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59-62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59集 涅槃本际(一)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之探源”。我们今天所要演说的题目是“本际”,是相对应于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第六辑,首页开始的第三节“本际”。

  说到本际的话,我们一开始会先帮它下一个定义,这一个定义的建立,我们大致上依据小乘以及大乘;小乘的部分我们会举用《中阿含经》,大乘的部分我们举用一论、一经,论是《中论》,经的话是《胜鬘经》。虽然有大、小乘经论上对于“本际”这一个名词定义的不同,可是实际上我们先下一个结论:这个本际指的就是“涅槃本际”,所谓的“实际”,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不生不灭法。我们要证成这个是 佛所说法,前善、中善、后善,三转法轮即使在字面表面的意义看起来似乎是不同于初、二转法轮,实际上仍然是吾道一以贯之,佛演说法一样都是依于圆成实性心,而来施设祂所说的不同教理。不管如何,从始至终都一样以涅槃心真如实性,而来演说、贯串所有一切的,成就大乘佛法的义理。

  那我们先来念念看,小乘经里面的《中阿含》《本际经》是如何来定义本际的,我们念一下经文:【有爱者,其本际不可知;本无有爱,然今生有爱,便可得知。所因有爱,有爱者则有习,非无习。】(《中阿含经》卷10)这里的本际,如果我们根据一些作梵文、巴利文研究的学者,来作一个直接字词的翻译的话,这个本际有时候就翻译成前际,或是翻译为最初点,或是说第一点。

  在小乘经《中阿含》里这个本际的定义看起来的话,似乎跟不生不灭法没有关联,这个部分我们先留到后面;先知道小乘的本际的定义,它只是依于生灭法的流转。譬如说我们引用缘起“十因缘、十二因缘”来讲说的话,“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这样子的十二因缘循环无端,根本找不到一个最初点,小乘经《中阿含》所说的本际,它的定义似乎是在这里。这个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小乘阿罗汉他只要能够断掉生灭法、生灭相,他不需要证得圆成实性心—所谓的涅槃本际如来藏—他一样可以证入无余涅槃,灭尽五蕴、十二入、十八界,证入寂静、清凉、无余涅槃。

  那以大乘论《中论》我们再来解说一下,它对于本际的定义是如何?跟菩萨们预先说明一下,在《中论》这个定义它虽然是大乘论,可是它的定义好像跟前面的《中阿含》相当接近,难道说 龙树菩萨不承认有一个涅槃如来藏吗?它的本际为什么跟小乘《中阿含》里面所说的所谓的最初点、第一点、根本点一致呢?我们还是先念完《中论》的论文,再把后面的《胜鬘经》的经文念完之后,我们再来一起作一个融通,来说明一下。

  《中论》在〈观本际品〉,龙树菩萨说:

  问曰:“《无本际经》说:‘众生往来生死,本际不可得。’是中说有众生有生死,以何因缘故而作是说?”答曰:“大圣之所说,本际不可得;生死无有始,亦复无有终。”(《中论》卷2)

  从《中论》 龙树菩萨回答外人的质疑,他这边所说的“本际不可得,生死无有始终”,很清楚的跟前面的《中阿含》所谓的小乘经似乎是一致,然而这里并不代表 龙树菩萨不赞同。后面的《胜鬘经》来讲说,本际所指其实就是这个涅槃心如来藏,因为 龙树菩萨在其他他所造的论里面,他认同一切唯心所造,认同有一个入胎识的证据在;而且最重要的,《中论》的目的并不是在破斥大乘唯识,而主要是在对于《胜鬘经》里面所说的这些空乱意众生、或是执著身见的、或颠倒见的众生。换句话说,《中论》所破斥的对象,主要是对于小乘的我无、法有,乃至大乘初学中一些颠倒、空乱意的大乘修行人错误地执著一切皆空;《中论》著作的目的是要来破斥对于生灭法、在生灭法的层次,就已经有颠倒错误见解的这一些大、小乘人。

  所以严格讲《中论》的话,我们刚刚所引用这个论文,虽然看似相应于、相同于《中阿含》所说的本际,是以最初点、一个根本点、一个前际而来说这个本际,可是实际上 龙树菩萨真正的本意,特别是如果我们引用他的这一个四生偈,所谓的【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中论》卷1)从以前我们单元里面所说过的,也可以证实在十八界生灭法当中,找不到一法能够出生这一些生灭法;生灭法如同海浪波涛不息,您当然找不到一个原始点、一个最初的本际、一个根本,祂所出生之处;这一定是要依于二转法轮已经逐渐地显说,乃至到三转法轮究竟圆满显说的这一个涅槃心、如来藏、第八识,才能够如实地来圆满三乘的前后的义理。

  好!那《中论》之后,我们再来引用大乘的一本非常重要的经典——《胜鬘经》;《胜鬘经》关于本际的讲法,那可以底定了。《胜鬘经》〈自性清净章〉:【世尊!生、死者依如来藏,以如来藏故,说本际不可知。世尊!有如来藏,故说生、死,是名善说。……】后面又说到了:【如来藏者离有为相,如来藏常住不变,是故如来藏是依、是持、是建立,……。】(《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这里还有一句重要的:【如来藏者,无前际,不起不灭法;……如来藏者,非我、非众生、非命、非人;如来藏者,堕身见众生、颠倒众生、空乱意众生,非其境界。】(《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换句话说,真正要讲本际的真实义,那一定是要依于如来藏而来建立。

  如来藏是一切法出生之所依,这一个圆成实性心如来藏,三自性里面的不生不灭法,祂能够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生灭法。而众生却又在这一个生灭法上面,依于这样子的颠倒、身见乃至所谓的空乱意,而错取了生灭法上面的一法,而建立了我执相、法执相;而错解说这一个本际是不存在的,而建立蕴处界里面,特别是以意识心乃至意识心的种种变相,而来说为是佛法当中最重要的一个根本实义。譬如就像有些人以缘起性空,乃至喇嘛藏密的话,以意识心住于乐空不二的境界,而来说是能够成就报身佛。这些都是《胜鬘经》胜鬘夫人向 佛禀白,而蒙 世尊应许她所说是正确无误的经文,已经明显地作了一个明白的驳斥。

  好!解说完这样一个小乘对于本际的定义,还有大乘一论《中论》、一经《胜鬘经》对于本际的定义。观众菩萨们或许还是会有一些质疑,因为就您现在所修学的佛法来讲,“大乘非佛说”这样子的错误见解,就要根据我们前面所说的这样子的小乘、大乘的定义,再藉由我们以前已经约略讲述过的,而现在是要用一个比较有次第的,把它浓缩在一起而再来证成。

  以两个原因来证成,为什么只有《胜鬘经》所说的这个本际的定义,才是真实正确无误、才是 佛的究竟的本怀?我们要依据的两点,之前大概都有断断续续地分布于各个单元已经讲说过了,这里的话我们把它浓缩成还是两个:第一个,我们要以“阿罗汉非佛”作为第一点,来证明大乘所说才是正真无误。第二点,我们要依于大乘是佛说,就是引用《成唯识论》卷3,弥勒菩萨为我们这一些大乘的修行者提出了七个建立的理由或根据,来证成大乘是佛说。

  再总成这两个,小乘阿含只是成就阿罗汉、缘觉之道,它并不是能够让阿罗汉的智慧等同于 佛;再加上《成唯识论》的圣慈氏,就是 弥勒菩萨的七个证据,我们总结在一起,要来证成小乘所说的义理,比诸于大乘成佛之道,那是远劣、卑浅于后者。基于这样的理由,当然我们不会以《中阿含》这个经文表面的字义-这样子对于本际的定义-为准,而应该要依于《中论》背后所影射的,有一个无生之法在这蕴处界之外,能够让蕴处界生灭法虽然是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可是又是不无因生,当然也能够顺便就成立了《胜鬘经》所说,如来藏才是一切众生的生死本际,也是阿罗汉入于无余涅槃之后,不成断灭所依的真实法。

