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菩提道及其邪见 第4-5节

《邪见与佛法》> 第三章


第四节 般若慧之圆满--一切种智

般若智慧的具足也就是一切种智,一切种智函盖了四智--佛地的大圆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四智圆满时就成为无上正等正觉、究竟佛地。而般若的总相智又名法界体性智,因为般若所证的如来藏体性就是法界本心的体性。

密宗最喜欢创造名相、头上安头,胡乱骗人说:“显教的佛只证得四种智慧,密教的佛还证得法界的体性智”,多了一种智慧。但何谓法界体性?他们却不懂法界体性。法界体性是说诸法的根源如来藏;祂既是涅槃--空性,而又具足轮回性--有性,所以能生七转识、五十一心所法等,能生万法等,所以才有有情能轮转世间;它具足空性与有性,这两种体性的本来具足就是法界的体性。了解法界体性、有这种智慧,依据这法界体性智慧去修学种智,有了初地道种智就可了知三界九地所有众生心行。有人向你瞎扯淡--胡乱解释死后是怎么回事(譬如西藏度亡经、西藏生死书);你若有种智,听完了就知道他骗人骗已,因为他说的和种智相违背。这就是说:如来藏体性智慧的了解,才是法界的体性智;而不是把四智加起来叫做法界体性智,也不是密宗的佛此显宗的佛多了法界体性智,因为必须先证得法界体性智,才能渐渐修学到达佛地具足四种智慧,所以密宗所讲“密宗的佛多了一项法界体性智”,是头上安头的说法。

般若智与涅槃不同,方才所说四种涅槃都是所显得,都是本来俱有的;我们只是把烦恼障所知障消除,它才显现出来,而它的涅槃性是本来就有的,只是修行以后显现出来,不是修行后把它变出来、生出来。然而般若智慧是所生得,是由于经过修行般若智慧而一点一滴开始出现,是修行之后才出生、才有的,所以般若乃至佛地的四种智慧都是所生得--以前没有,悟了才有,成佛以后才具足,所以是所生得,不是本来就有。

藏密有不少仁波切、法王、活佛们都说:“这菩提智是本有。”对不起!我说他们“乱说、诳语”,因为说话不如实。可见他们连总相智都不懂,因此,密宗很多已经成佛的祖师们,写了很多“密续”流传下来,到今天我们看起来都变成大笑话,可是几百年来都没有人知道这种可笑的内情,但是明年(2001年)年底,《狂密与真密》出版时,诸位会读得不亦乐乎,因为终于有人要把它巨细靡遗的讲出来了。

这就是说:般若甚深极甚深、难证极难证、难修极难修;台湾号称有八九百万佛教徒,其中有几个人证得真如总相智?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人。而这一百五十人统统是在我们会里悟出来的;到目前为止,会外只有一位居士是读了《悟前与悟后》悟的,因为住在南部,又被家业所绊住,没有来共修;只有这么一位,其它就没有了。所以般若甚深极甚深、难证极难证,总相智尚且如此,何况是别相智?更何况是种智?般若既然如是难证,那么关于般若之修证,会产生各种邪见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关于般若的邪见必定会有很多的。

第五节 关于般若之邪见

般若之邪见,分析归类后,有四种邪见:

一、有人认为无常空就是般若;他说:“你看这花那么漂亮,然而它是无常的,三天以后就谢了,四天以后就烂了,五天十天后在垃圾场化掉了;也许被野草吸收了。它是无常的,无常就是般若。”用“无常故空”来解释般若。这种邪见到处可见,不信的话,诸位回家后,把以前所买的诸方大小善知识所解释般若经的书拿来看,他们都是这样解释:“诸法无常,色身也是无常,这就是般若;因为般若经讲:‘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是一切法空。”他就想:因为我们这色身会坏掉,所以它是无常,无常就是一切皆空,一切皆空就是般若,这是第一类邪见。

二、以缘起性空为般若:你们回去把诸方大师解释《般若经、金刚经、心经》等书拿来看,会发现这种人很多。桃园有一位很会作宣传的密宗居士喜饶根登,他的师父四川义云高居士讲心经,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缘起缘灭,所以般若经讲无人无我无寿者相,缘起性空就是般若。师父这么讲,徒弟可想而知,而义云高号称是大陆八大修行人之一;稍后还会讲几位八大修行人的事情。以缘起性空来解释般若,而不是以菩萨的人无我、以菩萨所亲证真如的无我性现观蕴处界的无我,这是般若的第二种邪见。

