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我与无我》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

3 第一章 我


  第一章 我

  第一节 世俗及常见外道之我--觉知心

  第二节 常见外道之我--能觉能知而处处作主的心

  第三节 佛门错误凡夫之我

  第四节 附佛法外道之我

  第一节 世俗及常见外道之我--觉知心

  理事长!各位法师!各位亲教师!总干事!各位干部以及所有义工菩萨!各位同修们!新年恭喜!(大众鼓掌……)。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十方有情,生生不息,正是:万象森罗许峥嵘,一法当阳普周遮。

  在今天充满喜气的时节,要来跟大家讲“我与无我”。既然是在新春所讲,是一个大家欢喜的时节,所以讲“我与无我”,就要讲到理事的圆融。“我与无我”这个题目,有很多人在说,可是这个题目到底有多少人能够如实了解呢?非常的少!所以我们今天要特别就这个题目来说。这个题目本想乘兴而谈,但是后来想想,既然是个大团圆的日子,倒不如把它做一个有条理的开讲,让大家获得更多的法益,所以我前天下午拟了一个纲要,拜托谭师兄用计算机打出来,所以在右边墙壁上各位可以看到纲要,会随著我的开示渐渐的列出来。

  “我与无我”是佛法里面一个很重要的题目,因为佛法处处在讲无我,可是无我是不是究竟法?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也是佛教中非常重要的课题,但是大部份人--包括那些大师在内--很难把它弄清楚;不是只有末法的今天才这样,而是自古以来就已经这样。什么是“我”?“我”有二个部份:一个部份是佛所破斥的我,另一个部份是佛所说的真实的我。“无我”也有两个部份:佛所说的“真实的无我”以及“众生假我”的无我。那么我们先来谈“我”这个题目。

  “我”可以分为∣四个大类。第一大类是讲世俗的“我”、和常见外道的“我”,那就是每一个正常有情的觉知心。如果没有觉知心,那你只能算是一个不正常的有情;因为有觉知心能够正常的运作,所以你才算是正常的有情。觉知心是有情众生的要件,那么世俗的人都说所谓的“我”不是身体;但是小时候,小孩子挨打或被人欺负,他就跟老师告状说:“某人打我。”他是以身体为我。后来长大了,他看见老人家老了会死去,年轻人生病会死去;然后又听老人家开示说:“棺材装死人,不一定装老人”,他想:“原来身体不是我,原来身体会坏掉,坏了以后就会去投胎,那么应该是我这个觉知心,才是‘我’。”所以就会以觉知心为真正不坏的我。

  有的人修行是因为他看见有生老病死种种的痛苦,为了脱离这些苦,所以他修行;而他修行的过程中,会去探讨:“我要怎样离苦得乐呢?”他终于发觉:原来受苦是被贪瞋痴慢等错误的观念和执著所系缚,要离苦得乐就是要离开贪瞋痴慢等;那究竟是谁离开贪瞋痴慢呢?原来是这个觉知心的“我”,那就成为常见外道的“我”。

  ***********************************************

  第二节 常见外道之我--能觉能知而处处作主的心

  第二大类的“我”,是我们在佛门里面所看见的常见外道我,因为一般常见外道不会说“要处处做主”,他认为:“我不要做主,我什么都无所谓,所以我就得解脱了。”现在呢?我们佛门里面有人说:“你要明心,要明个什么心呢?就是师父在这里说法,你们在下面听法的那个心。你死的时候,你能清楚做主,就能得解脱了。”那恭喜诸位,你们都解脱了。可是问题来了,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是谁呢?是觉知心!当你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时候,你不打妄想;可是当我在这边说法,你在那边一念不生时,还是能够分别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还是很清楚,因为你如果分别不清楚,你就不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那么既然能够分别清楚,那就是分别心,而分别的心就是意识。

  譬如数学老师教你一个数学题目,然后问你说:“你知道了没?”你就回答:“知。”“知”就是分别完成,所以“知”就是分别。那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意识,再加上处处做主,而处处做主却是遍计所执性的意根--我们的末那识;这就是依他起性再加上遍计所执性,这样怎能解脱呢?反而被系缚了--被我见我执所系缚,因此不能出离三界生死。轮回于三界生死最重要的根源就是“我见、我执”不能断除,现在中台山惟觉法师教我们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要能够处处做主,那你就永远轮回生死,因为这就是常见外道所执著的“常不坏我”。

  ***********************************************

  第三节 佛门错误凡夫之我

  第三大类的“我见”有很多,那就是佛门凡夫的“我”,譬如圣严法师讲:“什么法都不执著”,当你什么都不执著的时候,就是觉知心不执著。“把一切都放下,放下、你就可以开悟了。”可是请问诸位:“你把一切都放下以后,你悟了没?”没有!最能放下的人就是阿罗汉、辟支佛,可是阿罗汉和辟支佛悟了没?没有!他们只能悟得二乘菩提,对大乘菩提没办法悟。这就是说:那些错误的人被‘我’所系缚了。并不是你把“我”放下,一切法都不去执著,那你就可以开悟,不是这样,因为这个觉知心的“我见”没有断除时,你就悟不了大乘菩提。觉知心的“我见”没有断除时,你就被“我见”所系缚,觉知心就是“我”,觉知心就是佛所破斥的常见外道“我”。

