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108-111集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108-111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08集 大乘是佛说(一)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基本上我们这集的几节几个小单元,所要演说的内容是相对于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第四辑最初10几20页所演说的内容。章节的题目主要是两个,一个是由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所传法义,证明如来藏是正法;还有第二个,如来藏令二乘涅槃不落断灭空。详细的、比较完整的法义,还是要请菩萨们回去请读 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在这电视弘法节目,我们只作简单的一个补充跟介绍。

  好!接下来进入我们的主题,在节目一开始,我们要先来证成 弥勒菩萨确实是 世尊所预记的贤劫第五尊佛,弥勒菩萨不是某一些佛法中的外道所毁谤的,祂可能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祂并不是真实在历史上存在过,在佛世的时候,曾经在 佛的比丘僧团里面率领过一些其他的沙门弟子。我们纯粹就先引用,不管是大小乘都应该要信受是 佛所流传下来的经语,简单来说,我们就以四部阿含里面关于 弥勒菩萨的记载来为大众们证成,弥勒菩萨确实是佛世真实存在的人物,而也确实是 世尊当时就预记将继祂之后成为贤劫第五尊佛的。

  好!那我们首先引用《长阿含经》,在《长阿含经》的〈转轮圣王修行经〉里面,佛除了演说了一些从劫初这样的有情众生如何辗转的寿命——简单讲其实就是五浊恶世如何演变,到最后像是刀兵劫还有种种的三种小劫——疾疫劫这些,到最后慢慢地终于心性改善之后,寿命又慢慢地恢复,乃至一直到人寿增添到八万岁,这个时候 弥勒菩萨就会出现,诞生于世来继承佛位,成为贤劫的第五尊佛。

  当然以大乘来讲,弥勒菩萨现下是在一个欲界天的兜率天的兜率内院说法,不过基本上,我们因为要把引用经论证明限制在阿含这个部分,我们就是把它当成一个佛教徒修行者应该有的常识,我们暂时不说它是一个经证。在《长阿含》的〈转轮圣王修行经〉,佛预记了 弥勒菩萨在人寿八万岁的时候当成佛,那 佛也同时预记了在 弥勒菩萨成佛,成为 弥勒佛的时候,祂那时候的一个转轮圣王,名称叫作儴伽(儴伽是梵文声音的直接翻译),翻译成我们中文的意思(所谓汉译),它意思是海螺的螺。

  在除了这个《长阿含》的〈转轮圣王修行经〉之外,另外一部《阿含经》里面也有关于 弥勒菩萨的记载。我们来看一下经文,这在《中阿含》〈王相应品〉的《说本经》里面,世尊(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同样预记了在人寿八万年之时,弥勒菩萨会应众生之缘而来示现成佛;示现成佛的时候,佛还没有预记这一个转轮圣王,没有讲这个转轮圣王一些相关的七宝,还有其他种种的时候,在当时的听众—或者比丘众、弟子众—当中,阿夷哆尊者就自己起来发言,而说自己就是那时候的转轮圣王螺(或是说儴伽)。他这样子的发言被 佛所呵责之后,佛还是照样的授记了当时 弥勒菩萨成佛当时的转轮圣王这一个儴伽确实就是阿夷哆。阿夷哆被呵责,是因为不知道 佛在演说法义的时候,应该有的威仪、顺序,以及他不应该在 佛还没有授记的时候,自己就于大众之中先自发言。这个部分不提。

  佛在呵责之后,重新再一次授记了 弥勒菩萨的成佛,而且要求阿难尊者(佛的侍者)把祂那个黄金缕所织成的衣服,简单讲就是我们禅宗里面所说的类似一个金色袈裟,只有 佛才有资格穿的,是 佛要传给下一尊佛的。佛请阿难把这个金色袈裟-金缕织成之衣-拿过来之后,佛接过来又传授给这一个 弥勒菩萨,佛又跟 弥勒菩萨说:【弥勒!汝从如来取此金缕织成之衣,施佛法众。】(《中阿含经》卷13)这里的佛法众就是佛法僧,这是早期的翻译,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形。【所以者何?弥勒!诸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为世间护,求义及饶益,求安隐快乐。】(《中阿含经》卷13)

  从上面对应的经文,我们可以证明 弥勒菩萨确实是在阿含当中 佛就已经授记将要成佛的。当然同时菩萨们应该也可以注意到一点,其实在四阿含里面,菩萨这一种名称也早就具足了、具备了,乃至所谓的声闻菩提、缘觉菩提、这样子的佛菩提(这一种只有大乘佛法才会有不同、才有的名称),其实一样被小乘者所结集而记载在,特别是类似《增壹阿含》这样子的一个阿含里面。

  那除了前面我们提到的《长阿含》、《中阿含》之外,我们再引第三部就是《增壹阿含》,在《增壹阿含》卷11 佛(我们的世尊本师释迦牟尼佛)特别又为大众开示了,祂跟 弥勒菩萨几乎是同时发心追求无上正等正觉,为什么我们 释尊却早于 弥勒菩萨三十劫成佛?释尊示现为这个贤劫的第四尊佛,而弥勒菩萨却要晚祂三十劫绍继祂的佛位而成为第五尊佛呢?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 释尊祂特别有勇猛之心,祂的精进远远地超过几乎是所有的发心要求无上正觉、求成佛之道的菩萨。当然根据这一个大乘的经文的说法,从过去到现在乃至未来,大概只有八位菩萨能够像 释尊这样子勇猛的大精进。

  这里我们引用大乘经典,只是说让菩萨们有多一点点的了解,这不包括在我们说要引阿含,来证成 弥勒菩萨是佛世的时候真实存在的一个人物,而不是虚构出来的。那在引用三部阿含来证成之后,特别是我们都知道北传的三藏经典,很多几乎是从不同的,譬如说法藏部、说一切有部,不同小乘部派的经藏所翻译过来。换句话说,即使是已经到部派时期,他们所推崇的这样子经藏的结集里面,都还是清楚的记载著佛世的时候,弥勒菩萨是真实存在的。

  那我们再从另外一个道理的部分来证成,除了刚刚引用阿含经文来证成之外,我们纯粹就从道理来说,既然至少从佛弟子来讲,我们信受阿含真实佛语,佛的授记是真实的,任何对于佛有真实信心的一个三宝弟子,都不应该对于真实被记载在阿含之中,佛对于 弥勒菩萨的授记有任何的怀疑,乃至毁谤 弥勒菩萨类似是一个神话虚构人物,是一些后世的一个想象增添的经文,那经证的部分是如此。

  理证的部分,我们先来看看,针对一些外道,不是修学佛法,或是一些纯粹把佛法当作佛学的研究学者他一些穿凿想象,我们可以有这样子的一个回应,简单来讲,佛是不是如实语人?佛会不会大妄语?我们承认 佛记载在阿含中,弥勒菩萨是确实;虽然阿含是 佛说的、佛所记载的,佛所说的会不会错误呢?

  我们单独先从“佛是不是实语人?佛会不会需要妄语?”这个部分,我们从道理上来简单演说一下。佛是净饭王太子,以悉达多太子之身而来舍弃王位出家,因为一般人会说妄语,主要不外是要求得信众的名闻利养。然而 佛以太子之身出家,祂根本不需要再做任何事情(早就名利具足),甚至祂小时候所示现出来的文才武略都是当时第一,当然这一些是本来诸佛如来都一定有这样子的一个智慧、一个功德、一个神力。可是 佛这样的示现,却又还割舍一切的王位、一切的名利的包袱、这些锦缎、锦罗玉食,而能够来示现苦行之后,乃至最后示现在这个菩提树下,而能够明心、而能够见性,以佛地这样子的证真如而来成就佛道。佛这样的示现,怎么可能是为了要夺取或是用来骗取众生的供养——所谓的衣服、饮食、卧具、汤药?佛是不可能因为有这样子的一个邪思妄想,有这样的需求而来说一个妄语,因为 佛本身就是一个太子出家。

  那基于 佛是这样子一个真实语来讲,我们可以用另外一个再来证成。刚刚是纯粹从世俗的道理——太子出家,祂不需要为了名闻利养而来说假话。我们从道理来证成,佛在这个四阿含里面所演说的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乃至三十七菩提分(三十七道品),乃至最简单的三乘菩提入门的四念处—身、受、心、法四念处—的知见,是不是可以如实地让众生依教奉行,如实的修行之后,而能够慢慢的证得二乘声闻人所相应的、需要的解脱三界轮回所谓的声闻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乃至辟支佛缘觉人所对应的、所要观照的、所要实证的十因缘、十二因缘,而证得小乘无学果的解脱呢?

