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72-75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2集 流转与还灭(一)
  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的节目,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阿含正义》的导读课程。自古以来一般初机的学佛大众,在进入佛门研读 世尊初转法轮《阿含经》这个系列的经典,常常由于缺少善知识的注解,因此对于《阿含经》中的真实义多所误会——误解了;以为说《阿含经》讲的就只是要五蕴寂灭、六识寂灭,以为那就是成就了一切都没有的断灭空。

  所以自古以来,如果没有真实证得解脱果证的善知识来为我们教授,学人非常容易就落入了断灭的见解,这样子一来就会成为 佛所说的于内有恐怖,因此无法真实地断除三结证预流初果。所以古今以来,真实能在解脱道上证果者,可以说是甚少甚少。时至今日情况更加严重,从缅甸等地流入中国,所谓的南传原始佛法,甚至告诉大众:必须要证得四禅之后,才能去追求四向四果的完成;这样子胆敢直接违背了 世尊于《阿含经》中的开示,于是教授的师父与学习的弟子,就理所当然地不去努力于解脱果的实证,而甘心情愿地将每天的日子浪费在世间法上的见闻觉知之中。

  在南传大藏经《长部阿含》、《大般涅槃经》当中,世尊说:“只要诸比丘仍然正道而活,世上就不会少了阿拉汉。”(《长部》、《大般涅槃经》)意思是说,即使没有实证果位的善知识住于人间,只要僧团能够依止 世尊所说的正法而住,那未来一定有证果的一天。然而末法的现在,世间已经甚难找到实证四双八辈者;也就是向须陀洹、须陀洹、向斯陀含、斯陀含、向阿那含、阿那含、向阿罗汉、阿罗汉这八种证果人了。背后的原因就是因为真善知识难寻,而邪说普遍充满了寺院内外,因此南北传的佛弟子,已经无法简别真正的佛法正道。然而在《阿含经》中,佛常说只有四双八辈是祂真实的弟子,是真实的出家僧人,也就是现在的一般道场之中真实的胜义僧,已经如正午的星辰了,没有此类如来的贤圣弟子,僧团也就名存实亡了。

  因此 平实导师透过《阿含正义》的演说,把《阿含经》中的要义,特别是 佛陀真正的解脱道的意旨,用简单易懂的说法将其一项一项地演述出来,让观众朋友们可以迅速地了解,什么是佛法中二乘解脱道法门,以及如何次第成就解脱道中的贤圣众的修证,也就是四双八辈的实证。那么其中的观行与实证的内容在前面的几集节目中,几位老师已经详细地解说了。

  佛法中最基本的轨则,也就是因缘法,例如《杂阿含经》中:有婆罗门请问世尊,至世尊所,问讯安不,却坐一面,白世尊曰:“沙门瞿昙!何论何说?”佛告婆罗门:“我论因、说因。”又白佛言:“云何论因?云何说因?”佛告婆罗门:“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杂阿含经》卷2)

  是说有一位外道婆罗门来礼敬 世尊,先问安 世尊,安坐一旁,然后请示 世尊:瞿昙沙门!您所弘扬的佛法,它的内容是什么呢?世尊回答:我论因、说因。婆罗门又问:什么是论因、说因呢?世尊开示:过去、现在和未来,因缘聚集了世间,因缘使世间聚集;因缘消灭了世间,因缘使世间消灭,这就是佛法的主旨。

  所以佛陀来人间所说的法,可以总归于一句“我论说因”,讲得更详细一些,就是因缘而生世间五蕴。大家都知道一切佛法不离因与缘,五蕴法的生起必有其因,其实就是种子遇缘而显示为果。然而缘这个法,它不是独立的存在,缘也是由其因而显,所以当婆罗门问 世尊说的是什么法的时候,世尊一句话:我说因;也就是 世尊说佛法的目的,其实就是要说“因”以及因所生的“缘”,所以一切的佛法,不论是深法或是浅法,早期所说法或晚期所说法,世尊所说不外乎因与缘,而总归于因。

  所以接下来婆罗门又问 世尊:所说的有因有缘世间集,这是什么?

