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11-14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1集 佛对声闻人的最后遗教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

  这一集我们继续要为大家依 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第四辑有关慧解脱的知见来为探讨。今天略谈的题目是:“佛对声闻人的最后遗教”。

  在 佛陀快入灭时,身边有许多的弟子们围绕著,而且都非常的悲泣,佛陀就说:“我要离开了。你们还有什么在法上的或什么样的问题,可以赶快问我。”当时身边的弟子们都只顾著伤心,大家默然无语。这时候 佛陀就主动的开示: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大般涅槃经》卷3)

  佛陀说完这句偈颂后,就跟这些弟子们说:“你们应当知道,一切诸行都是无常的。我今天虽然是个金刚之体,也没有办法避免为无常所迁。生死之中极为可畏,你们应当要勤行精进,追求离开这个生死火坑,这是我对你们最后的教导。”佛陀虽然要离开了弟子,化缘已了,但是祂对于弟子们能不能出离三界这件事情,到要舍寿时都还挂念在心。

  出离生死──离开这个生死的火坑,那要去哪里呢?就是要能够入住于无余涅槃,因为只有无余涅槃的境界里是寂灭的、是无生灭的、是离诸行的,只要有行在就一定有生灭,不能说是寂灭。也因此在无余涅槃的境界中,当然不能有法尘的存在,有法尘的存在就不可能是寂灭;没有法尘的存在,当然就不会有意识心觉知心的存在,所以 佛陀开示诸行无常时,弟子们应该要如实地去观照,所谓的诸行是什么诸行?也就是说三界内的一切法,其实都是在诸行当中,譬如说器世间,不论是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都有成、住、坏、空的变异,这不离行苦。再说这个有情世间,以我们人身来说,一期当中不离生老病死的辛苦,而一期一期的轮转,又无法避免于惑业苦的迁流;在人生当中之所以有著生老病死、之所以有著惑业苦的迁流,就是因为无明的关系,而有了五取蕴的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轮转;有了这个五取蕴以后,就会有身行、口行、意行,想要解脱生死,就必须对于自我的身行、口行、意行,要能够如实地现观。

  对于身行所起的种种法,例如说内身的种种四大的法要,以及一切的动转等等,都要一一法去如实地现观。不但是要对现在的这一个身行的一一法如实现观,乃至于这个身行落在什么样的境界中,在不同的层次修道位阶中,它有什么样的法要变化,都要能够一一地观行出来;而口行的部分,只要心中有念、有觉知,就不离口行,语言文字相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粗相了;有关于意行的部分,是最难让人家突破的,因为意识有太多的变相,而且众生都会以这个意识心为我。

  一般来说,对于身行的无常、口行的无常,只要能够依善知识的教导,自己去思惟后,应该可以证知它的无常性,而能解脱于其中的系缚。但是对于意行自身境界的变化,往往很难以正知正见来对照出来;因此有关于意行的部分,一定要能够依止有实修实证经验的善知识,并且对于我们的意识,在三界中有哪一些的差异性、变化性,能够如实地知道,这样才能够证知意行的无常,而能够脱离于这个能观之心的系缚。当这个身行、口行、意行都灭了,就能够入住无余涅槃。

  有关于意行的部分,是我们接下来所要说的重点。意识心的无常不但是念念生灭,而且在舍寿以后也无法离于坏苦;纵使我们的意识好好地随著禅定的修行,舍离掉欲界的觉观、舍离掉色界天的觉观,而对于色身的系缚也能够完全舍离,入于非想非非想天,但是还是不离行苦、坏苦。有关于入住于非想非非想天,这个是 世尊在出家六年苦行当中,如实去修学、如实去证知那个无常性,乃至于 释迦世尊初开始要弘法时,祂首先想要度的,就是教祂入住于无想定,以及另外一位教祂入住于非想非非想天的老师。可惜这两位老师都已经离开了世间,进入无想定、进入非想非非想天,所以佛陀也只有感慨。因为佛陀知道,他们在无想天、在非想非非想天的报尽受完了以后,接下来就要到不好的境界当中,例如毛毛虫,这样一念不生的习性带著继续受生。所以非想非非想天的无常,是 佛陀证实证知,意识心入住其中也是不能说是得到解脱的。

  对于诸行无常能够证知以后,对于诸行每一个法,也就是三界内的一切法──欲界、色界、无色界,对于自身五蕴的一切法──都要能够去看它是不是都是生灭变异的。所以说,是不是生灭变异的?你要去观照:这个法是不是本来没有、后来生起的?那么本无后有之法,那就是有生。有生是因为因缘和合而生;既然是依于因缘和合而生,但是因缘散坏了那就一定灭。

