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112-115集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第112-115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12集 诸行无常(一)
  正圜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这个单元取材自 平实导师所写的《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一书,平实导师为了救护广大南传佛法学人,得以回入佛法正理之中,一世可以取证解脱果,以五年的时间写作完成《阿含正义》共七辑,用以广利今时后世之有缘佛子。祈愿您能因此听闻《阿含正义》之因缘,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今天我们要从《阿含正义》第四辑第六章开始说起,第六章主要是在探讨涅槃为何是绝对寂静的道理,那就必须用三法印来印定;所谓三法印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也就是说如果所证涅槃,违背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这三个法印,就不是真正的涅槃。然而如何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呢?这其中的道理极为广大深细,希望藉由这次电视弘法的因缘,和大众一起来探讨这其中的微妙法义,以帮助大家得以早日取证解脱果,乃至迈向究竟成佛之道。

  现在我们就从第一节,诸行无常开始说明。各位菩萨!您晓得众生为什么不断在三界中轮转生死吗?有没有人可以死后不用再轮回?不再轮回于三界是什么样的境界呢?相信这些问题,也是许多学佛人心中长时以来的疑惑,现在就请您和末学一起来探讨吧!有情众生如果断了解脱道中的无明,死后就不会再出生中阴身,不出生中阴身就不必再去投胎,不再去投胎就可以出离三界生死,而阿罗汉就是断尽—解脱道中的—无明者,死后不再出生中阴身,可以解脱于三界的生死轮回;当阿罗汉把自己灭尽了,不再出现于三界时,那就是涅槃的境界,也是没有任何境界的境界。

  一般来说,修行人之所以无法断尽解脱道中的无明,最主要的原因是对五阴的内容无法如实理解所导致。因此,如何确实理解五阴的内容就显得非常重要,而自己是否已经确实理解五阴的内容,那就应该用三法印来自我检查和印定。五阴中最难理解的其实是行阴,而禅宗大师与学人也往往落入行阴之中,而自以为证悟。由此可见,对行阴的如实了解是何等的重要呀!

  然而想要真实理解行阴,就必须要先了知色、识、受、想等四阴,才能确实了解行阴的真实义,否则还是难免会误会行阴的。色阴,解脱道的行者们大多能知,但是往往也有误会者,譬如常常有人会执著色界天身,误以为色界天身是常住不坏法的缘故,就会落入色阴的行阴之中;如果是已经证得第四禅,舍寿后也难免会以入涅槃想而受生到无想天中,以无想天身而进入无想定中,仍然是不离轮回。又譬如,喇嘛教的本尊、佛身、天身等观想法门更是如此,具足意识行阴与色阴行阴的苦,因为观想的心是意识,观想所住境界是意识的行阴境界;来世纵使真的能获得色界天身,也仍然是色界色阴的行阴境界,不离行苦,更何况他们其实是不能获得来世的色界天身或佛身的,因为观想之法,并不是获得色界天身或佛身的方法,而是要依靠色界定才能获得色界天身,要依靠一切种智才能获得佛身的。

  而色阴的内涵,一般来说是比较容易理解的,虽然色界天身的状况,对不曾体验初禅遍身发境界的人来说,也只能靠思惟而理解,与实证者对色界天身的理解,是有很大差距的。譬如台湾南部有一位常在电视上说法的法师,自称已得初禅,而其实是误会了,因为初禅发起后一定会有五支功德,其中一支功德是乐触常在胸腔现起,但他却始终没有五支功德中的这一种功德,其余四支显然也是没有的,怎能说是已经证得初禅的人呢?更有荒唐的是,有自称已经开悟的人,竟然会将静坐时出现的幻觉当作是证得初禅天身,然而这种幻觉,都只是欲界定中出现的境界;如果已经转入未到地定时,这类境界就不会再出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误解,都是因为不懂色阴实质的缘故;即使是真的证得初禅遍身发的境界,身中出生色界天身而有乐触,也仍然是虚假的法相——都不离身行,因此对色阴、行阴能够深入观行而实际了解,是修学解脱道的初步功课。

  以五阴而言,基本上色阴的内涵相对是比较容易了解的,最难理解的是行阴与识阴之间的关系,也是最容易产生误会的。在前面概略说过色阴之后,想要让您确实了解行阴之前,其实是应该先为大家说明识阴、受阴与想阴,然后再来为您说明行阴的。然而,如何是识阴呢?佛在《增壹阿含经》卷28中是如此开示的:【彼云何名为识阴?所谓眼、耳、鼻、口、身、意,此名识阴。】这一段经文意思是说:什么法而被说为是识阴呢?就是平常所说的眼、耳、鼻、口、身、意等六识,这六个心就称为识阴。由这一段经文开示,我们可以很清楚知道:在阿含解脱道中所说的识阴,总共只有六个心;意根则是识阴出生的所依缘,是根而不说是识,所以不摄在识阴之中;由此可知,识阴的最正确说法,是眼识乃至意识等六个心。

  了知色阴与识阴之后,我们就可以进一步了解受阴了,《增壹阿含经》卷28中 佛是如此开示的:【彼云何名为痛阴?所谓苦痛、乐痛、不苦不乐痛,是谓名为痛阴。】这一段经文意思是说:那个所谓的受阴之所以被称为受阴,就是所说的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这就是所说的受阴。当然,扩而广之,有乐受及苦受所引生的喜受、忧受,也都是受阴所含摄。

  各位菩萨!在了解受阴之后,我们接著来看如何是想阴呢?想阴有许多层次不同的差别,譬如《增壹阿含经》卷28中 佛说:【彼云何名为想阴?所谓三世共会,是谓名为想阴。】意思是说:所谓想阴就是能思索三世诸法,能把三世诸法合会起来共同思惟的,就是所谓的想阴。同一部经中又说:【云何名为想?所谓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也就是说:所谓的想就是知;了知青、黄、白、黑,了知苦、乐,所以想又名为知。

