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39-42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39集 五出要界(上)
  正莉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来跟大家谈谈平实导师著作《阿含正义》第五辑第七节里面的“五出要界”。那什么是“界”呢?这个界就是功能的意思;那所谓五出要界就是在讲五种出离的方法,它具有出离的重要功能,那就是欲出要、瞋恚出要、嫉妒出要、色出要以及身见出要。

  在说明这五出要界的义理之前,我们先跟大家来大略的介绍:在佛法里面,也就是三乘菩提里面,它有共道与不共道的部分。共道的部分是说三乘共有的解脱道,也就是三乘行者都要修的法道;那不共道的部分,就是大乘独有的佛菩提道。那二乘菩提是属于解脱道的修证,也就是经由断我见、断我执,以及断我所执以后,所有烦恼障的现行全部都灭尽了,从此不在三界中受生,也就出离三界生死苦。而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证则是从六度波罗蜜的熏习开始,也就是从外门广修六度万行,再由四加行来断我见,双证能取与所取都是空,再进一步参禅来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而般若正观现前;也就是以修证第八识如来藏为根本,然后再次第进修,具足菩萨五十二个阶位的修证以后,最后成就究竟佛道。

  可在这整个过程当中,大乘菩萨同样也是要断除烦恼,也是要修证解脱的法门。二乘菩提的行者,他虽然可以断除烦恼障来取证解脱果,但也只断除三界爱的现行,也就是只能断除见惑与思惑;对于三界爱的习气种子,他就没有能力去断除,他也不知不证大乘菩萨所亲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可大乘菩萨除了要能够断除三界爱的现行——也就是见惑与思惑的部分,还要断除三界爱的习气种子,更要断除对法界实相心的无知;那也就是说,菩萨要亲证实相心如来藏,要打破无始无明、乃至断除无量尘沙惑的上烦恼。可这些烦恼的断除是不共外道凡夫,甚至不共二乘圣人,这是大乘菩萨才能断除的所知障所含摄的烦恼,所以说大乘佛菩提道的所修、所行是函盖二乘解脱道。换句话说,大乘菩萨同样要修证那二乘人所修证的解脱果——也就是初果、二果、三果乃至四果,但是大乘菩萨不取证无余涅槃,要保留一分思惑润未来世生-也就是所谓的留惑润生-他要继续来人间行菩萨道,乃至最后能成就究竟佛道。

  以上所说,我们把三乘菩提里面所谓共道与不共道的部分作了一个大略的介绍。那主要就是说:各位菩萨如果您能够依平实导师著作《阿含正义》,依照书里面所开示的正知见如实去修阿含解脱道,将来到达慧解脱时,若菩萨您能够生起一分思惑留惑润生继续修学大乘佛菩提道,成为一个留惑润生的大菩萨,这样就可以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那将会是众生之福。

  我们话说回来,这五出要界它跟三乘共有解脱道的三果心解脱、以及四果慧解脱的实证大有关系;也就是说:这五出要界,它是一切在解脱道上已经证得初果、二果的学人,当他想要进一步去证得三果心解脱、或四果慧解脱时,这将是一个重要的行门了。各位菩萨,若您在恭读《阿含正义》前面所有的章节之后,有如法去实修、并且一一的加以实际观行,已经进入了初果、二果,那么这五出要界的内容,对您来说就是有切身关系的行门了;因为您可以依据它来进一步取证三果心解脱、乃至四果慧解脱,这就是 佛特别施设五出要界的一个目的。

  再说解脱果的实证有它一定的次第性,不能够说还未证得初果之前就想要证得二果;也就是说,必须先断我见、断三缚结成为初果须陀洹之后,再来求证二果。可初果人就只有解脱的见地,他的觉知心对欲界五欲仍然还是会继续贪爱,所以见道以后有了初果的见地,还是要再凭著初果的见地继续再修道,要努力去修除五盖、也要远离欲界五欲的贪爱,譬如对于五蕴我的贪爱,以及我所的贪爱都要断除。我所的贪爱就包括色、声、香、味、触,或者说财、色、名、食、睡,以及眷属等等我所的贪爱;渐渐的要让这些贪爱减少,渐渐的转为淡薄,成为薄贪瞋痴的二果斯陀含。那么成为二果斯陀含之后,再继续跟随真善知识平实导师多闻、熏习正法,修断欲界五欲的贪爱,并且修学定力,在未到地定成熟以后,再加上已经修除五盖的缘故,有一天突然就发起初禅了。如果发起初禅不退失,就能够解脱欲界的系缚,然后再继续不断地深入观行,再把五下分结断除,成为三果阿那含,就是所谓心解脱的三果人。

  那什么是心解脱呢?心解脱就是指已经断我见,已经发起初禅不退,已经远离欲界贪爱,觉知心已经解脱于欲界贪爱了,就叫作心解脱。这个心解脱的取证,它是菩萨您在自我判断-解脱道修证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当您确实取证心解脱时就会知道:这个慧解脱果,将会是您不久以后确实可以亲证的,因为慧解脱阿罗汉,对于“不受后有、我生已尽”是可以自知自作证的。可是在这里我们要特别强调一点,就是三果心解脱的取证必须要以断我见作为基础,再加上发起初禅不退作为条件,所以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里面就特别指出:“有证得初禅的凡夫,没有不证初禅的三果人,也没有不证初禅的慧解脱阿罗汉。”(《阿含正义》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206。)那意思就是说:如果没有发起初禅不退,就不能自称是三果人或四果阿罗汉;这是任何人在勘验三果以及四果的标准之一。可是如果没有断我见,他只是发起初禅,那又跟解脱道的实证无关了。