  佛告婆罗门:“愚痴无闻凡夫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不如实知故,爱乐于色、赞叹于色,染著心住;彼于色爱乐故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恼、苦,是则大苦聚集。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杂阿含经》卷2)

  佛开示说:愚痴无知的凡夫,对于色蕴的蕴集、消灭,色蕴的韵味、过患以及色蕴的舍离并不能如实知,不能知实际,所以就住在染著,心中爱乐、赞叹于色蕴,于色有爱乐,故有取,有取就有“三有”,有就会出生,出生就缘此生的老、死、忧、悲、苦、恼,大苦就是这样子聚集起来的;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也是如此的。

  接下来婆罗门又接著问 佛:那什么是“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

  佛告婆罗门:“多闻圣弟子于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实知已,于彼色不爱乐、不赞叹、不染著、不留住。不爱乐、不留住故,色爱则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恼、苦灭。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灭世间,是名有因有缘世间灭。婆罗门!是名论因,是名说因。”(《杂阿含经》卷2)

  佛说:有智慧的圣弟子,对于色蕴的集成与坏灭、色蕴的韵味与过患、色蕴的舍离,能如实知,所以对于色蕴不生爱乐与赞叹,不生染著、不留恋;如此对于色蕴之爱则灭,爱灭了则取就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苦恼灭;而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也是如此。婆罗门啊!这就是“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这就是“论因、说因”。

  好!各位仔细想一想在以上的经文中,世尊告诉我们:“因”是祂老人家说法的核心,然而告诉我们:众生因为染著而于现前的色蕴轮回,也因能够舍离现前的色蕴而灭苦。染著于色蕴,就是心染著于色,也就是能染的心著于所染的色蕴,所以就会顺次出生了各个支,直至此世现前的老死、忧悲苦恼,至老死也不能够暂止息。

  在《百喻经》中 佛用故事来说明这个道理,从前有一个人愚昧无知,他口渴极了,急著要喝水,远远的看到地上晃动的阳焰——也就是热空气上升沸腾,好像水气的这个气流。他以为那个就是水,连忙追赶上去,一直追啊追,始终在他眼前追不到,一直到了恒河边,终于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河水了,他却对著河面呆呆地傻坐著,而不去拿河水来解渴,旁人就问他:你已经渴成这样了,不就是来找水的吗?怎么现在真的到了水边,却反而不喝水呢?这个愚痴人就回答:如果水能喝得完,那我自然早就喝了,反正现在有这么多的水,是喝不完的,所以就干脆不喝了。旁边的人听到他这一番话,都大大地讥笑他。

  这是说,众生以为五蕴世间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用自己的见解去认知五蕴,以为五蕴法是真实的。五蕴法就是:色、受、想、行、识。色蕴叫作“色”,在梵文中色法叫作rapa dharma,就是指物质的现象;后面的四个蕴叫作“名”,就是心法,梵文叫作citta dharma,就是心理的现象,是无形的法,所以世间所有的法就是五蕴,就是名色——色法与心法。

  众生就好像这个愚痴人一样,看到远方的地面上好像有水,就追著冲过去,但是到那儿一看水不见了,又在眼前的远方,所以他只好又继续追过去,因此众生的一辈子,就只好像这个样子,一直去追著那个总是在远方的水,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仍然喝不到一口水。所谓远方不存在的水,就是指我们对于五蕴法的追求,永远不会有追到的一天,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是真实的存在;然而终于有一天,众生遇到了真正的河水——值遇佛法了,却反而因为真正的河水,不是像热空气阳焰一般的虚幻,所以反而不懂得要去喝水了。这也就是说愚痴的凡夫,在值遇了世尊正法的时候,却常常会呆掉傻住,而不懂得去抉择现前的正法而求解脱,这也是身为凡夫众生的常态与无奈,这就是 世尊所说的因与缘。

  然而色法不是有自性之法,色法的本身不会去出生爱;同理,爱法的本身也不是有自性之法,所以爱不会去出生有;以此类推,每一支法只要它是在五蕴法之中的,就一定是被生之法,而不是自己是能生之法。那么所谓:色生爱、爱生取、取生有等等,都只是表相上的世俗谛罢了,那么就真实究竟的层次上来说,是谁,是哪个在出生爱、出生取、出生三有等等?经文的前半 世尊所说:由色生爱、爱生取、取生有等“有因有缘世间集”,显示出众生是如何不断地流转而出生,所以把它叫作流转门,是说依于此门众生得以流转生死;而后半段:色爱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三有灭等等“有因有缘世间灭”,这显示出如何让如此的流转而息灭的道理,就叫作还灭门,依此还灭门众生得以寂静解脱。

  所以各位判断看看,对于一位佛弟子的修行而言,流转门与还灭门,何者在前、何者在后?两者是谁依止谁而有?众生必然有流转,所以一向在流转门中,得闻 世尊正法后,方知要入还灭门;所以还灭的道理还得依于流转的相反方向,所以流转门在先,还灭门在后;流转门本有,还灭门依流转而建立。

  好!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3集 流转与还灭(二)
  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的节目;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说到流转门在先,还灭门在后,因为众生一向落于流转之中,是因为修学了佛法之后才知道要转向于还灭门。所以流转门本有,而还灭门依于流转门而得建立;就表相上来看,流转门中的一切原来就有,而未来没有,既然它是可以被改变的,所以流转门乃是被生之法,是无自性之法。同理,还灭门中的一切本来没有,而未来可建立,所以也是被生、无自性之法,所以若只由表相上来看,二门之法皆是有生、有灭,若依还灭建立,止息五蕴,那就成为一切皆无,那就会成为与外道印度教所说的断灭论一样了。然而 世尊常说佛法非断灭,说佛法是断灭则是谤佛。