  好!我们就来看看第一点“阿罗汉非佛”,这以前讲过很多,我们现在很简短地一个一个地把它带过去。第一点,我们之前说过了,如果阿罗汉是佛,那 世尊的十号具足,阿罗汉也应该十号具足,而不应该只有 世尊十号当中的阿罗汉;没有一个阿罗汉敢说他是天人尊,敢说他是无上师,敢说他是佛、世尊。第二点,佛有十大弟子,各个有他所专长、独胜的部分,譬如舍利弗的智慧第一,目揵连的神通第一,迦叶尊者的苦行头陀行第一,乃至阿那律尊者的天眼第一,阿难的多闻第一等等。从十大声闻弟子各个所证,上下殊劣有所不同,我们也应该可以了知,诸佛如来所证必定皆等,因为都是究竟无上正等正觉;可是十大弟子这些阿罗汉却各个所证有所高低上下,当然由此可证阿罗汉绝对不是佛。

  另外之前也已经有提过了,我们曾经引用《中阿含》卷28的《瞿昙弥经》,经文里面讲到 佛跟阿难说:【当知女人不得行五事。若女人作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及转轮王、天帝释、魔王、大梵天者,终无是处。】换句话说,佛在这里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佛十号里面的调御丈夫,乃至 佛三十二相里面的马阴藏相,虽然 佛其实不是如同欲界的凡夫一样,真正有一个不净的男根相,可是这一个殊胜的马阴藏相,它譬喻的我们之前有讲过,它实际上是一个殊胜的法会相,是以莲花而为呈相。不是世间还堕落于淫欲贪爱境界的欲界男子相应的所谓的马阴藏男根相。不管如何,从这一个 佛的十号乃至这个《瞿昙弥经》,我们都可以清楚地知道,必定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女人成佛——没有女佛,这个其实在大乘经《楞严经》也已经破斥过了。男佛、女佛都不是正确的讲法,因为 佛早就远离男女欲,佛早就已经不可以男女身而来说祂,更何况真正的佛是法身佛,是无形、无相、无所住而能够出生万法,住于涅槃如如境界的真实佛。

  既然 佛不可能是女人能够成就,问题是在 佛当世的时候,有没有阿罗汉比丘尼?很显然的,非常众多!乃至 佛在十大声闻弟子,刚刚所说的阿罗汉比丘之外,佛也有在这个〈弟子品〉经文当中,一一地为大众讲说了祂的阿罗汉比丘尼弟子当中,各个有哪一些是多闻、哪些是福德、哪些是修学禅定第一。从这里我们也可以反证过来,既然女人不能成佛,女人有五事不能成就,而依这个《瞿昙弥经》,阿罗汉却是有女众阿罗汉。反过来证明就可以知道“阿罗汉不是佛”。

  好!再来,我们曾经也引用过《杂阿含经》卷30(第830经)里面的话,迦叶尊者虽然也是三明六通大阿罗汉,可是他对于 世尊制定戒法,然后极力地希望弟子们来遵守所立下的戒律来自净其意,来让自己的修行能够圆满(虽然只是小乘法),迦叶尊者对于 世尊这样子的作法,却是有所不满;可是终究已经是三明六通大阿罗汉,远离我爱执藏,没有烦恼障现行了,而且了知 世尊对于这些二乘声闻无学的大恩德,所以他托钵乞食回来之后,他洗手足,然后 佛前顶礼。那我们之前也说过了,如果阿罗汉是佛,三明六通的大迦叶不应该跟 佛顶礼,舍利弗、目揵连这样子的阿罗汉,也不应该跟 佛顶礼,因为佛佛都是相同的——所证圆满。很清楚的,单从阿罗汉必须向 佛这样子的师父和尚顶礼,我们就知道阿罗汉不是佛,而迦叶不仅是向 佛顶礼,他还说了很重要的几个字,请菩萨们记得,迦叶【白佛言:“悔过!世尊!悔过!善逝!我愚我痴,不善不辨!”】(《杂阿含经》卷30)请看清楚,这里迦叶尊者跟 佛忏悔,说他自己愚痴,没有正确的知见而来怀疑 佛制戒,而怀疑 佛为什么要弟子众很努力地来修持这样的净戒,从这里我们也可以证明,阿罗汉不是佛,虽然佛一定是阿罗汉。

  好!再来我们引用一些新的数据。在《杂阿含》卷22(593经),这里有几个偈文:【一切世间智,唯除于如来,比舍利弗智,十六不及一。如舍利弗智,天人悉同等,比于如来智,十六不及一。】换句话说,这里告诉我们,即使是十大声闻弟子里面智慧第一的舍利弗,以他这样的智慧,即使普天下的天人,还有人间的世俗人他的智慧都跟舍利弗一样,而总共加起来的智慧,仍然跟 如来所证得的智慧比较起来,尚且不及十六分之一。当然这已经是客气话的讲法了,就我们大乘弟子所知,佛的十力圆满,而单独就这其中的天眼通、宿命通来说,即使是三明六通大阿罗汉,他的所证比之于 佛仍然是极为有限。

  这个之外,我们再来举用一下《杂阿含》卷3(第75经):【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如来应等正觉未曾闻法,能自觉法,通达无上菩提!】后面的经文,时间的关系,我们先简略过去;简单讲,佛跟阿罗汉最大的差别就在于 佛是无师自悟,而阿罗汉却都得是声闻人。即使所谓的辟支佛这样的缘觉人,他所修学而能够实证的缘觉乘法,必定也是从 佛或是从菩萨那一边听闻得来,绝对不是无师自悟,无师而成为阿罗汉、无师而成为辟支佛。

  再来我们再举用一下《杂阿含》卷15(第404经),之前我们有说过了,这一部经有另外一个翻译叫作《升摄波叶喻经》,佛用这个升摄波树整个大树林的树叶,跟祂手中从地上抓起的落叶,祂问弟子们(这些声闻比丘弟子们),问他说:“我手上的叶子多呢?还是这整片大树林里面的叶子多?”这毋庸置疑,当然大树林里面的叶子多。可是重点来了,佛是如何来形容这个大树林的叶子,而来说这个是祂成佛所自知自证的正法,却不为声闻人说的呢?我们来看一下经文:【如大林树叶,如我成等正觉,自知正法所不说者,亦复如是,所以者何?彼法非义饶益,非法饶益,非梵行饶益、明慧正觉、正向涅槃故。】

  这里的话,一般这一种否认大乘真的是佛说、否认有不生不灭法第八识如来藏存在的修行者或学者,必定于此难以来作一个前后能够文义通达的演说,因为这里明明经文是说“佛自知的正法,却不为声闻弟子说”。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一些是阿罗汉,他要入无余涅槃,他不需要了知、不需要实证第八识如来藏;因为阿罗汉如果是定性声闻人,他悲心小、他愿力小,他只求自己解脱三界烦恼。三界烦恼无外是所谓的烦恼障、所知障;当中的烦恼障,相应于分段生死,而不相应于成佛所需要断除的法我执,或是所谓的无始无明,或是所谓的所知障。因为只有证得一切种子识——阿赖耶识如来藏,再依于这一切种子识,证得一念慧相应之后所成就的根本无分别智、后得无分别智,依之而上修增上戒、增上定(增上心),然后增上慧学,满足十地所需的福德智慧功德—所谓的六度、所谓的四摄—才可能成就佛道。那阿罗汉既然不是佛,阿罗汉的目的既然只是要解脱自己,他只是要解除这一个蕴处界,能够让他不再继续流转生死,他当然只要能够灭掉依他起的蕴处界,乃至在依他起上面所建立的我爱执藏相,人、我、众生、寿者相,所谓的遍计执性、遍计执相;他当然于三自性当中,成佛所必须要实证的不生不灭法圆成实性心,他是不需要实证的。就是因为他不需要实证,所以 佛已经实证的,祂成就佛道必定早就在七住位满足实证的自知正法,就是这个如来藏正法、这个涅槃本际法,祂所自知而依之。而三大阿僧祇劫成就佛道之所依的这一个涅槃心如来藏,祂当然不需要为这一些只求以声闻法、或是说以缘觉法而来证得二乘解脱的这一些弟子们来演说。

  好!那在最后一个,《中阿含》卷30〈大品福田经〉,这里面有说到:【云何九无学人?思法、升进法、不动法、退法、不退法、护法——护则不退不护则退、实住法、慧解脱、俱解脱,是谓九无学人。】这里《中阿含》的〈大品福田经〉里面,有讲到两个名相“思法、退法”,时间的关系,我们就等到下一个单元再来为菩萨们解说。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0集 涅槃本际(二)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