  第二就是耕云居士,他说:能够观照的心就是真如,所以禅宗所说的管带就是要时时管带这个能够观照的觉知心,不要让它攀缘。但是能观照的心就是意识,这也是“我”,和“常见外道我”没有差别。

  第三个是自在居士,他以一念不生的觉知心作为真如,然后却来否定我们所证得的阿赖耶识、如来藏,这也是落到“我见”里面。大陆的元音老人、徐恒志、上平居士等人也是一样,他们以“离念灵知”作为常住不坏的法,其实仍然是意识;又认为离念灵知心之“心数法”--见性、闻性、乃至知觉性--即是佛性,皆是以意识和意识的“心数法”作为常恒不坏的我,全部落在我见之中,未离意识境界;都没有证得第八识如来藏,都是悟错了的人。

  第四为印顺法师的“我”。他认为能经历十方三世轮回生死的有情的心,不是我们一般所知的意识心,是另外一个意识细心,而那个意识的细心是不可知的、是不可证的。不可知的、不可证的,能不能算是佛法?不行!因为佛所说的法一定是可知的,而且可证的。不可知、不可证的法,那是想象的。佛告诉我们的法,每一个法都是可知、可证的--能知也教我们知,能证也教我们证;而我们跟著祂修行,一样能知能证佛所说的法,这样才是佛法。

  达赖喇嘛比印顺法师进步一些,他说:意识的极细心才是能来往三世轮回的心,意识的粗心、细心会断灭,而意识极细心不会断灭。请问:意识的粗心、细心和极细心是不是意识?还是意识嘛!既然是意识的话,佛说:“意法为缘生意识”,是由于意根与法尘相触作为外缘,然后以如来藏为内因,才能生出意识啊!那么意识既然是内因与外缘和合所生的法,当然意识不可能是来往三世轮回的主体,必须是不从因缘而生的、自己本来就已经存在的法,才可能往来三世而成为轮回的主体识;所以说意识的粗心、细心、极细心都不是根本心,因为事实上没有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心,而一切粗细意识都是因缘所生之法,所以意识绝不可能是来往三世轮回生死之主体识。佛在《阿含经》里面说过,祂说一切粗细意识皆是可知,皆是缘起法,所以说意识细心不论细到什么程度,都不是不可知的,都不是不生灭心。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细心或极细心,是一种妄想,是人为想象施设的虚妄法。

  佛门内的我见外道最后一类,是古时候天竺密宗及西藏密宗四大派及现代所有法王、活佛、仁波切;他们都一样:他们认为打坐到一念不生的时候,那觉知心就是佛地真如。但是这仍然是意识的粗心啊!因为没有离开欲界的五尘相,仍然触知欲界五尘,所以它还是粗意识。

  ***********************************************

  第四节 附佛法外道之我

  第四大类是附佛法外道的“我”。附佛法外道非常的多,但是我们不必举例太多,因为我们去年夏天在这里聚会的时候,人家帮我登了报纸,这么大的广告(作一个半版大的手势)。他们坚持说:意识是不会灭的,它是可以来往三世的,那就是四川义云高、桃园喜饶根登,及他们会中所谓释性圆法师……等。意识既然是依他而起的心,它就不是本来自在的心。本来自己就在的心才能称之为真如;意识既然是依意法触为缘,依如来藏为因而生,可见祂不是本来自在的心;不是本来自在的心,怎么可以公然主张祂是恒常不灭的呢?所以说他们真的不懂佛法。

  所以,以上所说的都是意识,都是三界的“我”,都是意识的境界。三界的“我”是佛所破斥的,因为三界的“我”统统是生灭变异的法。如果它不是有变异的,它就不可能于六尘有了知的作用。但是我们现前可以证实祂有了知的作用,既然于六尘有了知的作用,当然是有变异的法;有变异的法,就不可能是真实的法,因为有变异的法是生灭的法,那它就是一种无常;无常就是苦,苦怎么会是真实我呢?苦一定不是真正常住不坏的法,无常也一定不是真正的“我”,只有恒常不灭的,而且无始无终的离苦离乐,那才是真实不坏的“我”。三界内的“我”、就是意识觉知心,就是世俗的“我”、常见外道的我、附佛法外道的“我”、也是佛门里面常见外道所说的“我”;这个“我”是佛在四阿含诸经中所极力破斥的,佛说这种“我”不真实,所以讲:“五蕴我、六入我、十二处我、十八界我,都缘起性空。”

  缘起性空是在讲一切诸法的空相,也就是说我们的五阴十二处十八界,它是暂时有,不是真实有;你可以体认它现前存在,但它不是永远存在、不是永远不坏的“我”,所以依世间法假名为“我”,它是缘起法。因为是缘起法,体性是无常空,所以说五蕴无我、十二处无我、十八界无我,这个就是“无我”的法,所以接著要进入“无我”的题目来说。

首页 >> 读书 >> 《我与无我》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