  接下来我们就简单介绍三果所要断的五下分结,因为在三界里面以欲界为下分,那既然三果要能够远离欲界生,就是要解脱于欲界的系缚,那就是要断除五种下分结。在平实导师著作《甘露法雨》书中就有开示说:首先就是要断除二果人还未完全断尽的欲界五欲贪,也就是二果薄地所残余的那个欲界五欲的贪爱,要把它永远断除,就叫作“欲贪永断”。再来就是断瞋结,就是说对于欲界里面的违逆境界心里还会生起微微的瞋,这也要把它断除不能再现行,永远不再生起瞋的身行与口行,更不会转生那所谓恨、怨、恼等后续的心行,就叫作“瞋结断”。再来就是断身我见,就是说对于色界天身,包括禅定中所发起的色界身,以及色界的觉知心、定境中的定心,能够确认它的虚妄性,于是断除色界我见,不再妄计色界身心为常不坏我,就叫作“断色界身见”。其次就是要断戒禁取见,这是说外道依于对色界身心的错误认知,所生起的不如理的作意、妄求色界定境的修证,以为那就是涅槃;那外道由于虚妄想的缘故,于是施设了不如理的戒禁,以为说那是证得涅槃必须要受持的戒禁。三果人对于这些更深细的戒禁取见,他也已经断除了,就叫作“断戒禁取见”。接著说断疑见,这是说三果人对于外道误认为色界境界就是涅槃的修证,三果人对这个已经如实知见了,并且对于诸方外道大师是否断除色界身我见也都能够如实观察,也都能够了知诸方外道大师所说他已证得涅槃的虚妄所在,并且对于诸方外道大师是否证得涅槃,从他们的言语、著作就能够正确的判断,一点疑惑也没有,就叫作“疑见永断”。就这样断尽五下分结成为三果人,那也就是说三果人的身口意行永远不会再堕于欲界法,跟欲界法相应的贪与瞋全部都断除了,初禅永远不退失,那三缚结的上二界细相也都具足了知并且远离了。

  三果人再继续进修,进一步要去断五上分结成为四果阿罗汉。因为在三界里面是以欲界以上的色界、无色界为上分,所以叫作五上分结。四果所断的五上分结,首先就是要断除对色界三种妙欲的贪爱,也就是对色界天身的高广姝妙、色界天人的微妙音声、以及色界天身所产生微妙的身触之乐,对于这三种色界妙欲,要去观察它的虚妄不实,这样子去断除色界贪。接著再说无色界贪的断除,就是进一步去观察“无色界有”是虚妄的、四空定里面的微细觉知心就是意识,属于十八界所含摄,是无常虚妄法,从此不对无色界一切境界起贪,心超越于三界,这样断除无色界贪。接著掉举结以及慢结,这些也都要把它断除。另外还有一个痴结也要把它断除,痴结这是说无色界一切境界都是虚妄不实,但是外道对涅槃有虚妄想,误认为无色界境界就是涅槃,所以产生了许多虚妄不实的邪见,这就是对于无色界的愚痴结,这也要把它断除,叫作五上分结的痴结永断。就这样把五上分结永远断除,叫作慧解脱阿罗汉。所谓慧解脱,就是指已经远离无明遮盖,这属于解脱道上的修证。

  我们对三果心解脱以及四果慧解脱作了以上概略性的介绍之后,接下来就要进入这个章节的主题:五出要界。关于这五出要界,我们来看一段《长阿含经》卷8里面佛的开示:

  复有五法,谓五出要界:一者比丘于欲不乐、不动、亦不亲近;但念出要,乐于远离,亲近不怠;其心调柔,出要离欲;彼所因欲起诸漏缠,亦尽舍灭而得解脱,是为欲出要。瞋恚出要、嫉妒出要、色出要、身见出要,亦复如是。

  那大意是说:又有五个法,也就是五种出离的重要功能,第一、是说比丘对于五欲不再爱乐,不会因为五欲而动转他的心,也不再亲近五欲,他的心里就只有忆念著出离五欲的重要功能,并且乐于远离五欲,亲近欲出离而不懈怠,他的心也已经调和柔软,对于出离欲界的首要心行已经证知,所以远离欲界法;之前因为五欲所产生的种种欲漏缠缚,也全部都舍离消灭了,已经得到解脱了,这就是出离欲界的重要方法。至于瞋恚出要、嫉妒出要、色法出要、以及身见出要,也都同样是这个道理。

  在这一段经文里面,佛宣说了五种出离的重要方法:第一、欲出要,就是说远离欲界五欲的贪爱,才能发起初禅,才能获得三果心解脱的证境。第二、嫉妒出要,就是舍离嫉妒心,这是伴随欲出要而成就的;修这两种出要,可以获得三果心解脱的功德。至于瞋恚出要以及色身或色法的出要,那是出离色界,增益三果证德的重要方法。至于比较粗糙的身见断除,那是取证初果见地功德的重要方法;至于极微细的身见,那是属于有漏以及无明漏所含摄,也就是说所谓的我执,其实还是属于我见的部分,属于比较深细的我见。所以如果能够观察身见到极微细的地步时,那有漏与无明漏就可以断除了,就可以依三果心解脱的基础,进一步去实证四果,成为慧解脱阿罗汉。