  延续上个单元,我们在上个单元最后念到了《中阿含》卷30〈大品福田经〉,这一段经文一样可以为我们来证成阿罗汉不是佛,虽然佛一定是大阿罗汉。经文:【云何九无学人?思法、升进法、不动法、退法、不退法、护法——护则不退不护则退、实住法、慧解脱、俱解脱,是谓九无学人。】换句话说,在二乘声闻人里面阿罗汉的话,还有这样子的品次、所证不同。从我们最简单的、经常听到的,所谓的慧解脱、俱解脱阿罗汉,很明显的,慧解脱阿罗汉他必定证得初禅能够不退,才能够成就四果慧解脱不退。可是俱解脱阿罗汉却是在慧解脱之上,他还要证得四禅八定、证得灭尽定,他才能够成为所谓的非时解脱的阿罗汉。同样都是阿罗汉,同样都是四果的小乘的无学人,可是慧解脱、俱解脱却是很清楚的有所差别、有所高下,至少在禅定的这个部分。单单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证成这个阿罗汉绝对不是佛,因为世界上绝对没有佛所证有高低胜劣的不同。

  同样一段的经文里面有两个名相,我们之前有引用过瞿低迦尊者的例子,瞿低迦尊者就是这一段经文里面所说的思法或是退法阿罗汉,思法无学、退法无学。退法无学就是说,这一个小乘的修行人,他证得四果之后,他可能还堕于三果、二果,甚至退到初果。这当然跟他的禅定的证量有关,跟他对于欲界五欲的贪著能不能依于他在三果;如果要坚定不退,就一定要有实证的初禅,而且初禅必定不可以退失,才能够于现法乐住而永远不退失,这样子三果乃至四果实证。瞿低迦尊者相应的经文,我们来念一下,很简单地念一下,《杂阿含》卷39:【彼尊者瞿低迦作是念:“我独一静处思惟不放逸行,精勤修习以自饶益,时受意解脱身作证,而复数数退转,乃至六反,犹复退转。我今当以刀自杀,莫令第七退转。”】换句话说,瞿低迦尊者六次证得沙门第四果阿罗汉,可是却因为种种的因素,当然就跟我们刚刚所说的没有办法现法乐住,也有相当的关系。无论如何,他六次证得阿罗汉四果,六次又退回去四果以下,第七次的时候他终于坚定心意了,他宁可自杀其身,不愿意让自己再有第七次的退转。

  像这样子,当他证得阿罗汉再退回去三果,没有办法满足四果无学的智慧实证的时候,这主要当然是因为对于三界爱的法,因为习气浊重的关系,而禅定没有办法坚固地制衡它,所以这个时候的瞿低迦,我们可以把他这一个声闻,刚刚《中阿含》里面所说的,他是所谓的“退法”阿罗汉;当他第七度证得而怕退失之后,他持刀自杀,这时候他就是所谓的“思法”阿罗汉。问题来了,我们都知道不管大小乘都承认、都知道,佛是福德、智慧两足尊,先不讲 佛其他部分的福德、智慧,世界上有自杀的阿罗汉,世界上可能有自杀的佛吗?甚至在《阿含经》文里面也清楚讲到,佛绝对不可能横死。换句话说,不可能像这一些所谓历代达赖喇嘛里面九代、十代、十一代、十二代这样子的喇嘛,九世、十世、十一世、十二世喇嘛分别都是八岁、九岁、十八岁、二十岁,还没来得及掌握政权还有宗教上实际的权利,就因为政治权力之间的倾轧、斗争而横死、而夭折,所以这一些活佛当然绝对不是佛。

  那在这一个阿罗汉不是佛的部分,我们再来引用《杂阿含》卷12,很简单地只是提出来这一些关键词,请菩萨们有兴趣自己再去搜寻。在《杂阿含》卷12里面最后有两部经:一部经是在讲阿支罗迦叶,这是一个放牛人;另外一部经是在讲玷牟留外道。这两个,一个是福德(至少是世间福德)不怎么样的这一个牧牛人阿支罗迦叶,他在 佛要去入城托钵的时候,硬把 佛阻挡住,三次请 佛说法,佛为他说了之后,他证得了阿罗汉;可是当天下午却被牛给抵死,抵死,抵死了(台语)。如果成佛这么容易,原先早上还是一个凡夫人,还是一个福德不好,世间福德不好的牧牛人,竟然听 佛一席之法,他就可以成就为阿罗汉,世界上可能有这样子的 佛吗?可是世界上却无妨有这样子福薄的,智慧跟 佛相较起来非常浅劣的这样子的阿罗汉。

  那在阿支罗迦叶这部经的底下,就是玷牟留外道这部经。玷牟留这一个外道,类同于这一个阿支罗迦叶,早上白天还是外道,经过与 佛值遇之后,请 佛为他说法,佛一番解说之后,而让他当场就实证了阿罗汉。只要稍微有常识的菩萨就知道了,先不管说所谓的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祇劫,需要无量无边的福德资粮,需要无量世的修学六度、四摄法,乃至在等觉位需要有这样子的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这一些辛苦姑且不论,怎么可能有这样子的阿罗汉法就跟佛法等同,而成就了阿罗汉就等同成就于佛?很简单的道理,佛一定是阿罗汉,可是阿罗汉必定不是佛,因为只有佛才可能是无上士,才可能是天人尊,才可能是明行足,于三明完全具足、实证、了知;而阿罗汉像玷牟留、阿支罗迦叶,先不讲福德,他们的智慧跟 佛比起来,那真的是说,何止是天地悬隔之远。在此我们也又再一次的证明,阿罗汉绝对不是佛。

  好!我们说,要来证成本际的三种定义里面,我们不可以《中阿含》这样子的本际—最初点、第一点、初际—而来反驳《胜鬘经》所说的以如来藏为本际,以第八识这个不生不灭法为涅槃本际是错误的。刚刚说过了,我们证成的方法,就是先来证成小乘阿含所说,是极为有限的阿罗汉乘乃至缘觉乘,那藉由证明 佛所证的,祂成佛所自证的正法,绝对远胜过于阿含所说,所以大乘必定是 佛亲口所说,要用这一点来证成说本际的定义。即使有这样大小乘的不同,可是必定还是要以《胜鬘经》所说的以如来藏为本际,以能够出生万法的这样子一个自性清净心,为阿罗汉灭尽蕴处界生灭法、生灭相而能够不成为断灭的,这样子的一个真实心—不生不灭法阿赖耶识—才是真正本际的、根本的、实际的定义。

  那再回来,我们刚刚说了,因为要证成大乘是佛说,所以我们刚刚先来证成说阿罗汉不是佛,我们所引用的全部都是四阿含里面的经文,我们并没有引用大乘经。那现在呢,在证成阿罗汉不是佛,而大乘必定是佛说的第二点,我们再引用以前有简单说过的,在《成唯识论》卷3 玄奘大师引用了 弥勒菩萨—当来下生弥勒尊佛—祂所说的七点为根据,来证成大乘必定是佛说。而任何人如果毁谤大乘不是佛口亲说,而只是佛陀逝世之后,这些后世的弟子因为对于佛陀、对佛陀所说的法,这样子的怀念,以及互相之间的辩论分析,而才来衍生出来后世的这些所谓的二转法轮、三转法轮的经典;任何人抱持这样子的错误邪说而来谤佛、谤法,他不仅没有办法回答我们刚刚单独引用四阿含所举证的这些经证,他连底下的《成唯识论》 玄奘大师所举证引用的圣慈氏 弥勒菩萨祂的七点,他也必定没有办法反驳。

  我们简单地来看看,这七点各自又是如何:一、先不记。时间的关系,我们后面的论文不说。先不记指的是说,佛陀如果祂预先已经知道后世的这一些,不管是祂所谓的弟子或是外道会来假装说是 佛说而来建立大乘法,而其实大乘法不是祂 世尊本身亲自所说,那么 佛世尊的十力具足,祂有天眼通,祂有宿命明,祂这样子的 佛的威德慈悲,祂不可能不在祂在世的时候,就预先授记了未来世有一些所谓的大乘法——那是魔说;如同《大般涅槃经》这样子的一个授记,这是先不记。