  世尊从一开始出世弘法,在佛教的最初期初转法轮的时候,《阿含经》中就已经明说佛法不是外道所说的断灭见,也不是外道的常住见。所以 世尊在佛经中,常常批评婆罗门教、《吠陀经》、新沙门的这个六师外道他们不如理之处,而且沙门佛法的基本就是强调五蕴无我。但是如果说万法皆空——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灭尽了一切却又说这不是断灭;那到底佛法要追求的是什么呢?佛法不共于外道所说的,不像外道他们是要去追求“梵”的常法上的追求;也不同于外道的断灭论,说断尽一切就叫作解脱。所以佛弟子所实证者乃是中道,必须离开五蕴的虚妄相,不落入常法与断法的相对,而有法能实证,而非虚相的无法,这就是佛弟子最初的发心,也是最终的目标。

  所以在《杂阿含经》中,世尊详细地将十因缘与十二因缘并排在前后同一节、同一次说法会中,详加解释了因缘门观行断结、流转以及还灭之法。我们先来看流转门的部分: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缘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缘故老死有。如是,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谓缘识名色,缘名色六入处,缘六入处触,缘触受,缘受爱,缘爱取,缘取有,缘有生;缘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杂阿含经》卷12)

  在这边 世尊开示了:我回忆起过去还没有成佛的时候,独自专静地思惟“是哪一个的存在,而衍生出老、病、生、苦,也就是生老病死前面的法是什么?”一心地观行、思惟;我知道有了此世的出生,就会有此世的生老病死,以此观行、思惟,一支一支向前推,所以知道:此世的出生引生了后来的老死,有引生了生,取引生了有,如此前后支支相缘,老死、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至名色五蕴;五蕴的每一个法,不论是能缘的受、想、行、识,或者是所缘的色蕴,都不是自性有的存在,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根本心,依此本心本识而出生了名色五蕴,缘于此有自性、却非五蕴的本识,故能出生五蕴万法,所以因缘法的推观,至此根本心为源头,没有更上者,所以齐于此识而还返,不能更过此根本识。反过来说,此根本识能出生名色五蕴,名色为缘而有内六处之法,有内六处而有触等等,最后老死、忧悲苦恼出生,如此大苦的轮回五蕴便具足了。

  我们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十因缘法中本识出生名色五蕴,本识住于名色五蕴的运行之中,与五蕴不即也不离。所以 世尊在《长阿含经》里面就更加明白地开示了,在五蕴法——也就是名法与色法之外,还有一个本识,这个本识呢,就是每个人在出生之前投胎、住胎的这个入胎识。

  世尊说:“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出胎,婴孩坏败,名色得增长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识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阿难!我以此缘,知识由名色,缘名色有识。我所说者义在于此。阿难!是故名色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苦、悲恼,大苦阴集。”(《长阿含经》卷10)

  各位可以想一想:一个胎儿的生命是由受精卵开始的,在受精卵的时候,这一个受精卵,精子来自于爸爸,卵子来自于妈妈,那请问胎儿自己的部分在哪边呢?没有!也就是说在一开始的时候,胎儿并没有自己本来就有的部分,胎儿没有色法,乃至受精后没有五根;没有五根就没有五识,没有五识就不会有那个与五识俱的意识,也就是没有识阴,当然也就不会有受、想、行、识的名。所以受精卵内,它不会有识阴去说:我要这样、我要那样,然而这一颗受精卵,却会开始进行细胞分裂,一个细胞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十六个、三十二个,并且逐渐地会由输卵管向子宫移动,还会转变成为胚胞,会转变成为三个胚层,并且著床等等一连串复杂的工作,渐渐地这个孩子长大,可是还是没有五根、五官,脑子也还没有发育好,所以此时胎儿的名法与色法都不具足。我们都知道,眼识是依于眼根而有的,耳识是依于耳根而有,意识则是意法为缘而出生的;还没有长出大脑的受精卵,他不会有意识,因为意识的所依之根是大脑,所以在最初能够入胎的识,衪不会是五蕴当中的识阴六个识。

  所以 佛就问阿难说:“如果本识不入住母胎的话,受精卵会继续发育下去产生名色吗?”那当然是不会的。然后佛又问:“如果本识入了胎,可是没有发生作用,受精卵就不会卵裂、不会发育,也就不会发育出名色五蕴;如果本识入了胎,可是住到一半本识又离开了,那么这个胎儿就会逐渐地败坏,还能够继续增长胎儿的名色法吗?”那当然也不行了。所以佛就作了一个结论:“阿难啊!如果没有这个本识,还会有我们的五蕴身吗?”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

