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七则 道吾知有

《普门自在》


潭州道吾山 圆智禅师 云岩临迁化时,遣人送辞书到。师展书览之,曰:“云岩不知有,悔当时不向伊道。然虽如是,要且不违药山之子。”(玄觉云:“古人恁么道,还知有也未?”又云:“云岩当时不会,且道:什么处是伊不会处?”)

药山上堂云:“我有一句子,未曾说向人。”师出云:“相随来也!”

僧问药山:“一句子如何说?”药山曰:“非言说。”师曰:“早说了也。”

星云法师教人“把握真如自性”,举偈释云:《丽日昊天照寒空,风自西兮云自东;好把绳头牢稳住,莫随流水任漂蓬。倘若一个人把自己的真如自性发扬光大,就好像万里无云的晴空,一轮太阳在那里照射,这个时候你尽可以逍遥自在,管他风向西边吹去,管它云向东边飘去,境界、是非、外面的好坏,都可以不去管它,只要把自己的本性自心照顾好。………。一个人要紧的是金钱也买不动,美色也诱惑不动,威力也恐惧不动,尽管好好坏坏、是是非非,你如果一个真如不动,一切都奈何不了你,所以你只要“把自己的心扣得很牢”。扣在什么上面?把它扣在慈悲的上面,扣在解脱的上面、扣在般若的上面。你不要顺著流水随波逐流,随著人情、人云亦云,到最后失去了自己,自己没有立场、没有原则,当然成不了事。》(台视文化公司《禅诗偈语》页38~39)

平实云:“把握真如自性”者,乃是未悟凡夫之说也;于般若正理中,绝不作是说也。所以者何?谓真如自性不必把握,本来自在,复永不失;假饶一神教之耶和华与阿拉,再加彼二人座下所有“圣众”之力合为一力,亦无能力毁坏一极小身有情(譬如一只蚂蚁)之真如自性;一切有情之真如自性皆是本具者,皆是本来已自清净者,皆是永住金刚性中,一切凡圣皆不能丝毫坏之、皆不能坏其自性令于一刹那之间不能运行。

是故一切学佛之人,皆不须如星云一般“把握真如自性”,只须参禅寻之、觅之、见之;寻得真如之后,自然发起般若智慧,便入七住贤位中;见得佛性,便见山河大地一切处皆有佛性,世界如幻观当下成就,便入十住贤位中;发心行诸正行以弘正法,便得转入十行位中;悲悯众生被误导,出而力救众生皆离众生相,便入初回向位中;次第修诸回向行,便成就十回向位功德;依此为基础而进修种智,并又伏性障如阿罗汉,又起增上意乐而发十无尽愿──尽未来际以护正法,便入初地圣位中;凡此皆以本自存在具足之真如与佛性为基础,进修如来藏一切种子之智慧而能次第升进,次第成就佛道。是故真如佛性本已存在具足,分明现前,但只觅得真善知识,学习法门而亲证之即可;证已便知本自存在,谁人亦夺不走,谁人皆不能坏之,亦不曾须臾灭失不现,时时分明现前,不须吾人去把握之。是故星云所言“把握真如自性”者,乃是未悟凡夫之说也,乃是未悟之凡夫臆想真如与佛性也。

如是,由星云此一段开示语中,已证实星云其实根本未悟,自身之真如何在?体性如何?皆未曾证知;自身之佛性何在?体性如何?见时是如何见?见后是何境界?亦未证知;如是未知未证之人,乃是凡夫俗子,而竟因为贪著于名闻利养之故,无根诽谤真悟之贤圣为邪魔外道,无根诽谤真悟贤圣所说完全同于佛说之法为有毒之法,诽谤真悟贤圣宣说种智妙法之正行为必下地狱之邪行。如是无根诽谤之行,出于星云法师曾受具足戒者之身上,岂非正是末法众生之写照?