  同时,这一些法是不是也是在刹那变异的?我们在观行的时候,非常细心的去体会,我们自身当中的十八界这些法相、五蕴这些法相、六入这些法相,不论说自己是在人间,或者证得欲界定,或者证得色界定,或者证得无色界定,都要去看在这些定当中,我们的五蕴法相是不是有生、有灭?是不是不离行苦呢?所以在如实现观以后就能够知道,只要是依于这个五蕴身,在三界内没有一时一刻是常住不变异的,不论是我们的色蕴或者我们的意识觉知心,都不断的变异。以阿罗汉来说,如果有了四禅以上的证量,他能够灭掉身行的息脉、能够灭掉口行的觉观、能够断掉意识的相续相,对这些不执著。但是他也很清楚这样并不是证入涅槃,更何况许多是要修学大乘法要的!想要证悟实相的人,更要证知这三界内的一切诸法──它的无常相、生灭变异相。

  接著,佛陀说的第三句偈颂,生灭灭已,如何是“生灭灭已”呢?就是永断于对于三界的无明痴、永断于对于三界的欲爱,以及一切的烦恼相。因为断了对三界的无明痴,对于三界的欲爱、烦恼能够灭除,一切苦就能够消灭了,而这三界的一切的法相,包括五蕴、六入、十八界,于当中的自我贪爱以及邪执的断除,是必须历缘对境深心体察,不能只是在知见上。当一个人在修学当中,他是以现观、亲证去看到自己对于欲界、色界、无色界的法相,都能够不再起一念好乐贪爱的心;对于一切境界相,也不会引发烦恼的起行,能够不动心,所以就不会有生死轮回的相续相,因此生死大患就可以永灭,得到解脱智。

  如同《增壹阿含经》中的开示:

  彼云何为苦尽谛?所谓尽谛者,欲爱永尽无余,不复更造,是谓名为苦尽谛。(《增壹阿含经》卷17)

  “尽”就是“尽于三漏”:对于欲漏,就是欲界的种种法要;有漏就是色界的种种法要;无明漏就是包括了三界,主要是无色界的种种法要,已经能够解脱、生解脱智。所以说:“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第四句:“寂灭为乐”,涅槃的境界当中是绝对寂灭的,没有生死大患,而且涅槃中绝对是一尘也无,远离一切诸法的法相,所以称为涅槃相。因此只要所证的境界当中还有法尘存在,包括因我起慢,起一念心,我要入于涅槃,这就有法尘;有法尘就必定会有意识心,意识心于法尘会相续的存在,而意识心无法脱离法尘,所以如果涅槃当中有意识心、有一念的法尘,那么就不是寂灭。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在这里所说的解脱是指声闻解脱,不是指大乘的不可思议解脱。

  声闻的解脱它是一个相对相,自己知道自己已经灭掉五蕴、六入、十八界的执著,对于这些我见、我所的贪爱相完全都灭除,而又能够相信 佛陀的开示,涅槃的境界当中,是清凉、是解脱、是真实,所以以灭掉五蕴十八界,来相对于涅槃的境界说“证得寂灭”。其实声闻人他并没有真的证得寂灭,因为当他入无余涅槃的时候,十八界都灭了,那又是谁入于无余涅槃呢?

  可是,大乘行者他所证得的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他不必入于无余涅槃,他就可以在现生观照到这个涅槃的本来性、自性性、清净性,所以说大乘行者的解脱是不可思议的解脱;所证得的解脱,不是以灭掉五蕴十八界等法来说解脱,而是这个涅槃是本来就存在的,只是证得了它。可是大乘行者当证得了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后,现观这个涅槃的清净性、无我性,所以大乘行者就能够转依这一个本来自性清净的涅槃,也就是真如心,重新来看五蕴十八界这些法,其实都只是一时的因缘假合,因此大乘行者对于这些法的不执著性,是因为实际的观照到它的幻化性;由于观照到它的幻化性,所以当然就能够由转依的过程当中,渐渐调伏自己的习气性障,而且这个调伏是究竟的调伏,因此能够在菩萨道上勇猛精进前进。

  这一集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2集 灭知觉者方是实取解脱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继续依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第四辑,有关慧解脱的知见来为探讨。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灭知觉方是实取解脱”。

