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走近 萧平实导师的

首页 >> 读书 >> 平实导师相关文章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转发】我是这样走近 萧平实导师的


  1994年冬,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送给我一本书,里面有四部佛经:《金刚经》、《地藏经》和《法华经》,还有一部记不得了。当时,看了这本经书以后,感觉非常好;因此,就在那年的春节回乡期间里,向父亲索求了爷爷留下的线装本经卷。文化大革命期间,爷爷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清朝时期线装书,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因此父亲非常珍惜这些经书,并告诉我要好好地保存,因为这些东西是爷爷留下的唯一纪念!我点头答应。

  从老家回来后,打开线装书才发现,书里面有《大学》、《中庸》、《道德经》与《大洞经》;同时还有《金刚经》和《观音菩萨普门品》等佛教经典!儒、释、道三家的经典同时都有,可奇怪的是,我对儒、道两家经典却不怎么感兴趣,唯独对自己一点也读不懂的《金刚经》、《观音菩萨普门品》及《大悲咒》等佛经,感到很有兴趣。约莫半年之后,我开始到处参学,想寻找懂得《金刚经》等佛经的善知识。后来,听人讲崇善寺有出家人可能懂;于是就到那里去找寻,结果去找了好几个星期,连个庙门都没找到。后来有一次,骑著自行车路过一间寺庙,看到门口有很多人,下去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儿就是崇善寺。

  当时我并没有急著找皈依师,而是先观察谁可以当我的师父。经过一个月的观察,发现有一个师父,年纪有60多岁了,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时时刻刻都在忙碌著寺庙里的事:把掉在地下的香一点一点捡起来,放到香炉里烧掉;把滴下的烛泪一滴一滴铲起来,放到蜡桶里盛起来;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他平时只是认认真真地履行著自己的执事,而且只要有时间,就摈除万缘,一句佛号提起来,从不管其他闲事;对寺庙里的其他师父,即便是年纪比他小的,也是毕恭毕敬;对于居士则和蔼可亲,对于大家提出的问题百答不厌。

  对于刚开始想要学佛的我来说,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当时自己所认知的一个学佛人应有的品质:任劳任怨、恪尽职守、谦虚谨慎、默默无争;尤其是他念佛时的那种专心致志,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安心。当时我心中笃定: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因此就大著胆子要求师父给我做皈依,但是师父不答应,说他自己没有资格收徒弟,要找庙里的当家师给我做皈依,但我还是坚持要这个师父给我做皈依。1995年5月,在我的一再坚持请求之下,师父答应收我为皈依弟子,并为我传授了三皈五戒,从此就迈上了我的学佛之路。

  师父告诉我说:“我没有文化,咱们要互为师徒,互相学习。”他还送给了我大量书籍。有时师父正在看著的书籍时,见到我来了就让给我先看,还不忘记叮咛我说:“有什么感受我们互相讨论。”因为受到了师父的鼓励与爱护,我也听话地就认真的开始学习了。每当发现自己有不懂的地方,就将问题积攒起来,一并去问师父;可是说来也奇怪,往往是见到了师父,突然就有所了悟了。2006年3月,父亲突然去世了,从此我更是把师父当做自己的父亲一般,几乎是一有空闲时间就去看望,一直持续到现在。现在师父已经84岁了,耳朵严重失聪,眼睛也花的很厉害,已经不能与人做正常交流了;再加上文化水平低,听不清、也听不懂正觉教团的亲教师们所讲的三乘菩提系列教学内容。可是,老人家并不气馁,坚持每天念4万声“阿弥陀佛”圣号,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不仅如此,每当有弟子们去看望老人家,他就一再嘱托弟子们:“我老了,听不懂 萧平实导师讲的正法了,你们还年轻,一定要跟著 萧平实导师学习正法。切记!切记!”

  师父在1995年时,要我跟著某位老法师学习,并给了我许多那位老法师的书籍、录音带和光盘;我也确实认认真真地跟著学,这一学就是17年。在跟著师父学习的这段期间,我按照那位老法师的说法,每天做早、晚课,有时间就诵《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无事时就持念六字洪名。几年下来,翻烂了2本经本,黄念祖老居士的书也被我翻得散了架(可能原来装订得也不是很好);然而,自己念佛的功夫却还是不行,知见也感觉不够。我想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根机太差?于是就更加精进地学习。就这样,我对那位老法师所讲的某一部分法(自己认为很重要的)听了很多遍,甚至老法师讲上一句,我就知道下一句要说什么。他讲经的播经机在我家的佛堂里,一刻不停地播放了3年,白天我们和家人听,晚上就放著让有缘的众生听;时间久了,那位老法师所讲的法,在我心中好像建立起了一座宏伟而瑰丽的大厦一般;虽然我觉得自己修学还不够好,但是内心中对那位老法师已经有了很深的敬仰。我当时认为,他一定就是大菩萨再来,为了他,我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2011年,那位老法师提出了末日说,说2012年12月21号将会黑暗三天,地球会进入四度空间,会死很多人。我是学工科出身的,虽然理智上知道他的这个说法有问题,但是由于自己已经跟著他学习了17年,私情中不由自主地为他找理由,安慰自己说:这种事也许有吧?但是到了2012年春天,离12月21日还很早呢,那位老法师又否定了自己以前的说法,说他没有说过“末日说”这种话。我当时便开始疑惑:法师讲话怎么前后矛盾呢?这不合情理呀!由于惯性的缘故,还是继续学习著他讲的法,但是已经开始对他的说法有怀疑了。

