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55-58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5集 有为界与无为界(一)
  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从这一集开始,我们要为各位介绍“有为界与无为界”。在《长阿含》部卷8当中,有一部经典是这样记载:世尊在某一天晚上,多说了许多法以后,就告诉舍利弗说:“今天晚上有从四面八方来的各位比丘聚集在这里,大家都共同精进勤修,舍弃了睡眠。我今天晚上因为有背痛的关系,想要停止说法,要休息了,你现在可以为各位比丘说法。”

  那么在继续讲舍利弗怎么为诸位比丘说法之前,我们先简单为各位说一下佛的背痛的事。因为也许有些人还不太了解,认为既然已经成佛了,怎么还会有病痛?然而这背痛其实只是 佛的示现,是 世尊藉这样的因缘来告诉众生因缘果报的道理,也在警惕大众要善护自己的身、口、意行,千万不要造作恶业。

  佛陀背痛这件事情的原因,佛曾经在《佛说兴起行经》中说过,内容是这样子的:很久以前,在某个国家的节庆聚会当中,举行了相扑摔角的比赛,那么参加的两个力士,一个是婆罗门种姓的力士、一个是刹帝力种姓。婆罗门种姓的力士就跟刹帝力种姓的力士说:“你不要把我扑倒,那我之后会给你很多财宝。”刹帝力的力士在比赛当中就没有使尽全力,结果两个人最后都受到国王的奖赏;可是这个婆罗门力士后来竟然没有依照先前的约定,回报给刹帝力力士。之后又有一次节日聚会中,一样举行相扑比赛,这个婆罗门力士又再一次请求刹帝力力士不要尽力,也说他会回报的,但是他仍然爽约;就这样同样的事情总共发生了三次,那么到了第四次,婆罗门力士说连以前的会一起回报,可是这一次刹帝力力士就不再相信他了,相扑时就将他给弄死,因此而得到国王的奖赏。佛接著就说:“那个刹帝力力士就是 佛陀的前身,而婆罗门力士就是提婆达多的前身。”又说:“因为刹帝力力士当时起了贪财之心以及瞋恚心,而杀了婆罗门力士,所以下堕地狱中好几千年。”那么现在虽然已经成就佛道,但是那个时候恶业的残缘仍然导致今天的背痛,因此大众应当以此作为警惕,要善护自己的身、口、意行,不要造作种种恶业。

  除了 佛的背痛,大家比较常听到的是 佛的九难、九恼或者九罪报。譬如提婆达多从山上推石头下来,砸伤了 佛陀的脚拇指等等。可是这难道表示 佛也有罪报要受吗?其实不是的,因为 佛陀在经中已经说了,当时因为恶心、染心,杀了婆罗门力士之后就下堕了地狱,受了应受的果报。佛只是藉用这样的因缘来教导众生,佛陀是一切烦恼都断尽、一切恶法也都断尽的最究竟成就者,一切法都是纯善、纯净,福德也都圆满无缺,怎么还会有罪报要受?没有这个道理的,这都是为了怜悯众生,方便度化,因此而故意藉这样的因缘来示现,来教导众生应当善护身口意,不要造恶,来世才能得安隐,修道也才能顺利。所以不要读到经论里说,佛陀有种种的灾患,就认为 佛陀也有罪报要受,这些其实都是 佛陀的慈悲示现,藉这样的事情因缘来教导众生。

  那么我们回到《长阿含经》来,因为 佛陀的背痛示现,所以就请舍利弗来为大众说法。那么接著舍利弗就告诉诸位比丘说:“在波婆城,有一位外道尼干子,舍报后不久,他的弟子们便分为两派,常常互相诤讼,都说对方的法不对,自己的才对,甚至互相对骂;那时候的人民对这样的事情,都觉得非常厌恶。”然后舍利弗就说:“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我们应该将 世尊讲过的法、律结集起来,来防止诤论和诉讼的事情发生,也使清净梵行能够长久安立,产生更多的饶益,诸天及众人也能因此获得安乐。”

  舍利弗便开始讲述 如来讲过的种种一正法、二正法、三正法等等,一直讲到十正法。其中讲到二正法-也就是两类正法-的时候,有一段是这么说的

  复有二法:二因二缘,一者有为界,二者无为界。诸比丘!是为如来所说,当共撰集,以防诤讼,使梵行久立,多所饶益,天、人获安。(《长阿含经》卷8)

  意思是说:还有两个法──二因与二缘,第一种因与缘是有为法上的功能界限、第二种因与缘是无为法上的功能界限。诸位比丘!这就是 如来所说的法义,应当共同撰写结集起来,防止诤讼,使梵行能够久立,多所饶益,天、人获安。那么舍利弗讲完各种的两个法之后,接著又说种种三个法、四个法等等。但是由于我们这里主要是要为各位菩萨解说“有为界与无为界”,所以其他种种的分类,就不在这里为各位详细说明了。

  虽然刚刚已经为各位简单语译了“有为界、无为界”的意涵,但是在详细说明什么是有为界、无为界──也就是有为法、无为法上的功能界限之前,我们还是先来复习一下什么是界以及法界。

  “界”在《成唯识论》中说是种子差别名,又说种子是功能差别,所以“界”其实就是在说功能差别。那么“法界”就是每一个法,都有它的功能局限,与其他不同的法都有功能上的差别,所以才叫作法界。我们有时候会听到某些修行人将修行的功德回向法界,其实这是没有意义的,之所以会造成这种情况,都是因为对“法界”这两个字的意涵不清楚所导致的。这不只是发生在一般的人身上、乃至古今佛教界的修行人,甚至所谓的大师-也就是凡夫大师-也都因为不了解,而误会这两个字的意思。那么我们就来探讨看看,所谓“法”,譬如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一切身口意、一切事、一切物,统统都是法。这些法也都是由本识如来藏所出生的,乃至山河大地也是由共业众生-各自的本识所含藏的业种-共同合力所出生的法,来作为受报及造业的舞台;所以一切法都是由本识所出生。