  从经文中,我们可以明白地看出 世尊的开示:在我们的五蕴名色尚未形成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本识;所以胎儿才能够渐渐地发育,然后逐步地成熟,大脑长好了才能够有意识,五根长好了,才能够出生眼、耳、鼻、舌、身五个识,到了这个时候,宝宝就会越来越躁动而不安。

  接下来世尊说:“阿难啊!以此本识为因与众缘的配合,便可知道名色五蕴由本识而出生,缘有本识才有名色的出生;我所说的密意就在此处啊!阿难!缘名色而有识,是指什么意思呢?如果本识不住于名色五蕴身,则本识无住此处,这个名色身还会有生、老、病、死吗?”“否也,世尊!”“阿难啊!因此知道:缘于名色五蕴身才会有识阴六识,识阴六识得先由名色五蕴缘于入胎识而有,有识阴六个识的运作则会出生未来的名色五蕴,这就是我所说的:名色缘识、识缘名色,然后才有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等等等,至老、死、忧、悲、苦、恼;于是轮回的大苦五阴,就是这样子的蕴集了。”

  接下来 佛说:阿难!齐是为语,齐是为应,齐是为限,齐此为演说,齐是为智观,齐是为众生。阿难!诸比丘于此法中,如实正观无漏心解脱,阿难!此比丘当名为慧解脱。……如是尽知已,无漏心解脱比丘不知不见,如是知见。(《长阿含经》卷10)

  这是说:“阿难啊!以此法义为标准齐限,以此相应,以此为边界,以此为说法,以此为智慧之观行,依此为众生;诸比丘能于此法中,如实观行而实证,则成就无漏心解脱;阿难!这一位比丘就是慧解脱阿罗汉,然而无漏心解脱的阿罗汉,对于此本识——即是离六识的涅槃本际,离六识故不知不见,阿罗汉就是如此而知见。”

  那么胎儿出胎之后,仍然是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吗?乃至于此生结束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情形吗?同样是在初转法轮时期,《法句经》里面,佛陀又更加地明白为弟子解说了此中的道理。佛说:

  心法起则起,法灭而则灭,兴衰如雨雹,转转不自识。识神走五道,无一处不更,舍身复受身,如轮转著地。如人一身居,去其故室中,神以形为庐,形坏神不亡。(《法句经》卷2)

  佛陀在这边又再一次地提到:在我们住母胎之前,在胎儿的名法与色法的五蕴尚未存在之前,有一个能够入胎、住胎的本识,又叫作识神;因为祂不是识蕴中的妄识,所以特别把祂叫作识神,祂本身独立于这个身体的名与色之外。识神能够行走于眼、耳、鼻、舌、身的五道之上,祂不是五识的一部分,可是祂却通于五识,祂是五蕴法背后的主宰,五识在运作、五蕴身在运作的时候,这个识神也同时在运作行走,所以叫作“无一处不更”;衪不是识阴六识,所以衪的功能是直接任运而行,所以叫作“转转不自识”;衪的功能现起与否,则是心法起则起、法灭而则灭;祂可以独立行走,从上一世进入这一世,由这一世进入下一世,众生之所以会出生,就是因为识神受生身,众生会死亡是因为识神舍身;祂就是轮回不息的原因。在这里 佛陀直接为我们说明了,本识识神住于我们的身中。

  今天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边,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4集 流转与还灭(三)
  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的节目,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阿含正义》的导读课程。

  自古以来,一般的初机学佛大众,在进入佛门研读 世尊初转法轮言简意赅的《阿含经》,常常由于缺少善知识的解释,因此对于《阿含经》中的真实义多所误解、误会了,以为说《阿含经》讲的就只是五蕴寂灭、六识寂灭,所以就成了一切都无的断灭空,最后以为五蕴十八界的一切法都只有缘起而性空。许多假名的善知识误解了《稻秆经》中所说的:“见缘起则见法,见法则见佛。”然后大言不惭地说:所以,我们只要看清楚“缘”而不需要“因”,就可以证道了!自以为如此,就是见道、修道,却故意忘了佛所说的法乃是说因之法,而非单说缘之法。

  在《杂阿含经》中说到:(婆罗门)至世尊所,问讯安不,却坐一面,白世尊曰:“沙门瞿昙!何论何说?”佛告婆罗门:“我论因、说因。”又白佛言:“云何论因?云何说因?”佛告婆罗门:“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杂阿含经》卷2)

