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佛弟子应有之认识 第9-10节

《邪见与佛法》> 第五章


第九节 不应聚集资财于外道法之弘传上

既然知道这些人所弘扬的法是断见法、无因论、常见法、外道法,这些人是否应聚集佛教的广大资源、投入建筑某某山、某某山?建好之后广传常见法?广传兔无角的无因论?佛子大众是否应该容许他们继续这样做?

大家应检讨:他们各募一百多亿、八九十亿元投下去,盖起来的硬件建筑内,讲的是常见外道法;这样伤害佛教及佛子,是否应该被容许?被纵容?或者拿二十几亿、三十几亿元盖一个讲堂,专门讲唯识名相,却又否定唯识种智根本的阿赖耶识,这是否应该?譬如常照法师在电视台弘法,竟也学印顺法师说

阿赖耶识是方便说;讲唯识的人竟然把“一切法唯识、诸法唯识”的根本识否定。而他也要在新竹(苗栗?)盖大道场,据说也是二十几、三十几亿元。这些大法师们,聚敛佛教广大资财而弘扬破坏正法的法,这样有什么意义呢?又如有些人几百万、上千万的捐助喜饶根登、释性圆--等民间信仰之外道,赞助这些连密宗都不承认的附佛法外道,专在欲界有漏有为法上用心,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些现象实在是一种观念上的颠倒,像这些弘扬常见外道法、破坏佛教根本如来藏识的法、将欲界天甘露浆等有漏有为法引入佛教中,佛说这是佛法中的大贼,窃占了三宝的资源。这些三宝的资源是众生的福报加上佛过去无量世三大阿僧祇劫所修集的无量福德配合而有的结果,他们拿来盖大道场,却弘扬欲界天甘露等有漏有为法、常见外道法及无因论邪法,这是不应该的。此外,佛说:“于佛法中成就身见(我见),不在僧数。”又说:“以是正法名为真实沙门。”(编案:详见《佛藏经--等》)印顺法师、达赖喇嘛、圣严法师、惟觉法师等人,都未断身见,堕于意识之粗细心中,依佛所说,不在僧数,不是真实沙门,如何可取佛教资源达百亿元而弘常见外道法?大家对这一点也应有所认识。

《作者补注:桃园的喜饶根登在台湾吸取许多佛教资源,他所推崇的巨圣义云高、大法王仰谔益西,都未具备佛法的基本知见,根本就是外道,却利用一些不知情的佛教法师作幌子,让人误以为他们也是佛教,骗取初机佛教学人的护持:再用那些钱来排挤正统佛教,花费巨资在圆山饭店召开所谓“联合国际佛教会议”,推崇常见外道义云高先生是巨圣,说他是全球佛教最高修证者。他们用佛弟子护持的金钱,利用宣传媒体向社会宣示:他们才是佛教正统,一步一步有计划的排挤传统佛教后,现在更进一步要排挤传统密宗,争密宗正统。但其本质乃是依附于密宗的外道,密宗并不承认他们。那些护持他们的人,表面上看来是在护持佛教,其实是在破坏佛教,这一点也应让大家了解。》

第十节 邪见与正法不可能俱存

邪见邪法的在家出家法师们,吸取了佛教资源,壮大了势力后,必定会排挤到未来了义正法的生存空间。有很多法师跟我讲(陈履安居士也这样跟我讲):“萧老师︰你就说你的法,我们说我们的法,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不说你错、你亦不说我们错,各人弘各人的法就好了。”我说:“对不起!我没办法同意;为什么会有《护法集》出版?因为我们不说他错,结果自在居士反而说我们的法错,派人渗透,把我们整个正法团体弄到几乎要瓦解,几乎要散灭掉。所以不得不出书说他错,让大家来检查评论,到底谁的法才是正确的?”这就是说:邪法与正法是不可能并存的。

当你说你的是正法,他也说他才是正法;两法不同时,他一定说你的法不对。你不说他不对,他却一定要说你不对,否则他就不能生存了。我们刚开始弘法时,人家问我:“月溪法师好不好?”我说:“好!”“书可不可以读?”“可以!”不管人家问谁,我都说好,都说可以,都赞叹。不料赞叹也会出问题:我们都说人家对,后来他们说:“你们都说我们这个法对,可是你们的法和我们不同,所以你们的法不对。”结果变成这样。