观乎佛光山四众弟子(特指星云法师座下出家二众弟子),每日佛前唱诵忏悔偈文:“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我今佛前求忏悔。”又发愿云:“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灾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每日佛前唱诵、忏悔罪业,祈求佛菩萨加持得遇弘传正法之明师,期望证得般若正法;然而逢遇佛菩萨遣来真善知识时,却又各依表相而无根诽谤其法及人;如是每日佛前求遇真善知识、求悟智慧、求消灾障等,复有何义?岂非至愚至痴者之心行?如斯等人每日随星云个人之邪见,而造作故意诽谤正法贤圣、故意诽谤正法之身口意业;对于佛菩萨所安排示现于人间之正法贤圣,却以名闻利养之流失等顾虑,而依善知识之表相,恣意加以无根诽谤,岂非心口相违之人,岂是有智之人?

譬如星云所言:“应须把握真如自性”。审如是者,则星云自身既未曾证真如,亦未曾眼见佛性,欲待如何把握?故其把握之言,乃是空口徒言也!若如所言应须把握者,则当先证真如、先见佛性,然后方有把握之可说也!而今星云既未证之、见之,何能把握之?显见星云之未悟言悟、笼罩众生也!

如是未知未证之人,而言“应将真如自性扣在慈悲上面,扣在解脱上面,扣在般若上面”,其实根本不知应扣在何处、应如何扣之,是故皆成空口徒言也!复次,真如自性,从来不失、不断、不坏,从来具足慈悲、解脱、般若,本自具足,不曾刹那而失,不须吾人将之扣牢;然而星云不知真如所在,不知自性所在,不知般若实义,而竟教导徒众应将之扣牢,诸佛菩萨闻之,难免苦笑:“竟有如是弟子大师,而又身任台湾佛教界之龙头地位,真乃众生福薄之相也。”此乃台湾佛教之悲哀也!台湾地区如是,大陆地区亦复如是,皆是未曾亲证真如、未曾眼见佛性、未具般若慧之凡夫,竟教人应将真如佛性扣在慈悲、般若、解脱上面,临济义玄禅师闻之,必定不免为诸众生潸然泪下。

当知将心附和于解脱、般若、慈悲者,皆是意识心也;唯有意识觉知心,方能将之随附于解脱、般若、慈悲上。从真如佛性自身之地位以观,从来离见闻觉知、离色声香味触法、亦无眼耳鼻舌身意、亦无四圣谛、八正道、解脱、慈悲、般若等三十七道品,乃至最后总结为“无智亦无得”。如是正理,《心经》诚证分明,云何星云却要将真如佛性扣在慈悲、解脱、般若上?真乃无知愚痴之言也!

然而平实却道:“确实可以将觉知心扣在慈悲、解脱、般若上面。”此谓意识觉知心亲证真如、亲见佛性已,则意识心中渐次生起般若智慧,从此常住于般若智慧中,即是星云所言“扣在般若上面”者;而此境界,星云至今不知不证。意识觉知心证悟真如佛性已,则可常见真如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转依之,如是即能常住于解脱之境界;亦可了知:无余涅槃之解脱境界,其实唯是自心真如境界,非是意识心所住境界;觉知心如是转依之,名为常住解脱境界中,名为有余涅槃。如是正理,尚非定性大阿罗汉之所能知,何况星云未断我见,尚不能入住声闻初果境界,何能知之?

菩萨由如是亲证、如是现观,返观众生及佛门四众弟子之迷于正理、迷信表相大师、盲从表相大师而排拒所未曾闻之正法,不免心生慈悲而欲救之;如是慈悲之心行,亦是意识觉知心所摄,真如佛性含摄意识之慈悲…等种子,却从来不起慈悲之心行也。如是正理,星云亦复不知、不证、不见,而以世间表相之营谋宣传,示现大师之相,却说如是愚痴之言,妄说正法,误导四众弟子钜万,其罪非轻。乃竟不知罪之深重,复因名闻利养之考虑故,对佛教中真正之正法、妙法,横加无根诽谤,说为毒法、邪人;如是破坏佛教正法、无根诽谤胜义僧之罪,于声闻戒或菩萨戒中,皆是地狱重罪,犯已不通忏悔,必下地狱七十大劫,长劫之中受诸尤重纯苦;七十大劫已,罪犹未消,次入鬼道,受种种苦多劫;罪犹未消,次入畜生道,受种种苦多劫;罪犹未消,始回人间时,犹有种种余报;如是果报,《楞严经、阿含诸经》具载,非是平实徒言也。

