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后语

《学佛之心态》


学佛的目的在于解脱生死,在于开悟而亲证实相,发起般若智慧;在于悟后进修一切种智,次第而成佛道。但是在大乘法中,都要从开悟明心开始;如果没有证得第八识如来藏,就不可能发起般若智慧,就不可能修证真正的成佛之法:一切种智。那就不是在修学真正的大乘佛法。二乘人所修的解脱道,则是要从断除我见开始,则是要在十八界法上面一一的加以观察,这也是大乘菩萨所应该修学的佛法;所以三乘佛法都函盖在佛菩提道与解脱道之中,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佛法可说了。

学佛人皈依三宝、进入佛门,成为佛弟子,目的就在于修证解脱道与佛菩提道。既然如此,就应该探究解脱道与佛菩提道之真实义理;如果有人演说佛法,符合此二正道,符合 世尊所说,那就是佛弟子的我们所应该修学的法;不论他是出家或在家,我们都应该亲近随学。如果有人说法时,似是而非,违背 世尊的真正义理,不论他是出家身或在家身,都不应该亲近他,不应该随他修学,都应该默摈他。

十几年来,看见有许多人追随那些四大法师修学佛法,只因大法师出道早、寺院大、名声大、徒众多,所以大家便迷信不疑。后来,虽有萧老师指出他们的错误,证明他们是在误导众生,是在耽误大家的道业,是在破坏佛教正法,但是仍有许多人因为表相崇拜,以及情感执著的系缚,便因此对萧老师生起瞋恨之心,而作人身攻击:将萧老师的法义辨正,诬说为诽谤僧宝。却不知自己这样说话时,已经犯下诽谤大乘胜义僧宝之地狱罪。

一切证悟佛菩提之在家出家菩萨,都是大乘法中的胜义僧,诽谤他们的人就是犯下谤僧的重戒,比诽谤出家的凡夫僧宝更严重;因为出家僧宝在未悟之前,只是凡夫僧;证悟佛菩提的明心者,位在七住乃至诸地,不论他是身现出家或在家相,都是胜义菩萨僧,解脱与解脱知见的证量及佛菩提的证量,都不是出家的凡夫僧宝所能比拟的,所以千万不要乱作诽谤。

即使在二乘声闻法中,也有在家人证阿罗汉果,这在阿含经中有具体的记载;虽然在家阿罗汉极为稀有,数量远不及出家阿罗汉。 初地满心的菩萨,都是慧解脱者,都有能力取证中般涅槃的无余涅槃,但他们故意不断最后一分思惑,润未来世生,所以舍寿后不取无余涅槃;但他们的解脱证境都可以与慧解脱的阿罗汉相等的,不论那些初地菩萨是身现在家或出家相,都一样可取证无余涅槃的。所以我们不应该用在家或出家相,来衡量菩萨的解脱境界修证。

而声闻阿罗汉回小向大后,进入大乘别教法门中修学佛菩提时,还只是别教六住满心位而已;如果布施及般若二度还未修集圆满,这阿罗汉仍然不能进入六住满心位。而菩萨证悟明心,就已进入七住位;眼见佛性就已进入十住位;若再修一切种智而证得道种智,就进入初地以上。这些地上菩萨的增上慧学证境,以及第七住位菩萨的般若慧,都是阿罗汉所无法想像的。

如果有人能宣说一切种智的经典:楞伽经、解深密经……等;而所说胜妙,符合 佛说;并且能将 佛意如实发挥,广作正确的注解,令人能正确知解佛菩提道的意旨,那一定是已经证得道种智,才能做这种地上菩萨所作的事。如果有人能对当代一切大法师大居士的落处,都了如指掌,不畏惧他们的庞大势力,敢全部提出辨正,敢作“法义辨正无遮大会”的公开邀请,一定是在一切种智上有大证量--已经证得道种智,才敢公开做这种事。

如今萧老师公开邀请被他评论法义错误的当代大法师与大居士、大活佛,作“法义辨正无遮大会”,并于二○○一年一月,将这个邀请印在书中公开声明流通,至今仍无人敢来挑战,只能以遁词饰词,说些门面话,譬如:我们不屑与萧老师谈论法义。以这种话来搪塞信众提出的质问。

