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76-79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6集 识阴是修道的关键(一)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很高兴又再次地与你相见共续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副标题是“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

  今天我们要探讨的题目是“识阴是修道的关键”。题目开宗明义就说明了佛法的修行,必须依靠识阴这个法来完成,它的关键是:识阴的组成中函盖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意识觉知心。一切的修行人,不论是佛门里面或是在佛门之外,修行者成就了错误的见解或成就了正确的见地,证得正确的智慧或是堕入邪见之中,这全部都是函盖意识觉知心的识阴所能够成就的事,都是意识觉知心才能完成的;五阴中其他四阴——色阴、受阴、想阴、行阴,都只是配角,都是配合识阴来完成修行这件事,所以识阴正是修行的主要关键。如此一说之后,那就会有人这么想:“难道八识心王中,殊胜的意根及如来藏都没辨法完成佛法的修行吗?”那我们就来探讨看看!

  首先我们先来探讨意根。我们知道了别六尘境界,除了五遍行心所法以外,还需要与五别境心所法有相应,才能清楚了知六尘的境界,为什么呢?因为五个别境心所有法各有祂们不同的功能存在,需要同时与祂们相应,才能完成对六尘诸法的了知与了别;如果短缺了其中一个,那对境界或是诸法的了别,就会变得没办法记住或不清不楚。譬如,“欲心所”的体性就是于所乐之境希望为性,就是在所喜乐的境界中升起希求、望得的欲念,想要时时停留在所乐求的境界之中。又当安住于所乐求境界的时候能对境界清楚明白地了知,也就是产生殊胜的了解,并且在心中印证、执持这些境界法,这是五别境心所有法中“胜解心所”的功能,也就是于决定境印持为性。又对以往曾经安住、领受过的境界都能不忘记而且能忆持不断,这是五别境心所法中“念心所”的功能,也就是于曾习境,令心明记不忘为性。接下来又想要使了知心长时间专注于一处,令心专注于欲心所想要的境界中,这是五别境心所法的“定心所”,也就是于所观境令心专注不散为性。最后在此觉知心中可以生起简择、分别的作用,了别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危险的境界、那是安全的境界等等,这是五别境心所有法的“慧心所”,也就是于所观境简择为性的功能。

  从上述的简略说明五别境心所法的功能以后,我们就能够了解八个心王当中能拥有相应五别境心所法所有功能的心王,只有识蕴所函盖的意识及前五识;而意根只和欲、胜解、念、定、慧这五个别境心所法中的“慧心所”相应,而意根的了别慧又极差、非常地低劣,只能了知法尘的大变动,对于法尘境的小变化,祂的容受力是非常大的。我们举个例子各位就能够了解,譬如有一个小孩,一个婴儿在充满吵杂声的工厂中来睡觉,而且睡得非常地安稳,没有受到任何的惊吓,然后突然间停电了,所有的设备全部停止运作,瞬间所有的吵杂声全部都没有了,变得非常地安静,这个时候小婴儿却反而放声大哭,这就是意根了别慧差的具体呈现;除非境界有大变动,否则祂不会生起作意去警觉,但是意根还是一样有其他难可思议的功能,祂的功能不在诸法的分别上面,所以意根不能拿来作为修行的心。

  至于具有五遍行心所有法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由于没有别境心所有法的关系,所以不触知六尘境,不在六尘境起作意,不领受六尘境,不取六尘境中离语言文字的妄念相,不了知六尘境界中的离言说相,也不太于六尘境中自知有我而起作主的心行;因此佛地前第八识的心行,不在六尘当中来了知。也就是说,这个第八识对六尘、对诸法是离见闻觉知的,所以祂没有无明可说,也没有灭除无明的智慧可说,所以当然也不是由祂来修行的;而祂其实正是意识参禅所证悟的目标,祂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其实正是意识觉知心修证成佛的目标,所以祂是被证悟的目标,而不是修行者。

  所以修行的主角不是如来藏、也不是意根,但是单靠意识心自己也无法修行,得要有前五识与祂同时同处并行运作,同时还得要意根及如来藏与祂同时同处地存在、运作,而且不断地支持所需的种子,意识才能修行。所以实际上,在修行的心是意识觉知心,不是由如来藏、也不是由意根来修行的,所以说识阴即是修行的关键,从以上的说明我们知道修行关键的所在是识阴。

  那什么是识阴呢?识阴的定义又是如何?在《增壹阿含经》卷28中这么说:“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识阴。”这就是说,眼识、耳识乃至意识等六个心都是识阴所含摄的,意根并不含摄在识阴之中,因为意根是根,是意识与识阴六识出生时所依的俱有依根,就如四阿含中所言“意、法为缘生意识”、“意、法为缘,三和合触故生意识”的道理,也就是说意识的出生必须依止于意根与法尘,而且与意根俱——也就是同时同处地在一起,意识才能出现、才能运作。如果不能同时同处俱,意根与法尘为缘,意识是不能生起与运作的,这就如同在正死位,因五根坏死,五尘上的法尘就无法显现,虽然意根犹在,但没有法尘之因缘,意识就无法生起运作;相反地,意识才能从名、色所缘的第八识如来藏中出生,而且必须靠意根为助缘共同运作,意识才能继续存在及运作。所以意根是意识出生与运作的必要条件,所以意根不应摄在识阴之中,也因此在四阿含诸经中,说衪是“意”,而不说祂是“识”。识就是了别的意思,凡是出生以后的目的是为了了知六尘的心——就是识阴所摄的心,因为识阴等六识是为了分别六尘诸法而出生的。如果我们的五根损坏了,当然不论是胜义根还是扶尘根,或是它的功能受到控制,譬如全身被麻醉,就无法接触五尘境界,没有五尘境界,就没有依于五尘境界而有的内法尘存在,意根就无法假借五根来对五尘及法尘接触,意识就永远无法出生了。

