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80-83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80集 识阴的定义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接下来四集,我们继续来学习《阿含正义》第五章第五节——识阴是修道的关键相关内容;这集所要略谈的题目是“识阴的定义”。

  在三乘菩提修行过程中,如来藏是证悟、转依、开发的目标,意根是修除杂染不平等的目标,而意识则为能否成就这两种修行成果的关键。若我们误以识阴是常住且真实不灭的法,则一定无法取证解脱果,更无法成就大乘佛菩提道的修学;因此对识阴如实了知,并确认识阴的虚妄无常性,对修学解脱道及大乘菩提道的人而言,就变得很重要了。

  如何是对识阴的如实了知?除了对识阴的内涵确实了知以外,也应对识阴在五位中必定会暂断的事实要加以了知,并且对识阴的出生与运作时所依诸缘加以了知;再从正教上的闻知与信受,建立正知见,如实思惟后,再于现实境界中来作现观,才能确认识阴—特别是意识离念灵知心的状态—是虚妄性的。现观意识自己是依三缘和合才能出生的生灭法,对于“我自己”是常住不坏法的恶见就能断除了,初果人所断的三缚结自然随著灭除。

  在阿含圣教中是如何说识阴呢?《增壹阿含经》卷28言:“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识阴。”这是说:眼识、耳识乃至意识等六个心,都是识阴所摄。意根并不摄在识阴中,因为意根是根,是意识或识阴六识出生所依的依根;所以意根是意识出生及运作的必要条件,是由意根与法尘为缘,意识方能从名色所缘的第八识中出生,而且必须靠意根共同运作而为助缘,意识才能继续存在及运作。

  《杂阿含经》卷2说道:名色因、名色缘,是故名为识阴。所以者何?若所有识,彼一切名、色缘故。

  这里明确定义,识阴等六识都是名色所缘,依眼根与色尘而生的识,是出生后专门了别色尘的心,就依眼根而称为眼识;依意根与法尘而生的识,专门了别法尘,也能了别其余五尘,依所缘的意根就被称为意识。离念灵知也是必须有正常的根与尘才能出生、才能成就,也正是意识心的作用。确实了知这个道理,就不会坚决主张意识是常住不灭的法,而且知道意识是相对待的法。意识既是因缘所生法,不是原本就自己存在,不是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所依缘才能存在,当然是生灭心,所以把意识视为真心,正是落在我见之中。

  《杂阿含经》卷5言:云何见识即是我?谓六识身:眼识,耳、鼻、舌、身、意识身。于此六识身一一见是我,是名识即是我。

  这是说:什么是我见,也就是把识阴中一一识,认为是能主宰一切法,是常法,就是依识阴而起的我见。识阴是说六识身,是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对于这六识的功能性与真实性有所执著,把每一识都错认是真实我,就是“识即是我”的我见。因此有众生可现见色身是会毁坏朽烂,不可常住,为别于无常会坏的色身我,会把识阴六识当作是真实而常住不坏的自内我;或恐怕落入断灭境界中,不希望自己灭失而不再存在了,所以把识阴当作是常住不会毁坏的精神体。

  如此坚持识阴六识心可以去到未来世的,也就是认为识阴六识是从前世入胎而来的。那如果识阴是常,是真实我,有智慧的您应该要想到一个问题:此世意识既是常,就是前世意识往生过来的同一个意识,应该会像今天的意识,可以记得昨天的事情,那为什么却记不得前世的种种事情呢?由此可知:识阴六识心是依世世不同的五色根为缘而出生的,所以世世的识阴六识心都是不同的。

  另外若主张离念灵知是真心,主张识阴六识心离开了语言妄想就是真心,那么这个真心应该是不生灭的,祂一定是从往世来到这一世的真心;那么也一定是业果种子的执藏者,一切人修行到心中都无一念语言文字生起时,应该可以接触到心中收藏的一切业种啊,就可以了知往世一切事行与过程啊;那么必然就会如同这一世的觉知心,今晚眠熟之后,明天醒来仍会记得昨天、前天,乃至幼儿时的种种事情。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在没有证得深厚禅定时,就必须靠宿命通,才能了知往事的极小部分事情;或者没有宿命通时,要得进入禅定中,才能稍微了知往世的某些事情,但那都是有经过甚深禅定的修学,才有可能达到。

  可见识阴六识自身及祂所拥有的觉知心,不是从前世转生过来的,而是在人间拥有世世互异的五色根为缘才能出生的。前世意识所依的五色根不曾来到这一世,当然这一世的意识绝对不是从前世入胎来到此世的,是故意识不是从前世转生过来的。所以识阴正是修行的关键,离开识阴-特别是意识觉知心-根本就不可能有所修行。我见、我执的断或不断,关键也是意识,但是修行之后,却不是要把意识觉知心常住而保留,在无余涅槃境界中继续存在;反而是要把觉知心、作主心的这一个自己给灭掉,因为意识觉知心永远是导致众生三界不断轮转的主因。

  但是意识心同时有串习正法的能力,有智慧能作正确的思惟,有自证分及证自证分,能证实自己的虚妄,也有能力保有出世间的智慧。遇到正确的正法时,也有智慧能认知涅槃的正理,也能有智慧确认自己的虚妄,而愿意灭除自己,使未来不再有自己继续流转生死,由此而灭除了生死众苦,不再轮回。若能接受这一个观念,您对于解脱道的实修,一定会有成绩,此世必定证果;假使不能接受这个正确的观念,却仍然不愿脱离佛法,那么劝您只担任佛教外护的工作就好了,此世单修人天善法就够了。因为若不能接受正确的道理,不接受解脱的真相,而想要修证阿含道,将来一定会唐捐其功而痛苦不堪的;最可怕的是可能会因此而毁谤正法,造下谤法的大恶业,未来无量世中受苦无量。聪明而想实证解脱的您,绝对会一一比对阿含经教,然后详细思惟与现观,从深心中接受这个事实与真理;然后灭掉我见、三缚结,发起见地而取证初果,以解脱智而自娱乐。