  在上一集我们已经为大家说明,如果要证无余涅槃得解脱,一定要能够灭掉五取蕴、灭掉十八界,但更要灭掉这一个能取的意识心;也为大家说明,意识心有著许多的变异性。也就是说,在无余涅槃的境界,它是没有境界的境界,是灭掉觉知心永远不再生,才是无余涅槃。有关这部分的知见,尊者舍利子他曾经去问大拘絺罗尊者,有什么观行的法,能够成就见、能够得于正见,于法入不坏净进入正法?大拘絺罗尊者就回答说:“知觉如真,知觉习、知觉灭、知觉灭道如真。”(《中阿含经》卷7)也就是说,要先从这个觉知心来下手。大拘絺罗尊者继续说:

  云何知觉如真?谓有三觉:乐觉、苦觉、不苦不乐觉,是谓知觉如真。云何知觉习如真?谓因更乐便有觉,是谓知觉习如真。云何知觉灭如真?谓更乐灭,觉便灭,是谓知觉灭如真。云何知觉灭道如真?谓八支圣道,正见乃至正定为八,是谓知觉灭道如真。(《中阿含经》卷7)

  这个过程当中,大拘絺罗尊者等于是带著我们就这个觉知心要如何观行的次第,作了一个概要的说明。

  在修学解脱道的时候,觉受是刹那刹那的起行,只要我们在清醒的时候,面对境界依于触,觉受就没有一刹那止息过,乃至于入到色界定、无色界定,都一样还有著触法尘的觉受存在。所以如果要能够证得解脱果,对于这个觉受法要能够如实地现观,而这个现观的过程,要先正知自己的觉受变化,要能先正知自己是不是一直被这个觉受所牵系著。而所谓会被觉受牵系著,就是因为我们对于根尘触的这一个现行,没有办法如实了知,而自己一直依于这个受为我,所以就会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依于苦受,我们就会感受到难受或瞋恚;依于乐受,我们就会起欢喜心乃至起贪欲;依于不苦不乐受,我们就会产生无明的相应。不苦不乐受有的时候,就例如对于一件事情是对是错,没有办法正确地判断出来,是对是错完全没有感觉,这也是属于不苦不乐受的一种,它是有著痴相的相应。也因此在这三受当中,就不离贪、瞋、痴的烦恼相随,这就是为什么尊者要先告诉我们:要先对于我们的觉受能够如实地现观。

  接著尊者又带著我们继续观下去,就是知觉习如真。所谓的觉习如真,就是这一个觉受它是怎么样形成的?它是依什么来变化增长?那就是更乐。更乐也就是触,有触就会有受。而触的这个法,它除了自己会起心主动去攀缘境界、去触以外,也有著内触与外触。内触,例如我们身中觉得肚子饿了、觉得很热了、觉得很冷了、觉得筋骨酸痛了等等依于自身;或者是说我们对外面的境界产生触,有了触就一定会有觉受。如果知道这些触其实有的时候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也是可以忽略掉的,当你跟这些触不相应的时候,那么你没有受,就不会起贪瞋爱染的相应。例如说我们的眼睛看到一盘美食,这是有触,但是依于正知正见而能够知道,虽然有一盘美食在面前,但是什么时候是该吃的时候,什么时候是不该吃的时候,是不是属于我能吃的,能够有著一分正确的知见来领受、来分别,那么这一盘美食,依于眼识、依于意识所产生的触,就不会引发无明爱染的相应。

  所以在解脱道当中,阿罗汉他们非常正知,早晨一起来就会领受种种的触觉,在种种的触觉一定都是以正定、正念来相应,这就是提到下面一条:“云何知觉灭如真?谓更乐灭,觉便灭,是谓知觉灭如真。”更乐灭也就是触灭,但是我们刚有谈到,有时候这个触,不是我们所能够避得了的。例如会遇到过去世有缘的亲人,也许是过去世的妻子,也许是过去世的丈夫,而引发了非常熟悉亲近的心念,这也是一种触。但是会不会起贪欲的觉受,就看有没有正知见的相随,如果说今天自己已婚,或者是对方已婚,平实导师有为我们开示:“一触之下不要再起第二念。”所以这一个更乐灭的意思就是说:一触之下,就应该依著正知正见来起觉受,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不该做的事情,就不要在其中继续领受下去,而应该避开,该做的事情就应该要积极地去做,这就是觉灭如真。

