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04-06集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三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04-06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4集 心解脱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心解脱。

  在这个子题里面我们要谈到,到底什么样是真正的心解脱;所谓的“心”在这里指的是意识觉知心,如何达到不被束缚,不被哪些法束缚?就是三界的所有法。所谓的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这是一个最严格的心解脱的定义,可是这个束缚本身,甚至是来自于这个意识觉知心的本身,因为意识觉知心就是属于识阴所有,也就是说来自于六识的一切自性,都要从这个地方作一个清楚的定义与觉知;了解三界中的存在,就是因为识阴祂在这里面的存在,在这里面作种种的追逐以及耽视,所以他无法来作任何的解脱。可是一般人又会误会说:那我只要不再作这个种种的,这些我所上的追求,或是三界一切诸法的追求,不再特别要什么样的东西,比如说世间的名利、财富种种,那是不是我就得到解脱?不是,因为这样的解脱不是真正的解脱。

  所谓佛法的解脱,是能够得到真正实际法的解脱,然而二乘解脱道并没有实际法的解脱;所以二乘解脱道必须要仰仗于 佛所说,依据 如来所说,然后大家相信:既然是大师所说的法,一定是真实不二,真实,然后可以来作证,从这个地方才会有延续出来的解脱道。也就是说 如来是依据所证的这个真如来演说这些法,然后这些法被当时候根器相应的声闻人、缘觉人,他们在听闻之后就会变成二乘的圣教;那二乘圣教就是因为没有对于涅槃性如实了解,所以他们达到心解脱的层次和佛法所说的究竟的心解脱,还是不太一样。不过虽然如此,我们在这个地方要针对一般人所容易误解的心解脱,作一番解释。

  所谓的心解脱,必须要你有一个基础,什么样的基础?就是说你已经证得声闻道的初果;所谓初果就是说:你从不正确的知见里面已经改变了,然后得到正确的见解,虽然这正确的见解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它并不容易,因为如果能证得初果以后,这样的行者不论他怎么修行,他只要七上七下,所谓到天上然后出生、然后死亡,然后继续到人间,如是重复七次,他就必然可以得到解脱果;所谓的解脱的极果就是阿罗汉果,他就不会再有“后有”。所谓的后有就是不会再出生了;不会再出生是连色界、无色界都不会再出生,也就是说当然欲界也不会再出生,这样就是解脱三界的轮回,就不会在三界中再找到他的踪影了,这样的话我们就称为无学。

  这样的阿罗汉,当然如果说我们用更严格的定义来说的话,阿罗汉又分很多种,你又可以分成,比如说禅定,禅定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心解脱的方式,但从究竟上来说,他们都要回到这些真正的、根本的阿含声闻圣教来说。所以不论是有学、无学,这个定义我们就不再特别的说,因为有的阿罗汉,他可以继续来学这个深邃的法,这个我们会等到慧解脱再来说。如果以慧解脱来说,他还是可以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学,他还有禅定或是三明六通可以继续来学。那我们现在把焦点放在心解脱的一个根本,就是说你一定要确定你已经断掉初果所应该断的三个结缚,这样我们又称为三缚结。所谓的三缚结,就是说三个束缚你的一个绳结,这个绳结它是无始以来就一直捆绑著一切的有情。第一个绳结就是身见,就是认为三界中有一个真实不坏的我,这真实不坏我就会永远的常住,在这个常住的话,所以导致我们轮回;可是这样想法是有问题的,如果是真实不坏我,那我应该永远能够察觉这个真实不坏我,我应该永远知道真实不坏我:过去是什么?至少现在是什么、跟过去的连结;我一定很清楚,那对于整个因果业报,我应该很清楚,我是从哪里来的?然后我将来应该怎么继续修行往哪里去?我应该有个脉络可循,为什么呢?因为我可以知道过去生我是怎么样修行,所以今世出生在这里;然后出生在这里,我这一生又造作什么?将来又会怎样?那应该是有个很清楚的脉络,然而却没有办法。因为真实不坏我并不存在于三界法之中,也就是说,根据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中蕴处界的法,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山河大地,我们已经知道的这些种种的法,宇宙星球都是会变动的,乃至我们的星球,看似好像没有特别变动,但实际上我们这颗地球,它是绕著太阳在旋转的;而且我们的太阳带著整个这些围绕的行星星体,继续绕著我们银河中心在转;那我们银河的中心又开始绕著别的星系,以及更深邃的一个中心在转;所以大家都是不断地运行。也就是运行的结果就代表说:诸行都是无常的、都是变动的,没有人知道哪一个星体,哪一天遇到什么样的灾祸或是相撞,这星体之间的生命就会崩溃了。所以一切的安住都要回到佛法上来,因为不论我们所看到的色蕴、物质,都不是究竟的。那如果这样的话,心就是究竟的吗?

