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文化千年路 第四集



  公元631年,玄奘大师三十二岁,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心中的圣地印度那烂陀寺。僧人们盛大迎请他进入寺内,玄奘大师终于见到钦仰已久的 戒贤论师,以最恭敬的头面接足礼来礼拜 戒贤论师。

  “这位僧人,你来自哪里呢?”

  “我来自中国大唐,想跟法师您学习《瑜伽师地论》。”

  戒贤论师在听到 玄奘大师的回答后,掩不住内心的涌动,不禁潸然泪下。

  当 玄奘大师向戒贤论师表明要跟他学《瑜伽师地论》的愿望后,戒贤论师大为激动,热泪盈眶,便请弟子觉贤为大众说明他三年多前的病苦因缘和所作的一个梦境。

  当时已经高龄百岁的戒贤论师,他的身体遭遇到难以忍受的病痛,在三年前有一天他起了一个念头,他想要断食以求自尽,结果当天晚上,文殊师利大士、 观音大士和 弥勒大士就同时现身在他的梦境里。

  “你的病苦是因为过去世作国王,却不知体恤人民所招得的果报,如果你自尽了,这病苦便没有终了的一日。你应该安忍,并为大众宣演《瑜伽师地论》等大乘佛法,身体就会好转起来。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位中国法师来跟你学法,你要安忍等待他的到来,然后为他说法。”

  过了三年多了,戒贤论师终于等到这位来自中国的法师 玄奘大师。玄奘大师便礼请戒贤论师宣演《瑜伽师地论》,一同受学的有数千人。玄奘大师在中土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是明心见性了,所以他是无师独觉的一个大师,所以当他获得了《瑜伽师地论》的教导之后,他就展现了他无比的智慧。而且因为这样,所以他比一般人更能够贯通,因为这样子使得戒贤论师大为惊叹。

  后来戒贤论师知道了 玄奘大师的前身是佛世时的十大弟子之一,非常惊叹。“真是太好了,没想到竟然可以和经典上记载的人物面对面地对谈 如来的甚深妙理。”经由《瑜伽师地论》义理的熏习,玄奘大师渐渐回复了往昔所有的智慧证量。当时那烂陀寺受到最尊崇礼遇的法师有十位,玄奘大师是其中一位。他在那烂陀寺修学四年多,精通梵文,与人对谈如流。他三十七岁时,已经将那烂陀寺大部分的法都听闻修学过了,也已充分地理解。其中《瑜伽师地论》听过三遍,《中论》、《百论》也各听了三遍,而重要论典也都或一遍、或两遍听受完毕,此时戒贤论师提醒他,应该可以回归中国了。然而 玄奘大师想去参访和巡礼圣迹,同时也想听闻其他法师对《瑜伽师地论》的见解,于是告假,暂时离开了那烂陀寺,出发到印度各国参访、游历。

  玄奘大师游历印度诸国,有次来到南印度的驮那羯磔迦国,其城南有一大山岩,是当年清辨论师进入大石山洞中等待 弥勒大士成佛的阿修罗宫的所在。当年清辨论师自负甚高,他不接受这个 弥勒大士在论中所阐述的“第三转法轮的诸法唯识才是如来的究竟意旨”这样的论点。清辨他始终误解般若就是一切法空,因此认为第二转法轮所说的般若才是 如来所说最究竟的法义。

  清辨论师心中带著对大乘佛法的疑,只饮水而不进食地修著苦行,转而向 观世音大士祈求。三年后 观世音大士怜悯他,现身告诉他应当求生天上,向当来下生成佛的 弥勒大士请益解惑。清辨论师他还是有很深的慢心,他拒绝了 观音大士请他上生到弥勒内院去请问 弥勒大士的这个法义,他还是坚持说,他要等到 弥勒下生成佛的时候,他才要来请益。观世音大士早知清辨错误的见解和用心,然而出于无尽的怜悯,于是指引他来到大石洞前。清辨又再经过六年苦行,石洞终于打开。他走入石洞中,等待未来 弥勒大士下生成佛。

  玄奘大师有次来到一处孤山的寺庙,向寺内的 观世音大士圣像祈请:“弟子有三点虔诚请示 观世音大士。第一、弟子是否能顺利平安地将经论带回中国。第二、将来能否生到天上觐见 弥勒大士。第三、虽然经典说完全断灭善根的人没有成佛之性,但其实人人都有佛性,是否也可以依之修行而成佛?”玄奘大师祈愿以他所抛出的花圈能够分别套在 观世音大士圣像的手上、两臂上和颈上,来显示 观世音大士圆满应可他的三个祈愿,结果抛出的花圈都一一套在所求的相对应位置上。在旁围观的民众,见此无不啧啧称奇,认为这样的结果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真实理就是人人都有佛性,纵然曾经造作恶业,到达完全断灭善根的地步,未来仍然是有可能改变的。因为在久远久远之后,假如有因缘修学佛法,就能够将断善根的心性转变成不定种性,也就有因缘开启成佛的体性,最后修行成佛。

