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见到 萧平实导师实现人生大愿

首页 >> 读书 >> 平实导师相关文章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转发】见到 萧平实导师实现人生大愿


  几年前,有人劝我学佛,并带我去见了教导他学佛的老师:一位自称是 “萧平实导师的学生”的居士(当时我并不知道 萧平实导师是谁)。我第一次见到这位老师的时候,内心对她颇有些意见,感觉她有些盛气凌人。因为当我们初见面的时候,就看到有几位她的学生,正在恭恭敬敬地为她准备饮食!这让我很是诧异,心里就嘀咕著:“这是谁啊?竟然受到这么高规格的待遇?架子好大诶!”因此使我有些退缩,直觉这个人慢心太重,太过盛气凌人,这不是我心目中那种谦恭温让的学佛人。但后来她开始讲解 萧平实导师的书籍,书中所讲的道理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就决定先跟她学一段时间再说吧。

  于是我开始参加同修们的拜忏活动,并听她讲课。她讲课的内容就是 萧平实导师的著作。每次去参加活动,都会有人不断地提醒我,要我对“善知识”表现出恭敬之态来。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其他新来的几位师兄们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说的善知识是谁;因为在我内心深处,直接认为他们讲的善知识应该是那本书的作者 萧平实导师,可是 萧平实导师又不在现场,所以我们听课的课堂里应该是没有善知识在场的。到最后,那些先学的前辈就直接告诉我们说,能够带领我们修学 萧平实导师正法的老师就是善知识,对于善知识要有恭敬心。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让学生给她做晚饭的、很牛的人,这位正在给我们讲解 萧平实导师著作的人,就是善知识啊!就是我们的老师啊!当时我也很欢喜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毕竟是人家接引我们学佛,并将 萧平实导师所讲的正法介绍给了我们!而且我也是在老师的帮助和影响下,开始吃素并渐渐地完全断掉肉食的,理所当然,我是要感谢她的!

  有一天,老师带领大家观看视频,在节目的开头有这样几行字【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这几句话,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知道了,什么样的人才是佛教中的法师。欣喜之际,老师告诉我们,说这是台湾正觉同修会的视频教学材料。到这个时候我才完全明白过来,原来我们一直是在随学 萧平实导师以及他的弟子们所讲授的佛法啊!这个法真是太好了!当时我们都由衷地感谢老师将这么殊胜的法介绍给我们!那个时候,我和其他师兄们一样,都是刚刚开始接触佛法的,当然什么都不懂;老师则不同,她比我们先接触到了佛法,而且早早就学习了 萧平实导师的著作,并且可以将 萧平实导师著作中,摘录她所认为的要点,转变成她觉得是我们能听懂的话,给我们细细地讲解出来,让我们易于消化吸收。在她一步步地引导之下,我们也对她生起了极大的信心,所以大家都非常尊敬老师、依赖老师,对老师是言听计从。后来,在老师认为我们福德因缘成熟的情况下,她还帮助我们断我见,更教导我们如何参禅,甚至还印证了一些师兄证得果位。在老师的带领下,于佛法的修学上能取得这样大的收获,这让我们倍感欢欣鼓舞,对自己的未来是充满了信心与期待的。另外,老师经常要大家买她的珠宝(后来听说有师姊因此而花掉了她妈妈辛辛苦苦攒下的好几万元的养老钱!),因为老师说会跟她买珠宝的人,这样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声闻种性!如果有谁想远离珠宝的话,那他就是害怕珠宝给他带来的诱惑,这就是典型的声闻种性!在她强势的带动下,我们几乎每一个人都买过她的珠宝,甚至她还说过不想买珠宝的学生就快滚!她也曾公开声称:自己教授佛法是要收费的,大家不能白学!虽然后来她又改口,说那只是引导大家做布施,或者说只是要对某些特定人员的惩罚。