  显然也不是,因为我们的心不能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心也不知道未来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所发生许许多多细微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中间产生的因果到底是什么,到底我们造的业是为什么会如此。也就是说心的解脱,他的困惑实际上是来自于坚持有个真实不坏我,这样即使是修学神通,知道了一点点的法,他还是没办法解脱这个束缚;因为我们就是将这个三界法的一法,或是多法当作是真实永恒的法,只要是有这样的见解,我们就称为身见,就是以三界法为“身”来当作自我永远不坏的法;有了这样的见解以后,就会造成轮回上的诸种的痛苦,因为我们不论出生在哪里,都是变动的。所谓的出生,有生就必定有灭,就会导致于我们的死亡;我们的死亡当然也是痛苦的,乃至于在这个世间上种种,本身也要遭遇到许许多多的痛苦。

  那有些人想说:我生到一个很美好的天堂或是天界,那我的心就应该在那里解脱了;然而事实上并非是如此,因为那个天界不管是如何地安住,他还是处于三界之中。至于在三界之中,就没有一个永远不坏的法、永远可以安定的处所,即使是初禅天那么好修行的地方,那么好可以有静虑禅定的地方,它还是会坏;等到火劫开始的时候它就会败坏,整个初禅天会被大火焚烧,这样的火性焚烧然后最后消失。所以我们从这样来看,这样的三界中,是没有一个安定的处所,所谓三界无安。所以这样来思惟,我们可以了解到:真正的心解脱,就是从自己不再确认有个真实不坏我在三界法之中,不再认定意识觉知心就是常住不坏我;要有这样的见解,然后不被意识觉知心的种种能够观察这世间法——世间的五尘以及五尘之上的第六尘法尘,不被这些所困惑,然后来了解这见闻觉知性实际上都没有真实的自性。

  从这样没有真实的自性了解:意识心本身的本体的存在就是为了分别这个六尘,既然是分别六尘,当六尘离开的时候,当六尘消失的时候,这意识心自然就随之消失。所以,当我们的见闻觉知心所相应的六尘境界消失了,见闻觉知心就已经不存在了;既然这样是会变动的、既然这样会生灭的,所以实际上是随著六尘境界而变动、而生灭,当六尘就一定注定会有这种间断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我们自以为的这个心体,我们自以为的常住不坏的真实我,刹那间就败坏、就灭尽,乃至于断除。所以我们来想,既然是这样,这个道理一定有缺陷啊!

  那 佛陀所说的是什么呢?佛陀说三缚结,第一个应该先断除这样以意识心为我的见解。也就是说,意识心祂拥有非常伶俐的分析、判断,乃至于说可以从反观自己是不是存在这样的一个觉知性,本身就是意识心的自性。这种意识心的自性,如果我们喜欢,然后我们贪爱,它本身就是一个我见的延续,所以应该晓得这些一样是因缘而有;因为意识心所作的就是分别、了别这些六尘,祂共五识一起来作了别,所以既然是这种了别的体性,祂就没有一个真实性可说,因为祂要因应六尘而有。

  所以我们今天来看,许多的法它的症结就在于说:肯不肯将这个六识,乃至于六识整个细微的体性,乃至于自己的心性,乃至于六识自己的本身;然后把祂当作是“不是真实的我”,当作是虚妄的我。因为没有这样真实的我的我性是存在的,如果是我,真实的我存在,祂应该必须要长久不变,祂必须要一直不会被境界所干扰,祂应该如如不动,祂应该具备有真实如如的体性,就是说这真实不坏我应该是真如。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从这个意识心觉知我,来看到这样有真实不坏我体性,所以这样众生就会沦落在识阴的境界中,以见闻觉知性的自性来当作永恒不坏我。所以说这是第一个缠缚的结,它必须要被打断。

  第二个就是对于 如来、大师的怀疑,因为今天有了真正的证悟世间,乃至宇宙一切诸法,能在这个人间就能知道一切天上所有的事情;色界天、无色界天,然后一切的解脱原理,乃至于众生必须要进入涅槃,才能了解的涅槃实境,都可以完全了知;这样的大修行人就是我们说的 佛,祂来世间开启这个圣教。那么我们对这个道理所阐述的,如来所说的就应该来信受,然而许多人却无法信受,即使是有些人,他在佛门中已经待很久,他对 如来还是有很多很多的怀疑。譬如说他对于涅槃有怀疑,当对涅槃有怀疑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点,就是说你没有办法确信,你修学这个佛道是不是会导致于断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没办法安止,因为我们所说的解脱道完成,实际上是要灭尽一切诸法。

  如果要灭尽一切诸法的话,那为什么不是断灭呢?三界一切诸法都断灭了,都灭尽了、都不再存在了,然后只留下原本跟我们无关的三界,而我们所有的一切相关于三界的法,都已经从我们自身所舍弃,乃至于我们自身六识见闻觉知心都不在了,因为祂都属于这十八界所有。那这样来说,就已经是灭到任何一法都不存在了,那为何 如来还说这样不是断灭,而 如来不说断灭法呢?那为什么已经完全断灭的一切,这样还会有法可以进入涅槃?