  再来凡是法都有它的功能,既然有它的功能,那么就必定会有界限、局限,不可能单独由某一个法来具足一切法的功能;除了万法根源的实相心以外,都是不可能具足一切法的功能。所以一切法的功能当然就都有界限,一切法既然都有它自己的界限而不能函盖其余诸法的功能,当然一切法就会被称为法界。所以法界的意思就是在讲“诸法功能的界限”。

  那么我们再以大家熟知的三界-也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来说,欲界法的功能,只能局限在欲界中出生以及运作、领受,譬如男女之法、饮食之法,是只有在欲界才有;色界、无色界就都没有这些法,因为色界都是中性身没有男女相,无色界则是没有色身的。色界以上都是以禅定为食,不需要饮食;所以像这些男女之法、饮食之法,都只能存在于欲界,所以都有局限。同样的道理,色界法乃至无色界法也都是一样,这些法的功能也都有各自存在的界限,所以才被叫作欲界法、色界法、无色界法。

  再譬如十八界──也就是六根、六尘、六识,比如眼识来说,眼识只能了别色尘,不能拿来听声音或闻香臭,所以有它的界限,因此叫作眼识界;同样的道理,耳识乃至意识,也都是有自己的功能界限。六识是这样,六根、六尘也是一样,比如眼根只能摄取色尘,不能摄取其他五尘,因此都是有各自的功能界限,不能跨越,所以才分为十八界。

  又譬如十法界──也就是四圣六凡法界。四圣法界是由于声闻、缘觉、菩萨、诸佛等四类圣人的功能,各有其不同的界限,才这样划分的;四圣都至少有断我见的解脱功德及智慧,才能称为圣。所以譬如声闻圣人有可以度人解脱的功能,但是声闻、缘觉圣人本身没有证得诸佛菩萨所证的法界根源的本识如来藏,因此当然无法让人也证得本识,所以也有局限;乃至诸佛有广度人、天成佛的功能。但是祖师有时也说:“诸佛也有无缘不度等三不能”。就像这样来说有四种圣人法性的界限,叫作四圣法界。那么六凡法界也是同样的道理,六凡是指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都是还没有断我见的凡夫境界,可是每一个法界也都有他们各自的功能界限,不能互相跨越,所以称为六种凡夫的法界,乃至其他种种法的功能,也都是各有他们的界限,这就是法界的意思。

  那么各位也许会想:一切法的根源如来藏,应该就没有界限了吧?即使是一切法界根源的入胎识如来藏,祂的功能其实也还是有一些限制条件的;万法虽然都是由祂出生,但是也不能单凭祂一个因,而不藉其他种种助缘就直接出生万法。祂也得要以祂自己的心所法来运作,才能出生意根;有了意根,然后才能出生五色根;有了这六根才能再出生六尘,之后才能再出生六识;这样才能具足十八界法,然后才能再出生世间、出世间等等万法。所以祂也是有祂的次第限制与条件限制,才能出生万法的,不能够不藉种种助缘就直接出生万法;这也是入胎识的法界,表示这个本识法也有祂功能上的界限。但是一般来说,入胎识本识不摄属法界之中,因为所有法界都是从祂直接、间接、辗转出生的,所以祂不摄属于法界,而是法界摄属于祂。所以才说“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这就是大乘般若的真实义,不是二乘圣人所能现前知见的。

  但是以上所说的都是有为界,都是在十八界法,以及由十八界法作为助缘而辗转从入胎识中出生的一切法,这些是有为界。有为的意思是说有功能作用,这些法都是有它们的功能差别的,所以也都是有功能上的局限,所以都是三界中的有为法,叫作有为界。

  那么什么是无为界呢?无为界是说不住于生死轮转的法中,也就是说无余涅槃的本际第八识如来藏。既然叫作无为,就表示没有功能作用,因此无为界本身是没有功能性的,所以无为界不能使人产生有为法上的功用;譬如说不能使人在三界法中产生行来去止、饮食增长等等有为法上的功用,只能显示祂的清净等等的体性,譬如显示真如无为、不动无为、虚空无为等等的无为法。但是无为界也有它另一方面的功用,所以也不可以完全说是无为的,所以才说它为“界”,称为无为界;因为无为法既然是界,当然也是会有功能差别的,可是如果有功能差别,似乎又不该说它是无为法了,但是因为它们能显示无为法的清净、解脱、常住、涅槃等等的体性,使佛法中的修行人可以依止而进修成为阿罗汉、辟支佛、菩萨、诸佛。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无为法在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上面,其实也是有它功能差别的,所以就被称为界。

  譬如本识的无为界,可以使众生由于实证而出生了解脱的智慧、般若智慧乃至于种智;实证解脱及智慧,就是本识所有的无为法的功能差别,所以叫作无为界。无为界的种种功能差别,虽然不同于世俗法的有为性,可是不能因为本识的这种无为界,没有世间法上的功能、没有世俗法上的有为性,就说这些智慧没有功能差别。因为如果无为法在出世间法上也都没有功能,那么就不应该会有三乘菩提的种种差别了,也正因为无为法的功能差别有所不同,才会有三乘菩提的不同。因此在大乘法中的《金刚经》才会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在大乘律部的《优婆塞戒经》中,佛也说有声闻菩提、缘觉菩提、佛菩提的三种不同,所以证得声闻菩提的人会成为初果乃至四果圣者,证得缘觉菩提的人会成为辟支佛圣者,证得佛菩提的人会成为贤位、圣位菩萨,乃至成佛,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无为法其实只是在三界有为法中没有功能而已,但是在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的修行上来讲,其实仍然是有它的功能的,只是不在三界有为法上有所作为罢了!因此无为也可以称之为界:也就是无为的功能差别,就叫作无为界。

  我们今天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6集 有为界与无为界(二)
  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我们这一集再继续来探讨“无为界”,无为界有时被称为解脱界,所以解脱界必然是无为界,有时又叫作断界、无欲界、灭界。

  在《杂阿含经》卷17里面有这样的记载:有一次阿难尊者,到一位名字叫作上座的尊者的地方,阿难问上座说:“出家的比丘平常在思惟时,应该专精思惟什么法?”这位上座尊者就回答说:“应当以两个法来专精思惟,就是所谓的‘止’与‘观’;那么在修习、多修习了止之后,最后会成就观,反过来在修习、多修习了观之后,最后也会成就止。”就是说 佛陀的圣弟子们,是止与观都要修的,才能证得种种解脱界。

