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51-54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1集 略说“界”的意涵(一)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今天要和大家来谈一谈“略说‘界’的意涵”第一集。

  诸菩萨从因地开始,经过三大阿僧祇劫的修学,福慧圆满之后,最后得一切种智而成就佛道。一切种智尚未圆满之前,菩萨在诸地之中所修的种智,这是属于菩萨在成佛之道中的增上慧学,而“种智”也就是佛菩提道修道过程中,所证得如来藏种子的智慧,所以就称为道种智。“种智”其中的“种”就说的是种子,但却不是世间法之中水果或植物的种子,只是依其能生而立名,而不是真的有一颗一颗的种子,那不明白的人就拿起粉笔在黑板上一点又一点,说那就是佛法中的种子,那其实是一场误会了。佛法中在此所说的“种子”,其实是在一切种智增上慧学中所说的“界”。界又称为功能差别,也就是种种法所拥有的功能的界限,因为诸法功能都有它的界限,所以又称为叫作法界;每一个法都有其功能的界限,所以说每一个法都有其界,或者说是差别。

  然而,这一句“每一个法都有其界、差别”,到底法界中有多少法?若是无法了知这一个部分,当然就没有办法了知到底有多少界、有多少差别了。在《杂阿含经》卷16(第444经)中有这么一段经文: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眼药丸,深广一由旬;若有士夫取此药丸,界界安置,能速令尽于彼界,界不得其边;当知诸界,其数无量。是故,比丘!当善界学,善种种界,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这里的“界”,说的是法的功能差别;也就是说,每一个法都有其差别不同的功能,各有其界限。有多少呢?世尊开示说:“当知诸界,其数无量。”各位想想看:将深广各一由旬的眼药丸,“一由旬”是多长?各家的说法不同,有的说是二十里,有的说是四十里,总而言之就是很长的意思;若是有士夫,也就是现在的士农工商各行各业的人,大家都来取这个药丸,譬如说都在各法界中普遍安置,而很快的使眼药丸在那些法界中都放置完毕了,即使是这样子,然而法界仍然极多,无法穷尽其边际而全部都放完。您可能就会说:“这个譬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因为不可能有人有能力,可以想象而推测它的结果嘛;再者眼药丸本身就已经多得是不可思议,更何况说将眼药丸放在各法界中普遍安置。又有谁知道有多少法界呢?”正是如此,所以才说根本就是不知道法界的边际何在。然而经文末后咐嘱说:“比丘们!应当要善于修学法界之学,应当要善于运行种种法界,应当像这样修学。”这其实就已经说明了一点,这一部经典本来就是大乘经典,因为二乘人不需要“当善界学,善种种界”,因为解脱道的成办本来就是这样子;甚至于说,二乘人对十八界、对三界的了解,也是有限度而不得究竟。

  但是,假如在这里就直接从大乘法来说“界”,恐怕大家不容易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我们就先来看一看世间法之中的“界”,然后再来从二乘法之中,再来观察这一些“界”的意涵,最后再汇归于大乘法而“略说界”;然而其实更应该说是“极为略说”,因为法的功能差别实在是无量无边。

  所以首先在世间法之中,我们说可以显而易见的“功能差别、界限”,举例来说明。譬如说交通工具,马路上到处可以看得到自行车、机车、货车、公交车等等,乃至说铺上了铁轨的火车,若是你还要再加上在水面上跑的船舰、水底下的潜艇、天上飞的飞机,甚至于说是宇宙飞船,那这个种类可真是说多得不得了,那这一些总而为说,都叫作是一个交通工具;然而因为其运载的功能、对象、物品各各不同,所以就有其功能的差别。又譬如说建筑物,有时候称这样的房子叫作公寓,称另外一种房子叫作别墅,那又说这样子叫作工厂,那样子叫作写字楼,还有一种又叫作演艺厅;那么这一些的建筑物有其共同的功能,是为了要作为人们生活,或者活动的依止,然而随著人们生活,或者活动方式的千差万别,所以就建构了功能不同的建筑物。而从表面上看来,交通工具的车子等等,是与建筑物的房子等,它的功能是有差别的,有时候也说它是完全不相同的;然而,若是随著人们运用的方便,两者有时候又会有共同的功能。譬如说,有人开著车子到处去旅行,吃住等等作息都不离开这辆车子,那这一部车子这个时候就兼而有住宿以及通行的功能,那我们就叫它是旅行车。又譬如说,福建沿海有著以捕鱼、养殖为生的渔民,他们长年所住的虽然都是漂浮在海面上,但是又不能说那是船,因为那其实就是他们捕鱼、养殖所居住的房屋。那么像这样有著某一类的共同功能,但是也可能被运用而成为其他功能的这一些器物、物品,在我们日常生活之中,真的是比比皆是。

  前一个例子所说的器物,都是人们创造出来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再举例来看看,其中有一些是人们所创造的,有一些则是大自然本有的。一般而言,人们建造了沟渠,是为了让水流流到某一个特定的位置,或者是可以作为某一些用途,或者是纯粹只是要把水流导到他处而已。大一点的人工沟渠,有时候就被称为叫作运河;而大一点的自然沟渠,就是我们所通称的江河。水被导流到某一个特定的位置,面积小一点的就说它是叫作池塘,面积大一点的就说它是叫湖泊;而池塘、湖泊都是水暂时储存的位置,藉由沟渠、江河的疏导,最后都流到了海洋去。表面上看起来,沟渠、江河的功能是让水流通的通道,而池塘、湖泊则是水储存的位置,两者的功能是不同的;然而,当水在沟渠、江河中流通的过程,难道不是也是暂时地储存在沟渠、江河之中吗?所以沟渠、江河是不是也有储存水的功能呢?当然就是嘛!而水虽然储存在池塘、湖泊之中,但毕竟不是一直都储存在那里,所以当上流的水又流下来的时候,原来暂时储存在池塘、湖泊里面的水,不就是藉著池塘、湖泊的水道,又流到下游去吗?所以你可以说池塘、湖泊没有让水流通过去的功能吗?当然也是有的。那么最后一个目的地──海洋,总要说它的功能就是只有储存吧?其实不然,海洋之中有一种自然现象叫作洋流,既然是有一个“流”字,表示说海洋的表面,虽然看起来是风平浪静,但是海底下的水却是到处在流动,所以海洋仍然是有让水流通过去的功能。