  所谓的般涅槃,般就是进入的意思,那这样一定是有不同于世间所说的法。如果是说断灭一切法不叫作断灭,不叫作世间所认为的一切灭尽,那显然还有一个法,这样就是 如来所说的究竟的一个涅槃的本际;显然,这个本际会存在,就必定跟 如来所说的这些是整个连贯在一起的,也就是说阿罗汉灭尽一切诸法,祂还是有在,这个法就是阿罗汉的本际。所谓本际在翻译上就是属于祂的最早、更前或是第一个点,第一点就是永远如如不动的点,所以这个涅槃就是真如,这涅槃就是不可坏性,这涅槃就是不生不灭性,所以对 如来所说不应当怀疑。在想说涅槃里面有什么,有可能一切是未知或种种,但 如来已经说了,涅槃是实际、真实、清凉、寂灭、寂静、清净,这就代表说涅槃是实有法。如来是无上正等正觉,当然了知一切诸法,包括涅槃,因此这个结也要断除。

  再来第三个结,就是施设的一些戒律、规范种种,它是属于人为的,而不合乎解脱原理,这些都属于戒禁取见,这也要断除。

  当行者达到这个地步以后,不断地确认他本身到了修行上,他已经完全知道这些解脱的根本的原理,虽然他只断除了这样见解上的困惑,这样的话他还是可以得证于初果,接下来的时间,他可以继续来加行用功。因此接下来就是属于二果,他在往二果迈进的时候,他的脾气还有贪爱,会开始慢慢地减少,当慢慢减少以后,我们就称这个叫作薄地——薄贪、瞋、痴。可是等到他如果是三果的时候,我们是要很清楚地身作证,而不能以这个人他好像脾气变小了,然后我们说他是二果人,因为二果的话,我们只能够作一分,乃至于多分上的观察。但是最好证验的就是三果,三果人必定证得初禅,他的初禅就会有身触之乐。所谓的初禅就是根本禅定,就是未到地定以后的第一个真正的禅定的境界,是自己可以证验的,他不论自己的胸腔之乐,都是可以勘验的,自己可以自己简择,乃至于有遍身发起,还有不是遍身发起的状况。所谓遍身发起就是真正整个发起,全身整个毛细孔等等,都有自己所感觉的,这个天身与欲界身所混杂在一起的状况,为什么呢?因为根据解脱的原理,当你证得这个根本禅定,就是会生起色界天身,那如果在这种色界天身与欲界这个身体,它有交互摩擦的时候,就会使得你的胸腔产生一些乐触,还有种种的其他的感受;所以行者在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差不多断定说,他已经有修除掉五盖。所谓的五盖就是说贪欲、瞋恚、睡眠,然后掉悔以及对于佛法上的疑惑。这些五盖他已经有作了少分的断除,因为这五盖它会在每一个阶段性,多少都会有一点;那声闻道的行者他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可以再检查,是不是真正这个五下分结已经断除了。

  那这样的话,他就要再检查自己的贪、瞋,对于欲界法上、欲界境界,所谓的贪欲、瞋恚是不是断除,如果都已经断除,他就是一个三果人。虽然证得初禅只是才开始断五下分结,但他可以继续加行用功,因为接下来的话,涅槃性实际上是会发起的。所谓的这个涅槃,他是可以达到中般涅槃,也就是说只要中阴身现起的话,他就可以舍离这个三界,然后不再有后有,也就是说他的证悟,应该说他证悟这个声闻道,他的本身的体性,他已经有具备了,只是说很多很细微的五上分结,他还没有断除,所以他一定会产生一个中阴身。所以中阴身就是一个中有,这时候三果人我们就可以知道他已经具足了,然后对于这三果境界,还没有完全可以证验,或是再往四果阿罗汉道,还有一些要修学地方的时候,就会使得他没有办法直接在中阴身就涅槃,这样会有一些其他次第性的涅槃,甚至要往生到色界天,才能够达到一个涅槃,甚至在色界天不断地流离种种,然后会产生上流处处般涅槃。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三果人的心解脱。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5集 慧解脱-三缚结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慧解脱,前面我们大概提到心解脱,这里再作一下补充。心解脱的三果人,他对于解脱欲界已经有非常的把握,所以他的中阴身现起的时候,他会往色界天出现,所以出生在这个色界天以后,他不会再回到欲界爱里面,所以他就不会回到欲界。所谓的心解脱,就是先解脱于欲界的一切种种的束缚,然后心善解脱就是心极为的、非常的,乃至于说完全的这种解脱,我们就可以称为慧解脱;所以这是一个差别性,然后比较利根的三果人,他是可以直接在中阴的阶段,不会往生到色界天,他就直接可以般涅槃了,进入涅槃了。也就是说他可以舍弃一切的我,舍弃一切的身见,舍弃一切的种种,舍弃一切的思惑,然后可以达到修证所到的——这个阿罗汉的灭尽一切法的境界,不过这还不是我们大乘菩萨所应当行的境界。也就是说,这样的二乘声闻圣智所乐的一个境界,却不是真实究竟的一个涅槃解脱。

  那我们今天再来讲声闻道解脱道的这个慧解脱的层次,因为慧解脱的话,就是说一样要身作证,也就是说三果人至少要初禅,初禅的话如果还不安稳,他可以加修二禅,以二禅的定力当然是最好的,这样比较不会退转,然后自己去检查自己的五下分结,就是属于欲界的这种贪爱以及瞋恚、以及三缚结,是不是整个都断了,如果都断了,这五下分结就断了。那你说更细微的地方,当然他可以自己再琢磨,因为有的人,他会不清楚心解脱真正的内涵,他总是以为我这个心,能够不再攀缘于欲界的法,这样就是属于心解脱的层次,不过实际上不是。

