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集 从阿含论大乘是佛说(一)

正昌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

  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接下来我们将继续为大家解说在《增壹阿含经》的卷44中记载—圣弥勒菩萨于人寿八万四千岁时,将从兜率天下生人间,于龙华树下成佛—的阿含经文记载来论大乘佛法是佛说。

  关于弥勒菩萨被授记成佛,并非只有大乘经中才如是记载,即使在专门简述二乘解脱道的阿含经典中也是如是记载的。从圣弥勒菩萨被授记为当来成佛的第一人,而且是在 佛陀住世的时候就被授记了;这个授记的事实,已经显示出大乘佛教是在 佛陀住世时就已经存在的。如果像有位法师所说的,大乘佛教是从声闻佛教分裂的部派佛教时期以后才存在的,-但是那已经是 佛陀入灭数百年后的事情。-那么这个《阿含经》中所记载的授记的记别,就不会被结集在第一次集结的四阿含经中,特别是被集结在最早的《长阿含》中;而且四阿含是在 佛陀示现入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已经集结完成的,这个事实记载于四阿含的经典中以及声闻的律典中。这个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但是有位法师及一分反对大乘佛法的日本研究者却是思不及此,也不免使人联想到他们是否是别有用心的。

  既然《杂阿含》与《增壹阿含》诸经,本来就是大乘经典,那么佛世的大乘佛教诸比丘们,本来就应该实证五阴之所从来,并非如同解脱道不必亲证五阴身心的本源,这个也有阿含部的经典为证的,《增壹阿含经》卷2中有记载:

  世尊告曰:“若有比丘正身正意、结跏趺坐,系念在前,无有他想,专精念身。所谓念身者:发、毛、爪、齿、皮、肉、筋、骨、胆、肝、肺、心、脾、肾、大肠、小肠、白膱、膀胱、屎、尿、百叶、沧、荡、脾、泡、溺、泪、唾、涕、脓、血、肪脂、涎、髑髅、脑,何者是身?为地种是也?水种是也?火种是耶?风种是也?为父种、母种所造耶?从何处来?为谁所造?眼、耳、鼻、口、身、心,此终当生何处?如是诸比丘名曰念身,便得具足,成大果报;诸善普至,得甘露味,至无为处;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常当思惟,不离身念,便当获此诸善功德。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以上的阿含经文中,佛告诉我们说:应当探讨五阴之所从来,除非您是专门修学解脱道的人,否则一切修学大乘佛菩提道的佛弟子们,都必须遵照佛陀以上的教示探讨五阴是从何处来的?是由谁所造出来的?必须观察五阴身心之所从来,在这个大前提下实证而修学佛菩提道,来作佛菩提道的种种观行才不会落入断灭见中。至于修学解脱道的佛弟子们,虽然不必亲证本识—入胎识—的所在,不必现观祂的清净性、涅槃性、本来性以及自性性等种种自性,却必须信受诸佛与菩萨们在这个上面的实证与现观,相信确实有本识的存在而且永远不灭,才不会落入断灭见的境界中不敢确实地断除我见与我执。若是不能推断出名与色是怎么来的、是谁所造的?或者不能信受佛与诸菩萨所说的现观本识常住不灭,就一定会顾虑到灭尽十八界以后是否会堕入断灭空中,因此而不敢断除我见与我执,就会如同前面的章节所举证的阿含经文中佛说“比丘于内有恐怖、于外有恐怖”,就像宗喀巴等人一样极力主张意识心是常住不坏灭的,如同宗喀巴大力主张的应成派中观,不许在六识心体以外别有阿赖耶本识—如来藏—的存在;或者如同某位法师一般,另外新创意识心常住说,这都是堕入了外道的常见意识境界中;都是如佛在阿含经中所说的“于内、于外有恐怖”的愚比丘。所以从圣弥勒菩萨在阿含经中被授记成佛的记载,就可以知道:大乘法确实是佛世尊亲口宣说的,并非如阿含中所说的“于外、于内有恐怖”的愚比丘们所说的大乘非佛说啊!

  由此可以证实,不能推断出名色由入胎识所生的道理的人就无法真的灭除、断除我见常见,一定会堕入常见中。菩萨亲证入胎识,并非如同二乘人唯信佛语而实证解脱道;菩萨不像声闻圣人只是由推论而知必有入胎识的存在,而是亲证入胎识,能现观名与色都是由入胎识所造、所生的真相,所以了知这个本识就是万法的本源。声闻人虽然不必亲证,但是必须要有能藉十因缘法来如实推知本识一定存在的能力,也才可能真的断除我见;等而下之,就只能依靠善知识的教授而确实信受了。这也是圣弥勒菩萨特地传授《瑜伽师地论》给古天竺的无著菩萨,以及后来故意示现在中国成为布袋和尚而赐予许多人禅门机锋的原因。