  再举个例子来说,这一些物质是大自然中本来就有的,譬如说气体中的氧、二氧化碳、氮、氦、氢气等等,依然是有其各别不同的功能差别。每一个人呼吸的时候都需要氧气,也都会呼出二氧化碳;灌气球的时候需要用到氦气,而医学上的治疗之中,或者工业的生产过程中常常会用到液态氮,而科学的实验中,就常常会用到氢气。换句话说,这一些气体的种类各各不同,而其功能与作用也是有它的界限,同时某一种气体只能在其相对的情况中使用,而不会在别种的状况中运用。

  乃至说动物中有人、牛马、狮狼、鱼虾、鹰燕等等的差别,植物中也有桃李、梅菊、樟檀、薯豆、姜蒜等等的差别,那么这一些动物、植物也各有其生活或种类的差别。再者,人有黑白、男女、长幼、高矮、贫富、士农工商,而每一个人的身上也有手足、指发、心肝、骨肉等等的区分,环境中也显示出远近、高低、长短、方圆、安静愦闹、脏乱干净等等种种差别;所以从现实生活中举出来这些类似的例子,其实就已经很啰嗦了,但这就说明了,即使是世间法中,其功能差别、界限已经是无量无边,让人无法穷尽了。

  那么接下来换一个角度,从二乘法来略说一下。二乘法之中,常常听到说有五停心观,那就是不净观、慈悲观、因缘观、界差别观、数息观;其中的界差别观,有时候说为念佛观,这就成为两种的五停心观,但是今天不是要说五停心观的内容,而是要说界、功能差别,所以就以第一种的五停心观来举例说明。

  为什么会说五停心观?因为众生从无始以来就有种种的烦恼,五停心观就针对其个别的烦恼来作为对治,对治的法在二乘法中是非常常见的。而“停心”的“心”说的是意识或者是识蕴,因为有种种的攀缘、无明,就要用这五种的观来对治,对治行者的贪、瞋、痴、身见、散心等烦恼。以不净观来对治贪欲,乃至是以数息观来对治散心,这不就已经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每一种观行彼此之间是有不同的功能差别,也就说有界;那就是不净观会与离开贪欲相应,而慈悲观会与离开瞋恚相应。而不是说一定要说“界差别观”这个名相,才有种种的功能差别存在。所以一般而言,就不会叫说想要离开贪欲的行者,去修与断这一种烦恼比较不相应的慈悲观,因为其界、功能差别是不相当的。说到了“界差别观”,这个“界”又有著不同的施设方便,如六界、十八界,又譬如有时候又会提到三界、五阴、十二处等等,因为这一些法各有其功能的差别,要观察、了解这些法之后,再进一步思惟其互相间的关系,才能够完成某一个法的现观。现在就从二乘法的角度来略说一下,先说六界。

  《中阿含经》卷第21,其中有这么一段经文:

  阿难!我本为汝说六界:地界,水、火、风、空、识界。阿难!此六界,汝当为诸年少比丘说以教彼。若为诸年少比丘说、教此六界者,彼便得安隐,得力得乐,身心不烦热,终身行梵行。

  《阿含经》中常常会有一个问题,明明这一部经典讲的是大乘法的法义,可是后来被集结出来内容,却只有解脱道的法,其中的原因则是因为结集这一些经典的二乘人,因为不证大乘法的缘故,于第一义谛法并无念心所,所以结集出来内容,就只有二乘的解脱道法。然而具眼的菩萨,在读同一部《阿含经》时,就会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更明白与相信说,世尊说法是一味平等的,只是因为这一些二乘人的根性差别,所以只能集结出解脱道的法义,但毕竟也蒙受了世尊的恩泽,听过了大乘法,而在深心之中种入了第一义谛的种子。这表示说,二乘行者与大乘行者所证的法是不同的,前者只与蕴处界相应,而后者所证主要是依于如来藏,因为所依的法其差别的缘故,当然所得的智慧就会有差别了。

  这六界的前五界,也就是地、水、火、风、空界,一般都知道这指的是组成色身的四大元素,这是自身的内四大,广泛而言还包括自然界的地、水、火、风,这是外四大的器世间,而自己身内与身外的世界有著不同程度的空间,才使得诸法不会受到阻碍而得以运作。第六界的识界,单就二乘法的解脱道而言,就说祂是意识,或者说是识蕴六识的和合运作;而就大乘法而言,就要说祂是第八识如来藏。因为二乘人不证如来藏,就在前五界与识蕴的差别上作观察,就可以进一步心得决定而确定蕴处界是虚妄。而菩萨不仅可以如同二乘人一样现观,更可以现观一部分法界实相—如来藏与蕴处界的关系—而把蕴处界汇归于如来藏,当然所得的智慧是远远超过二乘人只依于蕴处界而作的观行,所得智慧上的差别,正是因为所证、所依的法的界限是不同的。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2集 略说“界”的意涵(二)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继续和大家谈谈“略说‘界’的意涵”第二集。

