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第四章 误会解脱道与般若之实例 第4~5节

第四章 误会解脱道与般若之实例 第4-5节

《邪见与佛法》> 第四章


第四节 净土宗之邪见举例

一、净土宗的邪见是:由于自古以来净土宗证悟的祖师很少,那些净土宗大师们开示宗义及般若涅槃时,大部份是属于情解思惟所得。譬如昙鸾大师著作《往生论》的注,他的注就错了,可是世亲菩萨写《往生论》却是对的,到了昙鸾却是错解的,这就是没有如实的证悟般若中观,所产生的错误--无量无数一厢情愿的情解思惟所得的观念。

二、本愿念佛法门的邪见--本愿念佛法门的背景,是在日本幕府时代以前,在摄津县有个“石山”,那座山上建了一座“本愿寺”,寺里的住持法师叫显如光佐。他成立了“一向宗”,成立了这个宗派后,不断地强调:要依弥陀世尊的持名本愿求生极乐。但弥陀有四十八个本愿,他不要其它四十七个本愿,只要其中一个“持佛名号即得往生”的本愿,因此他的寺院叫做本愿寺。

他为了扩张一向宗的势力,组织了一支军队;你们家里有没有小孩在打电动玩具?里面有个日本战国时代的战争游戏软件,其中有一个军队叫武田军,那就是一向宗的军队--就是显如光佐法师所组织的军队。他以武田军去和织田信长的织田军战争。因织田信长想要统一日本,显如光佐也想扩张势力,所以就打起来了。

先说织田信长的背景,他是德川家康的老东家、老长官,德川家康在早期被织田信长捏得死死的,但后来织田信长死了,德川家康窜起,控制整个日本,进入幕府时代,他就成了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幕府将军。

话说回来,织田信长为了抵制本愿寺一向宗武田军的信仰,只好引进天主教。因武田军由于本愿念佛法门求死求往生的观念,个个饶勇善战,不但不怕死,而且求死往生极乐,一上战场就想死,一直杀上去,各路军马都怕。

当一群人不怕死时,那是无法抵挡的,显如光佐法师如何让他们不怕死?他告诉他的信徒:娑婆世界真是苦--因幕府时代之前真是苦得不得了,比我们四五十时年代还苦--所以大家都信了,心想:极乐世界多好!只要念阿弥陀佛名号即可往生,为什么不早点去?那么如何早点去?有个办法--一上战场就持念佛名努力杀敌,被人杀死就可以去了。所以武田军个个不怕死,因为弥陀的本愿是只要执持名号即可生到极乐世界,所以他们都不怕死,一上战场个个饶勇善战,上了战场每战必胜。织田信长只好派人去意大利引进天主教--日本天主教是从那时开始兴盛--又帮他们盖了教堂,说信耶稣怎么的好,用来作思想战,对抗本愿寺的念佛法门。

织田信长又引进了洋枪,洋枪对抗武士刀当然可以赢,所以后来胜了武田军;后来他死了以后,德川家康崛起,统一了全日本,成了幕府时代,这是日本历史。只要到书店买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的传记读过就知道了,这不是我个人空口白话,是有根据的。这是本愿念佛法门排斥其余四十七本愿的愚民政策背景。

现场如果有人听了我的报告,心里很痛苦,因为你是本愿念佛宗的信徒,那你可以悄悄离开,我会当做没有看见,不会生气;但我要将事实告诉大家。

本愿念佛法门为什么会成为邪见?完全是因为他们排斥圣道门。圣道门告诉我们:刚开始应该学什么佛法?后来学什么?然后应明心见性,修入初地,最后成佛,净土法门也说:去到极乐世界(上品上生及中品上生除外)还要在莲苞里面听闻苦空无常无我六波罗蜜等等,性障消除后莲花开了,才能见佛,才能证得无生忍或无生法忍;在那里还要修行才能成究竟佛。可是本愿念佛法说不要修圣道门,他们排斥圣道门;他们说本愿念佛的本愿与圣道门不相符合,这是第一种邪见。

他们排斥圣道门也有其背景,因为如果武田军每一个人都想悟了再去,希望往生品位高一点,那每个人都会怕死、不敢战死;因为战死就没法儿悟了,就不能修得更高品位。所以就告诉他们不要求悟,说圣道门是错的,只要赶快战死去极乐世界就对了。怕他们对死产生恐惧的心态,就不愿战死求生极乐,所以排斥上品上生等圣道门,这是当年日本本愿寺鼓吹本愿念佛法门的心态。