  我们已经说过了,实际上身见才是第一个要件,如果认为这个意识心就是常住不坏的真实我,那一切都没有解脱可言。也就是说外道所修学的禅定,不论他修学怎么好,在四禅八定的这些范围里面,都是属于不是究竟的,他只是压伏住他对欲界的贪爱,然后可以生往到色界,这还是一个轮回,等到他色界的一切福报享尽,他就堕回到人间乃至于堕回到三恶道来了。所以我们从这地方就知道,解脱原理实际上是:有没有认为三界中有个常住不坏我?实际上三界法都是无常的、都是生灭的,并没有这样的常住不坏我;因为三界的法都是被出生的,没有一个法有出生其他法的能力,既然一切诸法都是被出生的,自然都一定会灭,灭了以后就不再出现,他要等到另外一个时机因缘,由别的法把他出生。

  结果你去找寻,那三界其他诸法可以来帮“我”出生吗?不行。即使是父母可以生小孩,实际上父母根本也不知道小孩什么时候会出生的,现在还要透过种种科学仪器来检查。所以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说这个出生是有真实的自性呢?也就是说出生的自体也不是真实的啊!因为既然出生他也不清楚,生的时候也不清楚,小孩什么时候长大,长大成什么样也不清楚,乃至于长大以后,因为这境界而有了这个心识,又怎么可能是真实的呢?当断除这样的身见、以及欲界法的种种贪爱、以及瞋恚种种,这样作检查以后,这样三果人他就可以继续在佛道中继续修行,只是说他认为佛道上非常的狭隘,因为他希望能够快速地灭除一切诸法而进入涅槃。

  那我们来看看慧解脱的层次,他要断五上分结,所谓五上分结就是要断除这些欲漏。欲漏就是欲界的这个漏,就像是一个盆器它本身有缝,然后它会从底下就把水漏出去,一切的法水、一切你修行坚固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坚固,因为这功德都流失掉了。再来第二个漏就是有漏,有漏就是属于三界诸有,那我们讲的是上二界,所谓上二界,就是上于欲界之上的这个色界、无色界,这些存在本身它有漏,所以要断除对于这上二界的爱。这上二界的种种贪爱的法,也就是说这些境界法,它本身是变动的、是无常性的,然后既然声闻人,希望能够达到一个永恒不变动的,因此他就要舍弃这些变动的法,他们认为这样是最快的,如来就根据他们的所愿、所求、所想,然后来施设这二乘的解脱道。

  然后再来一个“漏”就是无明漏,当你舍弃这些三界诸有的时候,你最后还有一分无明,乃至于说一些少分的无明,这些无明要把它断除。譬如说你知道要舍弃一切诸有,舍弃一切诸法,舍弃一切三界我的存在,那这个舍,当你念念都在执取这个舍的时候,这个“舍”心只要存在,意识心必定也是存在,这样的话你就会没有办法顺利地可以达到慧解脱,慧解脱是自然连这个舍心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对自我的存在,他没有任何的喜乐。所谓的自我存在就是说:你生存的时候或是活著的时候,这意识心的存在;祂一点点很细微的喜乐都没有。他还会想:是不是有非常心喜或是乐?但它非常细微,因为细微到甚至有时候三果人都不能够感知、都不能感觉。这样的喜乐自己的存在,我们称为是“我慢”。

  因为这个我慢常是来自于末那对于自己的自身的执取,因为末那有俱生的我见,就是说一开始就具备的,从存在的时候开始,从生存开始就具备了“我”的一个见解,所以祂会一直要存在,存在于哪里呢?就存在于三界中。所以三界法,它一定会请六识去品尝、去品味,不论中间有爱味或是不爱味,就会如是地去作分别、了别。那你说我们痛苦的时候——意识心痛苦的时候,意根也会痛苦?不,因为意根祂没有受,没有这种乐受跟苦受,祂就只有舍受;有了不苦不乐受,所以我们痛苦的时候祂不会痛苦,祂只是在无明中一直在作这样的—说追求也罢或是生存也罢—祂就是这样地一直生存著,因此这个东西就是我慢,以我为慢,以我自己存在为慢;这和一般的憍慢,种种的觉得我自己比较殊胜、比别人好,这种比较上的慢是不一样的;或是以证得四禅八定,然后而产生的憍慢也不一样,所以这个慢和世间所说的慢不同,所以我慢它是归属于无明的。

  所以在这五上分结里面,我们就会谈到,对于上二界的种种的一些贪爱,就是这境界法没有办法远离,就是说色界法以及无色界法的贪爱。那其他的话,另外三个结缚就是来自于静虑上,静虑就是我们所说四禅八定上的这些种种的爱取,以及种种产生的这样的见解上的,以及乃至于说我修行比较好。最后一个是无明,也就说静虑上所产生的这种种贪爱,会使得自己行为上产生掉举,然后产生憍慢,这两个都会从静虑上来产生。另外最后一个是根本的无明,所谓根本无明是指众生有了一念无明,它并不是大乘法所说的无始的无明,当这个根本无明,就会使自己没有办法下定决心舍离这三界一切诸法,因为这个舍离是要连自己的世间所认为觉知心我都完全断除;所以这在修行上,只要有一点点的我慢,都是要完全地断除,然后对一点点的喜乐、一点点的这个自我的存在都完全不见了。