  回头来说,世尊开示说:【若为诸年少比丘说、教此六界者,彼便得安隐,得力得乐,身心不烦热,终身行梵行。】(《中阿含经》卷21)然而,世尊要阿难尊者为年少比丘开示六界的目的,不会是只要他们只有那一世的“终身行梵行”,然后就入了无余涅槃,而入了无余涅槃,其实也没有““安隐”可说啊;而只有亲证了如来藏,一世一世逐渐转依了以后,世世才继续会有“安隐”的法。所以这一部经典其实说的也是大乘法的义理,而不是只讲二乘法的解脱道。

  “界差别观”的部分,接下来简略地说一下“十八界”。在《杂阿含经》卷第16,第451经中,有这么一段经文: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种种诸界。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云何为种种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是名种种界。”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十八界”这一个名相,对学佛有一段时间的学人而言,真的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世尊施设了这一个方便,使得学人可以了解自身,了解种种界的功能差别。正常而言,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了别外面的色、声、香、味、触等尘境,以及内心中的种种法尘境,也就是说,我们所了别的尘境,不外就是这六种。可是虽说尘境有六种,然而尘境自身不会自己了别自己,也不会主动要别人来了别自己,所以一定是有一个心,来相对地了别那个尘境;而既然说是由心来了别相对的尘境,那么就得要有相对应的媒介,来促成那个尘境的现前。这个道理就好像说,收听广播电台的节目,譬如说:就拿收听警察广播电台来讲,我们住在北部的,就会把收听的频率调成94.3兆赫,而这个94.3兆赫,就是促成警察广播电台的节目现前的一个媒介,而换了别的频率就变成别的电台。(现实的环境中,当然也会有某一个节目,同时使用很多频率播放的情况,我们在这里姑且就不讨论这一个部分)先就表面的状况来讲,假如说我们想要了别色尘,作为现前色尘的媒介就是眼睛,佛法中常常称其为眼根,而能够了别色尘的心就称为眼识,就这样子眼根、色尘、眼识三者就合为一聚,得要三者一起才能够完成某一个功能,这“根、尘、识”就成为一聚中的三个元素。如此,了别其他的声、香、味、触、法等尘境,也依然都要有其相对的根、尘、识的三个元素,所以就成就了六根、六尘、六识,合起来就称为十八界。

  然而,这说的是十八种不同的功能差别,也就是说彼彼的功能是有差别的,而不能混在一起,或者是彼此之间有著重迭的功能。那就好像说,正常的状况下,若是把收听的频率调成94.3兆赫,你就希望只能听到警察广播电台的节目,而不希望听到别的杂音,否则我们就觉得声音听起来会很不清楚。所以既然是这十八种功能差别是有所差别的,换句话说,对一般人而言,眼睛就只是眼识可以接触色尘的媒介,耳朵就只是耳识可以接触声尘的媒介,那其他各个识聚亦复如是,彼此之间的功能不会互相重迭。至于若是有人说,某一个人的眼睛水汪汪地好不美丽,某一个人的耳朵圆润柔软等等,那这又是那一个人的福业所致,而由他人所感得的另外一方面的功能差别。

  所以经文中所说的“眼界、色界、眼识界”等,就分别说是根、尘、识,那合起来一共有六根、六尘、六识,也就是有六个根门、六个尘境、六个了别尘境的心,合起来就是十八界。那么你可不要说:“这十八界的定义跟它的内涵显而易懂啊!也没有太深奥的道理,为什么要在这里举这个例子来说明“界”呢?”在前面一点的地方,我就已经说明过,对学佛有一段时间的学人而言,对于“十八界”可以说是耳熟能详的;可是,那是说是对佛法知见有著熏习了一段时间,而且又是正确熏习的人而言,这一些内涵似乎是很容易了解,乃至是进一步也可以接受,而在自己的身上加以观察。然而,别的不说,单单说这十八界之中,有六个能了别尘境的心,还有一个作为意识了别尘境的依止的心,叫作意根,也就是这一段经文中所说的“意界”,归属于六根之中,是六根之中唯一的心法;而六根之中其他的色等五根都属于什么?色法。那么这个样子,每一个人现前可以观察到的就是七个心,这七个心在佛法之中合称为妄心。简单地说,所以称为妄心,就是因为这七个心都是生灭的心,会生灭的心就不能称为是真心,而所以这七个心能够生生灭灭的现前运作,表示其背后一定有一个从来不生灭的心,就施设祂叫作真心。这样子每一个人身中就有七个妄心,以及一个真心,合起来就有八个心,或者有时候也说是八个识。可是你一定听过有人这么说:“哎呀!每一个人的身中就只有一个心。”那么当然,假如说把这个“心”说是心脏,那又更是世俗一般人的误会了,这个姑且我们就不再说它;而且,这一种“每一个人都只有一个心,没有什么真心或妄心”的这一种说法,或者是说这一段话的人,还不乏是台湾佛教界的大善知识。

  那么大家就可以了解:每一个人有七个妄心跟一个真心,十八界之中,区分为六类的根尘识,这道理可就不是一般人都能够了解以及接受的,更不要说可以自己现前观察了。而事实上,一般人所能了解与观察的,都是局部的状态,并且在现前观察之后,又对自己能够领纳种种的尘境产生了爱乐,这就是一般所说的七情六欲,虽然实际上只有六情五欲,但这也说明了一般人对其爱乐的状况,认为自己的十八界是真实的我,因而就出生了对于自我十八界的贪爱。为什么要说十八界?因为十八界就是每一个人的“我”,了解了十八界,就能够了解“我”。

  而十八界的内涵就只有这样吗?当然不是啊!一般的学佛人能够这样地了解及现前观察,至少那已经初步地知道“我”。因为事实上要相信“十八界就是每一个人的我”,这一件事情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同时在这十八界之中,要接受每一个人的“我”一共有七个心,那又是另外一个层次了。然而,这一些内涵对于一般人而言,其实也不应该过于苛求,因为在同修会还没有出来弘法之前,即使是在佛门之中出家很久,乃至是贵为某一个大山头的方丈,都还会坚持说每一个人就只有一个心,那么你就知道说,要了解这么一件事情真的还不是容易的!

