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56-59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6集 识食与八背舍(一)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是“识食与八背舍”。

  识食的意思是说:纯由本识心中所现的法作为祂的食,用来维持祂的身命,这是第八识自身的识食,完全不依靠外法为食而保全生命的存在。佛陀在《长阿含经》卷20开示说:【何等为识食?地狱众生及无色天,是名识食。】在《起世经》卷7又说:【何等众生以识为食?所谓地狱众生及无边、识处天……等。此诸众生,皆用识持,以为其食。】

  地狱众生存在的事实,一直是某一位法师极力反对的,他私心中认为地狱的说法,是后来在大乘经中才提出来的说法,只是圣人方便劝善的施设而已,不是真的有地狱存在。但是在四阿含中就已经有地狱的说法存在了,而且说得很详细,并且是在最早结集的《长阿含经》中所说,确实是佛陀的亲口宣说,不是后人杜撰的;而且在许多确定为佛说的阿含诸多经典中都有说到,不是只有一部阿含的经典有说到地狱的存在。

  地狱众生都是以识种为食而生存著,都不依靠物质色法而来保持其果报身、业报身。当地狱众生的恶业果报还没有偿尽的时候,共业众生的地狱业报都是依附于原有的世界而存在的;就像是无色界众生虽然没有形色,也还是依附于原有的欲界、色界的世界而存在著。当这个世界所有众生的业报已经尽了,地狱就毁坏而不存在了;纵使他们的业报尙未报尽,可是这个世界有情因为世界毁坏而转生到他方世界的时候,还没有偿尽果报的地狱众生,也会随同著转生他方世界中的地狱继续受报。

  地狱众生的所有活动都是属于内相分中的生活,不是依外在的世界物质世间的色法而生存的,所以都属于内相分。也正因为都是内相分,所以痛苦就可以痛到无量无边,远远超过人间的痛苦而不会闷绝,只有死亡而又重新再出生地狱身。也因为他们都是以识食而存活的,不是依外在的色法而存活的,所以他们都是依恶业种子而报得恶受种子的流注,所以色身都很广大,受苦就可以无量无边,可以远远超过人间很多倍而实现因果律。

  地狱众生的色身、生活环境既然都是属于内相分,所以纯依识种、业种的流注为食,以维持其生命状态。这样子的境界,就如同在梦中一样,但与梦境有所差异;梦中境界如果极为恶劣,导致极为痛苦或者极为惊惶的时候,便会醒来,脱离梦境便可以离开痛苦,不会永远承受很重大的“身觉”,还有精神上的痛苦;在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梦境很真实,众生在梦境当中不知是梦,便在其中感受种种色身及心灵上的痛苦,还有快乐。然而地狱之中,没有睡眠这样的事情,地狱境界也不是睡眠的境界,所以没有醒来离苦的时候。

  地狱众生因为业报的缘故,恒常受种种痛苦,因为其中的苦有重、有轻,从极重的苦受来说较轻的苦受为无苦;但是不论他所受的苦的轻重,都没有醒来离苦的时候,只有极重的痛苦没有办法承受而死亡的时候,可以短暂地离苦;然而果报未尽的缘故,本识中流注业种现行的时候,业风吹起又再活转过来,继续承受种种身觉及心理上的苦痛。这是阿含诸经中开示世界悉檀时,佛陀所说的事实。因为纯以识种的流注为其生命中的食,藉以维持地狱众生的生命形态,所以说地狱众生唯有识食。

  地狱众生识食的境界中,本来也有触食、念食,譬如地狱众生在火热地狱的时候,身体受到极不可爱的热触,这也是触食;由这样的缘故,就常常思念清凉的树荫,这就是念食、意思食。然后走到树下,正想要享受清凉的身触的时候,树叶就突然变成刀剑,向下刺入地狱众生身中,让众生受诸苦痛,这也是触食;因为这样的缘故,地狱众生又开始思念,在广阔的旷野当中没有树的地方,这也是念食、意思食。虽然有这种念食、触食,但因为地狱众生在地狱当中,纯属受报而不是熏习,所以不说地狱众生的意识与意根有触食、有念食,所以说地狱众生是识食者。还有眼识的食,是说色尘的粗略相;乃至于身识的食,是说细滑触的粗略相;那么意识的食,是说五尘及法尘的粗相、细相、还有极细相;意根的食,是说法尘上的极为粗略的相;如来藏的食,是说七识心一切熏习所成的种子。

  那么识食与八背舍有什么关系?依照前面所说识食的原理,我们可以知道:意识心如果住在初禅到四禅的等持位的境界当中,那么这四种禅定境界就已经成为眼、耳、身、意四识的食;如果是住在空无边、识无边、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等定境当中,就没有眼、耳、身识的食,纯是意识与意根的食;要是住在无想定或灭尽定当中,就成为单有意根的食的境界。如果是有意识的食,那个境界一定是三界有的无常法,所以说四禅八定境界全部都是属于三界有的境界,并不是出于三界外的涅槃境界;由于这样的缘故,佛陀说应修八背舍,成为俱解脱。

  无想定这个境界,是色身我见未断的人,虽然知道应该灭除意识觉知心而进入涅槃,但因为不知道或不信有本识常住不灭,恐怕堕入断灭的境界当中,所以保留色界天身而去灭除意识觉知心,误以为这样就是无余涅槃境界。其实无想定中意识虽然不现行,但是仍然有意根的意思食这样的法相存在,并不是说这样就没有食相,所以仍然是三界有的境界,并没有脱离三界生死法。所以真修阿含解脱道的人,应该知道八背舍的道理,以免错误的将三界有为的境界当作已出三界的境界。