  《长阿含经》卷8中则说:【复有六法,谓六想身:色想、声想、香想、味想、触想、法想。】意思是说:还有六种了知的功能,也是想;那就是对色尘的了知,对声尘的了知、对香尘的了知、对味尘的了知、对触尘的了知、对法尘的了知。这六种了知功能都是想,也就是说想阴的范围,并非只局限在语言文字的思想上而已。

  在阿含部的许多经典中所说的想阴,其实是说觉知,说的是六识在六根的支持下,对六尘直接的了知,这种了知是在语言生起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不是等到学会语言文字以后才存在;这就像婴儿在出生以后意识出现时就能了知,所以婴儿都还没有学会语言文字,就已经了知出生时受到挤压的痛苦,他自然就会哇哇大哭;当他肚子饿了,也能了知懂得大哭,乃至尿布湿了也懂得大哭。这时的婴儿都还没有学会语言文字思惟及表达的能力,却都已经懂得了;显然还没有学会语言的婴儿也是有想阴的,只是想阴并不只是限定在语言思想的功能之中。

  又譬如无想定中,灭却六识心而离见闻觉知,谓之无想,因为那时六识已经灭失而不存在,所以无法了知六尘而被称为无想定;灭尽定也是同样的道理,正因为意识已经不存在,根本不会去了知六尘境界,连意根的受与想也灭尽了,所以被称为灭受、想定。又譬如非想非非想定,似已灭却见闻觉知心,意识似乎是不存在了,所以无法了知自己是否仍然存在,因此被称为非想;然而意识实非全灭,其实仍然有了知性、仍有想阴存在,只是不会起心动念反观自己是否存在罢了!所以并非无想,名为非非想;所以就合非有想与非无想,而称之为非想非非想。因此离语言文字,而直接了知六尘的离念灵知心,正是想阴所摄六识的想,并非实相心如来藏呀!

  在您了解想阴之后,我们继续说明如何是行阴,《增壹阿含经》卷28云:【彼云何名为行阴?所谓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阴。】也就是说:行阴大约有身行阴、口行阴与意行阴等三种差别。而这其中又都各有微细不同的差异存在。粗的身行阴,譬如追赶跑跳碰,种种体育活动都属于极粗的身行阴;细的身行阴,譬如坐著观赏戏剧、读书、写字等;最微细的身行阴,譬如眠熟时色身不动,或者闷绝时不动其身,乃至第三禅中色身无丝毫动摇,都属于身行阴。也许您想问:为什么这些状况,会是最微细的身行阴呢?难道这些状况还有身行存在吗?的确如此,在这些状况之中,都仍然有呼吸、脉搏、新陈代谢等身行继续在运作著,所以说仍然有身行的行阴存在。

  各位菩萨!在说过身行阴之后,继续说明口行阴。粗的口行阴,譬如大声骂詈、大声戏笑、歌唱吟咏等,都属于粗的口行阴;细的口行阴,譬如心中语言文字不断,或者忧愁、或者思虑、或者以语言文字思惟法义等等,都属于细的口行阴,因为都是不形诸于外的缘故;但不论是形诸于外或不形诸于外,都是行阴,因为这已经是表义名言了。更细的口行阴,譬如心中都无语言文字,也不思虑、忧愁,但已对外境六尘了了分明,这就是更细的口行阴,而这都已经是显境名言所含摄的了;而最细的口行阴,譬如四空定中—特别是非想非非想定中—对自己是否存在也无所觉知的了知性,因为仍然维持著意识心的极微细了知存在,所以这也是口行阴;因为尚有最微细的觉观存在,仍然属于显境名言所摄的境界,因此也是口行阴所含摄。

  而意行阴通常是包含意根与意识的,不论是在阿含道或佛菩提道中,常常都是如此的。在阿含道中,往往把意根与意识合说为意,但有时“意”字是说意识,那是指与其余五识同说,而将识字省略时,一般而言则是指意根;所以我们必须依照前后字义、名义、句义来作判别,不可一视同仁等视齐观,否则往往会误解经文中的真正意思而仍不自知呢!

  最粗的意行阴,譬如缘于五尘之意识而有所爱著,又如缘于贪瞋之意识而与贪瞋相应,是属于粗重的意行阴;又如缘于语言文字之意识,因为被无明笼罩,而坚持自己的错悟是正确的证悟,因此而对宣扬正法之贤圣起瞋、毁谤等等,也都属于最粗重的意行阴。而细的意行阴就是指离念灵知心,是缘于欲界定、未到地定、初禅等至位的离念灵知心,举凡缘于六尘、四尘觉观之意识心,都是属于微细的意行阴。更细的意行阴则是指二禅乃至无所有处定的等至位中的意识心,都不触五尘,但是却仍有意识对定境法尘觉知了然。而最微细的意行阴,譬如凡夫缘于无想定境的意根,这时意识已经断灭而不存在,只剩下意根存在于无想定中;俱解脱圣者,拥有三界中最微细的意行,就是灭尽定中的意根,此时意识已经断灭而不现前,但是仍有意根存在,而此位中的意根又灭除自身的“受”与“想”两个心所法,所以大异于凡夫所入的无想定,这就是三界中最微细的意行境界了。

  各位菩萨!综合以上所说,我们就可以知道,只要还有前七识心的存在,那就是意行的境界;只要还有呼吸存在,就是身行的境界;只要还有觉观存在,就是口行的境界。因此,想要取证阿含解脱道中所说的涅槃解脱,就必须灭除三行,也就是灭除身行、口行、意行之后,把五蕴十八界全都灭尽,那就成就无余涅槃的修证,也就是出离三界生死了。从此时起,穷尽最胜妙的天眼通,也都无法再看见他出现于三界中,因为他已经永灭蕴处界而不再受生,已经永离分段生死了!

