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大乘起信论法义真伪之辨正

《正法眼藏》> 第六章


第一则

某师云︰《倘真如而可变易,则是生减法矣。大乘起信论所阐明者为“真如缘起”,只此四字,可以判定此论乃外道伪作,假托马鸣之名以行世,否则真如无有缘起不受熏染,倘有缘起,定有生灭,生灭之法定非佛法也。》(月溪法师语录158页、159页、258页)

又云:《然李翱实为伪经所误,即误于“净明圆觉本心(佛性)能起无明烦恼”一语是也。此话出大乘起信论,所谓“真如缘起”之说。大乘起信论是外道所作,托马鸣之名以传者,乃生灭法,非佛法也。何以言之?真如佛性不受熏染,恒守本性,无有变易,出华严经回向品。无明本无体性,如空花梦影,非由真如而起也。》(月溪法师语录258页、月溪法师讲禅宗修法89页、月溪法师著︰禅宗源流与修持法84页)

又云:《单只“真如缘起”四个字,便可判定起信论是伪造者,何也?凡有缘起者皆生灭法也。真如不生不灭故无缘起。真如不变不动故无所缘起。若有缘起则有生灭、有变易。有生灭变易则同轮转矣;故华严经云:“譬如真如无有变易;譬如真如恒守本性;譬如真如不受熏染。》(月溪法师著︰大乘绝对论348页)

辨正︰

自古以来有许多假名善知识,质疑《大乘起信论》是伪论。此师则直接说是外道所作,假托马鸣菩萨的名义在世间流通。古来有许多大知识写文章质疑《大乘起信论》所说真 如缘起的说法为不如法。归纳这一些假名善知识的全部质疑共有三大类…第一、真妄别体之难;第二、真前妄后之难:第三、悟后却迷之难。对于这一些质疑,在《圆觉经》中,金刚藏菩萨已经为末世众生事先请问世尊。

金刚藏菩萨云:“世尊,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此即真前妄后之难)。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此即妄真别体之难)。十方异生本成佛道,后起无明,一切如来何时复生一切烦恼?(这是悟后却迷之难)”

凡此疑难,皆因古今诸大知识不明白阿赖耶识断尽一念无明而成为庵摩罗识(异熟识)证入声闻阿罗汉、辟支佛、菩萨八地、菩萨阿罗汉境界的道理;也不明白异熟识断尽无始无明而成为无垢识(真如)证入究竟佛地的道理。

诸大知识之所以会有种种的疑难,乃至毁谤《大乘起信论》为伪论者,皆因没有悟明真心,复 未深入贯通经藏而导致此类错误。似此类人,不离十信凡夫之位,乃竟敢毁谤马鸣菩萨所造《大乘起信论》为伪论,殊堪浩叹。但是也有许多融会经教的真正善知识,为护法故,起而为《大乘起信论》辨正。

《大乘起信论》云:“显示正义者依一心法有二种门。云何为二?一者心真如门,二者心生灭门。”《大乘起信论》所说的心真如门,是属于横面的、剖面的说明生命本体的本质。心生灭门则是说阿赖耶识转化为异熟识再转化为真如的过程与内容;也说明凡夫心的识种生灭不住。然后说明真心的内涵,乃说︰“虽念亦无能念可念,是名随顺;若离于念,名为得入。”

这不是说妄心没有念就是真如,而是说真如一向不起念,于不起念中有无量无数念在不断的运作,不是见闻觉知的心之所能知,唯有证悟者方能知此念,唯有证悟者才能如此说。这就是《金刚经》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意思。证知此法而使妄心自然不起念,于觉观中远离觉观,名为得入。

