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一切佛子应护正法

第四节 一切佛子应护正法

《正法眼藏》> 第七章


我们在第三节里面举出将近五十则宗门公案拈题,是此师尚未开悟明心的确实证据。一切真悟之人一望而知他没有开悟,当然---悟得不真的人除外。由本章第一、二节列举之教门开示,亦可证实他未曾证得真心本性,前六章之辨正亦处处证实他尚未开悟。譬如体用不分--此师对真如与佛性的体用分不清楚。他注解《维摩诘经》时又说佛性是肉眼看不见的。(月溪法师著︰维摩诘所说经疏全集111页),可见他的见性是“闻见佛性”,不是禅宗和《大般涅槃经》所讲的眼见佛性。他对禅宗所讲的证悟、理悟以及悟的层次深浅、悟的三关也不明白;他不知道悟后起修--道之次第;又不知道真如佛性与见闻觉知之关系;他又不懂转识成智的道理,又错解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他又不明白理障和事障,又不明白三身四智和一心三身。

又常常错解经典、变造经文,乃至以错悟凡夫未悟言悟,竟然诽谤地上菩萨所造的《大乘起信论》为伪论。然后又错解《金刚经、心经、楞伽经、维摩诘经》,误以为这几部经是讲佛性,却不知道这几部经完全是在解说真如本体,而不是说佛性。所以他的开示、语录、注疏、表解等错误百出。

我手上现在有他的开示及著作十八本,其中有一些是很多种合订为一本。详细阅读下来,发觉他所讲的内容大同小异,而自相矛盾的地方非常多。我们无法一一列举出来。因他自相矛盾及错解经典的地方很多,所以导致信受他所开示“佛法”的人,或被误导、或无所适从。

例如︰他讲《楞伽经》时,说前八识不可破(月溪法师讲楞伽经69页)。在同一部《楞伽经》里面又解释说“阿赖耶识灭则前七识俱灭”(月溪法师讲楞伽经68页)。他写《大乘绝对论》时又说要将八识否定,连识的本身也应该破除。(月溪法师著︰大乘绝对论350页)。有时说一念无明是无始无终,不可能断、不可以断、不必断,有时却说小乘中乘断一念无明。有时又说要捣碎庵摩罗识才能见性。在在都可以证明他既没有贯通佛教经典,也没有明心、更没有眼见佛性。如果是眼见佛性的人,他讲佛性的时候,绝对不会违背《大般涅槃经》而说佛性离见闻觉知,因为《大般涅槃经》讲佛性不离见闻觉知。他若有眼见佛性的话,就不会讲“佛性非肉眼所能见,故见同无见”的外行话(月溪法师著︰维摩诘所说经疏全集111页)。因为《大般涅槃经》明明告诉我们肉眼可以看见佛性:“十住菩萨眼见佛性、诸佛如来眼见佛性。”在教学修习实证上也证明肉眼可以看见佛性。因为他悟得不真,才会说“悟后由真如佛性做主”这种外行话。

还有更甚者,在他所写的经疏里面,将真正证悟者之修证加以否定。如果他的否定是正确的话,那一切大乘了义经典就错了,佛世尊也错了。后人如果信受他,则将来悟后阅读他的开示以后,只好把真正悟得的本心丢在一边,而另外往本心之外再去寻觅本心。如此一来,后人参禅必会落到两条路上去:

第一、是学他以想像来的“一点不动,遍满虚空”的心做为本心。但是此心不可得,即使修到佛地,也不是“一点不动,遍满虚空”,而是“犹如虚空,遍一切处”,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第二、则是落到无妄想无妄念的、一念不生常寂常照灵觉心之中,误以为就是佛性。但这是妄心识神作用,不是本心,不是佛性。如果相信他的开示语录,将来的人就很难证悟,很难获得无生智。