  第二个,本俱行。本俱行就是说大乘、小乘它本来就是“俱”,同时在世间上流传、流行,并不是这个所谓的后世的学术研究学者所说的,大乘经典是后世才出世、出土的。因为最简单的,我们引用阿含里面(菩萨们有兴趣,您可以去搜寻一下),特别在《增壹阿含》、《杂阿含》都清楚地记载有所谓的菩萨这个名称,也有所谓的佛乘、声闻乘、缘觉乘这样子的三乘菩提不同的差别。乃至后面我们还要来引用经典来证成。其实在《阿含经》里面就已经虽然不是显说,因为刚刚说过了,二乘声闻的阿罗汉不需要证得这个涅槃本际如来藏,所以 佛虽然要依于这个说法圆满前善、中善、后善,可是又因为阿罗汉对祂所证的一切种子识所证的正法、成佛所依的如来藏—涅槃本际—这个妙真如心,阿罗汉不需要实证;可是佛依于真实义理,来演说十因缘、十二因缘,乃至演说其他的二乘人所应实证的法,祂一样是把这一个涅槃本际、入胎识,这个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这一个五阴俱识,佛一样是用隐喻的方式,而让后世的大乘声闻菩萨能够明显的认为说,虽然是对小乘人的隐密而说,对于大乘人、对大乘菩萨而言,确实已经是明显地显扬而说。

  那我们再来看看第三点,非余境。简单说,大乘经典里面所说的义理甚深甚妙,不是其余的佛法之外的外道,或是说邪魔所能够来创造。第四点,应极成。有些人他或许不用其理由来辩驳,他也不想要直接去否认,而却说了大乘法、大乘佛经虽然不是 释迦牟尼佛亲口所说,它是其他佛所说,他用这样子的间接的方式,或有或无的否认说,大乘不是 释迦牟尼佛所说。那圣 慈氏在这里祂直接就说了,即使是其他佛所说,譬如是过去佛所说,一样是佛说,所以不可以以这一点而来否认说大乘非佛说,以这一点来否认《胜鬘经》里面所说的本际就是如来藏、就是第八识,而认为说《中阿含》所说的本际,所谓的初际、最初点、第一点,这样子来解说涅槃的本际才是正确的。

  第五点,有无有。有无有就是说,有大乘法的建立,有大乘法的流传于世。换句话说,要有佛菩萨出世,这样子的声闻、缘觉法才有人去演说,这样子的定性声闻人或是定性缘觉人,他才可能有机会依于他所听闻的这一些二乘佛法,而来证得二乘无学解脱。因为原因很简单,如果世界上都只有定性声闻人、定性缘觉人,每一个证得二乘无学果都证入无余涅槃,不于三界现身意,那后世的这些众生又如何能够再证得声闻缘觉法呢?特别是在《阿含经》里面的话,佛也已经说过了,只有 佛才是无师自悟,其他的众生,以阿含来讲,当然是指有因缘值遇二乘法而修学声闻法、缘觉法的这些众生,都不可能无师自悟。从这里阿含经文也可以反证,这里的有无有,确实是要成立的。

  六、能对治。换句话说,大乘法所说的烦恼障部分的对治,乃至即使同样是一个四念处,而大乘菩萨所演说的四念处、三十七菩提分,这样子深入的部分,依他的道种智,依他的根本无分别智,而来演说小乘的这样入门的这些法,都能够不仅比小乘声闻人所证更为殊胜。譬如来说,地上菩萨他不仅能够断掉分段生死,断掉烦恼障,他还能够断除掉这一个烦恼障现行之外的随眠种子,所谓的习气,当然只是分地的断除,一直要到七地满心、八地入地了,才依于他能够念念入于灭尽定,有这样子的于相于土自在,能够所谓地远离想阴区宇,而能够完全把相应于烦恼障的习气种子都完全断弃。

  由此可知,大乘经典里面所说甚深极甚深,远胜于超过阿含经典的义理,甚至我们讲一句没有诬蔑的意思、没有轻视的意思,只是就实而论,看看这个四阿含所记载,经常所说的义理都只有很简短的,甚至没有把 佛所说的甚深的、究终的、隐藏的实义演说出来,经常甚至三部、四部相连的经典都只是在说如同前部经、如同前部经,而所说的都只是很简短的名相。从这样子的表面的义理来讲,单独一个能够背熟大乘《般若心经》,而对于《般若心经》里面所说的【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种种的意旨而来讲说,菩萨依此而于涅槃、而于生死,都能实证而且没有怖畏。一个能够真实了知《心经》真实义的菩萨,他所了解的智慧,虽然在解脱道上、烦恼障实证上,还不如三果、四果这样子的一个声闻道能够证得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的声闻人,可是他在法界实相上的证慧,却已经远远不是这一些未证圆成实性心、涅槃本际、如来藏、第八识,也就是《六祖坛经》里面所说的“何其自性本自清净、本不生灭、本自具足、本不动摇、能生万法”的这一个涅槃本际,《胜鬘经》里面所说的自性清净心,两者的差距已经是很难以道里计的。

  那最后一个,第七点,义异文。义异文的意思,换句话说,大乘、小乘其实是讲同样一个名相,我们引用这一个章节本际来讲,小乘也讲本际,大乘也讲本际。可是实际上真实的义理,小乘只是依于要能够灭掉依他起、遍计执而来讲这个本际;这个本际、这个最初点,在生灭法、生灭相当中,你找不到最初的一点。因为 龙树菩萨也说过了,在这蕴处界生灭法当中,你不可能找到任何一法,能够自己出生自己,乃至又自生、他生、共生;可是又说了,在这个蕴处界当中,这一法虽然非自生、非他生、非共生,可是你也不可以说,这一些蕴处界法是无因而生。很清楚的,他所指的这一个无生,就是所谓的不生不灭、本自清净、本无动摇,却能够出生万法,出生蕴处界生灭法的涅槃心如来藏,确实是 龙树菩萨在《中论》当中,他也是隐说的这个涅槃本际。他所说的这个本际的真实义,其实是明著要来破斥这些空乱义的众生,这些在小乘、大乘法执著于空或是执著于有,而没有办法真实的了知涅槃本际的这些众生,他是为了破斥这些众生而写下《中论》。然而他毕竟是禅宗的初祖传给二祖《楞伽经》里面所授记的初地菩萨,初地菩萨早就已经远远的超过禅宗七住明心位,他对于六祖依于《金刚经》所证的含藏识这个自性清净心,当然也一定有所了知实证,他的知见当然不可能落于只跟一些空乱义众生,或是执著小乘才真的是佛说、大乘非佛说的这一些顚倒见的众生那样子的执著,而误以为《中阿含》所说的本际,表面的意思才是 佛所谓的本怀。

  那在圣 慈氏菩萨所说的七个原因,我们再来证成大乘是佛说之后,我们很清楚的应该已经可以来证明,阿罗汉跟佛所证相差甚远。既然阿罗汉所说所证跟佛相差甚远,《阿含经》只是让众生成就二乘声闻菩提、缘觉菩提道,真正要成就佛道,真正要能够了知 佛于《升摄波叶喻经》所说的:我成就等正觉成为如来,我究终所证的正法,记得是正法,不是邪法,也不是其余这些无义法;这一个正法当然是必须依于佛地才实证的一切种智,依于在七住位就已经明心证真的一切种子识——阿赖耶识,依对阿赖耶识的实证而再有根本无分别智——总相智,后得无分别智——别相智,乃至地地进修证得道种智或是道相智,乃至到成佛之后一切种智具足,四智圆明。只有这样子,所谓的成佛所应实证的正法,这才是真正的《升摄波叶喻经》里面,这些算数譬喻所不能及的,比诸于二乘声闻人只证得佛为他们演说的这么一丁点的手上的、掌中的落叶。