如是余报尽已,方有因缘闻受正法;然因往世贪著世利名闻习气,及无根谤法谤人之宿业与习气故,甫闻所未曾闻之深妙正法时,又将再度诽谤正法及弘正法者,遂尔再度重受长劫苦恼,轮回三途难尽;如是正理,《大乘方广总持经》中具说,星云法师及其四众弟子,皆宜细读熟记,力求避免如是大过。莫待腊月三十到来时,怨怪平实未曾提醒。

星云法师又云:《“江月不随流水去”,燕子去了,有再回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发青的时候,可是光阴一去就不回头了。所以我们要如同天上的一轮好月映在水里,要能把握住自己,不要随著流水漂流,不要失去自己。“天风直送海涛来”,海涛的声音随著风一起吹来,好像我们一个人如果把自己准备好:要演讲之前,把讲稿先准备好;要做生意,先把资本、对商场的调查、各种的评估计划都准备好,这样就能事半功倍。你自己准备好了,天风直送海涛来,自然会有你的好消息、你的好运道,你必定会成功。》(台视文化公司《禅诗偈语》页40~41)

平实云:平实于此书中所言“星云法师未断我见,仍是凡夫俗子”者,乃是实语,未曾丝毫冤枉伊。今者此段星云之开示中,亦已显示彼从来未曾断我见,根本未曾证得声闻初果之分证解脱境界;复又未曾证得真如、未曾眼见佛性,故亦未证入菩萨数中;由此故说星云其人乃是具足凡夫,与印顺、昭慧、传道…等人并无差别;唯是印顺……等人较之聪明伶俐,能言善道尔,然而凡夫俗子之本质则无差别。

星云于此段开示中,教人“要能把握住自己,不要失去自己。”然而这个自己,却正是四阿含诸经中世尊所广破之五阴十八界虚妄法,世尊说之为“有为、缘起、无常、生灭、苦、空、无我”之法,世尊教诸四众弟子悉皆应予细观:“现前观察自己虚妄,缘起性空,现观自己虚妄,根本无有常住不坏之我。”故名无我。佛弟子四众由如是现观故,证得须陀洹乃至阿罗汉果,名为出离观、无我观。如今星云却教其四众弟子“要能把握住自己,不要失去自己”,正是执著五阴十八界我为真实有我之凡夫也,我见未断,未入声闻初果位中,根本不懂原始佛法阿含诸经所说之声闻解脱道,却教示徒众要将自己之真如时时扣在解脱上面,以如是执著于我之系缚邪见,以如是完全违背解脱之邪见,而欲将我住于解脱境界中,岂非痴人说梦之具体事证?佛光山四众弟子,何不比对四阿含诸经实地求证之?何不求证于四阿含佛说正理而确认平实所说为正?为非?

星云之所堕、所著、所执,亦正是古今错悟大师之所堕、所著、所执者,亦正是如今台湾南洋等南传佛法专修解脱道之法师居士所堕、所著、所执者,唯是大同小异之别尔;同皆教人:“应当了了分明而不执著六尘万法,不生一念烦恼妄想而住于了然分明之清明警觉性中,如是时时分明了然地活在当下,即是涅槃。”然而众生何尝了知其谬?根本不知如是言说本违世尊解脱道正理。天可怜见,如今平实引经而又据理,如实明示其邪谬所在,令众周知;期望佛教之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将可日渐澄清,以此缘故而令今时及未来之佛弟子,可以亲证解脱果及佛菩提果。今观星云之所说者,不唯粗浅,亦复邪谬,全违解脱道之出离观,亦违佛菩提道之安隐观;二道二观俱违,有何证量之可言耶?而示现上人法、大师法,以邀令名,以乱众生,其罪难喻!