  事实显现,佛所说的是真实的,我们单独从最简单的四念处来说,一个众生之所以会轮回于三界六道,主要就是这个意识心对于这个五根身,还有五根身(眼、耳、鼻、舌、身五根)触五尘(色、声、香、味、触),五根触五尘而引起了法尘,而在意识上面有因于五根触五尘,而对于外界这些五尘境界的“颠倒执著”,而贪乐或是作瞋恨—所谓的三毒—就是众生轮回产生的原因。

  这是我们当前现下,就可以把 佛在这个小乘所演说的蕴处界如实现观,佛说有色蕴,您确实可以现前检查有色蕴,佛说有受蕴、想蕴、行蕴、识蕴,您也可以如实检查,佛告诉我们四念处可以如实的让我们迈向这样子一个声闻解脱,您也可以如实地检查。

  我们众生之所以会堕落于欲界,所谓的情多想少,对于物质色法—也就是外面五尘境界—的贪爱越多,确实越容易著于这个人、我、众生、寿者相,著有男人相、女人相,乃至著有这个动物的相,譬如说牛肉相、这个狗肉相、这个象肉相、这个酒相、这个珠宝相。著相之后,这个著相必定是依于前五识而缘这个外尘。

  缘外尘之后有三种受——起苦受或起乐受……,有这样的身念处、受念处相应的五根身、三种受,众生才会在这一个特别是在物质色法充斥的贪瞋痴颠倒相应的、烦恼最浊重的这个欲界,他才会有十善业或十恶业。

  那经由 佛所教导我们的施论、戒论、生天之论,三归五戒之后,依这样的戒、定、慧的修学,先能够在身念处—五根触五尘的时候—能够守戒;乃至慢慢的有定、有慧,能够慢慢地远离意识所取的五根身对于外尘境界著于人、我、众生、寿者相的贪爱;乃至这样子的外所取的贪爱慢慢地压伏之后,对于内所取,就是五根触五尘而有的三种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也能够如实了知这个受的颠倒。

  对于身念处,了知对于五根身不净的颠倒;对于受念处,了知三种受是乐的一个乐的颠倒,最后才能够在于定力、慧力慢慢也增长,当然之前已经有我们所谓戒的一个如实的遵守,依这样子的戒、定、慧三无漏学,才能够对治众生在三界六道轮回当中,依于三毒—也就是贪、瞋、痴—而造作恶业,相应于有不断的分段生死在人间、在畜生道,乃至在色界、无色界,不断地因为取三界有的贪爱而来不断的轮回受生。

  当然身念处、受念处之后,在心念处的部分观心无常(观六识心无常),因为有前面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断了身见,断了意识外所取的五根身建立身见;断了受念处错误的贪爱执著,断了意识内所取的三种受。外所取、内所取都断了之后,然后意识才能够有这样子的自然,因为同时有在修学,譬如说:这一个不净观,而类似这样子的佛法当中关于禅定的修学,或是数息观,乃至正觉讲堂 平实导师依于《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而来稍微作一些修改,方便现代人来修学的无相念佛、无相拜佛,依这样的有定力,而同时有身念处、受念处的观行,未到地定必定能够生起。

  依这样的未到地定,而又满足了身念处、受念处这样子的观行,而不再有身与受的颠倒之后,就比较容易在观心无常(观六识心无常的时候)有定、有慧,定慧等持,离言实证,而真实的能够断除掉我见(错误地以意识为我、为真、为常);乃至断除掉了意识这个识蕴(色、受、想、行、识这个识蕴),取前面的色、受、想、行这个四蕴,为祂所住、所贪念、所分别、所执著,而让众生有不断的触、受、爱、取、有,不断的轮回这样子的一个轮回的祸因。

  我们刚刚简单的把 佛从三乘菩提在三归五戒,也满足了施论、戒论、生天之论的基本的十善行之后,依戒、定、慧而慢慢的依于有四念处,然后有定、有慧而来断我见,任何有实修的,即使不是大乘的——即使佛世的这样子一个定性的小乘声闻人,或是说现在的这样的依于佛而如实正确的理解,而来修行单独四念处的菩萨,都能够了知 佛在这阿含里面所讲说的这样子小乘基本的,以佛法来讲,它只是粗浅入门,虽然是粗浅入门,却是清楚的可以跟外道来划分,因为一切的宗教、一切的哲学、一切的智者所演说的所谓关于人身的真相、关于人身的束缚如何解脱,都不离于六识论,换句话说,都是以意识为主,从来都没有讲说到意识这一个依他而起的这一个生灭法,正是人或是乃至一切有情众生之所以不断轮回的根本。

  因为执著这意识心是真实,是真实的我、是常在的我,再依这一个错误的认知,观心无常、非常计常,而再依于意识去取五根触五尘,而产生的这些苦受、乐受,为我所领受、为我所拥有,是我的我所,建立了人、我、众生、寿者相的贪爱执著之后,一直往外驰求,自然就对于欲界物质色法的贪爱多,就容易造这样子的犯戒——杀、盗、淫、妄、酒,乃至最炽盛的、业最重的就往地狱,其次就往饿鬼、畜生道。

  造善业的,可是一样没有断我见,他顶多也只因于修善业而能够往生欲界天界;乃至再兼修一点禅定,往生初禅、二禅、三禅;乃至敢于舍去掉这个色蕴、色身,顶多也是到无色界。可是如果对于这个意识本身是生灭的,没有办法如实地去依于佛语而现前地亲证现观,有定有慧而来离言实证这个意识心不是真实恒常的心,依于这个断我见为基础,再来修学这个戒定慧;那一定所有外道,就跟我们刚刚所说的郁头蓝弗,即使是修行而证得了三界当中最高的禅定,是三界所有轮回当中——没有修学佛法的有情当中,他是最尊贵的,他德行最高,因为他对于欲界、色界的层次都已经舍弃了,可是这样的郁头蓝弗依这样来修得神通,却因为他是压伏住自己的烦恼,他没有如实智慧的解脱,所以在一个王女、一个公主的供养,两手行捉足礼的时候,马上又堕落到这个欲界层次,起了一时的贪爱之心。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外道六识论者。

  那这里我们简单的从 佛在这一个《阿含经》当中为我们所演说的,基本的、最入门的一个四念处,任何能够依于这样子的—愿意依于 佛所演说的—四念处而如实实修的人,都可以现前在你的生活当中,依于对于你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认知,依对于四念处法 佛所演说的内宗的一个层次—建立的层次—的一个认知,而能够依 佛在为我们所开导的这样子的戒、定、慧,一步一步地、如实地有这样子的四念处、四正勤、四神足、这样子的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那必定能够从初果、二果、三果,乃至证得这样子的一个声闻四果,成为一个阿罗汉。

  当然是声闻乘的法可以如实实证,那个缘觉乘所谓的依于十二因缘、十因缘这样的一个流转、还灭观,依 佛在《阿含经》里面所演说的这样子的声闻乘相应的一个道理。佛世的时候,其实十大弟子里面,绝大多数的弟子不仅是三明六通大阿罗汉,同时其实也可以说是缘觉,像舍利弗、像迦叶尊者他们对于缘觉法也都是如实证知。那不止是佛世的这些弟子能够这样实证,即使是现下的我们—所谓的五浊恶世的末法时节的我们—只要依于 佛记载在这阿含当中所说的这样四念处的法、三十七菩提分、十因缘、十二因缘的法,我们也都可以如实的验证 佛所说是真实,佛是实语人。当然这样实语人在阿含里面所说的、所预记的 弥勒菩萨,当然也绝对是真实的一个菩萨,祂也必定是贤劫当来下生第五尊佛——弥勒尊佛。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祝愿各位菩萨们:吉祥自在、一切无碍。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09集 大乘是佛说(二)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延续上一个单元,我们要继续来为“大乘是佛说”,而 弥勒菩萨确实是贤劫当来下生的第五尊佛,以这样子为主旨而来继续我们的一个弘法节目。