广说真心的体性以后就讲心生灭门,那就是说真妄和合的意思:“心生灭者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为阿黎耶识。”然后就说这阿黎耶识的境界和内涵,以及悟后起修等四个阶位---所谓不觉、相似觉、随分觉、究竟觉四位:然后说“依阿黎耶识说有无明”。也就是说真如在还没有进入佛地之前有无明;便叫人要断一念无明;一念无明断尽,又叫人应破无始无明,乃至断尽无始无明。故云:“依无明熏习所起识者,非凡夫能知,亦非二乘智慧所觉。谓依菩萨从初正信发心观察,若证法身,得少分知。乃至菩萨究竟地,不能尽知,唯佛穷了。”初证法身,得少分知,就是禅宗的开悟---找到因地真如(阿赖耶识)。

这个阿赖耶识虽然本性清净、离觉观、离能所分别而名为真心,但是因为尚未断尽一念无明,也没有断尽无始无明,仍然还有烦恼熏染。悟的时候虽然已经破无始无明,但是还没有断尽,仍然还有修道所生过恒河沙数上烦恼存在阿赖耶识中。故经云:“是心从本以来自性清净而有无明,为无明所染有其染心。虽有染心而常恒不变。”为修除一念无明中的修所断烦恼及无始无明上烦恼,悟后必须修道,故《胜鬘经》云:“自性清净心而有染者,难可了知,唯佛世尊如实知见。”

此师不明白阿赖耶识、异熟识、真如名异体同的道理,不明白阿赖耶识与真如非一非异的道理,所以就引述《华严经十回向品》云:“譬如真如无有变易,譬如真如恒守本性,譬如真如不受熏染。”等经文来驳斥真如缘起之说。但是我们应该知道:无垢识、清净识的果地真如,并不是一悟便得,必须开悟而断除见一处住地及打破无始无明,悟后起修而分断无始无明及断尽一念无明之修所断住地烦恼,进入异熟识(庵摩罗识)的境界,然后再继续分断无始无明,直到无始无明断尽才能成为无垢识---真如,并非一悟就是真如。分断无始无明而分证法身的过程,请大家详细阅读《十地经》或《华严经》的十地品中所说初地菩萨渐修至等觉的过程就可以知道。《深密解脱经》和《解深密经》也有详细说明,我们这里不做引述。

我们深入阅读《圆觉经、楞伽经、楞严经》时也会发觉世尊早已详细为我们开示,应该要断尽事障---一念无明,及断尽理障---无始无明。两者全部断尽才能成佛。所以《圆觉经》云:“若此二障 未得断灭,名未成佛。”

从上面提示的经文可知真如缘起的说法完全正确。简而言之,想要到达真如成佛境界的人,必须先明心见性---找到阿赖耶识而破无始无明及一念无明的见一处住地,之后再断尽一念无明的修所断惑(欲爱、色爱、有爱住地),继续断尽无始无明才能成佛,才能到达佛地真如境界。

初开悟的时候虽然已经明心见性,可是所明的真心只是阿赖耶识--如来藏而已。这个如来藏虽然本性清净,但是仍然还有污染。所以《胜鬘经》云:“世尊,如来藏者是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间上上藏、自性清净藏。此性清净如来藏而客尘烦恼、上烦恼所染,不思议如来境界。何以故?刹那善心非烦恼所染,刹那不善心亦非烦恼所染。烦恼不触心(真心),心(真心)不触烦恼,云何不触法而能得染心?世尊,然有烦恼,有烦恼染心;自性清净心而有染者,难可了知。唯佛世尊,实眼实智,为法根本,为通达法,为正法依,如实知见。”胜鬘夫人说是难解之法问于佛时,佛即随喜︰“如是如是,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难可了知。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

又如《入楞伽经》卷七,佛云:“大慧,此如来心阿梨耶识如来藏诸境界,一切声闻辟支佛诸外道等不能分别。何以故?以如来藏是清净相,客尘烦恼染垢不净。大慧,我依此义、依胜鬘夫人、依余菩萨摩诃萨深智慧者,说如来藏阿梨耶识共七种识生,名转灭相。”