  以上为您说明的是阿含道中灭除三行,成就涅槃解脱的道理;而菩萨虽然发愿生生世世要在人间自度度他,但无妨具有解脱道的实证,可以出三界而不出三界,常住世间利乐有情永无穷尽。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您说到这里。

  非常谢谢您的收看!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13集 诸行无常(二)
  正圜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这个单元取材自 平实导师所写的《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一书, 平实导师为了救护广大南传佛法学人,得以回入佛法正理之中,一世可以取证解脱果,以五年的时间写作完成《阿含正义》共七辑,用以广利今时后世之有缘佛子。

  在上一集中我们为大家说明,要成就无余涅槃的修证,出离三界生死的方法就是必须灭除三行;也就是灭除身行、口行、意行。然而多数修行者对于身口意行的详细内涵,误会者多了解者少,才会陷入久修解脱道而唐捐其功的窘境,因此唯有如实了解身行、口行、意行的内涵,才能让我们得以确实断除解脱道所应断除的无明,取证解脱果。今天我们要从《阿含正义》第四辑第1075页继续说起,前面一集我们说:行阴是指身行、口行、意行,这也就是诸行无常的行,《杂阿含经》卷12云:【缘无明行者,云何为行?行有三种,身行、口行、意行。】在这一段经文中说缘于无明而有行,行就是指身行、口行、意行;而这些行即是十二因缘法中的行支,但这些行支都是指有记业而言,属于比较微细的行支;如果不是和善恶业有关的身口意行,而是无记性的业行,就不摄在因缘法所说的行支之中。一切和善恶业有关的身口意行,也都摄属于五阴中的行阴,因此行阴的范围比较广泛,包含无记性的身口意行在内,这其中有种种的差别存在,行者都必须深入了解,以免未断行阴而自以为是已断行阴,而犯下大妄语业。

  凡是有记业的身口意行,都会在舍报以后随著业种的大小与因缘而开始受报。然而什么是无记业呢?无记业的身口意行不会影响正报,譬如不伤害众生,对众生也没有做过增益的事情;比如个人的饮食谋生、技艺学习、睡眠休息、运动健身、行住坐卧、观察诸事、呼吸、大小便利等,固然会影响到此世的健康,及未来世的世智辩聪,但不会改变往生处所及所受善恶业报的结果,所以是不会被异熟识的因果业行所记录,而改变受报的环境,这就是无记业种。凡是无记业行,都不属于因缘支的行支所摄,却是五阴中的行阴所含摄;有记业行、有善恶性的业行,才是因缘支的行支所含摄的范围。

  以上是对一般初学解脱道者而说三行,但是如果您已经深入修学解脱道很久了,而且已经确实了解我们前面所说的法义时,对您而言,这时的身口意行就必须有更深入的说法。我们来看 佛在《杂阿含经》卷21中,是如何开示的:

  复问:“云何身行?云何口行?云何意行?”答言:“长者!出息入息名为身行,有觉有观名为口行,想、思名为意行。”复问:“何故出息入息名为身行?有觉有观名为口行?想、思名为意行?”答:“长者!出息入息是身法,依于身,属于身,依身转,是故出息入息名为身行。有觉有观故则口语,是故有觉有观是口行。想、思是意行,依于心,属于心,依心转,是故想、思是意行。”复问:“尊者!觉观已,发口语,是觉观名为口行。想、思是心数法,依于心,属于心想转,是故想、思名为意行。”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鼻中呼气及吸气名为身行、有觉有观称为口行、了知与思量名为意行。而什么缘故说呼吸名为身行?为什么说有觉有观名为口行?为何又说了知与思量名为意行呢?那是因为气息的出入是身体的行为,依于色身而呼吸,属于色身的呼吸,必须依附于色身才能运转,由这个缘故而说出入息名为身行。众生因为有觉有观的缘故,才会开口言语,由这个缘故而说有觉有观就是口行。想与思量都是意的行为,了知与思量性都是依于意根与意识心,是属于意根与意识心的功德,也是依于意根与意识心而运转的,由这个缘故而说了知与思量的功能,都是意根与意识心的行为。又由于觉察及观照以后,心中发“行”出来就成为口中的言语,因此这个觉察及观照就名为口行。想与思量是意根与意识的心所法,依附于意根与意识心,属于意根与意识心的心所法运作,因此想与思量名为意行。

  各位菩萨:由前面这段经文,相信您已经可以很深入而且确实了知身口意行了;接下来我们要为大家说明的是:口行与修证俱解脱的关联。请问菩萨们:您晓得俱解脱阿罗汉入灭尽定时,是先灭身口意中的哪一个行呢?我们来看 佛在《杂阿含经》卷21的开示:

  复问:“尊者!云何入灭正受?”答言:“长者!入灭正受,不言:‘我入灭正受,我当入灭正受。’然先作如是渐息方便,如先方便,向入正受。”复问:“尊者!入灭正受时,先灭何法?为身行?为口行?为意行耶?”答言:“长者!入灭正受者,先灭口行,次身行,次意行。”

  这段经文意思是说:尊者进入灭尽定时,心中不会说我已进入灭正受、我正要进入灭正受,而是要以渐渐息灭,这三行作为种种方便,趣向进入正受境界之中;而进入灭正受时,是先灭除口行,然后灭除身行,最后才是灭除意行。

  一般人的想法,总是以为取证灭尽定时,是先灭除色身的行为,然后灭除心中的言语,不需要灭除意行,因为一般人所以为的意行是意识觉知心中的言语,而不是指意识心的了知性继续存在;而且一般学佛人所认知的身行,都只是指色身的动转,不曾涉及色身的呼吸,但色身的呼吸及脉搏仍然都是身行;而一般大师与学佛人所知的口行,则是单指口中的言语,从来不曾涉及觉观的部分;至于意识的存在本身,其实就是意行,但是众生都不曾了知这个道理,总是误认为意识心中没有语言文字,或是不对诸法作思惟、抉择时就是没有意行存在。其实当意识觉知心存在之时,纵使都没有语言文字,而住在四禅八定之中,也都是意识心对一念不生境界的意行,否则是无法住在四禅、四空定中的,这其实是意识心刻意保持在定境中,制心一处而不动摇,仍然是意识心的行为,所以意识心存在之时正是意行。然而禅宗错悟者,常常住在离念灵知的静坐境界中,往往误以为是没有口行的境界,其实都是错误的认知啊!无想定中也是灭除意识心行的,因为在无想定中,意识心已经自我灭除,已经没有意识觉知心存在了。然而一般人乃至大师们,也都误以为觉知心中,没有语言妄想存在,就是证得无想定,殊不知觉知心中没有语言妄想时仍然只是欲界定而已,意识心及五尘都还是存在著,连未到地定都还没有生起,怎能自我高推是证得无想定呢?