  另外从《中阿含经》卷54里面这么说:我亦如是说:“识因缘故起。”我说:“识因缘故起,识有缘则生,无缘则灭。”只要生起的缘不具足,识阴所摄的六识就都无法生起,从意识到眼识,或是从眼识到意识都是如此。而且识阴等六识,都是随有色根立名的,譬如眼根,因为摄属于眼,而且是色尘的接收器,所以立名为眼根,此根随眼立名,为眼识生起及运作时的所依根,所以说为眼识的根,名为眼根;耳、鼻、舌、身这几根,乃至心法的随意立名,而为意识生起及运作时的所依根,所以称为意根。所以眼根与色尘而生的识,祂出生后是专门了别色尘的心,就依于眼根而称为眼识;乃至依于意根与法尘而生的识,就专门了别法尘、也能了别其余五尘的这个心,就是意识觉知心,或是意识的变相:有念的灵知心、无念的灵知心、离念的灵知心,就是依于所缘的意根而被称为意识;从这样的说明以后,我们就很清楚地了解到识阴的范围及功能差别。

  那意识既然是因缘所生法,不是原本就自己存在、或不能单独存在,而且必须依靠所依缘才能存在,所以是生灭心不是真实心,但是却可以利用衪来找到、证得实相心。所以在修道上识阴是能证道的,衪能依于大乘法般若智慧的熏习、善知识的教授引导,而透过观行、参禅等法,而去证得实相,所以衪是能证得佛菩提实相智慧的心。当然在解脱道的修习上,想要修学解脱道而实证声闻初果、预入圣流就必须先断除我见,我见如果断了,接著疑见、戒禁取见--这二种束缚众生无法证初果的结随后就断;三缚结断,即证须陀洹果,也就是声闻初果。但是断我见的唯一而且不可取代的真实本质,就是认知及现观六识心是虚妄,就是要意识心在现量境界中,去观察自己及识阴六识都是因缘所生之法、都是缘起法所摄的,是有生有灭的法,都是虚妄不实。但是想要成就对识阴六识是虚妄的观行,或是想要成就六尘虚妄的观行,有一个先决的重要条件,就是必须先清楚了解:六根本身也是众缘合和的虚妄不实之法,进而才能如实地观察到六尘的虚妄;确实作到之后,才能观察识阴六识的虚妄,我见才可能真的断除,才能继续迈向二果薄贪瞋痴、三果断五下分结、四果断五上分结,而实证解脱道的极果阿罗汉。也就是说,能在历缘对境中渐断我执与我所执,断除了见、思二惑而方便说证得本际独处的涅槃法——有余涅槃或是无余涅槃。所以,识阴也是能使二乘圣人取证解脱果的因缘;相反的,识阴也是最会产生邪见,常常错认自己是常住而真实不灭的法,误导意根去执取三界的万法,因而产生无量的执著的心;识阴中的意识,也最会施设种种错误的理由来证实自己是常住不灭的心,因此就自认为合理,产生种种的虚妄想,结果就会误导修行人在佛法的修行方向产生错误偏差,而无法取证解脱果。所以,识阴是千千万万解脱道的修行者想要取证解脱果,却都茫无结果的关键原因。

  譬如由虚妄想或邪教导而否定如来藏,就会出生了不愿堕于断灭境界的恐惧,而产生种种妄想。就如同假藏传佛法的西藏喇嘛教,其黄、红、花、白四大派,其所有的宗师,乃至现在的达赖喇嘛及所有的仁波切,皆承传否定七、八二识存在的法义,在没有真实常住的根本识及意根为依止下,意识心是无法再现起、存在与运作,所以就成为断见外道;但是他们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堕于断灭境界的外道,以及因为担心自己的论说是断灭境界,所以产生出种种恐惧妄想,因此为了避免成为断见论者,所以就用自己认为合理的虚妄想,而创造出不可知的意识细心、极细心来成为生命的本源,以此来自圆其说,但这样反而变成九十六种外道见中的常见外道;都是因为不愿意使意识自我断灭,所以无法断除我见;我见不断,识阴就断不了;识阴断不了,那五阴就更不可能断;五阴断不了,那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这些阴界入、蕴处界法就更不可能断除,想要在解脱道来修行的佛弟子,就永远无法成就解脱而出离三界。

  因为时间上的关系,今天的课程只能到这里,期待下次能够再度来共续法缘。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7集 识阴是修道的关键(二)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很高兴又再次的与您相见共续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副标题是“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