所以我们开悟明心时找到的真如,其实只是阿赖耶识。必须断尽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以后,一切起烦恼及上烦恼断尽,成为无垢识才算是果地真如。自此以后才能像《华严经》十回向品中所说“无有变易,不受熏染,恒守本性”。故《成唯识论》卷二云:“由此如来第八净识唯带旧种,非受新熏。”不再熏染,不再变易故。但未到佛地之前都有变易,都有熏染,都不守本性。未到佛地之前,如果就恒守本性而无变易不受熏染,那么一切起烦恼、上烦恼都不可能断除,因为无有变易;一切过恒河沙数修道所应证法,也不能证得,因为不受熏染。

此师没有开悟明心,未证阿赖耶识的缘故,不知道开悟时所找到的真心,仍然还不是真如,只是阿赖耶识,因此便以意识体会所得,以为开悟见性就是成佛。悟后就不需再修行了。

世尊曾经开示:“此性清净如来藏而有染污”,因此世尊说︰“我若说为真,其奈带持种子。妄习不除,众生将迷妄为真,未免瀑流漂转。我若说为非真,其奈体即真如,离此无真,众生将迷真为妄,未免向外驰求。以此真如真与非真二俱难言故,非时非机故,我常不开演。”所以除了最后身菩萨具足了四禅八定、灭尽定以及观、炼、薰、修四种三昧,再修无量百千三昧之后,明心见性可以成佛之外;一切人明心见性的时候,仍然还不是佛。必须悟后起修,广修十度波罗蜜,将所悟的阿赖耶识转化清净而成为无垢识---真如,这才是究竟佛。所以《大乘起信论》的“心真如门、心生灭门”的真如缘起说是究竟说,完全符合世尊在《楞伽经、楞严经、大乘显识经、圆觉经、金刚三昧经、十地经、华严经、不退转法轮经、胜鬘经、菩萨璎珞本业经、解深密经、深密解脱经、大宝积经、大集经》等等开示,而且也和弥勒菩萨的《瑜伽师地论》的开示完全符合,和《成唯识论》也完全符合。还请佛子们查阅佛经,加以印证。

如果能开悟明心而找到阿赖耶识这个一切有情都有的本心,再深入一切了义经,加以融会贯通之后,就知道一切有情众生的生命本体阿赖耶识,祂本来解脱、本来没有生死、本性清净而有烦恼染污。在众生地是祂,在阿罗汉、辟支佛地是祂,在八地以上菩萨也是祂,将来成佛还是祂,所以说“众生本来成佛”。如果能够真正明白这个道理,那么古今一切大知识所质问“真妄别体之难、真前妄后之难”,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

如果知道悟后起修之道,是应该断尽一念无明,并且应该断尽无始无明,应该修学四禅八定、灭尽定、观、炼、薰、修、各种三昧,乃至十地菩萨、等觉菩萨等,都应断尽二十二种无明,除十一种障,方能转阿赖耶识为庵摩罗识,再转为真如,知道这个道理之后,那么“真妄别体、真前妄后”之疑难顿时消失。

《深密解脱经》卷四云:“虽满彼分而不能得满足法身,及不能得受乐法身,彼诸菩萨不满彼分。为满足故修行进求得满彼分。……得满菩提菩萨名之为佛。观世自在,如是十一种分摄诸地应知。”这是佛世尊向观世音菩萨开示分证法身,然后观世音菩萨白佛言︰“世尊,此诸地有几种无明?几种障对?”佛言︰“观世自在,有二十二种无明,十一种障;观世自在,于初地中执著人我法我无明,恶道烦恼染相无明。迷没彼二,是故名障。于二地中……。”一直说到等觉地,共断二十二种无始无明十一种障。我们从这里就可以证实,祖师开示“破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的说法没有错。所以真如缘起的说法也是正确的。没有开悟的人,又没有深入了义经加以融会贯通的人,他只知道经典的片段,或误会禅宗祖师方便假说为真如的道理,就用佛地真如的境界来比较对照初悟时因地真如的境界,然后他就起大我慢,自抬身价说道:“开悟见性就是佛,悟后不用修行。”这样的讲法不是真正开悟的人,真悟的人不会这样糊涂。

