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十节 邪见与正法不可能俱存


  邪见邪法的在家出家法师们,吸取了佛教资源,壮大了势力后,必定会排挤到未来了义正法的生存空间。有很多法师跟我讲(陈履安居士也这样跟我讲):“萧老师︰你就说你的法,我们说我们的法,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不说你错、你亦不说我们错,各人弘各人的法就好了。”我说:“对不起!我没办法同意;为什么会有《护法集》出版?因为我们不说他错,结果自在居士反而说我们的法错,派人渗透,把我们整个正法团体弄到几乎要瓦解,几乎要散灭掉。所以不得不出书说他错,让大家来检查评论,到底谁的法才是正确的?”这就是说:邪法与正法是不可能并存的。

  当你说你的是正法,他也说他才是正法;两法不同时,他一定说你的法不对。你不说他不对,他却一定要说你不对,否则他就不能生存了。我们刚开始弘法时,人家问我:“月溪法师好不好?”我说:“好!”“书可不可以读?”“可以!”不管人家问谁,我都说好,都说可以,都赞叹。不料赞叹也会出问题:我们都说人家对,后来他们说:“你们都说我们这个法对,可是你们的法和我们不同,所以你们的法不对。”结果变成这样。

  所以在佛法上不能乡愿;如果这些错误的法建立了庞大势力以后,一定会排挤了义正法的生存空间,到最后众口铄金,大家都说意识觉知心才是真如,剩下我一个人说第八识才是真如时,没人会信我,法就没有人可以延续;法不能传承,就断灭了。从此以后众生就生怀疑,不信末法时期能修证了义的正法,佛法就会因此而渐渐消失掉。我们如果不一代接一代地努力破邪显正,佛法就不可能延续到七千年后,将会提早灭尽,所以破邪显正是每一个佛子的责任。

  这最后的认识很重要,不可以允许有人把外道法(如欲界之甘露及有为神通)拿到佛法里安置、说这就是佛法--将外道法来取代真正的佛法。佛也说过不可以执著无因论的缘起性空(如古天竺月称、西藏宗喀巴,今印顺法师及达赖喇嘛),所以佛在经里说:“若人执我见如须弥山大,我不责怪;如有人执空见,说一切法皆空,一切都是缘起性空;执著这种空见小到像一根毛发析成十六分之一那么细,我也不容许。”因为如果落在有见里,用空见还可以对治;如果落在空见里,没有法可以对治,这个人不可救药,所以不允许有人落在空见里。因此,印顺法师和达赖喇嘛、宗喀巴、月称所主张的无因论的缘起性空,这种空见是佛所不允许的。他们不断的在排斥大乘的经典,尤其是排斥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因他们落于空见里,执著无因论的缘起性空是真实法;但这样不对(编案:于《楞伽经》中,佛说如是缘起性空名为“兔无角”戏论,详见萧老师著《楞伽经详解》第二辑举证)。

  执著有见也不可以,例如中台山、法鼓山、法禅法师以觉知心为不坏心,这是常见外道法;这些邪见弄到佛教里代替了正确佛法后,佛教所弘的法就变成常见法、外道法,和常见外道就统一了。统一以后,佛教的胜妙就消失掉了,所以我们才要辛辛苦苦出来说法度人。

  我们希望有愈来愈多的人可以证悟,证悟以后请阅经典印证:“啊!果然不错。”自己的证量可以从圣教量中获得完全印证,就知道那些自称开悟的出家在家大师们说错了,对了义正法就有具足的信心;这样,这了义法传给你就没有失掉目的。

  既然承受了这了义法,只要你住在人间一天,这个法就住在人间一天,你代表了义正法;如果证悟的人统统死光了,没有人了,正法就在人间断了。也许佛世尊又安排了某一个人又来人间自参自悟也不一定。所以广钦老和尚走了以后,人间了义正法就断了,暂时消失了;在那段时间,他走了以后,我又尚未破参之前,这人间暂时没有宗门正法、了义正法;好在我们又把它延续起来。

  但你如果问我未来要怎么样做?我说:“我没有意见;目前我是想舍报以后先去极乐世界,去证得八地无生法忍后,再往生中国大陆。”可是如果舍报时,释迦牟尼佛来说:“你不要去极乐,这边暂时还需要你。”那我就把自己的利益暂时摆下,还是继续再来娑婆人间--直接往生到中国大陆去,不去极乐世界。我以这样的前提发愿:还是去极乐世界。我深信本师释迦牟尼佛不会辜负我。以上是我们今晚所讲的《邪见与佛法》,希望今晚所说的这些知见,对诸位未来在佛道上的修证,可以得到很大的帮助。

  最后,我们要再度赞叹那些未被评论的法师居士们,因为他们没有犯“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业;或因他们宣示已悟之后,如今已关门自省,所以我们不予评论;也因为他们在接引初机学佛上有很大的功劳,他们在弘传基本佛理上有很大的功德,于此再度致上个人最深挚的崇敬之意。

  现在已经是年夜十二点半了,耽误大家五个小时的时间,谢谢大家从头听我唠叨到结束,都没有人半途离开,再一次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注:以上系依二000年元月十五日晚上,应邀往桃园友会懿莲念佛会之演讲录音整理润饰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