如果像他一样错会,自以为悟,而又相信他所说一悟就是究竟佛,和释迦佛相同,那就不免会犯下大妄语的恶业。《菩萨璎珞本业经、如来藏经》说这种人必定会落于地狱之中,求出无期。修禅参禅本是善因,如今因为误信他的开示,以善因而得大恶果,令人悲悯,佛子自当戒慎。

此师将有情众生真正的本心予以否定,认为绝对不是祂。如果他所说是正确的话,那么佛所说的诸多了义经就应该要烧掉。如果他说的对,《景德传灯录、续传灯录、指月录、续指月录》应该烧掉,《大宝积经、大集经、楞伽经、楞严经、圆觉经、维摩诘经、大般若经、大般涅槃经、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如来藏经、深密解脱经、金刚三昧经、无上依经、大乘同性经、大乘显识经、不增不减经、不退转法轮经、鸯掘摩罗经》都应该烧掉。因为此师所说恰与这些经论所说相反。此师否定佛陀正法,他造下这种大妄语及破坏佛陀正法的大恶业,不下地狱也难。

此外,真如佛性是佛世尊无上甚深密意,即使弥勒菩萨也不敢明说,何况吾人?《大宝积经》卷110,佛云︰“诸比丘从今以往,于不信前勿说此经;求经过者,慎勿示之。于尼乾子、尼乾部众诸外道中亦勿说之。不恭敬渴请,亦勿为说。若违我教,亏损法事,此人则为亏损如来。”

佛在《大宝积经》中说本心的时候,已有吩咐不可向外道及一般人说,即使是佛子来求,如果他不是恭敬渴请,也不可以为他解释,何况明说?如果冒然明讲,那就是“亏损如来”。亏损如来的重罪,谁都担不起。

若遇修炼神通之人,更须谨慎,不可轻易为他宣说。其故有三︰

一者修得神通之人容易因通生慢,定多慧少,难见佛性,亦难明心。

二者神通观色而不能观本心,观境界而不能观本心,他心通亦不能观得自他一切有情之本心,设为明说,彼亦不能信受,必致诽谤。

三者修神通之人多喜求有,追求境界,心境界是无所有、无所依、无所住之空性,虽能寂然而随缘应物,但却不在妄心知觉之中,不落于境界之中,故乐求境界之人难与真心本性相应。所以我们不应对修学神通乐求境界之人明说密意。

真如非神通所能观照,佛性非天眼所能看见。真如就是三十二相里面的不见顶相。一切神通外道、持咒仙人乃至大梵天也无法观见这个本心。所以尽管神通非常广大,如果没有悟,还是一样找不到这个本心。他无法猜测、无法揣摩解脱的菩萨,他所悟的本心究竟是什么?不能猜测十住菩萨如何眼见佛性?因此我们已经见道的人,平常相聚在一起也要尽量避免用语言文字明说。避免那一些有神通的声闻人和有神通的外道,用神通潜在我们身边窃听,避免他们听闻后因为不信而诽谤如来正法,请大家尽可能不用明说的方式而探讨祂。

为了护持正法的缘故,末学说此《护法集》,一切佛子如果尚未亲证,或者悟错了,或者虽然亲证而没有具足差别智、择法眼和摧邪显正智慧的人,千万不要仿傚末学评断说法之人。如果误解误说误判的话,必定会障碍他人修证正法,乃至退失正道,未来无量生之果报无量惨痛。如果被我们否定诽谤的人是真实证悟者,那么我们免不了要因此下地狱受报,求出无期。

佛子们如果有人想要否定末学所弘扬的正法,应该要三思而后行,以免舍报的时候,悔之不及。

如前所述,诽谤正法者,将来受苦无量。佛子应以世尊以往惨痛经历互相警惕,莫作二说云:“此法菩萨应学,彼法不应学。”免受无量地狱剧苦,悔之已晚。更莫学此法师诽谤唯识阿赖耶识非真,若诽谤阿赖耶识非真,即是谤如来藏;谤如来藏者即是谤菩萨藏,即成舍一切善根,入一阐提趣。