  接著阿难又问:“那什么是种种解脱界呢?”上座尊者回答说:“尊者阿难!若断界、无欲界、灭界,是名诸解脱界。”(《杂阿含经》卷17)阿难接著又问:“那什么是断界、无欲界及灭界呢?”上座尊者回答说:【尊者阿难!断一切行,是名断界;断除爱欲,是无欲界;一切行灭,是名灭界。】(《杂阿含经》卷17)那么上座尊者回答完后,阿难就欢喜随喜的告退了。阿难然后到另外的五百比丘的地方,恭敬问完讯之后,也向五百比丘提出同样的问题:“平常应该如何专精思惟呢?”这五百比丘的回答内容,与刚刚上座尊者的回答一模一样。

  阿难尊者听完五百比丘的回答之后,也是欢喜随喜,然后回到 佛陀的住处,跟 佛禀白请问,也是问刚刚所问的问题,而 佛陀的回答,竟然也是和上座尊者、以及五百比丘的回答一样;这个时候阿难就向 佛陀禀白。接下来的经文比较长,它的意思是说:世尊以及诸弟子们,对于同一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同法、同句、同义、同味—也就是法同一味—所说的道理乃至语句都是相同的;最后一段的经文是这样子的:“是故当知,师及弟子一切同法、同义、同句、同味。”(《杂阿含经》卷17)

  接著 世尊就问阿难:“你知道那上座是怎么样的比丘吗?”阿难回答说:“不知道!”佛陀就告诉阿难说:“不但那上座比丘是阿罗汉,那五百比丘也都是已经欲漏、有漏、无明漏永尽,已经弃舍了重担,也能以正确智慧的心,善于取证解脱的阿罗汉。”所以难怪说法都会与 佛陀一样,能够法同一味;由此也可显示在 佛陀的正法当中,如果所证不偏差,真的有所实证的话,讲出来的法义一定大家都相同,而且一定与 佛陀一样——法同一味。同样的,在现在末法时期,如果所说的法,不能与 佛所说的经或祖师所说正确的论互相验证无误的话,显然就一定背离了佛法。

  大家可以依照这个简单的原则,来比对简择诸方大师的说法,是不是同于佛说——是不是佛法?那么这里提到的重担,佛在《杂阿含经》曾经说过,重担的意思是指五受阴,也就是色受阴,乃至受、想、行、识受阴;五受阴与五阴有一点不同,虽然有时讲五阴的时候,指的就是五受阴,但是如果是讲五受阴,意思是说对五阴有所执取、执受,也就是还贪著领受、执取五阴为我。在《杂阿含经》佛就曾经说过:“如果五阴是有漏、是取,会引生贪、瞋、痴以及种种烦恼的话,就叫作五受阴。”那阿罗汉已经断尽一念无明烦恼,对五受阴不再有任何执著,所以能够弃舍五受阴的重担,舍报后可以入无余涅槃。

  好,那我们回到前面的经文。刚刚说到解脱界函盖了断界、无欲界、灭界。而在上一集我们说过,界就是功能差别的意思;所以解脱界是说解脱的功能差别,解脱的功能差别就是能使人解脱于三界六道生死的功能。但是请各位注意到一个前提,这里讲的解脱功能,纯粹是指二乘涅槃——远离分段生死的解脱功能,并不函盖大乘法中另外两种涅槃的解脱功能;也就是不函盖七住以上菩萨所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以及诸佛才能证的无住处涅槃的解脱功能,这里讲解脱界有三个定义:“断界、无欲界、灭界”。

  断界是说断除的功能,指的是断除我见三缚结以后,初果须陀洹人的解脱功能差别;更是指断除思惑我执以后的,四果阿罗汉解脱功能差别,因为阿罗汉能断一切行。那么无欲界,是说能够离开种种欲的功能差别,也就是三果阿那含人以上,有解脱于欲界烦恼的功能差别。那么灭界,是说灭除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一切行都灭了,也就是无余涅槃的解脱功能——不再出生蕴、处、界而免除了分段生死的痛苦。所以说,解脱界是函盖了断界、无欲界、灭界的。

  解脱界虽然是无为界,但却是同时具足无漏有为法与无漏无为法的“有为、无为”,前面已经为各位解释过了;那么有漏、无漏简单的说,如果是会跟烦恼相应、会让众生堕在三界中的就是有漏法,而不再与烦恼相应、能出世间的法就是无漏法。那么有漏法一定是有功能有作用,所以一定是有为法,而无为法我们在上一集已经说明过了;那么无为法一定是无漏法,有为法分为两种——有漏以及无漏。

  有漏有为法刚刚已经简单说过了,那么什么是无漏有为法呢?譬如阿罗汉已经断尽一念无明-见惑、思惑-成就无漏,实证无为法了,但是他们在入灭以前,仍然具有接触五尘、以及行来去止,领受苦乐等等的功能;这一些都是在亲证有余涅槃的解脱功能下,仍然继续存在的无记法,这些法可以使阿罗汉继续存在人间,依止 释迦世尊,这是第一类的无漏有为法。因为这些法都还有功能、有作用,但是却不跟烦恼相应。此外,阿罗汉们在舍寿之前还是有意识心存在,而拥有解脱的证境、以及解脱道的智慧,也具有利乐众生同证解脱的功能,而这个就是第二类的无漏有为法;因为这些智慧、以及利乐有情等作为,都还有功能作用,但却都不跟烦恼相应。既然有这样的两类无漏有为法,当然是有意识心可以领受解脱境界的;也就是说,自己可以知道已经不再被三界生死系缚了。

  所以说,阿罗汉们所证的这个无为也是有界的——有解脱的功能差别存在著;所以就叫作解脱界,而这个解脱界中,是函盖断界、无欲界、灭界的。又譬如初地到七地满心的菩萨,一样都具有解脱界,也就是同样具有解脱知见与解脱证境,但是却仍然住于人间而不求出三界;他们是依于初地时所发的十无尽愿,而利乐众生永无穷尽,这也是依无漏有为法来运作的;因为初地以上的菩萨,都至少有慧解脱阿罗汉的解脱证境以及智慧,而这些智慧以及利乐有情的身口意行,都是有作用、有功能差别的,这些都是属于有为界,但却是与无漏相应的,所以也是无为界。