破斥邪说已,当示佛菩提之入处;若得真入佛菩提道者,亦自能入解脱之道,能证声闻解脱果也;便举道吾知有公案,共诸大师学人说禅:

潭州道吾山圆智禅师,因云岩禅师将即舍报之时,遣人送来辞别之书信。道吾禅师展开书信阅览之,阅后对大众道曰:“云岩禅师却不知有,我如今真是后悔当时不曾向伊开示。然虽如是,云岩仍然不曾违背药山禅师之法道,仍然是药山禅师之真子。”后世之玄觉禅师阅得此个公案,便拈向天下所有出世说禅已久之老宿,问道:“古人恁么道,究竟是已经证得真如呢?或是未曾证得真如呢?”后来又问诸方讲禅之大德云:“云岩禅师当时不会,且道:什么处是伊云岩不会之处?”

如今平实便以玄觉之语,问于今时诸方多年讲禅底四大法师,省却多少气力?如今尔等四大法师,还有道得者么?试断看!若断不得,根本即是未曾证悟般若,即是凡夫之身,何得出头示现证悟之身相?正是笼罩天下人之野狐也!若道已悟,试断看!非唯天下人要知,尔等座下四众弟子亦皆要知也!

云岩当时若下书来与平实,平实且教人送上三两面粉供养之;更无一语。若问“道吾云何言其不知有?”平实但道:“云岩只解如是去!不解如此来!只成个阿罗汉,非是大心菩萨,是故平实只愿供养伊三两面粉。”若问:“道吾既然言其不知有,云何却又称许云岩仍然不违药山?仍是药山之真子?”平实答云:“伊但知禅门所证解脱之道,要且唯得般若总相之智,不得别相智与种智也。由是缘故,舍寿之时,解去不解来,只值得三两面粉供养。”如今平实和盘托出,尔等讲禅之四大法师,还能答得玄觉之问么?且道:云岩还知有也未?且道:云岩当时不会,什么处是伊不会处?速道!速道!

药山禅师一日上堂开示云:“我有一个好句子,未曾说给人知。”道吾禅师闻言,知药山故意引起众人疑情,乃出列云:“已经相随而来了!”只如这一句子,尔等四大法师还曾知么?这一句子,在尔等大法师身上分明呈现,不可道不知也!且道:药山这一句子却在何处?若不会者,且觅平实话道;平实甫见大师独自来见时,只向大师如是道:“相随来也!”还会么?若会得,且书房奉茶共话无生;若不会,且放三十棒,要教尔会得棒下无生忍!

这一句子,有僧久参不会,乃上问药山惟俨禅师:“这一句子,究竟是如何说的?”药山禅师答曰:“不是言说。”道吾禅师随侍在侧,却向药山道:“师父您早就说出了也。”

这一句子,普天下阿师不会,如今台湾四大法师闻之,个个头痛欲裂,管教个个抱头苦思三年下来,亦必不会;不会之最大过咎,皆因不肯断除我见,是故执著意识觉知心之种种变相所致也。只如那僧上问这一句子,药山只道这一句子不是言说,明明未曾明示,云何道吾禅师却言药山早已明说了也?究竟药山在什么处明说了?以致道吾禅师作是说?尔等四大法师既敢出头讲禅而且示悟,如今却不得回避平实这一问,且要举向天下人,大家要知!若道不得,尽是野狐大师,只成个笼罩天下人之诳语者,焉得承当大法师之名耶?

颂曰:

云岩真悟不知有,毫厘有差天地隔。

玄觉才举早是有,如今老宿谁出格?

一句子,早明说,相随来去曾未蛰。

穿蓑戴笠勤种禾,出家求道却隔阂。(调寄鹧鸪天。由公案拈提《宗门密意》录出)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