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15-18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5集 真正解脱应灭一切知觉(上)
  正文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继续来跟各位说明的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这个单元,所依止的是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阿含正义》。在后面的这四集里面,要跟各位来说明的是解脱所应该要具足的条件,前面两集我们要说,真正的解脱应该要灭一切的见闻觉知;后面的两集里面,我们要说明的是解脱应该要断掉我执,还有我所执。我们现在就来说明一下“真正的解脱应该要灭一切知觉”。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有几个重点要先跟各位说明的。我们这里面要说明的有:第一个应该要断除对五阴自己的执著;第二个是真实的解脱,其实是灭尽见闻觉知的自我执著;第三个要说明的是解脱主要的是心善解脱;第四个要说明的是解脱应该要灭除“想”,也就是说对于六尘的触知;第五个要说明的是解脱应该要灭除一切禅定的觉观;第六个要说明的是,所有的一切解脱的果证,不可离本识真实法而存在,所以不可离本识真实法而说有解脱果可以亲证的;第七个要说,解脱应该要自归依、自炽燃。这各有怎么样的一个详细的内涵呢?那我们就逐步的来作详细地说明。

  第一个我们要说明的是:解脱应该要断除对于五阴自己的执著。在《增壹阿含经》里面,佛这么说:

  诸天子!当知此五盛阴,知三恶道、天道、人道;此五盛阴灭,便知有涅槃之道。(《增壹阿含经》卷28)

  所以从这一段经文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佛说所有的一切三界,这三界所有的一切众生都有五盛阴,因为有五盛阴,所以我们知道三恶道乃至于天道、人道,都是因为有五盛阴,那(若能把)五盛阴灭了话,就知道有涅槃之道可以修学。所以第一个阶段,必须要现观五阴无常、苦、无我,现观一一阴的功能。

  五盛阴函盖了哪些呢?色阴它能够招致寒热、饥渴;而受阴它能够招致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等等三种觉受;而想阴它是能够具足地了知六尘境界的知;而行阴它能够造作善业、恶业、无记业等等的业行;而识阴它能够产生六尘境界韵味的领受的这样子的一个了“知”,因为这样子的一个了知,导致我见、还有我执而流转生死受苦。所以觉知心意识以及意识的了知性,也就是想阴-都应该永远地灭除,那觉知心意识以及意识的了知“想阴”灭除了以后,这个才是真正的无余涅槃的境界。因为涅槃当中是无知、无见的,涅槃当中是灭尽了五阴十八界,所以没有一个能知的、能见的觉知心在那个地方,所以觉知心意识以及意识的了知性,都应该要永远的灭除。

  具足了这样子的正见、正知以后,进一步如实地现观无知解脱。那什么叫作无知解脱呢?也就是说,能够了知五阴、六识以及六识的自性都是虚幻无常、缘生缘灭的;如果能够了知五阴、六识以及六识的自性,都是虚幻无常、缘生缘灭,那就能够灭除自我的执著,最后我慢就消灭了,这样子舍寿之后就能够取证无余涅槃。也就是说,如果能够了知五阴、六识以及六识的自性都是虚幻无常、缘生缘灭,进一步灭却了自我的执著,最后我慢灭的时候,未来世三界有再度出生的动力就灭除了,那这样子舍寿以后,就能够取证无余涅槃。

  第二个我们要来说明:真实解脱它其实是灭尽了见闻觉知的自我执著。修学解脱道如果不能灭除对于意识自身的执著、对识阴自性的见闻觉知性的执著,那这样子就是堕入了识阴自我执著的当中,那这样子就没有办法获得解脱。所以不应该对离念灵知心自己有所执著,因为离念灵知心是可灭之法,离念灵知心祂不离三界的境界,所以说离念灵知心祂不是涅槃心。涅槃心是不生不灭的,涅槃心是远离三界境界的,涅槃心祂是本来无生的,所以必须要灭尽离念灵知心的六种自性。哪六种自性呢?就是眼见性、耳闻性、鼻嗅性、舌尝性、身觉性,乃至于意识的了知性。如果没有办法灭掉离念灵知心的这六种自性的话,一定会堕入了常见见或自性见等等的外道法当中。

  那什么是常见见呢?也就是说,以离念灵知心为常住不灭,以意识心为常住不灭,这个就是常见见。那什么叫作自性见呢?就是说,以离念灵知心的六种自性为常住法,以眼见性、耳闻性、鼻嗅性、舌尝性、身觉性,乃至于意识的了知性的这种自性为常住不灭法,那这样子就是自性见外道。所以自性见外道所说的,最主要是在指说:众生落于离念灵知心、六识的自性,乃至于六识自己本身,堕于这样子的一个法,以这样子的法为常住不灭的法,以这样子的法是永远能够出生三界的法,以这样子的法错误地认知,这个就是自性见外道。

  有的人说,如来藏就叫作自性见,所以信受如来藏的人,那个是自性见,堕入了如来藏自性的自性见。但是如来藏并没有三界六尘万法的自性,虽然祂出生了三界六尘万法,但是祂从来不住三界六尘万法,所以祂是远离三界六尘万法的自性;祂也远离了五阴的自性,因为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等等这些法,全部都是属于我们识阴所领纳的种种的法,如果堕入这一部分的法,那个才叫作自性见。

  所以有很多人不懂这样子的道理,说如来藏的法那个叫作自性见。其实如来藏并没有三界六尘万法的这些自性,但是如来藏却有祂本来无生的自性存在,所以叫作本来性、自性性、清净性;而且祂有祂本来寂静的体性,所以又叫作涅槃性。所以如来藏其实祂是没有自性的,所以叫作无自性。但是祂的没有自性,是因为没有三界六尘万法的自性,但是祂有出生三界六尘万法的自性,所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如来藏有一个无自性性。但是 佛所破斥的、佛所说的自性见外道,其实是在指众生堕入六识的自性里面,这个才是属于自性见外道。

  所以众生因为有六识存在的同时,就会有六识自性的运行;那有六识自性运行的时候,就会产生了四食的境界。所谓的四食就是:团食、触食、念食还有识食。在这个四种境界里面不断地领纳、不断地增长,这个就是四食的境界;而四食的境界,它的本质其实就是佛法里面所说的我执。所以我们如果能够详细了知五盛阴的全部内容的话,也能够了知五盛阴的虚妄性,能够了知五盛阴它是生死众苦的根源,那进一步透过正确的修行方法,五盛阴灭尽那个时候就是无余涅槃,那这种状况之下,就一定能够亲证解脱果。所以由于这样的缘故,才说唯有厌恶六识自性以及六识自身,才有取证解脱的可能。