  这个道理也就是我们上一集为各位菩萨说明的,这是三乘圣者都共有的,而他们都是在有为界中来显现无为界的;所以当解脱的圣者住在人间的时候,都是同时具有有为界与无为界的。然而要注意的是:解脱的有为界与无为界,都是依入胎识而生起、存在、运作以及显现的;也就是要依这个本识,才能有种种的有为界与无为界,离开了本识就没有有为、无为可以说了。而缘起法也必须是双具,也就是同时具有有为法与无为法,才是正确的缘起法。有为法是缘生法,都是要藉缘才能生起的法,也是无为性的入胎识所出生的生灭法;而无为法是入胎识自身的涅槃性、解脱性、不执著性、不生灭性,是由于有入胎识无为法,而在祂的无为法性之中含摄了能出生有为法的种种缘生法的功能,所以经中才说:“有为法住无为性中。”(《胜思惟梵天所问经》卷5)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一切有情的生、住、异、灭,才会有四圣法界的四种圣人存在世间来利乐众生,这样同时具有有为与无为的缘起法,才是正确的缘起法。如果不是这样,离开无为性的入胎识而说缘起性空,那么一切缘起法、缘生法,就都成为无因而唯缘生起的外道见;这样就跟阿含道的世尊本怀大相违背,这个道理在前面讲到十因缘观与十二因缘观的关联的时候,已经有老师为各位解说过了。

  所以说双具无为法与有为法,或者说双具有为界与无为界的缘起性空观,才是声闻佛教阿含缘起法的正确道理。因此无为法,绝对不是某位号称佛教界导师的法师所认知的断灭空、无常空。阿含解脱道的缘起性空真实义,也绝对不是这位法师等人所说——藏密外道应成派中观断灭本质的一切法空邪理,也不是他们另外建立意识常住不灭的常见外道邪谬之理;因此是与断见、常见外道大异其趣,阿含绝对是依能生名色的本识,而说本识所生的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

  譬如《杂阿含经》卷12当中记载,佛陀曾经为某一位比丘说法:

  为彼比丘说法,为彼比丘说贤圣出世空相应缘起随顺法,所谓:“有是故,是事有;是事有故,是事起;所谓缘无明——行,缘行——识,一直到缘生——老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乃至如是纯大苦聚灭。”

  也就是 佛为那位比丘说,贤圣出现在世间而修习的——空相应缘起随顺法,也就是有这个法的缘故,这件事情就跟著有,这个事相有的缘故,这个事情就生起来了,就是所说的缘于无明而有行,缘于行而有识阴……等等等等,一直到缘于生而有老死、忧悲恼苦;就像是这样子,纯大苦蕴就聚集了,也因为这样的空相应缘起随顺法的缘故,一个法灭了就有另一个法跟著灭,乃至像这样纯大苦聚就跟著灭除了。

  那么后来 世尊又接著说:

  所以者何?此甚深处,所谓缘起,倍复甚深难见;所谓一切取离、爱尽、无欲、寂灭、涅槃。如此二法,谓有为、无为;有为者若生、若住、若异、若灭;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是名比丘诸行苦寂灭、涅槃。(《杂阿含经经》卷12)

  意思是说:“这个甚深的法义之处,是所说的缘起,更是加倍的甚深而难以观见的。是所说的一切取已经远离了、我爱已经灭尽了、离开欲界贪爱了、寂静而灭尽、涅槃而不生不灭。”佛说:“就像是这样的两个法,也就是有为与无为,有为的法是:或者有出生、或者有所住、或者有变异、或者有灭失的;而无为的法则是不出生的、没有所住的、不变异的、不灭失的。”这就是 佛所说的,比丘的身口意诸行的苦已经寂灭,证得涅槃了。

  世尊接著又说:【因集故苦集,因灭故苦灭;断诸径路,灭于相续;相续灭灭,是名苦边。】(《杂阿含经经》卷12)是说:“因为有种种集的缘故,所以种种苦就跟著集起,因为种种集已经灭除的缘故,所以种种的苦就跟著灭除了,这就是断除种种生死轮回的路途,消灭于种种相续不断的痛苦中了;然后,进一步把‘种种痛苦的相续已经灭除了’的这个消灭的想法也灭除了,这就是佛所说的一切苦的边际。”也就是说,连相续灭的想法或作意也都要灭除,才是一切苦的边际——才是涅槃的境界。

  所以,佛最后说:【比丘!彼何所灭?谓有余苦;彼若灭止,清凉、息没,所谓一切取灭、爱尽、无欲、寂灭、涅槃。】(《杂阿含经经》卷12)这意思是说,他究竟是什么被灭除了呢?这是说最后剩下的苦,他假使灭除了最后剩下的苦-清凉而无热恼,烦恼息没而不再起心贪著我与我所-就是所说的:“一切取都灭除、贪爱已经断尽,同时不再有欲界法的欲望——寂静而灭尽,证得涅槃。”既然这里 佛说:无为法是不生也不灭,显然这个法是一直都在的常住法;而正当有为法在生、住、异、灭的时候,祂仍然是不生、不住、不异、不灭的存在著。

  也就是说,无为法是与有为法同时并存的,而生、住、异、灭的缘起法就已经很难理解了,所以也难怪众生不能如实观察,种种现象界的有为法是生灭变异的,会误认意识或其所住的一念不生境界是常住不灭的;缘起有为法就已经不容易观察理解,更何况同时存在的寂灭涅槃的无为法呢?而 佛说能够像这样如实观察理解“有为无为、缘起涅槃”之法,才是“空相应缘起随顺法”;也就是说,缘起法一定要同时具有无为与有为法,才是正确的缘起法,否则就一定会落到断见或常见中了。

