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27-30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27集 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一)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阿含正义》来加以说明。

  前一位亲教师已说明四果的阿罗汉要灭尽六入才能入无余涅槃,所以当阿罗汉断尽见惑、思惑以后,于舍寿时,不论是外六入的色声香味触法入,或者是内六入的眼耳鼻舌身意入,阿罗汉统统把它灭尽而入无余涅槃,独处于无有一法存在的极寂静的境界中,永不再三界现身意。如果不能将内、外六入断除,未来仍然继续会有后有身的出生,就永远不能离开种种生老病死苦,这也是经中所开示的纯大苦聚,让众生在世间里受种种苦。如果有人连六入的道理都不知道,乃至连六入一丝一毫都无法断除,而说他已经证得阿罗汉果,那都是大妄语人。

  今天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明二乘人如何证得无余涅槃。那就是二乘人断除见惑及思惑而成为阿罗汉,于舍寿时,灭尽自己的五阴而入无余涅槃;因此,今天所要讲的子题与五阴有关,那就是:“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这分为两点来说明:第一点、什么是五阴?第二点、为什么灭尽五阴就是无余涅槃境界?

  首先谈第一点,什么是五阴?所谓的五阴,就是五种遮盖有情不能证得三乘菩提的法,使得众生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哪五种呢?那就是色、识、受、想、行。所谓的色阴,就是色法,就是物质,也就是地水火风的四大,以及四大所造的色法,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12的开示:“云何色?谓四大、四大所造色,是名为色。”譬如胎儿藉著父精母血,以及母亲的四大来长养这个色身,乃至出胎以后摄取四大来长养色身等等,以及共业有情所造的山河大地器世间,让有情可以在器世间里生活。

  这个色法,它有质碍、有韵味,能让众生贪著色法的韵味而生喜乐,也就是众生贪著色味,因而造作了种种善恶业,导致未来的色阴不断地出现,因而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不说别的,常常看到有情贪著某一种美食,虽然远至他方,就算开车、坐飞机等等,也会想尽办法去那里品尝一下。而且电视里有很多节目,经常在报导某一个地方有什么美食,它有什么美味等等,直让众生贪著这些美味的食物而想去品尝一番,乃至愿意浪费时间去排队,浪费时间也心甘情愿。这就是众生贪著色法的韵味而生喜乐的最好表征,使得未来的色阴无法断除而在三界不断地轮回生死。又色阴是物质,表示它是有生有灭的法,不是真实法,所以色阴是虚妄法,犹如水中聚集的水泡一样恒生恒灭,所以 佛在经中才会开示:“色如聚沫”。

  所谓的识阴,就是识阴六识,哪六个识?那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正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12的开示:【云何为识?谓六识身:眼识身、耳识身、鼻识身、舌识身、身识身、意识身。】譬如眼识能分别青黄赤白的显色,耳识能分别声音,鼻识能分别香嗅,舌识能尝味,身识能知冷暖等;意识不仅能分别前五识的粗相分别,而且也能分别前五识所不能分别的细相分别,也就是意识能够很详细分别依于五尘而有的法尘,所以让众生能了知一切法的存在。

  前面已说色法是生灭法,这六个识是依于色法之后而有的法,是依于有情具足了今世的五色根以后才出生的法,当然更是生灭法,所以识阴是生灭法,不是真实法。这个道理,可以在世间里观察到:譬如睡著的时候,识阴六识就断了,所以才能成就世间所谓睡眠这个法,表示识阴是可断之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又譬如重度麻醉,使得有情的六个识无法运作,直到麻醉的效果渐渐消退了,这六个识才能再度出现,可见识阴六识是可灭之法,不是常住法。

  如果有佛门的大法师、大居士,不知道识阴虚妄的道理,而说在睡觉时,意识没有在睡觉,或者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等等,表示他连世间人应有的智慧也没有,也是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愚痴人。又由于识阴虚妄,犹如魔术师无中生有而幻化出来的,所以 佛在经中才会开示:“识如幻化”。

  所谓的受阴,就是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正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12的开示:【云何为受?谓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所谓的苦受,就是违逆自己心意而感受到痛苦的觉受。所谓的乐受,就是随顺自己的心意而感受到快乐的觉受。所谓的不苦不乐受,就是不痛苦也不快乐的觉受,让众生处于无记的状态中。

  譬如有人喜欢享受美食,只要有美食可以品尝,他就会觉得很快乐,所以乐受就出现了;假使他无法品尝到美食,就会觉得很不高兴,所以苦受就出现了。又譬如众生喜欢聚集钱财,希望能够赚取全世界的钱财为他所拥有。如果能够赚取很多钱财,他就会觉得很高兴,乐受就出现了,有了乐受,想要赚更多的钱财为己所有;如果赚不到更多的钱财,乐受就会变成苦受,于是苦受就出现了。又譬如生病了,本来就是苦,所以苦受出现了;经过医生嘱咐按时吃药,苦受渐渐减少,乐受就渐渐出现了;乃至渐渐康复了,乐受就渐渐减少了,最后消失不见了,于是不苦不乐受就出现了。

  由此可知:所谓的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都是随著有情当时对色法的喜好与否而由六识领受所产生的觉受,也是随著个人当时领受色法的内涵,而由识阴六识分别之后,而有不同的觉受出现,表示这三受是依于色阴与识阴之后而有的觉受,当然不是真实法。前面已说色法及识阴本来就是虚妄法,更何况是依于色阴与识阴之后而有的受阴,当然更是虚妄,所以受阴是虚妄法,不是真实法。又由于受阴虚妄不实,犹如生灭不已的水泡一样,所以 佛在经中才会开示:“受如水泡”。

  所谓的想阴,就是了知的意思,已经了知所处的境界是什么,而且也分别完成了,正如 佛在《增壹阿含经》卷28的开示:【所谓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譬如眼见色尘时,已经知道在领受色尘境,而且也知道这个色尘的青黄赤白等显色,乃至知道意识所分别的色尘境为可爱、不可爱,因而产生了喜欢、不喜欢的心念出现;也就是说,有情在眼见色尘的当下,就已经了知色尘的显色,乃至有了可爱、不可爱,喜欢不喜欢的现象出现等等。所以想就是了知的意思,而且在了知的当下已经分别完成了。