譬如今人有 未开眼者,不明祖师已悟未悟,随意选取大藏经中似已开悟祖师之语录著作,未请示已开眼善知识便予印行。佛子不知,并皆随喜赞助,广为流通;欲修集功德却反而铸成毁佛正法重大共业,未来无量生,恐不免恶报。此中虽有过去生破法因缘导致今生续造此业,然亦不免令人唏嘘感叹,而不得不于此大声呼吁︰一切佛子欲重印祖师著作流通者,务须谨慎明辨该祖师已悟 未悟,亦须判别其著作是悟前所作或悟后所作,以免招祸,百劫受苦。

例如近来有人印赠《唯心五种》一书,收录五种说心歌诀或长文,其中有正有讹,乃至有否定佛之正法者,其弊甚大。未开眼者不能分辨,盲目信从,永无证悟之日;设有所悟,必致“错悟”而成就大妄语业,流弊无穷。倡印者以助成谤菩萨藏之大恶业,后果严重。

当知《唯心五种》书中永明延寿禅师之《唯心诀、定慧相资歌、警世文》固属正说,但第四文《高丽国普照禅师修心诀》所述真心则落于见闻觉知之中,谓“能见闻觉知必是汝佛性。”又云:“诸法皆空之处灵知不昧,即此空寂灵知之心是汝本来面目。”

学人应知︰离语言文字妄想妄念而空寂灵知之心乃是定心,犹是意识妄心,《瑜伽师地论》说之甚详。犹有灵知,即非本心。灵知之心有觉有观有知有照,不是真心。《维摩诘经》云:“法离见闻觉知。”又云:“不观是菩提。”“不会是菩提,六入不会故。”空寂灵知之心能觉能观,能体会六入,此非真心。而彼《修心诀》叙述真心佛性内容则体用不分,故知普照禅师非是悟者,错将定心误为真心。

又如第五文,元朝释知讷法师撰《真心直说》亦错。彼说真心妙体云︰“真心本体超出因果,通贯古今,不立凡圣,无诸对待,如太虚空,遍一切处。”然一切有情真心非能遍一切处示现,未到佛地故。

《八十华严》卷30云:“譬如真如遍一切处。”乃是佛地境界,非菩萨七住明心或初地明心所得境界,恐众生误会故,于卷30内又云:“譬如真如是佛境界。”虽已提示,依然有许多人误会。若道每一有情众生之真心遍一切处示现者或说为遍满虚空者,此人不是真悟之人。

一切有情之真心本体,若未修至佛地者,皆名为如来藏。如来藏即是八地以后之庵摩罗识或异熟识,即是七地以前之阿赖耶识。在此阿赖耶或异熟识如来藏中,具有成就如来法身之能变功能,故云︰“如来藏中藏如来。”

经云︰“藏识佛地中,其相亦如是。……在于菩萨身,是即名菩萨;佛与诸菩萨,皆是赖耶名。佛及诸佛子,已受当受记,广大阿赖耶,而成于佛道。”又云:“阿赖耶识亦复如是,是诸如来清净种性,于凡夫位恒被杂染。菩萨证已,断诸习气,乃至成佛常所宝持。”故知真心即是阿赖耶识。此识断尽一念无明而进入第八地时改名为异熟识或庵摩罗识,成佛时名为“广大阿赖耶”,改名为无垢识---真如,方能于十方虚空无所障碍随处应现,方便说为遍一切处。此阿赖耶识一体三名,成佛时方名真如,未成佛前通称为如来藏,住于有情身中,遍十二处十八界,名为遍一切处,非如太虚空遍一切处。