  无想定是在息脉俱断而证得第四禅,并且对四禅境界的入出都已经很娴熟了,才能进一步灭掉意识觉知心,那才是真正的无想定。不是像某先生书中所讲的,没有语言文字时就是证得无想定,无想定中灭除了意识心行,因为意识觉知心已经灭除而不存在了,并且这时也已灭除了口行,因为无想定中没有任何的觉观,不只是没有五尘觉观而已,连定中的自我觉观也都灭除了;因为无想定中,是没有意识觉知心存在的,而且身行也都灭尽了,色身固然还在,但是色身已经没有呼吸与脉搏,心跳停止了,所以完全没有身行、口行、意行,唯除意根之心行外。这绝对不是如某先生所说的,还在欲界境界中的离语言文字,而且仍有呼吸的境界,可以称为是证得无想定啊!也就是说,只要还有身行、口行、意行存在,不论这三行已经多么微细,都仍然不离行阴的行苦。而行苦的内容是学佛人最难了知的,特别是在末法时代的今天,现在之所以被称为末法时代,是由于真善知识稀少,而一般人所以为的大善知识,总是像某先生等人一样误会般若与禅定,不论是大法师或大居士都一样,很难得见到真正的大善知识。而真正的大善知识所说的法义,也都与一般学佛人,及大师们的说法不同,当然很难获得一般学佛人的认同;那是因为真善知识的法义,常常会遭受凡夫大师与学人的毁谤和抵制,导致一般学佛人尚无眼目而跟著盲从之,拒绝接受真善知识正法的教导。甚至于盲目地跟著凡夫大师们,一起抵制正法,心中却洋洋自得,以为已经成就护法的大功德;不知自己早已被误导,而跟著大师一起成就破法的大恶业了。

  因此十二因缘法中的行,与解脱道中求灭尽定所讲的行,行者对于其中之分际应该有所了知,才不会永远停留在解脱道初机学者之中,才能进前实证解脱道的见道而取证初果,乃至取证慧解脱、俱解脱。而所谓因缘法中的行,就是一定会与未来世、异熟果报有关的身口意行,会导致未来世受生正报的变化。造恶业的身口意行,会堕入三恶道中受恶报;造善业的身口意行,会上升欲界天享受天福;修习禅定的行,会上升色界、无色界享受天福;护持正法的行,会获得人身或欲界天身;以护法之名而造作破坏正法的行,则会堕入地狱受大苦恼;这些都是属于影响正报的行为。由身口意三法,或二、或三配合实行而完成的行为,就是因缘法中所说的行支;换句话说,行支是说身口意所造的行为本身,都是有关善恶业的行为,都属于五趣人天果报的行为。(《阿含正义》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083。)可是解脱道中所讲的行,却与因缘法中的行有所不同,这种行无关善恶业,举凡色身的功能、觉观的功能,意识觉知心的存在,就是身行、口行、意行;所以色身虽然没有在造作善业、恶业、无记业,但是只要色身还在呼吸,心脏还在跳动,那就是还有身行。所以灭除身行的境界,是在进入第四禅,或在四禅前的未到地定的深定之中才会灭除的,四禅后才能证入的无想定,当然更是如此了。

  觉观就是口行,当学人修定之前,常常与人言语闲聊,这些闲聊的口行,都是因为先有觉观;觉观即是显境名言,然后生起了表达心中意思的念头,才会口出音声发而为语,成为表义名言。可是当学人开始学佛,而正在修定之时,心中往往语言妄想不断,那些语言妄想都是由于有觉有观所导致,假使对外境五尘没有了知的欲望,心中也没什么烦恼,五尘觉观就会灭除;而进入二禅等至位中,连心中都不会有语言文字,何况会有口中的言语出现呢?因此说觉观就是口行,当心中自言自语时就是口行中的一种,而这种口行都是由于有觉有观而产生,所以有觉有观时,纵使还没有语言出现在觉知心中,就已经是口行不断的境界了。意行不是单指意识觉知心不断地观察、思量、判断应该作什么事;而是说当意识觉知心存在之时,即使是禅定等至位中不触外五尘,那也还是保持著觉知心的了知性,这个了知定境的了知性正是意行;所以当觉知心意识住于了知性当中,一念不生时仍然是意识心的心行;假使想要证得无想定或灭尽定,就必须灭除意识心,使祂不现起而没有了心行,否则绝对是证不了无想定和灭尽定的。

  各位菩萨:以上为您说明的是身口意的详细内涵,假使菩萨们想要修除身行、口行、意行,单凭定法的修行是极为辛苦,而不坚固的。譬如外道们修证禅定时,往往是投注毕生精力去修持的,可是成果总是不彰,而且即使证得禅定之后,如果无法每天练习及入定,不久之后禅定仍会逐渐退失。因此真正想要修证禅定的佛子们,其实应该要在灭除烦恼的法上用功修行,才不会使已经证得的禅定境界退失掉;也就是说想要修证灭尽定的人,最好必须先证得四禅及四空定,具备四禅八定的功夫;或者能够得到真善知识的指导,而在第四禅中直接证入灭尽定,因此想要真实修证灭尽定的人,一定要懂得修除身口意行的道理,就能知所进道获得解脱。