三、凡是讲缘起性空、二乘法或二乘之无常空,都必须依般若所说之如来藏空性来说,不然必会堕于断灭论中,将会同于外道断见论、无因论;所以般若慧必定要以法界实相的空性心的体性为归,从这体性上的触证领纳,因而发起般若智慧,实证人无我及法无我,这才是般若慧。再依这空性心的般若智慧,依空性心的法界体性智慧,再回头现前观察蕴处界自相共相--观察自己的蕴处界无常空、缘起

性空,有情与我同样有此自性自相,这叫“共相”。如是依空性心观察蕴处界无常空及缘起性空的自共相,然后才能说是般若,如果违背此一原则,而说般若就是一切法空--像虚空一样什么都没有;就成为断见论外道。密宗中又有人说:虚空之中有一种殊胜的体性能量,它能无中生有,生我们这个蕴处界,所以虚空是真实的法界体性,这也是一种般若邪见,他误解般若空性了。这些人虽不否认第八识,但离第八识空性而说般若,也是般若邪见。以上是第三种般若邪见。

四、大乘法中有许多人误解般若经,否定了般若经本义及般若经所说的第八识空性心,而以二乘之无常空、缘起性空解释般若,如是说即成戏论。为何如此?譬如印顺法师解释真如之“中道”:“心已灭了,是不能再生起的。心生起了就有灭相,这灭相却是不灭的。灭相是不灭的,所以问:‘那就是真如那样的住吗?’是真如那样的,却不是常住的。这一段问答,不正是‘非常、非灭’吗?”像他这样以灭相不灭而名真如中道,名为戏论,与般若中道无关,与解脱智慧不相干。学佛无非是求得智慧及解脱,和智慧解脱无关的一切说法即是戏论。

他又说:“这世界也是无常变异,一大劫后还是变异坏掉是无常,因是众生业力聚集感应而成,所以是缘起,其性是空”,但你问他:“这世界的无常空,缘起性空和解脱修行、菩提智慧修证有何相干?”他想想:“好像不相干”,只能说:“有关系!这样可以使我们不贪著世间。”但你不贪著这物质世间,还会贪著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四空定的世间。佛告诉众生:“世界从地狱直到四空天全是无常败坏之法(此即世界悉檀)。”让大家了解世界不是凡事可乐,世界有很多痛苦:天有天的、人有人的、地狱有地狱的痛苦。即使不贪恋世间,也无法出三界,因为“我”一直存在--能知能觉能作主之“我”一直存在,所以不能得解脱--因此想得解脱的人,要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下手,才能得解脱。那么请问:“你方才对我说的欲界无常缘起性空,与解脱道有何直接关系?”没有啊!没有关系即是戏论。

再问:“既然你不承认有法界实相心,否定第八识。主张佛所说第八识是方便说,今再请问:没有第八识,而专讲缘起性空--五蕴空、十二处空、十八界空,那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时,十八界是不是全部灭了?”他一定回答说:“对啊!全部灭了,十八界是无常变异之法,要把它灭掉,‘我’才能断掉,才能得解脱。”我们再问下一个问题:“你证得有余涅槃再入无余涅槃时,十八界都灭尽了,请问:涅槃是不是断灭?”他会这样想:“也对!因为十八界都灭了,又没有第八识,一切法都没了,好像和断灭一样。”

再问:“你这样的涅槃和断灭论一样哦!”他又会想:“我好像不对!那十八界应该没有全部灭。六识、六尘灭了,但六根里的意根应该不灭。”我们再问:“意根即是末那识,意根如果不灭,那佛是不是讲错了?佛说入涅槃时十八界俱灭,但你只灭十七界,是你错?还是佛错?”又是死胡同一条,所以必定是十八界处另有涅槃本际。