  在上一集中我们讲述了识阴是修道的关键这个道理,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来了解:确立修道的关键确实是在于识阴。若自己所熏习的知见错误,或是被未亲证实相的凡夫、或是在会错实相的恶知识那里被错误的教授、引导植入邪见,那在佛法的修行方向就会产生错误与偏差,而无法取证二乘解脱或圆满佛菩提果,所以佛法正知见与善知识,在我们修行的路上就显得格外重要;因此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两个部分:正知见与善知识。

  在正知见上,我们先来谈谈一直都是近代佛门大师与佛法修学者的一个大盲点:实证佛法与佛学研究是相同的吗?这就是在简择分别佛法与佛学的分际,所以简择佛法与佛学的分际是目前佛教界真正想学佛的人最重要的事情与当务之急。

  佛法是要透过观行、体验而亲证的,佛学则不必观行与亲证,只须依靠看看几本过去或现在的著作经论、或参考学术界的文献论文,再加上对文字的思惟想象就振笔疾书,产生与众不同的创见;或是如考古学家那样,依据不同的年代翻译出来的经论,但不论是真实的经典、或是被有心人掺入外道法的错误经论,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作检验,因为他们都不是佛法的实证者,甚至是其他宗教的信受者,所以经论正确或不正确,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只要进行研究比对,考证佛经中的名相差异等等、学术界的主流探讨,或对表相佛法传播的区域次第进行研究,而不管其法义是否正确。

  再来就是他们肤浅的认知,其本身信奉的宗教都是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蜕变演化,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所以他们就将这样的经验套用到佛法中,而认为真实佛法是有演化的过程;只须将其特殊但薄弱的考证资料,经过精心的排列组合,将蜕变的过程铺陈开来合理化,并得到学术界某些人的认同,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能在学术界占有一席之地及学术的地位,这就是所谓佛学的学术研究。

  但是实证佛法绝对不可能经由佛学的研究而了知,必须如同佛法修行者真参实修,才有可能真实了知佛法的真实内容与意涵;都必须对佛法的定义有所了知,才不会跟著作佛学研究的世俗凡夫盲目地跟从与投入,否则付出了一生的钱财、精神与生命之后,最后得到的将只是对佛法似懂非懂的佛学常识而已,那就太令人扼腕及叹息了!

  在学术界,专做佛学研究的一神教人士很多,他们把佛法开辟成佛学科系,假借对佛法的研究而衍生出一门学问,然后与佛教界未悟的而有大名声、大道场的表相修行人进行交流对谈、进行研讨,使佛法走向通俗化、浅化的学术化路线,等到以这种方式培养出一批学佛人才之后,再透过披有虚假学术光环的这批人回过头来影响各佛学院,使佛教界的出家及在家四众都信受他们错误的这种佛学内容,将佛学研究误认为就是真实的佛法;结果佛教的胜妙与亲证本质就逐渐消失殆尽,因而导致佛法修行人无法断除我见,连二乘菩提中所说的“依意、法为缘而生的意识生灭心”都能被认定为常住不坏的真实心,这已经是被一神教或六识论的外道神我观念同化了,已经等同于外道的神我常见法了。佛学研究者怎么能懂得真正的佛学学术?佛学学术的研究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就连真正证悟的三贤位菩萨也都只能少分做到,更何况是连我见都没有断、连证悟般若的证量都没有的佛学研究者?若要说真正的佛法或是佛学学术,其实只有诸地菩萨才有资格作探讨;真正的佛学学术探讨都应该是佛法的内涵与次第进修的方法,也就是把佛法如何实修的方法,与三乘菩提须亲证的内涵道理分门别类加以综合、判定、收摄,然后记录为论典,以便为真修佛法的佛门四众来宣讲演说,令广大的这些佛法的修行人能有依据和入手处,才能容易的理解和实证,这才是真正的佛法学术研究,才是佛法的学术研究者。反观那些专作佛学研究的一神教人士及六识论外道推广者,还是在继续误导众生,不肯承认错误而加以改正,反而不断与西藏喇嘛教联合起来,想要以错误的佛学见解来继续苟延残喘、挣扎图存,始终不肯回到正确的佛法当中。当然在学术界也有少许的清流存在,譬如台湾政治大学林镇国教授,就曾对日本驹泽大学的袴谷宪昭和松元史朗这两位教授,所掀起的批判佛教的这种论述、还有他的出版书籍提出他的看法和评论;他在〈批判的佛教〉中,就这么说道:这些批判的观点出来后,在美国并不是一面倒地大家都支持袴谷或松元,反而替传统佛教辩护的人才多,像是Peter N.Gregory或Sallie B. Kings,这几位研究佛性的学者就出来辩护,认为“如来藏不是佛教”的主张不能成立;林教授又说:至于松元的说法并没有什么稀奇,这种批评在台湾很多,但我认为凡是属于语言文献学进路的,通常他们默认的语言观点可能都不是佛教的语言观点,这是非常吊诡;谈到佛教的语言观点,最起码要回到 龙树的《回诤论》,我们研究佛教虽然说可以了解,可是等到我们实际上来操作时,可以说我们都不是从佛教的语言观点来理解佛教的本性。林教授已经点出了佛学学术界的一个盲点:研究佛学的学术界所持的观点只是佛学学术界的观点,并不是佛教正法中确实观点、本来观点,但是从实际的研究角度来看,研究佛学当然应该以佛法的观点来研究,不应该以偏离正确的佛法主轴及其他宗教既有的学术观点来研究,这样才能正确地研究佛法。

