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07-10集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三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07-10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7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地(一)-解脱之见道与修道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这一集我们要来讲解有关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

  从解脱初果见道的当下,以及之后一生修行之路,有种种差别的现象。见道与修道存在有种种的变异相,见道与修道不可认为就是只有一种状况。见道的同时,有人就是单纯的见道,只发起了见地;有人见道的同时,成为俱解脱或者慧解脱;有人在见道的同时,成为三果人;有人见道的同时,成为二果人;或者有人只能成为初果人。至于见道后一生修道的结果,有人见道后一生修道,不努力的修行,只是初果人;有人不努力修道,但却成为三果、四果。有人努力修道,只成为二果;有人努力修道,却成了慧解脱跟俱解脱。这个现象跟这个道理,在《瑜伽师地论》里面有说到:【问:已得趣入补特伽罗,为有定量,一切时等得般涅槃?为无定量,一切时分而不齐等得般涅槃?答:无有定量,亦非一切时分齐等得般涅槃,然随所应,如所遇缘有差别故而般涅槃。】(《瑜伽师地论》卷21)这里说随所应、所应的缘,指的就是他的善根福德、性障、修定、智慧、精进等;所遇的缘,就指的是此世所遇到的善知识,这世所呈现的异熟果报。

  那么见道时纯粹见道,只发起见地,进入初果之中,而不能成为二果人,那是怎么样的状况呢?就是说,在见道之前没有先修禅定,而且未曾用心在修除五盖,他的心仍在欲界粗重的贪爱,心地就像一般世俗人一样,当有缘遇到实证的大善知识时,听闻解脱的正确的道理,而大善知识也为他讲解五蕴的内容、五蕴的苦集灭道,在他听闻时都具足地听闻而且确实地理解。用这个闻熏的基础,然后自己在闲暇安静的地方,不受他人干扰,仔细思惟通达之后,我见就断了;当断我见,三缚结也跟著断掉了而成为初果。但是这只是见道,虽然知道解脱的道理,但是没有继续修道。他因为因缘不足,不能够继续跟随著大善知识受学、熏习解脱道中见道后有更深妙的法理,在证悟二乘菩提之后,终其一生不能再依善知识的教导修行法门,继续进修二果。一生就只有初果,舍报后就生欲界天;而在没有善知识的指导之下,就必须经历七次的人天往返,最后成为阿罗汉,取证无余涅槃。

  那什么是见道之后只是单纯的见道,只能发起见地而进入初果之中呢?而且即使一生努力地修行之后,也不可能成为二果、三果、四果人?这是说,从往世修行以来时劫其实很短,那善根不具足,虽然遇到善知识帮助他见道,但是他自己本身却仍然贪爱著五欲,瞋心仍然很重,解脱道的法有很多还是不理解;或者欠缺善根,主要的是欠缺了精进根,他不想断欲贪,却想要证阿罗汉果。佛就对这种人指示说:“你只要断欲界爱,尤其是男女细滑触贪,就可以证得。”但这须要有大善知识摄受他,并且开示断贪的法,努力进修就可以。

  那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俱解脱呢?那是说,遇到解脱正法之前,他是在外道曾经修习四禅八定,而且是具足证得。但他自以为是阿罗汉,已经证无余涅槃,这是因为凡夫大师为他印证的关系。后来遇到解脱实证者,知道他自己的所证只是世间的禅定,公开忏悔大妄语业;而善知识为他解说五蕴的内涵,五蕴的苦集灭道,他以禅定证量现观断我见、我执,就能够证灭尽定,入无余涅槃成为俱解脱。未断我见之前,虽然是证四禅八定,但仍然是外道,或者是佛门的凡夫。见道同时成为俱解脱,而我们方便说是先修道、后见道。

  那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慧解脱呢?是因为遇到解脱道的正法之前,也是曾经修过四禅八定,已经证得初果或者是二果;曾经听闻解脱道的法理,但这个道理是不正确的,追随佛门的大师是没有断我见的关系,以离念灵知心作为常住不断的涅槃心,他跟随他修行,他自认为已经证得有余涅槃。后来听闻真善知识教导解脱道的正理,并且破斥自己自认为已经证涅槃,但是是未断我见的识阴境界;所以他想前往去听闻善知识,判断是不是说的有道理?或者要去破他所说来救护他,但事实上,是误会了大善知识说法的缘故。那见到大善知识时,因为具足善根的关系,跟善知识反复辨正的过程,知道自己所证不是正确的,对此公开忏悔;在大善知识的开示下断我见,同时断了有漏、无明漏而证慧解脱果。已经先证初禅而后听闻正法,知道解脱的基本道理,能将过去自己认为已断的我见当场断除;而将以前误以为已经断的我执,藉著闻法的因缘而灭除了无明漏及无色界之有漏,所以在见道的当时,能够成为慧解脱。

  那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三果阿那含呢?那是因为在修解脱道之前,跟随著外道或者是佛门中误会解脱道的大师们修证禅定,以修定作为声闻解脱道之禅观。见道之前已经证初禅,证得离生喜乐定,已经离开了欲界生,所以遇到大善知识之前,由于没有大妄语业,而大善知识帮助他断我见时,已经离开了欲界生的关系,所以在断我见时变成了三果人,不再受生欲界天或者是人间。在舍报时候,依照见道的这个修行的差别,有不同的状况来取证涅槃;这就是说,从中般涅槃到上流色天中而取涅槃。三果中有五类七种的差别,包括了中般涅槃有三种,还有生般涅槃、无行般涅槃(除受生后少用功力就能证涅槃),或者是有行般涅槃(受生后要多用功力才能证涅槃),乃至于上流处处般涅槃(要受生后不断地受生,在色界天或者是无色界天来证涅槃)。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他在五下分结断除的程度,或者初禅发起的质量,乃至于福德的差别。