  所以这个章节所要讨论的五出要界,对于想要取证三果、乃至四果的学人来说,是个重要的行门。换句话说这五种出要界,它是针对那对于五蕴的我所贪爱执著非常强烈的学人,所作的一种特别加强的观行。倘若在听闻正法的正知见以后有如实去加以观行,确实断我见之后,却始终无法取证三果、无法断尽我执,也就无法出离三界生死苦。所以 佛特别教导这五种出要界。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40集 五出要界(下)
  正莉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继续上一集所讲的五出要界。五出要界就是欲出要、瞋恚出要、嫉妒出要、色法出要以及身见出要;这五种出要的方法,对于已经在解脱道上证得初果、二果,接著想要进一步,证得三果、四果的学人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内容。

  佛在《中阿含经》卷21里面,对于这五出要界就有详细的开示,我们来看看经文是怎么说的:

  阿难!我本为汝说五出要界。云何为五?阿难!多闻圣弟子极重善观欲,彼因极重善观欲故,心便不向欲、不乐欲、不近欲、不信解欲。若欲心生,实时融消、燋缩转还,不得舒张;……舍离,不住欲;秽恶,厌患欲,观无欲,心向无欲,乐无欲、近无欲、信解无欲。心无碍、心无浊、心得乐、能致乐;远离一切欲及因欲生诸漏烦热忧戚,解彼、脱彼,复解脱彼;彼不复受此觉,谓觉因欲生,如是欲出要,阿难!是谓第一出要界。

  因为这段经文比较长,也由于时间的限制,我们经文就用摘录的方式来呈现,这段经文的大意是这样:佛告诉阿难说,这五种出离的重要方法,那多闻圣弟子是非常重视、善于观察五欲的过患,因此他的心就不再趣向于五欲,不再爱乐五欲、不再接近五欲、也不再信解那五欲有什么样的胜妙受用。那么由于欲出要、欲出离的缘故,如果爱乐五欲的心生起了,立刻就要把它融化消失掉,也就是要把欲心烧焦萎缩掉,就这样去舍离五欲,不住在五欲的境界里面,心里觉得五欲是污秽的、可厌恶的,深深觉得五欲是修道上的一个障碍与灾患,就这样去观察确定自己心里面是无欲的,心是趣向无欲、爱乐无欲、接近无欲,并且信解无欲的功德。这个时候心里也就没有罣碍、也没有混浊,非常清明的--心里确实已经离欲,因此就发起初禅了,获得初禅境界中的身乐。

  这个时候已经远离一切五欲、以及五欲所产生的种种功德漏失,同时也远离热恼和忧戚,已经解脱五欲的系缚,不再领受欲界五欲的觉受,这就是五欲出离的重要方法,这就是佛说的第一种出要界,叫作“欲出要”。这欲界中的五欲,其实是属于五蕴的我所,那五蕴当中又以识蕴六识最为重要,因为祂是领受五欲诸法的自我己身;佛说:这识蕴六识是缘生法,是修学解脱道的行者所要舍弃的生灭法,必须永远自我舍弃以后,才能获得声闻涅槃。那既然连识蕴六识都要舍弃了,更何况是识蕴六识所领受的五欲我所,那更是应该要舍弃的。

  接著,五出要界的第二种,瞋恚出要。同样是在这一部《中阿含经》里面,佛的开示,因为时间的局限,我们就不再念经文,就直接作大略的说明。在经文里面 佛告诉阿难说:那多闻圣弟子是非常重视、善于观察瞋恚,因此就不再趣向于瞋恚、也不再爱乐瞋恚、不再接近瞋恚,也不再信解瞋恚的功德作用,那瞋恚有什么样的功德作用呢?譬如它会让人家觉得恐惧、害怕,所以如果瞋恚心生起了,立刻就要把这个瞋恚融化消失掉,要把它烧焦萎缩掉,不能让它舒张开来;这样从此就舍离瞋恚,不会住在瞋恚的境界里面,觉得瞋恚是污秽的、可厌恶的,从此就厌离瞋恚,觉得瞋恚是修道上的一个严重的障碍以及灾患。

  就这样去作观察,确定自己已经没有瞋恚,心是趣向于没有瞋恚的境界,是爱乐没有瞋恚、接近没有瞋恚的境界,并且信解那没有瞋恚的功德受用。这时候心里没有罣碍、也没有污浊,心里获得安乐,因为已经远离瞋恚,并且发起初禅了,获得初禅境界中的身乐,那么从此就远离一切瞋恚,远离瞋恚所产生的种种漏失,也远离热恼和忧戚。也因为已经解脱于瞋恚所产生的系缚,从此就不再领受那瞋恚所产生的觉受,这就是瞋恚出离的重要方法,这就是 佛说的第二种出要界,叫作“恚出要”。

  接著五出要界的第三种,嫉妒出要。在这部经文里面说的是“害心出要”,那道理是一样的,因为人们往往是由于嫉妒别人而产生了害心,同样的我们底下就大略的作个说明。佛告诉阿难说:那多闻圣弟子,是非常重视、善于观察害心,因此就不再趣向于害人害己,也不再乐于害人害己、也不再接近害人害己的事情,更是不再信解那害心会有什么好的功德作用,也不再信解那害心对道业会有什么样的帮助。所以如果害心生起了,立刻就要把它融化消失掉,要把它烧焦萎缩掉,不能让它舒张开来,那这样从此就舍离害心,不再住于害心里面,觉得害心是污秽的、可厌恶的,从此就厌恶害心,觉得害心是解脱道上的一个障碍以及灾患。

  就这样去观察确定自己心里已经没有害心,心是趣向于无害,爱乐于无害、接近于无害,并且信解无害心的功德,乃至心里不再对那曾经伤害过自己的恶人有所罣碍了。这个时候因为心里已经没有污浊的害心,觉得自在安乐,这样子就能导致初禅身乐的生起,那么从此就远离一切所有的害心,也远离因为害心所产生的种种漏失、以及热恼和忧戚,完全解脱于害心的掌控,从此就不再领受害心所引生的觉受,这就是害心出离的重要方法,这就是 佛说的第三种出要,叫作“害出要”。