  想要修八背舍的人,应当次第而修,所应当修的内容就是先修远离欲界识食。佛陀在《中阿含经》中开示说:【云何比丘心不住内?诸贤!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彼识著离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中阿含经》卷42)这一段经文是说初禅的境界相,虽然是离欲界之法,舍寿后不受生于欲界中,而说离欲界生;除非是初禅的退失者,否则都名为离欲界生而得初禅喜乐的禅定,简称离生喜乐定。发起初禅的人,并不是单有轻安、一心的境界,而是必定伴随著胸中的乐触;如果没有伴随著胸中的乐触,最多就只是证得未到地定,绝对不是已经证得初禅。

  一般人其实都是属于欲界定,因为在欲界定当中已经有了轻安跟心一境性了,而这样的轻安跟证得初禅所得的轻安,其实是有差异的。而到未到地定中,则是进一步舍离轻安觉受,住于未到地定中的时候,并不返观自己住于心一境性当中。如果只有心一境性而没有得到身乐,公开说已经证得初禅,这也是未证言证的一种,罪虽然不及大妄语业,但也是不轻。已经确认具足获得初禅的五支功德时,也就是觉、观、喜、乐、一心,才可以说是亲证初禅的人。如果确认已经证得初禅而不退失了,就可以说自己是已经证得初背舍的人,已经背舍欲界五欲贪爱而成就离欲界食的缘故。然而因为初禅中仍有涅槃外法,不属于涅槃境界,所以说是住外而不住内,所以说仍然被初禅的境界所系缚,不住于内法中。

  离欲界食以后,得到初禅,还应该舍离初禅觉观境界中身识与意识的食。佛陀在《中阿含经》卷42中开示说:【诸贤!比丘觉、观已息,内静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彼识著定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初禅中的觉与观,不离色、声、触三尘,还有眼、耳、身三识的存在,仍然是三界中的愦闹境界,不是寂静的涅槃境界;这种境界相,也是无常法,依于色界身、色界定、意识心而有,所以须背弃而远离之,所以需修第二背舍。

  第二种背舍修习成功的时候,就可以发起第二禅,背舍了初禅;在第二禅等至境界当中,灭了眼、耳、身识,不了别初禅中的色、声、触三尘,所以只有剩下意识觉知心住在二禅定境当中,这时候已经能远离五尘中的觉与观,此人虽然仍在欲界,而不住在欲界的觉观当中,所以名为无觉无观三昧;这个定味胜妙于初禅,心中大喜,所以名为喜。当他出于定境之外,就会自然的住在初禅等持位中,身中也如同初禅一般出现胸腔中的身乐觉触,因此名为定生喜乐。他已经背舍了涅槃外的初禅境界,成就了第二背舍。然而乐著于二禅境界的人,仍然不是真实的涅槃境界,仍然是涅槃外境,所以说此时识住于外,不住于内。

  接著进修三禅,佛陀在《中阿含经》开示说:【复次诸贤!比丘离于喜欲,舍、无求游,正念正智而身觉乐,谓圣所说、圣所舍,念、乐、住室,得第三禅成就游;彼识著无喜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中阿含经》卷42)已见道的人,如果已经了知第二禅中的过患,就便修舍,舍离二禅境界,心无所求;由于这样的缘故,背舍第二禅境界,不住在二禅等至当中,住在二禅后的未到三禅地的定境当中,意识觉知心已经确实舍弃二禅境界而没有执著时,就可以发起第三禅境界,正念、正智而发起身乐类似初禅,但更微细而胜妙,更觉得安适寂静;这就是诸圣所说已舍二禅境界后的心中境界,念念向意识心中安住。这时候意识觉知心虽然没有二禅定境中的大喜,已背舍其中大喜而住于三禅中;这时候如果不知道三禅的过患,转而被三禅所系缚,不能前进涅槃内法。这时候,已证解脱果的佛弟子加以观察三禅仍然不是涅槃内法,所以说此时识住于外,不住于内。

  接著进修第三背舍。佛陀在经中开示说:【复次诸贤!比丘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得第四禅成就游;彼识著“舍及念”清净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中阿含经》卷42)三禅境界既然不是涅槃内法,如果想要证取涅槃内境,还是应该舍离。三禅境界中也有苦,恐惧三禅快乐境界得而复失,所以知道三禅境界不可以常保,是无常法;既然知道是无常法,就应当舍;因此修第三背舍,背舍三禅。背舍三禅境界之后,身乐已经灭了,三禅已舍的缘故,身乐无常恐惧的苦也就随之而灭了,极微细的念想也不存在,对于三禅境界已经无所贪爱;由这样的缘故,灭除喜、忧,处于不苦、不乐,舍一切身觉境界,亦舍离种种念想,凡所有念都是想要清净的,远离境界而安住,这就是第四禅境界;此时息脉俱停,心得寂静。然而此时仍然不是涅槃内境,因此必须修第四背舍。

  佛陀在《中阿含经》卷第42中开示说:【复次诸贤!比丘度一切色想,灭有对想,不念若干想;无量空,是无量空处成就游;彼识著空智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于第四禅中观察色界之法,缘于意识心之色界定境,而由微细的四大所成,所以有色界身、心;凡有色之法必定无常、有灾患,所以再修背舍,弃背第四禅境界而转入空无边处,成就空无量处无色界定境,成就第四背舍。此时已背舍第四禅境界有,但是转被空无边处系缚,此时意识觉知心爱著于实证色空的世俗智慧,贪著空无边处的法味,住于空无边处而被系缚,仍然不是涅槃内境,所以说识住于外。

  各位菩萨!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就先讲到这里。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7集 识食与八背舍(二)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是“识食与八背舍”。在上一集中已经讲完如何进修第四背舍,今天接著讲进修第五背舍。