  那么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二果斯陀含呢?那是因为见道前,已经努力修除五欲贪、色界瞋;但却无法确实断除五欲贪爱及色界瞋,断不了五盖,初禅自然不能发起。但是他有善因缘,极力想要远离五欲贪爱及瞋心,在他遇到善知识为他开示五阴一一阴,每一阴的苦、集、灭、道的时候,当场就断了我见;在断我见、断三缚结时,就成为二果人──成了薄贪瞋痴。他如果没有再继续努力修行,只是随分而修,那当然舍报之后就只能生欲界天,在欲界天报尽舍寿时,再下生人间修行,在人间一世而能够成阿罗汉果,在舍报时取现般涅槃。

  那什么是见道后一生不努力修道,只是初果人?就是因为往世曾经跟大善知识结下了法缘,所以获得善知识为他开示,能够断我见成为初果人。他在往世不曾精勤修集福德、不曾精勤修习布施行,所以见道之后无力再继续修道,必须要在世间法上努力的谋生,才能够得到温饱,所以一世之中无法努力修道,终其一生只是初果人而已。

  那么什么又是见道后努力修道,终生精进地修行,他的结果却只能原地踏步,不能成为二果人呢?那是因为他的性障很深重,贪瞋痴心一向都很重的关系;但由于在往世曾与大善知识结过善法缘,那在这一世缘成熟了,能够遇到大善知识为他开示五阴一一阴,每一阴的苦、集、灭、道的道理;但是他的性障深重,不能当场信受、现观;后来独处闲静处的时候,努力地去思惟及观察,方能够确认五蕴每一蕴皆是因缘假合而成,最后最后终于断了我见、断了三缚结;确认每一蕴都无法离开苦跟集,但他的深心之中仍不乐于五蕴的灭除,在他的意识层面努力地修习灭除五蕴的法义,但是在他的深心当中,对五蕴的灭除之道却无所用心。由于性障深重、贪著极强的情况之下,一生虽然努力精进修行,但是仍然无法达到薄贪瞋痴。

  那什么是见道后一生努力修道,却只能成为二果人呢?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说他的性障深重,无法断除欲界爱,所以终其一生只能进入薄贪瞋痴的薄地境界,永远保持二果的证量。见道之后未继续跟随大善知识,对于修道中所应听闻的正法没有多闻熏习,这样对见道后所应修断的五盖也不了知,也不能够精进修行,那又不知道见道之后要取证三果时,必须发起初禅才能够取证三果的道理,也不知道发起初禅必须远离五盖的道理。所以在见道后一世精勤的修道,仍然没有办法取证三果或者四果,永远停留在初果、二果的境界当中。

  那么什么又是见道后一生不需要努力修道,单单凭著闻法思惟,便能够取证三果乃至于四果呢?那是因为在他见道之前,早已用心于修除各种的贪爱,但由于没有因缘遇到大善知识,所以他努力修行一世,都是以定为禅;因为证初禅,成就了离生喜乐定的功德,所以在他亲遇大善知识而能够听闻正法得以见道之后,他的五下分结立刻就断尽,当下成为三果人。在表相上,似乎他见道后是没有努力修道的,但实质上他是在见道前,已经将烦恼伏除了很多了。将来舍寿时,将成中般涅槃或者是生般涅槃。还有如果因为见道而入三果后,能够一再地深入有漏、无明漏的内容,终于确认色界、无色界一切的意识心统统都是识阴所摄的无常法,这样子灭除了有漏、无明漏,灭除了我执,证得了慧解脱的果证。

  那什么又是见道后一生努力修道成为慧解脱呢?那是因为见道之前,没有修除五盖的关系,尚未离开欲界生,不能够发起初禅;见道前曾多世的修集福德,因此见道后无须为家庭生活奔波,有闲暇来努力修道;继续追随大善知识闻法修道,修除了五盖,以求远离欲界爱,成为二果人。随后他又努力地修定,于未到地定成熟后,加上先前已修的消除五盖发起初禅,能够入三果功德正受;深入的观行后,也能够断尽五下分结。在三果最高位中仍继续地精进修道,进断五上分结。这原因是:在亲近大善知识闻熏更深入的五蕴苦集灭道的道理,或者是因缘法,了知五上分结的内容,努力修断,乃至五上分结中最难断的我慢也断除了。此时色界有、无色界有已经没有贪爱了,也对于识阴中最微细而且极难断的三界微细意识心─意识极细心─也已经没有贪爱了;而且对于已经舍弃最细意识心,而最细意识的这个舍心也都已经灭除了,这个就是有漏、无明漏的断除,因此成为慧解脱。

  那什么又是见道之后一生努力地修道,而成为俱解脱呢?那是因为他见道之后,咨询大善知识的意见,了知慧解脱是可以迅速修成的,因此依照前一项的方法与次第,依次一一断除了五盖等欲界贪瞋烦恼,而断五下分结;再进一步断色贪、无色贪,以及我慢、掉举、无明,而断了五上分结;努力修证慧解脱的行门,先成为慧解脱后,自知自证“梵行已修,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再藉此世的余生继续进修禅定,从二禅到四空定的修证,然后取证灭尽定,成为俱解脱。

  那什么是见道之后一生努力修道,而成为三明六通呢?那是因为当他成就了俱解脱之后,可随时入无余涅槃。如果这一世还有剩余的时间,进修五神通、三明(也就是天眼、宿命、漏尽这三明),将五神通修成之后加以精炼,能够见未来八万大劫事,这个就是天眼明;能够观过去八万大劫,那就是宿命明;还有将解脱道所有的细节都能够一一深入观察而没有遗漏,这个就是漏尽明;这样就是所谓的三明六通。

  什么是先修道后见道,但是见道前,事实上是没有修道的道理呢?那是因为先在外道修禅定后,再入佛门修解脱。意思是说,一直在外道中以定为禅,或者追随佛门中表相大师,而且即便确实他也已经证了四禅八定,但是却错将禅定修证当作是声闻禅的禅观智慧境界,一世当中精进地修行之后,成为非想非非想定实证者。这样的人往往误以为就是实证涅槃。后来他遇到了大善知识为他开示我见的内容,令他能够当场断我见,这样就可以立即成为俱解脱。当成为俱解脱的时候,那以前所修的四禅八定降伏我见、我执的过程,就可以追认为二乘菩提解脱道的修证。由于见道是在修道-就是所谓的修四禅八定-之后,所以说是“先修道、后见道”之人。但如果有人修成四禅八定之后,他却一世未遇到大善知识开示我见的内容;在他见道前的修道,统统不能够算是修道,只能在后来确实见道之后,才可以追认是先修道。