  好!我们延续上一个单元最后所说的:佛是实语人,而 佛在阿含里面所预记的 弥勒菩萨,也确实不仅是历史上真实存在,佛在世的时候就已经是祂的沙门比丘弟子众里面的一个领导人物;弥勒菩萨也确实是如同 佛在《中阿含》、《长阿含》、《增壹阿含》所预记的,必定是能够在未来人寿八万岁的时候,必将成佛。那相关于这一个论题,我们顺便可以衍生,不是真实的修行的一些学者、或是一些外道对于这样子的佛法的疑问,这一些人经常会有些疑问或是说有一些错解,他们认为,佛在经典里面所演说的,包括这些因果、轮回,不只是(在他们心目中)后来才发展出来的大乘,甚至在阿含时期所提出来的这一些观念,其实都是抄袭自古代的一个婆罗门教。

  关于这一个印度古代的文明,一般人大致上知道了,当然印度有些人讲的很早,好像是说甚至四、五千年前就有些文明,不过比较可靠的记载,比较已经有一个规模的印度文明的产生,一般大致上是认为在公元前大概2500年到1700年中间。而这一个所谓的吠陀时期,大概就是在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大概800年的时候,那这一个吠陀,当然大家知道有四部吠陀:有梨俱吠陀、沙磨吠陀、夜柔吠陀乃至阿闼婆吠陀。不过,基本上在这一个吠陀时期,大部分并没有像在它后面的这一个奥义书时期(就是大概公元前9世纪到6世纪之间,在这个吠陀之后才又出现这样子的奥义书时期),吠陀时期比较没有去探讨到这一些所谓的宇宙本源的观念,比较纯粹还是偏向于这些祭祀、这些赞叹神,它顶多只是提到了一些所谓的原人、太一,很粗浅、很入门的对于宇宙的来源、宇宙造物主的一个想象。

  可是,其实到了奥义书时期,所谓的这一些歌者奥义书、鹧鸪氏奥义书、他氏奥义书、白骡奥义书种种的这些奥义书里面,提出了所谓的梵我合一,提出了所谓的阿特曼、大我、这个宇宙的主宰、宇宙的本体,这是宇宙一切万物的根本因。虽然因为奥义书的时期、吠陀时期都远早于佛教出生、诞生的年代,因为这一些奥义书里面,有提到了一些只是相似于佛法所说的因果轮回这样子的一个观念,于是有一些研究学者就认为说:释迦牟尼佛后来之所以会提出这些三界六道轮回,之所以说有如何解脱,那其实有一大部分、甚至来讲它的精神,其实都是沿袭自在佛教也就在世尊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这一些奥义书、甚至是吠陀。

  这种讲法合不合理?我们只要简单的提出一点:既然 佛是实语人,既然阿含的记载没有人可以质疑,因为这不是纯粹以记载而来说它是存在,而是 佛在阿含里面所讲说的这样子的声闻乘、缘觉乘的法,确实是可以如实让您我证得这样声闻、缘觉的解脱,它是如实的解脱之法。因为最简单的,所有的外道都是把前六识-特别是意识-建立为不生不灭法,依之而修学禅定,依之而要来一个小我、一个大我、小意识、大意识的融合;可是佛法里面却告诉我们,修行虽然要以这一个能够见闻觉知、能够了知前五尘这样的意识心为修行的一个主体,可是这个意识心本身却要依于佛所传授给我们的知见,而要来如实依于四念处,乃至其他佛所传授的戒定慧的法门,而要起步就要先来证知这个生灭的意识心,祂确实是一个不常住的、一个刹那生灭、依他而起的,才存在一生一世的短暂的虚妄之心,不可以错以意识为真实、为常。当您建立意识为真、为常,您就是所谓的佛门的外道。禅宗里面所说的:【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来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正法眼藏》卷3)禅宗虽然是大乘,不过引用在这里一样可以告诉我们,佛法跟所有的一切哲学、宗教、一切自己而说衍发所提倡的理论唯一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是六识论还是八识论?在意识到底是生灭的还是不生不灭?

  依于刚刚简单说的,佛是实语人,佛所演说的法门我们是可以信受的,那这样的实语人所说的阿含里面记载了,特别是在这一个《长阿含》的第一分〈大本经〉里面第一部经,《长阿含》第一部经〈大本经〉,佛就依于祂的神通——祂的宿命神通,祂为我们演说了前一劫的最后的三尊佛(庄严劫的三尊佛),乃至贤劫的四尊佛包括祂自己,从毗婆尸佛、尸弃佛乃至陆陆续续的一直到迦叶佛、还有释迦佛总共七尊佛,这七尊佛以劫数来讲,它远远的都超过于这一个印度文明,即使你用最久远的来计算,五千年好了,即使给它一万年,又如何?每一个大劫的这样子的一个时间来讲,几乎都是以亿来计算的。

  所以您以一个宿命神通能够如实不诳语而来为众生演说过去佛,祂是如何,祂是什么种族出家、祂的父亲、祂的母亲、祂的大弟子,祂住世的正法传授能够延绵下来的时间久远,佛都如实的演说出来。而您说,有这样宿命神通的佛智慧的部分尚且不提,有这样子的宿命神通的佛,却需要来抄袭古婆罗门教不过是两三千年至多、甚至是更短历史的这些吠陀、奥义书里面所谓的因果轮回的观念?而实际上您如果稍微深入去理解,佛在《阿含经》里面所演说的色界、无色界、欲界的三界悉檀,乃至三界六道,佛在《起世经》里面所说的详细情形,那远远絶对不是这个吠陀经、奥义书里面所能够企及万分之一、无量数之一!

  更何况这些奥义书、这些吠陀,这些所谓的梵我合一、这所谓的太一,它们都还是建立在这一个六识论上,虚妄的建立了一个不存在的不生不灭法而以为万物的根源,而以为万法都可以跟它合而为一,以小我而能够汇归于一个大我,这样子的一个说法而说这个可以解脱,对于佛法是完全不同的,背道而驰的一个违背!这么有智慧的佛,祂不可能需要去抄袭古婆罗门教的这些错误的说法!这是我们顺便稍微偏出去补充的一点。

  好!这一点说完之后,要回到我们更主要的主题,就是说,大乘一定是佛说,而我们下一尊佛 弥勒佛所传的在大乘里面所说的三转法轮的唯识如来藏,确定是这个无上正真的成佛之道!那要来演说“大乘是佛说”之前,我们还是回到最简单的,一般人来讲的话,会认为佛法名大乘佛法只是自说自话,乃至大乘里面还有大乘有宗、大乘空宗,那到底什么才是真正成佛之道?难道这一个三转法轮的判教,难道《解深密经》所说的就是真实无误吗?很多人对于大乘是佛说,乃至说即使大乘是佛说,那到底二转法轮、三转法轮哪一个殊胜?他竟然还有怀疑。就教内的人士来讲,当然我们一般来讲,会提出来《解深密经》的判教有质疑的,大致上最有名的大概就是跟 玄奘、窥基菩萨师徒几乎是同时当世的所谓的华严宗贤首法藏,在他的著作里面他提出来,所谓的地婆诃罗三藏跟他演说的,在印度有一部经叫作什么《大乘妙智经》,类似这样的一个名称,而说这一部经里面它所说的顺序是不一样,跟《解深密经》相反!

  然而我们如果深一步的去检查一下,甚至在清凉澄观关于这一个所谓的《大乘妙智经》的解说,他一样是只能说“不晓得这一部经是什么”,甚至还有一些论师注解说,这些其实就是大般若经;换句话说,都是以讹传讹,故意因为宗派之见而要来攻击《解深密经》 佛如实的应许的三转法轮演说的顺序,这个部分我们先就在这里打住。

  我们先回来先来实证,从道理上来实证为什么“大乘是佛说”?“大乘是佛说”最简单的第一点,我们之前已经针对这样子的一个题目,有作过一些简单的演说,最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说,小乘的四部阿含没有记载成佛之道,佛在四阿含里面所说的道理,至多只能够让弟子众们成为声闻四果阿罗汉、成为辟支佛而解脱生死。阿罗汉如果是佛,阿罗汉就不会只有阿罗汉这一个称号,而应该也同时跟佛一样十号具足。再来,更简单的,阿罗汉如果是佛,那十大声闻弟子里面,不应该有各自是多闻第一、智慧第一、神通第一,有持戒、天眼第一,种种不等的第一;有某某阿罗汉是这个第一,当然有某某阿罗汉这个不是第一。而每一尊佛所成就的威德、智慧、神通,絶对都是平等的!从这个十大弟子个个所证第一都不同,我们也可以很简单的了解到,阿罗汉真的不是佛!