  佛陀在《中阿含经》开示说:【复次诸贤!比丘度一切无量空处,无量识;是无量识处成就游;彼识著识智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中阿含经》卷42)在空无边处的定境当中,观察空无边处的觉知心缘于空无边,心量广大而扩散之后恐怕定力会退失,而且也是缘于外法不如向内心安住,定境可以保持及增长也不会向心外而求涅槃;所以又背舍了空无边处,转向意识自心中安住,名为“识处住”。但是观察意识觉知心的种子,也就是意识的功能差别无量无边,所以名此处为“识无边处”或名“无量识处”;此时已经背舍“空无边处”,成就第五背舍。但因为这一个境界仍然不是涅槃内法,不能入住涅槃当中,所以说意识觉知心转被识无边处所系缚,依识无边处而住,缘此、住此、依此、缚此,故说识不住内。

  接著进修第六背舍,佛陀在《中阿含经》开示说:【复次诸贤!比丘度一切无量识处,无所有;是无所有处成就游,彼识著无所有智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中阿含经》卷42)此时行者观察识无边处的过患,修背舍而远离识无边处,离无量识处转入了无所有处安住,背舍了识无边处。既不缘于空无边,也不缘于识无边,住于无所有当中,名为“证得无所有处”。依此定境而安住不动,成就第六背舍。此时意识觉知心执著“无所有”的智慧法味,依无所有处缘无所有处而住,所以被系缚于这个境界当中仍然不是涅槃内法,所以说识不住内,系缚于无所有处的缘故。

  接著进修第七背舍,佛陀在《中阿含经》卷42当中开示说:【复次诸贤!比丘度一切无所有处,非有想非无想;是非有想非无想处成就游,彼识著无想智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诸贤!如是比丘心不住内。】修行者在无所有处中详细观察,如果有智慧就可以了知:无所有处当中仍然有觉知心现行,对于无所有处定境仍然有了知性的存在,所以名为“想”。想也是了知,由这样的缘故,修行者就开始想要灭“想”,也就是灭除了知性,如果是我见未断的人,不能弃舍意识觉知心,也就是故意灭除意识的了知性而保留意识觉知心继续存在,这就是非想非非想定的境界。此时住于非想非非想境界当中,为什么离“想”而又名为“非非想”?这是因为在这个定境当中,意识觉知心的了知性其实并没有灭除,只是不再返观意识自己,也不再面对无所有处的定境而已,这只是灭除意识觉知心的证自证分而已,所以意识了知性其实仍然是继续存在著;既然意识觉知心继续存在,就不可以说是真正的无想,所以又名为“非非想”的定境。但因为觉知心不起返观的作用,正在非非想定中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仍然有了知性存在,所以又名“非想”。合“非想”与“非非想”而名为“非想非非想定”,这样就是已经背舍了无所有处成就第七背舍。

  修行者在这个时候,住于非想非非想境界当中,如果已经断除了我见——灭除了意识觉知心,意根的“受”与“想”两个心所有法就会跟著灭除,这样就成就了灭尽定了,八背舍也就完成了。如果这时候烦恼障也已经断除的话,就成为俱解脱的阿罗汉。

  灭尽定是以离“想”,也就是离了知性而进入;并不是以入灭尽定想,也不是以入涅槃想而进入。假使有八背舍的智慧就能够从第四禅等至位当中,灭除了了知性的意识觉知心直接进入灭尽定;或是钝根的人,渐次进入非想非非想定或无所有处定,然后进入灭尽定,这样子都可以称为“识住于内”,因为已经不与本识心外的三界境界相应。断我见之后,修证俱解脱境界的时候,亲证四禅、四空定的境界而不去执著它,能背舍而入灭尽定的人都可以名为“识住于内”。

  如《中阿含经》卷42佛陀所说:诸贤!云何比丘心住内?诸贤!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彼识不著、离味,不依彼、不住彼,不缘彼、不缚彼,识住内也。复次诸贤!比丘觉观已息,内静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彼识不著定味,不依彼、不住彼,不缘彼、不缚彼,识住内也。复次诸贤!比丘离于喜、欲舍、无求游,正念正智而身觉乐,谓圣所说、圣所舍、念乐住室,得第三禅成就游;彼识不著,无喜味,不依彼、不住彼,不缘彼、不缚彼,识住内也。复次诸贤!比丘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得第四禅成就游;识不著舍及念清净味,不依彼、不住彼,不缘彼、不缚彼,识住内也。

  这一段经文的意思是说:只要是对三界的境界有所乐或者执著的人就是“识住”,都是“识食”。修学八背舍的人,在四禅、四空定不断转进的结果会使他的识食越来越轻微,最后就是证得灭尽定;这时候如果烦恼障也已经断除的话,就成就俱解脱果。

  如果对三界中的任何定境有喜乐、执著,就是“识食”,就说是“识住于外”。这意思就是说:凡是对欲界、色界、无色界的境界有所贪爱的,也就是对意识相应的境界有所喜爱的,都是不住于内者,就是不离识食的人,都不能解脱三界生死之苦。如果有人已经断除识食,虽然仍旧住在欲界、色界、无色界境界当中,但是对一切三界境界都无所执著、贪著,这就是“识住内、不住外”,识食就不存在了。这就是识食与八背舍间的关系,凡是熏习诸法而成就了种子,也就是成就了功能差别,都是识食。真正修学解脱道的人应该灭除一切法,灭除识阴与意根一切心识的功能才能进入无余涅槃,永远离开三界生死之苦。譬如熏习恶法成为第八识心中的识食,就是后有种子的积集,就不离食集。