《如来藏经》云:“我见众生种种烦恼,长夜流转,生死无量。如来妙藏在其身内,俨然清净如我无异。”释知讷著《真心直说》则说“遍现俱该沙界”,违佛旨意,乃是将佛地真如境界与菩萨证悟之阿赖耶或异熟识境界互相混淆,致生错会。便主张应止息妄心,以妄心不动而处于无语言文字妄想状态为真心,故主张十种止息妄想妄念法门以为禅法,乃曰:“以上十种做功夫法不须全用,但得一门功夫成就,其妄自灭,真心即现。”

殊不知见闻觉知之妄心从来是妄,息灭妄想妄念后依旧是妄心,即使灭却觉知,依然是妄。真心并非灭除妄想妄念的妄心转变而成,真心一向与妄心同时并存;吾人开悟而找到真心时,亦不妨碍妄心之起心动念与觉观知照。故《六祖坛经》云:“惠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恁么长。”释知讷不明真心与妄心和合之理,不明真心故,便劝人“以灵知为自心,误认妄念。”

由《真心直说》文中种种错谬,知释知讷法师非是悟者。我今仅说其错之大者,其余似是而非之处尚多,未具择法眼者不能知之。虽然如是,释知讷要且不曾诽谤如来藏---菩萨藏。而正统十二年大天界蒙堂比丘于《真心直说》文后撰一短文为跋,虽仅一页有奇,却已造下诽谤如来藏、菩萨藏之大恶业,令人唏嘘。佛子务必引以为鉴,敬慎戒惧。应时时警惕自己︰若非亲证,若非 真如,万勿轻易非毁唯识。以免因修善业净业反得恶果,于未来无量世中受大苦恼。欲重印及流通祖师之开示语录或著作时,务必详细检查求证,以免犯下“破菩萨藏”之地狱共业,成一阐提人。

蒙堂比丘跋云:“夫心者是世间出世间万法之总相也。万法即心之别相,然其别有五︰一、内团心,……二、缘虑心,……三、集起心,……四、赖耶心,……,五、真如心,……。以上五心,前四皆妄,念念生灭。后一是真,三际一如。”

然世尊于诸经中说阿赖耶识是如来藏,即是真心,未成佛前不名真如。证已渐修,断除习气,历经十地,分证法身,到于佛地,改名真如,依旧是同一本体,故不可说如来藏--阿赖耶识是妄心。

若否定阿赖耶识,说祂是妄心,欲于阿赖耶之外另觅真心,必不可得,便成心外求法,永不能证悟。如此误导佛子,诽谤阿赖耶识,即是诽谤菩萨藏。因为阿赖耶识之八识心王、五法三自性、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二种无我等法,皆从阿赖耶识生,乃是菩萨藏之根本。若毁弃阿赖耶心,即成断灭,菩萨藏一切诸法亦归幻灭,佛成妄说;故劝人毁弃阿赖耶识者即是谤菩萨藏,即是谤佛。

《楞伽经》卷一佛云:“大慧!一阐提有二种︰一者舍一切善根,二者于无始众生发愿。云何舍一切善根?谓谤菩萨藏,及作恶言︰此非随顺修多罗毘尼解脱之说。”今蒙堂比丘非毁菩萨藏之根本--阿赖耶心,即成舍一切善根,成一阐提人,令人为他扼腕。自古至今,世间佛子无量百千,以欠缺福德及慧力因缘,大多不知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便拥护假名善知识,共同诽谤真正的如来藏--阿赖耶识与异熟识,皆因恶慧所致也。

云何恶慧?谓执著因地真心本体犹如虚空、遍虚空一切处,而诽谤证得阿赖耶识者为非悟,心生憍慢,轻视一切证得阿赖耶真心者,即是恶慧之人。唯识经典云:“譬如须弥量,我见未为恶;憍慢而著空,此恶过于彼。”即此类人也。

经云︰“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又云:“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知,即成佛道。”