  今天这个单元就先为各位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7集 有为界与无为界(三)
  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我们前一集引了《杂阿含经》中的一段经文,为各位说明阿含解脱道的缘起性空真实义,绝对不是某些法师所说藏密外道应成派中观——断灭本质的一切法空,也不是他们另外建立意识常住不灭的常见外道;所以是与断见、常见外道完全不同。

  阿含绝对是依能生名色的本识,来说本识所生的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在《杂阿含经》的那一段经文中,有一句经文说:“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是名比丘诸行苦寂灭、涅槃。”(《杂阿含经》卷12)既然无为界是不曾有生也不会灭的,并且是于诸法都无住,又是从来都不曾、也不会变异心性的,所以必须是亲证不生也不灭、不住也不变异的无为法,才是真正的诸行、众苦都已经寂灭、涅槃;绝对不是有生的蕴处界法灭后成为断灭空而可说是无为。

  由这里可以看得出来,涅槃并不是某位号称佛教界导师的法师所认知的蕴处界有为法的断灭空,绝对不是他所认知的:蕴处界灭尽后的灭相已经不会再灭了,所以是常住。他这样的说法,其实都是依蕴处界有为法而生起的错误认知,他所认知的是有生、有灭的有为法——蕴处界断灭后的空无,不是本来就不生不灭的无为法;他所另外建立的意识细心,也是有生、有灭的、也是不断地住于六尘万法当中、也是可以变异心性的生灭法,那当然都是属于有为法。因为前一句经文就说“有为者若生、若住、若异、若灭”,有为法是这样生、住、异、灭的虚妄法;所以他所新创的“灭相不灭”是绝对与“不生、不住、不异、不灭的无为法”不相应的。

  在那一段经文中,佛说的“空相应缘起随顺法”所证的涅槃,已经明说是不生灭的,那当然就是常、而且也是不住与不异的,因为无为法是不生也不灭的、是本来就不生的,是在五蕴出现以前就不生也不灭的。不是那位法师主张的有生的五蕴永灭以后才不生的,显然 佛所说的无为法并不是像这位法师所主张的:灭尽以前有生而现前存在的蕴处界,将来成为灭尽的无常空、断灭空以后,不再出生蕴处界而成为无生-这是“将灭止生”而不是“从来无生”,这六祖惠能大师早就骂过了-所以他所认知的无为,是灭除有生之法的五蕴以后成为断灭空了,所灭的是有生的缘生法、有为法,这已经不是 佛所说的本来不生的无为法,本来不生的常住的入胎识、本识。

  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佛在这段《杂阿含经》中所说的涅槃是无为法,是不生、不灭、不住、不异的,这个是只有依本识不再出生五蕴诸法,只剩下本识常住不灭而说为不生也不灭,才讲得通。但是那位法师所说的涅槃,却是依有生会坏灭的五蕴,是依三界中有所住、不断变异的五蕴断灭后的空无、无常空而说的;他是以有生灭性、有住异性的五蕴来修灭,否定本识而将蕴处界修灭以后成为断灭空,而说为涅槃;这是将有生灭的法灭尽而说为涅槃,自始至终都围绕著有为法而说,这与 佛陀在阿含所说的:本就不生不灭、不住不异的本识独住而不再出生五蕴,是常而不断的无余涅槃境界,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所认知的涅槃只是想象法,绝对不是佛法,这个道理我们在上一集也说过,佛陀的弟子们只要实证了,所说的法一定是与 佛陀法同一味,不会有所偏差;只要所说的与 佛陀不同,那就不是佛法。那为什么说他所认知的涅槃是想象法呢?因为他恐怕落入断灭空的后果里面,所以自己另外施设“灭相不灭”来自我安慰。其实他应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灭相不灭说已经掉进断灭空里面,将来不免会遭遇其他人提出质疑,所以只好又另外建立一个所谓的意识细心不坏说。

  他主张意识有粗心与细心两个部分,说粗心在死后会断灭,而细心是可以去到未来世,所以是常住不坏的;他认为这个意识的细心,是可以常住而持种不坏,可以使得因果业报昭昭不爽,以便符合法界中因果报应的事实。可是意识心不论粗、细,毕竟都是意根与法尘相触而出生的,这个在《杂阿含经》中佛就说得很清楚。佛说:“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杂阿含经》卷9),而且意识种子也是由本识执藏,而藉意根、法尘为缘才流注出来的,所以意识细心当然是有生之法;既然是生灭法,当然就无法持种,更不能出生五色根、五尘等等法。所以他的意识细心常住说的建立,终究也只是一种名言施设而没有实质,像这样地主张“性空唯名”而无实质的法相,当然是虚相法、是想象法了;然而 佛所说的涅槃,不论是这一段经文中声闻阿含道的涅槃、或者是大乘菩萨所修的佛菩提道的涅槃,却都是不生也不灭、不住也不异的,与这位法师所认知的断灭后空无的涅槃是大异其趣的。

  而我们所说的这一段经文,正是二乘圣人所结集的《杂阿含经》—如同 平实导师所说:《杂阿含经》与《增壹阿含经》本来就是大乘法的佛菩提道的经典,但是二乘圣人结集成为解脱道的经典以后,终究无法避免的会存有许多大乘法的蛛丝马迹、也必然要以这些大乘法的真实义理来护持二乘解脱道,使二乘解脱道不会落入断灭见中—虽然二乘圣人是不必修证本识如来藏的,在无余涅槃中是本来不生的入胎识独自存在,而永远不会坏灭的。不是那位法师说的:有生的五蕴灭后不再出生五蕴的所谓灭相,并且五蕴在人间时是有住、而且有变异性的;但入胎识在三界万法当中,却是无始以来就不住、也不变异的。五蕴包括意识的细心、极细心存在的时候,一定会住于六尘境界中,入胎识则是出生六尘境界而离六尘中的见闻觉知,所以从来都不住在三界六尘境界中;入胎识在三界中运行的时候,祂的自心体性从来都不变异,无始劫以来就一向如此,绝对不会因为修行而有改变,但是意识的粗心、细心,存在三界中的时候,却是常常在变异的。

