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佛弟子应有之认识 第5-8节

《邪见与佛法》> 第五章


第五节 不可擅改佛道次第

第五个认知就是:学习佛法“道的次第”,必须要以佛所说的为准,不可自己乱编。像达赖喇嘛说:“佛二转法轮与三转法输的说法是互相矛盾的,二转法轮才是正确的说法,三转法轮是方便说”,印顺法师也这样说;这是错误的。宗喀巴把唯识种智调到前面去,说种智唯识学是方便说,非了义法;这是道次第颠倒,我们不应容许这种颠倒佛道次第的现象继续存在。应有这样的认知:道的次第要依佛所说为准,不可自己去编定;而且佛道次第是必定如是的(编案:详见萧老师著《宗通与说通--成佛之道》)。

第六节 大乘不应分宗派

第六个认知:大乘不应分宗分派。分宗分派以后,佛法就分崩离析了。有人说我是禅宗,我说不是;有人说我是三论宗,我说不是;有人说我是密宗,我说不是;有人说我宏扬念佛法门,就是净土宗,我说不是;我开玩笑说:“我叫一佛乘宗。”或者可叫法华宗,因为法华经总其成。或者可叫华严宗,华严宗一开始就把所有佛法都说了。这意思就是:佛说某一部经、某一种法,有其时空背景;为了某一缘故说某一部经法,但其实应将佛所说法全部综合起来,才是真正佛法,如果依一部经而建立一个宗派;依据所说的一种法而建立一个宗派,那是错误的、局部的、以篇概全的,所以大乘佛法不应分宗分派;这个题目将在未来《宗通与说通》书中阐述,现在且不细说。

有人很早就建议我说:“我们是不是来建立一个什么宗?”我说:不要,佛法宗派已经够乱了,而且愈来愈分崩离析了,这不是我们所喜欢见到的;我们希望见到的是:未来流传久远的佛法,是整体的,全面的,有浅有深有次第的,世俗谛与胜义谛兼顾的,是大乘法与密法兼顾的,是大乘法与二乘法兼顾的,是整体的;不应分宗分派而分崩离析,所以我不赞成分宗派。应融会和合各宗宗旨,契合佛所施设五时三教的宗旨及佛道次第,循序而全面修学,不应执著此宗而排斥彼宗。

第七节 应维系了义正法命脉

所有佛子应拥护了义正法,令不断绝。为我们的子孙,为全世界的子孙,也为了所有的众生,不只是这个世界的众生而已;还有鬼神界、畜牲道、天道的众生也将会往生到这里、到人间来;为这些众生,要护持了义正法。说自私切身一点,也为未来世的我们自己;如果我们往生再来时,这里没有了义正法,那我们往生来做什么?不如去极乐世界下品下生,都比重新生在这里好;所以,为未来世的自己,也应这样做。也为过去世的无量父母,为未来世的无量父母,亦应这样做;我们既然发愿自度度他乃至成佛,你未来世必定还有很多父母,所以应为未来世父母著想,要护持了义正法,令不断绝。

第八节 应修初回向位菩萨行

凡是有辩才、言说无碍、乐说无碍的人,应赶快会通三乘法义,行初迥向行。大家悟了都想入初地--可是入初地之前,十迥向位的初迥向--“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就须我们以自己修证所有佛法的功德迥向救护一切众生,让一切众生都能迥向真实的佛法,这是救护众生离众生相,是初迥向位菩萨所应做的事。

初迥向位菩萨专门摧邪显正;密宗里也有人专门在“摧邪显正”,他们都要先经过辩经的阶段,提出一部经典或一个宗旨,三、五个人互相辩论;喇嘛们讲话时,如果双掌又拍又切的,就是在辩经;可是他们所学的法错了,反而说我们的法错了。我们以前在觉囊派中,就这样被他们灭掉:他们辩经输了一回,就拿棍棒刀子打我们杀我们一回;我们人少势薄,就一回一回退却,这样经过五六次辩经和泥泞地之混战以后,觉囊达玛就被黄教假借萨迦达布之手赶出西藏了;这是黄教掌控西藏时所写西藏历史中,被故意遮掩之事实。这也是我们往世在西藏佛教中破邪显正而不敌藏民业力的例子;如今我们仍将继续破邪显正,护持佛子迥向正知正见。初迥向位要做的事,完全是救护一切众生迥向正知正见,迥向佛菩提,免除一切众生落入邪见当中。

《作者补案:譬如桃园喜饶登“大活佛”及仰谔益西“大法王”,求佛菩萨(其实是欲界天人冒名)赐降甘露浆,用来证明自已有佛法证量。假设甘露浆不是用魔术障眼法变来的,真是天降,也只是欲界天有漏法,色界天人早就弃甘露浆如敝屣,他们却还在攀缘欲界甘露有漏法。甘露浆完全与佛法无关,他们却认为能求得甘露,便是有佛法证量。假饶他们能自变甘露,不是向欲界天人求降,依旧是外道有漏法,完全无关佛法;但是却有许多愚痴民众,相信他们的吹嘘与邪见,将这些依附于密宗之外道(密宗并不承认他们),奉为佛法中有修证的法王与活佛,何等可怜?菩萨既修初迥向行--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就应该揭示这些外道之本质,使众生了解,方能救护众生远离这些外道法及邪见,迥向真正之佛菩提。》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