他们战死了能不能往生?可以!但因杀了很多人,当然是下品往生,熟读观经十六观的人都晓得:下品往生人在莲花里面要住很久很久--。这本愿念佛法门--一向宗,它的教义既粗浅又邪谬,所以在民国初年,本愿念佛法门中有一个日本人,对杨仁山居士提出很多挑战。杨仁山居士不得已,一一加以破斥。诸位如果不信,已经破参见道者可以去台湾的本愿山,他们印了很多本愿念佛法门的书,你去把他们的法然上人所著的《选择本愿念佛集》拿来看,会发觉每一段都讲错,都和佛说的颠倒。从这儿,诸位即知本愿念佛法门是邪见,不是如实正见。固然台湾有些弘传者有在加以修正解说--往正确方向解说,仍有许多邪见未能修正,因其真正本质是错误的。诸位晓得其背景以后,不应该再信受奉行,而应回到经典,依照《观经》佛的开示来用功修行,才是正确的。

第五节 显宗之邪见举例

一般显宗的邪见有十个部份:

一、印顺导师及其随学者是邪见:为什么这样说?印顺导师自己也承认受了藏密应成派中观影响,他接受了应成派中观的邪见。他们有两个最大过失:其一为印顺导师本人否定如来藏,不承认《阿含经》中佛所说的阿赖耶识,这样便成了无因论、断见论,这是佛所破斥的。

他主张:没有涅槃本际第八识的缘起性空之法才是真实有的法。他主张缘起性空的法就是一切法皆空,说这才是真实有;这就像有人说:“兔子头上没有长角,兔无角法是真实的,因为你不能把它推翻。”兔子本来头上没有角,不能推翻否定,因为确实如此。他说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蕴处界也是一样,乃至蕴处界所生万法都是缘起性空;所有人都不能说他讲错。

末世佛法的悲哀正是在此,虽然有很多人觉得他好像不对,可是不对在哪里?又讲不出来,也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我们评论他这个说法是兔无角法,是戏论--所说不及第一义;因为言不及义,所以是戏论、所以不对。为何是戏论?因为兔无角的法和般若无关。他所讲的缘起性空,是个概念、观念而已,根本没有缘起性空这个法,依附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无常空,所以有缘起性空的现象;犹如“兔子头上没有角”,此法是依附于牛有角而说兔子头上没有角,若非因为那些长角的动物,就不会说兔子头上没有角。犹如兔无角是依牛有角而有,同理,缘起性空法是依蕴处界有而说性空,这缘起性空和第一义谛大菩提道并无关系,只和二乘解脱道有关系。真如佛性才和第一义谛有关系,因为如果否定真如第八识,而说缘起性空,就必定坠入无因论、断灭论,和第一义没有关系,他否定如来藏后所说的缘起性空就是言不及义--所说的法没有触到第一义谛,这就是戏论,是兔无角的法。

其二:最近这两年又变本加厉,他的随学者传道法师,传缘起性空的道,并主张没有末那识--不承认有意根末那识。若无意根末那识,十八界只剩十七界;佛说有十八界,他说十七界,十七界便是他的创见,不是佛法。传道法师究竟在传什么道?我不知道!这就是显宗的第一种邪见论,落于兔无角的法之中,言不及义。

二、中台山的惟觉法师,他落于常见外道法里,因他所说的真如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然而佛说此心是意识。意识觉知心是常见外道所认为“常恒不生灭的法”,这是常见外道法。他又加上“末那识”处处作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是觉知心、是意识,处处作主的心是末那识;意识是依他起性,末那识是遍计所执性,把依他起性和遍计所执性加起来,如此认为是佛法,颠倒到这个地步。他以常见外道见而私下抵制我法,已有多年矣!

三、我这一生的师父,九百多年前的师兄--法鼓山圣严法师:他也是以这觉知心没有妄想、放下一切、不执著烦恼,叫做开悟,这也是常见外道法。又以虚空粉碎称为开悟;虚空粉碎在两种状况会出现:未到地定和初禅;在这两种定境中出现时,还是不离觉知心,而且是生灭变异之法,不是恒常不灭的法,这也是常见外道法;他不敢公开宣示已经证悟,却用巧妙的言词,让人以为他已经证悟:“开悟的人绝不会说他已经开悟。--师父我从来不曾说过已经开悟。--”多年以来,他一直以常见未悟之身,而暗中不断抵制我法,私下诬指我法为“不如法”。