  譬如打从刚出生时的无知,经历了一生的学习,到舍寿前的聪明而有一些世间智慧,或者从出生时的没有善、恶性,之后依种种不同的外缘的际会而变异为大善人或大恶人;一直都是这样有所变异的,而这个变异性的五蕴,如果入了无余涅槃时,全部都断灭不存在了,又如何可以说是不变也不异?又如何可以说是不生也不灭?但是无余涅槃中的入胎识,祂的心性却是从无始劫以来,甚至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时,乃至入了无余涅槃以后的无量阿僧祇劫以后,这个心性仍然是不住也不变异的。根据阿含佛法这一段经文中,佛陀所说的涅槃,正是这样的不生也不灭、不住也不异的,并不是那位法师所说——五蕴灭尽以后的断灭空,而可以说是不生、不灭、不住、不异的。所以三乘不同的涅槃,正是依本识入胎识的不同状况而施设的,外于本识就没有涅槃可修、可证了,因此涅槃虽然只是假法,但是涅槃的“无境界”境界却是真实有;说的正是依本识在三界中的自住境界,或者依本识不再出生蕴处界的无境界的境界来施设涅槃。大乘菩萨所证,才真正是有为法与无为法都函盖的涅槃,而声闻圣者所证则是纯无为法的涅槃。

  所以这一段经文中说解脱界是“一切取离、爱尽、无欲、寂灭、涅槃”;说是一切取都远离了,包括一切我所的取受、蕴处界诸法的自我贪爱都已经灭除,欲界爱的贪著也都灭尽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再有六尘的无境界的境界,这样叫作寂灭;这样子就是无余涅槃,而这样的无余涅槃,在舍寿前其实是函盖无为与有为两个法的:无为是本识的自住境界、有为是本识所出生的蕴处界等诸法的境界与功能;而这样同时具有有为与无为的解脱,才是正确的“空相应缘起随顺法”。当比丘们这样观察缘起,知道有为法是从无为法中出生的,知道有为法应该灭尽,知道有为法若生、若住、若异、若灭,也知道无为法的涅槃是灭尽,而且不生、不住、不异、不灭,这样就可以使身口意三行的苦都断尽,于是蕴处界所有的种种行苦就跟著灭尽而寂静,这样就是亲证涅槃。在这样的正确见解下,来看待因缘观而说“因集故苦集、因灭故苦灭”,这个时候就可以“断诸径路”,将各种生死流转有关的烦恼都灭尽,而不再相续了。

  所以“灭于相续”,舍寿之后就不会再有来世的五苦阴相续不断了;可是为了确保这个不受后有的解脱界实现,还得要再把“相续灭”的灭相灭除了,不再于觉知心中使相续灭除的觉受或作意存在著,连极微细的自我都已经可以不再存在了,这就是“相续灭灭,是名苦边”。这才是 佛所说的:诸行之苦已经灭除而灭尽——寂静的涅槃境界。所以说涅槃不是灭尽蕴处界以后成为空无的断灭法,那位法师不应该把蕴处界灭尽之后的空无——也就是灭相当作涅槃;因为涅槃是不生、也不灭的,不是有生的蕴处界磨灭后的有生、也有灭的空无,灭相是蕴处界灭后才有的法相,所以是有生,灭相又是灭后之相,是灭,不是不灭;所以不是 佛所说的涅槃。

  涅槃是依本识而施设的,本识入胎识才是涅槃的主体,所以涅槃其实只是假名言说,并无实质;如果是离开真实心本识而说有涅槃,那个涅槃当然只是假名言说,并无实质。当然正好是那位法师所讲的性空唯名,然而大乘般若诸经所讲的,却正是依这个本识为中心而说一切法缘起性空。只是这位法师以及他的徒众们读不懂、只是应成派中观师们读不懂,才会有种种邪见从西天传入西藏,才会有今天的藏密黄教外道邪见广传于全世界来荼毒世人。然而有为与无为其实是不二的,因为本来都摄归本识如来藏的缘故,而缘起性空之法则都是有为界的无常、暂时而有的法,是属世俗谛,不属于胜义、实相,因为都不离蕴处界等三界世俗法的缘故。这些道理都是修学二乘声闻解脱道的人,应该特别注意的正见,否则就无法真正地断除我见,因为一定会被断灭空的恐惧所遮障。

  譬如二乘的无我法,都是依世俗法蕴处界来观察,证知这些世俗法都是无常、苦、空、无我;这是蕴处界世俗法的真谛,所以叫作世俗谛。但是蕴处界等世俗法,都是依无为法的如来藏心体才能生起,而如来藏自身却又有能生万法的无漏有为而常住的法性,所以既是“空”如来藏、也是“不空”如来藏。

  空如来藏,是说入胎识自身并没有色蕴之法、也与六尘中的种种烦恼不相应,从来没有我见、我执、我所执,所以叫作空如来藏,这是祂无为法性的功能。而不空如来藏是说祂真实存在,是真实心、有真实的自性,因为能出生万法——能出生十八界及识阴相应的我见等等烦恼、也出生了山河大地种种法,所以叫祂作不空如来藏,这是祂的无漏有为法上的功能。

  因为这样的缘故,本识如来藏同时包含了有为界与无为界,这是说如来藏心体的自性是无为界,但能感应无明与业种而生起种种三界中的世俗有为法;而二乘解脱道的世俗谛,都只是在入胎识如来藏所出生的蕴处界等等世俗法上来观行,所断的是依世俗法蕴处界所生的我见、我执、我所执,所修的是依蕴处界等世俗法而修的四圣谛、八正道等等三十七道品法,从来都不涉及万法的实相,所以说一般人所知道的世俗谛-所观、所修、所证绝非真实法-都不是法界实相的修证。而真正世俗谛所修、所观、所断、所证的,都是依本识的确实存在为大前提来闻、熏、修、观的,所闻熏修观的对象,则是本识如来藏所生的有为界的蕴处界等等种种法。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说阿含道的蕴处界缘起性空之法,绝对不是真谛、胜义谛,只能说是世俗谛。