  就如同 佛陀在以下经文的开示,这一段经文比较长,我们慢慢来看看:有爱者,其本际不可知;本无有爱,然今生有爱,便可得知所因有爱。有爱者则有习,非无习;何谓有爱习?答曰:无明为习。无明亦有习,非无习;何谓无明习?答曰:五盖为习。五盖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五盖习?答曰:三恶行为习。三恶行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三恶行习?答曰:不护诸根为习。不护诸根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不护诸根习?答曰:不正念、不正智为习。不正念、不正智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不正念、不正智习?答曰:不正思惟为习。不正思惟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不正思惟习?答曰:不信为习。不信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不信习?答曰:闻恶法为习。闻恶法亦有习,非无习;何谓闻恶法习?答曰:亲近恶知识为习。亲近恶知识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亲近恶知识习?答曰:恶人为习。是为具恶人已,便具亲近恶知识;具亲近恶知识已,便具闻恶法;具闻恶法已,便具生不信;具生不信已,便具不正思惟;具不正思惟已,便具不正念、不正智;具不正念、不正智已,便具不护诸根;具不护诸根已,便具三恶行;具三恶行已,便具五盖;具五盖已,便具无明;具无明已,便具“有”爱。如是,此“有”爱展转具成。(《中阿含经》卷10)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这一段,前面是讲“无明”的部分,接下来是讲“明”的部分:明、解脱亦有习,非无习;何谓明、解脱习?答曰:七觉支为习。七觉支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七觉支习?答曰:四念处为习。四念处亦有习,非无习;何谓四念处习?答曰:“ 三妙行为习。三妙行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三妙行习?答曰:护诸根为习。护诸根亦有习,非无习;何谓护诸根习?答曰:正念、正智为习。正念、正智亦有习,非无习;何谓正念、正智习?答曰:正思惟为习。正思惟亦有习,非无习;何谓正思惟习?答曰:信为习。信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信习?答曰:闻善法为习。闻善法亦有习,非无习;何谓闻善法习?答曰:亲近善知识为习。亲近善知识亦有习,非无习;何谓亲近善知识习?答曰:善人为习。是为具善人已,便具亲近善知识;具亲近善知识已,便具闻善法;具闻善法已,便具生信;具生信已,便具正思惟;具正思惟已,便具正念、正智;具正念、正智已,便具护诸根;具护诸根已,便具三妙行;具三妙行已,便具四念处;具四念处已,便具七觉支;具七觉支已,便具明、解脱。如是,此明、解脱展转具成。(《中阿含经》卷10)

  以上的经文虽然看起来有一点长,但是其实大家看过了以后就能够明白经文里面的意思,从上面的经文我们可以知道亲近善知识的重要。如果亲近恶知识,熏习恶法而成为第八识中的种子,使第八识心中积集了恶法—想要再现行的习性种子—以后,种子成就了,这就是“识食”。这样就是已经成就了后有种子的积集,前七识熏习的无明种子、善恶业种子、习气种子的积集而存在,在本识当中,这就是前七识的食。识的熏习就是识食的缘故,已经积集后有种子在第八识当中,就是已经成就识食的集,就一定会导致后世轮转生死不断;这样子所成就的后有种子、业种子、无明种子的积集,就是“识的食集”。如果没有识食,就不会有后有种子的集;如果没有后有种子的集,就不会有后世的入胎跟出生,生死就可以了断。由这样的缘故而说灭除识食者,就可以解脱生死;乃至于说灭除异熟生死习气种子的食集,就可以灭除第八识心体的异熟性,可以解脱于异熟果而成就佛果,这也是食集的灭。由这样的道理可以知道,灭除食集的方法就是食灭之道,这是二乘法解脱道中,圣所说、圣所修、圣所证、圣所叹的真实解脱之道。

  如果有人想要亲证解脱道,却还是一直放不下意识觉知心自己、一直放不下处处作主的自己,正好是识食的集,下一世就一定会再有五蕴炽盛之苦,不免生老病死等众苦。又从前面那一段经文当中所说,我们可以知道识食也可以函盖意思食、触食、抟食,也就是说,在远离恶知识所教导的恶法熏习、在亲近善知识而熏习正法,以及在观行食义、食集、食灭,食灭道的过程当中,都是不离触食与念食的。如果离开触食与念食,就无法成功地熏习解脱道善法,善法的识食就不可能成就;识食不成就的缘故,善净法的修习欲也将不能发起。所以恶法的熏习固然是食集,但是善净法的熏习也是食集,只因为善净法的熏习,是熏习离欲、离我执,离食集的“食灭道”,不同于恶法的熏习是执著于欲、执著于自我,所以不名为食集;因为善净法的食集,必定会导致断除食集、断除三界爱,获得食灭而出离三界生死的结果,所以不名为食集。

  如果有人将双身法这种乐空双运—具足淫欲的触食、念食还有识食—误以为是离欲、不执著自我,就成为加重三界爱,特别是加重欲界爱而成为恶法的触食、念食及识食。要是坚持而去认定淫乐第四喜中的离念灵知为真如、佛性,坚持不移就成为我见与我执的恶法熏习,成就了恶法的触食、念食还有识食,后世种子流注出来必定会更坚强地执取这样的意识心为常住心,更坚强地执取乐空双运境界中的淫乐觉受,成就“常见外道的五欲自恣时即是涅槃”这样的邪见与境界。要是因此而毁谤正法,毁谤如来藏为外道神我的法,就是意识对恶法的触食、念食,也函盖了意根对恶法的念食,同时成就了识食;谤法恶业种子具足成就,舍寿之后就会因为此等种子流注,而入地狱当中。但是“善法食”及“恶法食”的成就,都由如理作意或不如理作意这样的思惟而成就;多数人则是由于善知识或恶知识的教导,而辗转成就。所以学法之前,选择善知识就成为非常重要的事情。

