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由教门开示证知某师尚未开悟明心

《正法眼藏》> 第七章


第一则

某师云︰《清凉国师说:“至道本乎一心,心法在乎无住。无住心体灵知不昧,性相寂然,包含德用。迷现量则感苦纷然,悟真性则空明廓彻。”这几句话亦不是明心见性的话,是见闻觉知的脑筋不住。住与不住,与佛性了不相干。说法亦是住,不住哪里会说法,乃误认灵性为佛性。》(月溪法师语录69页)

辨正︰清凉国师上面的开示讲的是真如,不是佛性。此师不明白真如,也没有眼见佛性,他将真如佛性混淆了,而以揣摩所得批评清凉国师, 未悟之人竟说已悟之人未悟。清凉国师之开示真如本心,其实没有错误,唯有无住心体才能够灵知不昧而又性相寂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灵觉心是有所住的,是常常在六尘中应对的。一念不生常寂常照的心是在定境法尘上攀缘而住,是有所住的,睡著昏迷或死亡时,祂就断灭了,那不是性相寂然而无所住的真如本心。真如本心则是不论在日常活动中或睡著时都无所住而又性相寂然灵知不昧,祂一向不睡觉不昏迷。不论在悟前悟后,祂一向是无所住而又性相寂然,灵知不昧、不睡觉、不昏迷。所以《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维摩诘经》云:“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就是这个意思。

“法身真如不说法”是对一般未悟的人说;对已经悟的人而言,真如法身非能说法、非不能说法。因为若离真如法身,一切圣人及十方诸佛都不能说法,须知一切悟者说法时,真如阿赖耶识依旧是无分别无所住而生其心,不断地配合妄心而说法,于第一义而不动。这是真悟者方知,不是此师之所能知。学人莫学此师云:“住与不住,与佛性了不相干”的外行话。更勿学此师云:“说法亦是住,不住哪里会说法”,便诬赖清凉国师证悟圣者“误认灵性为佛性”,犯下诽谤贤圣僧之地狱业。佛子们万勿学他,应小心谨慎,以免祸从口出。



第二则

某师云︰《圆觉经里边说过︰“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这几句话是指信佛居士说的,出家释子千万不要错会。出家人根本就不结婚,那有淫怒痴?出家若错会,自招罪过。》(月溪法师语录81页、82页)

辨正︰

《圆觉经》所谓的“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这是说悟得真实的人,他在戒定慧及淫怒痴的各种动静行为之中都能体验真如法身在运作。在行淫中,在瞋怒中,在睡眠中,都不离真如法身之运作,而真如法身在这些运作之中没有贪求、不受淫欲之乐、不瞋不怒、不知不觉、没有执著。所以说︰“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

此师没有证得真心,所以不知道这一句经文的真正意思,反而说“这一句经文是为在家佛子而说,不为出家佛子说”。但是世尊这一句话其实是说出家人的境界,是明心见性真出家者的境界,不是 未悟佛子的境界。真正证入这一句话的人才是出家的佛子,不论他身穿白衣或者黑衣,都是出家人,这在了义经里面已经有多次说明了。从大乘佛法而言,未证入这个境界的人名为假名出家,是身出家,不是真出家。一切证悟的人都已经亲证这一句经文所说的境界,都知道这句经文是为出家人说的,不是为在家人而说,此师不懂这一句经文,可见他没有开悟明心。



第三则

某师云︰《小乘二乘断六根、一念无明,不过是暂时断,不是永久断。人非木石,若永久断,释迦佛未曾说过永久断,是暂时断。外道断妄念是永久断,因为妄念断了,就是本来的真性。》(月溪法师语录112页)

辨正:

依照他所说的这段开示,外道反而胜过阿罗汉与辟支佛了。那就成为外道有解脱,二乘人反而没有解脱了。

二乘人断尽一念无明之后,既不须观,亦不须照,妄想妄念自然而然永不复生,所以不是暂时断,而是永久断。因此世尊在大小乘经中都说阿罗汉、辟支佛一念无明及诸妄想梦想永断,不是暂时断。二乘人及菩萨阿罗汉断尽一念无明后,妄想妄念自然永不再生,不受后有,永离轮回,已出三界。是永久断,不是此师所说的暂时断。

外道断妄念,必须用观或照,才能使妄念不起,乃至修行到非想非非想定,仍然是暂时断,只是攀缘定法或观照的法,才能八万大劫之中不起一念。因为一念无明尚未断尽的缘故,八万大劫内仍然会再起一念,当他再起一念的时候还是要再轮回,不离三界生死。一切佛子无论已悟 未悟之人,都知道佛已经多次说明这个道理。此师自命为明心见性之人,又是佛教法师,竟然附和外道的说法,和世尊说法相反,变成外道妄念是永久断而证得真性,阿罗汉辟支佛断六根贪著及一念无明反而是暂时断,如此则不能出三界,仍须再轮回。身为佛教的大法师,竟能说出这样悖离佛法的开示,也是近代佛教界一大奇事。

此外,一般人妄念断了,大不了是未到地定的境界,数小时后、数天之后又起一念,便又出定了。若 未断尽一念无明,而用定法永不起念,舍报必生无想天,五百大劫后,多下堕人间为虫蚁,本心中多无记业种故。就算他修得非想非非想定,八万大劫之内不起一念,那也还不是本来的真性。如果说外道妄念断了就是本来真性,那外道是得解脱了,可是世尊为什么说一切外道不得解脱呢?

如果说妄念断了就是本来的真性,那么一切阿罗汉、辟支佛都应该已经见佛性了,已经明真如了,那为什么《胜鬘经》说二乘 未破无明住地呢?为什么《大般涅槃经》说声闻、缘觉定多慧少不见佛性呢?所以证悟的人绝对不会像他这样说。证悟的人都知道断妄念的寂照心仍然不是真心本性,所以我们从这一则教门的开示就知道他不但没有开悟,而且也不懂声闻法、缘觉法及定法。



第四则

某师云︰《维摩诘经云:“直心是道场”,意谓见性之后,起心动念无往而非佛性。佛性不易不变,唯一直心。》(月溪法师语录96页、月溪法师讲禅宗修法122页)

辨正︰

《维摩诘经》全经都在说真如法身,不是讲真如之用---佛性,他用佛性来解释《维摩诘经》,可见他尚 未开悟。

“直心是道场”不是指悟后起心动念都是佛性,而是说明直心就是真如,真如就是直心。但是这个直心不是指做人正直的直心,也不是妄念不生时的妄心。这个直心很难会,但也是最容易会的。难易只在一念之间。直心老实的人容易会,聪明伶俐的人、葛藤多的人、疑心重的人难会。从以上此师教门的解释,可见他不是证悟的人。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