《解深密经》卷三,世尊说有杂染真如云︰“如是一切如所有性者,谓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是名此中如所有性。此复七种︰一者流转真如,谓一切行无先后性。二者相真如,谓一切法补特伽罗无我性及法无我性。三者了别真如,谓一切行唯是识性。四者安立真如,谓我所说诸苦圣谛。五者邪行真如,谓我所说诸集圣谛。六者清净真如,谓我所说诸灭圣谛。七者正行真如,谓我所说诸道圣谛。当知此中,由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故,一切有情平等平等。由相真如、了别真如故,一切诸法平等平等。由清净真如故,一切声闻菩提、独觉菩提、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平等平等。由正行真如故,听闻正法、缘觉境界、胜奢摩他毘钵舍那所摄受慧平等平等。”杂染真如等即是因地真如。

此外《瑜伽师地论》卷51,弥勒菩萨也说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有四相流转,而建立如来藏的杂染还灭门,因此而开示声闻地、缘觉地、菩萨地以及佛地之修行渐次。由此可知,真如这个心,如果还在因地的话,仍然还有杂染,这个因地真如名为异熟识庵摩罗识或者名阿赖耶识;佛为向凡夫众生示现这个阿赖耶真心与转识妄心不同的缘故,所以方便说祂是真如,一切佛子不应将果地清净真如、无垢真如的不受熏染等圆满体性来比喻因地有杂染的阿赖耶识及异熟识的真心境界。

若因地凡夫的真如与悟后修道位菩萨的真如相同,与究竟佛的真如相同,皆是不受熏染、不变易、恒守清净本性的话,则佛说诸了义经皆是错误,方才引述世尊所说悟后修道的开示也变为错误了,然世尊是实语者,如语者,不可能错误。故因地真如必须是能受熏染、可变易、不守本性,方可能将“本性清净而有染污”的因地真如修成究竟佛地的无污染而完全无功用行的真如。佛于诸了义经已多次开示“无为法前后不变,无生长熏习作用”,若因地真如即已成就诸无为者,即无可能将“本性清净而有染污”的因地真如,经由开悟转成果地清净真如。因为本来无为,具足清净,又何须开悟来转变而成佛呢?既然因地就是恒守本性永无变易,则开悟前后应无不同,怎可主张“开悟可以成佛”?怎可主张“一悟即是究竟佛”?

既然无有变异,恒守本性,开悟亦不能变易祂,则吾人何须求悟?既然因地真如就“恒守本性而不变易,与佛无异,所以一悟即至佛地,与佛无异”,则众生本来就是究竟佛,何须求悟?学人当知“众生本来成佛”乃是理即佛、名字即佛,非究竟佛。故因地真如必须是可受熏染、能变易、不守本性,方能将因地真如---阿赖耶识转为庵摩罗识再转为无垢识---真如。若因地真如与佛地真如完全相同,若悟前真如与悟后真如完全相同,则修行不能转变真如之内容,开悟也必不能变易真如之内容,则吾人精进修行求悟即成多余,佛说转识成智之理便成错误说。

凡此皆因不明因地真如阿赖耶识体虽清净而离能所分别、远离觉知观照、随缘自在而不作主,直至成佛皆是祂,但未成佛前,其清净体中含藏无量无数之上烦恼及起烦恼种子,须赖开悟及悟后修道而变易其内容,故必须是可熏,能变易,非恒守染污本性。由《楞伽、楞严……》等诸了义经典,皆可证知佛已多方开示此理。是故“因地真如同于果地真如,因地真如不受熏染、永不变异、恒守本性”的主张,进退失据,不能成立。是故《大乘起信论》真如缘起说及心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之说,乃是正说,是宗教俱通者所说。