  第三个我们要来说明说:解脱最主要的是心善解脱。在《杂阿含经》里面卷6的第5经,佛这么说:

  罗陀!若多闻圣弟子,于有身,若知、若断;有身集,若知、若断;有身灭,若知、若证;有身灭道迹,若知、若修已,罗陀,名断爱、离爱、转结、止慢,无间等,究竟苦边。

  这段经文的意思就是 佛在对罗陀开示,如果声闻解脱道的多闻圣弟子,于三界有的五受阴身,也就是说色、受、想、行、识这五受阴身里面,或已经了知、或有能力断除;对于这五受阴身的集,或已经了知、或有能力断除;对这五受阴身的灭,或了知、或已修证;对五受阴身灭除的修学之道,或已知、或已修证;那这样子的话,罗陀啊!这样子就叫作断爱。断什么爱呢?断三界爱。这样子就叫作离开了三界爱,这样子就叫作已经转离了结缚,这样子就叫作停止我慢了,因为停止我慢的缘故,所以解脱智慧是无间断而且平等的,究竟到达了苦的边际。

  所以心善解脱的意思,就是说:觉知心经由修学解脱道,了解了五阴有存在的时候的全部内涵,这些内涵全部都是苦,五阴存在的时候的这些内涵是苦,不只五阴存在时候的这一部分的现象,也包含觉知心自己,也就是能够觉知到五阴存在的这个觉知心。那如果也了解了五阴的集、五阴的灭、五阴灭除之道,也断了我执,那就是觉知心已经真实实证了解二乘解脱道的四果圣人。

  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应该要灭除五阴的自己,不再受生入胎而使未来世中不会再有五阴自己出生于三界当中。四果圣人对于五阴的苦、集、灭、道都如实地了知,对于自己是否还会再领受三界的后有,也已经了然于心;所以知道自己在解脱道的修行上,所应观行的灭尽境界已经知道了,进一步已证实了一切五阴、一切觉观都应该要灭尽,这个才是真正而确实的涅槃解脱境界。那对于解脱道中所应修的种种清净行,也已经修足了;对于解脱道的究竟取证境界,已经善知无疑,也就是说,解脱知见已经建立了;所以进一步能够自我检查:死后是否还会再去受生而领受后世的三界有?所以心中确定不会再去入胎而领受后世的三界有!

  所以我们说,求证解脱道的人,都是应该要灭除五阴、灭除一切觉观的,都是应该使识阴的六种自性全部都灭失;当五阴、还有一切觉观全部灭尽而不受生了,这个才是真正的无余涅槃。所以无余涅槃中的解脱境界是没有自我存在的,是无知亦无见的,这些都确定无疑的缘故,所以说他是心善解脱。

  但是很可惜的是,现代佛教的诸方大师都是为了要保留意识心的觉观,用意识心的觉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去入涅槃。但是 佛说,心善解脱是必须要灭掉所有的一切觉观,也就是必须要灭掉所有一切心行,这样子才是真正的心善解脱。

  第四个我们要说明的是:解脱应该要灭除想,也就是必须要灭除对于六尘的触知。在《杂阿含经》里面卷8第221经,佛这么说:

  比丘!于彼入处当觉知:若眼灭,色想则离;耳、鼻、舌、身、意灭,法想则离。

  这个经文就是在说:比丘!在彼入处,也就是六入处,在六入处的地方,你必须要善于觉知、善于观察,所有的一切法就是因为六入而产生的,因为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乃至于意入。所以说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有了六入以后,就会缘触、缘受、缘爱,乃至于缘三界的取,乃至于缘三界的有,所以会有种种未来三界有的生、老死、忧悲恼苦。所以当比丘观察到这部分的时候,在种种的六入处(在这个地方)去察觉、去觉知的时候,进一步去灭掉对于眼入的一个功能,所以说“若眼灭,色想则离”。如果“眼入”灭了以后,对于色想的这个领受就已经灭除了,乃至于对耳、鼻、舌、身、意入处灭了以后,对于耳想、鼻想、舌想、身想,乃至于意想、法想就远离了。

  那这个意思就是说“知觉性”,也就是说,识阴的心所有法、识阴的自性,就是想阴,所以知觉性的本身就是想阴,所以叫作想亦是知。想阴的本身,只要有了知的过程里面,那个就是知觉性,所以清清楚楚、一念不生的境界的时候,还尚有清清楚楚的心在了知。所以我们对知觉性的存在加以反观而保持著不肯灭除,这个就是轮回的根源之一,这就是自性见外道的落处。也就是以什么呢?以六识的知觉性的存在而不肯灭除掉,这个就是自性见外道的最主要的一个落处。

  所以修学声闻解脱道的人,都应该灭除对于六尘的触知,因为对六尘的触知正是六入:对六尘了了而知,这个时候就是具足了六入,正是生死法。在这个时候就是色尘想、声尘想,乃至于鼻、舌等等到法尘想,这个正是六识的功能的自性。如果能够懂得灭尽六入,那就能够懂得灭尽五阴,这个才是能离开色想,乃至于能够离开法想的圣者。

  所以说“想”即是知与觉,因为想其实就是八识心王各各皆有的五遍行心所有法;这个法在解脱道当中,其实是最难了知的一部分,自古以来极多比丘对于“想”不了知,所以堕于“三界有”之中,自己以为已证无想境界,所以说,可见对于想的了知,这个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是已证俱解脱果的比丘们,他闲暇无事的时候,其实大多是入住灭尽定或无想定当中,在这个地方安住的,这个目的是不想继续被六尘所刺,想要习惯于灭尽自己的境界,以便舍寿时迅速灭除自己而入于无余涅槃。所以说,想也是知,所有的有学圣人,其实都必须经由灭除六尘刺及觉知性来实证解脱果的。

  那对于想即是知、灭除想这一部分,我们下一集再继续跟各位作分享。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就先跟各位分享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6集 真正解脱应灭一切知觉(下)
  正文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要继续跟各位来说明《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在这个单元里面,我们要跟各位继续来说明的是“解脱是必须要灭除一切见闻觉知的”。