故知赖耶心即是如来藏,成阿罗汉是祂,成辟支佛是祂,成菩萨是祂,成佛也是祂;地地进修,到达佛地方名真如,故《八十华严》卷30云:“譬如真如,非是可修,非不可修。”故知阿赖耶识即是真心,未断尽一念无明之前,常住于有情身中造作诸业,随业流转受生,即是《解深密经》所说流转真如、安立真如、邪行真如。

佛子若未宗教俱通者,切莫胡乱说法。不知者应云不知,不可随意猜测妄解,更勿妄解而作文广泛流传,遗害后人。尤其不可诽谤..生入于地狱受苦无量,以善因而得恶果,无乃世间最大之冤苦乎?

以下恭录《大乘方广总持经》里面的一段经文,证明诽谤正法者,未来无量生亦受无量苦报。这是世尊亲身经历的惨痛经验,我早已读诵过,之所以敢知而故为者,是为了护持世尊的正法,如果因此而受一切苦,也没什么好畏惧的。如果有人因为我刚才的说明而产生烦恼的话,我在这里以诚恳心跟他顶礼,向他赔罪。如果后日有缘相见,当面质疑的话,我便当场跟他顶礼忏悔,感谢他给我机会悔过。

《大乘方广总持经》佛云:

阿逸多!我今欲往十方世界随顺说法利益众生,不为实非菩萨而作菩萨相者,亦不为毒恶欺诳少闻之人于我法中作二说者。其二说人,或作是言:“是菩萨应学,是不应学。”谤佛法僧,是人身坏命终,堕于地狱,多百千劫不可得出。设令得出,生贫穷家;至于后时,虽得授记,五浊恶世成等正觉。如我今日于此生死五浊世中,成于佛道。以是因缘汝应谛听,应当信知,随顺恶友所行如是。

阿逸多,我念过去无央数劫,彼时有佛名曰无垢焰称起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出现于世,是时彼佛寿命八万那由他岁,为众说法。

尔时无垢焰称起王如来法中,有一比丘名曰净命,总持诸经十四亿部、大乘经典六百万部,为大法师。言辞清美,辩才无碍,利益无量无边众生,示教利喜。尔时无垢焰称起王如来,临涅槃时,告彼净命比丘言:“未来世中,汝当护持我正法眼。”尔时净命受佛教已,于佛灭后千万岁中,守护流通诸佛秘藏,于此方广总持法门受持读诵,深解意趣。于彼世界八万城中所有众生,随其愿乐广为宣说。

尔时有一大城名曰跋陀,往彼城中,为八十亿家随其所乐而为说法。是时城中八十亿人获净信心,一亿人众住菩提道,七十九亿人住声闻乘而得调伏;尔时净命法师复与十千比丘众相随俱往,修菩提行。

尔时跋陀城中复有比丘名曰达摩,于大乘经、方广正典受持千部获得四禅。唯以方广空法化彼城中一切众生,不能以善方便随欲而说,作如是言:“一切诸法悉皆空寂,我所说者真是佛说。彼净命比丘所说杂秽不净,此比丘实非净命而称净命,何以故?而此比丘所受诸华,不持供养而自受用,涂香末香亦复如是。净命比丘愚痴无智,不能知我久修梵行, 彼既年少,出家未久,我慢无信,多诸放逸,是诸人等无所知晓,谓是净命持戒比丘。”

尔时达摩以其恶心谤持法者,身坏命终堕于地狱,经七十劫具受众苦。满七十劫已,堕畜生中;过六十劫后,值遇香宝光佛,于彼法中发菩提心,于九万世犹堕畜生中。过九万世已,得生人中;于六万世贫穷下贱,恒无舌根。其净命比丘于诸法中得净信心,为人说法。彼于后时得值六十三那由他佛,恒为法师,具足五通,劝请彼佛转妙法轮。