  接著,五出要界的第四种,色法出要。这个色法主要是指欲界中的色阴和五尘,同样的我们也大略地作个说明。佛告诉阿难说:那多闻圣弟子是非常重视、善于观察色法,就是因为非常重视、善于观察色法,因此就不再趣向于色法,不再爱乐色法、不再接近色法,也不再信解那色法会有什么样的功德。所以如果贪爱色法的心一旦生起,立刻就要把它融化消失掉,就要把它烧焦萎缩掉,不能让它舒张开来,那么从此就舍离了色法的贪爱,不乐安住在色法里面,觉得色法是污秽的、可厌恶的,心里厌恶色法,觉得色法是解脱道上的一个灾患。所以心趣向于没有色法的境界,爱乐于没有色法的境界,接近于没有色法的境界,也信解那灭除色法的涅槃境界;由于心里对色法已经不再有所罣碍了,也没有贪爱、污浊,心里是爱乐于没有欲界色,这样就能导致初禅的身乐出生,所以从此就远离一切欲界色,并且远离欲界色所产生的种种漏失,以及热恼和忧戚。已经完全解脱于欲界色,不再领受这个欲界色的觉受,这就是色法出离的重要方法,这就是 佛说的第四种出要,叫作“色出要”。

  各位菩萨,关于这个色出要,佛在《杂阿含经》卷10第268经里面也有相关的开示,在这部经里面 佛说:必须先如实了知色阴的内容,然后再去探究色阴的积集、色阴灭除后的境界,色阴被自己贪爱的滋味、色阴存在的过患,以及色阴出离的方法,对这些都能够如实了知以后,那么就不再爱乐、贪著五阴了。同样的,对于受阴、想阴、行阴、识阴的内容,也要如实地一一去了知,并且一一去作观行,这样才能如实断除对于五阴的贪爱执著,这样才是解脱道的正修行,所以五出要界的最后一个,就是“身见出要”,我们底下也大略地作个说明。佛说:善观己身,这个是指善于观察自己的五阴身;佛告诉阿难说:那多闻圣弟子是非常重视、善于观察己身,也就是非常重视、善于观察自己的五阴身,那么心里就不再趣向于自己的五阴身,不再爱乐于自己的五阴身、也不再执著自己的五阴身,也不再信解自己的五阴身存在能使自己出离三界。

  所以如果贪爱自己五阴身的心生起,立刻就要把它融化消失掉,要把它烧焦萎缩掉,不能让它舒张开来,心里完全舍离五阴身的贪爱,不乐于安住在五阴身中,觉得五阴身是污秽的、是可厌恶的,那么从此就厌恶五阴身,觉得五阴身的存在那是解脱道上的一个灾患。

  不过讲到这里,我们要特别提出一点说明,我们现在所讲的内容是阿含解脱道,所以这里所谓的厌恶五阴身,舍弃五阴身、不再领受后有,这是说解脱道行者的最后归宿。换句话说,定性的四果阿罗汉舍寿之后,不再入胎受生,不再受生于欲界天、色界天乃至无色界,也就是不再有任何五阴或四阴存在了,一切自我都全部灭尽了,只剩下第八识如来藏,独自存在那无境界的境界,这样才是实证无余涅槃。可是对于一切修佛菩提道的菩萨来说,菩萨是不能厌恶五阴身、也不能舍弃五阴身,否则就无法成就究竟佛道了。因为五阴身是修道的重要道器,也就是说:我们这里所谓的厌恶五阴身,是针对那二乘声闻解脱道的修法,这个大前提,请各位菩萨留意,不能混淆了。菩萨对于五阴身虽然不能贪爱执著,但菩萨也不能厌恶五阴身、更不能舍弃五阴身,因为五阴身是修道的一个道器。

  我们把话题再拉回来说二乘声闻解脱道的行者,他厌恶五阴身,觉得五阴身的存在,那是解脱道上的灾患,所以心趣向于灭除五阴身,乐于没有五阴身、接近没有五阴身,也信解灭除五阴身的涅槃境界,心里对五阴身已经没有罣碍,没有五阴身贪爱的污浊,心里觉得解脱的快乐,那么从此就远离那由于贪爱五阴身所产生的种种漏失、以及热恼和忧戚,已经完全脱离五阴身的系缚,不再领受那由于贪爱执著五阴身所产生的觉受,这就是五阴身出离的重要方法,也就是 佛说的第五种出要,叫作“己身出要”。

  那意思就是说:灭除自己使得五阴身完全不存在了,舍报之后不再生起一丝一毫的来世五阴,连三界里面最微细的非想非非想定中的离念灵知心也永远灭尽了,这才是无余涅槃。也就是说完全灭尽一切色阴,一切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也都统统灭尽了,这才是真正的无余涅槃。所以说如果有人想要以意识觉知心一念不生入住无余涅槃,那就跟解脱道的取证相违背了,那就是未断我见的人。总而言之,这五种出要是针对那对于五蕴的我所贪爱执著非常强烈的人,所要作的一个特别加强的观行,因为有的人在听闻正法的正知见之后,也确实作了观行,我见也已经断除了,却一直无法取证三果、也无法断尽我执--无法取证四果。可是在解脱道的修证上,断除我执证四果阿罗汉,那是最初、也是最终的目标,可由于对五欲等法的贪爱执著始终无法断除,因此就不能永离欲界爱,三果的功德也就一直无法生起了。所以 佛就特别教导这五种出要界,为了让佛弟子在断我见以后可以依这五种出要界,进一步来断除五蕴我所的执著,进一步取证三果心解脱、乃至四果慧解脱,这就是 佛施设这五出要界最主要的目的。