  另外,从2011年冬天开始,我和家人只要有时间就看陈大惠等人(也是那位法师的弟子)所弘扬的中华传统文化论坛,坚持了一年半,总共大约看了有几百个小时。每逢双休日、节假日,从早上7点钟吃完饭开始,我就和我家同修坐在计算机前学习,一直到晚上10点睡觉,一天学习12个小时左右。从青岛论坛开始,一直到唐山、石家庄、沈阳、抚顺、牡丹江、鸡西等城市的论坛,一个接一个地往下看,心中也盼望著该论坛有朝一日能到我们这里来举办,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边做义工边学习,体会能更深一些,收获会更大一些。那时候我心里很高兴,认为学佛终于有了突破口,可以把学佛和生活结合到一起了。但是,这时候再看老法师新讲的法时,却发现他讲的竟然是《弟子规》和《太上感应篇》!于是我心中再起了疑惑:啊?怎么越学越回去了?这不是披著僧衣反而在弘扬外道法吗?难道这是老法师针对现代人而观机逗教?虽然有著重重疑问,但内心还是在不由自主地为老师法找理由!

  2012年春,某一天我家同修带我到一处传统文化学习点去听课,看到有几个人谈吐不凡,其中有一个僧人,说自己学佛十年了。我不禁想:啊?十年?比我还短啊!但是,看这个僧人讲《大乘起信论》中说:“云何解释分?此有三种:所谓显示实义故,对治邪执故,分别修行正道相故。”看他讲得头头是道、条理清晰,非常契合佛法真实义理,让人不由自主地生起敬信之心。特别是讲到“依于一心有二种门,所谓心真如门,心生灭门”时,令我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明显感觉:此僧人的讲解水平超过我以前随学的那位老法师太多太多了——要知道老法师可是出家数十年,名闻天下的大法师啊!可是这位僧人竟然说他自己还没有开悟,他只是 萧平实导师座下一位非常普通的凡夫弟子而已,萧平实导师佛法的修证水平才是高得难以思量。看他对 萧平实导师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令我极为震惊:当今世上难道真有这样的高人?我一定要亲近,一探真假!于是2012年5月初,我第一次放下那位老法师的书,请到了 萧平实导师的《起信论讲记》,并开始阅读。

  刚开始阅读时,感觉 萧平实导师说话好狂啊!他在书中把古今天下名师点评了一个遍!对此,我极为不习惯,也很不服气。你凭什么拈提别人!我这不满的念头非常强烈,后来是逼著自己强忍著继续往下看的,自然也就不像一开始时那么认真了。但是,当我看到《讲记》中间部分的时候,佩服之情油然生起,因为自己过去所不明白的东西,在这里都说得非常透彻。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萧平实导师在法义上虽然堪称冠绝天下,但他也不应该说其他法师的过错;即使真的是其他法师错了,也应该采取包容的态度,不该指名道姓地写在书里面公开拈提。因为俗话说得好,“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么!——其实我当时并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只是人云亦云罢了。

  2012年7月15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是一个星期天,我和几位师兄、师姊坐在一起讨论法义,讨论到 萧平实导师为什么要点评别人的时候,我说:“我认为佛教内部应该注意六和敬,要团结,不应该说别人的错误!”但是师兄们却说:“这不是在说别人的错误过失,而是在对法义进行辨正;因为 萧平实导师从来不作人身攻击,只是把别人错说的法义与经教中佛所说的真正的法义进行比较和鉴别,是在拿事实说话;萧平实导师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水平有多高,而是在救护那些被‘大师’们误导了的佛弟子,正是大悲心的具体体现。譬如我们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而问道于人时,一定不会有谁甘愿被误导,更不会有谁当被人误导时,出来了一位知道正确方向的善知识,说:‘那个人的指引是错误的!’并且还指出正确的方向以及用各种证据来证明时,这个问路的人一定不会指责这位好心的善知识,说:‘你怎么可以说别人讲错了!’萧平实导师就像这样,是指引佛弟子正确方向的大善知识。不幸的是,还有很多被人误导的佛弟子,却跟著误导他的‘大师’一起毁谤 萧平实导师,真是难以理解。”