  另一方面,从真参实证的证悟者眼光来看,那些否定第八识的人是只有学术观点而无佛学观点,不是真正的佛学学术观点,有时甚至连一丝丝的佛学观点都没有;他们是对正法经典心存怀疑的,本质上其实不是真正的佛教徒。若要说什么才是真正的佛学观点,应该说是证悟者的教徒观点,才是真实的学术界的观点;而佛学学术界之所以会被称或是自称为佛学学术界,当然就已经是将自己摒除在是佛教徒以外的研究者了。然而教徒观点也不一定正确,因为教徒之中绝大多数是未悟本识、未断我见者,已断我见、证悟般若者自古以来就一直是极少数,从来都不是多数人,所以大部分的教徒观点,也不一定是正确;但从教徒观点来说,一定会认定真悟者的教徒观点才是正确的佛法,不可能去认定学术研究者所说的佛学理论是佛教的正确佛法;但是在学术界有一派只作学问、不作佛法真实修行的出家众,认为教徒观点是错误的、教徒观点所持的立场也是错误的,认定学术研究者的学术观点才是佛法的正确实证。佛教界在这些错会者错误的执著下历经了四、五十年的努力之后,现在的中国佛教界某些人反而认为学术观点的佛学才是正确的佛法,这使得中国传统佛教从原来的真参实修,在这种学术研究的势力影响下渐渐变成专门研究经论;而且专从错误文献记载或是未悟者所说的法义戏论中,虚妄想像地将他们推举为古今弘传佛法的代表者,并将他们拿来作为佛法演变的研究对象与内容。这样取材偏邪的文献学,研究出来的方法与内容怎么有可能研究出正确的佛法呢?完全违反中国传统的佛法理念、完全违背 佛陀特重实证的理念,这就是在正知见错误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接下来我们再来谈谈善知识,善知识在佛法中是非常重要的,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佛法是要透过观行、体验而亲证的,但因为我们都有隔阴之迷,不能接续了过去世曾经修学过的佛法,而我们现在离佛降生的年代又非常久远,无法亲承佛的教导,所以就必须透过再来菩萨,善知识的教导来接续佛道的修行,因此是否能值遇善知识,就显得非常重要。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就多处开示了善知识的重要性,在《瑜伽师地论》卷30中就开示说,修行时的圆满处所有五种,其中第五种处所就讲到善知识的重要地位;论中是这么说的:“又若处所有善知识之所摄受,及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居止;未开晓处能正开晓、已开晓处更令明净,甚深句义以慧通达,善巧方便殷勤开示,能令智见速得清净,是名第五处所圆满。”我们从这一段论文就能够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在修学佛法的历程当中所修学的处所,如果是有善知识在住持摄受,以及种种有智慧的同见同行修习者共同在修清净的梵行,依止在这一个有善知识的处所修学佛法,如果能够在这样的处所修学,对于法义尚未完全知晓的部分,善知识能够正确地为他们开晓经论中的真实内涵与修行次第;对于初学者,也能深入浅出地为他们来解说,使他们能够解除疑惑,而让跟随修学的学人,在修行的道路上面,没有太大的荆棘与阻碍,在法道上也能快速突破与跃进;如果修学的学人,对法义已经知晓的部分,善知识也能够让学人对已知的法义理解得更明了清净,让他对于甚深微妙的法句义理,可以更有智慧地深入通达法义的胜妙,善知识还会有很多的善巧方便,能不断不断地为修学者开示胜妙义理,所以能够让学人的智慧、见地不断地快速增长,并得以清净,这样子的话,就叫作第五处的处所圆满。所以有善知识在住持摄受的道场是很难值遇的,如果能够有因缘遇到,修学者必能够得到广大的利益,在《佛说法句经》〈亲近真善知识品〉第五,当中更明确地说:

  “善男子! 一切众生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亲近善知识,请问法要,必闻如斯甚深要句。”尔时宝明菩萨白佛言:“世尊!云何是善知识?”佛言:“ 善知识者,善解深法空相、无作、无生无灭,了达诸法从本已来究竟平等、无业无报、无因无果、性相如如、住于实际,于毕竟空中炽然建立,是名善知识。”(《法句经》卷1)

  经文的大意是:善男子!一切的众生想要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也就是说一切的众生要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话,那就应当要去亲近善知识,从善知识那边去请问种种的法要,必须要能够听闻如此修学佛道的甚深法要句义,那这样子才能够成就佛道。