  所谓的我执就是我见的一个延伸,它非常细微,所以对于这个我慢这样的执取也都没有了,这样一切就断尽了;一切断尽的话,我们就称为他是慧解脱,就是他智慧上已经解脱了,在这种智慧上解脱的境界里面,接下来他已经不会再出生于三界中了,他这一生就是他的最后一生。所以他会说“我生已尽”,我这个生命已经到达最后一个尽头了,这一生就是我最后生;我的“梵行已立”,我清净的修行以及道果已经建立了,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再受任何的后有;所以他也得到一个尽智,所以一切“后有永尽”,后来的存在、未来的一切三界有的存在,都已经完全消失,所以这样的人就是我们说的阿罗汉。

  所谓的阿罗汉,他本身有比较多的一个层次,因为有的阿罗汉他继续修学,把四禅八定修学完毕,然后他就可以得到比较好的一个俱解脱层次,这样他在俱解脱实际上是加修了灭尽定,因为他知道这个自我是不需要留著的,所以他会进入灭尽定中;这我们就是说,超越四禅八定的第九次定,第九次定就是灭尽定,他就灭掉这受想定。所谓灭掉受想定,是灭掉末那这意根的受想,所以在入定的时候他要先设定好——就是说我什么时候条件这样吻合的时候,我会再出定;譬如说明天太阳出现的时候,当光照耀到的时候,当太阳的这个境界出现的时候,那我再出定。也就是说修行到这个地方就是俱解脱了,俱解脱他还可以继续再修成大阿罗汉,所以大阿罗汉就是要跟俱解脱、慧解脱来作区别,也就是说他还可以继续来修学三明六通的法,这样的阿罗汉就是整个解脱于三界诸法。

  可是我们今天来探究,他这样的种种的慢,憍慢断除了,所以他不会以自己出生在色界而拥有了这种禅定静虑为傲,然后对于自己的存在、以及是否有存在这种感觉他也都不管了,所以他可以得到这样的心地的极善的一个解脱,真正将他的意识心以及觉知心,这样的解脱于三界诸法,不再受到欲界法、色界法、无色界法的束缚;他存在只是等著时间的流逝,让他生命自己结束,结束以后不再有中阴,这样等的最后死亡的日子。当然俱解脱他可以自己决定就舍报,那如果是慧解脱是没有办法,因为他没有办法直接灭除,除非他要请别人来害他,让他死亡或种种。

  我们从这样最后来观察,到底这样的解脱方式,是不是我们修行要的?因为慧解脱,他已经知道三界诸法不可爱、不可乐,可是我们从更广大的一个解脱原理来看,到底他知不知道涅槃呢?他所证得的涅槃的本际是什么呢?可是阿罗汉没有办法说出来。因为涅槃本际的这个真正的实有,实际上是要进入涅槃以后才能够观察,如果说没有办法进入涅槃,再怎么修行都没有办法理解。也就是说单单要能够断除一切三界法,然后乃至于自己知道意识觉知心也是属于三界法、也都要断除,这已经不容易了,可是从究竟理路上来说还是有问题。

  因为这样灭尽一切诸法,就像前面所说,为什么不是断灭呢?因为已经灭掉一切诸法了,可是如来又不会说断灭的法,而且这些阿罗汉虽然能够身作证,自己知道自己涅槃,自己知道我生永尽,可是到底涅槃里面的法、境界,所有的内涵能不能说明呢?他没有办法。他能转述佛语,那就代表一点,他实际上是不知道涅槃。这就好像是有人说,他去过大陆好了,那大陆到底你去过哪里呢?他说我去过北京啊、去过上海啊,这样他就能够把里面的一些内容,那里面的人、事、地、物,食、衣、住、行说个清楚。可是有的人他也方便说,那我也知道大陆啊,那你知道,那你去过吗?没有。那你知道里面有什么?我大概知道;也就是全部都是模糊的。而阿罗汉不只是模糊,因为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像是这个人,这个没有去过大陆,然后所有的都听转述的,那到底里面真实是什么?不知道。然后这样来说他已经证得涅槃,这样来说他已经去过大陆,可以吗?我们没有办法说这样的人已经去过中国大陆;可是如果这样来说他有证得涅槃,全然都是如来的方便。

  为了二乘人有这个涅槃的贪爱,因为他们希望能够证得涅槃,当世间一切的外道都说有涅槃的时候,如果佛法说我们没有涅槃,我们没有属于你们二乘人专属的涅槃,你们二乘人没有办法证得这样的涅槃,请问这样二乘根器的有情,他们会到佛教里面来学吗?就必然不会,所以佛法就依大乘真实的究竟解脱道,然后来施设二乘涅槃,施设二乘的解脱道,将圆满的四圣谛、十二因缘法,依声闻、缘觉这样来说明,就变成声闻、缘觉他们所了解的这种阿含的解脱道。

