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第三章 大菩提道及其邪见 第1~3节

05 第三章 大菩提道及其邪见 第1~3节

《邪见与佛法》> 第三章


第一节 大菩提道--般若

解脱道的佛法与邪见说完了,接下来讲般若及其邪见。般若究竟是什么?般若并不是讲无常空与缘起性空,如果用无常空、缘起性空来解释般若,那表示你这个人没有开悟,你不懂般若经。初转法轮讲的是无常空及缘起性空,如果二转法轮的般若也是无常空、缘起性空,那初转法输应该就是般若了,然而初转法轮为什么不叫般若?二转法轮才叫般若?

何谓般若?般若就是法界实相的智慧。般若这个智慧就是你亲证如来藏--亲自触证第八识,并且能去体验领受祂的自性,这就是般若。因为这个般若跟世间、二乘的智慧不同,所以不翻译作“智慧”,如果翻译作智慧,会让很多人误会,所以将它的音直接翻译过来。

第二节 般若慧之三种层次

般若的层次有三种。第一个层次是总相智,就是你参禅破初参明心,找到自己的真如,而你也可以从别人身上看到他的真如。你已经知道真如是什么、以及祂的体性,这就是般若的总相智;那什么是别相智呢?就是你在证得真如、有了总相智的时候,这时称为大乘真见道;因为你已经找到真如,亲自接触到祂,能够领纳祂的体性。这个见道是真实的,不是妄想来的;不是那些人所想象的“真如是空性、无形无色、遍一切处、遍满虚空”;对不起!那是凡夫及外道想象的智慧;你现在找到的祂和他们想象的不同,所以叫大乘真见道。

称之为真见道,也是为了要和后面的相见道来作个区隔,因为你找到的真如只是总相,可是这个真如还有许许多多的体性是你还没证验到的,需要善知识跟你指导,然后你再一步一步的去体验祂,因为祂有很多别相智。譬如说你从来没看过汽车,现在有个人开了部车给你看,你只从正面看到这部车子,但如果你没看到它其它的部分如:底盘、侧面、后方……等等,你不一定能知道这些也是车子的一部分,而这个就是别相智。也就是说你真见道后再从三界九地来看这个真如,从自己、别人、天主、蚂蚁蟑螂乃至地狱众生来看这个真如,这就是别相智,称之为“相见道”。当你真见道后,要从真如的各种法相上面去加以观察,如实现观。这就是般若的第二层智慧--别相智。

这个别相智是相见道位的菩萨所作的悟后思惟修。真如的总相智和别相智就是二转法轮般若经所说的般若智慧。别相智再细分下来还有种智,也就是菩萨证得般若之后,佛再为他开示我们这个真如之中有无量无数的种子,证知一切种子的智慧,名为种智。种子又称为“界”,为什么称为“界”?因为功能差别所以称为界--功能差别不同就产生界限。譬如眼识能看色尘但不能听声音、触知冷暖,所以眼识的功能差别叫做眼识界,只能对色尘有用;因此界又叫做功能差别,功能差别又叫做种子。我们所证的真如里面有无量无数的种子,这一切的种子称为一切种;一切种具足了知,就是一切种的智慧,也就是“一切种智”。这一切种智只有佛才有,初地到十地的菩萨也分证这种智慧,名为“道种智”;因为不具足圆满这个能成就佛道的智慧,只有知道部分种子,所以名为“道种智”,不能称为一切种智。一切种智包含了道种智,因为道种智就是一切种智修学尚未圆满,因此道种智与一切种智都称为种智,也就是如来藏中的种子功能差别的智能,这也是般若;这就是三转法输唯识诸经:《解深密经、楞伽经、大乘同性经、无上依经…》,许许多多三转法轮所讲的经,统统属于种智的唯识学,这就是一切种智。

唯识的八识心王是实际上可以修证的法,不是像藏密黄教宗喀巴等应成派中观祖师们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是不了义说、方便说”;不是像印顺导师讲的:“唯识是方便说,如来藏是方便施设的假名,不是真实有”。这个第八识和前七识一样是可以亲自体验的,只是众生由于知见错误,被邪见所误导,所以无法证得第八识;虽然你没有证得第八识,你身中照样有第八识,我可以看见你第八识的运作,而你自己却看不见--因为心太粗糙以及被邪见所耽误,所以不能证得。