  如果说只要断除我见与我执,都不必亲证五蕴身心根源的本识如来藏,而《杂阿含经》与《增壹阿含经》中却常常提到“名色由识生、识入胎而生名色,名色从何处来?名色由谁所造?”等种种事相,要求比丘们来证知此事;从此就可以证明《阿含》、《增壹阿含经》的多数经,本来就是二乘的圣人与凡夫们也曾与闻的大乘经典,只是被他们集结成二乘解脱道的经典罢了;由此也可以证明四阿含中有许多经典本来就是大乘经,因为二乘圣凡不愿意接受菩萨们修正阿含部大乘经典的建议,因为那会显示出二乘人的智慧远不如菩萨,所以大乘菩萨们只得随后另行再集结大乘经典了。由此也可以证明,大乘佛教当然是在佛世就已经开始起步弘扬的了。

  由声闻解脱道的经典四阿含诸经中的记载,也证明了声闻人确实曾参与大乘法会,所以其中有多处宣说三乘之道,也有多处如是说:“佛法中有三部之众:声闻、缘觉以及佛乘。”

  《增壹阿含经》卷1:

  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无差别;佛经微妙极甚深,能除结使如流河。

  可见增壹阿含诸经中本来是大乘法的经典,但是声闻圣人们集结以后却只剩下了大乘法义的名相,却没有其中的修证方法与内容了。所以说,阿含道中始终未曾解说成佛之道,只有在大乘经中才有说到。

  《增壹阿含经》卷2:

  如来圣众,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脱成就、度知见成就。圣众者,所谓四双八辈,是谓如来圣众;应当恭敬、承事礼顺,所以然者,是世福田故;于此众中皆同一器,亦以自度,复度他人至三乘道,如此之业名曰圣众。

  二乘圣人说解脱道的初果向到四果人,可以为人解说三乘道,但是为何阿罗汉们都不能将大乘道的内容以论写出来呢?为何一定要等菩萨们来讲、来教、来写呢?但是三乘道的名相却是存在《增壹阿含经》中的。其他如《增壹阿含经》中的卷5、卷16、卷20、卷24、卷32、卷41、卷45,都有提到三乘之道,以及声闻、辟支佛、佛菩萨等三乘不同的名相。

  又或如阿含部中的《起世经》卷4:

  若于父母起恶心,或佛、菩萨、声闻众;此等皆堕黑绳狱,其处受苦极严炽。

  《恒水经》卷1:

  佛言:“道宝是也:一者须陀洹,二者斯陀含,三者阿那含,四者阿罗汉,五者辟支佛,六者发意念度一切菩萨,七者佛泥洹大道,是为七宝。”

  《法海经》卷1:

  大海之中,神龙所居:沙竭龙王、阿耨达难头和罗摩那私伊罗末,如此诸龙妙德难量,能造天宫;品物之类,无不仰之。吾僧法亦复如是,四双八辈之士、十二贤者菩萨大士,教化之功,弥茂弥美,此第六之德。

  这一段经文中更说到初地到等觉、妙觉位的十二个位阶的诸地大菩萨,这就可以证明说:声闻圣人是有参与佛陀所说的大乘法义的讲经法会。但是却很明显的被声闻人集结成为二乘解脱道的法义,而没有大乘的法义在其中。

  更如《杂阿含经》中,也同样有声闻、缘觉、佛菩萨的三乘不同名相的记载,如《别译杂阿含经》卷3:

  诸佛与缘觉,菩萨及声闻,犹舍无常身,何况诸凡夫?

  《央掘魔罗经》卷2:

  譬如贫怯士,游行旷野中;卒闻猛虎气,恐怖急驰走。声闻缘觉人,不知摩诃衍;趣闻菩萨香,恐怖亦如是。

  《央掘魔罗经》卷2:

  所言邪定者,谓彼一阐提;正定谓如来、菩萨及二乘。

  《佛说三摩竭经》卷1: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五百菩萨俱。

  阿含部中的《佛说三摩竭经》这一段经文,也已经证明了,声闻人一定跟菩萨们一样同时参与了大乘经典的宣演法会、一定会跟菩萨们同时听讲大乘经法的,绝对不会故意对 佛宣讲大乘法义的大乘法会加以漠视而故意缺席的,除非他是凡夫种姓的声闻人。

  《佛说三摩竭经》卷1:‘

  佛告宾头卢:“我教天下人欲令悉度世,今汝既失期,复杀一人;人命至重,是我道所不喜。汝从今已后,不得复随我食,及与众会。若当留住,后须弥勒佛出,乃般泥洹去耳。”宾头卢闻佛说如是,即默然忧愁,复自悔责。食讫,便起,前为作礼,及诸‘菩萨、阿罗汉’共辞,便入山中。

  《佛说玉耶女经》卷1:

  自观身形不得久住,危命如电速,如风过庭;少壮必衰,莫恃姿容;当勤精进,弃舍世荣,如菩萨法。汝今修行,可得至佛;佛道不可不学,经不可不听。吾今得佛称善,所致大乘教,无男无女,乐闻法者随愿所得。

  阿含四部经中,可说处处都有宣说三乘法道以及三乘部众啊!