  而依于解脱道的修学,对于一切法的领受是都必须要避免的,也因此阿罗汉在街上托钵的时候,他的眼睛只看著前面几尺的地方,绝对不会东张西望,施主们把食物放到钵里面,他也不会去看这个东西好吃、不好吃,他只要去领受到说,我的钵满了就往回走了。这个意思是阿罗汉们他们就是减少对外面的触觉,自心安住于解脱法要的明触之中,心心念念依不放逸行为自己的无间作意,这个就是知觉灭如真。

  接著大拘絺罗尊者又说:“云何知觉灭道如真?谓八支圣道,正见乃至正定”。这个意思是说,一个初果人,他能够有了断我见的正知正见,他能够知道这个触、这个受,其实都是系缚之法,他也能够正知这些触、这些受,都是意识心的心所法,最根源就是要能够灭除这个意识觉知心的相续相,才能够解脱于三界。有了这样的一个正见,才能够在面对一切法的时候起正思惟,不会起邪思惟;有了正思惟,当面对一切境界的时候,心中的口行(也就是心中的语业)就能够依解脱德的角度来起心念。这就是由正见、正思惟到正语,有了正语、正念的相随,那么身口意业,就不会造下三恶道的行为,身口意业都是能够趣向清净ヽ趣向解脱道,因此能得正命。

  所谓的正命,依一个想要修学解脱道的人来说,他对于一切的名闻利养,不会起心贪著,更不会起心造作,因为那个只会产生系缚。所以如果有著正命的认知以后,他不会去为了一时的衣服、饮食、医药、卧具,而做出违戒的行为,而做出侵扰众生的行为,也因此能够入于正精进,因为心心念念都迈向解脱,由正精进而能得到正念、正定。所以觉灭道如真,一定要以正见为首要,如果不是正见,那么八正定就变成八邪定。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的宗教人士不是不用功、不是不努力于道上修学,但是因为对于三界的法不如实知,因为对于意识觉知心的虚妄不如实知,所以方向的错误,导致不论如何地精进修学,都不能得解脱。这个就是舍利弗为我们大家向大拘絺罗尊者所请问的法,当然其实尊者舍利弗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们是藉著这样的互问因缘,让身边的弟子众能够有更深的印象,也让今天的你我在这样的法要上,能够得以更清楚地认知。

  在今天的学佛人当中,有一些宗教师会教授你在修行的过程当中要保持觉知,才能够念念分明,不能昏沉,要保持清醒;这样的教授是跟解脱道的正修行完全无关,永远无法取证解脱初果。如果没有先断我见、我执、我所执,这样修只是浪费道粮,浪费一世的福报。例如也有人主张要制心一处一念不生,如果制心一处一念不生,那么无想天、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就是完全合于这样的境界,但是这不但不能解脱,反而更是在浪费生命,因为一点解脱的智慧都不能产生,只是一念不生。一念不生又能够如何于诸法起正思惟?没有正思惟、没有正观,那如何能够得正智起解脱德呢?所以若主张离念灵知心就是涅槃、就是解脱,那么应该把大拘絺罗尊者的这一段话,仔细地去诵读ヽ仔细地去体会。要能够知道觉知心意识都是缘生法,而这个意识祂是依于意、法为缘才生,当入胎前中阴身灭,意识就断了,在母胎当中也得等诸根成熟,才会有新的意识重新生起,意识是无法离开法尘独自存在的。所以如果不能建立远离六尘觉观的正知正见,不要说证得四果,连初果向也无法建立,所以实取解脱就是要灭除五阴、十八界。

  佛陀的开示在《阿含经》当中处处说,不论是色蕴,过去、现在、未来,粗细、远近、好丑、内外,这一一法你都必须要去现观它,现观它的无常性,现观它的苦性,现观它的空性,现观它的变异无我性。色蕴如此,受蕴、想蕴、识蕴一样如此,尤其是意识心,不论是粗意识或者细意识,都是无常变异之法不可执著。如果要取证声闻解脱果,就必须要能够完全去掉觉观心,去掉对于六尘万法的觉知,入无余涅槃的境界,是绝对寂灭的境界,这样的知见,是必须在修学前就要建立起来。这集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3集 当修四念处观(上)
  正珍老师


  各位学友: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我们继续依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第四辑有关慧解脱的知见来为探讨,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当修四念处观的身念处”。