  今天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8集 有为界与无为界(四)
  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在上一集的最后我们曾经说到,本识如来藏有空与不空的两个层面。空的是由如来藏所出生的蕴处界及烦恼等种种法,也就是初转法轮阿含道的所观、所修、所断的世俗法;而不空的是出生了蕴处界及种种烦恼的如来藏心体,祂是法界实相心,是本来自在、也从来没有生灭,而且是真实存在而可以验证的,所以说祂不空。这样的空以及不空的说法,是有阿含部的经文为证的,我们就举《央掘魔罗经》来为各位说明。

  《央掘魔罗经》在四阿含经中,是蛮特别的一部经典,因为阿含部讲到“如来藏”这个名词的经典很少,而这一部经却是经常提到如来藏这三个字。但是不可以像某些主张六识论的法师或学者,由于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然后就因为这部经讲到如来藏,就以自己的偏见来否定、或者认为这部经有问题。

  那么央掘魔罗是人名,它的意思是指鬘,也就是将所杀害的人的手指头砍下来串成环状的鬘。在经中说,央掘魔罗的本名叫作一切世间现,他从小聪明辩慧、微言善说,又色力具足;也就是英俊健壮、聪明过人,又能言善道。他跟随一位婆罗门老师受学,有一天这位婆罗门老师的夫人,趁著婆罗门受到国王的邀请而单独留下央掘魔罗在家的时候,企图勾引央掘魔罗,但是央掘魔罗不为所动,这位师母就因此起了恶心想要报复。因此等婆罗门回家的时候,就假装成被央掘魔罗欺负的样子,这个婆罗门也因此对央掘魔罗起了杀害之心,可是又畏惧央掘魔罗的威德之力,不敢自己动手。所以就骗央掘魔罗说:“你要去杀一千个人,取他们的手指头做成指鬘,才能除掉罪业,成为真正的婆罗门。”

  后来央掘魔罗就真的见人就杀,串指成鬘,所以才被叫作央掘魔罗。那么他就这样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还少一个;那个时候,刚好他的母亲送东西来要给他吃,他也因此生起了想要杀害母亲的心,来凑这第一千个。就在这个时候,世尊感应到了,知道度化央掘魔罗的时间到了,就来到现场,之后就有一段非常精彩的对答。后来可想而知,当然就是央掘魔罗被 世尊给度了,然后释提桓因等等天主以及佛弟子们,一一来到现场与央掘魔罗对答,但却都一一被央掘魔罗所训斥。这些过程我们在这里就不细说,我们要为各位说明的,主要是文殊师利与央掘魔罗的对答。

  那么佛弟子们来过之后,后来文殊师利法王子也来了,文殊菩萨看见央掘魔罗就生起随喜之心,就先以偈来赞叹,意思是说:“善哉!央掘魔罗!您已经修习很殊胜的道业了,如今应该进修大空,也就是一切诸法都无所有。”央掘魔罗听完之后,就同样以偈来请问文殊师利说:“文殊法王子啊!你是观察空法的所有的人当中最为第一的人,那怎么样才是在这个世间善于观察空寂之法?‘空’这个法,空到底有什么样的义理?现在就是适当的时候,您应当解说,以解除大家对空这个法的疑惑。”由于文殊师利与央掘魔罗的来回对答经文满长的,那么除非必要,否则我们就直接以白话方式、或者以经文所要表达的意思,来为各位说明。那么央掘魔罗问了文殊师利之后,当时文殊师利就回答说:“诸佛犹如虚空一般,虚空是没有相的,没有出生之相、也没有物质或形色之相;那么诸法也犹如虚空,这就是如来的胜妙法身。智慧犹如虚空,如来就是大智之身;而如来没有障碍的智慧,是不可执捉、也不可触摸。解脱也是犹如虚空,而虚空没有相;解脱了就是如来,解脱境界是空寂而无所有的。你央掘魔罗又怎么能了解呢?”

  换句话说,文殊师利是认为一切法到最后都空无所有。那么对于文殊师利的这个说法,当时央掘魔罗就以譬喻回答说:“譬如有一个愚痴的人,看见天上降下了冰雹,就产生了妄想,说那是琉璃珠,就将那些冰雹拿回家放在瓶子里,当成宝物来守护,可是冰雹不久就全部融化消失了,而这个愚痴人不知道当中的道理,就这样默然安住于空无之想;由于这个缘故,他对于真正的琉璃也有一样的想法,同样当作是空无之想。而你文殊师利也像那个愚痴人一样,修习了极度的空寂之法;你常常作这样的空无的思惟,所以否定一切法、破坏一切法。”这两位大菩萨之间的对答,看起来非常尖锐犀利,可以说是针锋相对,是极具戏剧张力的对话。但这其实都只是为了众生而示现的,也就是说是为了众生而演出了这一场戏。

  接下来央掘魔罗又说:“解脱其实不是断灭空,不是蕴处界都灭了以后成为空无,而你却生起了极空之想,当作是一切法空;就好像那个愚痴人看见了冰雹消失了,就胡乱地否定而认为其余的琉璃珠也不真实。而你今天也像那个愚痴人一样,浮滥地生起一切法空的极空之想;看见了蕴处界空的法以后,对于那不空的本际真实法,你也说是空无。但其实呢,是有一个不同的法:是无常而空无的、但是也有另一个法是不空的。所谓空的法是说,种种的一切烦恼,全都是不善之法而终究会毁坏的,就好像冰雹会融化消失一样;而所谓不空的法是说,就像真的琉璃宝珠的譬喻,就是在说‘如来常住’,也是在说诸佛的解脱。”这就是在回应刚刚文殊师利所说:诸法都无所有、都是空,诸佛的解脱等等也都是空的说法;但是其实诸佛的解脱并不是空无,而是像琉璃宝珠一样真实常住。也就是说法有空以及不空两个层面,并不是一切都空无所有。

  那么接著央掘魔罗又继续说:“有色法如虚空一般示现化身,是佛的境界,而灭除一切色法则是二乘的境界;解脱色是佛的境界,灭一切色法则是二乘境界。”这意思是说,二乘人取无余涅槃是要把色法灭尽,永远不会再有未来世的色身;但是,菩萨、诸佛修证佛菩提而证得解脱的色身是有色法,但是这种色身并不妨碍诸佛菩萨的解脱,因为已经不受生死系缚,所以称为解脱色。他不灭尽色法,他将有为的色法转变成为无漏的有为法,以无漏有为法继续修行菩萨道,最后成就究竟佛道。成佛以后也不灭掉色身,还要藉著五蕴十八界的种种无漏有为法,来利益众生而永无穷尽。