  既然想阴是依于色阴、识阴及受阴而有,当然不是真实法;又色阴、识阴及受阴本来是虚妄法,更何况是依于色阴、识阴及受阴之后而有的法,当然更是虚妄,所以想阴是虚妄法,不是真实法。由于想阴不实,犹如野马在野外奔驰习惯了,无有一丝一毫的安静,所以 佛在经中才会开示:“想如野马”。

  所谓的行阴,就是时间与空间转换过程中所显示的一种现象。它有三种行,也就是一般佛弟子们所了知的身行、口行、意行,正如 佛在《增壹阿含经》卷28的开示:【彼云何名为行阴?所谓身行、口行、意行,此名行阴。】这三种行,乃是有情有了色阴以后,透过这个色阴而摄取了外境,使得识阴六识得以藉缘而出生;而识阴六识出生了以后,得以领受三种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使得受阴出现了。也因为众生有了受阴的领受,所以在种种境界中产生了种种分别的想阴出现,于是众生就在色阴、识阴、受阴、想阴和合运作过程中产生了种种行,包括了身行、口行、意行在内。

  由于众生不了知行阴的虚妄,认为真实有外境为自己所接触、所领受,因而有了种种烦恼出现,也就是经中所开示的烦恼杂染出现。有了烦恼杂染,就会造作种种业而有业杂染出现,它包括了善业、恶业在内。有了业杂染,于是后有的生杂染也就出现了,导致众生不断地在三界当中出生而无法出离。

  由于众生不了知行阴,是藉由色阴、识阴、受阴、想阴和合运作过程中所产生的一种现象,它不是真实法,所以认假为真,导致众生在三界当中轮回不已。又由于行阴是透过色阴、识阴、受阴、想阴和合运作所产生的一种现象,它没有真实的体性,犹如芭蕉的心没有骨干一样,是由一层一层的皮包裹起来的,所以 佛在经中才会开示:“行如芭蕉”。

  由于众生不了知五阴的虚妄,也不知道色所摄的色阴,以及名所摄的识阴、受阴、想阴、行阴,是虚妄法,导致众生有了种种烦恼的烦恼杂染出现,就会造作种种善恶业而有业杂染出现,导致未来世不断地出生而有生杂染出现,因而在三界当中一直轮回不已而无法出离。如果众生想要出离三界而得解脱,必须将这名色所摄的五阴加以灭除,就不会在三界中受种种苦而有纯大苦聚出现了。

  或许有人会怀疑,真的灭尽自己的五阴就能得解脱吗?这有经典为依据,正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12的开示:

  复次,比丘思量观察正尽苦,究竟苦边时,思量彼六入处何因、何集、何生、何触?知彼六入处,名色因、名色集、名色生、名色触,名色永灭无余,则六入处灭;彼所乘名色灭道迹,如实知,修习彼向、次法,是名比丘向正尽苦,究竟苦边,所谓名色灭。

  说明如下:“复次,比丘思惟打量及观察正确灭尽一切苦而到达穷尽一切苦的边际时,他思量及打量这六入处,也就是十二处,是以什么为因?是如何熏习而聚集的?是从什么地方出生的?是如何而有这个触的功能?他知道六根、六尘的六入处,其实是以名色的五阴为因,是以名色的五阴熏习而聚集的,是藉著名色的五阴而出生的,是藉著名色的五阴才有触六尘的功能。如果能将名色所摄的五阴永远灭除而没有丝毫地剩下,那么六根、六尘的六入处就全部灭尽;如果比丘灭除名色的方法及过程已经如实了知了,接下来修习名色灭除的初步方法,而且也修习与灭除名色有关的种种次法,来迈向究竟灭除名色的五阴境界,是为比丘趣向正确灭尽一切苦而到达穷尽一切苦的边际,这就是我释迦牟尼佛所说的名色所摄的五阴全部灭尽的道理。”佛已经很清楚地开示:比丘只要将名色所摄的五阴全部灭除,就能到达穷尽一切苦的边际,就不会有纯大苦聚的出现了。所以,比丘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尽了以后,自然就得解脱,永远不会再有种种的苦出现及领受了。

  接下来谈第二点,为什么灭尽五阴就是无余涅槃境界?当比丘知道要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以后,就能究竟苦边而得解脱;可是当他们灭尽五阴以后,所证的境界到底是什么?他们就会去探讨,探讨的结果,是不是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了,就是无余涅槃境界?比丘们为了解决这个切身的问题,就会向 佛请示,世尊便为他们开示:“如果将名色灭尽了以后,那就是无余涅槃。”

  正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2的开示:

  是故,比丘!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麁、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观察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比丘!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非我、非我所,如实观察。如实观察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取故无所著,无所著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当比丘们观察种种的色法,它们都不是真实我,也不异于真实我,色法的虚妄我与真实我是和合运作的。色法既如是,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它不是真实我,也不异于真实我,受想行识的虚妄我与真实我是和合运作的。多闻圣弟子如果能够如实观察五阴不是真实我,也没有我所,对于有情世间及器世间就不会贪著而有所执取。既然无所执取,对三界就没有任何执著可言,未来就能证得无余涅槃,自己作证而说:“我已经断除了分段生死,今生就到此为止,所应修的清净梵行相应的初禅已经发起了,解脱道所应修学的法已经完成了而无所遗漏,自己也知道不会再有后有身出现了。”

  也就是说,当这位比丘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了,将名色所摄的分段生死断除了,就能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于舍寿时就能入无余涅槃,从此不再有种种的纯大苦聚出现了,就算天魔波旬想要知道这位比丘死后的去处,终究是找不到的。所以说,当比丘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了,他舍寿时就能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消失不见了。如果有人自称已经证得四果的阿罗汉,却不知道要将自己的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自己也无法自作证而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那都是大妄语人。