  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课程只能讲到这边,期待下次再共续法缘。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8集 识阴是修道的关键(三)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副标题是“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今天的节目,我们要继续来探讨“识阴是修道的关键”。识阴为什么是修道的关键呢?可以从两个部分来说明:第一、识阴是能证佛菩提实相智慧的心,也是能断我见、我执而使二乘圣人取证解脱果的主要缘因及条件;佛法的修行必须依靠识阴这个法来完成,祂的关键是:识阴的组成中函盖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意识觉知心;一切的修行人,不论是佛门里面或在佛门之外,修行者成就了正确的见地、证得正确的智慧,或是成就了错误见解堕入邪见之中,这全部都是函盖意识觉知心的识阴才能够作的事,都是意识觉知心才能完成的。五阴中的其他四个部分:色、受、想、行这几个阴,都只是配合运作而已,都是配合识阴来完成修行这件事,所以识阴正是修行的主要关键。

  这个部分我们在上两集中已经作了简略的概说,其中有个非常重要的重点,就是想要求证解脱及佛菩提道的人必须要建立的正确知见——也就是说:能执取五阴还有五阴种子、并且与五阴同时同处在一起的识,这个识就是如来藏;这个知见观念非常重要。五阴是现象界,而如来藏是实相界;现象界与实相界同时存在,现象界的法依实相界而有,实相界虽然无形无相,但却是万法的根本,能出生三界世间无量无边的一切法;而如来藏独自安住的境界,也是三乘菩提修学者所要亲证的境界,这个境界我们称之为涅槃境界。我们可以依三乘菩提智慧亲证的不同,而将祂分为四种境界,但这四种境界却同样都是如来藏自住的境界;而这四种境界就是:无余涅槃、有余涅槃、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无住处涅槃。

  祂们最大的差异,除了般若智慧的不同外,就在于现象界的法:五阴、六入、十八界诸法是否断除了不再出生;如果断除了不再现行,就是二乘菩提阿罗汉圣者所证的无余涅槃境界,也是现象界诸法不再从实相界出生现行,仅存实相界如来藏独自存在的状态。而有余依涅槃境界,乃是慧解脱阿罗汉没有四禅八定的功夫,须待此生寿算终了,命终时才能入涅槃;或是俱解脱的阿罗汉,想要依止在佛座下继续听闻胜妙佛法,所以就必须继续在世间来生活,虽然断尽烦恼障,识阴不再造作种种的行就安住下来,安住下来以后,就知足而不再攀缘任何一法,知足以后不再乐于攀缘任何一法,这就是证得解脱了。解脱了以后,对于种种的世间,也就是五阴世间及山河大地器世间,都不再有所摄取,都没有任何执著,没有摄取、没有执著以后,自己觉知到已经实证解脱,但是还有余苦存在,所以就称为有余涅槃。

  接下来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就是指如来藏心体,祂从无始劫来本自存在,无生无灭而有祂的自体性存在;不触六尘境界,不会对六尘境界生起觉知,所以寂灭清净;因此涅槃是灭尽蕴处界而寂灭、清凉,但却是真实、常住,不是断灭空的,这是禅宗开悟所要证悟的目标,不是修行的法门。而二乘菩提的极果阿罗汉所证的无余涅槃境界,其实就是真悟菩萨所证的如来藏自住境界。无住处涅槃是佛所证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的境界。所以不论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无住处涅槃,都是如来藏自住境界,但这都是修行者所要亲证的境界,而修行者却是识阴自己,不是本识如来藏。识阴经由对自己的了知,证实自己的虚妄,愿意在舍寿时断除自我的现行,才能在舍寿前取证有余涅槃;在舍寿时真的不去投胎而把自己灭了,不受后有,只留下本识如来藏无形无色而离见闻觉知独住,不再示现于三界中,这才是取证无余涅槃。

  菩萨在明心时,识阴确实亲证如来藏的离见闻觉知、离思量而不作主,离我见与我执,离我所的贪爱,离生死而本来自在的实相境界。实证本识如来藏本来就一直住在这种境界中,菩萨们因此而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所以修道所证的境界,其实都是如来藏的自住境界。但是如来藏从来都不修行,也不证任何境界;修行的心是意识心,能够亲证如来藏所住境界的心也是识阴的意识心,所以说识阴是修道的关键。而识阴是被五阴所函盖,五阴是由色、受、想、行、识五个法所组成;这五个法各有不同的种子,也就是功能差别,不能混淆不清,而且都收藏在能摄受五阴,而与五阴同时同处存在的本识如来藏当中。

  如来藏所收藏五阴的功能种子,而这些种子永远不断、不坏、不腐、坚实不虚,只能经由熏习的方式而使一部分善的种子增加、而恶的种子相对减少,或是善的种子减少而恶的种子增加;但种子的总数是不变的,不会产生种子增加或减少的情形。譬如有一个人,往世熏习了贪、瞋的恶法,而在今世有因缘学佛,因于佛的圣教量而修行,并努力除性障、断烦恼,所以贪的种子渐渐变成不贪、瞋的种子渐渐变成不瞋,这种种子就是属于习所成种的部分;虽然种子的特性改变了,也就是贪、瞋变成不贪与不瞋,但种子的数量并没有增减的改变,只是染净、善恶的特性改变而已。只有经由出世间法的熏习,使我见、我执、我所执、习气种子等恶法种子消减,乃至灭尽而成佛道。