  但是,现成有学人主张意识是不灭的,说意识能转变为第七识,能转变为第八识,能转变为第九意识,或者是能转变为佛性。如台湾花莲某法师她说:其实生是死的开头,死是生的起点,对佛家来说,躯体虽然终归败坏,意识(灵魂)却是不灭的,我们实在不必害怕死亡。(《生死皆自在》慈济人文出版社,页111。)

  然而经典都说“意识五位会断的”,这是圣言量所言;而且当中如睡眠无梦时、打下麻药时,都是现可验证的啊!

  觉知心现行时,必定是意识种子流注不断,才能使意识功能维持;当意识种子的流注已经中断时,意识随即断灭而不存在,同时就没有能够觉知自己、觉知诸法的人了。所以五位会断-就是指眠熟位、闷绝位、正死位、无想定及灭尽定中-都没有意识的存在,都无觉无知。这已证明意识的种子中断时,意识必定中断而不能存在,因此不能说意识存在时,又五阴各有自己的种子流注,不是意识或识阴种子流注中断时,就可以称为不生不死的境界。

  譬如眠熟位时,意识虽然中断了,但是还有色阴的种子依旧流注相续,仍然不曾中断,必须直到舍寿时才会中断,依旧不是不生不死的涅槃。又如修行禅定到灭尽定时,这个定必须灭了六识才能进入,如果只有六个识,没有第七识、没有第八识,这个时候就应该舍报了,因为入了灭尽定息脉皆断,既然六识已灭,那应该死了;然而事实不是,第二天、第三天或第五天又出定了。所以可以证明前六识是会断灭的,而是在这些五位时,是另有其他的识是可以住持身体,而其他的那一些识是不能称为意识。

  又如这位法师她又说:人要勇于改变习气,何谓“习气”?医学上分析人的意识,只说到第六意识;佛法则解说到第九意识。外境之相放在心里,不断思想,经过第六意识之“想识”与第七意识之“思识”后,就成为染著的第八意识。佛法中的第八意识又名“业识”,业识不断熏习而成习气;累世积累的习气,使得人心呈现善恶杂揉。“佛教有所谓的‘善恶无记’,善恶是不定的,可随后天影响而改变;亦即,习气是可改变的,修行是在修这个习气。将受到污染的第八意识予以净化,回归第九意识,这第九意识就是清净的本性,也就是佛性。”(《慈济》月刊448期,【静思小语】,页131~132。)

  听完她的这一段开示,您会不会发现,与阿含圣教的圣言量是完全不同的。阿含圣教明言:意、法因缘生的有生之法是意识,祂既是识蕴所摄的虚妄法,是根、尘相触而生的生灭法;既是根、尘、触三法和合而生的法,是所生的法就不具常住不变的自性,相对而生的法不会变为绝待法。如同粪秽,或多或变极少,绝对不可能成为清香洁净之物。

  《长阿含经》卷7有个譬喻可拿来引用:“久远之时,有一个国土闹饥荒,有一个喜欢养猪的人,到一个空村看见有干大便,就念想:‘这干粪非常丰厚,我家的大小猪都饥饿了,应当取草裹著干粪带回去喂它们。’而把这个草裹著粪戴在头上带回去,于是就找了草,裹著干粪而顶在头上走回去了。路途中遇到下大雨,粪汁潮湿流下,一直从头上流到脚跟,众人看了就说:‘哎呀!你这个愚痴人啊!这个粪便那么臭,纵然是天晴的时候,都不应该把它戴在头上,而且现在更是下大雨,你怎么把它顶在头上呢?’这个养猪人反而回骂:‘你们才是白痴呢!不知我家的猪啊,它们都饿了。你若知道它们饿了,就不会说我是白痴。’”

  这个譬喻就如这位花莲的法师,妄言把第六意识的“想识”与第七意识的“思识”变成第八意识,然后又把这个染污的第八意识回归成第九意识,而说这个第九意识就是清净的本性,也就是佛性。这样执著意识是会转成清净的根本识,就如同养猪人以粪顶在头上,永远不离臭秽之气。因为意识再怎么修行,不会变为第七意识、第八意识、第九意识,乃至佛性;因此意识再怎么细分,再怎么修行清净,不离其因缘所生、五位会断的本质。意识既是所生法,一定不能出生万法,当然也不可能出生任何一个识,所以说祂不是实相法;既不是实相法,又不是出生七、八识的法,那么怎么能够转变为第七意识、第八意识?她这样对大家说,意识会转为第八意识、第九意识,那都是虚妄想,知见是严重的错误。

  正知见当中,佛陀以及诸大德的圣言量,都说意识是以第七识意根,以及第八识所流注出的法尘,以及意识种子作为根本因及凭借才能出生;所以意识存在的时候,必须要有意根与法尘作为俱有依的藉缘,才能从第八识中流注出意识种子来,才会有意识的存在。因此所生的法,怎么能转变为能生的法呢?如同母与子的关系,孩子再怎么长大,也不能与生母作身分的转变、对调。说到这里,您可以自己先观察清楚,确定意识觉知心与处处作主、处处作决定的意根,都是不可能出生五阴的,意识是从第八识出生的。当您经由实地观察而确定了这个前提,当然不能把意识说成能够细分出第七意识,细分出第八意识的心。