所以契经中金刚藏菩萨承佛威神之力,向大众云︰“阿赖耶识亦复如是,是诸如来清净种性,于凡夫位恒被杂染。菩萨证已,断诸习气,乃至成佛,常所宝持。”尔时金刚藏菩萨欲重宣此意,乃说偈曰:“如来清净藏,亦名无垢智。常住无始终,离四句言说。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如是赖耶识,出于习气泥,转依得清净,佛菩萨所重。”

所以真如在因地有杂染习气,是杂染真如,《解深密经》世尊名之为邪行真如、流转真如,即是阿赖耶识。佛子证悟阿赖耶识以后,悟后起修,除却一切杂染习气,断尽一念无明的人我执,及无始无明中的人我、法我二执,才能称为真如。此时才能成佛,世尊在《金刚三昧经》中也有详细开示。所以《大乘起信论》的“心生灭门与心真如缘起门”是正说,是证悟者所说,完全符合佛陀的开示。此师不解了义经而又否定《大乘起信论》正法,可证他不明第一义经典,不是证悟之说,明为弘扬佛法,实则违背佛意,暗中破坏如来正法。

在《解深密经》卷三云:“菩萨从是已后,于七真如有七各别自内所证通达智生,名为见道。由得此故,名入菩萨正性离生,生如来家,证得初地。”所以明心见性的人,慧解虽然和初地菩萨相同,但是还 未引发菩萨广大威德之时,不可以就说自己是初地菩萨。还没有引发七真如七种各别自内所证的通达智,也不能自命为初地菩萨。必须要悟后起修,善知六处,能够引发菩萨广大威德之后才算进入初地。而多数菩萨,譬如十住菩萨还没有修得四禅八定及观、炼、熏、修、四种三昧,还没有获得天眼宿命通的人,悟后虽然不迷,舍报中阴也不迷,但是正知入胎之后,仍然还会有隔阴之迷。需要加学四禅八定,以及天眼宿命通,或得阿赖耶三昧以后才能远离隔阴之迷,这就需要三地满地心以上的菩萨才能做到。

尚未进入三地满地心之前,来生大多还需要重新再参再悟再修;三地满地心之后永远就没有“悟后却迷”的困扰。最后身菩萨故意示现与众生凡夫无别,所以要示现悟后却迷的现象。但这是佛世尊度众之方便,不可一概而论。因为修到三地满心以后就永远没有悟后再迷的事情。所以《圆觉经》云:“善男子!如销金矿,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矿。经无穷时,金性不坏。不应说言本非成就。如来圆觉亦复如是。”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悟后却迷之疑,也就烟消云散。p365

综合以上明确的引述与说明,就知道《大乘起信论》的“心生灭门、 真如缘起”之说乃是正说,非不正说。学者如果想要详细了解的话,应当要被初参,找到《解深密经》所说的流转真如---阿赖耶识,详细体验流转真如---阿赖耶识,再深入全部了义经,融会贯通之后,便知真如缘起之说正确,便会知道“心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之说正确。为什么这样说呢?《楞伽经》中世尊早有开示:“诸识有二种生住灭,非思量所知。诸识有二种生︰谓流注生及相生。有二种住︰谓流注住及相住。有二种灭︰谓流注灭及相灭。”可见《大乘起信论》中“心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之说契合佛意。

流注灭及相灭的时候,就是真如已经离开异熟识和阿赖耶识的境界,即是《解深密经》所说的清净 真如、正行真如,从此以后永无起烦恼的生灭及流注生灭,从此以后就永远“恒守本性,不受熏染,永无变异。”由此可知真如缘起之说,以及真如杂染生灭之说正确无讹。但是这个真如之杂染生灭,真如的真与非真,不是一般凡夫和未开悟的聪明博学之人所能知道。佛子们想要知道这个境界,应当精进参禅,悟后广阅了义经之后,才能知道。如果不念佛观行或参禅,而作佛学研究,终究没有什么利益。千万不要学这位知识悟得不真,反而诽谤某些经典是伪经,诽谤某些论典是伪论,诽谤0云和尚悟得不真,那就不免谤佛、谤法、谤僧的大因果了。