  为什么说有七个心?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大家就可以很快地了解与接受。譬如说,一个正常的人看见外面的景象的同时,也可以听到声音,感觉上好像只有一个心在运作;可是,假如请这个人把眼睛闭上,然后这个时候他当然就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了,但是却不影响他可以听到声音,那么这不就已经表示了“看景象与听到声音的心是两个不同的心”,两者的功能是不同的啊!功能不同就是各有其“界”限,就是有不同的两个心。又譬如说,一个眼盲的人(我们姑且就不讨论说这个眼盲的人是不是可以听到声音这个问题),那么既然说是眼盲,当然就表示他是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可是有一种状况之下,他彷佛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举例而说,这个人的对面有另外一个人,本来他是看不到那个人,但是假如说,那个人是离他很近,那么这个人伸手摸著那个人的脸,然后有可能他就说:“喔!原来你是长这个样子,我知道了!”那么你可不要说:“哎呀!这个眼盲的人,他是可以看得到的,眼识与触觉是一样的!”因为那个眼盲的人,是用手的触觉感觉出来一个轮廓,与眼睛所看到的状况其实是不同的,相同与相近的感觉,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再者,眼睛还可以看到远、近,而手的触觉一定要手与物体有所接触才会有,手的触觉也没有办法了别明暗、肤色等等状况。那么就可以知道说,眼识与触觉两个是不一样的心!那么其他的状况,大家就可以自己观察、思惟,也就可以明白十八界之中,是一共有七个心的事实。但这个七个心仍然是妄心,法界之中还有一个是真心。后面谈到解脱道之时,再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明与探讨十八界的功能差别。

  还有一种界的区分叫作“三界”,也来简略地说说看,这依然是 世尊的方便善巧施设,这是把我们的生活状态,从最低的境界往上而析分开来。三界讲的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还在欲界之中,就是“欲”的功能差别仍然现前运作,哪一些欲呢?一般而言,指的是对财、色、名、食、睡等的欲,当然这五者就离不开色、声、香、味、触等五个尘境;离开或是暂时降伏这些欲,就可以上生到“色界”,也就是说一部分色法的功能差别仍然现前运作,但已经不会有那一些欲的功能差别的现前了;境界再往上,让色身的功能差别不再现前运作,而只住于精神体的状态,就施设了“无色界”的名相。

  虽然这只是“三界”的简略说明,然而对于一般人而言,可以约略了解了欲界的状态,但是若从来没有熏习过的话,对于色界、无色界,哎呀!那可就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而无从想象。再者,这欲界、色界、无色界因为其受生的差别,还有更进一步的区分,这也显示其运作的功能差别。欲界分为欲界天、人间、傍生、饿鬼、地狱等五趣,“趣”就是说因为业力或者愿力而往趣那个境界受生。而我们现前所受生是在人界,与人界相濒临的境界,就好像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地下钻的乃至于是水中游的,我们通称它都叫作傍生,而其他三种境界就不是一般人的肉眼所能够看见的。还有一类受生的差别叫作阿修罗,若是把这一类受生的差别另施设为一类,那么欲界就有六道;但其实阿修罗在五趣之中都有,然而却不是一般民间所认为的“阿修罗一定是长得青面獠牙的相貌”,只是因为他们在因地,受了德行、品性、性情的差别,所以才感受到欲界受生的差别。

  若是在人间修行,暂时降伏或离开了欲界的贪欲,而发起了禅定的境界(所谓禅定的境界指的是四禅八定),这个人若是有初禅乃至四禅的修证,那一世舍报以后,就有资格可以往生到色界的境界,因为那一个境界是超过于欲界天,所以也施设是天的境界,就叫作色界天。然而,随著行者修证禅定的差别,可以往生的色界天一共有十八个层次,也就是一般所说的色界十八天,其中又有无漏与有漏的境界差别,有漏的境界从初禅天一直到四禅天,每一层天又分为三种境界差别,这样子就有十二天;以四禅境界为基础,但是却别于一般四禅的境界,另外施设一个无想天,这十三天都属于有漏的境界。而以四禅的境界为基础,然而,若是有无漏法的修证者,就可以生到四禅天之上的五不还天,这样就一共有十八个层次。既然说的是十八个层次,那就表示说,是有十八种不同的功能差别。

  三界中最高的层次就是无色界,行者在人间的时候,若是修证了四禅八定的后四定,也就是四空定,当世舍报之后就可以生到四空天,这是四种让色身的功能不现前运作,而只住于精神状态;既然说是没有色身的现前运作,所以就没有所谓的天人存在,而称为无色界天。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施设了欲界、色界、无色界等三界,其实每一界无非都含摄于十八界,只是具足与否的差别,这样子显示出诸法功能差别的各个层面,可以使得佛子的智慧更加深细,而更容易成就佛菩提道,所以说这是 世尊的善巧方便的施设。

  今天就说到这里。

  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3集 略说“界”的意涵(三)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继续和大家谈谈“略说‘界’的意涵”第三集。