  另一类的本住种,本有的善法、无漏法的种子,永远不会被消减,但反而会增长。至于一切无记性的种子,是一切有情乃至成佛之后,都仍然应该保存的功德法,被称为无漏有为法,这也是永远都不会、也不可能被灭尽的。所以说五阴各自有各自的种子,不会互相混淆;也就是说,色阴有色阴的种子、识阴有识阴的种子,乃至受、想、行阴也同样有祂们各自的种子存在,都有各自不同的功能作用。但出生的次第却不同,就欲界、色界而说,先有色阴然后才有识阴,色阴与识阴和合运作之后受、想二阴才能出现的;而受、想二阴种子其实就是识阴六识心的心所有法。由于有色阴与识阴的出生、存在与运作,互相的配合运作之下才会有行阴的出生与存在;而行阴就是身、口、意的动转行为,但身、口、意的动转行为,虽然都是由意根来主控,所有的种子却都是执藏在如来藏当中,都是由如来藏流注出来的;如果没有在如来藏当中所执藏的行阴种子流注出来,那就没有了行阴,那一切的有情都将无法动转,洒扫应对、行来去止等等的事情就全部停顿没有作用。

  所以色阴、识阴及受、想、行阴等五阴的种子,都是执藏在本识如来藏当中,因此如来藏才会被称为阿赖耶识;阿赖耶的意思就是执藏的意思,具有能藏、所藏、我爱执藏的体性,因此祂会主动地收藏一切种子,假使种子流注的因缘已经成熟的话,就会主动地流注所收藏的一切种子。从更深入、更实际的方式来说,有情初入胎时,色阴只是一颗受精卵,还没有五根,要经由如来藏—也就是入胎识—流注出色阴的种子,并且从母体血液中摄取地、水、火、风等四大物质来制造五色根,才能有后来而成就人体的色身;所以有情众生的身体是如来藏所创造,不是由大梵天或上帝制造出来的。有了具足功能的五色根之后,再经由五色根摄取五尘,然后才有识、受、想、行等四阴出生,才能有意识来觉知诸法;也正因为如来藏与五阴同时同处在一起,所以才能摄受五阴令不败坏;才能流注五阴所需的一切种子,使五阴正常的运作;才能实现业种的因缘果报,使因果在五阴身上实现而不杂乱;作善业自然就得到善乐的果报,相反的造了恶业,恶苦果报就要自己去承受,不会使别人受报自己的善业种子,当然也不会使自己受报别人的恶业种子,这样才符合因果的道理。

  这些五阴种子既然是存在著,当然一定要有一个心体来执持收藏它们,否则就会散失不存在,也会使五阴种子无法和合在一起而共同运作了。所以如来藏一定是真实而且存在的,如果没有这个如来藏心体存在,就会出现非常多的过失与冲突。这个部分,有智慧的观众菩萨们在详细思惟之后,一定能够了知清楚;所以如来藏,当然是识阴之外的另一个识,是不被识阴所含摄,也不可能是识阴六识中的意识。所以如果有人说如来藏是由意识中的一部分细分出来的,或是创立一个意识细心、极细心来取代如来藏;那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天大笑话!提出这样论说的人一定是本末颠倒的愚痴人。所以这些正知见一定要建立正确,而这样的知见都是有经论上的教证可以作为依据。了解这样的道理以后,那识阴才能成为是修道的关键,否则都是唐捐其功,白白浪费时间。

  第二、识阴常常误认自己是常住的、是真实不灭的法,所以无法取证解脱果。识阴的体性本质就是了知与分别六尘诸法,这样的功能就是见分;而意根将这样的功能据为己有,而成为意根自己的所缘相分,因此会误导意根,不断去攀缘、执取三界世间所有的一切法,因而使意根变成处处作主、时时遍缘诸法的无量执著心。识阴中的意识,也最会施设种种不真实的理由,错误地来证实自己是常住不灭的心,这是千千万万想在解脱道取证解脱果的修行者,终究都无法到达目的地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我们就来针对这个部分来说明识阴是修道的关键。首先我们是否能对识阴的虚妄性如实来了知,这点在解脱道与佛菩提道修行上是至关重要的关键与事情,所以对识阴自己的体性、相、用能如实地了知的话,对于修行解脱道及大乘佛菩提道的人而言,就变得非常重要了。怎么样才是对识阴有如实的了知呢?除了对识阴的内涵确实了知之外,也应对识阴在五位中必定会暂断的事实要加以了知,并且应该从识阴的出生与运作时必须有的所依诸缘加以了知,再从教证上的熏习正知见,思惟之后再于现实境界中来作现观而心得决定,才能确认识阴的虚妄性;特别是意识的离念灵知心这个部分,然后再现观意识自己是依三缘和合才能出生的生灭法;那么我自己是常住不坏的这种恶见就能断除,初果人所断的三缚结,自然就随著灭除。

  那么在阿含圣教中是如何说识阴呢?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课程只能上到这里。期待下一次能再度地共续法缘。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79集 识阴是修道的关键(四)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副标题是“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在上集中,我们讲述了“识阴是修道的关键”以及阿含中是怎么样来定义识阴,我们继续来探讨看看。