  各位菩萨:凡是已经断我见证初果,已经进入二果薄贪、瞋、痴的学人,如果始终不能断除欲界爱的我所执、也无法断除我执,那么对于这五出要界就要加以留意,并且要确实地付诸实行。所以最后 佛又交代阿难说:【阿难!此五出要界,汝当为诸年少比丘,说以教彼。若为诸年少比丘说,教此五出要界,彼便得安隐,得力、得乐,身心不烦热,终身行梵行。】(《中阿含经》卷21)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41集 二乘顶忍(上)
  正莉老师/span>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跟大家介绍 平实导师著作《阿含正义》第五辑第八节里面有关“二乘顶忍”的意涵。

  二乘圣人他的所证是“梵行已立、我生已尽、不受后有”,至少已经发起具足的初禅不退;并且舍报之后,不会再生起中阴身、不会再受生,所有后世的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等法都不再生起了,永远不再有未来世的自我;并且有“解脱知见”,能够随缘随分为人解说声闻法证涅槃的道理,这就是二乘解脱道所说的证无生。所以如果有人想要以识阴六识觉知心的自我,入住无余涅槃,认为有生有灭的识阴境界可以常住不灭,认为那就是证得解脱道的无生,其实那已经堕入外道的五现涅槃了,不是真正证得出离三界生死的涅槃,已经落在识阴或者说意识境界里面,那不是声闻法解脱道所说的证无生。所以说到二乘解脱道里面无生忍的法,我们就必须从最基本的层次,也就是从顶法和忍法来说起。

  各位菩萨!我们就先来看一段 佛在《中阿含经》里面的一段开示:

  世尊告曰:“阿难!汝等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及诸年少比丘说顶法及顶法退。”尊者阿难等受教而听。世尊告曰:“阿难!多闻圣弟子真实因心,思念称量,善观分别无常、苦、空、非我。彼如是思念、如是称量、如是善观分别,便生忍、生乐,生欲:欲闻、欲念、欲观,阿难!是谓顶法。阿难!若得此顶法,复失、衰退,不修守护,不习精勤,阿难!是谓顶法退。”(《中阿含经》卷21)

  在这段经文里面,佛为阿难尊者以及年少比丘们开示解说:什么是顶法?什么又是顶法退失?佛告诉阿难尊者说:“多闻的圣弟子们以修学正法的真实因的清净心,来思念、称量五蕴诸法;并且善于观察分别这个五蕴诸法是无常、苦、空,不是真实我。就这样去思惟、忆念以及称量,就这样去善于观察分别,于是就出生了安忍、出生了法乐,想要安住在佛法中的善法欲,也就是想要听闻、忆念以及观察:五蕴是无常、是苦、是空、是无我的,不是真实的我。”这就是 佛所开示的顶法。接著 佛又继续告诉阿难尊者说:“什么是顶法的退失呢?如果已经获得了顶法以后,不久又失去了,那所获得的顶法衰微退转了,不再修习守护这个顶法了,不再精进勤修这个顶法了,这就是所谓的顶法已经退失了。”

  各位菩萨!从上面的经文开示,我们这样子了解顶法以及顶法退失的定义之后,接著我们再来看,佛在同一部经,同样是在《中阿含经》卷21里面的开示,佛说:

  ……如是,内、外识、更乐、觉、想、思、爱、界,因缘起,阿难!多闻圣弟子此因缘起及因缘起法,思念称量,善观分别无常、苦、空、非我,彼如是思念、如是称量、如是善观分别,便生忍、生乐,生欲:欲闻、欲念、欲观,阿难!是谓顶法。阿难!若得此顶法,复失、衰退,不修守护,不习精勤,阿难!是谓顶法退。

  在这里,佛进一步提到说内识以及外识。佛说:“就像这样,能够触内相分六尘的识阴六识,这就是所说的内识;以及能够入住母胎出生名色五阴而触外六尘的住胎识,这就是所说的外识。就这样,内识、外识、触、受、想、思、爱以及界(这个界就是功能的意思),这些都是以这个外识—本识、住胎识—为根本因,然后以父母、四大(所谓地、水、火、风),以及无明等种种法为缘,这样子有因有缘才能出现在三界里面,这就是所说的‘因缘起’的正义。”

  接著 佛又开示说:“对于这个‘因缘起’的道理,以及由因与缘所生起的种种法,都加以思惟、忆念、称量之后,并且善于观察分别这些五蕴诸法,无常、苦、空、无我,透过这样的思惟、忆念、称量,以及善于观察分别以后,于是就生起了安忍、快乐,以及生起了善法欲,想要听闻、忆念以及观察,这就是所说的顶法。可如果得到了这个顶法以后又退失了,也就是衰微退转了,不肯再继续去精进勤修,不肯守护这个顶法,这就是所说的顶法已经退失了。”

  各位菩萨!佛这样子开示以后,又交代阿难尊者说:“阿难啊!你应当为这些年少比丘们解说,并且教导他们有关这个顶法以及顶法退失的道理,使他们都能够得到身心安隐,以及法乐无穷,身心都不会觉得烦忧或热恼,终身都可以修行清净梵行。”最后 佛又交代大众说:“听闻正法以后,应当各自去身体力行,去山林或树下安静的地方,静坐思惟整理法义,并且要勤加精进,不可以放逸懈怠。”