  上一集里面跟各位分享到:解脱应该灭除“想”,也就是说必须要灭除对于六尘的触知。因为六尘的触知,全部都是因为六入所产生的一个觉知,所以我们说“想”其实就是知、就是觉。而且“想”其实就是八识心王各各皆有的五遍行心所法里面的触、作意、受、想、思的想,所以我们说想即是知。所以有学圣人其实都必须要经由灭除六尘刺以及觉知性来实证解脱果。

  那想跟知的关系最难了知,因为一切末法时候的大师们都不知道想阴就是知,都不知道“想”的了知性,就是识阴的心所有法。而无想定的修习目的,其实就是要断除知觉性;而无想定的亲证,是必须经由初禅的实证灭除了鼻、舌二识而灭除香、味二尘,再经二、三、四禅的灭除眼、耳、身三识而灭除其余的色、声、触三尘,然后才能在第四禅当中灭除意识而灭除了法尘。那在四空定当中,特别是前三种的定,其实都仍然还有极细意识跟极细定境法尘存在,所以无法灭除所有识阴、还有六尘,必须要进入无想定或灭尽定当中,才能灭除识阴六识、还有六尘。灭想其实就是灭除了了知性,若是对于见闻知觉性仍有执著,仍然认定了知性是常住不坏法,那就是未断我见的凡夫。

  进一步我们要来说明:第五个,解脱应该要灭除一切禅定觉观。真实解脱的境界,其实必须要灭除觉观,凡是有觉有观的境界,都是三界内的境界,它是不离识阴的境界;都是生灭法、流转法,不可久住、无常必坏,它是不离行苦还有坏苦的;这些法都是有所依的不自在法,它不是诸法实相,也不可能是无余涅槃中的境界。所以在《别译杂阿含经》里面这么说:

  比丘!如是……不依见、闻,不依识识,不依智知,不依推求心识境界,亦不依止觉知,获得无所依止禅。若有比丘不依如是诸地禅法得深定故,释提桓因、三十三天及诸梵众,皆悉合掌恭敬尊重、归依是人。(《别译杂阿含经》卷8)

  那这一段经文里面就是在说:必须要连觉知心都不许存在,不许依止见闻觉知而存在,而且不依识阴所识知的六尘境界而存在,不依解脱道智慧所知的解脱境界而存在,不依所推求的心识境界而存在,而且不依止见闻觉知性,也不依三界九地的禅定境界而存在,像这样子所证得的无所依止的禅观,才是二乘无余涅槃的境界。而证得无所依止禅的比丘,才是欲界、色界诸天天主都应该合掌恭敬尊重的人,他们都应该归依这个慧解脱的圣者,不一定要证得四禅八定以及五神通。

  所以从以上经文的证明就能够证实:真正的解脱要远离一切觉观,要灭除识阴六识以及六尘,不但如此,而且要灭除意识细心,还有意识的极细心。那么在法界当中,意识的最细心是非想非非想定中的不反观自己的觉知心,是似有若无的意识极细心。懂得要灭除知觉的人,那这个知觉包含一切禅定的觉观,必须要灭除这些一切的知觉,这个才是真正的实取解脱的圣者。

  那进一步我们要来说明:解脱不可离本识真实法而说有解脱果可证。《杂阿含经》里面第345经这么说:

  “舍利弗!何等为学?何等为法数?”时尊者舍利弗默然不答。第二、第三亦复默然。佛言:“真实!舍利弗!”舍利弗白佛言:“真实、世尊。世尊!比丘真实者,厌、离欲、灭尽向;食集生,彼比丘以食故,生厌、离欲、灭尽,向彼食灭。是真实,灭觉知已,彼比丘厌、离欲、灭尽向,是名为学。”

  在这段经文里面,佛不断地对舍利弗开示,佛刚开始问舍利弗说:“舍利弗!什么是有学位?什么是法数?”当时尊者舍利弗不了解世尊所问,所以默然不答。那世尊又再第二次、再第三次的询问,舍利弗尊者依旧默然而不能回答。在这个时候,世尊随即引发对他说:“真实啊!舍利弗!”舍利弗在这个时候终于听懂了世尊引发之问,就向佛禀白说:“真实,世尊!”也就是说:“世尊啊!比丘若能够懂得真实的意思,就能够厌恶生死、远离五欲贪爱、趣向五阴的灭尽;在四食的集正在出生时,那位比丘由于发现到自己处于四食集之中的缘故,就对四食的集生起了厌恶心,对四食的集生起了远离五欲的贪爱,那么就将五阴觉知性的领纳诸法加以灭尽,在这个时候趣向那个四食灭除的境界。这就是懂得有一个真实法常住,而在灭除了觉知性常住的邪见以后,那位比丘厌恶觉知性、远离了五欲的贪爱、向著灭尽五阴、灭尽觉知,以及灭除四食的境界前进,那这个就是有学圣人。”

  在这一段经文当中,佛一再地向舍利弗提示“真实”,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有一个真实常住而不可坏灭的本识存在,比丘们将会无法趣向于五阴、四食以及觉知性的灭尽,因为必然会于内有恐惧、于外有恐惧。因为如果不是有一个真实常住的本际(这个本识)存在的话,要叫比丘们趣向于五阴、四食以及觉知性的灭尽,那这样子,假设如果没有一个本识的话,这些法灭掉以后是不是落于断灭呢?是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呢?所以如果没有本识的这个法,佛如果没有开示本际的这个法的话,一切比丘都不敢灭除五阴,所以都会导致于我见的继续存在,乃至于我执继续存在;因为于内不敢把觉知心灭掉,于外不敢把六尘灭掉,乃至于不敢把色身给灭掉,所以就是因为恐惧断灭的缘故,所以会使我见、还有我执,都没有办法断除。