  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再给一个简单的总结:《杂阿含经》里面卷34(第967经)有记载到:阿难尊者他在河边洗浴的时候,有一个外道叫俱伽那外道,因这个因缘,俱迦那外道向阿难尊者请问了小乘里面很出名的所谓十四无记法。这个十四无记法经常有人来引用破斥,认为说没有一个真实的我,你们说涅槃本际就是如来藏,可是 佛在小乘阿含明明说过,如来死后不可说有,也不可说无,这是一个无记法;乃至世界有边无边,这是无记法。然而这一些毁谤大乘不是佛说的人,他却不了解,甚至可能也没有仔细地去读到,在《杂阿含经》里面,阿难回答俱迦那外道的时候,就已经清楚地说到了他对这个十四无记法“非不知非不见、悉知悉见”。从这里我们应该可以证明:小乘里面多闻第一,乃至结集三藏的阿难尊者,他实际上跟随 佛已经是无量劫,而在大乘的《法华经》里面更已经被授记成佛;他这样子累劫地跟随 佛,他早就证得初果,对初果人要断我见之前,就必定已经要知道,而不会落于像焰摩迦那样子地认为阿罗汉死后命终一无所有,没有一个涅槃本际存在,他不可能无所了知。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1集 涅槃本际(三)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之探源》。

  上一集最后我们讲到了,在小乘里面所谓的十四无记法,实际上是因为小乘声闻人他不需要了知这个涅槃本际、这个无生法、这个如来藏;因为声闻人要证得二乘菩提,不管是声闻或是缘觉法,他们只要能够灭掉生灭法跟生灭相,他们不需要证得这一个圆成实性心。就因为这一点,所以 佛虽然证得成佛所知的正法,远如繁星、远如大树林树叶之多,可是对于这些定性声闻人,不愿回小向大,悲心没办法生起的这些定性小乘人,祂只跟他们说落叶——掌中落叶之法。可是呢,虽然即使一般人有这样子的认知,实际上在阿含里面也已经记载了,阿难尊者跟外道说了,实际上十四无记法他是“具知具悉”,他是有“如是知、如是见”,而并不是像一般错误地断章取义,而要来毁谤大乘非佛说、如来藏是从外道神我演变而来的,佛法当中严格讲所谓的狮子身中虫,这些毁谤佛法的人所说的,从十四无记就可以破斥大乘法是佛所说。

  好!上面两个单元我们已经简单的依于《阿含经》的记载,乃至依于《成唯识论》引用 圣慈氏菩萨祂所说的七点理由,而来证成大乘必定是佛说,阿含所说的只是二乘菩提。而大乘既然是佛说,成佛之道尽在大乘经当中,当然《胜鬘经》所说的本际(它所说的如来藏是本际)当然才是正真无误的。而《中阿含》所说的本际——所谓的最初点、所谓的第一点、所谓的初际,或是说《中论》当中,龙树菩萨为了要破斥小乘、大乘的这一些空乱意人,或是说身见颠倒的众生所说的本际,貌似是在附和《中阿含》表面的经文的意义;实际上 龙树菩萨(这一个在禅宗证悟祖师所要传授的《楞伽经》当中被预记为初地欢喜地的龙树菩萨)当然他真正对于本际的定义,绝对不可能违背于《胜鬘经》当中,为 佛所认可的胜鬘夫人所说的“涅槃本际就是如来藏,而如来藏是一切法出生之所依”。

  好!那以下的话,我们还要进一步来证成小乘阿含里面,其实早就已经所在多有地说明了,虽然是隐说了不生不灭法——第八识如来藏,再进一步地把阿含当中的密意,来呼应我们的副标题,所谓的“唯识学之探源”。而从阿含当中把 佛隐喻而说的入胎识,这个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这一个阿罗汉入无余涅槃之后,明明是灭尽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为什么却不是断灭,而是寂灭、清凉、常住?所谓的“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们要从阿含当中的经文来证成说,佛的一个隐覆密意而说,虽然对大乘菩萨而言已经是显扬而说。

  好!我们来看一下,在说到不生不灭法以及显说之前,我们先引用《杂阿含经》里面,有一个相当有趣的,而来先证成 世尊成佛已经久远,而由这样子的 世尊成佛久远,再来引进去 佛所示现的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当然阿罗汉的无余涅槃,除非他是定性声闻人,不然他即使灭掉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他所证入的无余涅槃,还是只是所谓的如来藏本际独存。而那一些回小向大,或是说菩萨所示现的声闻人,为来引度众生而方便示现的,实则是菩萨示现成这样的声闻人,为了让世间人起信,对于 佛所说的这个小乘菩提起信,乃至最后把他引入于大乘菩提;为了这样子的方便,而来示现为声闻阿罗汉,而来入无余涅槃的菩萨。当然真正来讲的话,他当然不是入于无余涅槃,而会像 佛一世又一世,不断地出生于娑婆世界,而来演说三乘菩提,帮助众生来成就佛道。

  我们先来看看《杂阿含》卷22(第601经):

  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时,彼天子说偈问佛:“萨罗小流注,当于何反流?生死之径路,于何而不转?世间诸苦乐,何由灭无余?”

  换句话说,这个天子说:“这个萨罗—这个河流小溪流—来譬喻生死的流转不息,要怎样才能够返回去呢?就如同十二因缘有流转,要如何还灭呢?”换句话说,这个天人是天上下降到人间,来请示 佛——来请问 佛,那 佛对于这个天人的疑问,祂回答说:

  眼耳鼻舌身,及彼意入处,名色灭无余,萨罗小还流,生死道不转,苦乐灭无余。(《杂阿含经》卷22)

  佛在这里告诉了这个天人,告诉他只要能够灭掉内六入、外六入,只要能够灭掉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只要能够灭掉名色,就能够灭掉三界的流转生死;换句话说,就是证入无余涅槃,永无烦恼障、分段生死。重点是在于底下这一个天子,他又说了一首偈,他怎么说呢:【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杂阿含经》卷22)这个天子说完这一首偈之后,顶礼佛足欢喜,就隐没不现了,回到天上了。

  这里所说的“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在别译的《杂阿含》,其实就是同部经的另一个翻译,它就讲到了:【往昔已曾见,婆罗门涅槃,嫌怖久弃舍,能度世间爱。】(《别译杂阿含经》卷9)稍微能够读得通经文的菩萨就知道了,以天人的寿命久远来讲,他所说的久见——往昔已曾见,绝对不是指这一世。世尊以悉达多太子之身而来成就佛道,天人的寿命单单是四天王天、忉利天,算上去相较于人间都已经是数千万年,甚至是更恒久了,那这样寿命久远的天人告诉我们,他早就已曾看过 世尊,这个婆罗门有涅槃过了。从这里我们证明了两点:第一个、依 佛世尊亲口所说,涅槃就是要蕴处界生灭法灭尽无余。第二个、佛即使示现成无余涅槃,祂也绝不是断灭。

  再来我们引用《阿含经》,先来证成 佛不允许蕴处界灭掉无余涅槃是断灭。当然最有名的经典就是《杂阿含》卷5的第104经:焰摩迦比丘他先抱持了一个邪见,而被同处学法的比丘斥责,可是他不服从他们的教导,而最后要劳动舍利弗尊者直接去找他,而来为他演说正真的二乘法。可是这个二乘法里面,就又已经再反证的告诉我们,世尊不允许焰摩迦抱持这样的邪见,什么邪见呢?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这也就是呼应我们刚刚所引用的《杂阿含》卷22的601经所说的:涅槃,所谓的无余涅槃,祂就是生灭法生灭灭尽、永灭无余,可是祂是寂灭为乐,祂是寂灭、祂是解脱、祂是清凉。而不是焰摩迦比丘还抱持著恶邪见,四处张扬所说的,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入了无余涅槃就什么都没有。这其实就是落于《胜鬘经》之前所说的“空乱意众生”谤一切法皆空,也是《中论》里面 龙树菩萨所要破斥的。

