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一:公案拈题第四辑《宗门血脉》自序

《学佛之心态》


余初无意评论名师,然却走上评论诸方名师之路;因为诸方名师之法教错误极多,处处误导佛子故。我本无意批判传统,却不得不走上批判传统之路,因为今日的“传统”佛教已因丧失宗门了义正法之修证实质,而没落了;徒有只管奉献、崇拜名师而不知证道为何物之广大佛子,徒有金碧辉煌之寺院,徒有规模庞大之佛教财团法人资产,徒有遍布而繁多之佛教弘法表相,徒有认妄为真之各大道场禅修活动,而无了义正法之本质,所以佛教表面兴盛,其实是没落了!

忆昔出道弘法时,于诸方大德,不论悟与未悟,悉皆赞叹之,未敢稍贬一词。乃竟有诸错悟凡夫,或处心积虑、或随缘以破余法、颠覆余法,令余弘法以来横生波折,一再至三,令宗门了义正法之唯一血脉几如悬丝。距正法灭尽尚有九千年,而势已如此;吾人若再一味退缩,不图摧邪显正,则宗门了义正法将于此界永灭,时在不久。有鉴于此,不得不起而奋斗,拈说诸方邪见,以示正道;得罪诸方名师,俾益佛子。

此前三辑公案拈提,皆不举示诸方名师姓名等,乃为避免影响彼等名闻利养故。今于此辑起,一改已往,一一举示姓名书名及其开示出处,其故有四:

一者依著作权法规定,凡引用他人著作言句,必须注明其出处,否则即成违法;余既累世受持菩萨戒,违法之事不应故犯,故今依法一一举示姓名及出处。

二者前三辑中虽已举示名师邪见而辨正之,然佛子众中,十有九人不知此诸邪见究系何人何书所说;虽然已知其见邪谬,而不知邪见乃是彼师所说;虽知应当远离邪见,而仍受彼师误导。而彼师以余书不指陈其姓名故,乃肆无忌惮,执意继续弘传常见外道等法,混淆佛法正理,不改邪见;故应举示名号及出处,令诸志求正法佛子知之。若有佛子知已,仍愿继续受学彼师邪见邪法,余心亦无愧疚;所应为彼作者,余已作故。

三者坊间有谓余所举示诸多邪见,泰半系属自己杜撰者;今示出处以明事实,使知余语皆有根据,非空穴来风也。

四者摧邪显正维护正法,乃证悟佛子无可推卸之责任,一切初回向位以上菩萨,悉应肩负此责,救护众生;佛云:“菩萨摩诃萨施声闻缘觉种种乘时,发恭敬心、尊重心………发解脱一切魔系缚心、摧灭一切魔军众心;不可称量明净智慧,善能分别一切诸法,令一切众生常乐如来正教之法,除灭一切九十六种外道邪见………令一切众生善分别知诸佛正教,悉能守护持佛法者。”若不能尔,坐令众生修学佛法而受误导、入外道法,不名慈悲,乃是无慈无悲,即成空发四宏誓愿,不名菩萨。

以此四缘,自本辑起,一改已往仁厚于名师之心,转而仁厚于广大学人;乃一一举示引用他文之出处及与姓名,令诸有智学人愿意依法不依人者,据以简别。伏愿一切志求证道佛子,悉蒙法益乃至悟入;以此功德回向正法久住,一切有情法雨均沾同获其利,宗门血脉源远流长永无穷尽;今者此书完稿,遂题此书名为《宗门血脉》,因之造序。

时惟公元二○○○年新春
大乘末法孤子 萧平实 敬序于喧嚣居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