  因为已经简略地说明十八界与三界,但是前面提过,一般人若是能够知道这一些内容,并且相信而且同时随分观察,那已经是少数的。然而进入佛法之中修学,这只是初步的知见,还涉及不到佛法之中解脱道以及佛菩提道的修学。在人间的状态下观察十八界是最为具足的,前面《杂阿含经》卷第16之中,把十八界区分为六聚,相对于分别六种尘境,而这一段经文一开始及最后的总结都说“种种界”,那就表示说,彼此之间的功能差别是不同的;但是接下来要从解脱道的修学,再来看看十八界与三界。

  经文之中提到:

  云何种种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是名种种界。

  先来看看眼界、耳界,一直到意界,也就是眼根、耳根,一直到意根等六根,这六根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假的?这六根会不会坏灭?为什么要观察这个部分,乃至说六尘、六识的虚妄性?这是因为前面曾经提到这十八界,却是在十八界是真实存在,并有其种种不同的功能差别的状况下,而加以观察;然而,现在却要反过来观察它的虚妄性。那么这样子的观察,在佛法上又产生不同的功能差别。而前者的观察,加上无始以来的爱染尘境的习气,会使得众生坚固著生死之法;而后者的观察,才可以使学人成办出离生死之法。

  但是在这里得先要对“真实”这一个名相,作一个简略的说明,一般而言,我们所说的“真实”,有可能说是某一个人、事、物,在这个世间是确实存在,或者是说某一件事情是正在发生、曾经发生;然而在佛法中的“真实”,有著另外一个层面的意涵,说的是某一个法、某一件事情是永远不会、永远不曾改变的,过去是那么样、现在是那么样、未来也是那么样。

  眼根、耳根,一直到身根等五根,虽然说是有可见、不可见的情况,然而现今的医学发达,加上媒体传播的普遍,一般而言,人们的知识都比以往的年代来得更加丰富。所以比较上而言,在每一个人身内原来是不可见的五根,现在就渐渐地能有所了解。可见的部分,如经文所说的(眼在这边喔!)“眼如葡萄”等,而不可见的部分,就在每一个人的头脑之中,但是这个时候,不可见的状况就变成为“有对”,也就是说有其相对应的运作部分,而可以被接受其存在的事实。不管如何说,从每一个人懂事以后,他可以渐渐观察与了解,这眼等五根,每一个人是“本无今有”的,因为一个人还没有出生之前-这当然是随顺世间的说法-而说是出生之前,明确地说应该是说每一个人刚刚入胎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当然都没有五根,因为那个时候没有每一个人的身体,当然就不会有依附于身体上而区分出来的五根。而有了五根以后,又随著每一个人身体上的成长,以及在世间的种种际遇,五根就有可能有其改变,甚至于也有可能会因而坏灭。譬如说,因为某一个事故,而使得某甲的眼睛受损,这就是什么?这就是眼根的坏灭啊!那也可能某乙因为感染了麻疯病,而导致其失去了痛觉感知的能力,那这就是身根的坏灭啊!而其他的三根的状况,自己也就可以观察与思惟,观察与思惟之后就可以模拟而了知了。至于说每一个人命终之后,身体或而自然腐坏,或而被焚烧而坏灭,那此时五根当然就不复存在啦!那么这样就可以了解,五根不是常住不灭之法,五根是暂时为有情所有、为有情所使用。乃至现前所见,有人因故而眼盲,医生可以用别人的眼根,移植到这个人的眼中;或者又说,某一个人的皮肤因故有所缺损,医学上也有可能有所谓的异体植皮的状况。

  六根中的最后一根叫作意根,意根不同于前五根,前五根是色法,而意根是心法。意根就是处处作主的心,一般人多半是连听都没有听过,更何况能够进一步观察祂的运作。对一般人而言,意根是亘古以来都存在的,若是没有修证佛法,未来世也会一直都存在。虽然这么说,但祂也不是常住之法,阿罗汉入了无余依涅槃之后,意根还是会被灭除的;只是说这一个部分,我们没有办法现前印证,但是却可以依于 世尊的圣教量之所开示,说“阿罗汉入了无余依涅槃,是要灭尽十八界的”,意根也在十八界之中,所以对定性声闻而言,意根也会有被灭除的一刻。那么这样子就可以确定六根都不是常住不灭之法。

  说明了六根是生灭之法之后,再来看看色界、声界,一直到法界,也就是色尘、声尘,一直到法尘等六尘,这六个尘境到底是真?是假?这六个尘境会不会坏灭呢?先来说说色尘,也包括我们一般所说的外界的器物。譬如说一辆汽车,就世间法而言,我们说真实有一辆汽车,可是“汽车”也只不过是一个名词,虽然现前有一个叫汽车的东西在眼前,我们也很清楚知道,那是由很多零件所组合,而被我们命名叫作汽车,用来运输人畜或者种种器物的。那么这就已经表示出来,我们眼前所看到的一个叫作汽车的东西,并不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因为之前它不叫作汽车,叫作种种的零件;之后它不会一直都叫作汽车,也许会叫作废铁,也许有人把它改装了而叫作车屋。所见到的汽车,就只是暂时地叫作它是汽车,而不是永远不变的,只是这个“暂时”有长有短。长的时候,就是车主很善巧地保养的结果,那也许就是二十年吧;那短的时候,我们也许就把它称为意外,那是因为车子一出厂,还不到一天,碰上了一个大车祸,那这个汽车马上就变成废铁。

  又譬如说,眼前看到一座山,哎呀!真的叫作巍巍峨峨、苍苍郁郁,好不庄严哪!可是曾几何时,再一周回来看的时候,嘿!已经没有山峰了,而变成什么?变成了一潭堰塞湖,因为几天前发生了一场大地震。那么诸如此类的例子,其实就多得不胜枚举,那就暂时举例到此。所以世间法的真实,并不是佛法的真实;我们所见到的色尘景象亦复如此,并不是真实不变,只是暂时存在的。