  但这也是由于跟随表相大师修证四禅八定,而且已经满足四禅八定之后的人,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然而,综观当今世间并没有发现可以教授禅定的表相大师,所以也不复见这种状况,因为当代表相大师自身连初禅都没有曾经实证。如果有人先证四禅八定的功夫,后来又曾经遇到大善知识,但他的心中没有丝毫信受的意思,所以不乐于前往请教,更不乐于听闻大善知识宣说解脱道的正法,却自以为已经实证了阿罗汉果,那这样子先前所证的四禅八定的过程,当然不许称作是修道。如果以此先证四禅八定后,再藉著大善知识的因缘而断我见,顿成俱解脱,我们就可以称为是“先修道而后见道”之人。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8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二)-解脱是如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

  这一集我们要来解说,佛法中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核心道理:解脱绝非一切世间都灭掉后成为一切法空的断灭空。三乘经典包含四阿含诸经都说佛法解脱的修证是真实,非施设想像;所证的解脱的果证涅槃,并非一切空无;不是误会佛法—将缘起性空主张当作是佛法全部的那群人士所说的灭相真如—在这样否定法界实相之下,只有具有断灭性的蕴处界断灭之后,就成为空无一物的断灭空了。就像在《杂阿含经》卷12当中,有提到因缘法及缘生法是:【法住、法空、法如、法尔;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经上是这样说的:如何是因缘法呢?是说“此有故彼有”。意思就是说:缘于无明而有六识的心行,缘于往世六识的心行而有这一世的六识,像这样十二有支是依于十二有支的前一支,前一个法作为因缘,乃至于缘于五阴的出生而有五阴的老病死等纯属大苦的聚集。那如何是缘生法呢?这是说无明跟行。因为本识中存有无明的种子的缘故,所有识阴六识的心行不断地出生。无明与行就是因缘所生的法——缘生法。

  假使有佛出世或者佛尚未出世,这个法,因缘法跟缘生法都是常住的,常住于三界当中,这个法住于诸法功能差别中,常住于三界内的所有的法界当中;十方三世一切如来对这个法,是自己所觉悟出来的,由此就成为无上正等正觉,然后出世为他人演绎解说,打开此法—打开此法的内容、打开众生对此法的暗昧—而示现此法给世人,并且明显地发扬出来说明,就是说此法缘于无明而有行,有识阴六识的心行,乃至于此法缘于生而有老死。就是说此法缘于有情五蕴身心在世间生的缘故,因此有有情老、病、死,忧、悲、恼等诸苦。缘于往世识阴的六识的心行熏习中而引起此世的识阴六识出生,那这样子前支为后支的缘因,乃至于缘于生而有老病死等痛苦。

  但这里要注意,缘因只是出生法的藉缘,并不能出生法,因为任何一个世间法,包含十二因缘的一一有支,其本身都是生灭的法,既不能够出生自己,也没有出生它法的功能。因缘法跟缘生法等十二因缘诸法,它的背后并不是断灭空,其实此法常住、此法是空(空无形色)、此法是如(于一切法中都是如)、此法本来如是,本来就是这样,不是被创造出来的;此法永远不离如、不离真如,此法不异如、不异于真如,就是这样子详细审虑观察真实、心中都不颠倒。对实证人而言,这个是真实法,可以详细思惟观察而且可以实证,是真实而不是断灭空无,是法界中的事实而不是颠倒想。如此随顺于这个法而有缘起,随顺于缘起法而出生一切的现象,这就是说这是缘生法——因缘所生的法。是说此法缘于无明而有行,然后就是接著行而有识、名色、六入处、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这说的就是缘生法。

  那为什么说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呢?必须要知道诸法是从什么地方来?那是因为诸法都是从“如”来的,所以称法不离如、法不异如;是说诸法就是如的意思。但是万法有生住异灭,而一切有情有生老病死,都是跟无常苦是相应的,那为什么称它们是如呢?这是说诸法归摄于“如”,而这个“如”是万法的根本,一切万法跟有情不能够稍稍离开“如”于一刹那,才能够不异如,因此诸法都是归摄于这个“如”,属于如的局部体性,当然不能说一切法跟这个如是相异的。

  这段《阿含经》中所说的这个“法”,讲的就是妙真如心,正是《阿含经》中所说阿罗汉所入的涅槃中的本际,只是二乘人不知而已。因为一切的世间法—五蕴十八界以及辗转衍生出来的这些种种的法—都不是如,因为世间一切法都是所生之法,所生之法必定会灭去。这是因为所生之法没有自性,其性本空,我们说这样的法是空相法;既然空相法是生住异灭的法,那就是变动的法,非如如恒常的法。但出生这一切的万法—这些生灭的法—的如来藏妙真如心,却不属于世间的生灭法当中,而是出生一切万法,而令一切万法能够有功能运作的实相,这个就是我们说的空性——空性如来藏。菩萨所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正是这个阿赖耶识如来藏入胎识妙真如心所显示出来的本来性、自性性、清净性、涅槃性等本来涅槃解脱的境界,二乘解脱道的阿含经典中是这样讲的,而大乘经典也是这样说的。

  十二因缘法当中的一一有支,都是因为入胎识随顺著因缘法而出生,所以这个一一有支都是缘生法;能令缘生法出生缘因的就是因缘法,藉著因缘法而被入胎识出生的十二有支,我们说这个就是缘生法。十二有支各各都皆以前一支为它的缘因:先有此支为缘因,才会有彼支的出生,前支为后支的因缘;也就是此一支存有,所以彼一支会出生,那这种“此有故彼有”的道理,就是“因缘法”。