  在佛祂的姨母出家的大爱道比丘尼,相关的《杂阿含》的记载里面,佛也有演说到女人不能成就五事(有五件事情女人是没有办法成就的),其中就包括了从转轮圣王、从天帝释、从魔王(就是他化自在天的天王)、乃至梵王、乃至佛,女人是不能成佛,显见的阿罗汉必定不是佛;而四阿含所演说的佛法,其实只是让众生以小乘之法而成就二乘解脱而已,不是真正能够让众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成佛之道。那再来来讲,阿罗汉如果是佛,最简单的,那阿罗汉所说的就是佛语,既然是佛语,记录下来就是经典,那 释迦牟尼佛示现入灭之后,何须结集呢?每一个阿罗汉既然都是佛,所说的就是佛经,那还结集,何必呢!

  再有一个例子,迦叶尊者,这个苦行第一的、头陀行第一的迦叶尊者,佛甚至还有分坐半座与他的这样子的一个示现。这个迦叶尊者有一次对于 佛制订比丘该遵守的戒律、对于比丘众讲说这样的戒律,他因为某些因素心有不忍,不很接受 佛这样的作法。好!可是毕竟是阿罗汉,怀著这样的对 佛的一个不恭敬、或是稍不认同的这样子的一个心,认为 佛不需要这样的制戒,不需要为这些比丘弟子讲授这些戒法;托钵回来之后,毕竟是阿罗汉,他回来以后,洗钵、足完毕之后,顶礼佛足。记得!阿罗汉如果是佛,为什么在《阿含经》就记载了这么多弟子遇到 佛都必须要顶礼?哪有同样尊贵的佛还需要跟佛顶礼?在这一部经里面,迦叶顶礼 佛之后,请注意迦叶尊者自己说了什么?他说:“我愚!我痴!”迦叶尊者自己跪于佛前,然后忏悔自己,以一个三明六通大阿罗汉,十大弟子当中苦行第一的,像这一个阿罗汉跟 佛忏悔“他错了”。很清楚的,阿罗汉如果是佛,应该一切法、一切智具足,为什么还会犯错?阿罗汉如果是佛,哪有一尊佛还要跟另外一尊佛忏悔的?

  再从另外一些我们之前可能没有提到的《阿含经》里面的记载:一个放牛人阿支罗迦叶,在 佛早上要离开精舍,要前往王舍城里面去托钵的时候,连续三次阻挡了 佛前进,而请 佛要为他演说佛法;佛拗不过他,为他演说之后,阿支罗迦叶欢喜离去。到后来比丘们乞食回来以后,又跟 佛禀白了,他们入城乞食之后,听闻到阿支罗迦叶已经被牛给触死、抵死了,可是 佛当然早就如实知了,祂还吩咐弟子要去为阿支罗迦叶去帮他荼毘处理后事,佛为他授第一记,就是说证明阿支罗迦叶在早上听闻世尊为他说法之后,他已经成为阿罗汉。从这一件事情我们可以知道,早上还是一个凡夫放牛人,福德智慧都是很低劣的,才一个早上一个时辰,佛为他演说,佛又为他授记;佛是实语人,为他授记,他就成为阿罗汉了。这样子只需要短短的可能是一饭顷时间,就能够成就了阿罗汉,可能跟十号具足的无上师这样的佛世尊祂的智慧神通可以稍比于万一的吗?乃至阿支罗迦叶这一部经后面的玷牟留这样的一个外道的记载,一样是在 佛的教导之下,很快的一天之内就从外道变成阿罗汉。

  如果这样子的阿罗汉就跟 佛的神通、智慧、威德都一样,十力具足的话,那这样子的一个佛有什么好殊胜可言呢?更不用提在《阿含经》里面还有记载的第六次退转、而第七次怕自己又退转而自杀身的瞿低迦这一个尊者;瞿低迦尊者六次证得阿罗汉,六次又退失了阿罗汉果,第七次证得之后,他干脆下定决心,为了防止自己退转,拿刀子就自杀了;佛一样为这个瞿低迦尊者授记他是阿罗汉。如果阿罗汉是佛,为什么会有瞿低迦这样子一个退法、思法的阿罗汉呢?阿罗汉既然会退转,当然我们知道,除了初果不退转之外,四果、三果、二果都有退转的可能。可是阿罗汉会退转,从来不可能有佛会退转的,从来也不可能有佛福德到这么差,要自杀而来保证祂所证的解脱果不退失。

  如果我们再引用一些,并不是出于不恭敬,纯粹是为证成阿罗汉不是佛,我们也来引用看看,十大声闻弟子里面,智慧第一的舍利弗是如何死的。经文记载他是病死,甚至死前的话,还需要天帝释以这一个欲界天三十三天天主之尊,为他来躬除粪便。而舍利弗在病死之前,目犍连已经是遭受外道的痛棍棒打,全身体无完肤破烂了,勉强才能够支撑著回来到僧团。如果阿罗汉是佛,为什么这样的智慧第一、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舍利弗,却是要像瞿低迦、像阿支罗迦叶不得好死呢?我们再一次的强调,这并不是对于舍利弗、对于目犍连尊者这样子的三明六通大阿罗汉、这一个缘觉不尊重,反而要体会到一点,这一些声闻弟子虽然远远超过我们这些凡夫的智慧,可是跟 佛的威德、智慧、神通、十力、四无所畏比较起来,他的所证确实是都还很昧劣、很微小。

  在所谓的《升摄波叶喻经》,简称申恕林,这样子的《阿含经》里面的记载,佛也为这些弟子众们说了:我成佛至今为你们所说的法(当然那时候佛已经演说了这些三十七菩提分、十因缘、十二因缘的法),就是已经具足演说了能够让大众证得二乘声闻缘觉解脱的法了,可是 佛再举申恕林这样子一个树林的叶子作譬喻,祂手上抓起叶子,问弟子们说:“这大树林里面的叶子多呢,还是我手上这叶子多?”当然大家都知道树林里面的叶子多,可是 佛说了:“即使我现在已经是圆满的演说了这样的小乘,能够让大家依之修行而证得二乘菩提声闻缘觉菩提解脱法了。”可是在这个经文里面佛特别强调了:“我成等正觉所证得的正法,还没有为大众演说的,却还是如同这个大树林-申恕林这个大树林森林-里面那么多叶子,无量无边的、不可算数譬喻的多。”那这个指的是什么?当然是指大乘菩提佛菩提法,对于声闻、缘觉的人来讲,他是不需要听的,因为声闻、缘觉来讲,他只要断掉生灭相的贪爱执著,断掉生灭法的再生起,他不需要证得这一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这一个如来藏。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身心康泰、一切无碍。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10集 大乘是佛说(三)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

  连续的三个单元我们说过了,只要能够证明阿罗汉不是佛,间接的就证明了四阿含所说的:只是成就阿罗汉、成就辟支佛——所谓的缘觉或是麟觉的解脱之道。那既然 佛是慈悲,佛是具足一切智慧的,佛是无所妄语,佛对一切众生都只有一个心,就是想要一切众生皆得成就佛道,绝对不会说:我只对某些众生,只要他根器足够,我不对他讲这个成佛之法,因为他也会成佛,跟我一样殊胜。佛是不可能有这些世俗凡夫的这种诤胜的比较之心。那这样子的殊胜无比威德、智慧、神通都是无上正等的佛,祂怎么可能只演说了小乘阿含的这些成为阿罗汉、成为辟支佛之法,而不演说大乘呢?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从阿罗汉不是佛,就可以证成大乘必定真实是 佛所演说,而不是一些佛门内或是佛门外的外道所毁谤的,是后世论师“对于佛陀逝世之后永恒的怀念,还有一些逻辑的推敲,而来建立所谓一些大乘的二转法轮、三转法轮这样子的法!”然后再附和而说:“哎呀!只要跟佛讲的没有违背啦,虽然不是佛亲口所说,那也算是佛法。”这是对于后世弟子的污蔑,因为真实修学佛法的佛弟子,特别是这些菩萨对于佛的真实存在、对于佛的恭敬,他绝对不会愚痴到自认为自己的智慧,可以跟佛相比于恒河沙之一;因为清楚地知道,修学越上,一定知道跟佛差距越远。