  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14集 诸行无常(三)
  正圜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这个单元取材自 平实导师所写的《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一书。平实导师为了救护广大南传佛法学人得以回入佛法正理之中,一世可以取证解脱果;以五年的时间写作完成《阿含正义》共七辑,用以广利今时后世之有缘佛子。在上一集中,我们为大家说明想要修除身、口、意行,单凭定法的修行是极为辛苦而不坚固的;真想修证禅定的佛弟子,其实应该在灭除烦恼上面用心,才不会使已证得的禅定逐渐退失。若要真实修证灭尽定,则一定要懂得修除身口意行的道理,才能知所进道。

  今天我们要进一步为大家说明:想要修除身口意行的人,应当先了知行阴及行阴四圣谛的内涵,才能如实修除对行阴的执著,逐渐迈向解脱。然而应该如何如实了知行阴呢?我们来看《中阿含经》卷7中 佛的开示:

  云何知行如真?谓有三行:身行、口行、意行,是谓知行如真。云何知行习如真?谓因无明便有行,是谓知行习如真。云何知行灭如真?谓无明灭,行便灭,是谓知行灭如真。云何知行灭道如真?谓八支圣道,正见乃至正定为八,是谓知行灭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行如真,知行习、知行灭、知行灭道如真者,是谓比丘成就见,得正见;于法得不坏净,入正法中。

  这一段经文意思是说:如何是已经如实的知道“行”了?这是说有三种行:身行、口行、意行;确实知道这三种行,就是我所说的真实知道行了。如何是如实的知道行的熏习?是说因为无明就会有身口意行,这就是已经如实知道行的熏习。如何是如实的知道行的灭除?是说无明灭除了,行就会跟著灭除,这就是已经如实了知行的灭除。如何是如实了知行灭除的方法?是说如实了知八支圣道,也就是正见乃至正定等八种方法,这就是如实了知行灭除的方法了。尊者舍梨子!假使有比丘像这样,如实的了知行的苦、了知行的熏习积集、了知行的灭除、了知行灭的方法,都已如实了知的话,就是这位比丘已经成就正确的见解,已经获得正见;他对于解脱的正法已经获得不会被破坏的清净信了,他已经进入正法之中。

  换句话说,假使还没有正确的了知身口意行的苦、集、灭、道,就会落入五阴之中,误将五阴中的某一阴,或某一阴的功能认作是常住法,那就是还没有获得正见的人,不能真的灭除行阴,还不是进入解脱道正法的外门修行者;也就是说,他仍然被无明笼罩,所以不明白灭行的道理,总是希望意行永远存在,想要永远保持意识心常住不灭。然而这种现象已经普遍存在于今时的佛教界,不论大师或学人都难以豁免,不能自外于这一类的无明,所以才说现在是末法时代。这是因为大师们都被无明所笼罩而说现在是末法,而不是因为学人被无明笼罩而说现在是末法时代呀!

  各位菩萨!以上我们所说的种种法义,目的都是在破除您对于行的无明,请您千万不要因为我们如实讲出现代佛教界的现象,您心里就不舒服而生起瞋心和痴心;如果被名师的情执所系缚,就会重新被无明所笼罩,再次障碍自己的道业;况且我们所说的也都是如实语,您不妨自行检查一切大师们所说的法义,相信最后您一定会认同我们的如实说法:完全是为了要破除众生对于解脱道的无明,救护众生回归正教,而不是因为起瞋的缘故。有了正确的观念以后,接下来我们将依序为大家说明“行”、“行集”、“行灭”、“行味”、“行患”,以及“行出”的道理。请您务必耐心听闻,并且能够如理作意思惟,如此一来,相信您对解脱道中诸行无常的道理,一定能了然于胸、永无犹疑。

  首先为您说明的:如何是“行”?行有三种:身行、口行、意行。关于身行:始从色身造作善恶业及无记业,导致后世会有异熟果报的改变或无改变,都是身行;身行存在之时,本身就是苦。关于口行:始从与人言语,次如修学禅定而心中语言妄想不断,末至心中保有觉察及观照的自性,也都属于口行;口行都是无常之法,也都与涅槃离知、离见、离苦不相应。关于意行:始从思量判断善恶的心行,次如学习世间法,而使觉知心不断学习的心行,末至修习禅定过程中,始从二禅不触五尘的等至位,末至非想非非想定中的觉知心,都不了知自己的存在,这都必须有意识觉知心存在而运作著,才有可能使这些境界相生起及继续存在;但是觉知心不论是有念或是离念而不触外五尘,仍然都是意行所含摄的范围。而意识心自身以及意识心所住的一切境界,都是无常之法,无常即是苦。也就是说,不管是身行、口行或是意行,都是无常的法性,无量世以来的身口意行,从来没有常住不变异、不坏灭的法性存在;因此身口意行是苦,究竟寂灭才是离苦,所以解脱道行者都应该努力寻求永灭身口意行的智慧和方法。

  菩萨们!您若是懂得以上所说的道理,并且能够确实加以如理作意的观行,您就是已经灭除三行的无明,一定会成为声闻法中的法眼净者,此时您就是初果人了。然而如何是“行集”呢?行集有三:身行集、口行集、意行集。身行集是说,不断的攀缘外法,使得身行不断,一直停不住身行,总是忙个没完,这就是最粗糙的身行集。假使是修学解脱道的人,心中静不下来,常常莫名的烦闷而不想静坐,才刚思惟一点儿法义就觉得心烦,无法继续思惟与观行;每天都是这样不断的想找事情做,使身行不断的造作,这就是身行集。乃至终于修得第四禅以后,却害怕呼吸、脉搏断灭而导致死亡,因此就退出第四禅而回到三禅境界之中,使呼吸、脉搏再次现起以后,心才安定下来,这也是身行集。身行的集无法断除,有身之苦就会继续不断的存在,永远无法灭除;这就是因为心中不愿意让身行灭除,所以才会有身行的苦集不断地存在。