  所以如果没有一个真实法本识存在的话,一切众生都没有办法真正地去修学解脱道,因为都会恐惧落入断灭。纵然以缘起性空为知见的人,一样是担心自己的意识心会断除掉,所以才会去安立意识的细心,还有意识的极细心,就是想要让意识安住在极细或是极微细的意识心当中,本质上还是不愿意把意识给灭掉。所以三界内最微细的极细意识心,其实是四空定里面的非想非非想定,纵然是非想非非想定不再反观,不再反观所有意识的境界,那一样还是属于意识不断尽的状况,所以一样是不离我见、不离我执的。所以如果离开真实常住法,凡夫们一定会恐惧,灭尽自我以后会堕入断灭空当中;所以真实法本识是解脱道的所有法数以外的法,是不属于法数,而是法数的根源。解脱道的所有法都是可以计数,而可以用现象界的法,明确的自我检查修证的层次。所以说解脱道的修证层次、还有内容,都是属于法数。如果不知道五阴万法都是从真实法本识出生的,如果不知道本识是常住不坏的,那就不敢认同五阴全部虚妄的现观,所以就没有办法断除我见,没有办法断除我执。而心善解脱的无学圣人,他是必须要灭除一切食,特别是识食的。那是要先认知以及信受:五阴之上另外有一个常住的真实法,永不会坏灭。依著这样子的一个道理,然后现观六识自我都是二法乃至于三法为缘而生的,所以絶对是虚妄性的,因为它是依他起性的;而见闻觉知这些体性,其实都是六识心运作时的自性,所以更必须灭除六识心的觉知性。若离真实法本识而说有解脱果可亲证的话,其实都是妄言,都断不了我见、还有我执的。

  那要修学这些法,要修学解脱道的灭尽五阴的这些法,应该要自归依,而且必须要自炽燃。在《长阿含经》卷2《游行经》里面,佛这么说:

  云何“自炽燃:炽燃于法,勿他炽燃?当自归依:归依于法,勿他归依”?阿难!比丘观内身,精勤无懈、忆念不忘,除世贪忧;观外身、观内外身,精勤不懈,忆念不忘,除世贪忧;受、意、法观亦复如是。是谓,阿难!自炽燃:炽燃于法,勿他炽燃;当自归依:归依于法,勿他归依。

  所以真学佛法解脱道以及佛菩提道的人,应该要自归依。自归依的意思就是:归依于法,莫他归依;也就是说,归依于佛教的正法,莫对其余法义有所归依。那归依佛教的正法,当然必须要依止著世尊所教导给我们的正确的修行方法,那正确的修行方法,不外乎就是三乘菩提。那在解脱道上面的修行的正法,其实就是必须要灭除意识心,要灭除六入种种法,也就是说必须要断除一切的觉观心,这个才是真正的正法;也就是说,五阴十八界全部都是要灭尽的,不能保留见闻觉知性,乃至于见闻觉知心自己本身。如果要以见闻觉知心的觉观心保留常住不灭的话,那这个就不是正法,这个就不是佛所说的法义,这个就叫作他归依,这个就不是真正的依止著正法了。

  所以必须要依止著佛所说的正法,所以应该要当自炽燃,也就是说必须要炽燃于法,莫他炽燃。也就是说必须要在法上面用心修习,而不要在什么地方呢?不要为了名闻利养、不要为了面子。如果就只是在名闻利养,就只是在面子上面,为著自己的道场的广大,不惜维护自己的名闻利养、面子,明明知道所说的法已经错了,还不肯修正过来,这个就是他炽燃。如果在解脱道的修习上面还有未到之处,也应该要炽燃寻求至到之法;也就是说必须要努力地去寻求能够为你教导,乃至于能够修学解脱道的真正的法门。

  反观当今正在弘法的大法师、大居士们,往往只是归依于外法:名闻、利养、眷属、道场、寿命。学佛人则大多数是他归依,只是一味归依于表相大师,不想深入各方善知识的法义当中加以详细地了解,不愿寻求能够帮助自己深入理解内法的真善知识,像这样子的一个状况,都只是他炽燃、他归依。所以说对五阴自我的知与觉产生了执著,这个是解脱道的修学当中,最难修断的事修功夫。但虽然说这只是事修的功夫,但是却还是要依靠著蕴处界缘起性空的事相观察的智慧,才有可能断除的。所以如果是自归依、法炽燃,那就应该要回归正法,什么是回归正法呢?就必须要否定识阴、意识,而且必须要远离一切的觉观,如果没有这样做的话,其实就是他归依、他炽燃。所以依佛所说:证得不知不见的涅槃,依这样子如是的正确地了知,这样子才能够见解脱道的正理。

  我们在前面已经证明,想阴的想其实就是意识心或识阴六识的知觉性,而四禅八定当中的想,其实也不离识阴六识的知觉,所以不管是怎么样的一个想,只要在三界里面的所有的一切想,都必须要把它灭除掉,当灭除对于有知有觉的意识心的自我贪爱的时候,这个才是真正的解脱。因为意识心一旦生起现行的时候,就一定会有知觉、了知,所以必须要确实观行,而得现观觉知心还有想阴的虚妄,那这样子的话,我见必然可以断除的;我见断了以后,三缚结必然随之而断,这样子就能够成为声闻的初果人。

  像这样的归依于正确的解脱方法,这个才是二乘人自归依的真正的义理。假使未能依本识真实的正见来现观蕴处界缘起性空的人,或是观察不正确,或是不如理作意,而错将意识心的种种变相当中的一种,当作是涅槃实际的人,那这种人更应该要炽燃于法。这种人应该要寻求真正的善知识的教授、教诫,以求现观而灭除我见,永离三缚结,从此不再堕于离念灵知心、识阴我的当中。如果能够这样子炽燃于法的人,才是解脱道当中真实的归依者,才是佛弟子当中的第一学者。

  所以我们说,解脱应该要断除对于五阴自己的执著,真正的解脱是必须要灭尽见闻觉知的自我执著,真正的解脱主要是心善解脱,真正的解脱应该要灭除“想”——也就是必须要灭除对于六尘的触知,真正的解脱应该要灭除一切禅定的觉观,而最重要的是:真正的解脱不可以离开本识真实法,而说有解脱、解脱果可证。因为离开本识真实法的话,而说有解脱果可证,那将落入了断灭空,所以所有的一切佛法,全部都必须要依止著本识真实法,才有办法修学的。

  这里就是为各位说明了解脱必须要灭却所有的一切见闻觉知的真实道理,就跟各位分享到这个地方。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7集 我与我所俱断方是解脱(上)
  正文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继续再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我们《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所依止的是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阿含正义》。

  在这个单元里面,我们要跟各位继续说明的是“我与我所俱断方是解脱”;也就是说,必须要断尽了我、还有我所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解脱。真实的解脱就是要断尽这两种执著,断尽这两种执著:一个就是我执、一个就是我所执。而我执的部分,其实有极微细的部分,这极微细的部分其实是摄属于我慢。因为我执的范围非常的广,从断了我见以后、断了三缚结以后,进入二果的薄贪瞋痴,断三果的五下分结,乃至于断四果所应该要断除的五上分结,其实全部都是摄属在我执里面。但是这里面有粗有细,最微细的部分,最微细的我执,其实就叫作我慢;那这个我慢其实是为今日诸方大师所不能理解,为今日诸方大师所误解的。