  佛所说的法,是以万法的“因”为前提,然后才能说从“因”所出生的“缘”;如果不知因、不证因,那么根本就不是佛法了!但这正是现在许多的佛弟子修学佛法最大的盲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正觉同修会以外,南北藏传佛教几乎没有人能够真实的见道;因为没有了因,佛法就会成为无因的断灭论外道。世尊说佛法时,总是常常地说这个根本的因法;例如,最早期的《阿含经》中,佛已经明示了因即入胎识,众生的五蕴名色法皆由此入胎识入胎、住胎以后方能被出生。

  在《法句经》中,世尊主动地讲了这个本识与诸法的关系:

  心法起则起,法灭而则灭,兴衰如雨雹,转转不自识。

  识神走五道,无一处不更,舍身复受身,如轮转著地。

  如人一身居,去其故室中,神以形为庐,形坏神不亡。

  (《法句经》卷2)

  此段经文,世尊明白地告诉我们:这个入胎识、本识,祂可以独立行走,从上一世进入这一世,从这一世进入下一世。众生之所以出生,就是因为识神受生而有此世的身体;我们会死亡,则是因为识神舍弃了这个身体;祂就是轮回之轮,可以轮转不息,所以众生会不停地舍身又受身。衪住在由衪所出生的身体之中,也就是每个人的五阴十八界就是衪的房屋;即使有一天身体坏了,我们的五蕴身败坏了,但是衪却没有任何的改变,衪离开了此世的五蕴身,而继续地去住持下一世的五蕴身。世尊直接为我们说明了,有一个本识—识神—住在我们的身中;识神走了,身体虽然会坏失,但是这个识神本身却是不亡灭、不会改变的。所以,在巴利文的南传大藏经增支部的《阿含经》经文,世尊也这样讲:“比丘们啊!此心是净洁的,而彼(心)被外来诸随烦恼所染污。”这一个本识心,衪的本身是清净无染的,但是这个本识心会被外于此心的名色五蕴、诸烦恼所染污;如此,世尊开示本识能生万法,说得够不够详细呢?

  在佛法的修证中,无论是二乘的解脱道或者是大乘的佛菩提道,必须要先知道“因”,而后知因所生的“缘”,才能证知万法的出生,皆由因与缘所配合运作方能出生,这就叫作“流转门”。众生不论学习佛法与否,必然已经在流转门之中,也就是众生必然在轮回流转之中;佛弟子必须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轮回的原因,以及轮回流转的次第相貌,才有可能知道如何逆生死流离开轮回——离开此流转门,将五蕴十八界的轮回流转一一予以灭除。止住了轮回之流,才能由原本深陷其中的流转门,而转为灭除蕴、处、界,离开轮回流转,而入于逆生死流的还灭门。所以,佛法的修证,是有其原理与次第的,它的特点就是:如果不能知流转,则不能知还灭;或者说,佛弟子若对于流转有错误的认知,则必导致还灭的错误,所以无法见道、无法证涅槃。

  在之前的课程里面,我们说到了一切流转之因来自本识,有了这个入胎识,所以今生的“我”的名与色才会出生;包括了我的身体与我的心,都是由于有这个入胎识才能出生,也才能够增长演替。所以流转门的一切,来自于这个本识为因,由本识而出生了六尘、六根,然后才会有六识;之间的运作与转变,就是流转门的内容,那就是“识缘名色、名色缘识”——本识缘生出名与色,而名色缘生出未来的识阴。

  吾人一切的万法,来自于以本识为因,由本识流出的六根、六尘、六识为缘,这就是 世尊所开示的:“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集世间。”世尊在四部《阿含经》之中,常常说到这个道理。例如,在《中阿含经》里面,世尊更加详细地开示了有关于本识能生五阴名色;其中流转门的道理也一样是“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经中这样子说:

  阿难!若有问者:“名色有缘耶?”当如是答:“名色有缘。”若有问者:“名色有何缘?”当如是答:“缘识也。”当知所谓缘识有名色。阿难!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成此身耶?答曰:“无也。”阿难!若识入胎即出者,名色会精耶?答曰:“不会。”“阿难!若幼童男童女、识初断坏不有者,名色转增长耶?”答曰:“不也。”阿难!是故当知是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名色缘者,谓此识也。所以者何?缘识故则有名色。(《中阿含经》卷24)

  佛说:“阿难啊!如果有人问:‘缘于何者而出生名色五蕴呢?’你应当这样回答:‘名色有所缘。’‘缘于什么而有名色呢?’‘缘于识而有名色。’当知缘于本识而出生了名色五蕴。阿难啊!如果这个本识不入住母胎,能够有名色五蕴的身体吗?‘否也,世尊!’佛又问:如果这个本识才入胎立刻又离开了,那么精子、卵子还能够受精和合成长吗?‘否也,世尊!’如果这个本识一开始就已经断坏不在了,受精卵的名色身还能够继续发展而长大吗?‘否也,世尊!’阿难啊!所以要知道,这个本识就是名色之因、名色运作之习,也是名色之本、名色之缘,所以说缘于本识而有名色。”