  圣教中已经很清楚地说明:入胎识如来藏出生了名、色,“名”中的识阴,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已经明说意识是识阴所含摄,而识阴是名所含摄的,名则是被第八识入胎识所出生的,那当然就不能够说第八识入胎识是从意识细分出来的。也因此当我们修学解脱道的时候,对意识是否能够正确了知,首先已经要能够确定意识是意、法为缘生,确定意识是五位会断,确定意识祂所了别的都是属于如来藏所对现出来的内相分境等等;那么你就不会再执著意识是常住不变的法,你就不会再被意识虚妄分别的种种法相所系缚。

  今天就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81集 识阴的出生与识阴的苦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这集所要略谈的题目是〈识阴的出生与识阴的苦〉。

  《中阿含经》卷7言:若内耳、鼻、舌、身、意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

  这意思是说,自身内的耳的浮尘根、胜义根如果损坏,外部的法不来到它的领域,以及没有对应的注意,就没有对应的识出现。因此,识阴一一识的出生基本条件是眼、耳、鼻、舌、身、意处没有坏,是正常的,外法处现前,生六识的作意现起,则六识得生;而意识是从阿赖耶识种子现行所生,依于意根为等无间缘,缘一切共不共法为境界,以了别为性,所以识就是了别的意思;凡是出生以后的目的是为了别六尘的心,就是识阴所摄的心,因为识阴等六识是为了分别六尘诸法而出生的。若是胜义根已经毁坏,就无法接触外尘境,就不会被外法光明所照;譬如内耳处(也就是耳根的胜义根)以现在的话说,就是脑中掌管听觉的部分,它毁坏时,就不会被外声尘的光明所照,就无法使本识在胜义根中变现出内声尘的相分来,意根与意识都无法在这上面有意念出生,那耳识就不会出生。同样的道理,五胜义根如果全部毁坏了,意根就无法假借五根来对五尘及法尘接触,也就是内意处毁坏,那意识就永远无法出生,只能进入正死位中。

  又如《中阿含经》卷54说:世尊叹曰:“善哉!善哉!诸比丘!汝等知我如是说法。所以者何?我亦如是说:‘识因缘故起。’我说:‘识因缘故起,识有缘则生,无缘则灭。’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犹若如火,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木生火,说木火也;缘草粪聚火,说草粪聚火;如是,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缘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

  这段经文,佛陀开示:从眼识到意识六识,都是根与尘相触的因缘才能出生,都是因缘所生法。因为是声闻菩提能否断我见极重要的知见,所以 佛陀是重复强调说【我亦如是说:“识因缘故起。”我说:“识有缘则生,无缘则灭。”】只要生起的缘不具足,识阴所摄的六识就都无法生起了,从眼识到意识都如此,所以不可主张意识是不生灭的心。

  我们再看,南传《相应部93经》这样翻译的:缘意与法后而生起意识,意是无常的、变易、变异;法是无常的、变易、变异,这样,这一对是动的、摇摆的、无常的、变易、变异;意识是无常的、变易、变异,那生起意识的所有因、所有缘,也是无常的、变易、变异。而,比丘们!缘于无常缘而生起的意识,哪里有常的呢?

  相对于中国佛教《杂阿含经》卷9的翻译:佛告比丘:“眼因缘色,眼识生。所以者何?若眼识生,一切眼、色因缘故。耳声因缘、鼻香因缘、舌味因缘、意法因缘意识生,所以者何?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是名比丘!眼识因缘生,乃至意识因缘生。”

  经过两经的一致内容可以知道,识阴等六识都是属于根尘二法为缘而出生的生灭法,不是本来就自在的常住心,这是圣言的定量不可改变的,意识心既是识阴所摄,当然不能外于识阴由二法为缘而出生的圣教。

  阿含藏、巴利藏共通一致的定说“依于意与法而生意识”,所以 佛陀为免后世有人特地发明意识的细心、极细心,说是不属于意根与法尘为缘而出生的心,所以特地强调说“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已经特别强调──重要的话总是要反复说;所以所有的意识—不论是粗心、细心、极细心、超细心—只要是意识,一定是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出生的有生之法,有生必有灭,一定是生灭法,当然不应该建立为常住而不生灭的实相心。但是始从古时的佛护、月称、寂天、阿底峡,乃至宗喀巴、达赖等 人,却都不许意根以及如来藏是真实存在的,说那都是后期施设的,因此都主张意识心是常住的,那就等于是在否定 佛陀的圣教。

  另外,一位在新竹出家的法师,认同意识是常住不灭的,认为第八识如来藏只是一种思想的演变,只是施设的,是属于本体论的学说。但是经典中,佛陀又有教示,有一个从来不生而且永远不灭的常住如来藏是万法的本体,这个第八识本体是可知而可证的。她为了否定第八识如来藏,而造成因果律、涅槃等佛法的漏洞,于是就创造了“业果报系统”的说法,其实那个本质还是回归到她所不认同的本体论啊!她所建立的业果报系统,却是不可知也不可证的法,就是臆想之说,绝对不是如法说。而如来藏是有缘有智的人都可以亲证的心,是真实法,祂出生了蕴处界等万法,亲证者都可以现前体验祂、操作祂,也可以现前证验祂确实收藏了各人一切的善恶业种,以及无记性等非关善恶如种种的技艺等熏习的种子;佛的圣教所教导的第八识真如法性,是可知可证,也可以现前验证,祂是确实永远保持真如法性而不改易其性,能由这个心性而入无余涅槃,乃至成就佛道。由这个缘故,证悟如来藏者能真实了知般若诸经的意旨,也能渐渐深入进修唯识种智中的胜妙不可思议的无上佛法,心中极为踏实的了知,自己真的进入大乘佛法了,所以真正的佛法是可知也可亲证的,除非还没有悟入真正的佛法,还在外门修学。所以学佛的您,是应该信受可知可证的法,还是信受不可知的臆想之法呢?相信您一定能有智慧来抉择。