  好!这部分我们暂时先跳过,我们再回来从另外一个层次来证实大乘是佛说。最简单来讲,大乘跟小乘的差别,就在一个不生不灭心的一个涅槃心的真实建立。当然我们也知道,这个不生不灭法在二转、三转法轮,有时候叫无心心、无住心,乃至直接就告诉我们,祂叫阿陀那识、阿赖耶识,这是一个所知依,这是一个第八识、这是一个根本心。这些名称的建立,其实在这个《杂阿含经》里面,我们从 佛告诉我们的,跟五阴同在一起的这个取阴俱识,乃至在某一部经《中阿含经》文里面跟阿含讲的,这个婴儿如果住在母亲的胎内的话,如果这个识不随著这个名色同住的话,这个名色能够增长吗?如果识离开了,这个胎儿五阴能够继续不断的茁壮,乃至最后能够怀孕的期间期满而能够出生吗?请记得!包括从受精卵开始,这个大脑根本还不存在,意识心根本都不存在。这个“识”指的当然是这一个五阴俱识——能够出生这一个名色的这样的一个真实心、涅槃心。

  当然不只是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告诉我们,在阿含里面,佛已经就隐喻而说了这一个根本心如来藏第八识这个涅槃本际本来就存在,只是因为二乘声闻人他在所谓的三自性—圆成实性、依他起性、遍计执性—分别对应的不生不灭法、生灭法、生灭相当中,声闻人只要他能够在六根触六尘的时候,不在六识上所起的这些生灭相(简单讲,凡夫所谓的颠倒著相),不在人、我、众生、寿者相起三毒、造后业,他就能够解脱。所以他不需要证得这个涅槃本际圆成实性心,他只要在生灭法、生灭相的部分,依于这样子的三十七菩提分、这样四圣谛、八正道,乃至十二因缘、十因缘,如实现观而亲自证得如何灭生灭法,真的是生灭,而生灭相的颠倒,确实是取后有而不断轮回的根源,他就能够证得二乘的解脱。

  大乘法不是只要证得三界轮回生死解脱,大乘法还要证得这个如来藏、这个一切种子识、一切种子、一切功德的运作,对于这样子的运作无所不知,没有所谓的所知障;所以成佛所需要的智慧,是远远胜于二乘人的解脱生死的智慧。

  所以我们有一个简单的譬喻:我们说声闻人他好像洗小孩子,这个小孩子是脏的——生灭相遍计执性的烦恼,还有这个小孩子——我们譬喻成生灭法五阴十八界,污垢洗除掉之后,声闻人是连小孩跟脏的水都要一起丢掉,他不于三界现身影;他不再来,他是定性声闻人,他没有足够的悲心、没有足够的不怯畏心。可是菩萨呢,却只洗除掉这个小孩子身上的污垢,还要慢慢以六度、四摄法,把这个洗干净的小孩。当然,一开始指的就是依三归五戒四种修(修学知见、修习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先小乘的断我见,乃至有具足大乘的明心;慢慢地以这样的福德、智慧、定力资粮,同时伏除性障,把这个小孩子在洗除初步的身见、我见的污垢之后,慢慢让这个小孩子长大成人,能够来承担佛业。简单讲,让这个菩提树种子清洗干净以后,慢慢地用这个六度、用四摄、用这个法水来滋养他,而让他在条件具足之后,慢慢茁壮成为菩提树,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这是大乘小乘的差别,特别是在智慧上的差别是非常广大的,如同上一集我们所说的申恕林经,掌上的一片叶跟整个大树林的树叶。声闻人、缘觉人的智慧,跟大乘菩萨要成就佛道所要成就的智慧,那真的是天壤之别,甚至这样的说法还是太轻松了一点。

  好!回到我们要来证成“大乘是佛说的”,除了刚刚我们简单带过去的描述之外,我们从道理上来实成。修学佛法,您最基本的一定要信受有轮回,对于轮回的信受,您当然就知道众生是在三界六道轮回,而三界六道轮回,每一个业报身都有他各自相应的(虽然未必都是完全具足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我们在过去的节目里面也有简单地以十八界来介绍,这一次我们还是简单地用十八界来推断,必定有一个不生不灭法是轮回的主体。五蕴的轮回,虽然五蕴是生生灭灭,可是从天的五蕴、畜生的五蕴、人的五蕴,或说男人的五蕴、女人的五蕴,这不断地变化,就如同这个电脑屏幕上这影像的变化背后,必定有一个不在影像当中,不是生灭法的,一个能够记录,乃至能够呈现这些影像的不在生灭法当中的一法。当然这是一个譬喻,可是我们把这个类似有这样硬盘记录的功能,乃至显现这些影像声音的功能,把它说为是一个根本心,这是一个不动的涅槃心。影像可以变换,所以如果我们能够证成不生不灭法真实存在、涅槃本际真实存在,那二乘声闻人所证得的不受后有的五阴十八界全部都灭尽的所谓“生灭灭已,寂灭为乐”的无余涅槃,它才有所依、才有所本。

  换句话说,二乘人所证得的无余涅槃,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切生灭法、有为法的无余涅槃,祂才不至于成为断灭。

  而之前我们也简单演说过,有这样子的一个焰摩迦比丘,他就是毁谤了阿罗汉死后蕴处界都空了,所以一切皆空。舍利弗一番开导训斥之后,焰摩迦终于也了解了 佛所说的真实义,不是他所误解的,而不再毁谤说:阿罗汉死后一切皆空。那这其实是大乘的不生不灭法涅槃本际以及隐喻在《阿含经》里面也说了。因为我们知道,舍利弗尊者他最后还是回小向大,乃至在死前的话,以大乘的《法华经》的记载的描述来讲,他应该已经是地上菩萨的身分了。

  这部分我们先跳开,我们先回来刚刚所说的,在一个道理上的证成,我们用十八界来讲。您可能信受轮回,您可能不信受轮回,对于不信受轮回的人来讲,那您与人争执大乘是不是成佛之道,乃至说,大乘是不是以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来分野,那是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您不信受轮回,反正一切皆空!如果您既不信受有前世、有后世,您不信受轮回,那与人争执有任何意义?您无妨干脆把这辈子剩下的时间,您拿去享乐,也比跟别人这些口舌之争来得有益处。

  可是反过来讲,到底有没有轮回?尤其现在网络发达时代,您很容易找到很多比较有学术性的、可靠性的数据。最简单地来讲,我们举一个大概在上个世纪,严格讲应该是上个世纪大概1920、1930左右这些年代,在印度有一个四岁的女童叫作萨娜提,她从四岁开始,她就跟这一世的家人一直在讲说:“我上辈子叫作什么什么,我的丈夫叫什么,我的小孩叫作什么,我住哪里。”最后这个父母不胜其扰,终于派人去调查她所说的是不是属实。整件事情这样子一直街语巷谈,甚至最后还惊动到当时在印度被尊称为圣雄的甘地,而来召开了一个所谓的全国性的十五人的调查会,而来证明这个萨娜提所说的确实是真实,轮回确实是不虚。乃至我们依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Psychiatry Department,这样子前后两个西方研究学者所谓的科学的调查,分别是Ian Stevenson,跟他的类似同事或弟子叫作Bruce Greyson,他们相关于这样子濒临死亡的经验,还有对于这些印度、斯里兰卡,甚至有一些西方例子的轮回的这样子的事证,三番两次中间还相隔了可能时间五年、十年不等,重复地验证调查,都可以证实说轮回是真实存在。即使您不信受轮回真实存在,我们后面还是可以用“记忆”这一法,来证实必定有一法—不生不灭法—是真正记忆的主体,也是佛法当中能够去讲求宿命神通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根本所依。

  不过这里我们先跳回来,如果第一个刚刚说过的,您不承认轮回,那您跟人口舌之争没有意义。这是刚刚也有讲到的,这些的印度的女童是真有例子,讲到弗吉尼亚州这前后两位学者,西方真实的用科学实验精神记载的研究学者Ian Stevenson、Bruce Greyson,这样子Bruce Greyson的,他们对于这些相关的轮回的验证。那以这样为基础,我们再来讲,既然轮回如果是真实,那为什么轮回?因为我们造作了相应轮回于三界六道该有的,像与欲界、色界、无色界而相应的这样的十善业或是十恶业。可是问题来了,我们造作了业-杀人、放火恶业,布施、持戒或是说有一些相应的人间的善行孝顺啦-这样子的种种的善恶业,它未必是马上做马上报。佛法里面很出名的:【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大宝积经》卷57)这样的果报可能(当然有一小部分)是现世就受报,有一部分是出生下一世受报,有一些是可能要后生才受报。那问题来了,既然这样子的身口意行造作之后,一定有一些业行的势力,佛法中专有名词叫作业种,业种的存在,那我们就先说蕴处界。