  综合上面所说,所谓的五阴,那就是色、识、受、想、行,这五种法能遮盖众生无法得解脱,更无法证得三乘菩提。既然无法得解脱及证三乘菩提,未来就有后有身不断地出生,于是种种的纯大苦聚就出现了,直让众生在受种种苦,导致众生一直在三界当中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如果有人能够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了,于舍寿时就能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消失不见了,这也是今天所要阐述的主题重点:“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28集 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二)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阿含正义》来加以说明。

  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前一集已说明五阴—色、识、受、想、行—的内涵,也说明了名色所摄的五阴是虚妄法,更说明了要将纯大苦聚的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就可以入无余涅槃而般涅槃,从此在三界当中消失不见了,再也没有所谓的阿罗汉出现于世间。

  接下来谈灭尽名色所摄的五阴而入无余涅槃,是不是一切皆无?是不是成为断灭空?当比丘们有能力将我见、我执、我所执灭除,于舍寿前他们便会思惟:“入了无余涅槃以后,是不是一切皆无?是不是成为断灭空?”如果灭尽自己的名色所摄的五阴以后,真的是一切皆无而成为断灭空,那与断见外道有何差别?佛也不必辛苦来到人间而广度众生了。

  当比丘们有所疑时,就会向 世尊请示,世尊便会为他们开示:“当比丘们舍寿以后,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尽而入无余涅槃,并不是一切皆无而成为断灭空,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真实存在。”正如佛在《杂阿含经》卷10的开示︰【尔时佛告诸比丘:“于无始生死,无明所盖,爱结所系,长夜轮回,不知苦之本际。”】佛开示:众生于没有开始的生死流转当中,为无明所遮盖、为贪爱的结使所系缚,不知道有一个众苦所依止的本际存在。也就是说,在现象界虽然众生有无明,有三界爱的结使,所以才会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但是苦之本际,本身没有三界爱结使、也没有无明,更没有生死可言,所以在生死当中,有一个没有生死的本际存在,祂是一切有情不断轮回三界生死的主体。由于祂没有生死,所以才会有你、我五阴的生死苦,这个生死的众生苦所依止的本际,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所以比丘们将五上分结断除了以后,于舍寿时,愿意灭尽自己的名色所摄的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并不是一切皆无而成为断灭空;这也是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三法印当中的涅槃寂静的道理。

  当比丘们听到 佛为他们开示以后,知道自己断除五上分结而成为四果人,于舍寿时而入无余涅槃,并不是一切皆无而成为断灭空,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因为这样的缘故,比丘们于内知道,有一个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并不是一切皆无的断灭空;于外知道五阴所摄的名色是虚妄法,愿意灭尽自己的名色而入无余涅槃。所以四果的阿罗汉因内无恐怖、因外无恐怖而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中消失不见了,独处于涅槃寂静的境界中;就算天魔波旬想要找到他的去处,终究也是无所能为了。

  说到这里,衍生了两个问题要加以说明:第一个问题,入了无余涅槃真的还有本际存在吗?第二个问题,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天魔波旬想找到这位阿罗汉的神识去处,也是不可能的。首先谈第一个问题,入了无余涅槃真的还有本际存在吗?因为这样的缘故,有必要多列举经典来加以说明。

  第一点、佛在《杂阿含经》卷16曾开示︰

  佛告比丘:“汝云何持我所说四圣谛?”比丘白佛言:“世尊说苦圣谛,我悉受持︰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是圣所谛,是名苦圣谛。世尊说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是圣所谛。是为世尊说四圣谛,我悉受持。”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真实持我所说四圣谛,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是名比丘真实持我四圣谛。”

  说明如下︰世尊问诸位比丘:“你们有没有受持我所说的四圣谛呢?”其中有一位比丘向 佛禀白:“世尊所说的四圣谛,弟子完全受持。”世尊问这位比丘:“你是如何受持我所说的四圣谛?”比丘向 佛禀白:“世尊所说的苦圣谛,弟子悉皆受持︰苦圣谛是如如不动的,不能离开如、也不异于如,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的,而且是没有颠倒的,是圣人所依止的真实道理,名为苦圣谛。苦圣谛既如是,苦集圣谛、苦集灭圣谛、苦集灭道圣谛也是这样,都是如如不动的,不能离开如、也不异于如,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的,而且是没有颠倒的,是圣人所依止的真实道理。这就是世尊所说的四圣谛,弟子悉皆受持。”世尊赞叹这位比丘说:“说得好啊!说得好啊!你是真实持我所说的四圣谛啊!是如如不动的,不能离开如、也不异于如,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的,而且是没有颠倒的,能够这样受持,才是真实受持四圣谛的弟子。”

  佛已经很清楚开示,四圣谛要依于这个如才能存在,这个如是如如不动的,四圣谛不能离开这个如,也不异于这个如;这个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的,而且是没有颠倒的,是圣人所依止的真实道理。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个如的存在,就没有四圣谛可言。由此可知,这个“如”藉缘而出生了四圣谛,祂是四圣谛的根源;这个“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也是无余涅槃本际的异名。只是 世尊从另一方面来证明无余涅槃的本际真实存在,不是不存在。

  第二点、佛在其他经中也开示过,有一个本识存在,这个本识也是无余涅槃本际的异名。如 佛在《增壹阿含经》卷46的开示:

  彼云何为老?所谓彼彼众生于此身分齿落发白,气力劣竭,诸根纯熟,寿命日衰,无复本识,是谓为老。

  说明如下:所谓老,就是彼彼众生的身体中,牙齿掉了、头发白了,没有年轻时候的身强力壮,五根也渐渐纯熟而衰老,寿命一天比一天减少,最后面临死亡。佛已经很清楚开示:众生的中阴身投胎了以后,本识藉著四大来长养色身,使得色身渐渐长大,而由胎儿、婴儿、少年、成年、中年,乃至到了老年;于老年的时候,牙齿掉了、头发白了,气力衰减了、皮肤也皱了,不久就要进入死亡的阶位。由此可知,因为有了本识的存在,祂藉缘出生了一切法,包括有情本身、以及这个老的现象在内。所以这个本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也是一切法的根本,如果不是这个本识,尚且不能成为有情,更何况能成就老的现象?所以说,这个本识就是无余涅槃本际的另外一个名称。

  第三点、佛在其他经中曾开示有一个我的存在,这个我就是真实我,也是无余涅槃本际的异名。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2的开示:

