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误会解脱道与般若之实例 第1~2节

第四章 误会解脱道与般若之实例 第1-2节

《邪见与佛法》> 第四章


解脱道与邪见、般若与邪见大略说完,接下来列举当今台湾诸方道场误解涅槃解脱与第一义谛般若的实际例子:

第一节 声论外道实例

声论外道,举个例子:有个从越南来的女人,以前剃度后在农禅寺出家,圣严师父带她到美国,她就开始乱搞了。后来她离开美国东初禅寺来到台湾,自称是“从青海来的无上师”;因为台湾钱淹脚目--钱多;而且台湾人民迷信又乐善好施,所以来台湾募款很容易,大家都喜欢来。刚开始,她以僧宝身相说法,她所著的书,最早是一本薄薄的《即刻开悟》,有人送给我一本。那时我才学佛不久,还没破参,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外道。三十几页的书中就有好多错误,我本来计划写一篇文章请人打字,到处去贴布告栏--因为这是误导众生,佛法不是这样;但后来还是作罢--当时的我既无名气,又未破参,谁会信我?但我曾与几位师兄弟们讲过:“这清海法师的法不对,是外道法。”师兄弟们听了我这一句话,可不得了,就骂我是毁谤僧宝。结果我就心灰意冷,想想算了!不信就算了!

后来她就留起了头发,又扑粉、又擦口红,穿起花花绿绿的衣服,自称是天衣,又卖起天衣来。可是天衣无缝,她的天衣却有缝--一针一线缝起来。

她所谓的观音法门其实就是印度锡克教的观听音声法门,那是声论外道法,不是观世音菩萨的观音法门。他们认为一切声都要回归到心里的那个声,那个声可以通天界,天界的声与我们相通,那是生命的本源,这是声论外道。她认为经由倾听那个声音最后可以得解脱;但被她印心的那么多人,有哪个得解脱?他们所谓的解脱和佛所说的解脱道完全背离,他们也不懂什么叫解脱。这是第一种外道,名为声论外道,是锡克教的法,在台湾假借观音法门为名来号召信徒;但很多佛弟子不晓得,听说是观音法门,就去学了,结果被骗入外道法了还不知道。

第二节 附佛法外道实例

附佛法外道有多少?数不尽!但是可列举出此较明显的,如大乘禅功彭金泉先生,他的师父缘道,他们称之为上人祖师。彭先生的师兄弟李善单,推广“南无本师大自在王佛”法门,也出了好几本书,都是附佛法外道。因为凡有所说,言不及义,都不是真正佛教的法。然而他们说那是佛法,也为人印心,印证开悟,教人怎样明心见性,但其实本质是常见外道法。又如妙天自称禅师,据他的徒众们私下说他修证比释迦牟尼佛还高几级;如是,则释迦牟尼佛要改为“有上正等正觉”,因为有人此祂还高,就不能称为“无上正等正觉”。可是妙天禅师印心学会(禅宗佛教会)所说的法也全都言不及义,根本无法讲到第一义谛。既然所说法完全没有接触第一义谛,那就是言不及义,就是附佛法外道;因为他们不崇信礼敬佛门三宝、不依佛法如实正修。

又如太极门;元览居士责备我,说太极门与我不相干,他们又没以明心见性来号召,凭什么要说他们是附佛法外道?何必要指责他们?我告诉他:几年前,我去建国北路修车,那时太极门事件还未爆发,我在建国北路一家修车厂遇见大极门的一个女信徒,因她见我穿著唐装,心想我大概是学佛的人,要度我去太极门(她不知我是谁?所以我的相片不公布出来是有好处的,我不希望人家认得我,免得又是礼拜又是供养的种种麻烦)。她说:“其实你应该来太极门,我们掌门人可帮助你明心见性。”就递了一张名片给我,名片背后有列出台北高雄台南等七个共修处,他们也用明心见性来号召。刚好我在后车厢有赠阅版的《悟前与悟后》一书,就拿了一本给她,请她转交给掌门人,并请转告他:“如果这本书看懂了,才可自称开悟,教人明心见性;不然就是大妄语。”我交给她,她脸色就变了。后来她有没有交给洪掌门人?我不知道。这也是附佛法外道,不是元览居士所说“只是搞一些气功及周边企业而已”,他们也用明心见性来做号召,可是所说的法统统言不及义。