  这位女众否定了 佛说可知也可证的业果报系统如来藏,排除真实法如来藏以后,再来建立一个不可知也不可证、法界中实无的业果报系统,言不及义的戏论有何意义呢?假使她主张的不是戏论,假使她教导人们也跟著她亲证了业果报系统,也能证明确实是因果律的实行者,也能证明确实是万法的根源,也能证明是中道性、实相性、涅槃性、真如性、本来性、圆成实性等等,跟 佛所说的完全相符,那她所亲证的业果报系统,就是本识如来藏啊!不可能有别的法。那她又何必坚持佛经中所说的如来藏是外道神我?又何必坚决的认定识共有六个,不许有第七末那识、第八如来藏识?因为法界中,只有第八识如来藏才是业果报系统,以外没有任何一法可以持种,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取代祂的业行果报功能,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像祂一样具足中道性、实相性、真如性、涅槃性、本来性、圆成实性,那又何必否定 佛开示第八识心体,另行建立一个全新的、想象中的业果报系统?这种说法绝对没有这个必要。否定 佛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自己新创造发明业果报系统,本质是高慢、是与 佛诤的谤佛业行!

  佛法是 佛亲证成就而开示的教理,也不是 佛创造的,是无始以来都不曾有所演变的,将来也不会有演变,是法界中的真实相。佛早就开示过,佛法不是由祂发明的,祂只是发现法界中的这个事实,把这个事实告诉我们,让我们也可以跟著亲证,所以佛法是不可创造的,永远不会演变的。能创造的只是虚妄想的表相佛法,能演变的也只是未悟菩提的凡夫们所演变的表相佛法,法界中业果报系统是唯一的、不可取代的、不能否定的、不可演变的,一切证悟菩萨都是这样认知,都是这样亲证。因此除非是亲证如来藏,否则永远不可能实地认知到业果报系统的存在与功能,更何况是一切种智的亲证,因为一切种智的亲证,必须先找到真正的业果报系统如来藏以后,才有可能进一步深入体验祂的心中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具足证验如来藏心中含藏的一切种子时,就成为一切种智的成就者,就是究竟佛果的亲证者。分证如来藏识所含藏的一切种子而不圆满具足的人,就是诸地菩萨,所以他们都有道种智(道种智就是一切种智的亲证还没有圆满)。

  既然一切种子都含藏在如来藏心中,外于如来藏是不可能证得一切种子智慧的。由圣教开示可以了知一个事实,意识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意识既然是生灭法,就不可能执持一切善恶业的种子,也不可能执持有情在三界熏习的无记性种子,所以意识不可能是持种心。经过 佛陀的开示后,相信您都已经了知,阿含道中对识阴的定义是六个识,而意识正是识阴所摄的缘生无常法。由以上阿含道诸经中的教证举例,与错误知见的对照,一方面建立正知见,断初果三缚结中的我见,同时也断疑见,是法、非法能有清晰的对比,则您的法眼就有智慧光明的开启,不会被表相名师所笼罩。

  总结这六识被列为六识阴中,有四个共通性:一、他们都是由根、尘二法为缘而出生的心。二、他们都是了别六尘当中的某一尘,而意识能够了别六尘的全部。三、必须是五色根的胜义根(也就是内眼处乃至内意处)不坏,才能触六尘而出生六识。四、是必须有意根的意念同时运作,才有识阴六识的出生与存在,譬如经中说“五色根若毁坏,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意根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从这四个道理加以理解及思惟以后,就很清楚明白了。对识阴的特性有了清楚的认识,就有能力检查错悟者所堕的境界,以后不会再追迷于以离念灵知心或以意识心为真实心,也不会错以意识的自性、直觉作为亲证真如佛性的境界,自然就不会再堕入大妄语业中。

  一旦识阴出生了,苦就会存在不灭,识阴为何有苦呢?当识阴存在时,一定会接触六尘而领受六尘境界,在入尘境界中,一定会有苦、乐、忧、喜、舍等五种领受。领受苦觉、忧觉时,即是识阴的苦,这也是识阴的苦苦;领受乐觉、喜觉时,又因为这两种觉也是无常的,不可久保,所以仍会有无常苦及行苦,这也是识阴的苦。假使这两种乐觉只能长久领受,而不会消失或变动,那也会成为苦受,因为它会剥夺了其他受的领纳。若是领受舍觉时,也不必然就是乐,譬如舍觉如果永不变易,也会成为苦,因为已经失去了其他的觉受,而成为种子不具足的缘故,人生中必须拥有其余功能性也会灭失的缘故,而且舍觉也不是能够永远保持不变的,所以也是有著无常苦。而舍觉与乐觉也都是如同其他三觉一样,都不离行苦,因为都是属于无常变易法,都不离行阴。若是在世间生活过程中,种种苦受也是由识阴来领受的,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等苦受,也都是识阴所不能免除的,当然都是识阴的苦,所以 佛说“有受皆苦”。然而,受阴、想阴、行阴的无常之苦,其实都是由识阴辗转出生的。