  何谓口行集呢?最粗糙的口行集,就是与他人对骂,口不择言,而且是常常如此不肯断除,这就成为最粗重的口行集。较细一点的口行集,譬如一般人觉知心中总是不断有语言文字妄想生起,心中自言自语,这也是口行集。更细一些,譬如静坐之时心中不断有语言生起,断了又生、生了又断,总是放任心中不断有这些语言生起,这也是口行集。乃至已经离开语言,心中长时间一念不生,可是却贪著静坐中的定境离念灵知,爱乐定境中的轻安境界,使得五尘觉观一直具足存在而不肯舍弃;乃至证得无所有处定时,不肯舍弃觉知和观照,想要使觉知和观照的功能常住不断,这也是口行集。而意行集则是指宝爱意识觉知心自己,舍不得让自己断灭,所以时时都以意识觉知心为中心,误认觉知心是常而不坏法,时时宝爱意识心而不肯灭除,这都是意行的苦集。乃至于修定,喜爱定境,也都是在意行的苦集过程之中,所以爱乐每天进入定中,宝爱定中的觉知心自己,这同样都是意行的苦集。

  由于有身行的集,就一定会有来世的色身出生,永远离不开有色法的欲界和色界境界,永远被拘系在欲界、色界之中,无法突破。由于有口行的集,就一定会继续受生于三界,无法突破无所有天以下的境界,永远被无所有天及以下的境界所拘束,不能解脱生死。由于有意行的集,导致永远无法突破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永远被拘系在非想非非想天及以下的所有境界之中,永远无法出离生死。因此解脱道行者,都应当努力寻求永灭身口意行的智慧和方法,确实灭除身口意行的集,就能获得声闻法中二果及三果的实证。

  各位菩萨!以上所说的是“行”及“行集”的道理,接下来我们继续说明如何是“行灭”?行灭的意思是说,身行灭、口行灭和意行灭。身行灭有两种,一种是慧解脱的身行灭,另一种是俱解脱的身行灭。口行灭、意行灭也和身行灭一样,分为慧解脱和俱解脱。然而如何是慧解脱的身行灭呢?这是说,已经确认身行无常,不离行苦;对于种种不同的身行都已经确实加以思惟、观察,都不执著于极粗糙的身行,乃至对于极微细身行的呼吸与脉搏也都无所执著,此一确认不疑,即是慧解脱的身行灭。而俱解脱的身行灭,则是说慧解脱圣者进而证得四禅、四空定,已确实灭除最微细身行的呼吸和脉搏,由于已断三缚结的见地,加上根性猛利的缘故,可以取证灭尽定;或者是根性迟钝者,但因为获得大善知识的教导,所以能在第四禅取证灭尽定,这就是俱解脱者的身行灭尽。

  而如何是俱解脱的口行灭呢?这是说,已经证得灭尽定者,灭除一切觉观之后住于灭尽定中,名为俱解脱的口行灭。而慧解脱的口行灭,则是说尚无能力取证第二禅的定境,无力灭除五尘觉观,但已有智慧思惟五尘及法尘都是生灭法,都无常恒不坏的法性;只要有觉观存在,即是口行所摄,如是思惟了知之后,不再对六尘中的一切觉观有所执著,名为口行灭。然而如是所灭口行,仍非究竟灭,更有慧解脱及俱解脱的种种不同差别存在;这是说慧解脱阿罗汉,于证果后继续进修俱解脱,或者证得初果、二果之人,灭除欲界觉观,远离舌味、鼻香、男女根细滑触,实证初禅等至以后,也是口行灭。然此亦非究竟,尚有证得三果者修得二禅等至,远离五尘,对五尘无所执著,这也是灭除口行。也有三果或四果人,继续进修三禅、四禅乃至四空定,对于色界及无色界定境中的觉观,只余多分、少分乃至极少分;或如俱解脱阿罗汉,灭除了觉知心自己而进入灭尽定中,都是灭除口行者,只是灭除口行的究竟或不究竟,有所差别而已。以上所说是口行灭,另外还有凡夫实证无想定者,也是口行灭;但因色阴的身见未断的缘故,作涅槃想而“入涅槃”以后就生到无想天中,成为无想天人;但无想天人有色而无名,那是因为色阴尚未灭除的缘故,所以仍然无法解脱于三界之系缚。

  如何是意行灭呢?意行灭也分为慧解脱和俱解脱两种。所谓俱解脱意行灭,是说已经实证灭尽定,于定中灭除意识全分,同时也灭除意根的受、想两个心所法,所以是意行已灭。而慧解脱的意行灭则是说,慧解脱圣者对于识阴已有如实的观行,确认识阴六识都是缘生之法:若无六尘、无明、意根与五色根为缘因,若无入胎识为生因,就不可能有识阴六识在人间出生;所以识阴是缘生法,将来一定会有永灭不现的时候;所以说意识等六识都是缘生而无常的法性,本非真实有我。由于能够如理作意思惟的缘故,所以慧解脱阿罗汉灭除了意行,从此对意行不再有所贪爱,舍报时就一定能够灭除意识,不再受生,令未来际永远不能再生起意识觉知心,意根因此就随之而灭尽,这就是慧解脱圣者的意行灭。

  以上所说的是俱解脱和慧解脱的意行灭,但是在慧解脱和俱解脱之间的情况,与口行灭的亲证者一样,都有各种实证上意行灭的分证。所以灭除意行的意思,有慧解脱者断我执的灭除意行,也有俱解脱者依灭尽定而现前断除意识的一切意行;两者中间又各依证果后所得禅定高下而有不同,所异的只是未入无余涅槃以前,断意行的现量境界上的亲证差别而已。

  各位菩萨!以上是从四圣谛的角度来谈行阴,希望您在听完我们的说明之后,对于行阴的意涵,为何有行阴的集?该如何灭除行阴的道理,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与了解,也能因此而使您早日取证解脱果,远离三界之系缚。

  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一)
  第115集 诸行无常(四)
  正圜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单元。平实导师为了救护广大南传佛法学人,得以回入佛法正理之中,一世可以取证解脱果,以五年的时间写作完成《阿含正义》共七辑,用以广利今时后世之有缘佛子。