  各位菩萨!在这段经文里面提到了修阿含解脱道的一个重要的大前提,那就是对于内识与外识的认知。也就是说,修解脱道的行者,对于这个内识与外识的义理要能够了知,要知道说:阿含解脱道是以“八识论”为大前提的。如果不承认有第八识住胎识存在,不管他如何地精勤修二乘法,他都无法证得二乘菩提果,因为如果把这个能够贯通三世,能够来往三世,相续存在的本识、住胎识否定了,如果把二乘菩提的根本因住胎识否定了,那么就违背 佛说“因缘起”的正义了。那意思就是说,佛说二乘菩提“因缘起”的道理,完全是以“八识论”为大前提来宣说的。

  什么是内识?什么又是外识呢?我们来看一段《舍利弗阿毘昙论》卷1里面的开示:【云何内识?若识受,是名内识。云何外识?若识不受,是名外识。】那意思就是说,什么是内识呢?如果有一个识,祂对六尘境界是能够领受的;也就是说,这个识祂是安住在五蕴里面,能够领受内六尘,而且对这个六尘境界有觉受,那么这个识就叫作内识。接著论文又说,什么是外识呢?就是说,如果有一个识,祂不会去领受六尘境界;也就是说,这个识祂可以藉著五色根直接触外六尘,并且可以变生内六尘,但是祂却不领受这些内、外六尘,这个识就叫作外识,就是因为祂能够藉著五色根而触外六尘,所以叫作外识。

  这是从六尘的领受或不领受,来定义内识与外识;也就是说,能够领受六尘境界的就是识阴六识,但祂都是在胜义根里面去领受内六入,祂不能直接去领受外六入,所以叫作内识。可那个从来不领受内六入的本识住胎识,却可以藉由五色根直接接触外六尘,所以叫作外识。但这个外识祂虽然能够藉著五色根触外六入,然后变生内六入,可祂本身却不去领受这个内六入,祂只是变生内六入,再由内识去领受,所以叫作外识。

  我们另外再来看看《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卷11里面,对这个内识与外识又是怎么说的:【“若内、若外者,云何内识?”答:“若识在此相续,已得不失,是名内识。”“云何外识?”答:“若识在此相续,或本未得,或得已失,若他相续,是名外识。”】

  那意思就是说,什么是内识呢?是说有一种识(如识阴六识),祂在这个人间相续存在,也就是出生以后有了识阴六识,在这一生当中都不会失去,这个识阴六识就是内识。那什么是外识呢?是说有一种识(如本识住胎识),祂在人间相续存在,这个本识住胎识本来不曾证得,或者说证得以后,当五阴灭失了,祂又会在其他地方相续不断地继续存在,就譬如受生其他地方又继续存在,这个本识就是外识。

  这里是从生灭与常住,这两种不同的体性来定义内识与外识。也就是说,凡是能够常住,不会因为五阴坏灭就不存在的,纵然这一世的五阴坏灭了,祂仍然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入胎受生,或者到天界受生,仍然可以继续存在的本识,就叫作外识。而那个只能存在一世,不能往生到下一世去的识阴六识,祂就只能存在这一世的五阴里面,不能去到下一世,就叫作内识。这就是《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对内识与外识的定义。

  各位菩萨!虽然《舍利弗阿毘昙论》跟这个《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这两部论对于内识与外识的定义,乍听之下好像有所不同,那是因为这两部论分别从不同的层面来解说。可如果从法界实相来看,这两部论对内识与外识的定义,恰好是互相契合,有异曲同工之处;换句话说,由于这两部论分别从不同的面向来解说内识与外识的定义,这样反而可以使我们更清楚地了知内识与外识的差别所在。我们简单地说,那个能够来往三世,能够继续存在他处,永远不会坏灭的,而且能够触外法的本识,就叫作外识;而那个只能存在一世,被出生以后一直都在五阴身中,不能触外法,只能触内六尘的识阴六识,就叫作内识。

  也许有人说,为什么这个外识不是指意根呢?因为 佛在四阿含诸经里面已经多次宣说“意法为缘生意识”,并且也说意根是六根所摄的法,从来不把意根说为识,所以外识不可能是意根,而是本识住胎识。由于外识可以触外法,所以祂能接触受精卵物质,也能触取母亲血液中的四大,所以能够在舍报以后去到他处继续入胎、住胎,以及出生名色;可内识—识阴六识—却只能存在一世,舍报入胎就永远断灭了。况且在四阿含诸经里面,内识与外识都不说为根或意,既然内识是识阴六识,那么外识当然就是本识住胎识。

  各位菩萨!在前面我们所举示的《中阿含经》里面,佛说修学解脱道,首先应该先信受有内识与外识,接著再观察五蕴诸法是虚妄的,是无常、是苦、是空、是无我的,这样一一去作深入的观行以后,心中生起了想要实证无我的善法欲,并且相信有一个外识住胎识是常住不灭的,这就是顶法。这个所谓的顶法,顾名思义就是指三界之顶的法义;也就是说,这个顶法已经到达三界顶了,虽然还无法真的出离三界生死苦,可在三界里面所有凡夫众生都无法到达这个智慧境界,所以叫作顶法。所有三界内的法都落入蕴处界我,以及蕴处界所拥有的各种我所的法里面,始终无法到达顶法的智慧境界。当然这个我所就包括内我所与外我所了。

  各位菩萨!这个顶法它有四种真实的意涵:第一、就是要认知内识—识阴六识—是虚妄的。第二、要认知外识—住胎识真实存在,祂可以贯通三世,也就是可以去到他方、他世继续存在,永远不灭。第三、要认知触、受、想、思、爱等这些法,都是由外识与内识共同合作而出生的心所法,是不自在的法。第四、要认知外识、内识以及心所法,在密切和合运作下所生起的三界五蕴中的种种功能差别,都是假合而有,都是缘生缘灭之法。