  所以这样来看呢,真正的涅槃是应该探究的;涅槃既然是诸有情,或者说解脱道有情,他们最后的一个去的场所,可是我们都知道他们一切法都灭尽了,没有一个法可以去到涅槃啊!既然是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没有一个法可以般涅槃,那必然是有个法或者是有多个法,本来就住在涅槃里啊!或是祂就是涅槃的本身,就是涅槃的本际、涅槃的实际;真实的涅槃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会有问题了,因为这涅槃的本际,是没有一个法过去安住的,阿罗汉的色身,他舍弃在世间这个色身是过不去的;意识觉知心是六识,不会到下一辈子—且不说解脱道这样的究竟的实义,在现在的任何一个法,我们意识心就是会产生—另外一个中有的时候祂再现起,就在中阴身的时候意识一现起,然后这中阴身他比较特别,你可以知道上辈子,就是说死前想的是什么,可是接下来,他一投胎之后就完全不了知了。也就是说,佛说这意识心不会到下辈子,既然不会到下辈子的意识心,祂就不是常住的法,因此阿罗汉的意识心也是一样的,祂也不会常住,因此祂也不会到涅槃。因为涅槃到底在哪里?涅槃是在东、南、西、北哪里呢?是在地球上方、下方呢?还是东方、西方呢?涅槃是一个处所吗?不是。涅槃如果是一个处所,那应该是在三界中的某一个角落啊,或在三界外的某一个角落;如果祂是一个处所的话,祂本身就是物质色蕴所拘束,如果这样祂应该至少也在色界,如果在色界的话就是一个色界有,那就不是出三界有,就不是解脱轮回,这样就不可能称为阿罗汉。

  也就是说阿罗汉的归宿,在我们这里看来很清楚,涅槃是没有一个法可以有出入、有来往的,因为涅槃叫作不出不入,祂不是像入定一样有出有入;而且涅槃是不生不灭,当如果有一个法可以从这地方走到涅槃,那就是有生,那等一下它又在涅槃里面,不合乎涅槃境界而自灭,但是涅槃从不如此。所以我们就知道大乘法所说的,一切众生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才是真实法;这才是一切众生所原有的涅槃之法,因为有这个涅槃实际,所以才会没有断灭。

  我们今天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6集 先知法住后知涅槃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先知法住后知涅槃”。

  因为二乘声闻人他对于常住法,他没有那么容易理解,所以必须要先跟他们解释什么叫作“常住法”,所以如来是要避免众生在这个灭尽一切诸法的过程中,误认这是断灭,所以要跟他讲实际上有个本际;然后这个法是真实可证的;然后,这个“常住法”就如同佛出世或不出世,这常住法都是在的,有个法是一直常住的。

  在这种情况下,二乘人在修学的时候,才会清楚的有一个正知见;不会说那我灭尽一切诸法,我心里面会有很大的恐惧──到底我把这个识阴六识的自性都灭除了,这样我所有的是不是也跟著都灭除了?我不能看、不能听,不能怎样?不能觉知这种种法!结果你说我可以得到圣果、我可以成就圣人、我可以成就阿罗汉;这样是我要的吗?那因此就要跟他解释说:“没有问题!你还是有个常住法。”然后这常住法是一直存在的,不会因为你灭尽一切诸法──把三界法这个觉知都灭掉了,乃至于自己觉知的这个能觉知的心体也灭尽了,这样的话你就成为断灭──就会成为一法皆无。没有,还是有!所以先知法住才能够在这个地方安住地修行。

  所谓安住地修行就是因为对 如来大师没有疑惑。因为很多人,他对于 如来大师还是有很多的疑惑,他会觉得说:“这样的断除是非常恐怖的,而且意识心我,如果不是祂一直这样绵绵连续不断的话,那轮回中的到底是谁?”有时如来跟他解释说:“下一世的意识心,祂又是因为这些所有的因缘而出生的,而被这些因缘性所出生。”那他还是不相信,因为他对于出生与灭,以及意识觉知心的一个清楚的体性,都没有办法确认;最主要就是因为他对于常和无常,这个常住法是没有办法确认肯定,所以他对于 如来所说必然有疑惑,也就是初果人可以断除这样的疑惑,知道说我再怎么样修行,依著 佛陀的圣教而修,一定不是断灭的、不可能是断灭的;因为有那么多的阿罗汉,他们都已经修得这个法,他们不可能是会去子虚乌有的一个地方的涅槃,或是说把自己完全灭尽然后变成空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要修学了!有涅槃一定不是这样的,而且即使是外道涅槃也没这样啊!不会说自己都灭尽一切诸我。没有说一个外道涅槃,这样来说一切都是断灭的。

  五现涅槃就是说五种直接现在就可以身证的一种涅槃,就是属于外道涅槃,它也没有一个境界是这样断灭的,所以他们就会安住;因为他们相信涅槃,就应该根据字义上来说,就是不生不灭的。既然是不生不灭的话,就一定是一个常住法。所以,他们经过这样不断地理解以后,在修行的过程中,最后相信 如来所说,对于一些不应该有的境界,他就应该把它断除了、舍弃了,所以断除了三缚结;然后再依次的修证,将自己的贪瞋痴转薄,然后证得初禅;然后检查自己对欲界的贪、瞋是不是都断除了,三缚结是不是都断了,确定自己五下分结都断了,他就成为三果人;然后继续再往五上分结走,对于色界爱、无色界爱,以及因为种种烦恼,以及静虑上所产生的这些掉举,以及这些憍慢都把它断除,最后在无明上呢,最后一分无明把它断除,这样五上分结就断了。这些我慢—对自我的喜乐,对意识心这种自性的恋著、贪著,乃至于存在感的一些存在—都没有了,反正他只是暂时活著,然后等到时间到,他就身坏命终,然后不会再有后有了,所以这样叫作“我生已尽”,不会再有任何一世未来世然后出生,因为已经没有未来,这就是阿罗汉的这个涅槃。也就是说,他以这样涅槃为依归的话,就像我们前次所说的,那到底这涅槃是不是本际?他知道?显然他不知道!

