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误会解脱道与般若之实例 第3节

《邪见与佛法》> 第四章


第三节 密宗之邪见举例

关于密宗,今天也只能概略的靖蜒点水的说一下;详细之处,有很多匪夷所思的邪见,会留待明年底《狂密与真密》书中公布,这样读起来才会觉得兴致盎然,所以今天只是轻提一下就好。

密宗是将印度教的教法及印度教性力派邪说与“佛法修证果位”的名相混合起来的一个宗教。首先说藏密四大派的古今一切法王、仁波切、喇嘛、活佛、及所有格西们,他们的修证都是常见外道法的修证。台湾的阿王诺布著作讲得不错,虽然尚未证悟,但她的知见已超过达赖喇嘛的应成派中观邪见,超过当今密宗多数法王们的知见,成为密宗里的一股清流,我们这样赞叹她。

因为密宗的很多上师说:“显教没有办法迅速修行成佛,都是因地的修行;密宗则是果位的修行,一悟就是究竟佛。”但她已离开这种邪见,破斥这种邪见,引导部份密宗行者修正他们所修行的方向和知见,所以说是密宗里的一股清流。但也只限于台湾地区,外国人不知道她;喜饶根登吹捧她为当代全球第一修证者,其实是他在吹牛,外国人并不知道她。只有在台湾由喜饶根登借著新闻媒体、花了很多广告费、撰写新闻稿捧出来。但她不妨是当今密宗里的一股清流,我们目前如是赞叹她;以后会变怎样?目前不知道,以后再观察。到目前为止,她对于般若及解脱道还是误会,没有如实的知解及亲证,但我们对她仍给予赞叹和精神上的支持。

密宗之第二部份评论为藏密自续派中观。此派与应成派中观都是天竺晚期佛教密宗传过来,自续派中观是红教的修法--宁玛巴中观知见。中观是第一义谛,但他们误将见闻觉知心当做如来藏。他们承认有如来藏阿赖耶识,可惜的是错将意识当做阿赖耶识--将意识修行到达没有妄想时,认为祂就是如来藏。这是错误的,落入常见外道法之中,在佛门中,这是很大的问题,而且普遍存在于显教中。中台山、法鼓山、灵鸾山、法禅法师--他们都一样,都要把觉知心修除妄想变成真心,以此为悟。他们不晓得这觉知心是妄心,如果这妄心修行可变成真心,问题就大了:当你悟了以后,妄心变成真心,而真心离见闻觉知,那就没有前七识了,那你悟后怎么可以有见闻觉知?因为真心离见闻觉知。试思:“你这真心生起时,妄心断灭了,那还能在人间弘法利生吗?”和植物人一样了!如果禅的修行是将妄心变成没有妄想、变成真心;可是你出定了要和人说话、处理事情杂务、又产生了妄想,那么真心又要变成妄心了。有时变真心,有时变妄心,那不是生灭变异之法吗?生灭变异之法怎会是真心呢?所以自续派中观是错误的,第一义谛并不是打坐之后变成没有妄想而将觉知心认为是真心。真心是与见闻觉知之妄心同时存在,是另一个从来没有妄想与见闻觉知的心,祂虽然犹如虚空,但不是没有自性、作用,不是想象而来的,一切真悟者都可触证祂。以上是藏密里第二种对于般若和解脱的邪见--落入常见外道法的自续派中观。

第三种为藏密中的应成派中观:双具断常二见。应成派中观认同自续派中观“打坐时进入定中,觉知心没有妄想变成真心”,但应成派认为觉知心进入定中以后还要再观察,观察结果是:所有法都不存在,但缘起性空的法性是如实存在的,这个概念才是真正的中观。因此他们否定七八识;他们认为如来藏法是佛方便说法,实际上如来藏是没有的。

这种邪见具足了断见与常见,因为他们认为这意识是无尽的觉知,把意识分成三个层次:一、粗意识:打妄想的意识。二、细意识:能入定而没有妄想,保持清醒明觉。三、极细意识:认为这不是人类所知道的心,主张因为这极细意识的关系,我们第二天还会醒过来。因为这三种意识的建立,所以他们认为觉知是无穷无尽的。

可是佛告诉我们:意识是十八界中的一界,是依他而起之法,生灭变异之法,死了就永灭了,要到未来世才有另一个全新的意识。他们认为意识为常不生灭之心,落入常见;以缘起性空之名相概念为实有法,认此概念为永生不灭,又落入无常生灭之法;因为缘起性空的慨念与法相是缘起法,不是本来自有的,是学佛以后才生于心中之法,是依于蕴处界而有之缘起性空。他们认意识为真,意识却是断灭之法,死亡就没了。而且活著的期间:出生到死之过程中,每晚断灭,所以又具足断见。这是密教里的第三种邪见--黄教宗喀巴等人的应成派中观见,误会了般若及解脱道。