  各位菩萨!若您能够如实了知这些道理不退失,就是顶法不退。如果能如实了知顶法不退,再继续深入观察下去,那么这一世就有机会证得二乘菩提的见道,获得初果的解脱功德,乃至可以证得二果、三果或四果。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再继续为大家说明。谢谢您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42集 二乘顶忍(下)
  正莉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我们要接续上一集所讲的“二乘顶忍”。在上一集里面我们提到说,佛在《中阿含经》里面说到,多闻的圣弟子对于因缘起的道理,以及因缘起的种种法,譬如触、受、想、思、爱、界等这些法,都要加以思惟、忆念、称量以后,都要善于观察分别五蕴的无常、苦、空以及无我。

  首先,我们大略地解说,什么是“触、受、想、思、爱、界”?为什么说这些法都是虚妄的呢?我们先解说这个“触”。什么是触?这个触,就是指五遍行心所法里面的触心所,这个“触”就是“接触”的意思。但是这个“触”,不是指身识在领受触尘的那个触觉,因为身识领受触尘的那个触觉,它已经落入触心所后面的“苦、乐、忧、喜、舍”的觉受里面了,那已经是属于受阴所含摄的范围了。这里所说的“触”,是指五遍行心所法里面的触心所,是属于五遍行心所法里面的一个法。那什么是五遍行心所法呢?这我们就先要去知道说,五遍行心所法就是“触、作意、受、想、思”等五个心所法。

  各位菩萨!这五遍行心所法,它是遍行于三界六道,遍行于四圣六凡,遍行于八识心王的每一识;又遍行于一切时存在,而且遍一切处都在,也就是遍十二处都在;也遍行于一切善法、染法、无记法,所以叫作遍行法。这五法是属于八识心王的体性,是由八识心王所出生;也就是说,离开八识心王就没有这五法。各位菩萨!这五法不可能单独现行、存在、运作,所以说五遍行心所法,它跟八识心王的每一个心王都相应。就譬如识阴六识都各自有触心所,然后由触心所去触内六入的内相分六尘,然后识阴六识才能了别内相分六尘。

  接著我们解说“受”。这个受是指“境界受”,也就是由前面的触心所去触六尘,然后再由这个受心所来领受内六入的六尘相。如果没有触心所去触六尘,也就无法领受六尘相。但是这个受,不是受阴中所说的苦、乐、忧、喜、舍受的那五种感受,而是指刹那刹那的境界受。但是您也可以把它摄归在广义的受阴来含摄。

  接著我们说“想”。想就是“知”,也就是了知的意思。但这个了知,主要是指识阴六识对内六入、内六尘相的直接了知,也就是对境界受的刹那刹那地了知,而不是指语言文字上的思惟或妄想。但是同样的,您也可以把它摄归在广义的想阴所含摄。

  接著我们说“思”。有了前面的想心所来了知所面对的六尘相以后,那思心所就紧跟著运作了;当识阴六识的思心所连结到意根时,由于意根思心所的运作,于是五蕴的直接反应就随后出现了。各位菩萨!这些运作都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完成的,我们在这里只是简单地说明,因为这八识心王之间的密切连结运作,是属于大乘唯识种智的内涵。如果菩萨您有兴趣的话,非常欢迎您来正觉讲堂上课,您就有机会在 平实导师座下熏习唯识种智深妙法。

  我们把话题再拉回来说,前面这四个心所法:触、受、想、思,在密切和合运作之前,那识阴六识都各自已经先有一个“作意”存在了,就是有一个作意想要触知六尘,或者说想要继续触知六尘的一个作意。这个作意也是属于五遍行心所法里面其中的一个心所法。也就是说,当识阴六识生起以后,这个作意的心所法就一直都存在,而且都是在其他四个心所法前面存在,除非是在眠熟、闷绝等断灭位,才会在六识心初生起的时候,由于意根的作用,使得六识心的触心所在前面运作,然后再使得六识心的作意心所法生起。不过,这六识心一旦现起以后,仍然是回到由作意心所在触心所前面在运作的一个状态。除非是不同的境界相出现了,才会有的时候会互换先后的次第,然后再由六识心作意,想要继续触六尘的一个作意,来引导其他四个心所法的运作,接著识阴六识心的见闻觉知性,就全部都出生了。

  各位菩萨!我们对五遍行心所法的意涵,作了这样大略地介绍之后,接下来我们再来探讨一个问题,就是说:为什么这五个心所法是虚妄不实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五个心所法都是必须依附于六识心才能存在,都是属于六识心的内我所。如果六识心断灭了,这五个心所法也就不存在了,所以说:这五个心所法是所生法,是缘生缘灭之法,虚妄不实。更何况这六识心本身就已经是所生法了,已经是虚妄不实了,因为必须先有意根和法尘存在,才能有识阴六识出生,所以识阴六识本身就已经是虚妄法,更何况是那必须依附于识阴六识才能生起、存在以及运作的五遍行心所法,那当然更是虚妄法了!所以修学解脱道的行者,对于这五遍行心所法,对这个内我所不能有所执著,因为它完全是虚妄法。

  接著我们说“爱”。这个爱心所也是由于有了六识心,有了六尘相以后,才使得六识心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贪爱执著。也正由于这个贪爱执著,使得众生对五阴身自我,以及对三界万法有了执取的作用,因此就在三界六道里面不断地生死流转。但是这个贪爱心所,也是跟前面那五个遍行心所法一样,也都只是意识觉知心的心所法,也就是必须依附于意识觉知心,才能存在以及运作的心所法。况且这个贪爱心所,它是在五遍行心所法出现以后,才会出现的心所法,已经是后后面的法了,当然是更加地虚妄。