  因缘法非断灭法:涅槃并非灭掉了生老病死后成为断灭空,不是将识阴都灭尽了而成为断灭空;而是灭尽了蕴处界一切法之后,仍然有一个不会灭、不曾灭的真实法存在,这个法离生老病死等无常苦,所以因缘法是如,所以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如”是什么呢?因为“如”是依著本识离生老病死苦来说的(有生住异灭的现象便不是常法,是无常,不是如如不动),“如”正是显示本住法离无常苦的涅槃性,所以缘生法、缘起法、因缘法全部都不能离开这个“如”。如果因缘法离开了如,那么就无法成就恒时不变的缘起运作的现象了。如果有情名色出生的来源—这个入胎识—不叫作如,那因缘法就成为了戏论,不是真实法;实证者、实证解脱者也不可以审细地简别,而证明真实的谛了。

  如果一旦透过修行而最后证得的涅槃解脱,也就是灭尽了五阴、十八界以及触、受、爱等心所有法之后,到头来却成为应成派中观所主张一样的断灭空—一一法空—那就不是“如”了。这种假涅槃、妄说的涅槃,它的本质其实是空无、断灭。与修行者有何相干?一定是有一个不跟苦、乐、忧、喜、舍受相应,而且是离生老病死等无常痛苦的这个本住法独存,不生起六尘而不再有苦乐等受,才有可能是“如”。

  那因缘法跟缘生法这两个法不异如,表示因缘法及缘生法它的背后必定存有远离六尘而不与苦乐受相应的本住法、如如不动心、本识如来藏。缘生法的十二有支都是从这个如如不动的本住心所出生,并且是附属于祂,我们才能说这些与无常苦相应的十二有支缘生法是不异如,所以因缘法与缘生法都是依如而有,当然不可能是无因唯缘而有的,因此 佛才会说“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推究因缘法的源头,我们逆推的十二因缘法,只能上推到无明为止;而十因缘法只能上推到能出生名色六识的本住识为止,还有无明并不是独立的法,无明是依附于意识而存在的,意识则是依附于五色根、意根而存在的,六根跟六识则是依于被称为如的本住识而存在,离于如—离于这个本识—就没有无明的存在。

  只有常住法本识才是非所生法,而是能生法,非五蕴内所摄的法,是离开生老病死、生灭无常苦,而能够独存,我们才能说祂是如;无明是以众生心的无知来施设的,是众生心对于解脱的无知,对法界实相本识的无知,无明当然必须依于众生心而存在;所以无明并非依于无法而存在,所以不能够依于名言施设的这个空无来存在。众生心这个六识则是依于如—本识—而存在著,所以无明当然也是依于如而存在、而解脱,就是从这个如所生的蕴处界的虚妄性能够正确地了知,进而来实证祂。

  十二有支的名与色,也都是与心相应的法,都不可能独自存在于本识之外;特别是十二有支当中的触、受、爱等法,都是属于心所法,当然不能够外于心体存在。而这些心所法,依十二因缘向上推溯时,终究只能够推溯到六识心的无明;而六识心无明不能够独存于心外,是由意识心的无知而施设无明。保有无明的心是意识觉知心,意识则是必须依于能生万法、如如不动的本识才能够存在,所以我们说无明它其实也是依附于“如”—这个如如不动的本识心—而存在的。所以我们不可以主张说:无明是出生一切法的本际。但要确立本识的存在,却不在十二因缘法的观察,而是在十因缘法当中观察到有一个本识是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诸法本源。

  佛法所观的因缘法,有十因缘跟十二因缘法两种,这两种因缘法必须要并观,不能够分离;且必须要先作十因缘观,来确立名色是由本识中出生,那这个本识入胎识,当然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由于名中的意根与识阴六识已经有七个识了,出生名等七识心,当然是第八识入胎识——阿含部的经典所说的本识。

  由于已经确立了本有的一个入胎识存在,才能够入住母胎而出生五色根及识阴六识,那再加上原来已经出生的意根而有名等七识,才具足了名与色等五蕴的法,然后才有接著的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等等的法。先确立了十因缘法的本识存在的事实以后,再依十二因缘法来推究:入胎识为什么世世不断地出生了名色?由于出生了名色才会导致生死的痛苦,所以一定要推究名色会从本识出生的原因。推究的结果,原因是往世不断地有识阴六识等身口诸行的熏习,爱乐五尘及法尘中的戏论境界,所以身口意行不断地造作,因此导致舍报时不愿意使自己消失,所以会去入胎而使未来世的名色又继续不断地出生在这个世间当中。名色出生了,当然一定会有识阴的六识,就一定会再有识阴六识的六入的现象,当然就不免会有再领受六尘境界种种的痛苦。

  想要断绝世世识阴的不断出生,就得停止一切的行;行的出现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推究的结果是因为无明的缘故,由于误计、执著才会使得身口意行不能够断除,就会引生来世的名色又再度重新受苦。假使有智慧灭去了无明,知道五阴都是虚妄的缘生法,知道识阴的存在本身就是苦,也知道识阴即使无苦而住于舍受之中,也仍然不离开行苦、坏苦;深入的了知了这个五蕴的虚妄而不再去执著五阴的时候,无明就灭了,舍报后这个入胎识就不再由于无明而继续出生于世间的名色,就不会有生死流转的痛苦!