  第二个必须要断除的是两种的我所执。我所执有两种:一个是五阴身内的我所的执著,那个就是对于内五欲了知的(了知性的)这种执著;另外一个是身外我所的执著,也就是说对于外五欲(财色名食睡这一部分)的执著。所以真正的解脱必须要断掉两种执著,一个就是我执、一个是我所执;而我所执又函盖了两个,函盖了五阴身内的我所执,还有身外的我所的执著。我们就一一地来为各位作说明,什么是两种我所的执著?后面再来说明最微细的我慢的部分。

  我们现在说明五阴身内我所的执著,在《中阿含经》卷49里面,佛这么开示:

  复次,阿难!有五欲功德,可乐,意所念爱,色欲相应:眼知色、耳知声、鼻知香、舌知味、身知触。若比丘心至到,观此五欲功德;随其欲功德,若心中行者,所以者何?无前无后;此五欲功德,随其欲功德,心中行者,阿难!若比丘观时,则知此五欲功德,随其欲功德,心中行者,……。

  那这五欲功德是在指什么呢?这五欲功德是在指“眼知色、耳知声、鼻知香、舌知味、身知触”;也就是说这五尘受的这样子的一个情形,也就是说眼、耳、鼻、舌、身,对于色、声、香、味、触领纳的了知性。所以说眼知色、耳知声,鼻知香、舌知味、身知触,在这样状况的时候,五欲跟前五识的见闻觉知性,其实是同时存在的;也就是说触受生起的时候,我们的五欲、还有五识的见闻觉知性其实同时存在的。因为五欲功德它其实是与觉知心无前无后、同时同处存在的,那这个就是大乘法里面所说的(所谓的)五俱意识。也就是说,当我们眼、耳、鼻、舌、身这五根触五尘的时候,五识在这个地方领纳的同时,在领纳这五欲功德的同时,我们的意识觉知心,其实是无前无后、同时同处的同步与这五识在领纳这五欲的觉受;那在领纳这五欲的觉受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叫作五俱意识。所以在我们明了位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处于五俱意识存在的时候。

  当我们在现实生活里面,眼触色、耳触声、鼻触香、舌触味,乃至于身触触尘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其实五识在这个地方了别,同步同时都必须要有意识觉知心同时在这个地方领纳,所以对于五欲的领受还有贪爱,其实是识阴六识同时同处存在的。这个五欲功德的领受,它的本质其实正是在识阴六识的心所法运作下而领受的;五欲功德的领受,其实已经落入了识阴六识的我所当中了。识阴六识这个六识心的心所法,其实就是识阴的内我所;也就是说识阴六识跟识阴六识自己本身的心所有法,触、作意、受、想、思,欲、胜解、念、定、慧,乃至于善十一,还有种种的烦恼法相应的时候,这个其实就是属于心所有法。那这个心所有法其实是属于识阴的内我所,由内我所而产生的眼见性、耳闻性乃至于身觉性、意识了知性等等的我所,这个全部都是摄归于内我所。

  所以修学解脱道应该要先灭除对于五欲功德的贪爱,因为五欲法使人产生贪著;因为贪著的缘故,所以就必须要世世的入胎受取人身,继续保有五阴,因为保有五阴的话,才能拥有五欲的功德;保有五欲的功德,就必然要同时接受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乃至于五阴炽盛苦。所以因为想要保有这些东西,就必须要在八苦的苦集里面,不断地搜集这些苦,不断地在这个地方去轮回。所以不能断除无明,其实就是因为想要保有五欲的功德。修学解脱道的人,都应该要先灭除“身内我所”的五欲贪爱。

  所以《中阿含经》卷49里面,佛又继续这样子的开示:

  ……彼比丘,彼彼欲功德,观无常、观衰耗,观无欲、观断,观灭、观断,舍离;若此五欲功德有欲有染者,彼即灭也。阿难!若如是比丘观时则知者,此五欲功德有欲有染,彼已断也,是谓正知。

  佛告诉我们,修学解脱道应该要先灭除身内我所的五欲贪爱,所以说叫比丘必须要对五欲的功德要观无常、要观衰耗,要对于五欲功德不再生起执著、不再生起意乐;要能够断除五欲的功德,要灭除对于五欲的贪著,乃至于对于灭,灭断的这个灭,也要把它给断除掉,而且必须要舍离。如果五欲的功德有欲有染,如果比丘观察到对于五欲的功德还有欲有染的话,就应该要把它灭除掉。所以说:“阿难啊!如果比丘观这样子的五欲功德的时候,已经确实地如实了知,对于五欲的功德有欲有染的部分,也确实地断除的话,那这个就是正知见,这个就是修学解脱道的正确的法道。”

  所以五欲功德其实是跟识阴六识心这个心体同时同处的,它并没有先后。五欲功德的领受是在六识心心体的心所法,在触、作意、受、想、思,欲、胜解、念、定、慧等等这些法的运作下,它才能够成立的。所以说六识心体拥有的心所有法——这五遍行跟五别境,它是六识心见闻觉知性的由来,因为有六识心的见闻觉知性,它才能够发起五欲领受的功德;所以心所法是与六识心同时生起现行的,不能与六识心分开的,这样子才能够有六入的产生。

  所以如果有人说,六识心的心所有法可以与六识分开,这一定是愚痴人。因为六识心祂的领纳、祂的见闻觉知性,一定是必须要跟六识心的心所有法和合运作,如果没有六识心的心所有法和合运作的话,六识心是没有办法了知这些境界的。所以这个六识心的心所有法,其实就是六识现起的所缘缘,而且不但是所缘缘,是六识现起的亲所缘缘,如果没有这个亲所缘缘的话,六识是没有办法有祂的见闻觉知性的。

  如果又有人主张性是体、心是用,所以将识阴心所有法的眼见性、耳闻性,乃至于身觉性、意知性,建立为心体的所依,那也一定是天下最愚痴的修行人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反客为主:心的心性一定是从心体出生的,怎么能而建立性为体呢?心的自性,一定是必须要以六识心的心体——眼、耳、鼻、舌、身、意,因为有六识心的心体跟心所有法和合运作,才会有心的自性的运作;而六识心的心体又必须要依著本识——真实如来藏,才有办法存在的、才有办法运作的。所以六识心的心体,是必须要依著八识的心体;六识心的自性,是必须要依著六识心的心体跟六识心的心所有法和合运作的时候,才会有六识心的见闻觉知性会产生。所以如果说,心的自性以性为体,以见闻觉知性为体,心是依在见闻觉知性上,这个是颠倒说、这个是反客为主。