  是故,比丘!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麁、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观察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比丘!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非我、非我所,如实观察。如实观察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取故无所著,无所著故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当比丘们透过观察种种的色法,不管是三世的色法、内外的色法、粗细的色法、美丑的色法、远近的色法,它们都不是真实我、也不异于真实我;色法的虚妄我与真实我是和合运作的,故名不相在。色法既如是,受、想、行、识也是这个道理,它不是真实我、也不异于真实我,受、想、行、识的虚妄我与真实我是和合运作的。由此可知,名色所摄的五阴是虚妄我,不是真实我,唯有与五阴我在一起和合运作的我,才是真实我;祂是真实存在的,只是 佛从另一层面来说明这个我,这个“我”其实就是无余涅槃本际的另外一个名称。

  接下来谈第二个问题。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天魔波旬想找到这位阿罗汉神识的去处,也是不可能的。这个道理,佛在《增壹阿含经》卷19曾开示过,其大意如下︰尊者婆迦梨患重病,认为自己三界有的漏还没有断除,于是一一详细思惟、观察五阴的虚妄,终于将有漏断除而得解脱,于是以刀自刺而入无余涅槃;佛知道婆迦梨已经入无余涅槃,于是吩咐比丘们一起到婆迦梨精舍。当时天魔波旬知道尊者婆迦梨舍寿了,于是想知道尊者婆迦梨的神识到底到哪里去了?于是到处找,寻找的结果,还是找不到婆迦梨神识的去处。佛知道这件事以后,便告诉比丘们:“你们有没有听到尊者婆迦梨精舍里面发出很大的声音,以及有奇异的光彩出现?”比丘们回答:“我们都看见了。”世尊回答:“这就是天魔波旬想知道婆迦梨神识到哪里去了。”这时阿难向 佛请示:“唯愿世尊告知,尊者婆迦梨的神识到哪里去了?”世尊便回答:“婆迦梨的神识永远无所著——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从此在三界消失不见了,就算天魔波旬想找到婆迦梨的神识的去处,终究是无所能为了。”

  从 佛的开示可知:一旦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不论他是慧解脱的阿罗汉,或者是俱解脱的阿罗汉、或者是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于舍寿时必然入无余涅槃而般涅槃,唯除回小向大的阿罗汉们。由于婆迦梨神识永远无所著,神识本身又无形无相,所以婆迦梨舍寿之后就在三界当中消失不见了,天魔波旬想找到这位阿罗汉神识的去处,也是不可能了。

  综合上面所说,这个无余涅槃的本际,祂真实存在,有种种不同的名称,譬如我、如、本识等等,都是指同一个心,只是在不同修行阶位有不同的名称而已。如果四果人于舍寿前知道有个真实心存在——那就是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知道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于舍寿时愿意灭尽自己的名色所摄的五蕴而入无余涅槃,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从此在三界消失不见了;就算天魔波旬想知道阿罗汉神识的去处,也是无所能为了。

  然而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宗喀巴、达赖喇嘛,以及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他们公然否定了无余涅槃的本际的存在,使得他们所说的种种法,与断见外道所说的没有任何差异。譬如宗喀巴、达赖喇嘛在书中公开否定无余涅槃本际的存在;也就是否定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而且还反执名色所摄的意识心就是无余涅槃的本际,使得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双具断见与常见二见。不仅如此,达赖喇嘛还认为一切有情的真心不在别的地方,而是在虚空;然而虚空本是依于色法的边际而施设—没有物质的地方叫作虚空—是依于生灭不已的色法而施设的一个名称,名为色边色,当然更是虚妄。由于达赖喇嘛将虚妄不实的虚空当作是真实法,所以达赖喇嘛又多了一个外道名称,那就是虚空外道,是为所有外道当中的最大外道。至于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也如同达赖喇嘛一样,不仅不承认有一个无余涅槃本际的存在,而且也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一切都是性空唯名;其所说的种种法也与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相辉映,不仅误导众生走上外道法,而且也成为破佛正法者。

  接下来要探讨的是:当比丘听闻 世尊的开示,努力将我见、我执、我所执断除,而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也知道于舍寿时入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可是无余涅槃的境界到底是什么,他们无所知。是不是如 世尊所开示的,为极寂静的境界?或者是愦闹的境界?因为有所疑,就会请问 世尊,世尊就会告诉他们:无余涅槃境界是如的境界,也就是如如不动的境界。既然于六尘都不动心而如如不动,当然是寂静的境界,正如 世尊在《杂阿含经》卷16的开示:“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也就是说,这个无余涅槃的本际就是“如”——祂于六尘都如如不动,不仅阿罗汉入无余涅槃之前都不动心,而且将名色所摄的五阴灭除以后,入无余涅槃也是处于如如不动的境界。为什么?因为祂的体性从本以来就是这样。这也是经中所开示的法尔如是的道理,并不是经过修行之后才如如不动,祂无始劫以来就如如不动;现在也如此,未来无量劫以后也是如此——于六尘都不动,从来没有改变过。既然这个无余涅槃本际,无论于何时都是如如不动,于六尘都不动的心,所以当阿罗汉灭尽自己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当然是处于如如不动而非常寂静的境界中。

  最后综合这一集所说,作个结论如下:当比丘们灭尽名色所摄的五阴入无余涅槃,当然不是断灭空,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从此在三界当中消失不见了,就算天魔波旬想找到这位阿罗汉神识的去处,也是找不到的。所以当比丘们断除了我见、我执、我所执了以后,于舍寿时必然入无余涅槃而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如果有人不愿意将名色所摄的一部分、或者全部断除,或者将名色所摄的意识心当作是无余涅槃的本际,而说他已经证得无余涅槃,乃至自称已经成佛了;不仅违背 世尊“涅槃寂静”的开示,而且也成为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29集 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三)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阿含正义》来加以说明。

  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前两集已说明五阴的内涵以及将名色所摄的五阴加以灭除以后,不回心的阿罗汉舍寿必然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消失不见了,独处于涅槃寂静的境界中,就算天魔波旬想找到这位阿罗汉神识的去处,终究是无所能为了。