阿逸多,汝今当知,过去净命比丘者岂异人乎?莫作是观,今阿弥陀佛是。阿逸多,汝今当知,过去达摩比丘者岂异人乎?莫作是观,今我身是。由我过去愚痴无智,毁谤他故,受苦如是。我以此业因缘故,处五浊世成等正觉。

是故阿逸多,若有菩萨于诸法中作二说者,以是因缘,后五浊世成于佛道,其佛国中有诸魔等,于说法时恒作障难。尔时大众闻佛说已,皆悉悲泣,涕泪交流,俱发是言:“愿于佛法莫作二说如达摩比丘。”(注:二说者,谓向人说:“这种法菩萨应学,那种法菩萨不应学。”)

复次弥勒,我初成佛,以妙智慧,广为众生宣说正法。若有愚人于佛所说而不信受,如彼达摩比丘,虽复读诵大乘千部,为人解说,获得四禅;以谤他故,七十劫中受大苦恼。况彼愚痴下劣之人,实无所知而作是言:“我是法师,明解大乘,能广流布。”谤正法师,言无所解,亦谤佛法而自贡高。若彼愚人于佛大乘乃至诽谤一四句偈,当如是业,定堕地狱。何以故?毁谤佛法及法师故,以是因缘常处恶道,永不见佛。以曾诽谤佛法僧故,亦于初发菩提心者,能作障碍,令退正道。当知是人,以大罪业而自庄严,于无量劫身堕地狱,受大苦报。

以上摘录《大乘方广总持经》供一切佛子自我检查。这一部经四年多以前就已曾读诵过,亦明知误评说佛法者之果报,而勇于批判此师者,有重大原因在:乃因某些人迷信名声权威,追求境界,求有所得,不能忍于离觉观、无境界、无所得之无生法,不能安住于大乘无生忍,乃信此师之语录开示而否定自己真实证悟之本心,乃不告而别。此类人认为悟很玄妙,认为一悟就是佛,开悟同时就有神通。误以为明心的时候应该有什么境界出现;认为明心了就立刻可以入涅槃。认为求不到的才是真实的悟,认为悟了就是成佛,所以他们相信此师所说的话,就想要在本心之外寻觅另一个想像中的果地真如,是可怜悯者。

为此缘故,我蒐集此师遗留下来的著作语录,详细读过,才发现事态严重:

一者,他否定了佛所说的本心,如此即变相否定了达摩大师,以及一切已经证悟的大师,包括虚云老和尚及广钦老和尚之修证。遗害佛子极为深远,所以不得不说此《正法眼藏--护法集》,以挽救佛法中现在及未来世见道之人免于退失本心及诽谤菩萨藏、如来藏。

二者,如果他的遗作 未被广泛流通,则我们所度的人中,有少数人因信力慧力不具足,读了他的错误知见而退失,也无伤大雅,因为悟的人本来就有因信力慧力不具足而怀疑退失的。譬如《菩萨璎珞本业经》等都曾这么说,不值得我们大惊小怪。但是因为近年来有人大量出版此师的遗作,并且广泛流通。复有某些出家或在家人主持之道场,专门弘扬此师之错误知见,如果因此而使得未来世佛子们对此师产生了大信心而全盘信受他的遗作,那么一切正法的弘传将极为困难;以后佛子如果证悟的时候,阅读他否定本心的开示,将有可能一一退转。以后如果有人证悟的时候,很可能被此师误导,犹如此师一般,幻想本心及佛性遍满虚空如如不动的境界。如此一来,一切证悟的人大多会成为大妄语的人,恐怕难免地狱果报。佛的正法亦可能从此永断,只剩下教相名相及误会了的开悟。将来佛教之中恐怕就没有正法流传,而只剩下佛学、感应及自性见外道一样的开悟,犹如一神教的神学与感应一样。因此末学恳请一切佛子,切莫信受或流通此师之遗作,以免诽谤菩萨藏及自误误人,将来蒙受大妄语及谤菩萨藏之大苦果。