  所以十二因缘法要依十因缘法而存,十因缘法则是以入胎识为基础。无始劫以来,入胎识就不与六尘及贪瞋痴相应,祂所含藏的无明种子都是只与七识心相应,而祂自己却如如不动,所以说祂是如、是真如心;而且祂是本住法,不是有生法、所生法,所以就说祂是无生;祂不像意识永远是生生世世被生的缘生法,所以祂是本来就是自己存在著,不必依靠其他的法而出生或者存在,所以说祂是如。

  十因缘法跟十二因缘法都是依著这个真如、这个本住法而有,不可以离开入胎识,以缘生法十二有支法之间互为因缘而缘生、而缘起、而存在,所以 佛说因缘法、缘生法、缘起法都不离如。而且因为十二有支本来就是附属于如如不动的入胎识,是本识所含摄的法,所以说是不异如。这个因缘法跟缘生法都是不离如、不异如,所以无余涅槃就不会成为断灭法,所以如是真实法。

  而如与因缘法、缘生法也都是可以现观而实证它的正确性,所以说是审谛;然后这两个法依于真实心入胎识—如—而存在,所以无明不是无因而起,所以因缘法与缘生法假使全部灭除之后,也就是说涅槃的境界仍然不是断灭的境界,而是仍有如—本识—独存,祂不是断灭,所以说是真实,这也是可以现观,而实证其完全的正确性。众生如果想要修学因缘法而出离生死苦得到解脱,凭借著入胎识—如—来现观因缘时,是可以证明其真实与正确的,这个就是因缘法与缘生法的智慧,所以说因缘法与缘生法是不颠倒的。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9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三)-不生法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 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那这一集的内容,我们继续来探讨佛法中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

  佛法的解脱的内容是知苦、断集、证灭、修道。除了对于世间种种苦的行相及苦的本质,有透彻理解及正确真实的观察,也就是对于五阴一一阴的内容,如实理解而无有遗漏,然后能够思惟及现观五阴一一阴中,全部都是因缘所生法,都是无常变异的虚妄法,不再执著;而且进一步地去探求苦的形成原因,为何会承受苦的结果,进而能中止苦,这样才算是进入断除苦的系缚,以及烦恼系缚的解脱修行之路。

  有情会有后有的五阴世间出生,就是代表众生持续不断地在苦的系缚当中,不能够出离苦,所以当然就不得解脱。那能够在世间后有不再出生,才能说是解脱于苦、解脱于系缚。因此修学解脱的人要善见、善觉、善入世间集与世间灭,才能够成就不生法;能够成就不生法的人,才是真实取证解脱的人。但是要证成不会出生于世间的不生法,不再于世间出生,却要从有情为何执著贪爱世间的源头来下手,那就是十二因缘中的无明。

  《杂阿含经》提到了有关于因缘法及缘生法的正确了知见解,那就是不执取认定过去世、未来世五阴有情的身心,他的出生为真实有,也不执著现在的有情身心是从过去而来的,而会到未来世去的。那就像是外道所执著的种种世间五阴而衍生出来的我见、众生见、寿者见、戒禁取见等系缚统统能够断除,就是断除了生死根本的人。就如同截断了多罗树的树头,使得多罗树的生机永断,不可能再出生了枝叶,在未来世不再出生,成为不生的法。

  想要亲证因缘观的人,必须了解无明的本质,才能够灭掉无明;无明灭了,则六识心行就会灭,六识心行灭,那么本识就不再入胎,而没有来世的名色;如果没有来世的识阴六识等法,那就会灭掉了生老病死苦等五蕴的必然发生的生住异灭的现象。所以了知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法的虚妄性,是非常重要的,不论是修学大乘菩萨道,或者是修学阿含解脱道,都是如此的道理。特别是修学阿含道的解脱道修行人,对于五蕴的一一蕴的内容,一一蕴的苦,一一蕴的苦集,一一蕴的苦灭,一一蕴的灭尽的状况,以及一一蕴的灭尽之道,如果都能够确实了知,并且能够实证,这就是灭了无明;无明灭了,就不会再去投胎,就不再有生死的流转而灭掉了一切生死苦,这就是明白世间集与世间灭的解脱修行,也就是知道五蕴世间的集与五蕴世间灭。

  但解脱修行的精神,关键是从五蕴的认识及断除,来断我见跟我执。如果不能单从这个五阴的本身的苦集灭道来作现观,因而断不了我见跟我执,也可以从十因缘与十二因缘来互相搭配,来配合作现观,那可以更深刻地体会思惟五蕴的出生与生命的苦、众生的无明之间的关联性。这样也能够了知苦的来源正是五阴,且由于有情五阴的存在、不断地出生,是因为无明——由本识所生的意识心有这个无明,如此就能够进一步地灭除了无明;由此了知而实证五阴世间的集与灭,就成了慧解脱者,离开了生死苦。

  五阴世间有,指的是三界有,它的集是有情苦的形成来源,而五阴世间的灭尽所证得的解脱于苦,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在灭除我见与我执前,必须先了知:五蕴、十八界一切有情世间自我的法,全部灭除而无余以后并不是断灭空,仍有一个真实法——涅槃的本际存在;灭除了六根、六尘、六识自我之后,独余涅槃的本际—本住法—单独存在,所以涅槃不是断灭空,所以想要入涅槃的人,就不会有断灭的恐惧,才有可能确实地断除我见跟我执。

  意思是说,如果从五阴的四圣谛来现观以后,仍然无法断灭我见与我执,可以改以因缘观,来断我见跟我执。但因缘观的现观,不可以舍弃十因缘而直接去观行十二因缘法,这个前提不仅是以修因缘观来修断我见、我执,也同样的是对于已经于声闻法四圣谛证得解脱果的阿罗汉,想要增修因缘观的重要前提,否则将与应成派中观六识论断灭见的外道一样,无法在深心中确实断除我见,更不可能断我执,这样对于解脱功德就毫无帮助了。

  老死的苦是众生最容易观察的部分,但是以什么样的缘因而从何处生起的呢?观察了老死的苦,并且观察到了老死是因为有情的五蕴身心在世间出生的缘故,由于有生的这个缘,所以才紧接著发生了老病死忧悲恼等苦。五阴除了以生为缘因而有老死,但若没有根本因本住法——入胎识,那么五阴的出生及有生之后的老死,就会成为无因唯缘而有了,那就会堕入外道的无因论当中,变得毫无意义!这样业果的报应与一切有漏、无漏法的熏习,都将唐捐其功而使修行成为毫无意义。

  但就是明明看到世间因果报应是昭昭不爽的,明明就是看到有漏、无漏法的熏习确实是有它的结果的,而修行因与解脱果之间,也确实有因果关系存在的,当然是有根本因、也有缘因,才能使生死流转成立。所以必须追寻探究五阴到底是属谁?我们具体而分别来观察这个有情生死的所依:生属于谁?行属于谁?而识阴又属于谁?名色又是属于谁?这就显示一个道理:万法—包括了五阴、生、行、识、名色—统统是虚妄,不属于我,也都不是唯缘而无因生起的,都是要因与缘具足了,才可能生起以及灭失,所以: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世间灭。