  接著我们说“界”。界就是种子,就是功能差别,又叫作功能的局限。譬如眼识界,就是指眼识能见色尘的功能,可这个功能有个局限,就是说眼识就只能看见色尘,不能听闻声尘;也就是说,祂的功能是有个局限的。那么识阴共有六个识,所以六个识的功能就叫作六识界。也就是说,六识各有不同的功能,譬如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身觉触乃至意知法,这就是识阴六识的功能差别,也就是六识的自性,所谓见闻觉知性就叫作六识法界。这个六识法界,也就是六识的见闻觉知的自性,其实也只是由于识阴六识的心所法的运作过程当中,才能显现出来的六识的功能;它的本质就是六识心跟相关的心所法配合运作下,才能成就的自性,那当然更是虚妄法了。那意思就是说,既然六识界、六识的自性是虚妄法,那么这些“触、受、想、思、爱”这些心所法当然也都是虚妄法了。

  各位菩萨!当您对这个《中阿含经》里面所说的“外识、内识,触、受、想、思、爱、界”这些法有了基本的认识以后,心中对这个“因缘起”的法信受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对这因缘起以及因缘起的法,就要确实地加以思惟、忆念以及称量,并且要善于观察跟分别:这个外识、住胎识是常住法,但也必须藉缘才能出现在三界中;同时也要去善于观察分别这个内识、识阴六识,以及相对应的各种心所法的界,也就是相应的所有心所法,它的功能也都是无常、苦、空、无我的。各位菩萨!若您能够这样去思惟、忆念以及称量,这样去善于观察分别这些法义,那么您就能够在解脱道上生忍了,也就是能够知道说,自己在解脱道上,终于能够步上轨道了;那么您这一世想要断三缚结、断我见,想要取证初果,已经指日可待了。那么这里就要恭喜您了,因为您的心里已经有了解脱道的法乐存在了,心里已经生起善法欲,想要进一步听闻解脱道的正理,心里一直想要忆念这些正理,并且想要更深入地观察这些正理,这就是 佛在《中阿含经》里面所说的顶法。

  各位菩萨!当您对这个顶法的道理明白了,也确实如理作意去思惟观行以后,顶法不久就会出现啰!可当顶法出现以后,可千万不能被恶友、假名知识所笼罩,说“意识却是不灭的”,然后又退失顶法,那就很可惜啰!只要菩萨您不退失顶法,并且继续深入观行,不久就可以发起解脱道的见地,就能断三缚结、断我见,证得初果须陀洹。各位菩萨!当您认为已经断我见、证初果了,请您一定要把 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这一套书总共七辑)拿起来从头到尾再详细地读一遍,一面更深入去体验,一面再自我检讨,检查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已经断三缚结、断我见,为了避免未证言证,犯下大妄语业。

  如果您能够依照《阿含正义》整套书的内容,重复地检视自己的所观与所断以后,可以确定说自己确实已经断三缚结、断我见;可我们这里还是有三件事要提醒大家:

  第一、不能使自己成为声闻人,也就是不必急著求证四果。如果在证得四果以后,就想要取证无余涅槃,这样的话,就会使自己成为定性声闻人。因为菩萨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回入大乘佛菩提道来修学,进一步来求证外识、住胎识,也就是亲证本识如来藏,然后发起般若实相的中道智慧,进入大乘内门来修菩萨道,乃至未来可以究竟成佛,这样可以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那套一句话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如果菩萨您对解脱道三果的证境,确实很向往的话,无妨可以先求证三果的证境。至于求证三果的行门,就请您依照 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七辑书里面所讲的理路去实修,先淡薄贪瞋痴三毒,成为薄贪瞋痴的二果人;然后再加修未到地定的定力,并且远离欲界的贪爱,确实断除欲界的贪爱之后,又有了未到地定的定力,自然就会发起初禅不退。那之后再自我检查一下自己的五下分结是否已经断除了?那也就是说,发起初禅以后,接下来就是要把五下分结断除;当五下分结确实断除,就是证得三果阿那含。可是当您证得三果以后,不必急著求证四果。如果您是专修二乘解脱道的行者,这时候就应该回入大乘佛菩提道来修菩萨道;也就是说,要进一步来受持大乘菩萨戒作为主要的正解脱戒,而以声闻比丘、比丘尼戒作为别解脱戒,也就是以比丘戒或者比丘尼戒作为副戒,这样来修菩萨道,行菩萨行,乃至未来可以究竟成佛,可以度化更多的人离苦得乐。各位菩萨!我们非常欢迎您来正觉学正法,成为大乘菩萨僧团的一分子。相信有菩萨您的加入,一定会使得佛教正法更有光明的远景,可以使更多的众生获得解脱以及实相智慧的利益。

  第三、在阿含解脱道证果时,其实不是得到了什么,而是舍掉了什么。譬如证初果,其实并不是得到了什么,而是舍去三缚结、舍去我见;所谓的证果,其实没有什么果可得。又譬如证三果,也只是舍去欲界爱、舍去五下分结,并没有得到了什么法,也没有什么果可得。那就是说,如果菩萨您有确实依照《阿含正义》所演述的内容去实修,确实有所实证了,也不能到处宣扬自己的果证,因为当行者说出自己的果证时,那表示已经误会解脱道的果证了。

  以上这三点的简要说明,希望对菩萨您在佛法的修证上有所帮助。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愿大家:色身安泰,福慧增长,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