  另外,在谈到往生西方极乐的知见部分,我说:“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能下品下生就够了。”这个认知还是受那位老法师错误说法的影响所致。当时一位师姊说:“下品下生没有你的份!因为,那是造做五逆十恶之人,临终时念佛往生的品位。”我听了以后忿忿不平,感觉如受当头一棒!怎么?自己连下品下生的资格都没有不够吗!但仔细听了那位师姊的耐心解释后,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其实自己早已读过经典中有关九品往生条件的开示,只是因为深信老法师的教导,以为自己能下品下生就很好了,从来没有把佛经中 佛所开示的道理当回事;也没想过,要把经典和自己的日常修行结合起来;因此,所谓的修学佛法,对自己而言,长久以来都只是一纸空谈,以至于连《观经》中 佛所开示的九品往生这么直白的道理,都会视而不见!师姊说的确实没有错误啊!为什么我只求下品往生?这时,我不由得开始反思:原来自以为辩才无碍,怎么一遇到 萧平实导师的弟子,就只能张口结舌、哑口无言了?看来自己的水平比起 萧平实导师的弟子们来,真的是差远了!从此对 萧平实导师真的该刮目相看了,因为他的弟子都这么优秀,可见他本人在佛法的修证上,会是多么的高深胜妙而难以思议啊!座谈结束,临走之时一位年龄较大的师姊说:“我学佛已经20年了。我以我的法身慧命担保,萧平实导师的法绝对没错,你一定要认认真真地跟著萧平实导师学习佛法,这样才不会走偏,才不会浪费时间、生命,这样进步才快。”我当时虽然嘴上答应,但心里想:“那就给萧平实导师一个星期的机会吧,如果七天之内我不能信受他的法,就是今生无缘了。”

  当天回家以后,我就静下心来认真研读 萧平实导师的法。没想到,仅仅只过了两天,我就笃定地认为:萧平实导师就是我这一辈子所要追寻的真善知识,因为他所说的法,是符合经教中 佛陀所开示的佛法真实义理的;他在讲法的时候,把法出自那里,意思是什么,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人不能不信服啊!

  心定下来以后,第一步我就开始学习 萧平实导师写的《无相拜佛》这本书,并且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掌握到了忆佛念的要领。但这时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过去无论我如何孜孜以求,在打坐中希冀佛的庄严法像能够现前,但这种境界却怎么也出现不了;可现在不追求了,一忆佛,阿弥陀佛的庄严像反而历历在目。金色的佛颜,金红色的佛衣,熠熠生辉,庄严无比!阿弥陀佛的影像,清晰庄严,想抹都抹不掉!就这样子持续了大约有半个月。我通过反复阅读 萧平实导师的《无相念佛》这本书,心中深知,这些都是境界相,与无相念佛法门不相应,不是我所要的,所以这个境界虽然感觉很美好,但还是慢慢地努力舍弃了。在这期间,有好几次因为梦到自己是正信的佛弟子,这种美好的感觉一直在心中摇曳、荡漾,绵长而持久;有时半夜醒来,一想到自己今生是佛陀的正信弟子, 佛就是我的“老师”,心中的幸福感就油然而生,像蜜糖一样,在心中流啊、流啊……,这样持续了大约有一年半时间。

  当我决定了要追随 萧平实导师修学佛法以后,我就开始和以前的那位老法师做告别了。因为我家的佛堂里放著他讲法的播经机,只要听著到他说话的声音,我就会泪流满面;那时我跪在佛前,心中默默地告诉老法师:“您是我的一年级老师,现在我就要升级了——要离开您去探求真正的佛法,所以我先跟您告别了。如果将来有缘,我们还会见面,我将会以实证佛法的功德来报答您对我的恩情。”因为学习 萧平实导师的法一段时间以后,再听那位老法师讲的法,就已经知道他错在那里——知道他的落处在哪里了;因此相信,自己将来如果见到老法师的时候,一定可以帮助他提升佛法的正确知见,来报答他初期接引我学佛的恩德。

  现在,我学习 萧平实导师的法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这三年来,我感觉自己在佛法修学的闻、思、修慧上突飞猛进,这三年来所学到的远远超过了自己以前十七年学习的总和。不论是从正知见的积累上,还是从动中定力功夫的修证上,自己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且,因为有了正知见且经由菩萨的指导,知道佛菩提道应该如何修行,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困难和挫折时也不再困惑、焦虑,心性也调柔了很多,很少像以前那样急躁、发脾气了。对于我的这些转变,感受最深的恐怕就是家里的同修跟女儿了,而且在我的影响下,现在她们也都开始学习 萧平实导师所教导的 世尊正法,并且每个星期都坚持做义工,修积福德、功德。虽然如此,我深知自己的修学水平与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们、先学的菩萨师兄、师姊们相比,都还相差甚远,离 萧平实导师期望弟子们能够速登三地就差得更远了!但是我坚信,只要按照 萧平实导师和亲教师们的教导,精进地修持下去,一定能不虚度此生,不辜负 平实导师和亲教师们的恩泽。