  今天所要谈的是 佛在初转法轮阿含时所说的无余涅槃的本际、如、我、本识等异名,与 佛在二转法轮般若时、三转法轮方等时所开示的真心,到底有没有关联性?知道了以后就不会被恶知识所误导,因而走上与三乘菩提完全没有关联的外道法中,乃至于自己没有智慧判断而被误导,因而诽谤真善知识所阐述的三乘菩提,使得自己的成佛时程要延迟很久、很久以后才能成就。前一集已探讨 佛在初转法轮阿含时,已开示有一个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不能外于这个心而有二乘人所证的无余依涅槃以及有余依涅槃;接著来探讨的是 佛在二转法轮般若时,所开示的真心有很多异名,祂包括了无所得心、无住心、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不念心等心在内。

  譬如无所得心,与祂有关而且有名的经典,那就是《心经》,这部经也是佛门早晚必定课诵的经典,只是很多人在课诵时不知道它到底在说什么。这部经主要是叙述凡夫菩萨透过行深般若波罗蜜的参禅过程,因而一念慧相应而悟得这个无所得心,成为经中所开示的菩提萨埵——也就是菩萨;然后菩萨依这个无所得心的体性去修行,最后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就是说《心经》所叙述的是:凡夫菩萨悟得这个无所得心而成为真实义菩萨以后,最后经历将近三大无量数劫精进修行而成就佛道的一部经。或许有人会怀疑:菩萨真的是悟到这个无所得心而成就佛道的吗?既然有所疑,不妨就举《心经》来说明,经中有两段开示与菩萨证悟有关。

  第一段经文为“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也就是说,凡夫菩萨透过参禅的方式,于因缘成熟时,一念慧相应而悟得一切有情的真心,当菩萨现前观察所证的心,不仅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而且也是二乘人所证的无余涅槃的本际;这个真心、这个无余涅槃的本际,出生了蕴处界的我,而这个五蕴我是真心藉缘而出生的空相——本是虚妄法,所以菩萨才能照见五蕴皆空;又菩萨证悟后,转依真心的体性来修行,就没有任何苦厄可言,所以就度了一切苦厄。从这一段经文的开示可知:菩萨所悟的心如果不是无所得的心,又如何照见五蕴皆空而度一切苦厄呢?接著 佛开示五蕴与真心之间的关系,是非一非异如下:“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也就是说诸法空相与真心,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法,故名非一;可是诸法空相却是真心藉缘而出生的法,本来就是真心的局部体性,不能外于这个真心而有诸法空相存在——是同一个法,故名非异。所以诸法空相与真心不仅是非一、非异,而且将生灭不已的诸法空相,摄归于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真心,诸法空相也就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了;所以今天这个法灭了,隔天藉著其他的缘又重新现起,今世的五阴不堪使用而败坏了,下一世真心藉著无明业种等因缘,又出生了一个新的五阴在世间里生活。

  接著佛为了让证悟的菩萨验证所悟的心是不是无所得,随后又开示,这也是菩萨证悟有关的第二段经文如下: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也就是说:菩萨观待所证悟的心,其实是没有五蕴、六根、六尘、六识,也没有无明等十二因缘,更没有苦等四圣谛可言。说明白一点,菩萨观待自己所悟的心,是没有五蕴、十八界、十二因缘、四圣谛等任何一法存在;像这样心于一切法——包括了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等法在内,都无所得,菩萨悟了这个于一切法都无所得的心,才能称为菩萨。所以 佛才会开示:“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

  从《心经》的开示可知:菩萨悟了于一切法都无所得的心,当然是四种涅槃当中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更是二乘人所证的无余涅槃的本际,所以悟得这个无所得心的人,才能称为照见五蕴皆空,而度一切苦厄的菩萨;如果菩萨所悟的心不是无所得的心,而是有念灵知、无念灵知,乃至断际灵知等心所摄的意识心——那是一切法有得有失的心,当然无法成为《心经》所开示的照见五蕴皆空而度一切苦厄的菩萨。不仅如此,佛还开示:菩萨悟了这个无所得的心,依据无所得的体性精进地修行,当然不会有罣碍、恐怖、颠倒等心行出现,乃至最后一定可以成就佛道。

  正如《心经》的开示: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也就是说,菩萨悟了以后,不是如禅门所说的大事已毕,还要转依这个真心无所得的体性,才算是真正的证悟菩萨,才能转入内门继续修菩萨的六度万行、十度万行,最后经历将近三大无量数劫以后,而成就佛道。最后 佛还特别强调:这个无所得的心“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是真实不虚妄的。所以佛才会开示:“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从整个《心经》的开示可知,《心经》是告诉大众:如何从凡夫菩萨开始,中间经过一念慧相应而成为真实义菩萨,乃至依所证的无所得体性精进去修行,最后一定可以成就佛道的一部经;其中最关键的地方,就是菩萨一定要悟得这个无所得的心,才能成为菩萨,乃至最后才能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然而佛门就是有不悟无所得心而自称是佛的人。譬如喇嘛教行者,自称在男女双身邪淫法当中可以成就报身佛境界;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而且他在他的传记公开承认他是佛的人;以及一位比丘尼,以她的形像雕塑一尊自称是佛的法相而让人灌沐及礼拜等等。这些人所作所为不仅违背《心经》的开示,而且也成为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大妄语人。

  又譬如无住心——就是《金刚经》所开示的无所住的心,与《心经》所开示的无所得心一样,于一切法都无所住,却不断地藉著种种缘而出生了蕴处界及诸法等法的空相;所以《金刚经》才会开示“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由此可知,这个无住心是在指陈一切有情的真心,也是无所得心的异名;至于其他二转法轮所说的心-诸如:不是一般众生心所能了知的非心心、没有任何一切法相的无心相心,以及于诸法都无所忆念的不念心、无念心等-也都是在指陈一切有情真心的异名,祂们于一切法都不动心,于六尘都如如不动,这样的心当然是寂静的;完全符合佛在初转法轮三法印当中“涅槃寂静”的开示。