  修学二乘解脱道,断我见、取证解脱果,必须要修四念处观,因此要对 佛陀所开示的四念处观法要、内容有正确的认知,所以在此略为说明,以提供修学解脱道的学友们能够有正确的知见,那您就可以知道,依于我们所说的法要,为什么自己修学那么久,连得见道迹的初果都没有成就?由对照的结果,可以补足您所学而被有意、无意的师父所忽略的内容,您能够补足它,依于实证善知识的书籍如实地现观,那么得证初果就不是难事了。

  但是我们要说,修学四念处得解脱道的前提,首先要能够正知三界的法相与无常,如果认为只有人间佛教,不相信有欲界天、色界天、无色界天,乃至于不相信有地狱的苦报,认为那些都是方便说,那么就是对于三界因果不正知,也是对于佛语不信受、有疑,对于 佛陀六年外道求法的示现没有感受,如此就绝对不可能成就解脱道。再者,一定要有求解脱的欲心,方能于闻思上得以有著胜解智后,由身口意念念都趣向解脱三界为要,念念都能以智慧来观照,这样才能够得解脱。

  四念处是四类观行的处所,依身、受、心、法四个所缘境去观察。让意识—也就是这个能观的心—安住于所观的四个所缘境上;依个人修学次第浅、深、粗、广,或闻所成慧、或思所成慧、或修所成慧乃至实证 佛所说的法要来成就正解脱的慧,如此透过思惟、观行,次第起修来提升;所以在四念处观一定要先在知见上、在架构上,对于观行的内容、自性,以及自己在这些法相当中被系缚最深的、最执著的,更要能够数数观行而能够解脱。以下我们就来渐次地为您来说明这个四念处的法。

  首先是身念处,一般大众听到身念处就会想到“观身不净”,其实身不是只是指四大所成的五根身,只要依于诸根所随、行于三界,周遍积聚的法都称为身,所以身念处的观行,不是只有不净观,包括日常威仪,欲界、天界的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识身,观察作意、厌逆作意种种作意都在其中。另外三个“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是要能够正理解实证善知识的教授,依于这个身念处的观行,而次第由受、由心、由法深入观察,不是四个念住是分开的,而是有著相依、相缘、相续的关系。因此能够在四念处正观行后,就能够断除于五阴中妄计有身、以计为我,起我见、我所、我执的身念处观,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观行,身见没有断,初果就没有希望,何况三乘菩提的修证。这是一切学佛人在现观诸法时,要特别留心的。

  我们在此是分成十四个观察项目,接下来所说的这十四个项目,每一个观行除了要能够现观自身,也要能够去观察他身,乃至于引发自他的种种法,都以正知、正见来观察,由自、由他数数地观察,由具念、随念、忆念、不忘失、不渗漏,达到正勤、正念、正定,正向涅槃的成就。每一个念住都要这样地去观,所以我们以下再说的时候,就不再重复说明。

  身念住的第一个观行,依“正知、举止、行为”,佛陀开示:

  行则知行,住则知住,坐则知坐,卧则知卧,眠则知眠,寤则知寤,眠寤则知眠寤。(《中阿含经》卷24)

  这是开始观行的首要,所谓正知,不是说像一般人所教,看住自己的“行、住、坐、卧、睡觉、起床”每个动作,其实这一段开示的重点,是在于要养成不放逸的习性;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因为对于要证解脱道的内涵、方法,依于善知识的教授清楚后,就要下定决心来努力修学。首先就是要规律好自己的生活作息与定课,日常生活作息杜绝一切的攀缘心、无意义的觉观心以及妄想,心要能够不放逸,都是安住在四念处,正向解脱法道上而行。因此这一个“行则知行,住则知住,坐则知坐”,主要的就是先要调整我们还没有修学前的习性,转向于正向解脱道的修学习性。

  当日常作息都已经养成了以后,接下来第二个就是“威仪庠序”的身念处观。佛陀开示:

  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昂,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中阿含经》卷24)

  前面的规律生活以及摄心于法道,是自我要求,而这里就是在处众中,或者在僧团里、或者是在面对一切众生时所要表现出来的威仪,一切的举止动作,不论是日三时、夜三时都要端严,乃至语默的时机、对象、内容都要能够正知。这个念处所说的重点,其实就是要能够守持戒律;能够守持戒律,等于为自己和三恶道、和三界轮转画了一条界线,在这条界线当中,能够好好地行自己的威仪,行自己的身口意行,不要超越了戒律的这一条界线,那么就能够正向解脱道。