  好!那这一个《焰摩迦经》之外的话,我们还可以来举用《中阿含经》卷24(97经)来证成说,《阿含经》里面 佛确实是已经隐含、隐藏而说,也就是密意而说这样一个涅槃本际、不生灭法、第八识、如来藏的真实存在。我们看看《中阿含》卷24在97经,佛在回答阿难、为阿难开示的时候,问阿难说:【“若有问者:‘名色有缘耶?’当如是答:‘名色有缘。’若有问者:‘名色有何缘?’当如是答:‘缘识也。’当知所谓缘识有名色。”】佛又继续说了:【“阿难!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成此身耶?”答曰:“无也。”】佛又说:【“阿难!若识入胎即出者,名色会精耶?”答曰:“不会。”】后面的我们节省时间,世尊就说了:如果这一个入胎识,入胎、不入胎,那这一个名色,(这一个名色呢,指的就是在这一个羯逻蓝位,也就是所谓的受精卵位)以众生来讲,这个“名”指的就是色受想行识后面的四个无色蕴或是非色蕴,严格讲这个只有在小乘隐喻而说的意根第七识才存在。那这一个“色”呢,严格讲就只有受精卵这个物质色法。

  换句话说,这里的名色绝对是不包括佛所说的这个能够入胎的识,这一个能够入胎的识,当然就是涅槃本际、一切种子识,能够出生万法,可是本身却又是本自清净本无动摇的阿赖耶识、一切种子识。祂因为有大种性自性,祂因为能够执持色身,能够执持众生过往所造的善恶业种,能够来受熏持种根身器,所以才能够在众生上一世业报命根结束之后,在中阴身的阶段,能够随业、随重、随念而与这个入胎识来入于众生这一世应该要来结生相续的这一个名色——这一个羯逻蓝乃至相应的意根。如果没有这一个“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这一个识,世尊就说了:那这样子的生死轮回,就没有办法能够如实地建立。从《中阿含》卷24(97经),世尊在这里所说的:要有这一个能够入胎的识,入胎之后还要能够住于胎中,而来执持这样的名色,才能够让这名色不断地增长,乃至让胚胎当中的男胚胎或是说女胚胎,然后能够出生成为婴儿。这些种种都不是蕴处界里面任何一个生灭法所具足这样子的功能,而这一个识当然就是跟名色相在一起,可是不摄属在名色五蕴当中的这一个第八识如来藏。相关于这一段的“名色缘识,识缘名色”,在《成唯识论》卷3当中,玄奘大师有一段论文,刚好跟它可以来证成。

  《成唯识论》卷3:

  又契经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如是二法展转相依,譬如芦束俱时而转。若无此识,彼识自体不应有故。谓彼经中自作是释:“名谓非色四蕴,色谓羯逻蓝等。”此二与识相依而住,如二芦束更互为缘,恒俱时转,不相舍离。眼等转识摄在名中,此识若无说谁为识。亦不可说名中识蕴谓五识身,识谓第六;……。

  可是 佛又说了,在名色之外有一个识能够来缘名色,而名色又有一个识能够去缘,当然所谓的名色缘识,是指阿赖耶识这个入胎识,这个能够受熏持种的涅槃本际、真如心、真识,祂能够出生众生的业报身,能够出生众生的依报——这些山河大地,依祂出生的正报跟依报,所谓的受熏持种根身器。而这些七转识生灭法出生之后,祂依于众生无量劫来的生死流转,我爱执藏性,他会造作一些善恶业,相应的这些业又被如来藏—阿赖耶识—受熏持种,这就是所谓的名色缘识的意思。

  在这里 玄奘大师清楚地告诉我们了,这一个识一定是只有第八识——所谓的阿赖耶识、如来藏。从《中阿含》卷24的97经,佛为阿难所开示的这个入胎识“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乃至中土第一圣僧 玄奘大师他在《成唯识论》卷3所说的,对于这一段经文的解释,我们都可以证知,虽然《阿含经》佛并没有明说、显说,祂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所证的这个升摄波叶大树林正法——一切种智,祂所依的涅槃本际如来藏;因为二乘人他只需要灭掉蕴处界生灭法,所谓的依他起性,乃至依他起性上面所产生的人、我、众生、寿者相的执著,他就能够断掉分段生死;因为二乘人所要了断,了结分段生死的智慧、福德,不需要那么多,所以 佛当然就不显说,而只为他们说了声闻缘觉法。因为对他们来说,能够证入声闻缘觉的正法,反而不是三转法轮、二转法轮所说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因为他如果不是愿意回小向大的声闻人,而是定性声闻人,当 佛为他演说了这一个阿赖耶识之后,他可能就会落于大乘经典里面所说的“恐彼分别执为我”,反而他有一法而不能证得,而很难去断我见,乃至不用说能够去断我执了。

  好!再相续刚刚的一经一论之后,我们再引用《成唯识论》卷3,玄奘大师这一段论文再来继续补充。《成唯识论》卷3:

  是故大乘真是佛说。如庄严论颂此义言:“先不记俱行,非余所行境,极成有无有,对治异文故。”

  当然菩萨们还记得的话,就是前面单元里面我们所说的圣慈氏 弥勒菩萨所举说的这七点,论文在这之后,玄奘大师接著就说了:“余部经中亦密意说阿赖耶识有别自性。”换句话说,玄奘大师在底下不引用大乘经,单单引用离佛世还相当近的这些部派的小乘的经典,就可以证成大乘必定是 佛说。而 佛在阿含当中早就隐喻而说了这一个涅槃圆成实性心、这个涅槃本际,只是没有显扬而说,没有显扬而说并不是 佛不慈悲,而是这些定性声闻人他不需要了知,甚至为他们说了以后,对他们要来修证、证入无余涅槃,反而变成一个障碍,不是“正”,反而是非义、非法了。

  玄奘大师说大众部《阿笈摩》,他说到了:密意说此阿赖耶识叫作根本识,是其他的转识所作为依止。换句话说,这个根本识是一切法的根本,如果我们把“本际”就意义来讲,而不就这一些所谓的专有名词、名相,而翻译成最初点、第一点或者是初际,我们把本际就说成“根本、实际”。这个一切法出生的根本,就是 玄奘大师在《成唯识论》卷3引用大众部的《阿笈摩》,就是《阿含经》密意而说的根本识,而且是出生一切生灭法,包括眼耳鼻舌身意六转识,都是以这个根本识为根本,而才能够出生。

  接著 玄奘大师又说了,上座部经也密意说这一个阿赖耶识,用另外一个名词,就是“有分识”。玄奘大师又说这个“有”是指三有,这个“分”是指因,就是根本因、出生原因的因;换句话说,有分识就是众生流转三有,在欲界有、色界有、无色界有,在三界当中不断地生死轮回流转造业,因这个烦恼障而分段生死不断,这个都是依于有分识——是三界有之因,是根本识。因为只有这个根本识,才能够恒、才能够变;“恒”因为祂是不生不灭法,“变”因为一切生灭法祂无所不即。祂不离不即一切法,都如同《楞伽经》所说的“藏识海常住,而七转识如浪”,种种的其余依于“一切最胜故”的心王,而有连带出生的相应产生的心所有法,乃至于之后“二所现影故”的心法与心所有法出现的影像色的色法,乃至其他种种的心不相应行法,所谓的名身、句身,所谓的时间、空间,和种种的这一些相应于众生著相这一个心不相应行,都必须依于这个根本心、这个有分识、这个如来藏、涅槃本际才能够出生,都以这一个涅槃本际为依、为本、为际,所谓的“齐识而还,不能过彼”。

  玄奘大师在底下又讲到了:“化地部说此名穷生死蕴。”换句话说,只有这一个阿赖耶识能够遍历生死,能够从今生到后生,能够贯穿三世。虽然在小乘部派当中,他们的经典没有明白,因为对于 佛所说的大乘义理没有胜解,更不用说 佛是密意而说,可是他们至少知道有这样子一个穷生死蕴。而这个穷生死蕴,这个生死根本,能够贯穿无量无边生死的根本心、根本法,玄奘大师在这里说了:“离开第八识,不可能在蕴处界当中找到任何一法,而能够说祂就是化地部经典里面所说的穷生死蕴。”

  好!最后一个,玄奘大师又引用了,说一切有部在《增壹阿含经》里面,也密意说到了阿赖耶识,这个涅槃本际叫作阿赖耶。在说一切有部的《增壹阿含》当中,祂的名词、祂的名相,就是“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还有喜阿赖耶”。

  总结《成唯识论》卷3当中,玄奘大师以他中土第一圣僧,为了佛法而不辞辛劳,不惧生命的丧失,远渡天竺而来取得这样的经典,不止翻译了二转法轮的《大般若经》,还把小乘经典里面所谓一身六足都翻译具足。这样子有实证的胜义僧,他的证量、他的心性,他所说的法义都能够告诉我们,确实在《阿含经》当中都已经明白地告诉我们了,佛虽然是隐说、密说,实际上祂对大乘菩萨来说,已经显说了有一个涅槃本际真实存在,而这个涅槃本际就是入胎识,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就是阿赖耶识、如来藏。

  阿弥陀佛!