  所以,佛陀在世时就已经有了菩萨众与大乘法教在教授与弘传了,并非如某位法师所说的不曾弘传与演示。这些都是四阿含中的说法,都不是从大乘经典中所取录出来的。由此证明某位法师所谓的考证与文献等,都是错误的考证,都是取材于最不原始的错误数据。

  今者再举四阿含中,唯一曾说明大乘法义的《央掘魔罗经》来证明,这个经典是四阿含中唯一将大乘法说得比较具体的一部,但也只是说到本识如来藏的总相而已,也说得很简略。

  《央掘魔罗经》卷1: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与无量菩萨摩诃萨俱,及四部众、无量诸天、龙神、夜叉、干闼婆、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毘舍遮、负多伽那、阿磋罗檀那婆王、日月天子、阿修罗及诸罗刹、护世主四天王、魔天等俱。

  这是说大菩萨们与在家、出家的男女共有四众,同时与闻大乘经法。

  《央掘魔罗经》卷1:

  害与不害各有二种,有声闻不害、有菩萨不害。汝小蚊蚋,云何能知二种不害。

  经中说有声闻及菩萨的两种不害,这就显示了大乘之道了,只是在经中也只是略说而已。

  《央掘魔罗经》中有大乘与十地菩萨……等大乘名相之言,譬如《央掘魔罗经》卷2:

  如罗睺罗敬重戒故,极视净水,见虫不了为是虫?为非虫?为是微尘耶?久久谛观,渐见细虫。十地菩萨亦复如是,于自身中观察自性,起如是、如是无量诸性。种种异见如来之藏,如是难入;安慰说者,亦复甚难;谓于恶世极炽然时,不惜身命而为众生说如来藏;是故我说诸菩萨摩诃萨,人中之雄,即是如来。

  《央掘魔罗经》卷2:

  譬如大菩萨,满十波罗蜜;阐提亦如是,具足十恶行。

  《央掘魔罗经》卷2:

  邪定是阐提,正定是如来、住地诸菩萨、及声闻缘觉。

  《央掘魔罗经》卷2:

  复有虚妄法,声闻及缘觉;菩萨之所行,随顺世间事。

  《央掘魔罗经》卷4:

  我说道者,说何等道?道有二种:谓声闻道及菩萨道。彼声闻道者,谓八圣道;菩萨道者,谓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

  这个经中更明白的指出,大乘菩萨道的修学内容与二乘解脱道的相异之处,由此可以证明,佛世时本来就有大乘法教的弘传及存在。

  《央掘魔罗经》卷4:

  菩萨摩诃萨、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行坚固道,任荷我法。

  《央掘魔罗经》卷4:

  尔时波斯匿王语诸占师:“汝等一切悉皆妄语,汝速远去,勿复妄说。”尔时诸天、世人及诸龙神、声闻、菩萨、波斯匿王,一切城邑聚落人民,承佛威神悉皆来集。

  《央掘魔罗经》卷4:

  尔时世尊说是经已,诸天、龙神、声闻、菩萨及波斯匿王一切众会,皆慕央掘魔罗行及文殊师利菩萨行,愿生彼国;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提心,踊跃欢喜。

  又如《增壹阿含经》中也有大乘法的名相存在,可见大乘法是在 佛陀住世时就已经弘扬以及存在的。有经文为证如下:《增壹阿含经》卷11:

  时,超术梵志白定光佛言:“愿见采受说。世尊今不授决者,便当于此处断其命根,不愿此生。”尔时世尊告曰:“梵志!不可以此五茎华,授无上正等觉。”梵志白言:“愿世尊与我说菩萨所行法。”定光佛告曰:“菩萨所行,无所爱惜。”

  以上列举的都是阿含部中的经文,是 佛陀亲口所说的,并非大乘经典中的说法,都是 佛陀入灭后由声闻圣凡的五百众随即集结的四阿含经典中的记载,但是已经在在处处显示出了大乘法的影子了,第一次集结时的声闻圣凡五百人,是必定同时参与 佛陀第二转、第三转法轮时宣讲大乘法的聚会,才有可能集结出与解脱道无关的大乘法名相出来。只是他们终究不能听懂大乘的法义,还是把大乘经典集结为二乘法义的解脱道经典。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