密教第四种误会:时输金刚的无上密续。这就是时输金刚最后阶段的父续与母续--喜金刚。在别的派别里有各种不同名称:黑噜嘎、吓噜嘎、大乐光明、俱生大乐、无上瑜伽等,这都是属于男女两性的双身合修法,是移植自印度教里的密法,是密宗金刚上师与异性弟子间永远的秘密。男性称为勇父,代表方便,其法若以男性为中心、为传法者,即称为父续;女性称为空行母、明妃、佛母,代表智慧,其法若以女性为中心,为传法者,即称为母续。有时是父续母续合并。这种时轮金刚当然配合他的时节理论而建立。最后阶段进入时输金刚秘密灌顶后,就是上师与异性弟子真刀实枪上阵合修,这种理论与修法,他们称之为雌雄等至;也就是到达性高潮时一心不乱名为等至。

这哪里是等至?等至是初禅定境中不与语言、名、相等相应,或是二禅以上不触内外五尘的定境;性高潮中的一心不乱,连等持都算不上,何况是等至?这是一种贪欲,不能称之为等至,不是禅定等至,和禅定无关,也和佛法无关。可是他们认为如果能以上师所教授的性交技巧,保持乐受于身上持久不退且能遍身,这叫证得俱生大乐正遍知觉,这样称为即身成佛,而且是究竟佛。像这样,诸位已婚女众大概都成佛了,大多已经成就正遍知觉(乐触遍身知觉)了;这种邪知邪见却又冠上非常好的名词叫做无上瑜伽。瑜伽本义是解脱智慧之境界。他们说这叫无上瑜伽,又名胜乐金刚,密宗因有这种独特的快速即身成佛法门,名为金刚法门,所以又称为金刚乘。

所谓空行母的修法,勇父明妃的修法都属于这种双身修法。又把它分为父续与母续:父续是男性所修的法,女性所修的法是母续;父续母续合并,两法一起传修,名为不二续--密宗唯一的不二续。这种金刚乘的密法,出家人不可以真刀实枪上阵,就用观想。

至于所谓的迁识法,是观想自己的明点(他们认为明点是本心)及观想头上有空行母;再将头上空行母的性器官观想得很清楚(此名观想莲花。女人性器官名为莲花,男人性器官称为金刚杆)。舍报时观想自身中脉里的明点,将海底轮(生殖器)的明点提上来,红白明点会合提升,从顶门梵穴出,射入空行母的莲花而入子宫,由她把密宗行者的明点真心带到空行净土而解脱生死。这样的邪淫妄想竟可称为佛法,混到佛教中来,却有很多愚痴人信受奉行,说这样可迁移本识到净土去。密宗黄教出家人不可以有实体明妃(明妃又名佛母、空行母),他用观想的明妃来修双身修法,引发俱生大乐--淫乐。

你们有没有看过密教的佛像?有的佛像是抱著一个女人,有立姿坐姿的;那就是他们作为观想用的。密宗出家人如果观想不起来,再用眼睛看,看过以后依照双身修法观想自己是那个勇父,再观想自己拥抱明妃、性器官相入而引生乐触。若是女人则观想自己是明妃,抱著另一个勇父,性器官相入,这样去引生那种乐触。他们以这种乐触持久遍身而不泄精,名为即身成就究竟佛。这种邪见,与解脱和般若慧完全没有关系,这是落在外道身觉境界里,误会佛法涅槃寂灭之乐,所以称之为外道邪见。

第五:密宗里的道次第颠倒。可能有很多人来到这里以前,曾在很多道场学过宗喀巴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有些地方讲略论,没有讲得那么详细。可是宗喀巴他们把道次第弄错了,他们认为二乘法修完后就要修唯识学,最后才是般若中观,因为他们认为唯识是不了义法。他们不晓得唯识是一切种智,他们认为应该在学过唯识以后才修学中观--中观是最究竟的法。然后黄教又说应成中观比自续中观更究竟,超胜于一切显密宗派。他们的佛道次第其实错了。般若中观只是第一义谛的总相智与别相智,唯识是通达了别相智与总相智之后才能修学的种智,修学种智才能让你成佛,显教的般若经所说中观无法让你成佛,只能让你入见道位得总相智与别相智;可是密宗不晓得第一义谛内涵,颠倒了次第,这也是他们的一种邪见。此外,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所说的般若,并非佛法中的般若,是他们自己妄想的无因论的“般若”,不是佛法,大家不可信受 。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