  在上一集中,我们为大家说明如何是行?如何是行集?如何是行灭的道理?若要修学解脱道者,都应当努力寻求永灭身口意的方法和智慧,并且确实加以实行而灭除三行的集。然而众生为什么会不断造作身口意业,无法停止轮回的势力呢?最主要的原因都是因为贪著三行的法味,被三行的法味所系缚而无法出离;然而这三行究竟有哪些法味呢?所谓行味意思是说,对于行的法味有所贪爱,就是行味,其中又分为身行的法味、口行的法味以及意行的法味等三种。

  所谓身行的法味,譬如世间人贪爱种种活动,常常想要四处游玩行乐,这就是身行的法味;又譬如欲界世人爱乐男女细滑触,悉皆乐此不疲,这也都是身行的法味。而口行的法味,即是爱乐觉观境界,譬如古今禅宗的错悟者,每每认为静坐到一念不生时,心中都无世俗烦恼负担,极为轻安,并且越坐越有精神,所以乐在其中,这就是口行的法味,也就是爱乐定境中的觉观的缘故。至于意行的法味,则是贪爱觉知心自己,一直住在我执之中,常常想要使觉知心处在世间五欲或技艺中,领受其中的法味,这是世间人爱乐意行的法味。

  若是修行人,譬如外道的五种现见涅槃:第一种是最低层次的外道五现涅槃,即是西藏密宗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双身法境界中的意识心,他们自以为意识心可以长时间住于双身法中的第四喜,极大乐触境界中,那时观察意识正在领受淫行的最大乐触,此时的乐触是无形无色,所以是空性,而这个领受最大乐触的意识,也是空无形色,祂也是空性,当意识觉知心住于淫乐第四喜境界之中,与淫乐合而为一时,就是乐空不二;就说淫乐与意识心二者都是空性,藏密法王们都认为这种淫乐的境界,就是报身佛所住的快乐果报,所以他们的意识觉知心,必须一直住于淫乐的最高乐触中,不可离开,那时现前领受涅槃的快乐,说那时的意识心就是涅槃心,他们认为这是现前可见的涅槃,所以说是现见涅槃。这正是外道五现见涅槃中,最低的层次,顶多只能与欲界定相应,这其实正是意行的法味,但因藏密不懂乐空双运时的觉知心存在之时,正是意行境界,不知其缘起及无常的法性,也因为被无明所笼罩的缘故,所以每天乐在其中,沦坠于意行之中,继续乐空双运的意行苦集,而不知远离,如果想要因此而得解脱,恐怕是遥遥无期啊!第一种外道现见涅槃,除了前面所说西藏密宗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双身法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误将欲界定中的离念灵知心,误认为涅槃心,所以有大师主张说:“证得一念不生境界,而能长时间保持不生妄想杂念时,就是涅槃心。”,也有大师主张:“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于此前后念中间短暂时刻的离念灵知,就是涅槃心。”这些都是现在的佛门大师所主张的,但这仍然是坠入意行的法味而不自知啊!

  第二种外道的五现见涅槃,就是贪爱初禅境界中的意识觉知心,在定中爱乐初禅不受香尘、味尘,一心不乱的境界,以意识心可以常住于此无念境界中,以为即是涅槃,但其实仍是意识心存在的境界相,殊不知意识觉知心存在之时所领受的种种意识,自心定境中的境界相,也都属于意行的范围,都是坠入意行法味之中。

  而第三种外道的五现见涅槃,就是贪爱二禅等至位中的定境,由觉知心自住的境界中所生的法味,不接触五尘,轻安无比而无负担,因此而心喜涌动,这其实也只是意行的法味而已!但是外道无知,误以为是现前可知可见的涅槃,名为第三种外道的五现见涅槃。

  第四及第五种外道五现见涅槃,则是贪爱三禅及四禅中的定境法味,误以为就是涅槃境界,就误认禅定中的意识觉知心为涅槃心,认为是现前可知可见的涅槃境界,此即是第四及第五种外道现见涅槃,但这其实仍然坠于意行的法味之中。但外道们并不了解这个道理,所以对这五种现前可见的、自以为是涅槃境界的觉知心自我,欢喜领受其中的韵味,同样是坠入意行法味贪爱之中。

  各位菩萨:以上为大家说明的是三行的法味,正因为三行有这许多法味,所以众生才因此而死死生生,轮回不断。接下来,我们继续说明如何是行患?五阴中的行阴,是由色阴与识阴和合运作而有,所以行阴是缘生法,而行阴共有三种行:身行、口行、意行。然而身行有什么过失与灾患呢?

  身行是由入胎识驻身,摄受身根与寿命,然后依于意根及意识的分别与思量,才有行来去止等……种种身行的行阴,乃至三禅等至定中,仍然还有呼吸与脉搏,或是进入眠熟位中意识已断,但仍有呼吸与脉搏,这也是由于色阴与意根的和合而有的身行;如果离开意根与色身,不论是三禅等至定境或是眠熟位中,都将不再有身行的息脉存在,命尚不存,何况能有呼吸及出定?或出定及睡醒后的行来去止呢?所以身行是依众缘而生的,众缘尚且不是长存,何况是依众缘而有的身行,怎能是常住而安乐的法性呢?因此身行是无常、是苦、是无我,不可爱乐。