为护持世尊正法的缘故,我不得不说此《护法集》,讲完以后再整理出版。我们再一次诚恳的呼吁所有的佛子们,不要再出版此师之著作和开示录,也不要再去流通或为他人演说,并且请一切的佛子,要把这一本《护法集》和此师所说,以及世尊及诸大菩萨所开示的大小乘经典详细深入对照、明辨真妄。明辨真妄之后,还要将《护法集》广为流通。并请勇于劝说一切出版商及印经会,不要再出版流通此师遗作。因为弘传此师所说的法,就是破佛正法。破佛正法的人,身坏命终之后,必入地狱七十大劫,受苦无量。佛子们务必戒慎恐惧,切莫轻易为之。

我在《护法集》中所说此师之错误,只是检出他大错的部份来讲,其余小错之处不胜枚举,检点不尽,所以流通他的书利少,如爪上尘;流通他的书弊多,如大地土。为护持正法的缘故,诚恳呼吁一切佛子,劝人不要再流通他的遗作,或转述其错误之知见。若能如此,未来生中乃至今生,必能速获菩提。一者不被邪知邪见所障,二者护持正法功德广大无边。世尊曾经开示为了护持正法的缘故,乃至杀人亦无有罪。

《大般涅槃经》卷三,佛云:《迦叶,我于往昔护法因缘,今得成就是金刚身,常住不坏。善男子,护持正法者,不受五戒,不修威仪,应持刀剑弓箭鉾槊,守护持戒清净比丘。

过去之世无量无边阿僧祗劫有佛出世,号欢喜增益如来,住世无量劫,化众生已,入般涅槃。正法住世无量亿岁,余四十年佛法未灭。尔时有一持戒比丘名曰觉德,多有徒众,眷属围绕,能狮子吼,颁宣广说九部经典,制诸比丘,不得畜养奴婢、牛羊非法之物。尔时多有破戒比丘闻作是说,皆生恶心,执持刀杖逼是法师。

是时国王,名曰有德,闻是事已,为护法故,即便往至说法者所,与是破戒诸恶比丘,极共战斗,令说法者得免危害。王于尔时身被刀剑箭槊之疮,体无完处如芥子许。尔时觉德比丘寻赞王言:“善哉善哉!王今真是护正法者,当来之世,此身当为无量法器。”王于是时,得闻法已,心大欢喜,寻即命终,生阿閦佛国,而为彼佛作第一弟子。其王将从人民眷属,有战斗者,有随喜者,一切不退菩提之心,命终悉生阿閦佛国。觉德比丘却后寿终亦得 往生阿閦佛国,而为彼佛作声闻众中第二弟子。

若有正法欲灭尽时,应当如是受持拥护。迦叶,尔时王者则我身是,说法比丘迦叶佛是。护正法者得如是等无量果报,以是因缘我于今日得种种相,以自庄严,成就法身不可坏身。》

卷三《世尊云︰“迦叶,言护法者,谓具正见,能广宣说大乘经典,终不捉持王者宝盖、油瓶、谷米、种种果蓏,不为利养亲近国王大臣长者,于诸檀越心无谄曲,具足威仪,摧伏破戒诸恶人等,是名持戒护法之师,能为众生真善知识。”又云:“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应当勤加护持正法,护法果报广大无量。善男子,是故护法优婆塞等,应持刀杖拥护如是持法比丘。若有受持五戒之者,不得名为大乘人也;不受五戒,为护正法,乃名大乘。护正法者,应当执持刀械器杖,侍说法者。”“善男子,是故我今听持戒人,依诸白衣持刀杖者以为伴侣。若诸国王大臣长者优婆塞等,为护法故,虽持刀杖,我说是人名为持戒。”》