  各位菩萨!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就先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8集 识食与八背舍(三)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是“识食与八背舍”。食有四种,并不是单说色身有食而已,其实每一识也都有食相,但是第八识非有食也非无食;前六识如果有食,意根就一定有食。前七识若有所食,就会成为第八识的食相,然而第八识自身其实是无食,食相都是前七识所有,只因为第八识收藏前七识所食的种子,而方便说为有食,其实还是无食的。如果前七识的食相灭尽,第八识就没有种子收藏的食。所以在识阴六识的食相存在的时候,就一定会有意根的食相而存在,而第八识的食相也是同时存在的。

  但如何是第六识的食、禅定之食;在《中阿含经》卷42《分别观法经》当中这样子说:尊者大迦旃延告诸比丘:“诸贤等!共听我所说。诸贤!云何比丘心出外洒散?诸贤!比丘眼见色,识食色相,识著色乐相,识缚色乐相;彼色相味结缚,心出外洒散。如是,耳、鼻、舌、身,意知法,识食法相,识著法乐相,识缚法乐相;彼法相味结缚,心出外洒散;诸贤!如是比丘心出外洒散。诸贤!云何比丘心不出外洒散?诸贤!比丘眼见色,识不食色相,识不著色乐相,识不缚色乐相;彼色相味不结缚,心不出外洒散。如是,耳、鼻、舌、身,意知法,识不食法相,识不著法乐相,识不缚法乐相;彼法相味不结缚,心不出外洒散,诸贤!如是比丘心不出外洒散。诸贤!云何比丘心不住内?诸贤!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彼识著离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复次诸贤!比丘觉观已息,内静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彼识著定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

  上面这一段经文的意思是说:如果证得禅定而不能明了禅定境界的虚妄性,所以对禅定境界有所执著的话,这样子也是堕入意识的识食境界当中,仍然是心住于外的凡夫。证得初禅乃至于证得第四禅境界的人,都仍然是心不住内的凡夫,更何况是离念灵知境界只是欲界定中的一念不生这样的境界而已,尚且还不到未到地定,不到初禅的一念不生境界,何况这样子怎么可以说是入涅槃的真实心?已经堕入意识境界当中自己却不知道,即使 平实导师不断地说明、分析,但是还是有人继续认定他自己在欲界定范围中的离念灵知心就是涅槃心,还是认定将来死后可以用欲界中的离念灵知意识心进入无余涅槃当中,这都是住于外法的凡夫知见。各位学人!如果您也是错把这样的离念灵知心当成涅槃心的话,在看过上面我所念的这一段经文以后,也详细地思惟过了,就应当从离念灵知当中觉醒而去远离。

  至于意根以什么为食呢?意根是一切世俗人所不知道的心,心理学家往往说就是潜意识,虽然与意根的本质不是很符合,也都是推测的说法,但也只能以潜意识来为世俗人指称意根就是潜意识了!也只有如此指称,世俗人才能较为理解意根;而意根其实是普遍执著一切法的,是执著六识、六尘、五色根的,特别是执著六识,许多的时候都是将六识当成是自己的功能;执著六识,把六识当成自我,导致不能解脱生死。还有眼识能见,正当初见的时候就已经是眼识有食相了,不是等到生起语言文字来分别的时候才说是眼识的食相。耳识能听,正在听的时候就已经是耳识有食相了,不是等到生起语言文字分别的时候才说是耳识有了食相。至于身识有觉性,正在觉知冷热痛痒的时候-就如同有人与女徒弟合修双身法,达到淫乐的时候一念不生领受乐触的当下,-已经是身识有食相了,不是等到觉知心中生起语言文字分别乐触的时候才说是身识的食相。意识觉知心处于乐空双运,一心受乐而保持离念的时候,已经是意识觉知心的食相成就了;或者如同在静坐的时候离念灵知境界当中,正当这个离念灵知心,才刚接触到离念境界中的六尘当下,就已经领受、分别完成了;所以正当离念灵知心触知六尘,或触知离五尘的定境法尘的时候,已经是意识具有食相了,不是等待意识心中生起语言文字分别的时候才说是识食。

  所以,能见之性是眼识的功能,能闻之性是耳识的功能,能嗅之性是鼻识的功能,能尝之性是舌识的功能,能觉之性是身识的功能,能知之性是意识的功能,正当见性、闻性乃至觉知性正在运作的时候,其实都已经是识阴的食相范围当中了;有食相,就有三界食,这样子就不是出三界的心;唯有自身无食的第八识心才能常住于三界外,成为涅槃心。所以只要觉知心生起的时候就已经是了知六尘的,正在了知六尘的时候,心中如果不知道它的虚妄性,执著这个六尘为实,“心住于外,不住于内”这就是六识的食;有食就是三界法,不是可以出三界以外继续存在的实相法,因为“食”是三界有的法,是维持三界有情生命的必要条件,是三界中的生死有为法。

  意根不但执取色身为自我、我所,也是一直将六识的功能据为己有,所以意根对六识的能见、能闻,乃至能觉、能知之性都是极为执著的;不但是执著六尘而已,意根执取六识的功能作为自己的功能,但是意根却不会思惟,也不会反观自己,所以一向都是把自己以外的七个识据为己有,将自己的自性、还有其余七个识的功能当作是自己所有的功能;所以意根很不愿意失去其余七个识的自性,就不愿意灭除自己而使第八识单独住于无余涅槃当中,这就是凡夫性。一般人所以为的解脱,都是认为能作主的意根与能分别思惟反观的意识心可以常住不坏而离开生死,想要以这两个心进入无余涅槃的境界当中而离开生死;当他们终于知道进入无余涅槃中的时候,其实是毁灭作主的自己、灭掉能知的自己,当他们知道无余涅槃中是全然无我、无自己存在,十八界中的任何一界、五蕴中的任何一蕴都要灭除掉,自我不复存在,这时候一向落在我见与我执的凡夫们,心中就害怕起来就不愿意断除我见,不愿意实证无余涅槃了。