  佛在《增壹阿含经》这么开示︰“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识阴。”(《增壹阿含经》卷28)这段经文非常明确地说明,眼识、耳识乃至意识等六个心,都是函盖在识阴当中,是识阴所摄。意根并不含摄在识阴中,因为意根是“根”,是意识或识阴六识出生时所需要依靠的条件。就如同在四阿含中所言:意、法为缘生意识—意、法为缘三和合触故生意识—的道理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意识的出生必须依止于意根与法尘为缘,意识方能从第八识如来藏当中来出生,必须依靠意根与法尘不断地运作来作为助缘,意识才能继续存在及运作;所以意识的出生及运作,必须有如来藏为因,不断地提供意识种子,还有意根及法尘作为所依缘,才能使意识不断地现行运作,所以意根是意识出生必要的条件。因此意根不能被识阴所含摄,不能包含在识阴当中,就是因为这样的道理,在四阿含中称祂为“意”,而不说祂为“识”。

  知道识阴的定义内涵后,那识阴是如何出生的呢?佛在《中阿含经》卷7这么开示︰若内耳、鼻、舌、身、意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识就是了别的意思;凡是出生以后的目的是为了了知六尘的心——就是被识阴所摄的心;因为识阴等六识是为了了别六尘诸法而出生的,如果我们的五根损坏了,当然不论是胜义根还是扶尘根,或是功能受到控制—譬如全身被麻醉了—就无法接触五尘的境界;没有五尘的境界,就没有依于五尘境界而有的内法尘存在,意根就无法假借五根来对五尘及法尘接触,那就是不被光明所照,意识就永远无法出生了。

  譬如内眼处——就是眼根的胜义根,也就是脑中掌管视觉的部分;当眼根的胜义根有所损坏的时候,就不会被外色尘的光明所照,就无法使本识在胜义根当中来变生出内色尘,意根与意识就都无法在这上面有意念出生,那眼识就不能出生。同样的道理,五胜义根若全部毁坏的时候,意根就无法假借五根来对五尘及法尘接触;就是内意处坏了,意根被障碍而对内法尘无法相触,意根的所缘境没有了,意识就永远无法出生,那就只能舍寿而进入正死位中。所以意识是有生有灭的,不是原本就自己存在;不能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所依缘才能出生、存在、运作,当然就是有生有灭的心,是因缘和合才有的虚妄心,不是常住不灭的真实心。那含摄意识及前五识的识阴,当然更是因缘假合所成之法,如果将识阴误认为是常住而真实的法,那就永远无法取证解脱果了。

  由以上阿含诸经的教证举例,广大的学佛人读过以后就能够来了知:阿含中对识阴的定义是六个识,而意识正是识阴所摄的缘生、无常法。这六识会被列入识阴中的共同原因是︰第一、都是以根、尘二法相触为缘,才能被出生的心;第二、都是会了别六尘中的某一尘,或是如意识会了别全部六尘;第三、必须五色根的胜义根不坏,内眼处乃至内意处不坏,才能触内六尘而出生六识;第四、是必须有意根的意念同时运作,才会有识阴六识的出生与存在。如经中 佛所说︰“五色根若毁坏了,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意根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在意识出现以前,识阴六识心还没有出生,仍然不存在,当然这个念一定是由意根心中生起的,不可能是由这个尚不存在的意识心中来生起。正因为五色根不坏,外法能从五色根入于如来藏心中,所以有了外法光明之后内六尘法的光明才会现起,所以意根才会生起想要了知外法的意念,然后意识才会从如来藏中生起,才会有前五识随同意识同时来生起,这是因为意根不能够执持意识种子,所以不是从意根中生起意识的。对于识阴的内涵,从这四个道理加以理解及思惟以后就会很清楚明白了。对识阴的特性有了清楚的认识以后,自然就不会再认取识阴为真实,那想要取证解脱或证悟实相就不再是空谈而已。

  接下来我们再从三苦的角度来了解识阴是虚妄不实的。众生在世间生存,一定接触六尘而领受六尘的境界,所以一旦识阴出生了,苦就会存在不灭;所以在六尘境界中一定会有苦、乐、忧、喜、舍等五种领受。忧、苦这两种觉受本身就是苦,属于三苦中的苦苦,所以领受苦觉、忧觉时就是识阴的苦,也是识阴的苦苦。那么领受喜、乐觉时又是如何呢?一般人都会认为领受喜、乐是快乐的,不知这两种觉也是无常法,不可能永远保持不变。我们就举个例子,诸位就能了解;譬如参加喜宴,开宴前肚子非常地饿,苦苦等候,终于开宴了,于是开始大快朵颐,刚开始的时候,觉受非常良好,吃著美食,喜、乐不断,之后随著进食的分量越来越多,肚子的饱足感就越来越强烈,最后肚子撑得再也吃不下了,刚刚吃饭前的喜、乐,到现在全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苦的觉受;所以喜、乐这两个法不是长久不变异的法,所以喜、乐是无常苦,也是行苦,这也是识阴三苦中的坏苦与行苦。而舍觉也都如同其他觉受一样,都不离三苦,因为都属于无常变易之法,都不离行阴。若是在世间生活过程中,都是由识阴来领受种种的苦受,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求不得,乃至五阴炽盛之苦等八苦都是由识阴所领受。