  那至于为何五蕴世间的出生、五蕴世间的集,出生世间的动力到底是什么呢?从十二因缘的观察推演,发现有情老死的苦,也就是因为世间种种法辗转地出生,逆推到最后,知道这一切都是由于众生有无明的这个势力而导致的。一切的佛门中想要修行证解脱的人,也都知道有无明的烦恼遮障,所以才需要透过佛法的修行来灭无明,能够证解脱。但要如何才能够灭除无明?对于佛门修行人,却是一件浩瀚无边的事。因此对于无明的了解——对于无明的本质、无明的类别、无明的内容,我们要因此能够正确地断除这个无明,显得就非常的重要了。

  我们要明白,蕴处界会有生住异灭的缘因是无明,而无明依附于名色六识存在,名色六识却是从本识如来藏所出生的。了知了这个事实,就会了知无明是如何灭除了,灭除了这个令世间出生的动力,而使自己死后不再入胎出生了蕴处界,当已经灭尽了蕴处界的世间一切法,这时已了知蕴处界等万法的前际,其实就是本识,了知蕴处界五阴世间集都是有本识因、有无明缘而集的,那就是有因有缘而成就了生死苦,这样便深刻且正确地真实理解阿含解脱经典中所说的:

  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

  如此就愿意主动灭除了蕴处界当中的一切自我,剩下如如不动的根本因如来藏独存,未来世不再有蕴处界出生,使得本识成为不生法。

  既然本识不再出生蕴处界而单独存在,那就知道不是断灭空,由此能出生蕴处界的法存在而不再出生蕴处界,才能说是成就不生之法;如果灭尽了蕴处界之后而没有一法独存不灭,那只是空无,只是断灭空,那就跟 佛所说的“灭尽蕴处界以后的涅槃是真实”这样的圣教是相违背的,那就是等同于断见外道。

  佛陀既然说要“成不生法”,这表示本来在凡夫时,因为无明而会有所生的法出现,有所生的法就表示有能生的法,并非只有生灭虚妄的世间法存在而已,因此不是灭掉了生灭法之后,就变成空无一法。由此可证实:灭尽了一切世间法的涅槃境界中,并非断灭空,而是真实,证涅槃的解脱是如、是常住。涅槃中没有六识,离开了六尘的喧闹,离开六识的分别,离开了六识的了知,没有万法的存在而离万法的取受,没有任何境界而离一切境界相,独存本识不知亦不见,究竟寂灭而如如不动,阿罗汉都是如此知、如此见的。

  如果将世间灭尽,便能够证解脱,涅槃寂静;但五阴世间灭尽的涅槃寂静的解脱果证,却是要从灭除世间集来修证。而如何是断除世间集呢?这却是应当先了知世间灭的真实境界是什么来入手。已经如实地知道世间灭,那这样便能够顿断或者是渐断世间集,而将会在这一世或者未来世成就不生法,便可于当生亲证解脱,不再出生于人间。

  那如何能够知道世间灭的境界呢?又为什么要从这里入手呢?这就是因为无明众生都是落在世间有的境界,却常自以为这就是涅槃寂静。尤其以识阴的种种变相的境界当作是涅槃,所以圣教中便开示有外道的五现见涅槃,以及七识住、二识入的道理,用来对比实证涅槃是灭去五阴、十二处、十八界一切法的真实寂灭境界,涅槃解脱当然不会是有识阴六识存在的任何境界、任何的功能存在。因此《阿含经》就特别有这样的开示:

  彼多闻圣弟子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所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是名有因有缘世间集。谓此无故,六识身无;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无;谓此无故,无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杂阿含经》卷12)

  这个经文当中所说的世间,指的是五阴世间、十八界世间。五阴世间的集,就是众生流转六道的缘因,当然便是有情众生生死极大苦难的聚集;一切无明众生都是如此,都是因为世间不断的有积集而不得解脱,不能够取证声闻初果,那更别说是要取证大乘般若实相的智慧。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不能够如实了解识阴六识所有的一切功能——识阴六识对于境界的分别、领受、了知等六识身乃至于六思身的缘故;世间集的意思,就是对于五阴世间或多或少的误会而加以执著,以为这个是真实法,认为不应当将这世间的法去灭掉,那这种错误的执著,就是所谓的障碍解脱的一念无明,因为这样的无明-也就是我见、我执-不能够断除,就会生生世世受生而轮回不绝,那痛苦也就跟著是无量。因此对于无明产生的误会的对象(这个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内容)务必要了解,才能够灭除世间集,迈向世间灭,解脱果才有可能成就。

  但还是要再三地强调一个解脱修行的重点,解脱修证是灭除一切杂染的法,而能够清净寂灭。所以要灭去的是五阴世间的有生之法,以及灭除会导致五阴世间出生的烦恼法,而不是要我们灭掉了入胎识;入胎识不是有生法,是一切众生的本识,这个本识祂具足了金刚性,没有一法可以灭除祂,也不应当灭除。假使有法可以灭除祂,那就表示一定还会有另外一个法能够出生本识的法,使得祂变成是有生之法,那这样子才有可能来灭除祂。名色由本识出生,一切法由名色配合本识而辗转出生,是万法的根源;万法都到本识为止,那这个识之前(这个本识之前)没有一法可以知、可以证,不可能有法能够灭除祂。

  成就解脱道的不生法,只要能够灭除了五阴世间,而不须要灭除入胎识;因为入胎识不含摄于五阴世间当中,是不须要去灭除的,而三界内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灭除入胎识。纵使有一个法能够灭除入胎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则将会使涅槃成为断灭空,与应成派中观断灭空邪见完全相同;如果将涅槃定义成断灭,那将会使佛法中有余涅槃、无余涅槃、解脱道的内涵,被迫全面改变;而且大乘般若的空性义、空相义,以及成佛之道,全部都须要全面的改变祂的定义、祂的行门跟祂的内容。那这样想要灭除入胎识的想法,其实是永远不可实现的大妄想!法界确实是没有一法可以灭除本识的,修学解脱道的人,只要确实灭除了我见跟我执,便可成为慧解脱或者是俱解脱,舍寿时不再出生五阴世间而入无余涅槃。所以说,无余涅槃中不是断灭空,解脱是如。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0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四)-解脱世间种种身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