第二则

某师云︰《大乘起信论以真如比水,以生灭比波,此乃错误。真如乃佛性作用,生灭乃脑筋妄想作用,两不相干。真如乃如如不动,无有变易,不起妄念。华严经回向品言之极详,倘真如能起生灭妄念,如水之起波,则真如亦有生灭轮回,非最究极之实性矣。楞伽经则以海水比阿赖耶识,以波澜比七识乃正理也,人谓大乘起信论是外道伪造者,不为无因也。》(月溪法师语录166页)

辨正︰

《大乘起信论》以真如比水,以生灭比波浪,确实没有错误。真如就是阿赖耶识,还没有到佛地时,有流注的缘故,名为阿赖耶识或异熟识或庵摩罗识。为众生方便辨别七转识的虚妄,而说阿赖耶识是真如,这是方便说,不是果地真如。犹如《楞伽经》说阿赖耶识比如海水,境界风比如猛风,七识比如海浪,起信论亦如是说,并无二致。

所以起信论说︰“复次,生灭因缘者,所谓众生依心、意、意识转故。此意(末那)云何?以依阿黎耶识说有无明,不觉而起能见、能现、能取境界、起念相续,故说为意。此意(末那)复有五种名。云何为五?一者名为业识,谓无明力,不觉心动故。二者名为转识,依于动心能见相故。三者名为现识,所谓能现一切境界,犹如明镜现于色像。现识亦尔,随其五尘对至即现,无有前后。以一切时任运而起,常现在前故。四者名为智识,谓分别染净法故。五者名为相续识,以念相应不断故,住持过去无量世等善恶之业,令不失故。复能成熟现在未来苦乐等报无差违故,能令现在已经之事,忽然而念,未来之事,不觉妄虑。是故三界虚伪,唯心所作,离心则无六尘境界。”

所以起信论的说法,符合《楞伽经》所说,波者七转识波浪也,七转识的波浪乃是有阿赖耶识住持种子,于对境时因末那能生诸种妄想妄念 ;不对境之时,因末那能生过去诸事的想念,以及攀缘于未来诸事而起思虑之念,七转识因此而产生,因此而转。真如在因地名为阿赖耶识、异熟识(庵摩罗识),仍然还有种子生灭轮回,所以菩萨明心见性以后,如果还没有进入阿罗汉位或菩萨第八地,仍然还有分段生死,必须断尽一念无明以后进入第八地或阿罗汉位才没有分段生死。即使已经离开分段生死,仍然还有变异生死,仍未到佛地,不名真如。因为因地真如阿赖耶识、庵摩罗识(异熟识)的本体虽然不生不灭,但本体中仍然还有识种流注变异,流注变异就是生灭。进修到佛地,流注的现象消灭才称为真如,果地真如就没有生灭变易。此师不明白道的次第,也不明白《楞伽经》的意旨,所以他说起信论是伪造,实在是天大的误会。

他又误导众生说︰《真如乃佛性作用,生灭乃脑筋妄想作用,两不相干。》从这两句话也可以证实他完全不懂《楞伽经》,所以他注疏《楞伽经》时,从开始到最后结束,都用佛性来解释《楞伽经》。但是《楞伽经》所说的完全在解释八识心王,想要使已经开悟的佛子深入体会真识的流注生灭和转识的虚妄以及转识的重要,让佛子真正明白转识成智的道理,因此能够渐修而进入佛地。所以《楞伽经》不是讲佛性。

佛性是真如的用,不可学此师颠倒说真如是佛性的用。起信论“心生灭门”的说法,不是讲脑筋妄想的作用,而是说明真如在因地阿赖耶识、异熟识的时候,有业种的流注生灭而住著定境或起诸妄想,是说识种流注生灭,不是指脑筋妄想作用的生灭。佛子们读经阅论的时候,应该要真实解知经论的意旨,不可学此师一知半解,便乱做评论,四处说法,自误误他。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