  另外一个,如果这么讲的话又反主为客:因为如果建立心体是性之用,这将成为心所有法是体,而心体反而变成是用了。那这样子佛菩萨所说的心所有法的这样子的一个名相的建立,又已经是颠倒了。何谓心所有法?就是心所拥有的法;心所,所就是心的法。所以从这样子的一个名词,从这样子的名相里面,就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见闻觉知性依著心所有法,那心所有法是心所拥有的法;既然是心所拥有的法,当然心是体,心所有法是祂所附属的东西所产生的这样子的一个性用,产生了这样子的见闻觉知性的体性的话,当然是必须要以心为体,才有办法产生这些作用。所以要灭的话,必须要把六识把祂给灭掉。那六识不灭,六识的心所有法就一定会存在,见闻觉知性就不可能灭除掉;见闻觉知性如果不能灭除,就永远离不开五欲,那就是永远落在六识我所当中的执著者,这样子当然就没有办法跟解脱道相应了。这是目前修学解脱道者,最难以修断的地方,因为大家都不了解这个正理,所以坠入内我所的执著当中。这个就是对于内我所的真正的道理,要修学解脱道,必须要真正的如实地去现观这些内我所的存在。

  另外一个是一般人大部分能够理解的外我所的执著。什么叫作外我所呢?也就是说我的事业、我的房子、我的老婆、我的老公、我的小孩,乃至于我的名声、我的面子、我的地位、我的兴趣、我的学历……。对于一般众生来讲的话,他对于“我”其实他是不了解的,他对于五阴的这个我,其实他是不能了解的,所以当问起什么是我的时候,何谓“我”?你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什么是“我”?读书的时候老师出了个题目,出了个作文题目叫作“我”,每一个人一定会写说,我的名字是什么,我家有几个人,我家有哥哥、有弟弟、有妹妹,我的兴趣是什么……这个东西就是标准的外我所。所以一切众生其实大部分都落入在外我所上面,以外我所为我;乃至于进一步发展出来的插花、茶道、音乐、艺术等等的文化活动,这个全部都是摄属在外我所里面。那身外的财物、名声、眷属,还有利养等等,这个是五阴共同拥有的我所了,而这个是外我所,不是内我所的贪著了。

  譬如说修行人贪爱,劝募钱财、广建寺院、扩大眷属、贪求名闻利养,那这个其实是还没有远离身外我所执著的凡夫。这样子我见都还没有断除,身外我所的执著都还没有断除,更何况能够断除身内我所的执著呢?又何况能真正趣入解脱道的实证呢?

  所以现在佛门大部分的大师、佛门大部分的修行人,不但对于内我所根本没有办法如实了知,甚至对于外我所也没有办法断除,就是因为执著外我所的缘故,所以没有办法如实真正地去观察所谓的内我所。那对于内我所都已经没有办法了知了,又如何的真正去了知我执的内涵?又如何透过真正佛法的修学,去断除我执的执著?所以进一步我们必须要来说明一下,什么叫作我执?

  那断我执就是前面刚刚所说的,其实断我执是从二果薄贪瞋痴开始,乃至于三果心解脱所必须要断除的五下分结,其实都是摄属在断我执的范围;但是我执有极其微细的地方,这个是今日诸方大师们所不能理解的。而我执最微细的地方,其实是在趣向无余涅槃的修证过程当中,最难修的“断我慢”。那什么叫作“我慢”呢?我慢的意义其实常被大师们错解,大师们如何错解呢?大部分都会说,我慢是面对他人时生起的慢心,所以如果有人稍微傲慢一点,大师就会跟你讲说:“喔!你的我慢很重喔。”或是说有的人因为对某些事情比较贪爱的话,他就会说:“喔!你的我执很重喔。”但是这个其实都不是佛法里面所说的我慢,也不是佛法里面所说的我执,那个我执其实是刚刚所说的我所执,那个慢也不是佛法里面所说的我慢,那个是因为跟他人比较起来所产生的慢心,所以那个慢是“过慢”,而不是“我慢”。

  所以慢有好几种,“慢”的意思就是说:当有人面对他人的时候,因为自己胜过他人而生起了慢心;也就是说,自己的能力或自己的财富确实胜过他人,所以对于他人生起了自己胜过他人这样子的一个心思,这样子生起了慢心,这个才叫作“慢”。

  那另外一个就叫作“过慢”,也就是说在与别人比较的时候,其实是不分上下的,你也没有比别人更优秀,但是在这种状况之下,其实是不该对别人起慢的,但是心中仍然生起慢心,而说自己胜过对方,这个就称为过慢。所以过慢的意思就是说,其实你跟别人他是一样的,即使你能力跟人家一样的,或是说成绩跟人家一样,那你说:“哼!有什么稀罕,我比他更厉害。”但是其实你是跟人家一样的,这个就叫作过慢。

  另外一个叫作“慢过慢”,慢过慢是其实你是不如对方而仍然生起慢心,而认为自己远胜过对方,那就是慢心之上再加上过失,这个叫作慢过慢。譬如同样在做布施,明明别人比你布施的还多,结果你因为起了瞋心、起了嫉妒心,就说人家所布施的“钱多有什么用、心又不大,我虽然布施的比较少,但是我布施的心远远超过他”。这个就是慢过慢,因为你远远不如对方,远远不如对方的发心,而又自认为自己胜过对方,这个就叫作慢过慢。但是这个全部都是在世间我所上面所产生的相互比较,所产生的高下产生了慢。

  那另外一个慢就叫作“增上慢”,增上慢就是未得言得、未悟言悟。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几种慢,但是以上所说的,都不是摄属在我慢以内。

  今天时间已经到了,我们等下一集再继续来跟各位详细地说明“我慢”。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8集 我与我所俱断方是解脱(下)
  正文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来分享《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

  在我们这个单元里面要跟各位讲的是“断我执”,还有“断我所执”。也就是说真正的解脱必须要断除两种执著:一个就是我执、一个是我所执。我所执又函盖了内我所的执著,还有外我所的执著。