  我们所见到的色尘景象是如此,所听到的声音、闻到的香、尝到的味、感觉到的痛痒也是同样一个道理,大家可以自行地思惟与观察,为了避免长篇累牍,就不再进一步举例说明了。这一些尘境在世间之中确定是存在的,或者说也正在发生、曾经发生等等,但那是暂时而有,而不是永远不会、永远不曾改变;不是过去是那样,现在是那样,未来一样也是那样的。然而,第六个尘境──法尘,一般人可就难以体会了,但是不妨用一种比较简单的方式来说明,就可以进一步了解它的内涵,那就是说我们头脑里面所了知的事情、想象的情境,所以举凡我们在思量一件事情,或者是学生在运算一个算数题目,或者是士农工商等在盘算明天所要作的种种事情,或者恋人脑海中还有昨日两人相聚的情景,那这些林林总总的内涵,在佛法之中都属于法尘所摄。我们不妨思惟一下(当然这个思惟的内容也是法尘),前面所说的那一些内容之中,是不是一直、永远在你脑海之中?当然不是嘛!曾经或者是正在你脑海之中掠过,但是一样还会灭掉啊!至少你说你睡一觉,就一定不会再有那一些东西存在你的脑海之中嘛!那不就是灭掉了吗?所以不是永远地存在啊!再者我们每一个人所思惟的事情,那叫作千变万化,既然说的是千变万化,不正表示说那是生生灭灭,而不是永远不会变异的吗?所以法尘在世间中是有的,但是也是暂时,而不是永远不会、永远不曾改变的。

  最后来看看眼识界、耳识界,一直到意识界,也就是眼识、耳识,一直到意识等六个识,这六个识到底是真?是假?这六个识会不会坏灭?眼识说的是能够看到色尘的心,可是祂没有办法单独出生,还得要眼根的缘。也就是说,一个人的眼睛或者是头脑中掌管视觉那个区域有损伤了,我们就说这一个人是看不见,乃至说是看不清楚东西,佛法之中就说他的眼识没有办法生起。可是眼睛或者经过医生的手术,或者经过医生投药的治疗,这个人又可以看见东西了,眼识又恢复了。那么就可以明白,眼识不是永远不会、永远不曾改变的,我们只是暂时受用祂,眼识是生灭之法,祂不是常住不灭真实之法。而加上耳识、鼻识,一直到身识等五识都是如此,佛法之中都说要有根、尘为缘,才能够出生的心。所以我们可以思考、分别、分析的意识心也是这个样子,得要有意根、法尘为缘才能够出生。最显而易见的一点,每一个人睡著无梦的时候,意识都是暂时断灭的。所以眼识、耳识,一直到意识,虽然我们可以暂时受用,但都不是常住不灭的真实之法。

  因此当定性的二乘人详细地加以观察,确定了六根、六尘、六识这十八界的虚妄性以后,加上其往昔的习气以及心愿所驱,最后终于可以把自己的十八界灭除而入了无余依涅槃。正是因为十八界是虚妄之法,所以才可以灭除啊!若是十八界是真实之法,就不可能有阿罗汉的入无余依涅槃了。那么这是二乘人观察十八界所产生的另外一方面的功能差别。

  前面提到的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接下来从解脱道的观点来看看三界,来看看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三种不同的界,这样的观察,会跟前面认为真实有三界,产生什么样子不同的功能差别?简单地说,欲界就是从外相上看出来某一些事项,而了解说它其中有五欲的功能差别在运行,而且是持续地在运作的那个境界,当然人间的境界就是欲界的一部分。然而,学人经过思惟、观察,暂时降伏或者是离开欲界的贪欲,而发起了禅定的境界,乃至说次第分证了四禅八定,就说这个人舍报之后,有资格可以往生到色界天、无色界天。好了,现在来思惟一个问题,这个分证四禅八定的人,而他可以往生色界天、无色界天,那么请问他到底是在哪一界生活?欲界啊!因为人间是在欲界之中啊。好,既然在欲界之中降伏或是离开欲界的法,可以生到色界;再进一步降伏或离开色界的法,就可以生到无色界。那么请问一下,欲界的法是不是真实的?不是啊!因为假如欲界法是真实的,就没有办法可以去除啊!同样的道理,色界的法也不是真实的啊!所以就可以除去而生到无色界啊!这样子思惟以后,就可以知道欲界、色界都是虚妄的。而二乘法之中,有行者可以入无余依涅槃,入无余依涅槃是不在三界之中的,那就表示说,乃至是无色界也是方便施设的法。

  再者,这欲界、色界、无色界与十八界是什么关系呢?其实三界中的每一界,无非都在十八界之中。其差别是,欲界中的人间,十八界是最具足的。其上为色、无色界之中的有情,十八界就不是完全具足的,等持位之中,也可以化现到欲界之中,而等至位之中,最少的就只剩下三界。既然三界之中,也是层次不同的十八界法,前面才刚刚说过,十八界是真实的法,还是虚妄生灭的法?是虚妄生灭的法!那么三界是真实的法,还是虚妄生灭的法?当然也是虚妄生灭的法。所以定性二乘人从这样子的功能差别来观察三界、十八界,就可以分证佛法之中的解脱道。

  今天就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4集 略说“界”的意涵(四)
  正钧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继续和大家谈谈“略说‘界’的意涵”第四集。