  接下来,世尊继续说:阿难!若有问者:“识有缘耶?”当如是答:“识亦有缘。”若有问者:“识有何缘?”当如是答:“缘名色也。”当知所谓缘名色有识。阿难!若识不得名色,若识不立、不倚名色者,识宁有生、有老、有病、有死、有苦耶?答曰:“无也。”(《中阿含经》卷24)

  世尊说:“阿难啊!如果有人问你:‘识阴有所缘吗?’你应当回答他:‘识阴亦有所缘。’对方问:‘识阴缘于何呢?’你应当回答他:‘识阴缘于名色。’阿难!你应当知道,缘于识阴才会有后来的名色五蕴出生;若识阴不依于名色五蕴,这样的识阴便不能成立;若识阴不倚于名色五蕴,这样的识阴可能会有生老病死之苦吗?‘不也,世尊!’。”

  佛又说:阿难!是故当知是识因、识习、识本、识缘者,谓此名色也。所以者何?缘名色故则有识。阿难!是为缘名色有识,缘识亦有名色,由是增语,增语说传,传说可施设有,谓识、名色共俱也。(《中阿含经》卷24)

  好!这是说 佛讲:“阿难啊!因此要知道识阴之因、识阴运作之习、识阴之本、识阴之缘,都是名色五蕴。为什么呢?因为缘于名色而有识阴。所以,阿难啊!这就是缘名色有识,缘识有名色的道理,依于此,故可衍生演说出许多法义上的增语,依循于这些的法义,就可以施设说,识与名色是共同互相俱有的。”

  讲到这里,相信大家对于 佛在《阿含经》中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众生流转门的根本相貌,应该有更清楚的了解了。也一定可以明白地体会 世尊所说的法义,一切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由这个本识而出生:本识出生了吾人的根身,也出生了十二处—也就是外六入与内六入—然后又出生六识心;如此,我们五阴的名法与色法便能具足。而和合运作的结果,由于识阴的作用,又能引生出未来的名色五蕴种子,因此众生便轮转不会断,这就是众生流转门的相貌。

  虽然 世尊在《阿含经》中明白地开示了这个轮回流转的道理,但是 世尊入灭后,后来的部派佛教因为无法真实现观这个道理,分裂为许多的部派;那部派佛教中留存主要的论典之一,上座分别说部里面的赤铜鍱部锡兰分支无畏山派,他的根本论典《解脱道论》。因为后代的出家人已经难以实证这个本识心、本识心与识缘名色的道理,甚至无法分辨本识法界与识阴界;所以,就只能从道理上,把识心分为七心演变轮替,叫作七心轮。在《解脱道论》里面这样子说:“从有分心、转见心、所受心、分别心、令起心、速心、彼事心。”(《解脱道论》卷10)

  后来的南传学僧更是清楚地扩大解释,变成八十九心、十四作用,用结生相续的“结生心”向后接续“有分心”,再接著“转见心”方能有根尘的相触,才会出生下一个所受之心。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够自圆其说地去解释,明明是五根不具的受精卵胚胎时期,胚胎的名色五蕴,却能够有天崩地裂的运行与转变;用这样子七心轮替的想法,来解释“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道理。

  每一世的识阴都终将坏灭,前后世要如何连结在一起呢?这是一个佛法中一定要讲清楚的关键。又譬如,在南传佛教中最重要的论典之一《摄阿毗达摩义论》,这一部论被列为目前泰国佛教的出家人,修学考试巴利文经典九级考试里面,最高层级的第九级必修论典;里面说到:【由门所缘别,故有十二处。由于根所缘,及从彼生界。】(《摄阿毗达摩义论》)由于六根门所缘的对象不同,而有所分类,所以会有十二处——也就是外六处与内六处;由这样子根所缘的十二处,可以建立成十八界——也就是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色界、声界,香界、味界、触界、法界,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识界以及意界。也就是说,虽然南传佛法《解脱道论》他的观点,因为无法现观本识,为了规避大众的检验,不得不画蛇添足地创造了七心轮,来解释 世尊在《阿含经》中所说“本识缘名色”;但是,至少他们还愿意接受 佛所说的识阴一生断坏,愿意承认内六入与外六入,也愿意承认十八界中意界与意识界乃是两个不同的界。

  今天时间的关系,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5集 流转与还灭(四)
  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现在各位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阿含正义》的导读。