  所以一般人听闻真正善知识的开示,而作观行以后心中确认自己是虚妄的,却仍然是凡夫而证不了初果的智慧解脱境界,都是因为不愿意断灭意识、意根自我所致;所以凡夫是决定不信涅槃中没有觉知心、作主心的,不肯承认自己已经现观确定而成的离念灵知心虚妄的真相,这是已有智慧而极为执著自我的人,不肯接受断除自我的智慧,继续心口如一的反对“离念灵知虚妄不实”这样的正理。他们都不肯让处处作主的意根、及时时了知的意识觉知心断灭,这就是凡夫的落处。不幸的是现代所谓的证悟的南、北传佛法中的大法师们,都落在意识当中,都同样地错认离念灵知意识心为常住心;或者如同某一位法师认为直觉就是真实心,落在六识心的心所有法上。这些人都不肯断除这种邪见,所以就断不了我见,只能另外发明创造新的佛法来解释自己落入断见之后,再建立的常见思想不是常见,所以就有了意识细心常住说,也有了灭相真如不会再断灭的这种邪思出现。

  这些人都是落在意识心境界上面,不能现观意识觉知心的虚妄、不肯认定意识觉知心的虚妄,当然会执取意识心为常住心,当然就无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心。这就是不能断除我见的人,参禅求悟般若智慧的时候一定会堕入的陷阱,只有断除了我见,彻底否定了离念灵知意识心及识阴或意根心所法的人,才有可能不承认意识为真,才有可能外于意识与意根去另行寻觅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不论是单修南传声闻菩提解脱道的人,或是兼修北传大乘佛菩提的人,断我见这件事情——也就是声闻菩提的见道这件事情,永远都是首要之务。

  但是想要断我见,一般而言都是要依止真正的善知识,不论是依止善知识而修学、或是去细读真正善知识的著作,都是属于依止善知识。但是最重要的事是说:需要先判断你所依止的对象是不是真正的善知识!为什么依止善知识会这么重要呢?这是因为有两个原因而会使大师与学人产生大妄语的现象:第一个是一般学佛之后,都愿意断除我见而证初果,但是却都完全一样地错以为觉知心中,不生语言文字的时候就是常住真心——不再是意识心;然后又误以为觉知心不执著自己,使自己保持在觉知心常住而不执著自己的能知能觉的境界当中,就是已经断除了我执成为四果阿罗汉。由于这样的错误的认知、错误的修证,所以当他们能够安住于一念不生境界当中,而且不对自己生起执著的时候,却想要继续保持自己的恒常存在——落入我执当中,自认为已经证得第四果而出世弘法,成为以盲引盲的一代大师。第二种人则是被这一类的大师所误导,跟在未证言证的大师后面,继续修定而不是断除我见与我执,师徒都将在死后一样的进入大妄语的果报中。

  从二乘解脱道来说,真正的善知识一定是可以教导识食的道理,藉著识食的解脱让学人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认识三界有;这可以让执著较重的人在完成意识觉知心虚妄的观行,却仍然不愿意断除我见的时候,可以帮助学人断除我见取证初果解脱。

  识食境界都是虚妄法,都是缘生法;有智慧的人都可以在识食的认知还有观行上面,细加观察以后就断除了我见,三缚结也就跟著断除了。只是凡夫位的修行者,不愿意舍弃以前受自大法师邪教导的邪见,细心加以深入观察,真正修学解脱道而不迷信大法师的名声,没有大法师情结的佛弟子们都可以从实际的观行当中,自行取证初果解脱,自行断除三缚结,自己以经典印证。

  但是佛法一向背俗,世之所贵、道之所贱,道之所珍、世之所轻,世人最看重的是觉知心的意识自己、还有作主的意根自己;学佛数十年来被教导的也是看重意识还有意根自己,总是同大师一样地认为:觉知心、作主心不再贪著五欲,而离开语言文字的时候就变成真常心。如今一旦要信受 平实导师所说的意识觉知心、作主的意根都是虚妄心,全部都要灭掉才能取证无余涅槃,真的是情何以堪?所以,纵使大师与学人们读过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这一本书,也经由观行而确实证明:意识跟意根其实都是虚妄的;但是他们仍然不太容易接受 平实导师的说法,很可能仍然会继续在一生中坚持意识心是常住心。更何况背后还有徒众会不会流失、名闻利养是否会受损的考虑。

  至于已经舍弃名师情结,对于自我的贪爱已经微薄的人,只是因为被假善知识误导以致无法真正去断我见我执。现在只要接受了正确的教导,再如实观行识食的意涵以后我见与我执就可以断除,就知道自己可以永远离开生死,不再害怕堕入无尽生死的可怕境界中;就敢在舍寿的时候灭除五阴自我,不再对外法的五阴灭失产生恐怖心,这就是南传佛法的阿含道的证境。

  各位菩萨!今天时间已经到了,“识食与八背舍”就先讲到这里。

  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59集 识食与八背舍(四)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继续讲“识食与八背舍”。我们在前面已经讲了许多有关识食的内涵,还有断识食的观行。各位只要接受正确的教导,并且如实观行识食的意涵以后,我见与我执就可以断除,就知道自己可以永离生死;不会再害怕堕入无尽生死的可怕境界当中,就敢在舍寿的时候灭除掉五阴自我,不会再对外法五阴的灭失,而生起恐怖心;这样子就是南传佛法的阿含证境,这个我们在上一集当中已经讲了。