  关于识阴所有种种细相、极细相的苦,要深入现观与思惟,经由识阴的了解,以及对识阴不离一切苦的深入现观与思惟,才能断除对于外境、对于识阴的喜乐,我见及直觉是常住不坏的我所见才能跟著灭除。若不亲自深入现观思惟,只是阅读,绝对不可能灭除对识阴自身的执著,也不可能灭除对于识阴我所的执著,所以这个部分就不细说,留给有智慧的您自己去实修,这集就略谈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82集 识阴的苦集与苦灭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这集所要略谈的题目是〈识阴的苦集与苦灭〉。

  《杂阿含经》卷3:【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和合生触,缘触生受,缘受生爱,如是乃至纯大苦聚生。】这段经文说明了缘于意根及法尘为缘而出生了意识,意根、法尘、意识和合,就有了对六尘的触,因此就有苦乐舍等觉受;缘于苦乐舍等觉受,就产生了对六尘的贪爱。如是次第辗转出生取、有、生,乃至达到最后,纯粹的大苦聚合的五阴就出生了。

  识阴的苦集状态我们分述如下:由于识阴六识心都必须以五色根为缘,才能在人间出生、存在以及运作,那么识阴六识就一定不可避免的会与人间的种种六尘接触,一定会被六尘中的许多境界吸引而产生执著;譬如对六尘的执著与贪爱,财产、名声、眷属等产生执著,堕入了我所的执著中。为何说这是识阴的苦集呢?因为这些都是识阴相应的法相,是识阴所认知而且深深执著的,所以才会有许多世间的人,现见他为了名声、财产、眷属而受到影响,乃至不计后果的起瞋杀人等,造种种的恶业,最后被这些业种系缚,痛苦不堪,乃至轮转不停,这就是最粗浅的识阴苦集。有些人品格较好,对于身外之物不执著,却往往落于识阴所领受的感觉中,所以会很重视气氛-住家、睡眠、饮食的气氛,独处的气氛,说话、与人相处的气氛,插花的神韵与气氛等等-对于这些种种的气氛都觉得很重要,这就是很重视生活质量的人,但其实都被识阴领受的情境所系缚。品格不好的人呢,如果受制于氛围时,那么被人家瞪一眼,或者觉得人家的眼光是轻视的,人家的口气是瞧不起的,就往往会挥拳亮刀,而且都把过错丢给对方,不肯承认是自己的过失。

  以上不论是有气质或没有人文素养的人,都一样是受制于识阴所领受的情境,因为他们的所思所想,都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他们对自我识阴习性的养成,不断的在识阴相应的熏习上面用心,于是识阴种子不断的被滋润而增长,于是识阴就会一再执著自己相应的外境我所,难以了断,那更何况能够了断识阴自己呢?他们心中的一切思想都是识阴的苦集不断的增长。而修行人中,常见外道及佛门中的外道,想要断我见,想要求证解脱果,或者因为自己没有正知见如理作意思惟,或者是因为恶知识假名善知识的误导,认定意识是常住的,但是对于自己已经受制于识阴的情境,却毫无警觉。这样的状况、这样的修行人很多,或者误认自己只是坚持意识常住不坏,没有落入前五识中,但认为意识就是触知五尘的心,因此会主张于五尘中了了分明的心,就是常住心。但这是五俱意识,意识心是与前五识同时并行运作的,是识阴六识具足的,这是已经执著了识阴的六个识,已不单纯执著意识了。或又有主张离念灵知心是究竟的,告诉他,离五尘的离念灵知心也是意识心,这时他们往往会反对这种说法。但是这两种人都不离识阴的境界,只是定力的有无差别而已。

  当他们依照师长的教导而认知,或证得这二种心境时,就产生坚执,不许别人评论他们所证的境界,也不许别人评论他们的师长;或者他们的师长为了眷属的系爱,强调一师一道,不准他的弟子到外面学,这样相对的情执继续扩大,而共同来抨击真正告知正向菩提道的善知识正言量。这都是因为他们落入六识的境界中,我见未断而导致心中生起见取见,对于如理作意的说法,绝对不服,不论所说的正确与否,一定要反对到底而落入见取见中;继续认定意识觉知心是常住法,绝不改变,识阴种子继续不断的被他们增长的结果,后世想要断除识阴我见,就变成不可能了。这种现象在佛门中及常见外道法中处处可见,绝对不是特例、仅有,这些人都是继续住于识阴的苦集境界的人。堕识阴我所中的人更多,堕于识阴所有的境界中,将识阴的情境加以执取而不肯放舍;最先是执著识阴相应的境界相,常常爱乐于识阴相应的六尘境界,然后再反执识阴所有的功能性,就向内坠六识阴的相应受阴、想阴,如了知六尘的了知性,对六尘及自我认知的贪爱中,如此具足了我所的贪爱。当具足了我所的贪爱时,就无法除掉我见与我执,无法除掉念想,也无法远离时时自我作主而不灭失的识阴所行境界。于是,连意根都被识阴所误导而生起自我执著了,只好继续受生,而不断实现生老病死等苦的轮回。

  以上略说识阴的苦集。究其原因,都是对于识阴自己的认知错误,或者是被恶知识作了错误的教导,在唯识学中称之为邪教导。因此不断地在作识阴苦集的事业,令识阴喜乐增长、日渐广大,于是我见难断。《杂阿含经》卷9:佛告长者:“若有比丘眼识于色,爱念染著;以爱念染著故,常依于识;为彼缚故,若彼取故,不得见法般涅槃。耳、鼻、舌、身、意识法,亦复如是。”