  我们上一集里面已经说明过“何谓内我所的执著”,还有“何谓外我所的执著”。也讲到“什么叫作断我慢”。“我慢”的意义经常被现在的大师们错解,他们认为说面对他人时生起的高下心,那个就是慢心。但是在佛法里面,那个其实不是真正的我慢。慢心有好几种,但是这一部分其实都是因为对于我所或与他人比较的时候所产生的慢,也就是说前面所说的慢,“慢”就是因为有人面对他人的时候,因为自己胜过他人而生起了慢心;另外一个叫作“过慢”,也就是说在跟别人比较的时候不分上下,其实是不该对别人起慢的,但是心中仍然起了慢心,说自己胜过对方,所以这个就称为过慢;另外一个叫“慢过慢”,就是说其实自己不如对方,但是仍然生起了慢心,认为自己远胜过对方,那这个就是慢心之上再加上过失,这个就叫作“慢过慢”;另外一个就是未得言得、未悟言悟,也就是说其实没有证得禅定,甚至于没有证得二乘的解脱,甚至于没有证得大乘菩提,在这种状况之下,因为未得而说自己已经证得了,因为未悟而说自己已经开悟了,这个就叫作“增上慢”。

  但是这几种慢其实都不是我慢,我慢其实是很难理解的,就是连佛学大辞典的编辑群,都有可能弄错的。譬如说在《佛光大辞典》里面,它这样子的解释我慢,它说:“我慢……乃七慢之根本慢。于五蕴假和合之身,执著我、我所,恃我而起慢。”(《佛光大辞典》第六册,佛光文化事业有限公司,页5812。)在这里解释到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错误,七慢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几种慢,我慢其实是在七慢里面没有错,七慢就是慢、过慢、慢过慢乃至于我慢。但是它这边说:“我慢是因为对于五蕴假和合之身,执著我、我所,恃我而起慢。”这一部分依文解义的部分其实并没有错,但是他们依自己的意思解释以后,那这样就错误了。下面是他们的解释,也就是说我慢是“内执有我”,什么是“内执有我,则一切人都不如我;”再来,“外执有我所,则凡我所有的皆比他人所有的高上。”(《佛光大辞典》第六册,佛光文化事业有限公司,页5812。)所以这一部分,其实他就是已经误会了我慢。佛法中内执有我及内执我所的意思,或是外执我所的意思,都跟他们这个解释完全不同的。

  我们现在说明什么叫作“内执有我”。内执有我──有阿罗汉的内执有我、有大乘种智中所说的内执有我。阿罗汉的内执有我,就是阿罗汉们所断的我执,这个就是内执有我;那大乘种智中所说的内执有我,其实是恒内执我。那这个差别在什么地方呢?

  阿罗汉们所断的内执有我,称为我慢;这个我慢是指凡夫或三果以下,对于自己的存在存有喜心,深心中因为自己的存在而产生极微细的喜悦,它很难以被他人或自己发觉到的。这个是因为自我的存在,而起喜乐的极微细的慢。这一部分的慢,并不是比较他人而起的慢,这个纯粹是因为自我存在,不愿意灭除自我,要让自我存在的极微细的慢。譬如婴儿刚出生数天,虽然懵然无知,对于世间法的情境完全无所知,也无知于自己存在的状况,但是他却已经能够执著于自己的存在,这个其实就是我慢相的标准示现。

  另外一种比较粗糙的我慢相,那是因为自觉有我存在的缘故,所以觉得自己的智慧高超,但是他也不是与他人作任何的比较,这也是我慢相。譬如存在主义哲学当中所说的“我思故我在”,因为我思故我在,所以意欲使自我继续存在,觉得自己的存在是很真实的、是值得喜悦的,这也是属于我慢的范围。

  但是阿罗汉们所断除的我慢相,因为其实那是仗恃内有第八识心体的功能存在不灭,所以对第八识心体的作用有所仗恃而生的我慢相。对于这第八识心体的作用所仗恃而生的我慢相,这一部分其实除了四果人以外,除了四果人能粗略的了解这个我慢相以外,三果以下的圣人、还有凡夫们,都没有办法了知这个我慢相。因为他们其实都还落在意识心我当中,何况能修断这个我慢相呢?

  所以从这里来讲的话,存在主义者的哲学思惟,它其实仍然是极为粗糙的,这个是连我见都断不了的;所以说,我慢其实纯粹是内执常住不坏的深细我执,它是属于极微细的内执有我的心境;因为这样子,极微细的内执有我的心境的缘故,所以就喜乐于自我的存在。所以说,我慢其实是唯有四果阿罗汉们才能断得了的极细的我执,这一部分其实不是对别人比较之下而生起的慢。这一部分不是像《佛光大辞典》里面,乃至于诸方大师认为说,是跟别人比较之下所产生的高下心,那个就叫作我慢。那个慢是属于七慢里面的慢、过慢、慢过慢;属于这一部分的慢,而不是属于我慢。

  另外一个是属于大乘种智中所说的“恒内执我”。在大乘种智当中所说的部分,其实是在说内执阿赖耶识心体,也就是内执如来藏的种种自性。如来藏的种种自性有那些呢?有如来藏的本来性、清净性、自性性、涅槃性,还有如来藏能生万法的功德性,还有如来藏的无漏有为法的自性。

  如来藏的自性非常的广泛,如来藏函盖著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性,还有圆成实性。广说的话,如来藏有七种性自性,所以是内执阿赖耶识心体──如来藏的这些种种的自性,这些范围极为广泛的自性,但是这个是阿罗汉们所不能了知的,这个叫作“恒内执我”。

  但是从菩萨的道种智来看这个我慢,这个其实是在古时候南传佛法的经典当中所说的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古时的阿罗汉们因为佛的教导,所以都知道灭尽五阴、十八界的自己以后,仍然有阿赖耶识心体存在不坏。所以因为这样子的缘故,才能安心的灭尽自己而入无余涅槃,不会因为这样子而于内有恐惧、于外有恐惧,所以就不会因为这样子恐惧坠入断灭的境界。不会因为这样子恐惧坠入了断灭的境界,才能够断尽我执。因为如果恐惧坠入了断灭的境界,一定没有办法断除我执,所以因为这样子的缘故,因为对于阿赖耶识的心体存在不坏的这样子的一个正知正见,因为这样的正法见能够安住下来,所以他才有办法安心的灭尽自己,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就可以没有我慢的存在。