  而我也在这种学习的热情之下,开始看正觉亲教师们的弘法视频。曾有一整个月,我几乎一天不落,在每个晚上忙完家务之后,就带著耳机看自己下载到MP4上的正觉弘法视频,我还常常是伴著亲教师讲课的音声而入睡的。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佛法的人来说,我虽然不能完全听懂正觉同修会亲教师们在视频课程里面所讲的内容,但我还是很欢喜、很愿意听。由于我的工作比较繁忙,能静下来看书的时间不多,也无法经常接触教导我们学习 萧平实导师著作的那位老师和那些同学。而其他的同学们则和我不一样,他们对老师的信心很大,跟随老师的决心也很大;大家都说跟定老师了,还有师兄甚至表示可以为老师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们经常把工作上的事、家里的事丢在一边不管,迳直去参加由老师组织的共修;这让我很是羡慕,也深感惭愧,深感自己业障深重、福德因缘不足而无法参与共修。老师更是经常鼓励大家,要大家要勇于远离家人,要常常来护持她组织的“清净的正法道场”,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是不贪图世间利益,也没有殷重的眷属欲,为修学佛法可以舍离一切,而乐于跟随善知识精进修行的人。老师说,只有这样才可以排除修行上的障碍,使得自己道业迅速增上。老师常常教导大家,凡是阻碍大家学佛的就都是恶缘,这其中也包括我们各自的父母,亲朋好友等。鼓励我们应该学习 释迦牟尼佛当年舍弃王宫,离开自己的家人,来修清净梵行的精神,对所有来自世俗家庭的这些系缚都要斩断!一定要下定决心,排除这些障道因缘来学佛!

  在老师的一番诱导之下,有人为了修道而辞掉工作、离开父母,来到道场精勤修行,并将道场当成是自己真正的家,把在道场里服务,给老师做饭、洗碗、打扫卫生等当成了修行,当成了人生在世的第一要务。因为在这里老师是最大的福田,把老师服侍好是一件极其荣幸的事情。老师有时也会介绍大家看 萧平实导师的著作,但如果有看不懂的,她就会请大家看她自己写的书,她认为她的书更适合我们这些初机学人看。所以,我们实际上所学的主要内容,并非纯正的正法课程内容,而是老师自己阅读 萧平实导师著作之后,再以自己的认知而想出来的,内容并非是原汁原味的 萧平实导师所讲的法。而她认为这样的内容才是佛法的精髓,因此写进了书里,由师兄们校对编辑之后,同修们再出钱助印流通结缘(书名叫做《正法难闻》,里面就有赞叹萧平实导师的《赞师偈》)。(后来才知道,老师的这种作法其实是盗法并且是篡改 萧平实导师所说法义的行为。)当时我也不知道,佛法其实是讲求实证的,如果没有实证的功德,不但无法正确理解真实的法义,甚至有可能会错解,如果以此而妄自为人说法,不但因此造就谤法的恶业,同时会误导学人,断人法身慧命。大家当时都相信她不会欺骗我们,觉得她讲得都是来自 萧平实导师书中,而那些法义内容我们原本就不知道,也不能分辨,只觉得听起来很有道理;所以,听她的应该不会有错。

  我们也经常听她大力赞叹 萧平实导师是位大善知识(她自己也曾撰文赞叹 萧平实导师);她也经常或者明示、或者暗示自己是 萧平实导师最优秀的学生;甚至经常是一提到 萧平实导师,谈起如何思念 萧平实导师,她就会哭晕在地上。她也曾经多次对大众说,将来如果 萧平实导师说她讲法有错,她会立即停止教学,飞往台湾认错求教。这种对 萧平实导师深刻地慕恋之情,深深地感动了我们,让我们觉得如果不是真情,怎么会如此感人?那么,她一定是 萧平实导师的弟子!老师也经常说她和 萧平实导师身边很亲近的人有来往,还会出示来往邮件的部分内容给我们看,这让我们很是羡慕,并赞叹老师有这样大的因缘福报;同时也深自庆幸在这个偏远的小城,我们居然遇到了 萧平实导师最优秀的学生,并且还能整日厮守在一起共修佛法,真是过去多生修来的福报呀!既然我们有这样的善知识在身边,我们就当亲近善知识,就要随师教诲。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故意在网络世界里,让一位正觉学人误以为她也是正觉的学人,因此对方给她的电子邮件,抬头就称呼她为“正觉某某师兄”。然后她就把这个信件中对她的称谓,拿出来公开给学生看,用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还把那位被她误导的师兄,说成是 萧平实导师身边很亲近的人。她总是会截取一些事情的片段,拿来明示或暗示自己确为 萧平实导师“秘密学生”这样的特殊身份来欺骗大众。

  这似乎正如正源老师在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一) 第15集中说的:“发心后首应亲近真善知识,就如同《华严经》中这样说:“善知识者出兴世难、至其所难、得值遇难、得见知难、得亲近难、得共住难、得其意难、得随顺难。”世间有善知识出世弘扬佛菩提的妙法,本来就是很难得的;何况纵使有真善知识出世弘扬佛的正法,但能值遇善知识难,与善知识共住也难;与善知识共住了,要跟随著善知识学法也难;和善知识学法了,要得他的法也是难。所以既然认定,某人是你的善知识,他的教诲既然是真正的教诲,你就应该要听从;如果心中老是怀疑著善知识,对善知识没有好感,没有办法接受善知识的诃责、教诲,那他所传授的妙法,你就学不上手,不可能学得到了。”正源老师的这个开示,讲出了我们共同的心声,我们的老师就是这样的善知识啊,他一定会把我们带到 萧平实导师身边的!我们也期盼著这一天能早早到来!