  接下来探讨 佛在第三转法轮方等时所开示的真心,祂包括了心、所知依、种子识、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心在内。譬如:心,就是在讲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道理,也就是不管是欲界、色界、无色界,都是由这个心所造成的,万法都是由八识心王和合运作而成的;所以一切有情从无始劫来,种种的见闻觉知境界,无非都是自心现量,从来没有自外于这个心,所以这个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心,就是指一切有情的真心。又譬如:所知依,是由有情的真心,藉由自己所出生的五阴世间的五根,来接触共业有情所造的器世间的外五尘,而由真心变现了内六尘,有了五根及意根的六根与六尘相接触;也就是经与论中所开示的:根、尘、触三和合运作下,由真心出生了识阴六识,这识阴六识能分别色等六尘,其中的意识能够很详细分别诸法,不仅分别五尘的粗相,而且能分别五尘所不能分别的法尘细相,而为自己所领纳、了知及受用,因而有了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因此有情所了知的诸法为依止的心,就叫作所知依。又譬如:阿赖耶识,祂有能藏、所藏、执藏的体性,只要将三界有的烦恼现行及习气种子随眠加以断除-也就是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2,所开示的阿赖耶性加以断除-阿赖耶识就没有能藏、所藏、执藏的体性,改名为异熟识;所以阿赖耶性未断除以前,这个心体名为阿赖耶识,阿赖耶性断除了以后改名为异熟识;可见阿赖耶识、异熟识,都是同一个心的异名,只是以有没有断除阿赖耶性来加以区分而已。

  由此可知:这个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无疑,然而这个真心阿赖耶识,却被《大日经》的假佛——毘庐遮那佛否定了,并且将宣说“有情皆有真心阿赖耶识”的真善知识诬谤为阿赖耶外道;也是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行者——宗喀巴、历代的达赖喇嘛,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以及学术界一部分的学者等人所否定的心。当这些人否定阿赖耶识以后,他们就与断见外道没有任何差别,其所说的法当然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又菩萨断除了三界有的烦恼现行及习气了以后,继续去断除异熟识的异熟种子;当菩萨把异熟识的异熟种断除了以后,异熟识改名为无垢识——也就是如来的心体,所以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3才会开示:“最极清净诸无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来地有”,也就是说异熟识、无垢识,其实都是同一个心,只是异熟识体内的异熟种子还会变异,而无垢识体内的异熟种子,再也不会变异了,已经究竟清净了。

  由第三转法轮的开示可知:心、所知依、种子识、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心,不仅都是指同一个心,只是 佛在不同修行阶段所施设不同的名相而已。而且这个心,如同初转、二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心一样没有差别,既然是指同一个心,其体性当然是如初转、二转法轮所开示的一样,而如如不动--祂离六尘的分别,所以是寂静的。

  从这三集说明可知:佛在三次转法轮当中所开示的种种法,不论是二乘的解脱道、或者是大乘的佛菩提道,其实都是用真心来贯穿三世,只是说法有深浅、广狭的差异而已。譬如用真心来贯穿三世的部分,在初转法轮名为本际、如、我、本识等异名,在二转法轮名为无所得心、无住心、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不念心等异名,在三转法轮名为心、所知依、种子识,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异名;不仅是同一个心,只是在不同修行阶位所施设不同的名相而已,让佛弟子们知道自己所处的修行阶位在哪里,以便能往上一个阶位迈进。而且 佛为了让佛弟子们能够证悟其心,所以在二转法轮、三转法轮当中,详细说明这些真心的体性为何——那就是于一切法都无所得、于六尘都不动,所以是寂静的。又佛在三次转法轮当中,说法有深浅、广狭不同,譬如:二乘人不证一切有情的真心,所以佛在初转法轮的阿含时,隐说一切有情的真心,没有详细说明一切有情真心的种种体性;到了第二转法轮的时候,佛为了让佛弟子们能够证悟真心,必须详细说明一切有情真心的种种体性,于是开始宣说般若诸经的法义,主要是宣说蕴处界及诸法等法的空相都是从一切有情的真心藉缘而出生,虽然蕴处界及诸法等法的空相是为生灭不已的虚妄法,但都摄属于真心的局部体性,所以将生灭不已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的空相摄归于不生不灭的真心,生灭不已的空相也就不生不灭了。又 佛宣讲般若经多时以后,观待佛弟子们入地的因缘成熟,于是宣讲第三转法轮的方等经典,明说八识心王的唯识增上慧学,让佛弟子们得以转入地上阶位,继续修学无生法忍的道种智,乃至最后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

  所以说 佛观待此娑婆世界众生的根性、智慧、福德等因素,用一切有情的真心来贯穿三世及一切法,由浅入深、由狭而广;因而转了三次法轮,无非就是要让众生开、示、悟、入一切有情的真心,乃至最后都可以成就佛道。然而佛门就是有人,不懂 佛为了摄受弟子们而有三次转法轮的善巧方便,因而有种种不如理作意的说法出现,譬如:达赖喇嘛就在他的书上公开指责 佛陀三次转法轮是互相矛盾的,乃至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行者,将最究竟、最了义的方等时的唯识经典判为不了义的经典,因而造下难以想象的大恶业,未来要承受非常不可爱的异熟果报。以此缘故,当菩萨修学佛法时,不仅要审慎以对,而且要有智慧来作判断,以免被人误导而不知,因而造下谤佛、谤法、谤贤圣的重罪,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种种苦,再回到人间,那已经是百劫以后的事,真的不堪回首啊!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30集 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四)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是依据平实导师所著的《阿含正义》来加以说明。今天将继续上一集的子题“灭尽五阴方是无余涅槃”。上一集已谈到 佛在初转、二转、三转法轮当中,用一切有情的真心来贯穿三世及世出世间的一切法;这个一切有情的真心,祂有很多不同的名称,但都是指同一个心,只是在不同修行阶位所施设不同的名称而已。这一集将谈到:二乘人用什么方法来断结证果,最后灭尽五阴而入无余涅槃;在修行的道路中,一定要有因有缘才能断结证果,不可能无因无缘就能断结证果,所以 佛在《杂阿含经》卷2曾开示:【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也就是说,不论是有情的五阴世间、或者是山河大地的器世间,都是要有因有缘才能成就及毁坏;如果是无因无缘,而能成就及毁坏这两种世间,那一定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因此今天所要谈的重点是:于初转法轮的阿含时,声闻人用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等法,以及缘觉用十因缘、十二因缘,来观察而断结证果,最后证得四果的阿罗汉,于舍寿时灭尽自己的五阴而入无余涅槃,独处于涅槃的寂静境界中。