  目前社会上许许多多的佛弟子,虽然自称是在学佛,可是多少年学下来,连什么是佛?为什么要学佛?不学佛会怎样?如何学佛?学佛的过程怎样转进?等等,诸如此类这些最基本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而且有些佛弟子,所注重的是自己从学的师父是否有大名声、大道场,并因为长期以来与这些大道场的“名师”们缘结深了的关系,慢慢地就产生了情执;甚至有不少人乃因为所跟随学习的师父有大道场、大名声而生起慢心,因而遮障了自己理智的判断,不再愿意向其他虽然名声不大、道场不大,却是真修实证的真善知识学习了;每当我看到这种情形,都心急如焚。以我自己的经验与体会,我想奉劝大家:“学佛的方向比速度更重要;有真修实证比有大名声、大道场更重要。”您每天在“准备去学佛”之前,一定要静下心来思考一下:自己究竟应该怎样来学佛呢?您所随学的师父是真善知识吗?他所讲的法与 佛所说的法真的一致吗?您把他所讲的法与经教中 佛所说的法做过对比吗?

  其实,我也是在学了 萧平实导师的法以后才发现,有许多师兄、师姊们同我一样,以前都是学习那位老法师教导的法,只不过他们没有偏听、偏信;法师讲到哪本经典,他们就把那本经典请出来对照,然后又将相关经论找出来一起进行比对;如果有不符合或有矛盾之处,就摒弃,再找寻能解说正确法义的法师,最后大家竟不约而同地都找到了 萧平实导师这里来了。虽然我比他们学佛早,可是我却是正觉弟子里的后学者。这正应了民间那句老话:“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我之所以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就是因为自己认定了一个师父,不加鉴别就一头扎进去,又因为情执而不知改变;没有做到 佛陀在《长阿含》卷3《游行经》中讲的那样:“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所以在此,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奉劝诸位佛弟子:学佛要依法不依人,而不是依人不依法;千万不要再被“大师”的光环所蒙蔽了呀!

  现在,每当听到 萧平实导师所谱写的《菩萨的忧郁》这首歌曲的时候,我就会被 萧平实导师无量的悲愿所深深地打动,一股救护众生、复兴正法的责任感、使命感就会油然而生。“……救护无明众,十万火急;每思发白,时不我予;诸师犹自顽愚,赤氛何时弭?菩萨道讴歌,盼除沉疴;我常思念,转侧难舍;愿您世世相伴,叵奈胎昧隔。……常思法脉,吴越早栖;愿您速满三地,令我舍忧郁。”歌词意境悠远,悲心深切,我经常被感动得涕泪俱下不能自已。也就是受到 萧平实导师的感召,我也至诚地发起了“愿具妙慧勇摧邪,救护佛子向正道;普入大乘第一义,受学究竟微妙理”的菩萨大愿。

  佛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中说:“菩提妙果不难成,真善知识实难遇;一切菩萨修胜道,四种法要应当知:亲近善友为第一,听闻正法为第二,如理思量为第三,如法修证为第四。”可见想要在佛法上有修有证,最重要的就是选择真正的善知识。一切菩萨修学无上妙法,如果能够做到:亲近善友、听闻正法、如理思量、如法修证这四点,成佛就有了保障。佛在《大方广佛华严经》卷46里面也这么说:“善知识者,出兴世难、至其所难、得值遇难、得见知难、得亲近难、得共住难、得其意难、得随顺难。”而今,我们能够遇到 萧平实导师这样的真善知识出世弘法,真的是幸甚幸甚啊!为何不赶快依止而求正法?

  古德云:“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渡,更向何生渡此身?”我今生已经得到了人身,也有幸听闻了正法,夫复何求?唯有弘扬圣教,依教奉行,绍隆佛种,续佛慧命;如同《省庵法师劝发菩提心文》中所言:“念念上求佛道,心心下化众生。闻佛道长远,不生退怯;观众生难度,不生厌倦。如登万仞之山,必穷其顶;如上九层之塔,必造其颠。”如是行行复行行,切戒空话、切莫懈怠,才能报答佛恩、师恩、父母恩、众生恩、国家恩。让我们以此为共勉吧!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三宝弟子 觉悟 合十

  二〇一五年七月三十日


  转自:无尽灯论坛
  网址: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952



首页 >> 读书 >> 平实导师相关文章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