  虽然这样子的观察,可以使学人成办了出离生死之法;然而,若是一个个学佛之人,修学佛法之后,都只是为了出离三界生死,而说这个叫作佛法,那么这样子的佛法,其殊胜性就不免令人怀疑了。所以同样是从十八界、三界这个名相,我们再从界差别观的另外一个层次来观察,让学人了知说真正佛法的内涵,也显示出菩萨修证佛法的尊贵之处。

  同样先来看看十八界。一般人所了解的十八界,就只是一个总相,也就是说只能了解十八界概括性的轮廓。而二乘人是从十八界的生灭相来观察,而大乘亲证以及圆满,是不能离开前二者的,但是又远较前二者更为深广,而是从诸法本母来观察的。譬如说,在《杂阿含经》卷第1中,有这么一段经文:

  佛告罗睺罗:“当观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如实观。如是受、想、行、识。”

  这一段经文是 世尊所开示的是五蕴之法,这里就不再从五蕴来说界,而藉著 世尊所开示的“色法”,来说明十八界之法。也从这一段可以明白,其实阿含诸经中 佛之所说,本来都是大乘法,只是二乘人于大乘法的念心所不具足,所以集结出来的经典,就呈现出偏重于解脱道法之相貌。世尊开示说:“当观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为什么 世尊要比丘观察得这么详细?或者是比量去思惟,若过去、若未来……的诸所有色,乃至是以神通力去观察,若过去、若未来……的诸所有色。因为佛法之中,菩萨修证的最后阶段,是要成就一切种智的;也就是说,如来藏之中所有诸法的功能界限,都要完全不漏地如实亲证。然而一般而言,我们观察、了解自己的身体,都只是概括性的,医生虽然因为工作的性质,比一般人了解的还多,但仍旧是不及佛法中的深细,因为菩萨随著其智慧、定力修证的差别,观察上述所说的“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等等等等”,其内涵深细广狭的差别,其实是非常大的。

  那么我们可以进一步来观察,先来看六根,“若内”的六根等部分就不在这里讨论,单就一般人从外观上可以看见的六根来举例说明,到底又有哪一些的功能差别?眼根,且说人类就有蓝眼珠、黑眼珠等差别,所以就有人说:“唉呀!我比较喜欢蓝眼珠等等。”而人的眼睛是长在脸的同一面,鱼或者其他的动物眼睛,是长在脸的不同一面,那是随著有情受报的差别,而满足其“看”的功能;人的眼睛是一个之中就只有一颗眼珠,有一些昆虫它的眼睛是一个之中就有很多个小眼,叫作复眼。耳根的部分也有种种的差别,人类就有耳垂的长与短、厚与薄等的差别,就说某一个人是比较有福相的;人的耳朵是长在脸的两侧,而兔子等动物的耳朵则是长在脸的上面;人的耳朵的大小,相对于兔子、狗等动物的耳朵而言,都是比较小的。其他鼻根、舌根、身根上的差别,也就可以比类去了知其繁复的状况。最后说说属于心法而不是色法的意根,医学上就有所谓的自闭症、过动症、躁郁症、忧郁症等等,而显示出来每一个人心中的状态。再者,人们为了谋生,常常是汲汲营营,而狗常常是趴在地上而无所事事,乃至乌龟更常时是在睡觉;那么这一些状态就都已经显示出意根所安住的差别。

  接下来,举例说明六尘的差别相貌。色尘上有青、黄、赤、白等差别,有山河大地、草木鸟兽等差别,有金、银、铜、铁等差别,有粗细、有劣妙等等差别,有著种种的差别。声尘上有男女声等差别,有有情声、无情声等差别,有大小声等差别,有高低音等差别,有著种种的差别。香尘上有男香与女香等差别,有饮食香、宫室香等差别,有根茎花果等差别,有自然香气与化学合成香气等差别,有著种种的差别。味尘上有酸、甜、苦、辣等差别,有麦、稻、谷物等味的差别,有酒、非酒等差别,有蔬菜、水果味等差别,有著种种的差别。触尘上则有冷、热、痛、痒等差别,有摩、打、揉、触等差别,有坚、湿、暖、滑等差别,还有行住坐卧、男女触等显示出来的种种差别。

  那么这一些差别的相貌,只是举例而言,若是依于 世尊的开示:“当观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那就是有更多、更多的差别了。一般人不会去了解这么多,因为或者是没有想到,或者根本也不想要去了解。定性声闻也不需要去了解这么多,因为其目的主要是要出三界,于三界、十八界的虚妄性的部分,观察到一定的程度即可。只有菩萨为了成就佛道,要亲证一切种智,所以要一世一世地随缘去观察这一些法的差别相貌。

  法尘上的差别相貌,那就更是无量无边了。从五尘上显示出来的法尘,从初禅等持位以下,缘于五根而显示在自心之中,自己就可以加以观察。此外,每一个人自己心中思量的种种事情,或者是观察从心中出生的种种法的境界,乃至是眠梦之中的种种影像;又加上二禅等至位以上所接触的尘境,是不缘于五根、五尘而来的,这样子想想看,法尘上的差别相貌,那不就是真的是无量无边了。

  接下来简略说明六识的差别相貌。人的眼识差别,就已经有所谓的远近视、青光眼等差别;老鹰、狗等动物,缘于其业报所得的眼根,其眼识的境界与人类,就已经大有差别。人的耳识就有生聋、耳背的差别,也有可以听到高低音范围不同的差别,还有调音师的音准的差别;而其他动物对于声尘的敏锐度,也与人类是大有差别。人的鼻识、舌识,会随著身体的健康与否产生差别,而品酒者的鼻识与舌识,也比一般人来得敏锐;其他的动物的鼻识、舌识的敏锐度,也与人类有很大的差别。人的身识差别也是有很多的,譬如说中医在指尖上的身识,会比一般人来得敏锐;而海洋中很多动物,其身识是远比人类要来得敏锐的。意识相应的境界差别,会随著士农工商各有不同;随著这个人所修学、所亲证的法而有差别。而三界的境界相,前面已经简略说明了,所以十八界的境界相,或者是功能差别,其实是很多、很多的。