  这一集我们要继续来说明佛法中有关解脱修证的方法与次第。

  什么是解脱呢?那是说解脱于苦、解脱于苦的系缚。要灭苦就必须先知苦,我们问问自己,自己心中世间的苦何者最重呢?在《法句譬喻经》当中,比较了饥渴、淫欲、瞋恚、惊怖这四种谁最苦呢?结论是说,所谈论的这四者,其实都是枝节末流,不能够究竟苦的本源,说:【天下之苦,无过有身,身为苦器,忧畏无量。】(《法句譬喻经》卷3)

  “身”才是世间最苦的,是苦的源头,如果有了世间五蕴的身,那表示必有生、死,必有老死忧悲苦恼等苦,且有轮回。但有情的身包括了名色的五蕴,并不是单单有色身而已。

  对于“身”在解脱修证的意义,我们先来理解不能解脱的原因。由于无明众生皆漂流沉溺在生死流的大海当中,如果没有得遇佛法智慧的船筏,不得超渡。在长夜漫漫之中,随著生死之流永远不能够得到解脱。有情堕于生死流的现象,是因为生死流有四种的洪水暴流。众生由于被这四种洪水所牵引羁绊,所以便随著生死流而沉溺于轮回。

  这四种的洪水就是:欲流、有流、见流跟无明流。经里面有说:【是诸众生为诸烦恼暴水所没;欲、有、见、无明,四流所漂;随生死流,入大爱河;为诸烦恼势力所食,不能得求出要之道。】(《大方广佛华严经》卷24)这意思是说:众生被种种烦恼的洪水暴流所淹没,被五欲、三界有、贪爱、邪见,以及缺乏解脱智慧的无明等四种流所流转,所以随著生死流,而漂流于无量的分段生死旅程,沉溺没入在贪爱的大河流之中不得救度,被种种烦恼的力量所吞噬,不能够得到求出离的方法。

  《阿含经》中 佛陀向弟子具体的开示了有关众生由于无明,造成生死流转轮回,不能够趣至本际的原因。说:【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不去本际?】(《杂阿含经》卷6)意思是说,特别地指出来,如果想要求解脱,要探讨深究到底是什么令众生的三界有、五蕴身心有的原因。那什么是令众生系缚执著?又什么是令众生误计而见它为真实我呢?那是因为有这样的系缚的法缠身,被无明遮覆。尤其是因为贪爱是系缚于生死轮回最大的力量,而令众生一直在生死的漫长道路上,不停地驱驰奔走,令众生在生死中轮回、流转,不能够达到清净寂灭的涅槃本际。

  佛又继续开示说:“因为有这个色的存在的缘故,因为有色而有种种产生的事出生。对于色的法的系著,将色法当作是真实不坏的我,众生就是因为对于色法虚妄,不能够了知的这种无明,而有生死轮回之苦。而其他的受想行识也是同样的道理。”意思是说,不得解脱的原因就是五阴。

  接著,佛陀与弟子的问答,说明解脱修行的一个理路。

  佛陀问弟子:“色是常吗?是无常吗?”弟子答覆说:“是无常啊!”佛又继续问:“如果是无常,是苦吗?”弟子回答说:“是苦啊!”所以这里确定了色等五蕴的法,都是无常、都是苦的法。

  佛陀继续开示说:“因为有这样色的无常苦法的缘故,众生被无明所覆盖,而被它系著,把它当作是我,而有生死轮回、生死流转,其他的受、想、行、识也是这个道理。”就是说,无常法是令生死苦的原因,而五蕴无常都是苦。

  接著佛陀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示,是说:

  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如是,见、闻、觉、识,求得随忆、随觉、随观: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杂阿含经》卷6)

  这里的意思是说:“一切的五阴——色、受、想、行、识,都不是真实我,但不异于真实我,却与真实我是不相在的。”

  由这一段经文中,佛陀说明了佛法中一个关键性的道理——无常虚妄的五阴不是真我,但被真我出生的五阴,又不能完全说与真我无关;说这两者完全是不同的,五阴与真我不互相混合为一个不可分的法。这里已经可以看得出来,五阴是与真我同时同处而不相在的,不是和合成为一个法而不可分离的。既然一个真我与五阴同在,而五阴无常故无我,当然可以反证出,一个与五阴的无常、无我体性相反的真我的存在。这样虚妄的五阴世间的有情与真我的同时存在的道理,是在解脱实证上有确实修行意义。因为真心如来藏,不仅是十方三世一切法自性之所以能够生、住、异、灭的真实相,所以称祂为法界实相,也是无余涅槃的本际,更是修证二乘解脱道的正知见的基础。如果离开了这个基础,我见跟我执的断除就不可能成功。所以认清本识如来藏的存在实有、本识如来藏的常住不可坏性,对于修证解脱道的修证者而言,是一个必须具备的大前提。如果否定了这个真实法——法界实相心,在实证解脱果上就没有办法获得,就是无法证转四圣谛或者因缘法的凡夫,不可能有涅槃的果报。

  这是因为否定了十因缘法的入胎识,否定了真实本住法——涅槃本际的人,当他如实理解世间法,一切法、五蕴都是虚妄,而要灭尽一切法,才能够证解脱、证涅槃,那就不免会有因内有恐怖、因外有恐怖,于是恐惧舍报时,“不受后有,我生已尽”之后会成为断灭空,那这种人纵使尽形寿修习解脱道的法,也都不能够证得解脱果。