  可是时间久了之后,我发现那些师兄、师姊跟随老师修学佛法一段时间,当开始“精进修行”之后,就开始对家人表现得冷漠了。这点让很多师兄、师姊的家人们,感到无法理解更难以接受。他们的家人开始提出质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虽然这些家人还都不是学佛人,也没有接触过佛法,但他们感觉到了这样的修行是违背人伦常理的,学佛就会变成这样吗?于是家人们就开始对这些师兄师姊们“学佛”的这件事加以劝阻,但结果却是师兄师姊们更加强烈的反抗和抵触他们的家人。师兄师姊们的观念认为,与老师的恩德相比较,生养自己的父母的恩德是很小的:父母给予的只是色身,大不了再加上世间的生存之道,而老师给于的却是法身慧命,是出世间的大道!这两者是不可相提并论的,甚至可说是有天壤之别的。因此,他们宁愿深信老师所讲的“道理”,并严格遵从老师的教导:只有自己断了恶缘(在这个团体里讲的是,无论是谁,是什么事情,只要障碍到你学佛了,就都是恶缘),才能在学佛的路上取得进步。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有的人开始和自己的父母大吵大闹,和亲戚们断绝关系;有的人开始和自己的同事、朋友、同学不相往来,说是清心寡欲。以为没有了世间俗人俗务的干扰,就只有他们几位“真正修行的人”长相厮守,加上还有老师在带领大家学习苦、空、无常、无我,讲断我见等等,还可以参禅开悟,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天下难觅,美哉快哉!同时为了勉励大家安心办道,老师经常为大家讲一些离家修行的励志故事、或家人因为阻碍自己的眷属学佛,而得到不好的果报等的因果故事来勉励大家,并提醒大家珍惜当前学佛因缘,勇于离家修行。当时,大家真的是很受用这种生活,也很感谢老师为大家创造了这样一个远离家庭恶因缘的牵挂,而使自己得以自在修行的环境。然而,大家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钻进了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套子里,已经渐渐地被无明掌控了。于是我开始怀疑,难道学佛就必须和家人决裂?

  有一位曾经在我们道场学习过的外地师兄,赶来和大家分享了他受上品菩萨戒的情形,当讲到 萧平实导师亲自为他授戒的时候,在座的师兄、师姊们个个泪流满面,也都发愿要去受上品菩萨戒。老师也很是随喜赞叹这位师兄的受戒功德,但话锋一转她却告诫大家,即便受了菩萨戒,也不能在真善知识身边修学,很多问题还是不能及时得到解决;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好好积福,等福德资粮够了,智慧上去了再去完成受戒的心愿呢?事实上,老师曾断断续续给大家讲过 萧平实导师所述著的《优婆塞戒经讲记》,但在讲解了一段时间以后,她迳自决断说,我们这些学生的“福德还不够,智慧也不足”,所以听不懂 萧平实导师所讲的内容,于是老师就没有继续讲下去。因此,大家听到老师这么一说,加上平时就认为自己的确看不懂 萧平实导师的著作,于是大家又纷纷改变了主意,深深觉得自己确实是福德资粮不够,表示还是要先在老师这里好好培植福德资粮,努力帮助老师做饭、打扫卫生……,帮老师写的书做校稿工作,协助老师出书,推广老师的博客等等;并且,继续听老师为大家开示 萧平实导师所讲佛法,以此建立正知见,等功行圆满后再去受戒。看到这样的情形,在我心里又升起了更大的疑问:为什么不想让大家去受戒?我开始对这样的修行方式有所怀疑,于是决定暂时不接触他们。

  但那个时候我也一直在烦恼著,我这样怀疑老师,是不是不如法?台湾正觉同修会的老师或师兄们可以解决我的疑惑么?他们也像这位老师一样的方式教导大家学佛么?也是要和反对或不支持自己的家人做斗争么?也是要用强硬的态度逼迫家人一起来学佛么?我急切地盼望能找到一位正觉同修会的老师或师兄为我解惑。