  我们除了了解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以佛的施设,绝对没有第六蕴,没有第十三处,没有第七入,没有第十九界;先对这一个所谓的尽所有性的一个初分的有这样一个理解之后,我们再以蕴处界里面的十八界(因为它比较细微)比较容易理解。我们拿这一个十八界,记得前提是没有第十九界,当然如果任何人不信受佛这一种对生灭有为法的区分,您无妨另创一个新局,您自己想办法去创造出来一个新的生灭法的分类。当然不用想就知道,没有人能够创造出来。那您即使勉强接受了,您无妨也去找找看,有没有第六蕴?有没有第十三处?有没有第七入?有没有第十九界?想当然尔,您也绝对找不到。在这个两方都能够接受的前提下,我们又说轮回是真实有,又说轮回所依于身口意业造作的善恶业行,未必马上受报。那问题就来了,我五百年前杀人,我五百年后才受报,或是讲近一点,我前生杀人,我可能隔两三世才受报,中间我每一世的五蕴身,我的姓名、我的身形、我的长相,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我的种种关系都不同了,那请问这样的业果,如何如实地经过这么多辈子而来兑现呢?

  我们以这个前提来简单解说,进而逻辑上推演出,必定也有个不生不灭法能够记持业种;那其实也就是 玄奘大师在《八识规矩颂》里面所说的:“受熏持种根身器”(《八识规矩纂释》)这个第八识,祂是真实存在,而为大乘成佛之所依,既是所谓的二转法轮《般若经》般若所出生的根源,也是三转法轮如来藏唯识-如来藏中藏如来-让众生成就四智圆明,成就佛地果位之所依。

  回来我们刚刚所设定的这个条件,“有轮回、有业报”,业报要能够兑现的这一些业行所产生的这样的业种;又说“有十八界,没有第十九界”。好!那十八界—六根、六尘、六识—很简单的这个业种要储存在六尘中吗?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现前当下每一个人即使原先不知道六尘定义,稍微一说,您也现前可以观察,绝对不可能储存在六尘当中有业种的存在。六识可能吗?也不可能!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乃至意识也都是可以断灭之法,本身天天都可能断灭之法,祂哪能够储存这些所谓无量劫来的业种?更何况我们这一世的前六识,都是依于这一世的大脑;以人来讲,都是依大脑完成、具足以后才有。简单来讲,当你我这一世是人类,还是受精卵的阶段,甚至是前两三个月这个所谓的中枢神经都还没有完成的时候,大脑根本不存在,哪来的这一世意识能够存在。六尘、六识都不可能储存业种,它是生生灭灭,随便一个稍微具足医学简单常识的人都可以证知。

  那六根呢,六根里面的前五根,不管浮尘根、胜义根,可能吗?不可能!那如果硬要讲说意根可能,先不讲大乘里面说过了,意根是恒审思量,遍计执、恒审思量之心,对于这意根有如实了知,也能够现前观察祂一分体性的人,也可以清楚知道,这一个有别境慧,而且不断地在攀缘如来藏、外六入、内六入而产生的法尘境界的意根,祂一样是可灭之法!那如果这个意根即使说祂能够储存业种,那您还是不承认有不生不灭法需要来储存这一个业种,那很简单您还是要堕入同样一个过失,那就是当声闻二乘人—声闻缘觉人—当他灭掉五阴、十二处、十八界,证无余涅槃的时候,他一样就变成断灭空,您就犯了同样焰摩迦比丘的过失。

  好!从这样的证成之后,我们相信大概没有人能够否认在这十八界外必定有一法——这不生不灭法如来藏阿赖耶识。如同《摄大乘论》卷1所说的,论曰:复次云何能显由此所说十处,于声闻乘曾不见说,唯大乘中处处见说?谓阿赖耶识说名所知依体。三种自性——一依他起自性、二遍计所执自性、三圆成实自性,说名所知相体。唯识性说名入所知相体。六波罗蜜多说名彼入因果体。(《摄大乘论本》卷1)

  这里论文比较长,我们直接就到最后我们要说的重点:……由此所说十处,显于大乘异声闻乘,又显最胜世尊但为菩萨宣说!是故应知但依大乘,诸佛世尊有十行相殊胜殊胜语。(《摄大乘论本》卷1)

  最简单来讲,在这个《摄大乘论》,都清楚告诉了我们,大乘小乘最大的差别,就在于阿赖耶识的宣说与不宣说。当然,所以说大乘的修行,真正的入门见道,有一分内明,一分这个无始无明的触及乃至能够破,都一定是要依于禅宗的所谓的七住位明心为根本,而要能够来作演说。那这后面的话,除了依于这个《摄大乘论》,世亲还有无著菩萨这样子的菩萨兄弟论本的演说以及论疏的证明,而来告诉我们这个阿赖耶识是如同我们刚刚以轮回业种而来证成,祂是绝对真实存在的,要不然二乘涅槃就是一个断灭空。而如果有人用逻辑要来破斥我们这个佛法,那佛法一定也不能够如实成立;不是只有大乘成佛之道不能成立,而是连二乘都不能成立!

  好!那依于这样的前提,我们再举证这个 玄奘大师的《成唯识论》,在《成唯识论》卷3里面,论文是这样说:又圣慈氏以“七种因”证大乘经真是佛说。一、先不记故,若大乘经佛灭度后有余为坏正法故说,何故世尊非如当起诸可怖事先预记别?

  换句话说,成立大乘一定是佛说的,玄奘大师、窥基菩萨依于圣慈氏(就是弥勒菩萨)所提出的证明,第一项就是说“先不记”,以 佛祂的天眼神通,以 佛这样的宿世明,如果祂明明能够预见未来世,这个大乘法是外道为了破坏佛法,会有这样子一个造作或捏造,那 佛应该要预先会在经典里面,如同祂预记 弥勒菩萨成佛一样,祂应该要预先就告诉我们后世的佛弟子们,未来世会有所谓的大乘这其实是魔说!然而 佛并没有像其他的祂预先所已经预告的事情,而来说大乘不是佛说。

  好!这个七种因的第二个“本俱行”,本来大乘跟小乘佛法就同时存在,我们先把论文说一下:【二、本俱行故,大小乘教本来俱行,宁知大乘独非佛说。】(《成唯识论》卷3)这简单的解说来说大小乘,即使我们简单的只以四部阿含来作证明,依我们前面在这半年已经说过了,这一个“菩萨乘”或是说“佛乘”这样的佛菩提的名相,事实上在《增壹阿含》里面早就清楚的有记载,乃至于所谓的“取阴俱识、名色阴、名色本、齐识而还”这一些根本就已经是隐喻了有一个不生不灭法存在,而为大乘根本立基的涅槃本心的说明,佛其实早在《阿含经》已经说过了。那既然大乘经典跟小乘经典,虽然在阿含中没有很清楚地讲说大乘这样的名相,可是依这一点,我们也应该要能够相信,大小乘经本来俱行!不可以说同时都已经存在的大乘经是假的,而小乘是真的。

  时间的关系,这一点我们先演说到这里,下一个单元我们再补充。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11集 大乘是佛说(四)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

  延续上一个单元,我们要引用《成唯识论》章中,弥勒菩萨圣慈氏所提出的七种因,我们继续就第二点来补充。第二点叫作“本俱行”。我们说了,在《阿含经》特别是《增壹阿含》里面,关于菩萨、关于佛乘这一种名目,已经清楚的告诉了我们,这个大乘佛法跟小乘佛法在 世尊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同时宣说了,只是小乘人依于他的根器、依他的智慧的浅劣,他只记载下来了他本身能够胜解的部分,而成为小乘的一个三藏十二部经。既然同时本来就存在了,阿含里面早就有讲到了这样子的一个有分识、这样子一个所知依、这样一个涅槃本际,不允许像焰摩迦这样的说:“阿罗汉灭尽蕴处界之后是断灭。”隐喻的告诉我们,这个名色因、名色本、,这个齐识而还这个“识”,不是其余的六识,那当然大乘佛法跟小乘佛法同样都是证真,而且同时佛世,佛就已经演说。