  首先谈声闻人对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等法的观察而断结证果,也就是说:声闻人是以四圣谛为主旨,四念处观为观行法门,八正道为实行的方法,因此断除我见、疑见、戒禁取见的三缚结,成为初果的须陀洹;乃至断了五上分结成为四果的阿罗汉,舍寿后入无余涅槃,永远在三界消失不见了,独处于本际极寂静的境界中。由于声闻人听闻 佛的音声开示,观察自他有情的蕴处界虚妄,因而断了我见、我执、我所执,舍寿后入无余涅槃的菩提法,名为声闻菩提。又声闻人观察四圣谛当中的苦圣谛,所谓的苦,就是有情在三界六道轮回当中所受的种种苦,这些苦可分为三苦、八苦,但是不论三苦或者八苦,最后都不离五阴炽盛苦。也就是说,声闻人观察在人间所受的种种苦,是因为有了名色所摄的色、识、受、想、行之五阴聚集在一起,能遮盖有情的智慧,使得众生有无明,因而有种种苦的出现、以及不断地受苦;像这样能使人在三界六道当中,不断地轮回、不断地受苦,这是世间真实的道理,也是世间不变的真理,名为苦圣谛。接下来来谈苦集圣谛,简称为集圣谛,乃是种种苦聚集原因的真实道理,也是声闻人探究--为何会有种种苦聚集在一起,导致自己在三界六道轮回当中,不断地出生五阴及受种种苦;探讨的结果,是因为自己过去世无明的关系,造作了种种善恶业,导致今世后有的五阴出现,而受种种苦乐的果报。为什么众生会有无明?乃是过去世对五欲六尘的韵味起了贪爱,而妄造种种善恶业,导致今世受种种可爱、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又于今世没有断除无明,再一次造下了善、恶业,导致未来世继续受种种可爱、不可爱的异熟果报,于是有了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的五阴,不断地出现,也不断地在受苦。声闻人了知众苦聚集原因的真实道理,是因为众生有无明的缘故,能遮盖有情的智慧,使得众生枉受三世轮回生死苦,这就是苦集圣谛。苦集灭圣谛简称为灭圣谛,是让众苦聚集原因消灭的真实道理,声闻人观察一切苦、一切苦聚集的原因,是因为有了五阴身,而这个五阴身乃是色、识、受、想、行和合运作所产生的虚妄体,它不是常住法而是生灭法。如果愿意将自己的五阴身灭尽而自我消失,不再三界现身意,再也没有未来世的五阴在受种种苦,像这样愿意将自己的五阴灭尽,而不再三界出现的真实道理,名为苦集灭圣谛。苦集灭道圣谛简称为灭圣谛,就是能使五阴不再出现的方法的真实道理;亦即声闻人让一切苦、一切苦聚集,以及让五阴灭尽而入无余涅槃,必须要有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法道、正确的观行等等才能成就。

  因此声闻人透过四圣谛、四念处、八正道等法去断结证果,成为初果的须陀洹;乃至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于舍寿时可以入无余涅槃,永远不再三界出现。因此能够如实了知及实践,而不让未来世的五阴出现的法道,名为苦集灭道圣谛。又声闻了知四圣谛的真实道理以后,详细去观察蕴处界的虚妄,尤其是意识的我、色身的我真实虚妄,因而断了我见、疑见、戒禁取见,成为初果的须陀洹,又名预流--预先入于圣流,于舍寿后,欲界天、人间七次往返,最后一次返回人间,取证阿罗汉果而入无余涅槃。又声闻成为初果须陀洹以后,知道意识我的虚妄性,不再将意识我当作真实,所以渐渐地将自己的贪、瞋、痴加以淡薄,也就是将性障的贪、瞋、睡眠、掉悔、疑加以降伏,尤其是欲界的男女贪爱降伏得很淡薄,但仍有一分的欲界爱未断除,仍未发起色界的初禅。像这样将性障降伏得很淡薄,但仍未发起初禅的人,名为薄贪瞋痴的二果斯陀含,又名一来,也就是声闻二果人;于舍寿后,可以欲界天、人间一往返,最后在人间取证四果的阿罗汉,而入无余涅槃。又成为二果斯陀含以后,再将欲界贪、欲界及色界的瞋,色界的我见、疑见、戒禁取见的五下分结断除;主要是将欲界最重的男女贪爱断除,因而发起了色界的初禅,成为三果的阿那含,亦名心解脱的三果人。所以,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四辑曾开示:【阿含解脱道中,有证得初禅的凡夫,没有不证初禅的三果人,也没有不证初禅的慧解脱阿罗汉。】(《阿含正义》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206。)像这样的三果阿那含,于舍寿后上生色界天,于色界天究竟解脱,亦名为不还,也就是不再回来欲界,而在色界般涅槃。又成为三果阿那含以后,声闻人再将色界贪、无色界贪、掉举、慢、痴的五上分结断除;主要是将无色界的微细意识断除,尤其是非想非非想天——乐于自我存在而不愿意消失的我慢,祂很微细,只是众生很不容易觉察到而已。三果人知道这个道理以后,再将这微细的我慢加以断除,就可以成为四果的阿罗汉而自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中阿含经》卷22)这是因为三果人将最后一分的思惑,也就是最微细而不反观自我的意识心,加以断除,于舍寿后灭尽自己的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永远不再三界出现。

  由上面说明可知,声闻人是相信 佛的音声开示,透过四圣谛等法去观察蕴处界的虚妄,因而断除了三缚结,而成为初果的须陀洹;乃至断了五上分结,而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于舍寿时入无余涅槃,永远在三界消失不见了,独处于本际极寂静的境界中。这也证成了 佛在经中所开示三法印当中的涅槃寂静的道理。