  如来有在法上来说有一个入胎识,也就是说有个识可以入胎的,那如果是真实学解脱道的人,应该对这个地方,应该有兴趣才对!然而世间上许多学解脱道的人,他一方面对于意识心的这个觉知我,他没有兴趣,他不知道这样的一个觉知的自性,实际上是不牢固的、是变动性、是无常性,是根据你了别现前的这个六尘而有的,乃至于了别你自己定中所有的;也就是说,对于这些都没有办法肯定,就会迷惑于意识心的自性,而一直想要抓取这意识心自性,乃至于对自己的证自证分,就是自己知不知道自己存在呢,自己可以检查自己是不是存在呢,这样起一分觉知,然后来认为这个心非常清净,将意识心的一个变相,四分中里面的那一分单独取出来,当作真实不坏常住我,那这样的人,就是还是陷入在身见、我见之中。然后如果说他能舍去这些,那他也要经过这样的断除种种对 如来的疑惑,可是这对一般人又不容易做得到;因为他们认为 如来不可能是无上正等正觉,因为 如来是古代的人,他们相信 如来只是人,而不相信 如来是真的大觉者,所以对 如来有疑的情况下,就会产生种种的,无法在解脱道前进的,这样种种的非理性的一个行为和作意,那就障碍自己能够得证初果,这是现代的修行人所应当注意的事情。

  那么回到这个入胎识。如来有说,一切识都不会到未来世。那因此入胎识这件事情的存在是事实,因为 如来是为了阿难来解说这件事情。因为有一天阿难尊者,他就到如来跟前,然后他对 如来说,他认为这个缘起法是非常非常的简单,一点都不困难。结果 如来马上就遮止他说:“止!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因为这法是很深妙的,不是这样容易能够了解的!”可是如果根据目前许多人来解释这缘起法,都把缘起法当作是一个思议法──可思可议的法,这样可思可议的法就是这个法灭,然后依次灭尽,所以一切的诸法都灭尽了,这样灭尽的话不就是缘起法吗?这样如果是缘起法的话,灭尽跟涅槃的关系在哪里?既然你都灭尽了,哪一个法会到涅槃呢?没有啊!你至少要留一个法可以去涅槃吧!可是你留一个法就是有“后有”,对于世间上任何一个,一丁点这么细微的法存在,它就是三界有的法。所谓灭尽三界有,就是存在于三界的任何一个拥有的、存在性的法都要灭尽,这样的话才是真实的断、灭一切三界有,所以从这样来看,我们就可以知道说阿罗汉对这个事情不理解。当时候,阿难尊者还没有证得阿罗汉果,那他来请教的时候,就开始听 世尊所说,世尊就解释有个识可以入胎的,那这一点跟原先所说的圣教中就有一点不同了。因为六识不会去到未来世,可是现在有一个识,祂却是可以入未来下辈子的这个胎。那有的人可能会说:“有啊!我就盯到最后一刻,最后我在投胎前那个地方,我的意识心还觉知,所以我就是用这个识来入胎,入胎以后就搞不清楚了,接著就不知道了,所以那个意识觉知心,就是我这个识入胎。”那你要说:“胎中的那一个意识心后来生起的。对!是另外一个意识心,那反正不是我!”这样乍听之下好像是对,可是实际上 如来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见解出生,所以 如来就说:“这个识是可以住胎的。”也就是说,这个识是从进胎位之前到进胎位之后,乃至于在母胎之中,这个识都是一直存在的;也就是说祂并不是去入胎以后,或是入胎之前就刹那间舍离。不是!也就是说这个胎位中的识,就是胎前的识,是一直绵续存在的,是一直存在,祂并没有受到每一辈子间的这种生死的系缚来断除;也就是说,有一个不会因为生死来破坏、来断灭、来中断的一个识是有的,而且是 如来所说的,那这样大家就想,既然祂不合乎六识的体性,就应该是另外一个心识 。没有错!因为 如来又说这入胎识祂是和名色俱,名色可以让这个识来存在。也就是说这个识是为了增长名色,让这个胎儿慢慢地长大。那你说有什么根据呢?因为经典上说,这个识如果离开了,这胎儿就死掉了。乃至于这个识会继续一直存在,乃至于这个胎儿变成婴儿出生了,乃至于他一直到老,活过一辈子,然后这个识还是存在;接下来祂又去投胎,这个识还是存在,然后投胎以后进入母胎,重复上述的过程,最后再出胎变成婴儿,然后再活了一辈子,成家立业然后死亡,这个识还是存在,这个识一直都没有掉,这个识一直都没有灭,这个识都一直在,所以这一直在的识是很特别的,因为祂一直在,显然无始以来祂就是常,可是祂是不是常呢?