  以上经文的意思是说,假使眼识对色尘爱念染著,所以常常依于眼识而欲了知色尘相,就被眼识能见之性的功能所系缚,就无法亲见真实法,不能亲证涅槃。耳识乃至意识也是一样,若对法尘有所执著,若对意识的了知性有所执著,想要时时保持了了分明的境界相,不论是在六尘中或是只在定境中,一直想要保持了了分明的境界,那都是坠堕于六识阴中,是在保持识阴或独头意识的功能与境界相,一定会被意识或识阴六识所系缚,一定无法亲见法性,不可能取证涅槃。换句话说,对识阴所行的境界不如实了知,一定会导致识阴的苦集;识阴的苦集,会导致识阴继续增长坚固各种的业行,不断的来重复,不断的来造业,就是对识阴自身的功能性以及对识阴所识知的内涵(六尘境界)一直想要保持了了分明的了知,而无语言文字的生起,坚执如是意识为常住法,都是属于识阴的苦集。

  接著来谈识阴的苦灭。在灭除识阴之前,当然要先对识阴有所了知,而且必须是深入而正确的了知,才能自我证明识阴的虚妄,特别是证明意识的虚妄;有了正确的了知而确信不疑了,才能断我见,才能灭除识阴的苦。《杂阿含经》卷2言:【若缘受、想、行、识生喜乐,是名识味;受、想、行、识,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识患;于受、想、行、识,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识离。】四圣谛是现观的四个次第,正知味、患、离,则是观行时正观苦灭的过程体现。佛陀开示,对五阴贪爱喜乐,就是味;五阴无常、变易,令人时时处在苦恼之中,就是患;如果能够调伏对五阴的贪爱,并进一步断除对五阴的贪爱,超越对五阴的爱染,这就是离。识阴是无常的,所以识阴所认识的境界相也是无常的,都是不可常保的无常法。正由于不知识阴自己是无常的,误以为识阴自己移入某个状况下,就可以成为常而不灭的心,那我见就断不了;想要保持离念时的意识或六识的常住,而且功能不坏,因为这样子,我见、我执都不能断除,死后不得不继续受生在三界中,导致不断的流转生死。

  所以真正想要修学解脱道的您,应从教证及理证上认知识阴的内容与无常。也因为识阴的存在的自身其实就是行苦,却误认为存在之时是离行苦的,误以为存在之时是没有生灭的,所以坚持识阴或意识是常住不灭心,这种常见性质的邪见,也会成为识阴或意识的苦集。在《杂阿含经》卷9,阿难问纯陀:“是有意根和法尘两个条件,才会出生意识吗?”纯陀尊者回答:“就像您所说的这样。”于是阿难又问:“如果意根缘于法尘,出生了意识,那个因、那个缘,是常呢,还是无常?”纯陀回答:“无常。”阿难又问:“如果由因、如果由缘出生了意识,那因、那缘无常变易时,意识还能安住著吗?”纯陀回答:“不能安住。”由纯陀与阿难之间的对话,您可以知道,意识心是意根缘于法尘而出生的,也因此,这是志向三乘菩提一切学人所应该具备的基本知见。意识是有生的虚妄法,所以后来一定会有坏灭的时候;既是生灭法,当然不可说是常住法。因缘是会坏散,意思说意根与法尘都是会散坏的法,当意根与法尘两者都散坏了,或是其中一个散坏而不具足了,意识就无法生起了。这个意思是说,意根与法尘也是会散坏的,意识所依的因缘是意根与法尘,而意根与法尘在入涅槃时,都必须除灭,那时意识当然更不可能继续存在,所以意识心常住于无余涅槃中的想法,是绝对错误而不切实际的。

  只有对二乘菩提无知的人,才会主张意识心不动时就是无余涅槃,所以意识心当然是会坏的虚妄心,乃至确定夜夜都会暂时断灭而不了知六尘,何况能入无余涅槃中安住?正确而现前观察到这些教证与理证,就不会再对识阴有所爱集,我见断了,从此进修以后,我执也就会跟著渐渐的减轻,乃至一世精进修断我执以后,舍寿也能入无余涅槃,三界之中再也找不到祂了,一切三界中的苦就不存在了。但是只要对意识或识阴的自我执著仍在,就无法避免继续出现来世的识阴相应的种种苦,所以意识或识阴消灭不存在,也就是识阴的苦灭。《杂阿含经》卷3言:【云何识受阴?谓六识身。何等为六?谓眼识身,乃至意识身,是名识受阴。复次,彼识受阴,是无常、苦、变易之法。乃至灭尽、涅槃。】所以识阴六识的功能灭失了,识阴的功能不再出现于三界中,就证得了无余涅槃。而识阴功能灭除的境界,其实就是识阴灭除,因为识阴存在时,一定有识阴的功能伴随著出现,所以识阴的苦灭除,就是灭除识阴自己,不再有识阴六识出现于三界中,那么识阴的功能也就不再出现了,那就没有苦了。