  那么由前几集所说的道理,我们可以知道,识阴六识对于色、受、想、行的贪爱跟熏习都是识食,乃至于识阴返观自己以后,对自己已经有了贪爱的熏习也都是识食。由于识食的缘故,所以就增长了我见与我执,所以舍寿以后转入中阴身的时候,不肯让中阴身毁坏,但是却办不到,中阴身仍然坏灭了;当第二次的中阴身再度生起的时候,他就会因为我见与我执的缘故,想要继续保持作主的意根自己,想要继续保持觉知心的自己继续存在,这样就一定会再寻求有缘父母而重新入胎为人。所以就这样轮回生死不断,这都是因为识有食的缘故,假使把识食断了,舍寿转入中阴境界当中,就愿意在中阴阶段,尚未投胎之前把自己灭除,就成为中般涅槃的无余涅槃。所谓中般涅槃,就是三果人因为在这一辈子舍寿之前,没有证得四果阿罗汉,所以在他舍寿转入中阴境界的时候,发现还受后有,不是阿罗汉;但因为他有正确的佛法熏习,而且也有能力灭除五阴自我,不再于三界当中受生,所以在中阴阶段般涅槃;也就是取证无余涅槃,所以称为中般涅槃。如果没有正确的佛法熏习,或熏习到错误的知见的时候,就不可能实证这样的声闻涅槃了。所以错误的佛法熏习也是识食,会使人不断地执著著识阴离念灵知心,不愿意让识阴离念灵知灭失,就一定会再重新入胎而继续生死轮回。

  如果能够了知上面所说,识有了知时即是识食这样的道理,不但对色身不再有执著贪爱,也会对意识离念灵知所住的三界境界,不再有自我贪著与贪爱,因此就对受、想、行三阴也没有执著与贪爱,就会在中阴境界中愿意灭除离念灵知心这样的自己,不再去投胎;识阴就这样子灭了,意根无所缘也就跟著灭了,就成为无余涅槃了。在二乘法中,说识阴不再出生了、说识阴不再对自己有所贪爱与执著了,其实就是意根也接受了这一点,所以识阴愿意自我灭除的时候,就是意根也愿意灭除的时候,所以就成为无余涅槃了。由于过去的六触为食,引生现在的六处为食,再由现在的六处为食,引生未来的六触为食,就这样子生死轮回不断,这就是三世的识食;不领受现在法,不贪恋过去、现在、未来的六识与六尘,就没有识食了,我执就断灭了。因为六识对十八界自性的熏习与贪爱都灭除了,都不想在六尘境界中让六识自己继续存在,对于自我贪爱的熏习都已经灭尽了,这就是识食已经灭除了。这样就可以在舍寿的时候灭除十八界的自我,而不再有未来世的十八界法继续出生,这就是证得无余涅槃了。假使懂得灭除识食,确实作到识食的断除,就知道无余涅槃的境界当中其实是没有任何六尘境界的,也是灭除了意根与六识心的;离念灵知只是意识与识阴六识的自性,也是必须灭除而不该继续存在的,否则就是识食存在,就无法取证无余涅槃。这时只剩下无余涅槃中的本际单独存在,正是第八识如来藏离六识的见闻觉知性、离意根的作主性而单独存在;没有了六根、六尘跟六识,没有任何境界出现被自己所知,也没有觉知心可以返观自我是否继续存在;知道这个真实义就是懂得修证解脱道的二乘行者。假使连识食境界最粗重层次中的离念灵知心对六尘的触食都无法断除,想要继续保有六尘的见闻觉知性,而说能证解脱、能教导他人亲证解脱,那都是没有智慧的凡夫所说的话,不然就是明知错误而公然误导众生。对于六尘诸法的熏习不断,对六识自己常住的邪见不断地熏习,都能积集后有的种子,所以名为识食。所以每一个识都有食相,但是每一个识熏习及收集后有种子以后,这一切后有种子都是由第八识如来藏所持受,这就是第八识的食。

  但是第八识自身其实是无食的,就如同《杂阿含经》所说: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食资益众生,令得住世,摄受长养。何等为四?一、粗抟食,二、细触食,三、意思食,四、识食。”时有比丘名曰颇求那,住佛后扇佛;白佛言:“世尊!谁食此识?”佛告颇求那:“我不言有食识者,我若言有食识者,汝应作是问。我说‘识是食’,汝应问言:‘何因缘故有识食?’我则答言:‘能招未来有,令相续生。’有‘有’故有六入处,六入处缘触,……”(《杂阿含经》卷15)

  佛说:“识即是食。”识就是了知、了别的意思,当六识中的任何一识生起的时候,祂就随即对所接触的客尘,生起了了知;譬如眼识刚生起时,立刻就知色尘相,这就是眼识的食相,了知即是识食。所以 佛说“识是食”,了别所面对的客尘六尘就是识阴六识的食。换句话说,眼识因为现起的时候一定有能见之性,所以眼识刚生起的时候就已经了别了色尘了,不可能眼识生起的时候有能见之性而不了别色尘,所以眼识的食其实是从“能见之性”来的。而眼识的了别色尘,并不是等到意识心中生起语言文字来分别的时候,才说已有识食。耳识刚生起的时候,就已经完成声尘的了别了,不可能耳识生起时不了别声尘的,所以耳识的食就是从“能闻之性”来的。同样的道理—舌识、鼻识、身识、意识—当意识觉知心生起的时候就已经了知六尘了,不可能意识觉知心现起的时候而不能了知六尘,所以“了知之性”就是意识心的识食。