  玄奘大师游历的足迹遍及五印度,参访过程中,知道南方大岛狮子国有法师能讲解《瑜伽师地论》,后来这些法师因避难而到印度大陆去了。经 玄奘大师询问后,知道这些法师所讲的内容都在戒贤论师所阐释的范围之内。玄奘大师周游参访五印度后,回到了那烂陀寺,这时听闻有一位胜军居士善于说法,便前往受学。由于两人心契相应,于是经常对论法义。

  胜军论师其实他是一个国王非常看重的一个在家修行者,所以摩揭陀满胄王、还有戒日王都曾经要邀请他、封他为国师,可是他都拒绝,所以他显示出一位在家修行者的高风亮节。那 玄奘大师跟在家居士胜军论师来学法,除了显示 玄奘大师他的好学不倦,而且他也不在乎表面的僧相,也就是说他是出家或是在家,其实那个表相是无关于一个人的智慧的。

  玄奘大师参访胜军居士,畅述自己对《瑜伽师地论》的体悟后,再回到了那烂陀寺。此时戒贤论师便请 玄奘大师为大众讲授《摄大乘论》与《唯识抉择论》。当时有一位同在那烂陀寺讲学的师子光法师,虽然也学习大乘佛法,但却公开批评《瑜伽师地论》。

  师子光他不懂《中论》跟《百论》所说的大乘空义,不知道真心如来藏的空性、法性是能生万法,不是空无所有的。师子光法师反而以六识为根本,误认了第六意识的境界是不生不灭、恒常的心,并且以为第二转法轮的般若经典胜过第三转法轮的唯识诸经,他就公开评论《瑜伽师地论》。

  玄奘大师虽然为师子光开晓道理,但师子光还是不愿回心转意,玄奘大师不得已,只好造《会宗论》三千颂公开驳斥师子光。《会宗论》是在会通所谓的空有之诤的空跟有,让它调合起来,来显示出在清辨之前其实是没有空有之诤的。那清辨他们跟师子光,他们就是错误地认为所谓的中道是他们所说的意识。可是其实中道是说,离两边是离生灭的两边,而要依于有一个不生灭的第八识本体,这个不生灭的本体,不会落入生灭的两端,这样才叫作中道。

  
乃至真如虽非识变,亦不离识,识实性故;识上二空无我共相所显示故。----《佛地经论》卷4

  真如祂本是第八识如来藏显示的法相,真实而如如,所以称为真如。在佛经中有时又以真如直指第八识心体,例如第二转法轮的经典说明真如是出生诸法的本因,那也就是第三转法轮所说的能生万法的第八识,那指的就是如来藏。

  
汝宛不知如来藏中,性风真空性空真风,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楞严经》卷3

  《中论》和《百论》它都是在阐释佛法,都没有脱离真如就是如来藏的正理,所以第三转法轮与第二转法轮的说法它是一致的,唯有深浅广狭的差别而已。

  龙树和提婆两位大师都是证悟者,自然知道第八识圆满成就一切法的真实自性,是出生三界一切诸法的本源,所以《中论》与《百论》所述的义理都不离八识的正理。不信八识正理的人,他一定没有办法去发起去寻觅第八识的这样的寻觅的心,同时他也就没有办法来观察到《中论》它所说不离两边的不生灭的这个中道性,因此他一定会产生落入两边的这个过失。

  
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中论·观因缘品》

  错误的中观师,由于他不信有一个第八识,具有圆满成就一切法的真实自性,没有掌握到中道它就是依于真心而显示的本质,因此他误会了《中论》的中道观行,以为观行一切法的最后结果,到达了毕竟空幻无实,那就是中道,却不知道这样的见解已经是落入断灭中的了。那他们把这样的见解当做是最殊胜的,堕入一切空无的邪见中。

  
已去无有去,未去亦无去,离已去未去,去时亦无去。动处则有去,此中有去时,非已去未去,是故去时去。----《中论·观去来品》

  
若离于色因,色则不可得,若当离于色,色因不可得。离色因有色,是色则无因,无因而有法,是事则不然。----《中论·观五阴品》

  错悟的中观师,他会因为他否定了八识的正理,所以说他就在意识里面强行去分割出一个所谓的意识细心或是极细意识,来作为永恒存在的心体,这就是用来掩饰他们的断灭见。佛护、清辨、月称等中观论师都主张人只有六个识,主张一切法空,错误地坚持一切法都没有真实的自性,认为这是最胜法,他们大胆否定 释迦如来在第二转法轮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中所宣演的真如是自性真实的教示。