  至于识阴的功能,其实就是六识的功能性,也就是眼识的能见之性、耳识的能闻之性,乃至身识的能觉之性,正是自性见外道最执著的识阴六识的自性。又如《杂阿含经》卷3言:【缘意及法,意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爱灭,乃至纯大苦聚灭。】这意思已经很清楚表明了正理,只要把意根、法尘、意识都灭了,就不会有六尘的触,所以种种的法就会跟著灭尽,不再有自我的存在了,当然就离开生死轮回苦了。所以灭除识阴就是灭除识阴的苦,识阴炽盛之苦就跟著灭失,这就是识阴之苦灭除境界。识阴把自己灭除,就是灭除识阴之苦的境界,忍受不了意识虚妄性的这种说法的人,或是忍受不了他的师长的错误说法被推翻的人,就会起瞋心,加以攻击、加以抵制,邪见因此在他心中继续增长广大,识阴也就会增长广大,成为识阴炽盛之苦。如果能够平心静气的在法义上加以思惟,不落入人我见、名师情结,跳脱眷属欲、名闻利养的系缚,进一步对种种识阴,以及六识心去现观,能够证实识阴以及祂的自性都是虚妄的、生灭的,这样子以后才有可能灭除识阴炽盛的苦,以后才有可能入于解脱道,乃至证得阿罗汉果。

  这集就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083集 识阴苦灭之道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这集所要略谈的题目是〈识阴苦灭之道〉。

  如上集所说,识阴之苦的灭除就是灭除识阴的存在,若不肯灭除识阴的存在,绝对无法获得二乘圣果的亲证智慧境界,特别是亲证二乘极果——阿罗汉的解脱境界。但是如何是确实了知真的识阴内涵呢?难道前面所说的还不够吗?要回答您,确实是不够的!《中阿含经》卷7言:【云何知识如真?谓有六识,眼识、耳、鼻、舌、身、意识,是谓知识如真。】这意思是说,对于识阴如实的了知,是必须了知识阴详细的内容,如前所举经文,识阴不但是指六识心而已,还包括六识身在内,举凡识阴六识的功能差别,都要一一了知,然后观察这六识中某一识的自性,与其他五识的自性有何差别;一一了知以后,才算是知道识阴六识身意涵的人,才算是“知识如真”的人。

  当前许多修行人无法证得初果的最大原因,就是对识阴的内容不如实知,往往把识阴中的某些境界,特别是意识心的变相境界,当作已经不是识阴、不是意识的境界了,当作是已经亲证实相心如来藏,或名真如的开悟境界了;也有人错将六识心的自性-见性、闻性乃至知觉性-误认为佛性,就自称已经开悟了;也以这种错误的认知,而为别人印证为开悟,如此师徒共同堕入了大妄语业中,其实正是坠入自性见外道的邪见中。换句话说,必须认清楚识阴的全部内容,了知识阴六识所有的自性,特别是要知道意识的全部变相境界,才不会坠入意识心的变相境界中,误将意识心排除在识阴之外,才不会严重误会识阴,严重误会三乘佛法以后,反而诬蔑真善知识是邪魔外道。

  除了认知六识是有生之法,是二法为缘而出生的生灭法,还得要确认六识心的无常性,其相应一法的无常性,所以《杂阿含经》卷8有云:云何一切无常?谓眼无常:若色,眼识,眼触;若眼触因缘生受:苦觉、乐觉、不苦不乐觉,彼亦无常。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多闻圣弟子如是观者,于眼生厌;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苦觉、乐觉、不苦不乐觉,于彼生厌。耳、鼻、舌、身、意,声、香、味、触、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苦觉、乐觉、不苦不乐觉,彼亦生厌。厌故不乐,不乐故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由上面一段经文,所以对于六根、六尘、六识,及我所觉受等法的虚妄性,是要一并了知的,不是只了知识阴六识的虚妄性就够了,解脱道的修行者,必须同时了知识阴外的六根以及六尘的虚妄性。因为它们都是无常的,不能久住的,还必须了知识阴所生的受阴虚妄,必须了知识阴及身口共同出现的行阴也都虚妄,再观这些法,仔细地去思惟,经过思惟以后,仔细地去观行,经过观行以后,彻底的解脱,这样才能够取证无余涅槃。所以努力灭除对于五阴自己的执著,灭除对于五阴中一切阴所有的执著,当自己确定完全没有自我及我所执著的贪爱,确实愿意在舍报后断灭,只剩下自己未证知的识离见闻觉知而独存时,才能够确认自己确实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知如真的声闻阿罗汉。

  如《杂阿含经》卷8言:尔时世尊告彼比丘:“当正观无常。何等法无常?谓眼无常,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当观无常。耳、鼻、舌、身、意当观无常,若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彼亦无常,比丘!如是知,如是见,次第尽有漏。”

  所以必须将十八界、五阴及识阴的心所法,都确实一一观行其无常以后,才有可能断除我执的;并不是了知自己确实虚妄以后,断了我见就是断除我执的境界,我执的断除必须要先超过欲界爱,是必须要已经有初禅的发起,才有资格说已证三果或四果的圣者,这个见地要有,才不会成为大妄语。

  《杂阿含经》卷8:佛告比丘:“善哉!善哉!于耳、鼻、舌、身、意触入处,非我、非异我、不相在。作如是如实知见者,不起诸漏,心不染著,以得解脱;是名比丘六触入处已断、已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欲不复生,谓意识法。”

  这段经文特别强调,对于意识及其相应法都不想要再出生了,就是断除生死根本的人,如截断了多罗树的树头,使得多罗树的生机永断,就不可能再生出枝叶了。专修解脱道的比丘们,若能将六根、六尘、六识的触受,认清是虚妄无常的,并且认知无常虚妄的五阴不是真我,也不异于真我,也与真我不是混合而相在的,了知灭尽五阴十八界以后,有真我独存,才不会堕入断灭境界。所以愿意灭除五阴十八界的全部自己,不让阴界入任何一法的自己继续存在,于是不再出生种种有漏的心行,对于蕴处界每一法都没有贪染执著,就是对自我的贪爱与执著全部灭尽了,不想让自己再有未来世的蕴处界出生于三界中,死时有把握可以做到,这就如同截断多罗树头一般,不再有对自己贪爱执著的心行出现了,这就是解脱。