  由于我真心祈求佛菩萨的加持满我之愿,而佛菩萨也真的是眷顾到我了;不久之后,我真的就遇到了几位修学正法的师兄。师兄们非常热情地解答了我的种种疑惑,他们并且还把自己修学正法之后的所见所闻说给我听。听完这些先学师兄们的分享之后,藏在我心里头的疙瘩,终于被一一解开了。原来进入正觉正法中修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先要圆满家庭亲眷的这个福德资粮,也就是要修三福净业啊!是要孝养父母、好好照顾家人,而不是忤逆家人、远离家人啊!关于这一点,在 萧平实导师的《念佛三昧修学次第》中早就讲得非常明白了,可是为什么那时候我却一直都没有看到!原来,那种将家人当成是恶缘而要隔离的做法,是完全违背佛法的啊!我们跟随那位老师学习,居然连这么基本的佛法知见都不具备!这样看来,那位老师虽然自称是在学 萧平实导师所讲的佛法,但是却并没有真正学到 萧平实导师的法,反倒是与偏邪错误的法相应了,甚至是违背了世间善法的!虽然她自称是得 萧平实导师法义精髓,还自称 萧平实导师多次托梦给她,说她只要读《楞严经讲记》四遍后就可以独步天下。(现在改口说萧平实导师与她法同一味,还继续骗学生说萧平实导师从未正面否定她,还在继续指导座下几位学生参禅,其中一位还远离父母,放弃工作,就为了跟她参禅。)我庆幸著如果不是佛菩萨怜悯,让我遇到了真正修学正法的师兄们的话,自己或许也会和其他人一样,依旧会被这位自称老师的假善知识所蒙蔽,真是令人感慨叹息啊!看到我如梦方醒的样子,师兄们都爽朗地笑了,这笑声也将我内心的拘谨慢慢打开,心里的阴霾一点一点地散去了。最后师兄们听说我想去受上品菩萨戒,都非常支持。他们还告诉我,一定要亲自去正觉同修会看看,才会知道真正的菩萨道场到底是怎样的,更可以亲承聆听 萧平实导师是如何讲经说法的,以及亲教师是怎样讲课的!受到师兄们的鼓励之后,在我内心有如万马奔腾!因为去 萧平实导师那里求受上品菩萨戒,这正是我向往已久的心愿啊!

  就在一年后,我终于顺利参加了受上品菩萨戒的法会。当我到达台北讲堂,看见义工菩萨们在路边带著亲切的笑容迎接我们,还不停地说:“赞叹菩萨!赞叹菩萨!”这时,在我心里面是暖暖的,那是一种回到家里才能感觉到的温暖!远方游子在外飘荡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我回到正觉了!当我进入讲堂,看到原先只能在正觉视频里出现的讲堂内景时,我因激动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一坐上蒲团就泪流不止。周围那些从其他地方来的师兄们看到我这样,或许难免会感到奇怪;但是我自己知道,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跨越了那么多的障碍,现在终于坐进了讲堂。在这里可以聆听到 萧平实导师和亲教师们为我们讲课,能值遇 萧平实导师为我们传受上品菩萨戒。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又难得啊!这正是我学佛以来最大的愿望啊!

  第一天就是萧平实导师为我们讲《佛藏经》的课程。当看见萧平实导师步入讲堂时,我们同行的几人激动得流泪满面,就像久别双亲的孩子终于见到了父母一样。聆听萧平实导师讲经,在我内心涌动著的是欢喜、是渴望、更是感动!萧平实导师的讲经课程,语调轻缓温柔,还不时流露著幽默,让我们一点都不会觉得讲经内容艰涩难懂!