乃至佛教界中地位极崇高、作风极强悍的某些大法师,亦不敢前来做私下的法义辨正,何况是公开的法义辨正?初学的佛弟子们,就算是没有佛法修证的智慧,由此事实,也就可以多少了知一些事实真相了。

所以在此呼吁所有佛弟子:应该认清佛法,调整学佛的心态。如果有人说法似是而非,与佛经佛语真意有所违背,不论他是在家或出家身,都应该破斥他,以救护被他误导的众生回归正法;如果有人说法完全符合 佛意,能使学佛人清楚了知佛法的内涵,并能使人和他一样的亲证--而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人能证,我们就应该亲近他、拥护他,依止他而亲证佛法,依止他而护持正法,以免了义正法失传或被灭,不必管他示现出家相或在家相;既是大乘教的胜义菩萨僧,出家或在家并无差别。

等觉菩萨,多数示现在家相;地上菩萨也大多示现在家相,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今时也现在家相,在天宫中有许多的法眷属,身穿天衣、头戴天冠,在兜率天宫高座说法;有许多俱解脱、并具有三明六通的声闻阿罗汉,回心大乘以后,在他座下闻法学法,天军阿罗汉就是其中之一;更多的是诸地菩萨现天身在家相,他们也在示现在家相的 弥勒菩萨座下学法。所以佛弟子修学佛法时,应完全在法义上观察善知识,而不应该在出家在家表相上,作为是否亲近修学的判断准则,以免错失大好机缘。

萧老师二千多年来,一直是出家人,到上一世才现在家相,所以今生的出家人身韵仍然还很浓厚。今生示现在家相,是 佛所安排,为完成护持正法的大业(特别是破斥密宗邪淫之法,救密宗信徒回归佛教正法),必须以在家身,才能方便放手去做(详见萧老师所著《狂密与真密》四辑书中所说即知此理),出家身便无法做这个工作,所以今生示现在家相。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累世修行到此地步,以在家相来修行,除了知道他的证量的证悟弟子以外,大部份的人都不会对他起恭敬心,这样他就比较容易修除习气,所以这一世示现在家相。

我们应该有智慧来作比较:往昔二千多年来的出家悟道之身,在今世与上一世示现在家悟道之身;如果与别人往昔二千多年来的出家未悟之身,至今世仍是出家未悟之身,二者互相比较之下,佛弟子究竟应该依止何人?

这个道理其实很容易判断,只是无人提醒,所以大家忽略了这个道理。同样的道理是:究竟应该依止即将成佛之 弥勒在家菩萨?或应该依止三大无数劫后方能成佛之出家阿罗汉?究竟应该依止证悟佛菩提之贤圣在家菩萨?或应依止未悟佛菩提之凡夫出家菩萨?道理是非常明白的。

所以修学佛法的人,应从法义的真伪上,去判断所应依止的对象,而不应在出家与在家的身相上著眼。将来如果没有在家菩萨证悟,而只有出家菩萨证悟,则应只依止出家菩萨,不应依止在家菩萨--不论那位在家菩萨的世俗名声有多大,也不论他在佛教界的名望多高,我们都宁可依止“没有名望而已经证悟的出家菩萨”。

所以学佛人应建立正确的学佛心态,因为不正确的学佛心态,将会导致我们多劫修行而毫无成果,浪费时间、生命、钱财。甚至可能跟著悟错的表相大师诽谤大乘胜义僧,造作了无间地狱重罪以后,还以为自己是在摧邪显正、护持正法,而其实自己所破斥的“邪法”,正是闻所未闻甚深微妙了义正法,那可真是天下最大的冤枉了!所以,学佛之心态,必须正确:凡事都应以法义之正确与否,作为是否依止他修学佛法的准则;应该离开表相而作判断,这样修学佛法,才不会误入歧途。

末学 学佛以来,看见佛弟子被表相大师误导,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一直为害不断,心中非常不忍,所以将个人的亲身经历加以披露,希望使更多人获得法益。普愿一切佛弟子:早日亲证二乘菩提解脱之道,并能亲证大乘佛菩提道,都能发起般若的胜妙智慧。

末学 孙正德 敬笔
公元二○○二年三月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