  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2集 涅槃本际(四)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这个单元我们主要是要来谈到一些相关于涅槃本际,乃至于三乘菩提佛法一些常识的经常我们可看到的一个谬误的错说、邪说。在开始之前,我们先要引用《六祖坛经》的两段,还有永嘉玄觉大师《证道歌》的一段,来证成不管是 平实导师或是说 玄奘大师,任何写作正真、正论的菩萨论—如同 无著、世亲菩萨的菩萨论—目的都不是在骂人而是为了救人。

  我们经常会举用一个例子:就譬如您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您对于街道方向并不是十分熟悉;如果您的亲人或是您自己刚好身体有了疾病、急症;我们把这里譬喻成说您在三界生死当中,突然这一段的分段生死您有生死大病、有无明大病,您生病了当然要急著去—还对整个佛法大纲不了解的陌生城市—您要尽快的找到一个大医院的急诊室;那您既然是陌生您当然要问人,这时候如果有一个陌生人在您开著车子—我们譬喻成救护车好了,您开著救护车—您要问路边的这一个陌生人,他告诉您:“台大医院要往这边走。”旁边第三者他听到了,他说:“不对!他说错了!台大医院要往这边走,您往那边走刚好方向完全相反,您会耽误了您诊治救命的时间。”假设我们说第三者所说的是正真无误,那请问菩萨们:当他指出来正确的方向的时候,他没有办法,不得不就等于是显扬了你所问的第一个陌生人他所说的方向是错误的,请问这第三者所说的既然是正真无误,请问他这样子的显扬正说、摧邪显正,他是为了要骂人,还是为了要救人?稍微有常识的菩萨,应该都是很聪明的,一点就透。

  我们再回来刚刚说过的,我们引用《六祖坛经》的两段,来针对一些经常会被人家引用,而来责怪说:“你们正觉同修会就是爱骂人!”我们来看看六祖是不是也是爱骂人。《六祖坛经》里面有一段,是很多人最喜欢引用而来指责 平实导师的:【若实不相应 合掌令欢喜 此宗本无诤 诤即失道意】(《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换句话说:“哎呀!你讲你的法,你修你的法;我讲我的法,我修我的法。各人修各人的,何必去管人家?何必骂人呢?”这难道是菩萨的济世救人的本怀?应该是这样子吗?菩萨不应该为众生提供正确的知见而让众生有因缘能够依之而修学,来断我见、来明心,乃至来成就佛菩提吗?这样说法当然是一定有过失的。在《六祖坛经》,难道六祖说了这四句偈的意思,是要我们不要摧邪显正吗?当然不是!我们无妨来看看,若按照这一些人的定义的话,我们来看看六祖是怎么样地骂人。

  《六祖坛经》:【说通及心通 如日处虚空 唯传见性法 出世破邪宗】(《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记得六祖说他出世是为了要破邪宗,“破邪宗”难道不是要来摧邪显正,要来指出正确的修行方向吗?【法即无顿渐 迷悟有迟疾 只此见性门 愚人不可悉】(《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六祖说了:有一些人是愚痴人,对于他所说的“如日处虚空”的这一个见性禅宗顿悟法门,他没有办法自己了知、知悉。就好像有一些佛法当中坚持己见的愚痴人,要违背于佛所说的“藏即阿赖耶”——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而硬要把如来藏、阿赖耶识分成两个不同的心,而说如来藏是无漏的、是清净的;而阿赖耶识是有漏的、 是不清净的。这部分后面有时间我们再讲。

  我们这里再来看看,六祖除了说他是“出世破邪宗”,又说“愚人不可悉”,是所谓的这些人所说的骂人之外,我们再来看看六祖之所以会在《六祖坛经》说到:“合掌令欢喜”,他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六祖坛经》:“若不同见同行,在别法中,不得传付!”因为恐怕“损彼前人,究竟无益。恐愚人不解,谤此法门,百劫千生,断佛种性!”(《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换句话说,是因为说不通,这样的愚痴人不能了解这样子的见性顿悟法门,不了解六祖在《六祖坛经》当中清楚地告诉我们他所悟的,因为听闻五祖三更裹袈裟为他讲说《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记得这是二转法轮经典,而证悟之后他所说的:“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无动摇、能生万法。”这一个心就是含藏识如来藏。

  这里顺便也要点出来一点,经常有很多人都会说,六祖开悟的时候是在他题壁的那一偈,所谓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一些人可能是从来都没有读过曹洞宗。曹洞祖师已经说过了,祖师们怎么说呢?当时如果他这样子就承担下来,认为这个“本来无一物、空无一物的”,虽然他不是那一种空乱意众生,可是如果六祖以此为悟,这个曹洞宗祖师,应该是曹山祖师曹山本寂吧!他说连这一个钵袋子,连 佛陀传下来的这个金钵—这样子的印记—他都没有资格传受。

  换句话说,真正证悟的菩萨都很清楚地知道,六祖的真正的开悟,是在于听闻《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而绝对不是在题壁那一偈,任何人如果说他在那时候就开悟,那只是在把他自己的狐狸尾巴,所谓的“露己败阙”而已!既然我们已经说过了《六祖坛经》六祖为我们印证了摧邪显正绝对是为了要救人,不是要骂人,乃至于在《六祖坛经》当中,被六祖印记明心证悟而又写作《证道歌》的永嘉玄觉大师,他写了底下的这几句话:【圆顿教、勿人情,有疑不决直须争;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断常坑。】(《永嘉证道歌》)清清楚楚的,菩萨们摧邪显正都只是为了要救人而不是在骂人。

  那我们底下就要把一些经常会在佛教界当中,特别是一些佛法概论的普通常识入门书籍当中,看到、听到的一些错误的见解,我们要简单地提出来,避免一些真实正发心、正信来修学佛法,却被这样子的入门知见所误导而导致后面的修行没有办法如实有所修证。

  最常见的说法就是说:“佛法、佛教里面的轮回因果,这些果报乃至地狱这些观念是来自于抄袭于古代的婆罗门教。”然而依我们前面单元就已经引用过了,有天人自天界下来跟 佛请示佛法,而 佛在为他开导之后,他欢喜踊跃顶礼而去之前,他还说了因为天人寿命久远,他已经看过 佛示现入涅槃好几次,早就解脱了,只是为了度众生,又再一次地示现成有生有死的相貌而来演说三乘菩提,来圆满众生成佛的因缘。

  除此之外,在《阿含经》里面,特别是《长阿含》、《中阿含》也都有讲到,佛为我们讲说过去诸佛的一些名号、以什么种姓出生、如何出家、成道之后祂住世多久、当时的人寿命多少;稍微具足一些佛法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些佛所处的时间一定是时劫久远,绝对远远超过于所谓的古印度的婆罗门教的数千年还要久,所以我们既然是真正的正归依的三宝弟子,当然不可以随顺这一些错误的,真的是外道混入佛法或是佛法概论这样错误的见解,而来随顺这样子的说法,而认为佛法其实没有什么甚深之处,因为尚且还要抄袭外道的一些说法。

  除此之外,我们再来检点一下,经常会看到的、最近也慢慢地逐渐兴起的另外一种想法,这一种想法已经有一股新兴的势力,他们在质疑 玄奘大师因于门户之见,所以他在世的时候,他禁止旧的一些翻译——譬如《摄大乘论》,所谓的旧唯识——真谛法师所传译下来的这一派这样子的经或论,不允许他们再流通。他们不了解这是 玄奘大师的慈悲心,是怕众生堕入了邪知见。为什么这么说呢?以真谛来讲,他所翻译的不管是《摄大乘经》,或是说他所翻译的《解深密经》,这样子的经跟论,实际上里面错误颇多,先不就实证菩萨所见而言,单单学术从这一些版本的研究互相参考,都觉得他的翻译实在是经常是混入了自己的意思,比诸鸠摩罗什大师,更不用说比诸玄奘大师,那真的是相差很远!