  好!第三个:“非余境故”,节省时间,我们不念论文。“非余境”,根据《成唯识论》,这里就说:大乘所说的这一些佛法意涵是广大甚深,根本不是外道或是想要破佛法的人所能够穿凿想象编造出来,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使我们这样子为他们演说,他们都不接受了,他怎么能够说自己有这个能力,或有这样子的一个假想说,能够造就这样子的所谓的大乘佛法,来伪充这个是佛所说的?所以依据这样子的“非余境”—非其余的外道能够了知的这样子的意境—我们也可以证成大乘经不能说它不是佛说,

  第四个:“应极成”。这是针对当时有些人认为说:“不是释尊所说,我没有听闻,可是依于我有宿命神通,或是说有辗转天来,可能是其他佛所说。”有些人有这种疑点。针对这种疑点的部分,甚至是菩萨也说了:“即使是其他佛所说,一样是佛法!”说还是师说:既然您是 释尊的三宝弟子,您同样是每一尊佛的三宝弟子,即使您是一个所谓的小乘人,您还不相信说大乘一样的十方世界有无量无数的佛,您们还是得信受这个大乘佛法是 佛所说,无异于我们的本师 释迦牟尼佛所说。

  这个第五点:“有无有故”。简单来讲,如果“有”大乘跟“无有”大乘来作说明,如果有大乘,有情众生能够成佛,以 释尊来讲,有这样依于大乘成佛这样的如来,十号具足祂的出现于世间,才有这样的佛为这些二乘定性声闻人乃至不定性种性人来演说这个二乘的一个解脱法。反过来讲,如果没有佛道、没有佛菩提可证,每一个与二乘声闻人相应的,即使过去佛有演说的二乘菩提,即使所有佛法只有二乘相应的声闻缘觉菩提,这些人证得声闻缘觉以后全部都入无余涅槃了,那还有哪一个有情众生能留下来,而为后世的有情众生来讲说二乘的无余涅槃解脱之道呢?所以叫作“有无有”,一定要“有大乘”才能够成就“有二乘”的存在,,所以小乘人不可以诽毁这大乘不是佛说。

  好!这个第六点:“能对治故”。这个我们前面的单元就说过了,佛在这一个不只是小乘阿含里面所说的这些二乘的菩提,您如实依于佛所说而去依教奉行修行,能够实证这个小乘的四果乃至辟支佛果,;大乘佛法里面所演说的微妙甚深法义,您当然也可以如实亲证,而且它更没有违背《阿含经》所说的这样子的生灭法、生灭相的法义,它更能够以这个三自性的圆满具足实证,来证成这才是真实的成佛之道。

  第七个:“义异文故”。这个“义异文”,可能是要稍微把论文讲一下:【大乘所说意趣甚深,不可随文而取其义便生诽谤谓非佛语。是故大乘真是佛说!】(《成唯识论》卷3)这是专门指某一些人,因为“小乘都说无我,大乘怎么到后来却讲有我、真我?”所以毁谤说这个是外道神我,这个是梵天、像阿特曼那样子的梵我合一的观念混入佛法里面。实际上,您如果去认真地稍微去研究钻研一下,您就知道了,外道的神我是六识论,是意识相应的我,或顶多是意识变相的我。而如来藏这一个我,这个真实我,这个轮回的主体,祂是离见闻觉知,祂是无形、无相、无所住,祂既不在世间也不在空间当中!这些生灭法、生灭相离开祂虽然不存在,可是你也不可以说像这些外道这些奥义书里面所说的,祂是存在于这个生灭法当中的每一个地方。我们有一个简单的譬喻,当然譬喻的话,一定有它没有办法完全对应,因为它毕竟只是个譬喻,可是多少可以让观众菩萨们稍微理解一下“生灭法、生灭相”。生灭法如同显现在这个电脑屏幕的这些声光的,以“法”来讲,而这些“法”显现的光电声影,当您去了知它的内容而起了贪、起了瞋之后,那就叫作遍计执性,叫作“相”,可是不管是生灭法、生灭相,背后都一定有不在屏幕可是又不离屏幕的这样的硬盘这样的一个主机,能够显现也能够记录这个屏幕上面所呈现的这样的生灭法跟生灭相,可是外道的神我祂是能够遍于一切处。

  好!这个部分我们先带过去。底下的部分,我们针对这样子的“大乘是佛说”,我们引用《成唯识论》里面,玄奘菩萨依于 圣弥勒菩萨祂讲述的七个原因,我们简单地又再证成:“大乘成佛之道必定是阿赖耶识如来藏。”那可能有一小部分的人,之前的单元虽有提过,这里却还有必要简单地为菩萨们述说,正如同刚才讲到的蕴处界的尽所有性--没有第六蕴、没有第十九界、没有第十三处一样,既然业种的这样子的保存,只能在十八界之外有某一个不生不灭法,这一个不生不灭法,叫祂如来藏、叫祂阿赖耶识,都是可以通的。就跟我们之前说过的,《楞伽经》里面有讲到:“如来藏是出生一切善法、不善法的原因。”《华严经》都有讲到,譬如说:【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华严经》讲的这个心,跟《楞伽经》讲的这个藏识海——乃至《楞伽经》所说的阿赖耶识、如来藏识,都清清楚楚告诉我们: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差别只在于说,我们强调祂清净的部分,故意要把祂跟生灭的这个部分撇开来,我们就是说,这一个不在画面影像的那一个硬盘的部分、清净的部分,您这个影像上面显示的是杀戮、是抢劫,是不好的、是恶的种子、不善的种子时,离开影像记录的硬盘不会被您所染污!您这个影像,譬如说小孩子玩网络游戏,您记录是清净的、是好的、良善种子,您硬盘记录下这些影像的数据,您也没办法说让硬盘更清净,因为硬盘不是生灭的,是所谓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强调那一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部分,就叫它是如来藏,而强调它的依他起的部分,乃至强调说这一个硬盘含藏了就硬盘来讲,它是不垢不净;可是数据一旦显现在屏幕上,它是染污的。因为这是凡夫的第八识,不是成佛以后清净的第八识,叫作无垢识。强调还是凡夫的、尚未成佛的第八识,里面的种子是染污,可是要记得,是指它现行以后是染污,不是储存在硬盘当中叫作染污。因为种子跟如来藏、跟这个阿赖耶识真正的心体,它是不一不异,还没有现行在现象界,您不能说它是清净或不清净!

  很多学者犯了这样子的过失,譬如说民国初年的熊十力,他就指说写造了一个新的《唯识论》,而依于自己对于佛法根本完全没有理解,而说这一个玄奘大师这一系列他错误地建立真如跟种子为两种本体,又说这个种子本身就能够自己存在了,何必还要建立一个阿赖耶识来含藏这一些种子?这是对于我们刚刚所说的这一种浅阶的、入门的这一个唯识的正确道理都还完全不知道,他以为离开影像之外,这个种子还可以单独存在,可是他忘了一点,蕴处界已经含摄一切生灭法,这些生灭法也含摄了时间、空间,我们说这是一个例子,所以我们不能以世俗人所看到的说:“唉呀!这个硬盘还是有时间与有空间。”请记得,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您所一眼望去全部就是蕴处界,而如来藏祂不在这蕴处界当中,如来藏不在时间、空间当中,不可以像熊十力这样愚痴的认为说:种子离开这样的蕴处界,它可以个别存在。对不起!在那一个时间、空间不存在的,这一个所谓如来藏独存的涅槃境界,祂是离于数法——数目之法,祂是离于语言文字——所谓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所谓的不可思、不可议,不可思议!