还有桃园很会作宣传、所以近年很有名的大活佛喜饶根登,为什么说他是附佛法外道?而不说是密宗呢?因密宗是密宗,但他是附佛法外道,而且密宗也不承认他是密宗。因他所说一切法都言不及义,不敢说到真如与佛性,不曾只言词组说到他悟个什么?这样的活佛何大之有?因为懿莲这边曾发一些传单,可能他的信徒曾要了一些书回去;这位信徒姓林,我的书他看不懂,但他想:“能讲那么好,也不错了。”就寄给我两本书,阿王诺布写的书:《般若实相论、成道必修定观法》。

《般若实相论》在很早以前我就买了,因为喜饶根登把她的广告做得很大;我就好奇:“密宗如果有个女人能悟,那也是密宗行者的福气。”我就起欢喜心,买来看看;虽然她的书很贵,《般若实相论》卖四百八十元,可是内容很贫乏;字很大,一个字大约等于《无相念佛》书中五六个字的面积;而且文前大约一半都是人家介

绍推崇她这本书,换言之:她写的《般若实相论》本文字数还不到《无相念佛》的三分之一。我读过了,见她还是没有悟;但是没有关系,因为开悟本来很困难,不应强求于人。但我也仔细读,发现她吸收了很多我所讲的正确知见,也在引导密宗的行人离开狂密;这样,我看了也很欢喜,所以不评论她。另外那本《成道必修定

观法》,是粉红色的精装书,字也不小,卖九百六十元,内容仍是以定为禅。喜饶根登的林姓信徒花了一千多元,买了她的书送给我;我就如中国人所讲“礼尚往来,有来无往非礼也”,所以我寄了《楞伽经详解第一辑、真实如来藏、宗门道眼》给他,附带一封信。因他寄来的书里面有信来,当然要回信:谢谢他寄来阿王诺布的书,也赞叹她吸收了很多我的知见;虽然她没有悟,我也赞叹她。但我也告诉他:“你不可以因我没评论她没有悟,你就认为她是证道的圣者。”寄去不久,他不敢自己随便处理,马上交给上面看。过了一周,他把那三本书,加上从懿莲要到的书一起退回来,里面附了封信说:“我是因为尊敬你,才寄那些书给你,但你批评义云高和阿王诺布,我不能接受;他们是最高的修证者、大修行人,不可评论。我将你写来的信送给上面看,问如何处理(他很老实),上面讲:‘你自行处理,我们不能处理。’所以我把你的书退回不看。”喜饶根登所说的“佛法”,都是世间法及鬼神感应的法,那都是附佛法外道的法,但阿王诺布就不属于附佛法外道,可惜她仍未悟,但却是密宗而不属于附佛法外道。这一点,待会儿再说。

这些人为何是附佛法外道?因他们所说的都是三界有为法,都还不能说到第一义谛。而且对于密宗的法义也未深入加以理解,并非完全是密宗,所以归入附佛法外道中。

还有一种是误解涅槃与解脱的附佛法外道--一贯道。一贯道自言撷取五教菁华、一以贯之,所以自称一贯道。我却说他们是五贯道,想把五教统统贯起来,却没有能力贯串之,五道仍然是五道。因为他们对佛法旨趣不知所归,连最基本的佛法骨干--解脱道与菩提道之分际也弄不清楚,如何能自称撷取佛法菁华一以贯之?又极力抵制佛法僧三宝,抵制佛教寺院及出家二众,所说佛法又曲解了;既不皈命佛教三宝,又把佛贬低,说佛是无极瑶池金母所生之子,所以佛的地位还在无极老母与无始天尊之下,可见他们完全不懂佛法。佛是无上师--无上正等正觉,怎会屈居于欲界天神无极老母及无始天尊之下?未免荒唐了些。

一贯道的佛法怎么来的呢?有许多是人造的,也有许多是扶鸾:往往突然来一个“观世音菩萨降!”就开始在沙盘上写起来,旁边就有人拿纸抄录起来。这是鬼神冒菩萨名写的,不然就是乩童自己假藉名义写的所谓佛法,不是真正的佛法。他们所说的教义,虽然以佛法为主要内容,自称能知佛法、能解佛法、已证佛法,然而这些假冒佛菩萨名义的鬼神,以及他们所谓的已经开悟的前人或点传师,都落在常见外道法中,这也是对于般若及解脱道的误解。因他们不以佛法僧为究竟依归,故归类为附佛法外道。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