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五节 解脱道之邪见


  解脱道说过了,我们接下来说关于解脱的邪见。解脱邪见大略有五种。第一种解脱的邪见就是像密宗的那些祖师、以及现在所有的法王、活佛、仁波切,他们认为只要每天打坐一念不生,那就是涅槃。舍报时就想要用这个一念不生的灵知心去进入涅槃,这是第一种解脱的邪见。不但是密宗的修行者如此,连南投埔里中台山的惟觉法师也想要用这个觉知心去入涅槃,而觉知心是不能入涅槃的;如果可以用觉知心入涅槃的话,那就表示佛说错了;因为佛说涅槃寂静,涅槃之中无有见闻觉知、无受无想、无能觉与所觉、没有做主的心。可是惟觉法师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做主的这个觉知心灵知心就是涅槃心,就是真如”,舍报时要用这个心入涅槃,跟藏密四大派所有的活佛、法王、仁波切一样。以上是关于解脱与涅槃的第一种邪见。

  第二种解脱的邪见是想要用做主的心入涅槃,就是“我”要入涅槃。因为他知道涅槃是寂静没有见闻觉知的,可是他又认为如果涅槃之中没有觉知,那不就跟断灭、睡著无梦一样?那“我”到哪里去了呢?我消失掉了,这怎么可以,于是他认为是做主的我入涅槃,这种邪见,惟觉法师也有参与一分。

  第三种解脱的邪见是想要用色界身去入涅槃。修得无想定的人认为涅槃既然没有见闻觉知及做主的我,又处处找不到第八识,应该没有第八识,那就把自已灭掉而留住色界天的天身入涅槃,因为他也怕断灭,怕自己消失,所以他就要用这个色界的色身去入涅槃。当他在四禅境界当中时,认为没有见闻觉知就是涅槃,于是就把这个见闻觉知的我灭掉,作涅槃想却入无想定去了,他以为这样就是涅槃,舍报时就用这种方式入涅槃。这是第三种解脱与涅槃的邪见。

  第四种解脱的邪见是关于无想定的误解。有很多人认为心中没有妄想、安住不动,这样叫无想定。早年大陆有一位很年轻就出道,非常有名的大居士,后来到台湾,就是南怀瑾老师;相信很多人读过他的书,其中有一本叫《如何修证佛法》,在第一篇第一章第一节就讲无想定,他说没有妄想就是证得无想定。这还是大师喔!连密宗四大派的祖师--无论古时今日--也都是这样认为;由此可见末法的佛子对佛法的误解到这种地步,实在可怜!其实并不是没有妄想就叫无想定,无想定是修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后再转进,把四禅中的那个微细的觉知心灭了、才叫无想定(这个想是想阴的想,想阴的想就是了知)。到了四禅前、三禅后的中间定,呼吸心跳全都停了,这样才能进入四禅;四禅中没有息脉,这样再转进,把灵知心的我除掉,使之不再现前,这才叫无想定。

  古时外道很多人证得无想定的时候,就认为从无想定中退回到四禅、三禅一直到初禅再出定,之前的无想定状况就是涅槃境界。因为释迦牟尼佛说涅槃寂静,没有见闻觉知及做主的我;而他在无想定时通通都没有见闻觉知,很寂静,所以他认为自己已证得涅槃成阿罗汉。而其实他这样是证得大妾语,并不是证得涅槃。这就是第四种解脱和涅槃的邪见。

  第五种,我们要来说明无想定与灭尽定的差异。这个如果不弄清楚,对于俱解脱涅槃的邪见就无法消除。灭尽定里面和无想定里面都没有见闻觉知,这两个定有何差别呢?这可是大学问喔!我们睡著无梦时并不是定境,因为末那识不安住,虽然我们自己完全没有觉知,可是那个处处做主、时时做主、分秒刹那做主的你--末那识,并不安分;祂不断的在攀缘外面的色声香味触,因为这色声香味触会产生法尘让祂接触到。在无想定中虽然没有意识,跟睡著无事好像一样,但其实不同、因为在无想定中末那识类似在定中安住--由伏我见故,暂时不起前六识之见闻知觉性。这个诸位可能听不懂,因为这个要有禅定的证量才能了解。无想定中,前六识断了,所以没有觉知,息脉都停了,末那识是安住而不动不攀缘的,外面有色声香味触法进来,他照样安住;但因为他的身见烦恼没有断尽、种子流注的关系,突然间就使他一念心动,那个烦恼究竟是什么意思?祂自己也不知道;突然间一念心动就退回四禅,起了意识,知道自己在四禅中安住,虽然没有任何的语言文字。以上是无想定与睡著无梦的差别。

  接下来说明无想定和灭尽定的不同:无想定中前六识灭了,但末那识(就是做主的你)还有五遍行的心所有法继续在运作:触、作意、受、想、思。思就是我想做什么,我不想做什么--去做决定;触就是接触法尘;作意就是心不肯歇息,有一个想要做什么的冲动、惯性;有触法尘、作意,就有受;末那识有受,但你并不自觉,因为你的意识断了不能观察自己--无证自证分之功能;此外,有受当然就有想,想是末那的想而非意识的想。末那的想有两个,一个是与意识同在时语言文字的妄想,一个是了知、觉知、想阴的想。末那的想有了知,但行相微细,没有意识来反观时不晓得你有这个想,这个想在醒睡生死中一直存在不灭。有这个想的缘故,末那就会决定是否要在无想定中继续安住,这就是思心所。如果外五尘有变化时,这个想会使得末那的思心所产生变化,就会因身见未断而生挂碍,使你从无想定里退回四禅当中;这是表示在无想定当中,前六识的见闻觉知固然断了,但还有末那识的触作意受想思,只是安住不动而已,外境如果有什么变化或心里面的烦恼种子一流注,就会离开无想定退回四禅。这是无想定的情形。

  灭尽定是烦恼已经断了所以才能入灭尽定;入了灭尽定的人是俱解脱阿罗汉,他入了定之后如何安住呢?他是从初禅二禅一直转进到非想非非想定,在非想非非想定中把那个了知心断了,同时也使得末那识的受与想断了,因为他的我见我执烦恼断尽,所以入定以后没办法出定,因此他入定前一定会先有个设定。此方说他在这一入定前就先设定:当明天早上太阳升起照到身体,使身体有了暖触时就出定。如果他没有设定就无法出定。当设定之后他入了定,什么都不知道,乃至蛇来爬过、鸟在头上筑巢生蛋他也不晓得,因为没有前六识可以觉知。等到明天早上大阳晒到身体有温暖时,这种暖的法尘让末那的触心所接触到,由于触到这个法尘(预先设定好的法尘境)然后产生作意,之后思心所就会确定是否该出灭尽定,而末那的受与想心所也会现行确认,这样就离开灭尽定而进入非想非非想定,这时意识就有了知而开始转进,从法尘上面知道有暖触后,就渐次退回初禅而回复欲界觉知。所以灭尽定和无想定不同,无想定又和睡著无梦不同;但古今中外能有几人了解这种道理?我可以告诉诸位:从文献上,你找不到一打;因为证知的祖师们,大多没有留下文字记录;我所读过的中国祖师文献中,只有玄装与窥基师徒在《成唯识论》中讲过,可是如今已无人读得懂,因为没有禅定证量故。当诸位了解这之间的差异,你们将来证得无想定时就不会误以为那是涅槃,就不会误以为自己已成俱解脱的阿罗汉而犯下大妄语业,这样就不会轮转三恶道去。以上是第五种关于解脱与涅槃的邪见,希望大家都了解。(第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