  接下来谈缘觉对十因缘、十二因缘的观察,而断结证果;也就是说,缘觉思惟及观察十因缘、十二因缘,因而断除了三缚结成为初果的须陀洹;乃至断了五上分结而成为四果的阿罗汉,舍寿时可以入无余涅槃,永远在三界消失了,独处于本际极寂静的境界中。由于缘觉是听闻 佛的开示以后,自己去思惟、去观察,自他有情的蕴处界虚妄,因而断了我见、我执、我所执,舍寿后入无余涅槃的菩提法,名为缘觉菩提。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先从十因缘开始观察,而不是先从十二因缘来观察?因为如果不先从十因缘去探究有一个“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识-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也是经中所开示的入胎识,更是缘觉入无余涅槃,而独处于极寂静境界的本际。-如果缘觉不事先推究,而了知有这个识的存在,当他证得四果的阿罗汉及舍寿时,岂不是成为断灭空?为什么?因为缘觉最后所证的无一不是虚妄法;所以缘觉一定要先从十因缘下手,来证明入无余涅槃,并不是一切皆无的断灭空。当缘觉听闻 佛在《杂阿含经》卷12的开示以后,于空闲处、于树下等寂静的地方,开始观察十因缘,并从老病死的纯大苦聚往上逆推思惟——什么法有的缘故使得老死跟著出现了,又是什么法的缘故使得老死出生了,就在正确思惟生这个法的时候,有了如实、不间断的正知见出现;因为生的缘故,使得老死的现象出现了,因为生的缘故,老死就出现了;接著再观察思惟:生的原由是有,有的原由是取,取的原由是爱,爱的原由是受,受的原由是触,触的原由是六入处,六入处的原由是名色;接著再思惟:什么法有的缘故使得名与色出现了,又是因为什么法的缘故使得名与色出生了;正确而且不间断思惟的结果出现了:是因为有一个“识”的存在,所以名与色就出现了,因为有这个识存在的缘故,才会有名与色出生了,这样思惟的结果,到了这个识就必须退回来,不能再往前推究而超过这个识。因为缘于这个识,才会有名色的出现,缘于名色,才会有六入处的出现,缘于六入处,才会有识阴六识对六尘触的出现,缘于六尘触,才会有三受或五受的受的出现,缘于三受或五受的受,才会有十八界贪爱的出现,缘于十八界的贪爱,才会有取的出现,缘于取,才会有后有种子的有的出现,缘于后有种子的有,才会有未来世生的出现,缘于生,才会有老病死种种苦的出现,于是种种的大苦就聚集起来了。由上面说明可知,缘觉是从十因缘的老病死一一往前推究,推究到这个识为止,再也无法往前推究了。因为有了这个识的缘故,才会有后来的名色出现;有了名色,才会有后来的六入处、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出现。也就是说,缘觉不论是从还灭门往上逆推、或者是从流转门往下顺推,知道有一个识的存在,才会有名色等法的出现;因为有了这个识的存在,出生了名色等一切法,所以这个识就是一切法的根本;当缘觉灭尽自己的蕴处界以后,就只剩下这个识存在了,那就是无余涅槃的本际。接著缘觉开始观察十二因缘,也是如同十因缘一样,从老病死等纯大苦聚往上逆推,经过了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接著又往上推究及思惟,什么法灭除的缘故,使得识阴起的行得以灭除?什么法灭除的缘故,识阴的行就跟著灭除?正确思惟的结果:因为无明灭除的缘故,识阴的行也就跟著灭除,识阴的行灭除的缘故,后世识阴六识也就跟著灭除,识阴六识灭除的缘故,名与色也就跟著灭除,名与色灭除的缘故,六入处的十二处也就跟著灭除,六入处灭除的缘故,六尘的接触也就跟著灭除,六尘的接触灭除的缘故,苦、乐、不苦不乐的三受,也就跟著灭除,三受灭除的缘故,对自我的贪爱也就跟著灭除,自我的贪爱灭除的缘故,取也就跟著灭除,取灭除的缘故,后有的种子也就跟著灭除,后有的种子灭除的缘故,后世的生也就跟著灭除,后世生的灭除的缘故,老病死等苦也就跟著灭除,纯大苦聚的五阴也就跟著灭除了。

  由此可知,缘觉推究十二因缘之一一有支——那都是无常可灭之法,没有一支是真实的。从缘觉十因缘、十二因缘推究的结果,得到一个结论:若不是缘觉自己推究十因缘,有一个“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识——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也是无余涅槃的本际,知道入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所以当他证得四果的阿罗汉及舍寿时,因内无恐怖、因外无恐怖,愿意自我消失,愿意灭尽自己的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剩下的仅有这个识存在,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而十二因缘所推究的识,那是识阴六识,因为识阴六识有无明的缘故,于是有情造作了种种善、恶业,导致有了未来世的名色等法出现,乃至有老病死等纯大苦聚出现,因而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这也是缘觉要先思惟十因缘以后,再来思惟十二因缘的最主要原因;否则只思惟十二因缘的结果,没有推究到“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识——也就是无余涅槃的本际,当他灭尽自己的蕴处界以后,就成为一切皆无的断灭空了。

  最后综合这一集所说,作个结论如下:声闻人用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等法,以及缘觉用十因缘、十二因缘来断结证果,最后证得四果的阿罗汉,并于舍寿时,由于声闻相信 佛的开示,以及缘觉自己思惟而了知:入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存在;所以愿意灭尽自己的五阴而入无余涅槃,从此在三界中消失不见了,独处于涅槃寂静的境界中。像这样愿意灭尽自己五阴入无余涅槃,而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这才是 佛在三法印所开示的涅槃寂静的道理。如果不符合这样的条件,而说他已证得涅槃寂静的境界,乃至说他在男女淫欲当中成就报身佛境界;那都是大妄语人,不仅无法入无余涅槃,而且舍寿时会下堕三恶道中,久劫受苦无量,因而延后自己入无余涅槃的时程,乃至成佛的时程,那可就不好了。所以说修行者应该以 佛陀的开示,来作为修行的准则,以免在三乘菩提道路中,自以为是而走错了路,那可是毫厘有差、天地悬隔啊!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