  那么央掘魔罗接著又说:“你文殊师利怎么可以把一切法空的这个极空之相,拿来说是真实的解脱呢?你要详细正确的思惟,千万不要含混而不分别清楚。”接下来的重要经文是这样的:

  譬如空聚落,川竭瓶无水;非无彼诸器,中虚故名空;如来真解脱,不空亦如是;出离一切过,故说解脱空。如来实不空,离一切烦恼,及诸天人阴,是故说名空。(《央掘魔罗经》卷2)

  这意思很清楚,是说:“所谓的空,就譬如空无一人的聚落,也像河川干竭、或像瓶子无水;并不是说没有了聚落、没有了河川、没有了瓶子而说是空,是因为其中没有人、没有水,是因为其中空虚的缘故而说之为空;而如来真实解脱的不空——不是断灭空的道理也像是这样子;是因为出离了世间一切的过失,而说是解脱的空。如来其实不是空无,而是因为远离一切烦恼,也远离一切诸天和人类的五阴、四阴,而说如来是空。”这也就是我们一开始所说;本识如来藏有空与不空的两个层面︰空的是由如来藏所出生的五阴及烦恼等种种的法,而不空的是出生了这些法的如来藏心体。

  那么接著央掘魔罗又故意说:“呜呼!你文殊师利就像微小蚊蚋一般的心行,不知道真实空的义理;外道们也一样在修空,你如今就像尼干子外道一般,应当要默然才对。”当然这里央掘魔罗故意说得很严厉,而当时文殊师利也是故意不甘示弱的追问,藉由两人的犀利对答,因此而带出了大乘与二乘法道的差异,这当中央掘魔罗就作了譬喻说:“声闻人与缘觉人不知道大乘的义理,当他们前往某一个地方,而闻到菩萨香的时候,心中的恐怖啊!就像是贫穷而胆小的人走在空旷的野外之中,忽然闻到了凶猛老虎的气味,心中很恐怖而要赶紧离开那个地方一样;又譬喻说这些声闻、缘觉人,他们处于对法界实相仍无所知的无明长夜之中,而专修无我法,他们都迷惑于诸佛的隐覆说教;也就是说,他们对于佛所说‘不生不灭、常住不坏的不空如来藏’的隐覆密意的教导,是无法理解的;对于菩萨的狮子吼也是没有能力回应的。”事实的情况就是这样,平实导师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如实主张的,跟这里央掘魔罗的说法一模一样,并没有夸大。《阿含经》是初转法轮 佛所说的经典,由阿罗汉们率领声闻人在第一次结集的时候诵出,但是《央掘魔罗经》的内容却显示出:二乘人在大乘法中没有说话的余地;显然阿罗汉们也是知道自己的所修所证是远远不如菩萨们的,但是他们也没有私心,依然如实地记载当时菩萨们对二乘人的看法,以及 佛对菩萨的赞叹。

  后来央掘魔罗又说:“如今的世间人,有两种人是毁坏正法的人︰第一种就是专门说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毕竟空无的人;第二种人就是专门以五蕴中的某一法或某些法为常住的真我;像这样的两种人,都是在倾覆佛陀正法的人。”换句话说,第一种人就是主张一切法空的断见人、第二种就是落在常见的人,断见与常见正是毁坏佛陀正法的两种人。当然央掘魔罗后来也藉文殊师利的提问,而说明了他所杀的那么多人-其实都是像魔术师变化出来的一样-只是为了度化众生而做的示现罢了。

  最后 世尊以衪的一切智及一切见,向文殊师利以偈来赞叹央掘魔罗,祂说︰“他并不是凡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度众生的缘故,他其实是大菩萨,就跟你们一样雄猛。”其实在这部《央掘魔罗经》的最后,也就是卷4里面,佛就告诉波斯匿王说︰“央掘魔罗其实是早就成佛了,佛名叫作一切世间乐见上大精进如来;也说到文殊师利是另一尊佛,佛名叫作欢喜藏摩尼宝积如来。”所以显然这两尊佛是特地倒驾慈航,来我们这个娑婆世界配合 释迦世尊的弘法,而示现演出这一场度众的戏的。

  这一段阿含部经中的义理非常重要,就像刚刚经文内容所陈述的,藉由央掘魔罗的化现、以及文殊配合了演出,为佛门四众说出了空与不空的真实理︰空的是烦恼、是缘生法的蕴处界;不空的是出生蕴处界及烦恼的如来藏本识。本识有空与不空的两个层面,既能出生缘起空的无常蕴处界以及蕴处界相应的烦恼,但是祂自己却不是蕴处界诸法、也不与所有烦恼相应,祂本自解脱,这就是“空、不空”如来藏的真实义理。

  在一切人的实相法界当中,都是这样同时具有有为界与无为界的,才能成其为人,才能成其为有情,否则就不可能有你、我、他等有情出现在三界中。如果没有本识所出生的一切有情的无常蕴处界存在,也就不可能有缘起性空的世俗谛存在而可以被阿罗汉、辟支佛所亲证。假使没有能生蕴处界的本识出生了有情的五阴身,我们也就不可能有实相第一义谛可以亲证了。所以说,一切法都是由本识如来藏所出生的,而如来藏本识双具有为界与无为界,才能出生种种有为性的法界、也才能有出世间的无为界功能可以被四种圣人用来利乐众生。假使没有双具有为界与无为界的本识,那就不会有无漏有为法的存在,也就不可能有四种圣人出来说法利乐众生了。

  所以说佛法必须双具有为界与无为界,不可以单有缘起性空及无为界,否则就不成其为佛法了。因为佛菩提道殊胜之法是世、出世间法,不只是二乘依涅槃本际而修的缘起性空的出世间法,更不是应成派中观的断灭法,而是具足函盖世间法及出世间法的。

  那么今天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