  然后回头再来看看经文,世尊又开示说:“彼一切非我。”因为十八界的境界相不是真实的我,所以定性的声闻可以灭除之而入于无余涅槃。可是大心的菩萨一想:既然十八界是生灭之法,为什么会有生生灭灭的十八界一直不断地出生?而灭除了十八界之后,还有什么呢?总不会是空无一法,而成为断灭的境界。

  最后 世尊总结而开示说:“……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如实观。”我们转一个念头想一想,既然这一些六根、六尘、六识的相貌有这么多这么多种,然而“彼一切非我”,所以说都不是真实的我,只是暂时说是我,或者是为我所有、为我所用。那么 世尊开示说:“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这么多,很多很多的种类,难不成说是每一个人生生世世,都有不同的眼根、耳根等等,也看到或是听到不同的色尘或声尘等等,而能够产生这么样不一样的眼识或是耳识等等的觉知,为什么又可以有这样的状况?那是因为这六根、六尘、六识虽然“彼一切非我”,但是却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如来藏,而这十八界都是从如来藏之中直接、间接、辗转而出生,其实也是系属于如来藏,所以才说“不异我、不相在”;如来藏才是真我,但是如来藏又是无我性的,这样子的观察才是“如是平等慧如实观”。同样的都是在十八界的内涵,也正因为只有菩萨才有这种不同于一般人、不同于二乘人的观察,菩萨亲证了世出世间法,转依如来藏的无我性,却又不会如同二乘人一般,想要把自己的十八界灭除,才能够尽未来际在三界之中示现,乃至一直到成就佛道。

  以这样的观点,再来看看三界。学人在人间-也就是在欲界之中-分证了四禅八定,而说这个人舍报之后,有资格可以生到色界天、无色界天。然而也可以说,这个人在欲界之中分证了四禅八定,也就是在他自己的身心之中,有了禅定的境界。换句话就是说,在他自己的身心之中,现起了色界、无色界的境界,那么难道可以说色界、无色界是在欲界之中吗?而前面所说,三界的境界都不是真实的,不真实的欲界,竟然可以出生色界、无色界之法,这个道理是说不过去的,因为不真实、被出生而会坏灭的欲界之法,不是出生色界、无色界之法的源头。色界、无色界之法,乃至欲界之法,三者都是从如来藏之中所出生,如来藏才是真实之法,如来藏出生三界之法,然而如来藏本身却是无生之法;出生与无生都落于一边,转依如来藏之后,则是无生、无不生,而这样子的观察,才是“如是平等慧如实观”。

  此外,还有一些法的功能差别,会缘于十八界、三界而现起,有时候会说,这一些法是否为出世间法,但是却一定要在世间之中,行者才能够去确定。举例来说,行者若是断了三缚结而分证了解脱道,他看到外道依然持著水戒、火戒等,乃至是自苦其身,而认为说要以这样来还债,那么他以他亲证解脱道的见地,他就可以知道那都是非戒取戒,因为知道那是与出离生死的法是不相应的。学人熏习、修学佛法多世以后,他也会知道而且也相信,若是证得禅定之后,是可以生到色界或是无色界天,而布施修福是可以生到欲界天,反之毁戒造恶就会下堕三涂;因为法的运作,祂的功能差别就是这样。又譬如说,假如有人说自己证得初禅,但是平日之中,还是离不开贪钱财、睡眠、男女之色等相,那么我们就要说,他所证的初禅一定是戏论,因为与证得初禅、离五欲的功能差别是相违背的。又譬如说,假如有人说自己是三果人,但是平日依然不离贪钱财、睡眠、男女色相等等,那么其所说的也一定是大妄语,因为证得三果,也一定会证得初禅,而二果人就已经是薄贪瞋痴了,这也是证了法,显示出来的不同的功能差别。再者,又好像《优婆塞戒经》中所说,布施于畜生、外道持戒者……,乃至一直布施于圣人,他所得的果报差别互异,这是 佛以其智慧之眼,观察于法的运作差别,而为我们所开示的;其中因果差别之相的究竟了知,是 佛与佛才能够通达的,因为诸佛都得到一切种智的缘故。

  因此三界与十八界都有其“界”的施设,都有其“功能的差别”,而一般人落入三界与十八界为实有法,这就落到了世间法的界,落到了偏有的一边,落了世间法之后,就不免继续轮回生死。而二乘人因为因地所发的愿,辗转以其智慧来观察,最后实证了三界与十八界都是虚妄的,但这又落入了出世间法的界,落入了偏空的一边,落入出世间法之后,就不会出现在三界之中,而继续再有其十八界的现行。而菩萨也因为因地所发的愿,当然是有别于二乘人,经过无量劫的福慧修证之后,终于现前证实了:三界与十八界虽然都是虚妄的,但其背后却有一个真实法,叫作如来藏、阿赖耶识、本际;因为这个真实法及其他因缘,而能够使十八界尽未来际不断地现前运作而有了三界,这就成就了世出世间法的界,不落入有、也不落入空的两边,这就叫作中道。只有亲证了实相法界的中道,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菩萨才能够成就佛道。

  所以,“界”说的是法的功能差别,世尊是真语者、实语者,如 世尊开示所说的:“当知诸界,其数无量。”在这里举出三界与十八界来作简单地说明,大家就可以明白这个道理。

  今天说到这里。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