  如来又说这个识是和名色俱,或是说这识祂是名色的根本也就是说名色的根本,所谓名色就是众生的五蕴,众生的五蕴以为身,就将祂当作是我,可是这个我却是要留这个入胎识─这个出胎识、这个住胎识、这跟我们一起成长的识─来作建立,没有这个识作根本,一切五阴都没有了,一切五蕴都没有了,一切我们所以为的我全然不见了,那当然更不会有意识觉知心了。

  所谓的名色名就是指非色,就是不是物质性的,不是物质性名为我,就是意识觉知心我,乃至于意识觉知心的这个过程中种种的想,这样构成了识蕴,再配合色蕴,这样就变成名色;这样的五蕴。因此-如来有说,很清楚的意思就是说,这个识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既然阿难你没有找到这个识,你就不可以说这缘起法是简单的,也就是说缘起法有没有简单或不简单,就用这个入胎识─有一个一直存在的识─来作为根本就可以了。

  既然 如来可以说出有这个识,显然 如来是很清楚的知道而且 如来也证得这个识,因为 如来是无上正等正觉,不会有一个法祂不知道,因为 如来证觉一切诸法,所以佛号里面又叫正遍知。如来有这个圣号,就是一切的诸法都完全了知,究竟每一个法,没有一个法会遗漏,那就代表说入胎识是存在的,入胎识是可以找到的,只要学佛就可以找到。可是我们发现有一点,那为什么二乘人找不到?二乘人是做了什么而找不到?显然二乘人修学的佛法是不究竟的,我们不能说有问题,只是说他所修的这个解脱道,他所知道的涅槃,是没有真正证入涅槃的,所以他都是依 如来的方便,而施设、而说有涅槃。因为他们喜欢涅槃,所以 如来就将大乘涅槃法──这样本住法,然后来一点一滴,稍微透露在这个阿含圣教里面,不会让他们误为是断灭,因为本住法就应该是常住于世间,祂不会为世间所坏、所污染。

  那这样的法,不论 如来有没有存在世间来说法、来教化世间,这样的法都一定是存在的,所以 如来才会说这缘起法是 如来出世或不出世,这古仙人道是一直存在的。所谓这古仙人道,就是大家都会走的真正的缘起法,那你说真正缘起法是这入胎识吗?那二乘所证的缘起法,不是真正的吗?当然,因为如果缘起法,他们也证得究竟的话,他们就会应该了解这入胎识,然后也要了解佛所成佛的所有的原理,那他们也应该究竟成佛。为什么呢?因为佛说,祂因为了解这古仙人道这缘起法,所以成为无上正等正觉,也就是说再无有上就是成佛,可是即使是专精于缘起法的这种二乘人,他最多只能修学到辟支佛果、阿罗汉果,也就是说他没有办法再进一步成佛。

  从世尊在的时候,就已经授记下一尊佛是 弥勒佛。当时 弥勒比丘祂也在僧团之中,祂示现为比丘相,然后跟大众一起安住。当 世尊对大众宣说的时候,就说 弥勒比丘将来会成佛,实际上依南传的、北传的教理都是一样;然而南传因为不太愿意称呼这样修行成佛的人是菩萨,所以会称这样叫作比丘。不过即使这样的话,你还是可以看到有一些文献,他们会说叫菩萨,因为实际上能够成佛的就是菩萨,最后成为究竟果位称为佛。那在因位,就是在因果这样的前后差别、分位上来说就称为菩萨,这样是很自然的,所以 佛也自称是菩萨。只是他们对于 弥勒菩萨,还是多少有点保留。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当时候佛世一切的大阿罗汉,他们都没有人可以称为佛,也就是说他们对于缘起法的究竟了知是不透彻的。如果这些已经有身作证,可以死后就已经进入无余涅槃的大阿罗汉,他们都知道三明六通,也都得到第九次第灭尽定,他们都没有办法称为佛,显然,佛是有特殊的、不同于二乘的,真正成佛之法是一定存在的。

  然后修学完三明六通之后,他们没有继续再进发,不代表这个法没有。因为 如来一切尽知,正遍知的圣号告诉我们,如来知道是怎样成佛的法,所以,如果这样说的话,无学的阿罗汉乃至于大阿罗汉,他们还是应该有学,只是他们不想学,不想学成佛的法。所以只有 弥勒菩萨可以在未来五亿七千六百万年后成佛,但其他的大阿罗汉都不能成佛,那就代表说法还是存在的,所以学仍然还是要学,只是说这些学,对于二乘根器的众生有情来说,他不愿意再继续走下去了。我们从这样解脱道原理就可以知道说,他们第一个,没有亲证这整个佛法法界的根本,因为法界的根本,一定是能够出生一切诸法的,如果这个根本就是这个入胎识,那也要找到这个入胎识啊!然后来亲证这入胎识的体性是什么。那如果是三界外有一个法,这涅槃本际就直接出生了一切诸法,那你就要亲证这个涅槃本际啊!而不是说将来你可以般涅槃进入涅槃,可是实际上你没有一个三界法可以跳脱三界的束缚来进入涅槃,因为阿罗汉本身也自知自己不是阿罗汉,不会以一个阿罗汉这样的名称、名言束缚,或是认为三界中目前拥有的这些五蕴,来当作是阿罗汉。因为如果真实是一个阿罗汉,就应该是一个常住之法才叫作阿罗汉,但是三界中没有这样的法是常住法,所以他证得诸法都是无常的、苦、空、无我,所以如果要称自己叫阿罗汉,那三界法有没有可以匹配的法?对不起!没有!所以“阿罗汉即非阿罗汉”,阿罗汉所称就不是阿罗汉,所以阿罗汉也不会自称我怎样怎样,而是随世俗言语方便而称为我。所以我们究竟来了知,这样的涅槃的本际是一定存在的。从入胎识开始我们该来了解这样的法界的真实性、这样的真如,不要成为二乘的这种解脱道的自了汉,应该来修学大乘佛法。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三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