  最后一天的行程安排,是 萧平实导师为我们传授上品菩萨戒和解答疑惑。萧平实导师已经是年过七十的老人家了,为大家传授菩萨戒戒时,萧平实导师都是亲手把缦衣一件件地送到我们新戒菩萨的手上。这样重复上千次的授予菩萨缦衣动作,对于一个年轻力壮的人来说都不是件轻松的事,何况是 萧平实导师这把年纪的人呢?让我们看著都觉得很是心疼。可是 萧平实导师对每一个人都是那么亲切,始终保持著笑容,完全没有因为疲惫而显出一丁点的烦躁来。当我走到 萧平实导师面前承接这件菩萨衣时,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再听到萧平实导师这一句“恭喜你!”的时后,自己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受戒圆满之后,萧平实导师开始为我们解答心中的疑惑。萧平实导师侃侃而谈,非常耐心地为现场的学人们解答了一项项的问题。我们同行的师兄们,还特别地请教了 萧平实导师关于原先跟随学习的那位“老师”的事情,萧平实导师说他根本不认识那个人,也没有给她做过任何的印证;同时 萧平实导师也很是为那位“老师”的一些言行感到脚底发凉!意思是这样的盗法、破法恶业,若不忏悔补救,恐怕将来免不了尤重纯苦的果报。萧平实导师还明确地告诉我们,她是没有断我见,也没有开悟的人,如何有资格讲解解脱道和佛菩提道?如果再加上她还有明示或暗示而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业,那可真的是令人不胜慨叹啊!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萧平实导师解答了大家提出的很多的问题,因为时间已晚,分别的时刻到了,可是我们是多么想再多听一会儿 萧平实导师的开示啊。时间不能就停留在这一刻吗?我们见 萧平实导师一次是多么不容易啊!大家对 萧平实导师都是流露著依依不舍之情,萧平实导师下座离席的时候,现场响起了雷鸣般掌声,这掌声表达了我们激动的心情、对 萧平实导师由衷的感恩之心,以及我们对 萧平实导师率领的正觉菩萨僧团的敬意。来到正觉讲堂,我们聆听了亲教师深入浅出地讲解菩萨戒相的课程,领略到菩萨们的慈悲和智慧;目睹了助教老师为大家提供无微不致的帮助;也深深地被众多义工菩萨这么多天来,处处为大家辛劳与忙碌地付出而感动,同时也让整个法会,秩序井然,充满了庄严祥和。

  于此要再顶礼 诸佛菩萨!因为有佛菩萨的慈悲摄受,才让我得以回归正觉,成全了我与法眷亲人们再次相聚的愿望!流浪的生活终于结束了,我回家了。感恩 萧平实导师的悲愿,能把正法传给我们这些末法佛弟子。我不会用华丽的词藻来表达此时此刻内心的喜悦和感恩,只想用“家”这个字来形容正觉同修会,用父母这两个字来比喻 萧平实导师。萧平实导师对我们这些佛弟子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萧平实导师,我们就无法了解学佛的道路要如何走下去。或许会如我们先前所经历过的一样,被一些私心作祟、好为人师者欺骗,利用我们的对 萧平实导师信受的善根,以及对正觉正法的渴望,用些不如实的言语来蒙蔽懵懂初学的学人,以满足她个人对名闻利养、眷属恭敬等等的贪婪,如是以盲引盲而师生相继步入歧途,成就恶以致沦堕三涂。

  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我诚挚地希望那些真心想求法的学人,不要轻易相信那些自称认识 萧平实导师、学了 萧平实导师的法,却盗用 萧平实导师著作内容,把 萧平实导师所讲的法义,用自己意识情解的偏差观念,再点缀些拾人牙慧的言词语句,然后就这样一股脑地倾倒给大家的人。像这样扭曲 萧平实导师说法原意的人,无论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不乏其人。甚至还有人自称是 萧平实导师的“秘密学生”,千方百计编造各种谎言来蒙蔽大众,广招学人收归其门下之后,再来任由她宰割。这些好为人师、贪图名利之人,实质上对于 萧平实导师所讲的法,绝对是不会恭敬也不会认可的,不论他们表面上说得是多么好听,表现的是多么信受的模样;因为他们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言论是否能笼罩到别人,是否能以传法老师的身分,受人恭敬;更有甚者,还会以此牟利、广收供养等等。这类人,并不会让跟随他们的学人接触正觉,也不会真正带领大家正受三归依,更何况说会在因缘成熟之时,让大家受上品菩萨戒?反倒是会千方百计地阻挠他人归依受戒。这样的人,其实是不知感恩的人,不知饮水思源的人,跟随这样的人修学佛法,难能成就!在此我要劝请真正想要学佛的人,还是要亲自去归依受戒、去熏习正法以求实修实证。那些自称与正觉或与 萧平实导师本人,或者是与某某亲教师,有各种秘密关系的人绝不可信,因为那些人会带领大家走入歧途,断送自他的法身慧命。我也真诚希望原先我所随学的那位老师,以及或多、或少有这方面倾向的人,不要再贪恋虚妄的名声财利,善知识不是自己随便说说就能成为真的善知识啊!应当时时刻刻思惟作意:名利无常,果报可畏,深心恳忏,回头是岸。

  祈愿诸佛菩萨加持,让所有有缘的佛子都能顺利回家!既能回到生养父母的身边,更能回到法身慧命父母 萧平实导师的身边。

  回家的孩子 恭敬合十
  二0一六年一月十五


  转自:无尽灯论坛
  网址: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690

首页 >> 读书 >> 平实导师相关文章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