  在上一集的课程中,我们讲到了南传佛教中解脱道论的观点,因为无法现观 佛所说的本识入胎识,可是又要规避大众的检验,所以不得不画蛇添足地创造了七心轮,来解释 世尊在《阿含经》中所说的“本识缘名色”;但是,至少他们还愿意接受 佛所说的识阴一生断坏,愿意承认有内六入与外六入,也愿意承认十八界中意界与意识界乃是两个不同的界。意识界晚于意界而出生,因为意识界是由意界与法尘界相触才能出生,所以意识是最后出生的;这一点,比起现在中国佛教界中动辄说意识是不会坏的,说没有内相分六法,说意根是意识的一分,比起那一些假名善知识,那可以说又高了一层,至少作者优波底沙他没有直接的谤佛、谤法。

  可惜的是,承袭自说分别部的南传佛教,从锡兰传到中南半岛,虽然他们遵奉迦旃延那为大祖师,但是已经无法亲证这个入胎识本识心。因为不敢违背 世尊所说的《阿含经》,只好另外去编织出一些名词来解释经典的义理,希望不违背理证与教证,这里面的缘由,我们倒也可以值得怜悯啊!但如果是像某些法师、居士,因为自己不能现证入胎识,又不愿依循 世尊的教导,不知强以为知,而自行去更改经典里面的义理,公然违背了 世尊的圣教;这样子根本就已经不是佛弟子了,即使他受过比丘戒、比丘尼戒,穿著袈裟,但袈裟之内已空无一物了,俨然成为外道了,未来还得长劫承受不可意的果报,这一点不可不慎啊!

  有一位后山的比丘尼,在她的著作里面提到:【其实生是死的开头,死是生的起点,对佛家来说,躯体虽然终归败坏,意识(灵魂)却是不灭的,我们实在不必害怕死亡。】(《生死皆自在》慈济人文出版社,页111。)各位观众可以比对看看,这一位比丘尼说生死轮回之间,意识是不灭的,这已经与《阿含经》 佛的说法是刚好抵触,这算不算是谤佛、谤法呢?在佛经中处处可见 世尊对于意识界有明确的定义,后代的弟子不应该自我乱更改;无怪乎江教授要说:这一位比丘尼,她不是中国佛教徒。

  “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也代表了 释迦世尊在阿含期的说法,明说众生轮回因的流转门,以及如何依著流转门中万法的生住异灭,而逆推出能止息五蕴万法的还灭门;也就是吾人必须要先观行五蕴流转之因与流转的相貌,了解其间的顺序以及结构之后,才有可能去逆转、改变、瓦解、止息五蕴的生成,停止轮回的轮转,这就是由流转门返还得入于还灭门了。

  如同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说到了 世尊总结众生轮回的流转门:婆罗门白佛言:“世尊!云何为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佛告婆罗门:“愚痴无闻凡夫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不如实知故,爱乐于色,赞叹于色,染著心住;彼于色爱乐故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恼、苦,是则大苦聚集。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杂阿含经》卷2)讲的就是这个流转门的道理。

  讲完流转门之后,世尊紧接著就开示灭这个流转生死苦的道理,也就是佛法的修行,在证成流转门之后,就要转入还灭门。在经上是这样子说的:婆罗门白佛言:“云何为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佛告婆罗门:“多闻圣弟子,于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如实知。如实知已,于彼色不爱乐,不赞叹,不染著,不留住。不爱乐、不留住故,色爱则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恼苦灭。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婆罗门!是名有因有缘灭世间,是名有因有缘世间灭。婆罗门!是名论因,是名说因。”(《杂阿含经》卷2)

  这一段经文还灭门的白话解释,我们在前两集的课程中已经说过了,这儿就不再重复了。世尊说完了流转门与还灭门的道理之后,告诉婆罗门,你问佛世尊说的是什么法?现在为你开示:我说因、论因,说因缘世间成的流转门,与因缘世间灭的还灭门。到这里,我们可以确认了 世尊所说完整的法义,它必须要具有流转门与还灭门的两边;如果不能知彼法如何流转,则不能知彼法如何还灭。

  现在一般人讲到解脱道,通常都只用心于还灭门,但那只是后半部;因为不知道前半部流转门,不知道流转之因,也不知道流转的次第顺序,不明流转则还灭不能成,所以无论怎么样的努力苦行,都没有办法进入还灭门的正行。例如,在遍地假名善知识的误导之下,现在的学佛人常常以为人只有六个识—眼、耳、鼻、舌、身、意识—以为把六个识消灭,或者是好好地管带住,让六识不起妄念,就说是见道了、是成就了。然而,世尊在前面的经文中告诉我们,先有本识出生六根与六尘,根、尘相触才会有六识的出生;六识心,祂只是六根与六尘后来出生的产品罢了,不论六识存在与否,先前的六根与六尘是早于六识而现存的。