  所以身念处首先定好规矩,第二个能够守住威仪,善持戒律、善思惟戒律,接下来就可以进入第三个身念住,以“善法念治断灭止”。佛陀开示:

  生恶不善念,以善法念、治断灭止。犹木工师、木工弟子,彼持墨绳,用拼于木,则以利斧斫治令直。(《中阿含经》卷24)

  这一个念住的成就,是必须要有前面两个念住的基础,守好规矩然后才能定方圆,知道什么是对的,知道什么是错的,也能够观察过患并且修学对治。因为虽然有心要修学解脱道,但是过去的习性还是会现起,身口意业的造作还是不能清净圆满,能够依于自己所施设的课业规矩,能够依于戒律,就能够知道什么是对的,对的就要让它继续努力下去;什么是错的,那么就要能够立刻断除,甚至只是有一个错的心念,也因为在自己所施设的修学轨范以及戒律的鉴照之下得以迅速得知,不让这个过错的行为显现出来,这也就是四正勤。

  由四正勤就能够趣入四如意足,如同 弥勒菩萨所开示:

  又有四种,为欲住心、为得胜定、修方便者,心住如意,能生长门:一、乐出离欲。二、受持读诵,悔过精进。三、能取贤善定相之心。四、住空闲处,观察诸法。(《瑜伽师地论》卷14)

  所以四神足、四如意足是依正法念,由制伏烦恼到断灭对治,有了这三个念住的基础,接下来就可以开始修定,以摄心一境,不分别外境、不攀缘外境来制伏一生习性的种种烦恼;也能够正观当我的心已经能够离开人间五欲的贪著时,那么在欲界天的法相是什么样的状态,在色界天的法相是什么状态,乃至于无色界天的法相,如此就能够真正地对于三界法清楚了知它的自性是无常,而能够真正地解脱三界。

  第四个身念住是“以心治心,治断灭止”,佛陀开示:

  齿齿相著,舌逼上腭,以心治心,治断灭止。犹二力士捉一羸人,处处捉旋,自在打锻。(《中阿含经》卷24)

  在前面是以善法念,现在更是要发起精进心。佛陀所举的例子说,就如同一个瘦弱的人被两个大力士各抓一个手臂,把他提在一个大火聚上;自己身心受制于欲界的热恼也是如此,如同是在这个三界的火上面。所以思惟到这里,就觉得命随时会没了,就能够更舍于懈怠、心不散乱,身口意都止于正念、去除妄念。因此 佛陀教我们在修定的时候“齿齿相扣,舌顶上腭”,就是先以这个色身不动乱,来进趋于心一境性的成就,于五欲、五尘都不起心、不相应。如果能够如实地去作,就能够有著欲界定乃至初禅前的未到地定功夫。

  在平实导师的指导教授下,正觉学子们都是以无相拜佛的功夫来修学,在无相拜佛的过程当中,或有同修能够入于欲界定,或有同修能够入于初禅前的未到地定;或有同修能于法起正观得初果解脱,或有同修能够与诸法的甚深缘起得以相应而能明心见道,更有菩萨能于这个无相拜佛的过程当中得以眼见佛性。因此定力的修学是非常的重要。而所谓的定,在最基础的就是我们的这个心─意识心-已经不会再受人间五尘的干扰,虽然身边有五尘的法相不断地现起,虽然根尘触受还会领纳,但是不会再起心续念分别,乃至相应其语言思惟去续、去造作,因此这一个定是最基础的一个定;但是我们还是要说,一定要有正见作基础。

  第五个身念住观就是“正知出入息”,佛陀开示:

  念入息即知念入息,念出息即知念出息;入息长即知入息长,出息长即知出息长;入息短即知入息短,出息短即知出息短;觉一切身息入,觉一切身息出,学止身行息入,学止口行息出。(《中阿含经》卷24)

  佛陀开示这个出入息观,也是延续前面的定力,正念在息,除了依数息观入手外,息出息入,或依上呼吸道系统的息出息入,或依身中一一毛孔的息出息入;或依身转、或依心转而能够成就不同的禅定;依于入出息时,于息所依身,如果仔细地作意思惟,就能够入于色蕴。同样于息领纳、了知、思惟这个能取的意识心时,作意思惟,就可以入于其他四蕴的观行法要。因此如果有了正知见,再依这个息出息入配合五蕴的观行,一样能够得到解脱初果,乃至于其他的果德的成就。

  这一集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4集 当修四念处观(下)
  正珍老师


  各位学友: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安排的电视弘法系列《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我们是依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第四辑有关慧解脱部分的内容来为探讨,这一集我们继续上一集有关于身念住观行的内容。