  但这一段经文特别强调的是“意识”,意识是最难断除的,因为意识心的变相非常多,而且意识心遍在三界九地中都可以存在。所以 佛陀出世以前,常有外道将欲界定、色界定中的意识心,误认为常住不坏的真我如来,死不掉意识心,希望未来世仍然有意识继续存在,是把定中意识误认为常住的如来藏,所以无法断除我见。意识心固然能存于三界九地中,却不可能离开三界九地而存在,绝无可能住于三界外的无余涅槃中,绝无可能住于灭尽十八界的无余涅槃中,当然不可能由意识进入无余涅槃。学佛人往往因为误认无余涅槃境界,以及误认意识心是常住心的缘故,就死不了意识心对自己的贪爱与执著,就会在死后想要保持意识心的存在,因此不得不再度入胎,或者是往生欲界天、色界天、无色界天中,自以为是无余涅槃的境界,当天寿报尽以后,就又下生人间的畜生道或饿鬼道中了。所以这段经文中,特别注重意识觉知心的认知,要大家别再贪爱及执著意识心。

  所以,我见与我执的断除是非常不容易的,原因就是对于五阴的内容无知,而其中乃是对于意识全部的内容无知,或者是所知不够详尽,所以断不了意识心对自我的所有贪爱与执著。所以在《杂阿含经》卷9 佛陀开示:【若比丘!眼识于色,不爱乐染著;不爱乐染著者,不依于识。不触、不著、不取故,此诸比丘得见法,般涅槃。耳、鼻、舌、身、意识法,亦复如是。】以上所举阿含经的经文,都是这样的意思,一定是不再贪爱六识自己了,对六根、六尘、六识的自己都没有贪爱与执著,才能实证无余涅槃,这样的人才是断除了我执的慧解脱人,正是二乘菩提中的慧解脱阿罗汉。

  因此求证解脱果者,不但要否定识阴六识的虚妄性,要确实现前观察识阴六识每一心都是因缘所生法,都是无常性,还要现前证实六识的功能(又称为六识身)都是缘生法,没有常住不坏性,现前观察就能了知这六识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出生、才能存在、才能运作,于是就有智慧可以现前证实。这六识的功能就是六识的自性,六识的自性在阿含道中就称为六识身。而六识身是依六识心出生的,离于六识心就无法有六识身被我们所体验到,而这六识都必须各有二法为缘才能出生,所谓根与尘二法为缘,而且这二法必须相触,若二法不相触,也不能出生任何一个识,识出生了,才能有识的自性出现,要能如实的现观,才是真实知道识阴内容的人。真实知道识阴内容的人,才有可能现前观察到识阴要如何除灭,确认识阴灭除方法的人,才有可能灭除识阴对自己的贪爱与执著,特别是对意识自己的贪爱与执著,这样才有可能取证第四果解脱。

  所以,灭除识阴就是灭苦,灭除识阴的方法就是灭除识阴苦之道,这就是灭识阴苦的道圣谛。话说回头,关于亲证识阴的苦圣谛,关于确实了知识阴的苦集,而现证识阴的苦集圣谛;关于确实了知识阴之苦的灭除境界,而真实亲证识阴的苦灭圣谛;关于了知灭除识阴之苦的种种方法,而亲证识阴的苦灭道圣谛;这都是由识阴自己来作正确的熏习、思惟以及现观识阴的苦、集、灭、道四谛,都必须由意识心自己来作,不是由意根或者真心本识如来藏来作,经过意识的思惟与观行的结果,我见、我执才能断除。当意识因为先入为主的邪见影响,而对所闻所熏的法理有所怀疑时,纵使说法的内容完全正确,他的意根也不会接受,也因此是无法断除我见、我执会一直存在的,舍寿时就一定无法取证无余涅槃。当识阴特别是意识觉知心,接受自己必须断灭才能取证阿含道的极果,而得解脱生死的正理,必须是在如理作意的情况下,闻熏、思惟、观行而证实,心里面不能有一点点的怀疑,意根才会接受,才能灭除我执,死时才不会再有中阴身继续出现,因此取证现般涅槃,才不会再度受生于三界九地中。

  也就是说,当识阴六识—特别是意识心—确认自己及意根都是生灭法、都是可灭法,也确认识阴六识的存在,正是苦的现象与事实,知道识阴六识若不灭除,三界的苦就不能灭除,因此确认不疑而真的愿意灭除自己时,才有可能现前证得识阴及五阴的苦、集、灭、道四种圣谛,真正获得三界生死苦的解脱。而这正是末法时代亲证解脱果最难的地方,因为世人都是珍爱自己,没有人愿意自己断灭,虽然知道涅槃本际不灭,也知道有无余涅槃,但是呢,执著识阴自己,那就没有办法成就解脱果,您若是有世间智慧能够分辨是非,千万不要贪爱意识心自己,千万要详尽的了知识阴的内容,一定要详尽的了知意识心的种种变相,才能真正的断除我见,然后历缘对境中来断除我执,如此阿含道的亲证才会有希望。依法不依人,不要落入情执,不要坚持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将我见及我执抱得紧紧的,如此继续轮回生死,那在解脱道上的修行,世世都唐捐其功,那不是很冤枉吗?

  有关于识阴的苦集灭道,就到这里告一个段落,您若要更深一步的了解,去请 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全套著作来阅读,相信能够让您长劫入短劫,快速的成就解脱道,乃至成就佛菩提道的亲证。

  我们就为您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