第八识阿赖耶的体性当然是真实有,既然它是真实有,现前又可照见有七转识,那这五十一个心所有法当然有,也都真实可以证验。五十一心所有法证验以后,又现前照见十一种色法法相;至于时间、数目、得、势、力、名、句、文…等等二十四种心不相应行法,我们平常都在用祂、也是可以一一证验;经由以上佛法的修证,也可以证实六种无为法之体性。五位百法一一证验后,再返观一一法皆是展转由阿赖耶而生,无真实不坏之体性,百法中无我、我所,故分证法无我。

但由于第八识…祂是唯证乃知的法,尚未悟以及悟错的人,都没办法具足证解以上所说的百法明门,只能依文解义。这种依文解义现象非常普遍,诸位可到各大佛学院及道场去听人家讲唯识的法,及有线电视宗教台上听到法师讲唯识的法;可是他们说出来时,我们一听,发觉错误连篇。为什么会这样?因他们是从想象上而说唯识增上慧学…唯识即增上慧学。两增上慧学是证悟的人才能修学的--换言之,尚未证悟第八识真如的人,没有办法如实亲证般若经的空性总相与别相,便无法如实证解唯识增上慧学;因此唯识增上慧学这无生法忍,不是没有证悟的人所能证知以及解知。

第三节 略述总相智别相智种智之关系

这三种智慧:般若的总相智、别相智以及种智,这三种智慧不共二乘,所以称为别教;前两智是人无我--就是大乘所说的般若--般若的总相智;别相智是人无我--禅宗的祖师们悟后去行脚参访诸方大善知识增益权智,就是在般若的别相智上去增益;我们对见性之同修开示禅门差别智,也是般若智的别相智,所以前两种智慧是大乘人无我--从真如的总相及别相来现观我的五蕴、众生的五蕴,我的十二处、众生的十二处,我的十八界、众生的十八界统统无常、缘起,其性是空,这是大乘人无我智依真如而做现观。

至于后面的百法明门种智就是法无我智,是禅宗证悟者悟后所应修学的;犹如这里有许多位很早就破参了,如今在跟我学种智法无我的智慧。但种智与别相智、总相智之间的关系如何呢?凡是通达种智的人一定通达别相智,通达别相智者一定通达总相智;通达总相智则不一定通达别相智,所以在禅三刚破参回来的你,遇见五六年前破参的同修,他们也从总相上说真如时,有时你也会听不懂;这就是人家有别相智而你没有别相智,只有总相智--你只知一个总体而已,不知别相。

可是这破参五六年的人听到三十、二十年前破参,已经入初地证得法无我的人,在讲增上慧学时,他又有些听不懂了:什么等无间缘、所缘缘,从来都没听过,结果听不懂。可是这位少分证得法无我的人,他能懂得你在和人家讲别相智的内容;你在和人讲别相智时,那个证得总相智的人则有可能听不懂,但是那位少分证得法无我的人在旁边微笑看著你,跟你点点头,也许他偶尔向那位证得总相智的人轻微的、让他不知不觉的摇一下头,意思是说:“他悟的还很浅,要赶快精进用功。”这也就是说:总相智是根本基础,没有总相智就不能证得别相智,没有别相智就不能证得种智;证得种智能知别相智,证得别相智能知总相智,这是三智之间的差别相。

这种般若慧与二乘法又有关连:证得总相智的人,不久之后会渐渐了解二乘法之内容--只要将二乘经典阿含诸经读过就知道了;所以我破参没几年就讲《悟前与悟后》那本书--那是一九九三年讲,到一九九五年才出版--那时已经读过阿含四部,已知二乘法,所以就讲二乘入道初门差别:声闻乘的见道、缘觉乘的见道、大乘的见道是不相同的。通般若时,只要有总相智,不用多久就会通达二乘;因二乘之法是断我见后,由断烦恼上苦修实修,在般若上,他们没什么好谈的--因为没有证得自心真如;他们没有般若,只有声闻菩提、缘觉菩提。

大乘总相智通达了,迟早一定会知道二乘法;可是二乘人即使成为阿罗汉无学位,也不知大乘七住菩萨明心的般若究竟是什么?因为不晓得你所悟是悟什么?那也就是由于大乘菩萨已经证知真如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证知涅槃的本际,所以还没有取证无余涅槃、还没进入有余涅槃位,就已经知道解脱是什么,知道无余涅槃境界是什么。而二乘无学乃至成为阿罗汉还不知涅槃本际;入了涅槃以后也不知道,因为入涅槃时他的“觉知心我”已经消失掉了。所以菩萨证悟大乘人无我以后,必定渐渐通达二乘法,可是二乘无学阿罗汉、辟支佛证悟二乘人无我,却无法通达大乘法。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