所以在佛法上不能乡愿;如果这些错误的法建立了庞大势力以后,一定会排挤了义正法的生存空间,到最后众口铄金,大家都说意识觉知心才是真如,剩下我一个人说第八识才是真如时,没人会信我,法就没有人可以延续;法不能传承,就断灭了。从此以后众生就生怀疑,不信末法时期能修证了义的正法,佛法就会因此而渐渐消失掉。我们如果不一代接一代地努力破邪显正,佛法就不可能延续到七千年后,将会提早灭尽,所以破邪显正是每一个佛子的责任。

这最后的认识很重要,不可以允许有人把外道法(如欲界之甘露及有为神通)拿到佛法里安置、说这就是佛法--将外道法来取代真正的佛法。佛也说过不可以执著无因论的缘起性空(如古天竺月称、西藏宗喀巴,今印顺法师及达赖喇嘛),所以佛在经里说:“若人执我见如须弥山大,我不责怪;如有人执空见,说一切法皆空,一切都是缘起性空;执著这种空见小到像一根毛发析成十六分之一那么细,我也不容许。”因为如果落在有见里,用空见还可以对治;如果落在空见里,没有法可以对治,这个人不可救药,所以不允许有人落在空见里。因此,印顺法师和达赖喇嘛、宗喀巴、月称所主张的无因论的缘起性空,这种空见是佛所不允许的。他们不断的在排斥大乘的经典,尤其是排斥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因他们落于空见里,执著无因论的缘起性空是真实法;但这样不对(编案:于《楞伽经》中,佛说如是缘起性空名为“兔无角”戏论,详见萧老师著《楞伽经详解》第二辑举证)。

执著有见也不可以,例如中台山、法鼓山、法禅法师以觉知心为不坏心,这是常见外道法;这些邪见弄到佛教里代替了正确佛法后,佛教所弘的法就变成常见法、外道法,和常见外道就统一了。统一以后,佛教的胜妙就消失掉了,所以我们才要辛辛苦苦出来说法度人。

我们希望有愈来愈多的人可以证悟,证悟以后请阅经典印证:“啊!果然不错。”自己的证量可以从圣教量中获得完全印证,就知道那些自称开悟的出家在家大师们说错了,对了义正法就有具足的信心;这样,这了义法传给你就没有失掉目的。

既然承受了这了义法,只要你住在人间一天,这个法就住在人间一天,你代表了义正法;如果证悟的人统统死光了,没有人了,正法就在人间断了。也许佛世尊又安排了某一个人又来人间自参自悟也不一定。所以广钦老和尚走了以后,人间了义正法就断了,暂时消失了;在那段时间,他走了以后,我又尚未破参之前,这人间暂时没有宗门正法、了义正法;好在我们又把它延续起来。

但你如果问我未来要怎么样做?我说:“我没有意见;目前我是想舍报以后先去极乐世界,去证得八地无生法忍后,再往生中国大陆。”可是如果舍报时,释迦牟尼佛来说:“你不要去极乐,这边暂时还需要你。”那我就把自己的利益暂时摆下,还是继续再来娑婆人间--直接往生到中国大陆去,不去极乐世界。我以这样的前提发愿:还是去极乐世界。我深信本师释迦牟尼佛不会辜负我。以上是我们今晚所讲的《邪见与佛法》,希望今晚所说的这些知见,对诸位未来在佛道上的修证,可以得到很大的帮助。

最后,我们要再度赞叹那些未被评论的法师居士们,因为他们没有犯“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业;或因他们宣示已悟之后,如今已关门自省,所以我们不予评论;也因为他们在接引初机学佛上有很大的功劳,他们在弘传基本佛理上有很大的功德,于此再度致上个人最深挚的崇敬之意。

现在已经是年夜十二点半了,耽误大家五个小时的时间,谢谢大家从头听我唠叨到结束,都没有人半途离开,再一次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注:以上系依二000年元月十五日晚上,应邀往桃园友会懿莲念佛会之演讲录音整理润饰而成。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