  三界九地任何的苦都是因为有识阴才会存在,除非它断灭了,否则识阴永远都会与一切法的苦性相应,所以 佛才会开示说︰“有受皆苦”。这个部分是从三苦、八苦的领受来现观识阴的无常变易,透过现量的观察与体验来灭除对于识阴我所的执著;对于识阴误认自己是常住而真实不灭的法这种邪见就会断除。

  接下来,我们再从识阴的集苦这个方向来了解识阴的相貌。识阴六识心的功能就是了别六尘;了别六尘的境界,就一定不可避免的会被六尘中的许多境界来吸引而产生执著。譬如对五阴所拥有的世间财产、名声、眷属等等产生我所的执著,这是最粗浅的识阴集苦法相;因为这些五欲六尘境界,都是与识阴相应而且深深执著的法,于是识阴就被这些物质境界所系缚。

  另外有一些人对这些身外的物质法较不执著,但却落于识阴所领受的感觉中,所以他们很重视气氛︰说话的气氛、饮食的气氛、与人相处的气氛、别人对他说话时的气氛;这些气氛都让他觉得很重要,这些全都是识阴领受的境界。假使气氛使他觉得不愉快,性情不好的人若受制于气氛时往往造下大恶业,杀人放火无所不造,都是受制于识阴所领受的境界,都是识阴的集苦的法相;因为他们的所思所想,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识阴的习性,不断在识阴相应的熏习上增长用心,于是他们识阴种子的力量不断被滋润而增长广大,于是识阴会一再地执著自己相应的外境我所而难以了断,更何况是要将识阴自己断灭呢?

  另有一类人因为不如理作意的思惟,或因为恶知识—也就是假名善知识—的误导,认定意识心是常住不灭的,对自己已经受制于识阴的这种情境却毫无警觉;对于意识心与前五识同时并行运作是五俱意识的内涵,还有对于入住二禅等至位中意识独住而不与前五识俱在的独头意识,这两者之间只是定力有无的差别而已,他们没有如实了知与了解。这都是不离识阴的境界,都是执著识阴六识而无所知。

  还有一类人是堕入识阴我所之中而不自知的。最先是执著识阴相应的境界相,常常爱乐于识阴相应的六尘境界,然后再反执识阴所有的功能性——也就是向内堕入了识阴相应的受阴、想阴、行阴之中,具足了识阴我所的贪爱。当他们具足识阴我所的贪爱时就无法断除我见与我执、无法断除念想,也无法远离时时自我作主而不灭失的识阴所行境界,于是连意根都被识阴所误导而生起自我执著,只好继续受生而不断实现生、老、病、死等苦。因此不断在作识阴集苦的事业,令识阴喜乐增长、日渐来广大,我见难断。

  还有一类人被六识的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觉、及能知之性,这些识的功能所系缚。譬如眼识对色尘贪爱染著,所以常常依于眼识而想要了知色尘相,被眼识能见之性的功能所系缚,乃至对于意识的能知之性有所执著,想要时时保持了了分明的境界相。不论是在六尘中或是在定境中,一直想要保持了了分明的警觉境界,那就是堕入识阴之中;都是在保持识阴或独头意识的功能与境界相,一定会被意识或识阴六识所系缚。换句话说,导致识阴去攀集众苦,就是对识阴与识阴所行境界不如实了知;识阴攀集众苦会对识阴不断增长坚固各种业行及不断地重复攀缘众苦,就是对识阴自身的功能性、以及对识阴所了别的六尘境界一直想要保持了了分明的了知,乃至无语言生起的状态,坚持这样的意识为常住法,都是属于识阴的集苦的法相。

  知道识阴的苦相及如何集苦之后,我们再来探讨看看如何灭除识阴的苦。因为众生不知道识阴是无常的,所以也不知道识阴所了别的境界相也是无常的;对识阴的内容不如实知,往往把识阴中的某些境界—特别是意识心的变相境界—当作已经不是识阴、不是意识境界了,当作是实相心。也有人错将六识心的自性—也就是见性、闻性,乃至知觉性—误认为是佛性。正由于不知识阴自己是无常的,误以为识阴自己移入某种情况下就可以成为常不灭的心;因此我见就断不了,一直想要保持离念时的意识,或六识常住而且功能不坏,所以我见与我执就无法断除,死后就不得不继续来受生在三界当中,导致不断地流转生死。那如何才能够逆转,不再生死呢?

  我们知道修道的关键是识阴。从另一个层面来看,生死的关键就在识阴,所以识阴六识的功能灭除了,识阴的功能不再出现于三界中了,就证得无余涅槃;而识阴功能灭除的境界其实就是识阴的灭除,因为识阴存在时一定会有识阴的功能伴随著出现;所以识阴苦的灭除,就是灭除识阴自己,不再有识阴六识出现于三界中,那么识阴的功能也就不再出现,那就没有苦。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课程只能上到这里,期待下次能再共续法缘。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