然而他会引述佛语:“虽然十八界灭,但不是断灭,因为佛说涅槃是中道。”那我们再问:“涅槃中既然没有十八界,一切法断灭,为何是中道?”必定又答不出来了。但他会说:“意识的细心不灭,住于涅槃,所以涅槃不是断灭。”但他又错了,因为意识之粗心、细心、极细心,都须依意根而有;“所依之意根尚且灭了,能依之意识如何可能不灭?这样,你所说的否定第八识的涅槃,就落入断灭本质中了。”再告诉他:“因为涅槃有本际--就是般若所说法界实相空性心阿赖耶识、如来藏,你入了涅槃,你断灭了,祂不断灭、祂不生不灭是中道,所以涅槃是中道。”你如是说,他虽然不信,也无法与你做任何反驳。所以说:一切法师居士讲缘起性空、无常空,统统不可以否定法界实相阿赖耶识这个中道心而单纯的说涅槃,否则就成为无因论。印顺法师和《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作者宗喀巴,都是这种无因论者。

无因论的问题很大。怎么说呢?如果蕴处界是后来才生(因父母生我才有),父母凭什么而生我们?难道只有父精母血四大和合就成了我们?如是这样,每个人出生时应像工厂机器做出来的产品一样,因缘果报也应都一样;可是为什么现见同一对父母所生双胞兄弟姊妹,结果两人个性与际遇不相同?这就表示他有过去世的业因,否则同一对父母所生的人,应际遇个性都相同,因父母都希望他们每一个子女都过最好的生活。然而同父母所生子女为何不同?必定有业因。

既然有五蕴等能生所生的法、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这所生的法是变异无常的法,而意识细心也摄在十八界中,怎么可以变成永不生灭的法?怎可成就永远不生不灭的涅槃?不可能!因为凡有生者必定灭,只有本来不生的才是后来不灭的,只有过去永远不生的、以后才是永远不灭的;所以因地心与果地觉必定是同一个。既然蕴处界是所生之法,有所生必有所灭,有所灭当然不是不生不灭的法;若无第八识持无明业种为因,而蕴处界生出来以后又必定会灭,会灭就是没有因,那有情的蕴处界都应是无因而起。

若是无因起,又有一问题:无因而起不必有业因,那萧平实出生时,你们这些年轻小伙子要和我一起出生,因为无因之故,可同时起。可是不然,有的人受生比我早,因过去世比我早死,早一点受生,所以早生;有的人和我同时,有的比我晚,各各不同,显见必有过去世之因。既然有因,因从何来?难道是由虚空中生出一个因?凭空而有?如可凭空而有,每一个人都可以如是,那王永庆也可凭空而有,我亦可以;连战先生可以有百余亿财产,我亦可以,有什么不可以?然而现见不可。

这表示一定有一个因,那个“因”我们称之为无明。但无明不可能从虚空中凭空就有,无明是你过去所造业因,不明实相造了善恶业累积下来,所以一定有一个心把无明业因的种子带到今生来,这个心所藏的无明业种使你投胎又出生、又轮回。此世入胎之无明一定有因(如来藏第八识所藏往世业爱种子),一定有一个所托的因,无明业种不可能凭空而有、凭空而住。

二乘法如果离开了如来藏空性心,而说缘起性空、一切无常故空,那就成了断灭论、无因论。这些人会执著缘起性空才是真实的法,其它的法不是真实法。达赖喇嘛说:“缘起性空这个指定的概念,才是究竟的实相,其它都不对。”这个论点和印顺法师一模一样,没有差别,这就成了佛在四大部《阿含经》里所讲的外道无因论。佛说:“无因论是外道论”,因此必须依于般若实相心,才能成就真实法义,而般若根本主旨就是法界空性的第八识如来藏。如有人把这空性心否定而说般若,必定会以缘起性空、无常故空解释般若,这样就成无因论,和外道断见没有丝毫差别;只是外道没有讲那么多佛法名相,而无因论的印顺、达赖、宗喀巴等学佛者有这么多的佛法名相,如是差别而已。

如果没有般若所说第八识心,二乘法一定会被归类为断见论,与之同流;最后将会被多数人遗弃,佛法就不能立于不败之地,不能超胜于所有宗教。因此般若及三转法轮的种智,反而成就了二乘法,让二乘法立于不败之地,一切外道、天人天主所不能破坏。如果离开这第八识阿赖耶心的般若慧,二乘法将会被破除,不能毫无瑕疵的在世间弘传。如果有人离开了般若空性心、否定了第八识如来藏,而以缘起性空、无常空解释般若,就成了“无因论”,这是第四种般若的邪见。(第三章完)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