  而口行又有什么过患呢?口行就是觉观,一切觉观的境界都是缘生法,缘生法即是无常必灭之法,不可爱著,乃至证得第四禅等至,住在息脉俱断,不触五尘的色界天人觉观之中,如是口行仍然不是常住法,仍是缘生法,四禅天的境界纵使三灾之所不及,也仍然是生灭之法,将来报尽时下堕人间或三途之中,仍然不离三界生死之苦,而且在觉知心存在之时就已经不离行苦的,刹那刹那识种流注、念念变异了。即使像藏密喇嘛们,每天与女弟子合修双身法而享受第四喜乐触之时,其实也是苦中作乐而已,因为乐中藏有大苦,永远不得轻安,只是他们自己无法觉悟罢了。所以说凡是有五阴存在,具有觉观之时,即是口行,即是无常,即是行苦,觉观只是识阴的自性,口行的根源正是识阴的心所法,绝对不是常住不坏法;所以说觉观虚妄,常能引生口行,因此不应该贪著,行者唯有远离对于觉观的贪爱,才能灭除深细的口行,渐次迈向解脱的境界。

  而意行的过患又是如何呢?修学解脱道的行者,若是对于意行不能了知其过患,就无法证得初果乃至四果,也就是说当意识心存在之时,就已经是意行的行苦了,何况还要领受其他种种的苦受呢?譬如地狱有情只要有意识心存在,就一定会领受地狱中种种尤重纯苦的折磨,每天想要脱离怨憎会而不可得;饿鬼道有情只要有意识心存在,就一定会有领受饥渴及求不得等痛苦;畜生道有情只要有意识心存在,就一定会有求不得及恐惧被吞食等痛苦;人类只要有意识心存在,就一定会有五阴炽盛等八苦,也一定会有苦苦、坏苦、行苦等三苦;而天界众生只要有意识心存在,就一定会有坏苦与行苦。都无法避免,这就是意行的粗略过失,而意行最大的过失就是由于爱恋自己而导致常住于三界生死不断,因此衍生了无量无数的痛苦,难以计数,这就是意行的过失。只有不了解意行过患的人,才会执著意行,不肯灭除意识觉知心,因此无法离开生死,正是意行的最大过患,可怜的是今时南北传佛法中,绝大多数的大师和学人们,总是坠入意行之中,不肯灭除或否定意行,不断地加强他们对意行的执著,所以一直强调意行,说离念灵知不可以灭除,不应灭除、无法灭除,这些都是愚于解脱道的俗人啊!意行之所以令人执著,主要是因为意识心存在之时,会使人感觉到自我是真实存在的,并且能与累世所熏习的意识习气相应,所以众生普遍都不愿意灭除意行。

  各位菩萨:以上为大家说明的是身口意行所产生的过患。接下来我们继续探讨“行出”的道理,也就是如何断除三行?实证解脱道果证的方法。所谓行出,就是了知行阴的内容,以及了知身口意行中必然存在的痛苦,也了知行阴的苦集、行阴的过患、行阴众苦的灭除,然后能寻求灭除行阴众苦的方法,终于能得出离行阴境界,实证解脱果,这就是行阴的出离,想要证得行阴的出离,就必须要以八正道的方法来履践,因为八正道就是灭苦之道,是在确实了解行阴以后,灭除行阴众苦的方法。所以八正道的修行方法,首要之务在建立正见,学法者如果没有正知见,难免会受到大师们的错误教导所影响而住于无明之中,永远不能如实了解五阴的内容,更别说是五阴的苦、集、灭、道等四圣谛了,其结果就是产生邪精进,趣向外道轮转生死的邪见中,而且是趣向会导致下堕三途的邪见之中,却自以为是在修行正法、护持正法,接著就会因为邪精进而无法获得正定,无法使自心住于正见之中而决定不疑,乃至随著名师住于邪定聚中,无法救转啊!若能依正见而远离无明邪见深坑,就会懂得灭除三行而亲证解脱果的道理,舍寿之后,或是七次人天往来、或是一来、或是不来,或是现生取证无余涅槃,这才是修学南传佛法解脱道的大师与学人们都应该深入闻熏及思惟的法义,而不是一向都沉浸在身行、口行、意行的境界中,每天不离三行,而作著实证解脱果的白日梦啊!行者假使能如理作意,确实的思惟及观行三行的内容、三行的韵味、三行的苦、三行的集、三行的过患、三行的灭除以及三行的出离法要,就能真实获得初果乃至四果的解脱实证。以上法要,真学解脱道的大师与学人们,都应该深入观行,并且如理作意地深入思惟,努力寻求断除三行的智慧与实证,才有可能实证解脱道的果证,了却生死大事。

  各位菩萨:我们接著一起来看 世尊在《增壹阿含经》卷18中,对三法印的开示:今有四法本末,如来之所说。云何为四?一切诸行无常,是谓初法本末,如来之所说。一切诸行苦,是谓第二法本末,如来之所说。一切诸行无我,是谓第三法本末,如来之所说。涅槃为永寂,是谓第四法本末,如来之所说。是谓,诸贤!四法本末,如来之所说。

  也就是说诸行无常,不论身行、口行或意行,在现量或比量上,都可以被确定不是常住不变的;另外还可以从诸行无常衍生诸行是苦,也是解脱道的法印,这是依诸行的本质而说无常、苦、无我,然后开示应灭尽诸行,诸行若已灭尽则是实证二乘涅槃,如是名为四法本末,有本有末而成就阿含解脱道。即使如西藏密宗坚决主张说,乐空双运淫乐境界中的乐觉与领受的意识心都是常住的,但是一切有智慧的学人们,都可以现前观察而证实乐觉只是由身行与意行的不断运作而存在,身行与意行如果暂时停顿或灭除,乐觉就消失了,所以乐觉绝对不是如西藏密宗所说的常住不坏法,更何况身行与意行的生起,是要以无常的五色根及无常的识阴为缘,才能生起及存在;五色根及意识六心尚且是无常法,何况是依五色根及意识六心而有的身行与意行,如何能是常住不灭的呢?而祂存在之时正好是意行境界,意识与意行境界都是无常而不能久住的生灭法,无法常住而不间断、不变异,所以说诸行无常,无常则为非法;与解脱道及佛菩提道都是不相应的呀!以上为大家说明的是诸行无常的道理,因为诸行无常,所以是苦、是空、是无我性的,不可爱著,一切有智之人于此,皆当深思再深思啊!

  各位菩萨:就为您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一)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