真心,但他们却主张要“舍识用根”来修证无分别的真心,这样的说法显然是指责 佛的说法错了。可是有正知见的佛弟子都知道,根与识有各自不同的功能差别,“识”的作用就是了别,譬如《增一阿含经》开示:【云何名为识?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为识也。】又如《成唯识论》卷1 云:【识谓了别,此中识言亦摄心所。】

  所以不论是“五识的认知”、或者说五识“只是单纯的了知外境”,其实都是已分别完成,不是没有分别的;为什么?因为“识”现起时必定伴随心所有法运作而产生了别作用,而 佛就是教导我们用意识的分别性去寻找无分别的真心,佛当然不会说错法,显然是他们说错了!否则依彼等“舍识用根”的法理来说,一切“植物人”在他们所说的法中,应该是修证最高的不是吗?三者、如果舍弃了六识的运作,又如何能够知道外境的种种内涵呢?这个道理如同睡著无梦等位,六识都灭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了,又如何知道外境存在呢?既然连外境都不知道了,又如何在世间了知诸法而在世间生活及运作呢?由此可以证明:提出“舍识用根”乃是非常荒唐的主张,所说的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待续)

  -------------------

  注1《大正藏》册48,页723,上11-13。

  注2 参见维基百科网址: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F%AB%E9%80%9F%E5%8B%95%E7%9C%BC%E6%9C%9F,撷取日期:2012/9/20。

  注3《楞严经指掌疏悬示》:“谓识心分别能障真定,故以尽破识心为宗;破非徒破,意在令其舍识用根,故以极显见性为趣。”《万续藏》册页161,中17-18。

  注4《长阿含经》卷6:“天地始终,劫尽坏时,众生命终皆生光音天,自然化生,以念为食,光明自照,神足飞空。其后此地尽变为水,无不周遍,当于尔时,无复日月星辰,亦无昼夜年月岁数,唯有大冥。其后此水变成大地,光音诸天福尽命终,来生此间。虽来生此,犹以念食,神足飞空,身光自照,于此住久,各自称言:‘众生!众生!’其后此地甘泉涌出,状如酥蜜。彼初来天性轻易者,见此泉已,默自念言:‘此为何物?可试尝之。’即内指泉中,而试尝之,如是再三,转觉其美,便以手抄自恣食之,如是乐著,遂无厌足;其余众生复效食之,如是再三,复觉其美,食之不已,其身转粗,肌肉坚硬,失天妙色,无复神足,履地而行,身光转灭,天地大冥。”《大正藏》册1,页37,中28-下14。

  注5 参见慧广法师,2010 冬季禅七,相见便是有缘,网址:http://a12com.com/2010/20101225.htm,撷取日期:2016/5/20。

首页 >> 正觉电子报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