  如果因为对阿赖耶识功能的贪爱执著心态,仍然有极微细部分存在,那就会成为极微细的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也就是说,对阿赖耶识种种的功能的存在执著贪爱,什么是阿赖耶识功能的执著贪爱呢?也就是说,对阿赖耶识所出生的种种的法,在这个法上面不断地去夤缘、不断地在这个地方去攀缘、不断地在这个地方去执著,那这个就会成为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这样子就会导致我慢没有办法断除,也就会一直住在三果人的境界当中,没有办法取证无余涅槃,也没有办法确实出离三界的生死苦。所以我慢其实是很微细的我执,很难确实断除的。

  我慢中的“内执我所”被大师们误解了,这些大师们,总是如同《佛光大辞典》一般,解释作“自己所有的都比别人高上”,认为这个叫作因为内执我所所产生的我慢,但是这个是对于佛法已经误解了。那内执我所的真正的意义,其实是永远都不间断的内执自我拥有的心所有法,也就是恒内执见闻知觉性。所以内执我所真正的是恒内执著见性、闻性等等了知性的,这样的一个知觉性──见闻知觉性,它其实都是从识阴六识的自性而生的,正是识阴六识的内我所,这其实已经是我慢相的枝末了。所以对凡夫以及三果以下的圣人来说,我慢的最主要内容,其实是对识阴自己的执著。因自我的存在而有喜悦,不乐于自我的灭失不存,而恒内执我的内执我所部分,其实已经是坠入了识阴六识自性的当中了,这已经是比内执识阴自我更为粗糙、更枝末的我慢相了。

  而三果人不能成为四果向的最主要缘故,都是由于这个我慢,以及内我所慢所导致的;假使能够断除我慢以及内我所慢,那么五上分结自然就能够断除,就能够顿成慧解脱的四果圣人。

  但是如果放不下名闻、眷属,还有利养的种种执著,连身外的我所执都不能降伏、连我见都断不了,这样子怎么能够断除识阴的我所慢?怎么能够断除对见闻觉知性的自我执著?所以如果当连身外的我所爱都断不了,五阴身中见闻觉知性的内我所爱都不懂,连我慢的内容都无丝毫所知,那又怎能自我断灭而证涅槃?又怎能如实教导一切徒众?所以真正的要断除我慢,必须要从身外我所的断除,乃至于断除身内我所的执著,到最后才能够去断除这最深细的我执,最深细的我执就是我慢的部分。那如果对身外的我所爱都断不了,而且对于什么是见闻觉知性的内我所爱、内我所执也不懂,对我慢的内容又懵然无所知,那这样子怎么有办法自我断灭而证涅槃?像这样子的一个知见,又怎么有办法如实地去教导一切徒众呢?所以现在的佛门真的是非常的可怜,很多人都是以盲引盲,用错误的佛法、错误的知见在教导众生。像刚刚所说的,以与众生相比较所产生的高下的这个慢,称为这个就是我慢,但是这个其实根本不是我慢的内涵,所以想要修学解脱道的学人们,应该要寻觅真善知识的言教,应该要寻觅真善知识的书籍,自己去寻求解脱道正理的正知见,去寻求解脱道的正确行门。在解脱道的修证当中,不论大师或学人,其实我慢永远都是最难断的。我慢,其实正是慧解脱、俱解脱这样子的一个解脱道的修行人最难突破的地方。它的难以突破、断除,原因都是由于不曾确实的理解我慢的真实义,而且不能确实理解的原因,其实是由于被现代的假名大师们所误导;如果有正确的教导、如果愿意依止著真善知识的教导,要迈向、要趣向于断我慢,其实并不是难事。

  我们进一步要说明的是,不是单单的只修断我所的贪著就能够了生死的。修学解脱道而想要了生死的人,应该以二乘菩提或大乘菩提来修学,并不是只修断我所的贪著,就能够了生死的。

  《长阿含经》卷14说:

  云何小缘威仪戒行凡夫寡闻,直以所见如实称赞?彼赞叹言:“沙门瞿昙灭杀、除杀,舍于刀杖,怀惭愧心,慈愍一切。”此是小缘威仪戒行,彼寡闻凡夫以此叹佛。……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各随所见说,彼尽入六十二见中;各随所见说,尽依中、在中,齐是不过。……若比丘于六触集、灭、味、过、出要,如实而知,则为最胜,出彼诸见。

  所以说不单单是单凭戒行清净就可以获得解脱的。有人用戒行清净来赞叹佛,但是 佛说修行不是单凭戒行的清净就可以得到解脱果,戒行清净其实只是解脱果的基础而已!佛门戒行的清净都只是小缘威仪,只是解脱的助缘,不是解脱的骨干,更何况是受持外道戒法呢!所以说获得解脱果的最主要的修证,仍是远离我执还有我所执。最难断的这个部分,其实是内我所执而非外我所执;而内我所执的执著,最主要就是在指识阴六识的自性,也就是眼能见之性、耳能闻之性,乃至于身能觉之性、意能知之性。如果佛弟子有智慧能够观行这六种自性都是识阴六识的心所法,那一定可以自行获取解脱道的初果,不由他闻、不从他证,所以我执与我所执的断除,必须以断除我见、恶见为基础,才能在后时证得涅槃。

  《中阿含经》卷23〔秽品〕《知法经》,尊者周那所说:

  诸梵行人知彼贤者知诸法、所可知法,而无增伺;所以者何?以彼贤者心,向增伺尽、无余涅槃。如是,诤讼、恚恨、瞋缠、不语结、悭、嫉、欺诳、谀谄、无惭、无愧,无恶欲恶见。所以者何?以彼贤者心,向恶见法尽、无余涅槃。

  这个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在说,断除我所的执著、断除我见、断除五下分结、断除五上分结──就是知诸法、知所可知法、无增伺心──这是解脱道修道位中最重要的部分。

  最后却必须要归结到恶见的断除,恶见、五利使,是我们必须要断除最重要的部分。由于我见的缘故所以引生了我执,而我见极难断除,所以周那阿罗汉最后特别强调恶见的断除。当恶见、五利使断除,后来修道才能使五阴诸法全部灭尽,趣向无余涅槃;恶见若不能断除,而说能灭诸法趣向无余涅槃,是绝没有可能的事。所以我们说真解脱要断尽这两种执著,也就是我执、还有我所执,我执最微细的部分就是我慢,我所执函盖了内我所的执著,还有外我所的执著,这个就是真解脱必须要断掉两种执著的真正的意涵。

  今天就跟各位分享到这个地方。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