卷六《世尊云:“有知法者,若老若少,故应供养,恭敬礼拜,犹如事火婆罗门等。有知法者,若老若少,故应供养,恭敬礼拜,亦如诸天奉事帝释。”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供养师长正应如是。今有所疑,唯愿广说。若有长宿护持禁戒,从年少边谘受未闻,云何是人当礼敬不?若当礼敬,是则不名为持戒也。若是年少护持禁戒,从诸宿旧破戒边谘受未闻,复应礼不?若出家人从在家人谘受未闻,复当礼不?然出家人不应礼在家人也。……”佛告迦叶︰“善男子,我为未来诸菩萨等学大乘者说如是偈,不为声闻弟子说也。”》

《金刚三昧经》佛云:“菩萨如是之人不在二相,虽不出家,不住在家。虽无法服,而俱持波罗提木叉戒,不入布萨,能以自心无为自恣而获圣果。不住二乘,入菩萨道,后当满地,成佛菩提。”大力菩萨言:“不可思议!如是之人非出家、非不出家,何以故?入涅槃宅,著如来衣,坐菩提座,如是之人,乃至沙门宜应敬养。”佛言︰“如是。何以故?入涅槃宅,心越三界,著如来衣,入法空处,坐菩提座,登正觉地,如是之人心超二我,何况沙门而不敬养?……”大力菩萨言:“如是之人应不持戒,于彼沙门应不敬仰。”佛言︰“为说戒者,不善慢故,海波浪故。如彼心地,八识海澄,九识流净,风不能动,波浪不起。戒性等空,持者迷倒。”

《大般涅槃经》卷六,世尊又云:“菩萨摩诃萨,为护法故,虽有所犯,不名破戒。何以故?以无憍慢,发露悔故。善男子,是故我于经中覆相说如是偈︰‘有知法者,若老若少,故应供养,恭敬礼拜,犹如事火婆罗门等,如第二天奉事帝释。’以是因缘,我亦不为学声闻人,但为菩萨而说是偈。”

《大宝积经》卷一二0,胜鬘菩萨摩诃萨云:“有三种善男子善女人,于甚深法,离自毁伤,生多功德入大乘道。何等为三?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能自成就甚深法智、或有成就随顺法智、或有于此甚深法中不能解了,仰推如来,唯佛能知,非我境界。除此三种善男子善女人已,诸余有情,于甚深法,随己所取,执著妄说,违背正法,习诸外道腐败种子,设在余方,应往除灭。彼腐败者,一切人天应共摧伏。”

在《胜鬘经、大集经》里面也是这样说。

今观此师既未证法,复不知法,而一生高座教人,果报极重。《如来藏经》佛云:“身未证法而在高座,身不知法而教人者,必堕地狱。”

今人未开道眼,复不知果报严重,竟将其破坏正法之错误语录及遗作误认为佛法,加以结集成书;广泛流通,并以之教导佛子而否定真悟者之修证及所传正法,成就地狱共业犹自不知,令人悲悯。

以是义故,我今说此《护法集》,摧伏腐败邪说。于前六章摧伏邪说已,应当显示正法,乃于第七章摘列佛菩萨于诸经中开示之纯正法句,护持真正证悟之佛子,以免被弘扬此师之邪说者所否定而退转,或因其著作而退转本心,成为心外求法。一切真悟者若见本章列印之有关证悟法句,读已自证,心中安稳,无复犹豫。

第七章第一节中所示佛菩萨诸多开示,皆同一味,只是一句。如果阅后发觉自己所悟与这些法句不相应者,或不能印证此诸法句同共一句者,即是尚未悟得真实,应当寻觅真善知识指导,下心真修实参始得。千万不可被虚假名声所耽误,继续执迷不悟,否定正法,一错再错。伏愿一切佛子勇于护持正法,将此《护法集》广为流通,使世尊正法永续流传,而以护持正法广大无量功德,迥向速证无上第一义谛。

皈命
本师释迦牟尼世尊

皈命
大悲观世音菩萨

菩萨戒子 萧平实 谨述
西元一九九六年一月三十日述毕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