  上一集讲到第五个身念住观,可以得证欲界定、未到地定,接下来第六个、第七个、第八个、第九个,也就是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的身念住观;也就是佛弟子对于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不论自己有没有证得,但是对于这四个禅修应该断的法相,应该出离的忧恼,都要能够正知。当修到四禅时,一切的忧根、苦根、喜根、乐根的相应都能够断除了,所以能够心平等、正直,对于下地的一切法,也就是欲界以及初禅、二禅、三禅的一切境界,都不会好乐,心得寂静,因此证得四禅等至位时,息脉都会灭。可是一切阿罗汉都知道,这都只是助道法,不是涅槃境界;也由于这样的禅定证得,一定在欲界不会起一念的爱染心。如果有心修学解脱道,要寻访明师,最起码这位明师对于这四个禅修如何入、如何住、如何出,这四个禅修是次第的舍掉了什么样的觉观相应,都要在知见上能够得以正确地教导。先不管他自己是不是能够证得,最起码在知见上的教授不该误导人。而诸位学友如果您能够依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当中所写有关四个禅修的内涵,仔细地去阅读、思惟,您也能够开一分法眼,能够正知您现在的修学方向是对、是错,有哪些缺漏,应该要如何转进。

  接下来我们说第十个身念住,修光明想,也就是心中不为闇所动。佛陀开示:“念光明想,善受善持,善忆所念。”(《中阿含经》卷24)这个意思是说,要能够心不颠倒,心没有缠,心终不为无明闇所覆。我们知道光明有三种:一种是对治黑暗的光明;一种是依修证的不同,身中会散发出不同的光明;另外是法光明。而真正的光明想主要是法光明,另外两个光明是副产品。对修慧解脱的阿罗汉来说,重点就是在法光明。法光明能够治无明闇,如果不如实知诸法的实相,对三世因缘、对佛法僧三宝生疑惑,在修学的时候不断地和昏沉、睡眠相应,这都是属于闇,会覆障修学解脱。所以 佛陀在教目犍连尊者修光明想的下手处,就是先从断睡眠盖下手,佛陀说:“当随本所闻法,随而受持广布诵习,如是睡眠便可得灭。”(《中阿含经》卷20)

  这一段话是告诉我们,如果修光明想,就是要先从闻法受持开始,如果说今天在修学的过程当中会昏沉、会打瞌睡,就用诵读的方式乃至次第地广为人说;在为人说的时候,又能够加深自己的印象,让自己的无明闇更加去除。法光明的最后成就,是能够对于 佛陀所开示的诸法,都能够忆念不忘,因此法光明也是一切佛弟子当修的。

  第十一个是善受观相、善忆所念。有了法光明,就能够对于所缘的诸相能够善受、善忆念。佛陀说:

  善受观相,善忆所念,犹如有人坐观卧人,卧观坐人。(《中阿含经》卷24)

  也就是说,你能够看得非常的清楚,观相是指意识心所面对、所观的一切诸法因缘相,都由闻思修慧去善受、善持、善忆所念。也就是三界中一切诸法的法相,自己修学过程中所缘的一切法相,都要能够正知、正念,依正智、正慧去观察、去相应,善知进、舍、对治,包括这个能缘的意识心也要善观、善念,不要误以为是常住不变的心。

  在这里更要期勉大家,因为习气的深重,所以面对境界“善受观相、善忆所念”,是要一直反反复覆地去修学,直到恶习彻底地断除,直到自己于解脱道乃至佛菩提道的习性已经养成,成为无间作意,那么这样的身念住观才能停止。所以这个身念住观,乃至上面一条法光明的身念住观,依声闻解脱果来说,一定要到阿罗汉无学位才能够停止;而依大乘佛菩提道来说,这一个观要到成佛才能停止。但是虽然停止了,不是说不再观相,而是它已经成为正念、正智能够无间作意,由身、口、意展现出解脱的智慧,以及佛菩提的德行出来。