  当修行人断除了对于六识自性的自我贪爱时,他就不会再想要留在六尘中,不想留在六尘中就只能灭除六识自己;当他已经有了这种正知见的建立的时候,他就是初断识食的初果人了,因为他原有的我见已经断除了。换句话说,想要灭除四食的话,就得灭除贪爱,就得探讨贪爱的由来;探讨之后,知道贪爱是由三种受、五种受而引生的,就应该灭除对于受的贪爱。可是想要灭除对于受的贪爱,就得探讨:为什么会对种种的受生起了贪爱?探讨了为何会对种种受生起了贪爱,就知道是从六入处而生起了受,所以才会对于受生起贪爱;所以如果想要灭除对于受的贪爱,就得要灭除六入处的执著,六入处就是六尘及处处作主的意根心、还有五色根,六入处灭了,就不会再有受生起。因为受是六识经由六根触知六尘而来的,所以触心所就应该灭除,可是触心所是从哪里来的呢?探讨的结果是:触心所是因为有了六根、六尘等六入处才生起的,所以想要断除触心所的话,就得断除对于六根、六尘的执著。抟食的集、意思食的集、触食的集、识食的集都是因为六根与六尘的生起、还有运作,才会有四种食不断地在进行。所以六入处的集就是触的集,触的集就是受的集,受的集就是爱的集,爱的集就是四种食的集;由四种食集的缘故,未来世的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就广集了。所以想要灭除食集的话,就得灭除六入,六入就是眼见色之性出现及运作、耳闻声之性出现及运作……,乃至身觉触之性出现及运作、意识觉知心了知诸法之性的出现及运作。永远灭除了这六识的自性功能,远离能见之性、能闻之性、……能觉之性乃至能知之性,也就没有食集了,就可以获得无余涅槃的解脱。灭除了认定六识自性常住不坏的见解,就是灭除了我见,就是断除了第一分的识食——证得初果解脱的功德。

  假使知道断除识食的道理了,但是心中却仍然执著而不能放舍,那又该如何帮助自己来断除识食呢?在《杂阿含经》卷15佛陀开示说:“诸比丘!云何观察识食?譬如国王,有防逻者捉捕劫盗,缚送王所;如前须深经广说,以彼因缘,受三百矛苦觉,昼夜苦痛。观察识食亦复如是,如是观者识食断知;识食断知者,名、色断知;名、色断知者,多闻圣弟子于上更无所作,所作已作故。”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这就是对于真修阿含解脱道而求一世就能出离生死的人来说,在六识面对六尘的时候,每触知一次六尘,都要当作是被枪矛刺中一次一样的来看待。假使每天触知三百次的六尘,就等于是被三百支长矛刺中一样的苦痛,这样子每天被三百支长矛刺中而昼夜苦痛,就不想再让六识的能见、能闻、能觉、能知之性再度生起,这就是懂得断除识食的有智慧者。当他每天这样子观行以后,终于可以断除对识阴六识,还有受阴、想阴、行阴的执著,也可以断除对于六根的执著而离欲界,就成为证知自己确实已经是断除名色贪爱的四果圣人了。这样子断除对于名色贪爱的圣人,于解脱道上面所应作的修行工作,都已经做完了;于解脱道中应有的、应修的梵行,再也没有可以作的事情,这就是慧解脱的四果阿罗汉。

  那么慧解脱阿罗汉与前面所提到的俱解脱阿罗汉,有什么差异?在声闻解脱道当中有定障解脱、有烦恼障解脱,完成定障解脱跟烦恼障解脱二种解脱的人,就称为俱解脱阿罗汉;只有完成烦恼障解脱,而没有完成定障解脱的人,就称为慧解脱阿罗汉,因为他的烦恼障是靠出世间的智慧来断除的缘故,但是慧解脱的阿罗汉,并不是完全没有证得禅定,他最少需证得初禅,但是没有证得灭尽定。而不管是慧解脱或者是俱解脱的阿罗汉,都可以现法般涅槃——死后五蕴不再出现于三界当中,这就是无余涅槃,也就是如来藏独存的境界。那么如何才可以称为定障解脱,也就是完成前面所说的八背舍,从背舍欲界的贪爱证得初禅,乃至于背舍非想非非想处而证得灭尽定的人,这种定障解脱的圣者,如果没有完成烦恼障解脱,就建立为“身证”。由这样子可以知道:能够进入灭尽定者:有证不还果的有学—也就是三果人—名为“不还身证”、还有俱解脱的阿罗汉——也是可以进入灭尽定;就如同《瑜伽师地论》所说:【有学圣者能入此定,谓不还身证。无学圣者亦复能入,谓俱分解脱。】(《瑜伽师地论》卷53)那么假使有人证得初禅,而未断我见,是否可以说他已经可以永远背舍欲界呢?不能!因为纵使证得初禅,舍寿以后生于初禅天,假使他努力证得二禅,乃至证得非想非非想定,舍寿以后可以生于非想非非想天中,八万大劫而不中夭;然而因为未断我见的缘故,舍寿以后还是在三界当中轮回;因此八万大劫之后仍然会回到欲界,既然还是会受生于欲界,表示没有真正地完全地舍离欲界,连初背舍都谈不上,更不用说背舍四种禅定境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呢?因为断我见又证得禅定者,最少已经是三果人,也就是已经证得不还果,“不还”就是永远不会回到欲界,除非回小向大,发愿回到欲界广度有缘众生趣向佛道。这是因为不回小向大的声闻三果人“断我见”的缘故,以出世的智慧来断除欲界爱而能永远背舍欲界,永远不会在欲界当中受生;而没有断我见的人,只能以世间智慧来暂时伏欲界爱,所以只能暂时背舍欲界而不是永远背舍欲界。由此可见,断我见得到出世智慧,在解脱道上面的重要性;所以未断我见,纵使证得四禅八定仍然是外道,因为没有出世智慧的缘故。

  各位菩萨!“识食与八背舍”这个主题讲到这里已经完全结束,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