  最主要的一点,真谛法师在他所翻译的这些经论里面,他先错误地坚持认为说阿陀那识就是意根;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第七识,这是非常不如理的一个讲法,也绝对不是一个真正有实证的菩萨会来坚持、会来译入经典当中流传下来的一个说法。因为很简单,即使是正觉同修会里面,一个进阶班的菩萨,有无相念佛几乎净念相继的功夫,他也都可以知道意根跟意识的差别何在。

  最简单来说,当我们在无相拜佛忆佛当中,功夫尚未成就或是情况还不好的时候,你很清楚地会发现,你的意识心经常是妄念生起之后你才去了知你产生的这个妄念。就因为这个样子,意识对于意根自如来藏中引生出来的一个妄念,最后才由意识去了知。而意识的层面来讲,凡夫人根本不了解何谓意根,他只会莫名其妙地认为我这个心猿意马,我怎么没有办法控制?我想要修定啊!我想要我的意识心止于一处啊!为什么这样老是妄念纷飞呢?

  同样的道理,把它举用日常生活的例子:一个人明明知道抽烟会得肺癌,抽烟不好;明明知道赌博不好,赌博可能会倾家荡产;明明知道吸毒不好,会导致你身体的败坏衰亡。可是抽烟不好、赌博不好、吸毒不好,意识都知道不好,为什么却戒不掉呢?这从实质面来讲,当然是因为您当初绝对不是因为抽烟不好,而是因为抽烟这样的行为里面有您贪爱的部分;您绝对不是因为赌博不好,乃至不是因为吸毒不好,而去养成抽烟还有吸毒的习惯。

  最简单的道理,当初一开始,如果这一个坏习惯不是您过去世熏习而这一世自然地很相应就现前的;您是这一世比较新的,那一开始意识这一个相应于贪瞋痴,也是主要修行的道器之所依,这个意识心戒定慧,这一个能够了别前五尘,能够了知眼耳鼻舌身所触的这一些五尘境,而有祂自己又相应语言文字声音影像的这些妄想、编辑、思惟功能的意识心,当祂第一次接触坏习惯的时候,依于前五识而在这一个恶法、恶习惯上面产生了一个贪爱或是执著。

  当然不只是吸毒、抽烟,无量劫来,男人迷于女人,女人执著于男人,这个欲界男女的贪爱,无非也是在根尘触的当下,意识起了人、我、众生的分别,而不了知这些法是生灭法,当然就取相为真、执梦为实,就不断地依于这样的贪爱,主要是欲界爱,而不断地流转生死。

  那回到抽烟这个问题意识的了知,可是当您慢慢地养成习惯之后却是由意根来接手,因为意根跟意识是同时同处,同样在了别同一个境界;不可能说意根在这里去了知分别、在这里攀缘,意识却在另外一个地方;也更不可能说,意根不出生的时候意识能够现前,或说意识想要缘去了知这一法,而可以脱离意根的指挥。所以在整个坏习惯的熏习、建立的过程当中,意识对于这个新习惯当中的境界产生了贪爱,意根因为没有先前的旧习惯来作为一个比照,随顺于祂。当意识慢慢建立熏习成就之后,就好像一开始不会开车,要了解各个零件机构操作,等到会开车的时候,一手可乐一手方向盘,怎么弯的山路,都是很轻轻松松、如意又自在就过了。甚至也有些人一边打大哥大一边开车,开过几条街以后才发现我怎么过了,开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撞到。

  当然在了解 平实导师依他的种智而来告诉我们一切种子识如何来直接、间接出生万法;换句话说真妄如何和合运作,祂必定能够在这一些抽烟、吸毒、赌博、开车习惯的建立养成当中;乃至在无相拜佛忆佛的过程当中,你都清楚可以了知你的意根在运作什么,特别是如果不证真实的第一义谛心—涅槃本际心—的菩萨,上面所说的,都还是只能在语言文字上,作一个猜想思惟、一个想象,毕竟还是语言文字,是纸上谈兵。真的要您能够实证如来藏,而在先断了我见、定慧等持、离言实证之后,您很容易地在您明心之后,您再作一次刚刚所说的这样子的一个观行,依您对于意识我见的不执著,依您对涅槃真如心—真正的本际、实际心—的证知,已经远离一分的我执,断了身见、我见;又证了一分这样子的对于如来藏真实心—不生不灭心、本来自在心—有了一分的了解,依这样的功能了解还有生灭相的远离,你能够在刚刚所说的这些事情上面,乃至很简单地,你去作一个无相拜佛忆佛,乃至您就上座盘腿,去观察自己的心念如何生起,而同时如来藏又如何跟七转识同时同处而来出生万法,您一定会认同我们现在所说的:阿陀那识绝对不是意根。更不用提《解深密经》里面 佛也说过了:【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解深密经》卷1)这一个“阿陀那识甚深细”,绝对不是被摄含在蕴处界当中的意根或是第七识,可以用这样子的语句来譬喻祂。

  《楞严经》里面说的如来藏就是阿陀那识,这个经文清楚分明;乃至 玄奘大师所新翻译的《解深密经》,也都很清楚地告诉我们阿陀那识就是阿赖耶识,就是能够让众生受熏持种根身器。我们前面所说过的能够出生众生的业报身,还有建立众生的业报身所应该受用的、相对应的依报,所谓相应的山河大地。只有这个真实心才可能是所谓的如来藏、所谓的阿陀那识。

  而真谛,乃至在 玄奘大师的弟子当中圆测法师在他所注解的《解深密经疏》,还有所造的论里面,也都错误地把真谛法师“阿陀那识建立为意根”的这样错误的说法沿用下来,虽然表面看起来只是罗列,好像没有分出邪正,问题是如果一个真正实证的菩萨,又有实证为根本,还有其他的断身见、我见的参照,在真妄的和合运作当中,必定不可能错误地把阿陀那识建立为蕴处界当中所谓的一切生灭法、有为法,因缘和合所生之法当中的一法——意根。

  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近代有一些人他建立了所谓的有相唯识、建立了所谓的无相唯识,硬要把 玄奘大师继承 无著、世亲菩萨,一脉相承下来的正真无二的而绝对不是因为门户之见而要来摧残其他的宗派的威风。把 玄奘大师的心性贬低成这个样子;可是实际上他们所依的却只是一个错误的译本,这样子的学术研究不仅是无益于众生,实际上单独就学术论学术,因为佛法是义学,佛法不是名相之学,佛法当中蕴处界的每一个名相,都有它相对应的一个离开语言文字的真实法。就好像我们说台大医院,就真的有一个台大医院对应于它,台大医院可以改名字,不一定要叫台大医院,可是这一个蕴处界法,这一个绳子(生灭法)是确实存在的。

  讲到这一点 ,顺便也提一下,除了有些人以有相唯识、无相唯识,这样子的划分,依于错误的、错译的经典,还有论典,而来毁谤、而来指责 玄奘大师有门户之见外。另外有一些人,还引用了《成唯识论》里面所说的:“若执唯识真实有者,如执外境,亦是法执。”(《成唯识论》卷2)他错误地解读这样子的论句,而说建立“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建立阿赖耶识,它只是一个方便、一个权说,实际上它只是语言文字的施设,不应该执著于它;因为你要执著于它,那也是一种法执。这样的说法是完全跟真实义南辕北辙。“若执唯识真实有者,如执外境,亦是法执。”它真实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会有我执、法执的只有六、七二识,而会执著外境,把唯识真实有跟外境混为一谈的,却是只有这个相应分别我执、法执的意识,然而“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本来就是离言而实际存在的,法尔如是的运作道理,何须要这个相应人我执、法我执的意识心,来执著祂为有、为真实有而才真实存在呢?一切佛法的运作,乃至一切法的修证,最后终究必定需要“定慧等持,离言实证”这才能够契合阿赖耶识离言,而涅槃为本际独存、如如自在的一个道理。

  好!今天就演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