  接下来的十二、十三、十四条,是成就不净观,能够彻底的与这个色身来成就厌逆的作意。第十二个身念住观,是观三十六物不净。佛陀开示:“此身随住,随其好恶,从头至足观见种种不净充满。”(《中阿含经》卷24)在这三十六物当中,略分为外相十二、身器十二、内含十二,要能够依正知见一一去现观、一一去领受。不净的思惟有七个角度可以去观照,就是种子不净、受生不净、住处不净、食噉不净、举体不净,也就是在我们这一层薄薄的皮肤之下所拥有的一切的色法,全部都是无常变异的法,也都是会成为臭秽不堪之物。是究竟不净,死亡后置于冢间—也就是坟墓—也都会有不净的流出。所以在观身不净的这一个法,于这个念处,一定要先依 佛陀的教示,于自身一一法去现观领受,接下来两个身念住观才能够深细,如此就能够彻底断掉色我跟欲贪的习性。

  第十三个现观,观六界聚:

  观身诸界:“我此身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犹如屠儿杀牛,剥皮布地于上,分作六段。(《中阿含经》卷24)

  这一个身念住观,是要依前面的不净观,进而观察自身中的地、水、火、风、空,以正慧如实地现观:那都不是常住的,其实都是一团、一聚,所以就不会依这一个色身起慢,乃至错认它是有常住不变的自性,如果能够如实地现观,心对这一个色法就不会产生执著,而能够离开欲贪。如同我们在身念住一开始所说,我们的这个观行,不但是要观察自身,也要观察他身,乃至要观察自他之间的因缘关系,所以身念住观的这一个现观,如实地去观照后,就能够离开了贪欲的习性。接下来对于能观的意识心,也要能够详细地去观察,缘于根尘所生的触、所生的受,都要分别地去领受它的虚妄性,能够这样子地去观照,就能够正确地断除对意识心的执著,取证初果,正断我见了。

  身念住的最后一个观行:观死尸。如果对于上面两个观行,还是没有办法断除对身的贪欲,观死尸就成为对治贪欲所下的重药了,佛陀会交代比丘们去尸陀林观照死尸。看到已经死了一天、两天、三天不同的死尸肿胀、青瘀、生脓、烂坏,比丘们在忍受浓烈的尸臭下,不能嫌弃离开,而是要就尸身联想到自己死后,也是会肿胀、青瘀、生脓、发烂、发臭,不能脱离这些法,同时一切的人也都不能脱离这个法。同时也看到尸陀林当中的尸骸或者被飞禽走兽啄啃吞食,或者被各种蚂蚁、蛆虫进住啮咬,也会联想到如前。接著可以看到尸骸四处散布,或者有筋肉血相连,或者没有筋肉血相连,肩骨、手骨、脚骨、大腿骨、头盖骨四处散布,本来完整的一身骨头,如今都骨肉、筋血分离,就想到自己和别人死后也是会如此。也看到有些尸骸,有些像螺贝呈现了白色,有的堆了一年的骨头,或者腐烂成末,或者火烧成末,就会联想到自己和他人以后也是如此。这就是九想观,如此观察后,对自己、对他人的色身就不会再起一丝的留恋,因为现观的智慧,所以会产生很深刻地忆念,因此佛弟子们都不会入于无想定,因为他们对于色身不会再起一丝的依止念头,对于依色身而起的世间法,依色身而起的种种的触、种种的受,也能够断除执取的心念。

  各位学友!由以上十四种身念住略为解说,详细的内容还是请您要去看平实导师《阿含正义》当中的开示。在上一集和这一集当中,希望您对“身念住”已经有一个概要的架构知见,如果真有心一世求解脱,一定要依止有实证并求知见通达的前辈来指导您,不要著于世间人的身相、名闻、学术地位,也不要被群体意识所带著跑。例如达赖十四在他的《觉灯日光》这本书,他写著:“光一个身念住就有很多内容,我们看下来不知道在说什么。”达赖十四真的这句话算老实,但是也可以知道,他连身念住的知见都不能安忍学习,更何况其他的法要;也因为对于身念住知见上都没有建立起来,也难怪无法了知。他们所主张的男女双修、乐空双运,一样是不脱离无常、苦灭之法,一样不脱离五蕴的受、触、想等心所法当中,也因此依于他们的修学,不但不能得解脱,甚至会造下未来世不可爱的异熟果业。因此有心于法修学的学人,对于寻访明师这一件事情,一定要非常严谨。

  以上所说的十四个身念住,可以说是个对照镜,可以检视您所遇到的善知识不论是否有实证先不论,先看他是否能够有不错谬的知见来指导您。而您依于这十四个身念住观去如实地修学,就能够继续进入受念住观、心念住观、法念住观,乃至成就解脱果。大前提还是要再说明一次:一定要依于正见,一定要依于实证的善知识来指导。

  这一集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