  在确立了这个解脱修行的大前提之后,有关于解脱的实修,就必须对于五阴十八界的一一阴、一一界,确实观察其中每一个法的虚妄性。五阴中的色阴,是最容易观察而且实证它是虚妄的;但是代表有情的,或者说被有情深深执著为我,除了色身之外,还有其他四阴。其中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对于识阴六识的贪爱,乃至于由六识身又衍生出来,所谓的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跟六爱身,众生都是以这个当作他的依靠之身。

  什么是六识身呢?六识是指六根、六尘相触而生的六识,都要归摄于识阴。阿含对于识阴定义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根与尘相触而生的识,都是属于识阴,所以识阴的定义就是眼等六识。所以我们都知道,意根并不是属于识蕴,识阴六识都各自有祂的功能,所以称祂为六识身。如眼根触色尘而生的眼识,具有见色的功能叫作眼识身。耳、鼻、舌、身,乃至于意根触法尘而生的意识觉知心,具有了知诸法的功能,我们称祂为意识,六识都是所生之法,由根、尘二法和合触而出生的。

  六识的功能就是六识所拥有的我所,也就是六识的自性,那就称为六识身。如果不能了知六识的自性,误以为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那就成为自性见外道,主张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的人,堕入自性见当中,都不知道能见乃至于能觉能知的性,是属于六识的功能,是堕入执著六识的自性见当中,名为执著六识我所的未断我见者,而且执著意识心的人,以及认定意识常住而不灭的人,都是公然支持常见外道的破法者。

  那什么是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呢?在《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当中有提到,六触身依六识身的功能,而说有眼触身、耳触身、鼻触身,舌触身、身触身、意触身六种;并且进一步以眼触身为例来说明,眼触身是眼根及诸色尘为缘生眼识,三和合故触,此中眼根为增上,色尘为所缘,于眼所识色尘,种种的触也就是诸触,等触、等触性,已触、当触等都是,这些都叫作眼触身;而耳鼻舌身意等其他的五触身,也是同样的道理。

  接下来在论中,对于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开示,也是依著六识的每一个识,各有其因识触境界的六触身所生起的了别的功能后,而有进一步的受的功能、想的功能、思的功能。比方说六受身,也是以眼耳鼻舌身意这个六识,而说六识透过了接触六尘的境界,因而生起了对于领受六尘境界的功能的六受身。我们知道受就会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的差别;既然有受便是无常法,有变异不是如,我们不能把它当作经中所说的本际。

  若以眼受身来说,眼受身就是眼触所生的受身,也是相同需要有藉缘才能够出生,因为由六识触境界而有了别六尘境界,然后才能够有领受境界的功能,因此六识身或者说六触身的缘,同样也是六受身生起的缘,故说眼根及诸色尘为缘,才能够出生眼识,三和合故触,触为缘故受,在这些藉缘当中,眼根是增上缘,色尘是所缘缘,这样生起了眼受身;耳、鼻、舌、身、意触所生的受身,这个道理也同样是如此。以此可以类推六想身、六思身的道理也都是如此。

  但,如果想要进一步的深入仔细了解所有的内容,可以自行请阅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中这段论文的内容,详细思惟其中的道理。在此我们可以从当中的法义了解,确实这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乃至于六思身,都是依六识身而有的法,包含六识身本身都是根尘为缘,根尘相触后才会出生的法,不是本来自在的法。这意思是说,众生所倚赖的最明显强大的功能的这个六识衍生出来的功能,来当作自我的身;但其实它却不是真实的法,这几种身非但不是真实法,不能当作有情生命的依止,不能当作有情在无量的分段生死过程中,当作生死相续的所依,当然也不能当作阿罗汉灭去世间一切法后入涅槃的本际;相反的,这些对众生而言,具有显著而强大功能的法,自然而然成为执著贪爱种种境界的管道,由于贪爱执著,这样子便无法得到解脱。相反的,反倒是有了这些系缚,因此《阿含经》中特别特别的指出来了,这个六识身等是令有情出生后有的因。

  《杂阿含经》卷12有提到:【彼多闻圣弟子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所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是名有因有缘世间集。】这五种身,如果再加上所谓的六爱身,称为六六身的法,这些通通都是出生未来的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等种种来源,也就是造成轮回生死不得解脱的原因,也就是所谓的有因有缘世间集的流转门。

  以六识为根本所衍生出来的这个六六身,那我们再将内六入,也就是眼内入处、耳内入处、鼻内入处、舌内入处、身内入处、意的内入处,以及外六入,也就是色入、声入、香入、味入、触入、法入也包含在内,针对解脱修行者而言,应当要如何观察这些法呢?这六类的六六身以及内、外六入,也都是全部不是真实我的法。

  在《阿含经》当中,都说这些是:“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意思是说,也同时统统是由真实我出生,所以不异于真我。以六爱身为例,《阿含经》对于六六身的观察,以灯光的譬喻来说明六爱身如实无我,因膏油、灯炷,灯的光明才能够得以燃烧而有光亮;但灯油是无常的,灯炷也是无常,灯火自然也是无常,而灯器也是无常;如果没有灯油、没有了灯炷、没有了灯火、没有了灯器,灯光是不会是常、恒、住、不变易的。透过这样自行思惟,然后现前去观察,便可以渐次灭除了对于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无明执著;如果六思身能够确实的灭除,我执也就跟随著灭除;我执灭除了,就是亲证解脱而不堕于断灭空当中。因为解脱是如,不离如、不异如,而且是真实法,不是一切法空的断灭空,是因为“法住法位,本来如是。”灭掉了五阴十八界之后,这个涅槃的境界,从来不是一切法空;说灭相不灭的灭相真如,也不是留存意识细心或者意识极细心,常住不灭而成为常见外道。不论是大小粗细一切的意识,都还是意识,都不是真实法。

  解脱道修行中真正解脱,入无余涅槃的寂灭境界,是灭去了一切所生之法——五蕴十八界后,不再有阿罗汉的这个有情在世间存在、出现。独有入胎识本识如来藏,本身是不知不见而独存的本住境界,祂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本识自住境界。这样的解脱修证,才能真正的断我见、断我执,成就解脱果;所以佛所宣说的因缘法与缘生法,都依著这个本住法来说,它是不离如、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三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