《编案:圣严师父于佛法二主要道仍无所知,竟连佛菩提道之“所知障”亦错会了。他如此开示:“‘所知障’是被自己原来的知识学问蒙蔽,产生先入为主的观念,然后以这个观念的框架来批评否定宗教,妨碍了宗教信仰的道德实践和内心的体验。”(摘自法鼓文化事业公司一九九九年元月初版《人行道》页二四)然而所知障是说众生对于法界实相有所不知,导致障碍修证佛菩提道,故名所知障,与圣严师父所说完全相背。圣严师父身为中华佛学研究所所长,法鼓山事业集团负责人,而佛法知见肤浅至此,不可思议;然众生竟迷信崇拜之,真是末法现象也。》

四、四川的义云高先生:他以什么为真如?他以缘起性空法来解释《心经》,解释到后来说:“(心经精华)要在能观之心”,说《心经》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在讲这能观之心--这就是《心经》所讲的心。他以能观察的心,能观察自己有没有妄想,能观诸法缘起性空,能观察别人善恶,这能观的心就是真心,他否定阿赖耶识后所证的佛地真如就是这意识心;他否定第八识,于阿赖耶识之外而求佛地真如,即是心外求法之徒。这就是常见外道法的常不坏心,也是未悟凡夫依于佛法所产生的外道邪见。他就是桃园南崁那个“大活佛”喜饶根登的师父--常见外道义云高。

五、四川盐亭袁焕仙老师:人家问他如何是开悟所得的真如?他就眨眼睛。人家再问这是什么?他就开示:“这是《楞严经》所讲能见明见暗的心,见明见暗的心就是真如。”但这个心仍然是意识心。依照他的开示,我要恭喜诸位:今晚大家都找到真心了,都开悟了。袁焕仙老师的开悟明心是这样传下来的,南怀瑾老师也是一样落在这个地方,同样传给他的徒弟们;所以他不讲公案还好,一讲处处都错,这是显教中第五种邪见类别。

六、刚刚讲四川义云高、袁焕仙、台湾南怀瑾等老师,现在说一点大陆的大修行人。大陆的八大修行人里面,黄念祖是禅净加上密宗,今晚且不谈他、因为他已死了,不能再误导佛子了,我们讲最近此较有名的元音老人。

我们会里有一个人明心见性了,但他没有发起慧眼,更没有法眼,竟又跑去大陆找元音老人,求他灌顶。你明心开悟了,找一个常见外道对你灌顶、找个凡夫为你灌顶,真是颠倒。那位师兄是谁呢?不要讲他,反正不是你们懿莲这边的人。元音老人以什么为真如?我们那位师兄去大陆问他:“您看萧平实老师有没有悟?”他说:“有啊!”这位师兄回来问我:“元音老人有没有悟?”我说没有,他说:“你怎么说他没有?”我说:“奇怪啦!《宗门道眼》出版那么久了,你没有买吗?”他说:“我没有买。”我说:“怪不得你不知道。”

在公案拈提里有写过元音老人,他就是以打坐到一念不生时,起一个心反观;说反观的心就是真如。其实,反观的心,层次反而低了。无所有处及非想非非想处是四空定的最后两个定境,哪一个境界高?是非想非非想定。可是大家要了解:非想非非想处之证得,是由于在无所有处定中,灵知心能够反观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一个微细了知返观的我;定中发觉知道有一个我,那又是多了一个返照的心;这样不对,应该把知道白己的返照心给舍掉;他就想:“我这样不了知自己,就是无想。”把返观自己的心舍掉,进入非想非非想定里面。可见定中返照的心,比安住定境而不动的心更粗,何况元音老人不离欲界觉观的返照心?不过是常见外道。

可是非想里面为什么又叫非非想?非非想就表示非想之中还是有微细想阴;为什么有想?因为定中还有个微细的觉知的自己存在,自己存在就是有知,知即是想蕴,所以还是没有超出三界。