  这个部分,我们稍微谈出去了一些,我们先拉回来。既然我们已经简单地证成如来藏是不生不灭法,能够出生一切法;阿赖耶识号称是——含藏染污种子,是凡夫的第八识,可是祂一样不在蕴处界当中。可见这两个不生不灭法,一定就是同一个,只是从不同的层次要去讲说同样一个真实心,不可如同一些佛门内的外道或是纯粹的外道,而来毁谤说如来藏、阿赖耶识,有什么后世论师演述的先后,祂不是同一个。因为最简单来证知,用一个平常的学佛人都了解的《六祖坛经》,我们以前也举说过这个例子无数次,《六祖坛经》里面,六祖依于二乘二转法轮的《金刚般若经》而开悟,依二转法轮的开悟,他却说他所悟的这一个自性清净心是含藏识,就是第八识,而被他所印记的写《证道歌》的永嘉玄觉大师,在他所写造的《证道歌》里面也清楚讲到,他所证悟这个真实心叫作如来藏。如来藏、阿赖耶识本来就如同禅宗的根本经典《楞伽经》所记载的一样,本来这个如来藏识就是同样一个真实心。严格讲,讲一个、讲两个,已经是勉强地说,因为真实的真实心祂不生不灭法,祂是不可以落于这个时间、空间,落于这个数目或者文身、名身、句身当中的。

  好!这个这个部分,我们先说,如来藏阿赖耶识是同一个,我们先简单的论述到这里,剩下的时间,我们可以简单的针对某一些对于“大乘成佛之道,而所谓的大乘就是如来藏、阿赖耶识”还有一些其他的不同意见,我们总集在一起,乃至于有一些佛门内的外道,他毁谤“二乘般若、缘起性空、性空唯名这才是真实最高甚深的佛法,而三转法轮这一个阿赖耶识有偏于外道神我的这样子的一个嫌疑,所以龙树所说的《中论》、龙树所依的二转法轮,是远远高过于三转法轮”。

  针对这种种,我们把剩下的时间用来简单地解说一下。那首先,对于所有不信受我们一直以来所讲说的第八识如来藏能够受熏持种根身器,所有他没有如实的修行而能够了知这样的第七识、第八识真实存在的这一些,不管是学者或是所谓的佛门修行者,我们提出几个简单的一些疑问,那您无妨看看以您所谓的缘起性空,以您所谓的类似熊十力那一类的所谓的建立这样子的一个新儒学的您无妨来解释看看这些问题。大乘唯识真实修学这一个三转法轮佛法的修行者,乃至正觉讲堂的众多亲教师,在 平实导师依于 佛所演说的三转法轮的这样如实开演修行之下,这些问题虽然在电视节目上我们不方便如实详细地演说,可是依于一个佛弟子不说妄语的情形下,我们可以跟观众菩萨们保证,这些问题的演说,在您如实地修行这个三转法轮唯识,在您断我见乃至明心之后,再依于这个地上菩萨种智的熏习,您要解答以下这些疑问,必定没有问题。

  我们来说说看这一些疑问,而对于三转法轮唯识是不是高深过于二转法轮?对于《解深密经》这样如实地判教,对贤首法藏错误的引用所谓的什么《大乘妙智经》,而要来毁谤而要来跟《解深密经》 佛所印可的这样子三转法轮的有上有容、无上无容顺序有所怀疑的,无妨也自己来回答看看您所了知的缘起性空、您所了知的所谓的大乘空宗,它能够解释这些疑问吗?

  第一个:请问为何有情的众生他每一个,以人类来讲,为什么容貌各各不同?为什么福德不同?心性不同?您除了大乘所说的这样子的依《楞伽经》所说的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谁能够解释众生的这样的心行、这样的身行、这样的福德、这样的相貌,种种的不同呢?

  第二个:为什么有些众生,他这辈子可能先有钱,后来却没有钱了?有些人为什么是出生的时候很贫穷,后来却又变成富贵了?为什么有些众生,他天生可能就是音乐的天才、艺术的天才?既然是天生,那到底有没有前世?您无妨仔细地去判定一下子:为什么同样的兄弟姐妹出生,有些人同样未经教导就乐于分享?有些就是很悭吝呢?

  第三个,在地震,或是海啸、天灾人祸的时候,为什么好人却经常有不长命的?孝子死了、好人死了,有些恶人、地痞流氓却残活下来了。请问您大乘的缘起性空,您这样子的所谓的般若,你们所错误执著的二转法轮才是微妙甚深的这个佛法,请问您如何解释这样的问题?

  再请问第四个,为什么明明知道赌博、抽烟不好,为什么您这坏习惯养成了,您想改却改不掉?这依于《八识规矩颂》里面的,乃至对于这一个如来藏唯识佛法有如实了知的菩萨,依他对第七识、第八识如实证知,还有初分的了解,他都可以非常简单的告诉我们为什么。好!这里我们不提。

  第五个为什么儿童学习新的语言比大人容易?简单一个提示,当您对于无相念佛您对于离开语言文字而有忆念、有所了知的时候,您一定可以非常简单地解释,为什么儿童学习新的语言一定比大人来得容易。请问一下,执著二转法轮般若才是究竟的人,请问您能不能以您能不能解释这个问题?好!再来:为什么一些精神疾病所谓类似强迫症的治疗,依据唯识佛法来说,一个修学唯识有所稍微理解的都必定知道,面对一个这样子的强迫症的病人,您可以施设的,简单来讲,您如果引导他的意根依于祂的遍计执性,依祂的这样子的对应如来藏、外六入、内六入,而一直法尘变动会缘的体性,您可以施设而让这个强迫症能够改善。而这个改善的方法,其实跟目前现代精神疾病的治疗的对治的方法,其实也是不谋而合。

  好!我们简单地讲道像一些哲学,我们这里不讲很高深哲学,因为哲学不是我们专长,乃至所有哲学也不过是六识论的产物,并不值得真正要修学解脱佛法的菩萨浪费时间在它上面。举例来讲,康德学说几乎是所谓“所有哲学都汇归于此,又从这里出发”。所谓康德的物自身不可知,其实您对于佛法的理解,您对于如来藏所谓的“受熏持种根身器”的理解,对于《楞严经》里面所讲说的,“当知虚空生汝心中,犹如片云点太清里”,乃至于您对于这个《观所缘缘论》,对于这样子所谓的天所见的是琉璃、对饿鬼所见的是脓血粪尿之合、对鱼所见的是屋宅、对人所见的却只是一个水,这样的众生有情依他的业报身、依他的五根的成就,乃至依他意识相应的显境名言、表义名言的成就,各各所显示的所谓的现象界本自不同。就跟一个视觉所谓正常的人跟一个色盲的人,明明他们面对的,理论上是同一个外境,可是实际上他们所领略的这样子一个物质色法,却是有很大的不同。请问:物自身对应的是这一个所谓的如来藏相应的世界,对应的是这一个名言的所谓的正常的视力的人所见到的这一个六尘、五尘境界呢?还是一个色盲的人所看到的这样的物质色法境界呢?对于佛法来讲,这两个都不是正确的解说。可是真正的唯识佛法还是能够解说这个道理。请记得,一路问下来,我们这些种种问题,八识都可以如实解说,

  请问只信受阿含的这个断我见、断除掉蕴处界而证入二乘这个寂灭法的,这样子的以小乘才是唯一的佛法的人,请问您如何解释这些问题?可是再请问 佛能不能如实知这些问题?再请问于二转法轮像这样子的法藏贤首执著般若才是真实佛法,而毁谤三转法轮其实不是真正甚深成佛之道,毁谤 弥勒菩萨下一尊佛祂所讲授的唯识远高过于 龙树菩萨讲授的初地菩萨讲授的般若的人,他要如何来圆成这一些我们提出的疑问呢?

  最后一个,这样的八识理论,还甚至可以解释量子物理里面有关所谓的纠缠态这种超光速的一个讯息的传递,所谓的测不准的原理。换句话说,所有物理实验都应以观测整个实验者的一个意识的观察而产生变化,或是说像类似爱因斯坦所说的:“当你没有在看月亮的时候,月亮到底在哪?”“当没有人在森林当中,一个树干或是树叶飘落下来,有没有声音?”这里我们没有时间作详细的演说,可是以一个修学佛法如实语来讲,您如果对于八识有如实理解,祂绝对也可以作一个,虽然不是像科学那么微细的一个解剖,可是可以一路下来这好几个问题都能够用一个“八识一心”而能来圆满让您知道这是一贯同样的能够来解释现象界的道理,而您也对于佛法信心能够生起。

  最后剩下的时间我们要来讲一下,即使是 龙树菩萨在他诸多的留下的论述里面,他也有承认唯识才是证真的了义的佛法的一些证据。时间的关系,我们这里只能把一些论本的一个名称,为菩萨们演说念诵一下子,详细的内容,可能要等到下次有因缘,我们再来作一个进一步的详细演说。龙树菩萨提到关于唯识、关于识种的这样的论文,基本上,在他所著作的《大智度论》卷19,在《十八空论》、在《大乘二十颂论》,乃至在所谓的达赖喇嘛也有注解的《六十如理颂》的第35颂里面,都有讲到这相关唯识的部分,证成了 龙树菩萨绝对不是像一般的佛门内外的外道所说的,他是主张所谓的般若而反对唯识。

  好!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福智都能够圆满,自在无碍。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