  有些错悟的中观师,他更错解了第三转法轮经典所说的无自性,用它来否定第八识的自性,完全不知道 如来是要学人在亲证如来藏以后,转依如来藏无我、无所得的真如法性,不去执取第八识的真实自性,以免导致法执难除,使得道业停滞不前,所以施设了无自性。因此我们要知道,第八识祂确实是有真实不变的自性的。

  错悟的中观论师,不论是直接否定第八识,或是以第六意识为主体来函盖第七、第八识,都是否定 释迦如来所教示的每个人都有八个识的八识正理。当这些错误的主张流传之后,就形成了应成派中观和自续派中观的见解,都是不离意识的生灭境界。

  清辨论师他是属于自续派的中观师,佛护是属于应成派的中观师,可是不管是自续派或者是应成派,其实他们都是一样是六识论者,所以他们才会批评了《瑜伽论》。那经过 玄奘大师他造了《会宗论》之后,把瑜伽跟中观把它会通了,把第二转法轮跟第三转法轮的法义把它贯通之后,这个师子光就知道自己的错处在哪里了,那烂陀寺的所有的学人也都知道了,所以都一一地从师子光这边转到 玄奘这边,所以师子光就很惭愧地离开那烂陀寺了。

  公元640年,当时乌荼国有一位婆罗门叫般若毱多,造了一部《破大乘论》破斥大乘佛法,认为大乘法空幻不实。有一些错解二乘法的学人信受这个说法,他们虽然信奉佛陀,却轻视大乘法,认定大乘法非佛所说。般若毱多他是师承于二乘人安慧论师的,安慧论师虽然是当时印度有名的唯识十大论师之一,但是他主要是运用他自己的聪明伶俐在探讨佛法。般若毱多他就追随安慧论师的错误见解,于是他写出了《破大乘论》,他主张大乘法是空华外道,不是如来亲口所说的佛法。

  戒日王是当时五印度的共主,他虔诚信受大乘佛法。他有次到乌荼国,听到二乘人举出《破大乘论》,对大乘法冷嘲热讽,实在忍无可忍,就写信向那烂陀寺讨救兵,请戒贤论师派高僧到乌荼国辩论法义。于是戒贤论师选定了四位法师准备前往,玄奘大师和师子光法师是其中的两位,当时师子光还没有离开那烂陀寺。

  当时在那烂陀寺有非常多的教学者,其中师子光是属于清辨论师这一派的一个学人,可是从这里可以知道在那烂陀寺里面已经有错误的法义在里面了,所以显示当时佛法已经十分衰颓,像 玄奘大师这样子通达的人就是非常的稀有了。

  玄奘大师发现到其他三位要参加论战的法师都愁容满面,因为在印度公开法义辩论的规矩是,输的人往往不是自裁,就是要拜对方为师,即使未先声明,也要遵守依辩论现场国王所说出的规矩,何况可能错说一句话就败北了,所以即使是学富五车的法师也不免踌躇。于是 玄奘大师提出他的看法:“二乘法的诸论,玄奘都已经学过,何况终究没有二乘法可以超胜于大乘法的道理。此次前去,就由 玄奘先上场应战,必然可以克敌制胜,纵使输了,玄奘便说,自己只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法师,绝不牵累到那烂陀寺的声誉。”大家听了,对 玄奘大师的智慧与思虑之周全无不额手称善。不过后来戒日王又派使臣捎来信件,暂缓了法战的时程,论法这件事也就暂时搁下了。

  在等候的期间,那烂陀寺却面临了另一场挑战,有一位婆罗门立了四十条的论述,张贴在那烂陀寺门外,公开要求论战,玄奘大师如何折服这位婆罗门?日后的曲女城无遮大会,玄奘大师又是如何矗立“真唯识量”正理,让外道折服,并将大乘第一义谛佛法显扬于五印度?

  那烂陀寺会戒贤 慧光再起复圣位
  参访胜军唱高义 独领瑜伽第一论
  应成自续中观师 难会如来究竟义
  会宗论中显妙义 八识至理真佛说
  开演唯识第一义 阐明真谛如来藏
  大乘缘起阿赖耶 一心八识古今同


  友情提示:上一集、下一集请点 上方灰色导航区的上/下一集 或 下方灰色导航区的上/下一集。

  1080P高清下载点我 (提取码: gjq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