人家是在无所有处中还要把这观照的我舍掉,他是反而要将观照的我再提起来,所以层次反而降低了,这也是一种错误的邪见,落于返照的心。

七、元音老人的师父王骧陆,本名王相六,因为“相六”俗气,就改名酿陆。《王骧陆全集》正在《台湾流行,他以觉知心修至不动而见闻了了,名为开悟:“你在念佛,即今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念至能所双空,无染无著时,不是这个是甚么?即今持咒至一切寂然不有,而见闻了了时,不是这个是甚么?即今早睡初醒,见闻了了而一念未动,所谓平旦之气时,不是这个是什么?利根人一觉,就识得,一把拿住,永永不忘;识得本来,即无一处不是这个、不见这个,此即是常觉不迷。”这样,恭喜诸位!你们都常觉不迷了;因为你念佛至一心不乱时,不是这个是什么?就是这个能念的心。刚醒来还没开始打妄想时,了了分明,那就是真如了,不是这个是什么?那恭喜诸位!你醒来时不要打妄想,就开悟了。这是大陆八大修行人之一王骧陆--元音老人的师父。(编注:《大乘起信论》说如是人为凡夫不觉:“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

八、接下来讲河北省柏林禅寺近年崛起的净慧法师。为什么提他?因为这净慧法师在河北一直在抵制我们的了义法,我们的书流通到大陆不少,他说我们的法“出偏”,抵制我们;既然有来无往就是非礼,我们就谈一谈他。他掌管河北省古刹--赵州观音院(现在改名为柏林禅寺);他控制了河北省佛协,出版《禅杂志》而闻名,所以有些河北人说:“河北是禅的故乡。”可是他在《台湾经由圆明出版社为他出版了一些禅书,我手里有几册,都是常见外道法,还不晓得什么是第一义、解脱道、菩提道,竟然出版教人开悟的书,说他们那里是禅的故乡,这也是显宗里的邪见。

九、宜兰有个自在居士,出家后名为法禅法师,也出了很多书,可能比我出的还多,因为他出道此我早。他以为月溪法师的法是究竟法,经典也不懂。月溪讲的法违背世谛,又处处违背经典,可是他认为那是究竟法,所以就派了他们团体中的连老师来,把我们同修会里最早期的梁刘两位老师转掉了。但我不怪他,那是我不好,我向早期的同修们明讲真如,又直接透露佛性之名义,教他们佛性怎么看!他们没有参究的过程,体验不够,不能信受,就信受月溪法师所讲一念不生的觉知心,被自在居士派来的连老师退转了,退回常见外道法。

当时那两位老师在团体中暗著否定正法,弄得人心惶惶,所以我们才会讲《批月集》,也就是批判月溪法师之意;后来认为这名字不好,改名《护法集》,出版时许老师又建议加了四个字,成为《正法眼藏--护法集》,因这本书说的法是正法眼藏,不表示出来的话,人家不知道书中说的是什么?所以又如了四个字,这四字加得好。

这位法禅法师(自在居士)就是《护法集》出版的因缘;因为我不去讲他,他讲月溪法师的法就好;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可以相安无事。他却因为法道与我不同,就派人来渗透破坏。你的根是月溪法师,我便讲月溪法师对或错,证据列出来,有智慧的人去对照经典思惟对或错,便会真相大白。所以他也是显宗里误解般若及解脱道的邪见者。

十、有一次云林老人问我:“萧老师!你这书里说某居士云,我念一段给你听;你告诉我这是谁讲的?”因为那时候有自在居士,还有南怀瑾居士,张玄祥居士;他一念,我说:“哦!是耕云居士。”耕云居士在早期佛教界很有名,十几年前,美国卡普勒禅师为了禅的寻根,来到宝岛;参访了南怀瑾居士、耕云居士、圣严法师;放著现成真悟的土城广钦老和尚不去参访,竟去参访这些常见外道法。耕云居士落处和义云高一样,认为能观的心就是真实心。依他的书中所说,你如果要开悟,很简单:每天打坐观照自心,观到不起妄想就是开悟。那诸位学无相念佛,将无相念佛的净念舍掉而如如不动,这样就是悟了。可是这不是悟,这是显宗里第十种邪见。

义云高、王骧陆、元音老人、袁焕仙、南怀瑾等五人为什么不把它列入密宗里呢?因为他们对密宗的法一知半解,他们所知密宗的法还是很浅薄,将来《狂密与真密》出版时,你们就会知道,我知道的密法其实不比他们少,虽然我今生没有学密,但过去世我也在密宗觉囊派待过一两百年,也曾是一派之主;这几年探讨密法时,当年随俗所传的密法便渐渐开始出现了,将来《狂密与真密》写出来以后,诸位再读就晓得了。因为他们对密宗一知半解,故不归纳为密宗行者,而归纳到显宗里来。以上所说人士有些并非台湾之居民,但因他们有书或道场在台湾流通弘法,所以也列入当今台湾之邪说与外道中。

(第四章完)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