  在现在很多的禅七活动当中,那一些瞎眼阿师把禅七修行的目的说为“打得念头死,许尔法身活”;但是即使念头都没有了,吾人仍然在轮回之中,一分也不少,只是从这一边轮回改成那一边轮回,仍然继续在轮回。这一种将意识界视为本识法界的想法,本身就已经是大大的错误了,这不是 世尊的教法,乃是一盲引众盲,相将入火坑啊!这就是不明白流转门的道理,就没有办法真正进入还灭门;不知流转则不知还灭,不仅二乘的解脱道是如此,大乘的佛菩提道更是如此。例如,大乘菩萨所现观的百法明门,即是双具观行原本无明之下百法的流转门,转依于如来藏的清净无生,进而能一一灭除彼法的还灭门。

  我们来看一则公案:马祖道一禅师年轻的时候,在衡岳山参究,每天常常在大殿上打坐精进。住持和尚南岳怀让禅师知道马祖是接法的道器,于是就上前问说:“年轻人!你每天坐在这里干什么呢?”马祖道一正在静坐,随口回答:“打坐。”“那么你打坐图的是什么呢?”“图的是成佛!”接下来,怀让禅师就在庙前拿了一块砖头磨呀!磨呀!马祖忍不住问:“请问禅师,你磨砖头干什么?”“为了要做镜子呀!”“你磨砖头怎么能做镜子呢?”怀让禅师就反问:“那么你打坐怎么能成佛呢?”马祖知道有蹊跷,于是就问:“那请问禅师,如何才是?”怀让禅师又反问:“假如驾车时,牛车不前进,是该打牛呢?还是该打车?”至此,马祖不敢再说话。怀让继续说:“你坐禅是为了要成佛,然而禅不是坐与卧,佛也没有定相;于此无住之法,不在取舍之中。如果你说禅坐是为了要成佛,那就是杀佛了;执意要在禅坐中成佛,这不是佛法的道理。”当时的马祖似懂非懂,又问说:“那么本识之心有成或坏吗?”怀让回答:“若以成、坏、聚、散来成佛道的话,这连见道都不是了。”

  “牛车”是指我们的蕴处界身,而“牛”指的是能出生蕴处界的本识。车子不前进了,问题是在于拉车的牛,否则无论我们怎么打车子,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所以说,轮回的主体不是六识,也不是六根与六尘,而是 佛所说的唯一因——入胎识。例如,佛在《阿含经》中说:

  云何色集,受、想、行、识集?缘眼及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如是,缘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识集。(《杂阿含经》卷3)

  好!在这里,佛说什么叫作五蕴的蕴集、色法的蕴集、受想行识的蕴集呢?比方说,因为有了眼根与色法,眼识才会出生,根、尘、识三者和合所以有了触,有了触就会有受,有受就会有爱,然后就这样子辗转的各种大苦的蕴集就出生了,这是名与色的蕴集。也就像这样子,缘于耳鼻舌身而生识,缘于意根与法尘而生意识,然后生大苦蕴集,这就是名色之集,是受、想、行、识的蕴集,就是苦的蕴集呀!

  在《杂阿含经》里面 世尊说到:“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杂阿含经》卷12)

  在这一段经文,世尊回忆起祂自己过去世的观行,在那一世呢,祂得到了古仙人道。世尊说:五蕴名色之法从何而来?缘于哪一个法才会有五蕴名色呢?世尊当时作正思惟,正理如实、无间出生:因为有本识,所以名色有;缘于本识,所以名色就会出生。世尊当时作这个观行的时候,确立了万法的根源就是这个本识,一切的万法推究其根源,都是这个出生万法的第一因本识;再也没有一个法能够超过本识,五蕴名色都源自于本识,本识之上不会再有法了。本识是三界中的第一因,不论彼时有佛、无佛出世,最究竟的道理就是如此,这是不会改变的定量;从无量生前一向就是如此了,所以把这个本识如来藏之法叫作古仙人道。

  好!接下来,明白了流转门,也就是苦谛、苦集谛,我们才能进入还灭门;也就是要探讨苦集灭之谛,还灭入三法印中的寂静涅槃。世尊所说的寂灭,是指五阴十八界名色之法的寂灭为前提,能灭掉的是五阴十八界法,入胎识本来无生,所以不灭。这也是《法句经》里面所说识神能够舍身、受生身的这个识神,两者并没有违背。例如,在《经律异相》里面也提到:有一次,佛在舍卫国,有一位弟子拘提,他证得了阿罗汉却又退转,如此六次;到了第七次的时候,他又怕自己退转,于是就用利剑自残、自戕。所以,魔波旬就去找;那么这个拘提,他自残了之后去哪边了?找不到,就去问 佛。佛就告诉他说:拘提比丘已经取灭度了,神识处空与空合体。各位可以注意这一句话:神识处空与空合体;这里面有非常深的涵义,也代表了拘提他的涅槃实证,不是依于意识心,也不是依于意根,而是依于本识法界。

  好!今天时间的关系,就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