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63-66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3集 异熟与熏习(上)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很高兴又再次的来相见共叙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而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题目是“异熟与熏习”。异熟讲的就是因缘果报,讲的就是种何因得何果;有一首偈颂很能够表达它的意思,“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也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意思。怎么讲呢?当我们烦恼现起,而去造作身口意业的时候,当这个烦恼过去了,而这个烦恼造作的身口意业,不论是善业或是恶业,这个善恶业就会因为造作而落谢,而留在如来藏当中,由如来藏所执藏;当一个人杀人、偷盗的行为完成以后,在他的如来藏当中,就会留下这个行为的种子,这个种子什么时候发芽是不一定的;经中经常用粮食的比喻来说明果报的早晚,粮食中蔬菜的种类非常地繁多,那它们成熟的早晚也不相同,有些成熟只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些却需要五、六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这种差异来自于种子本身的不同,以及地理环境、气候等因素;稻谷的种子,我们用肉眼是看不出来它未来发芽的状态,但是它确实蕴藏著这种能力;同样的,当众生在如来藏当中播下一个业的种子,经过一段时间,可能在下一世或多世之后,因缘成熟了,它就会出生果来,这个果也就是业果,这个业果的果报会从正报以及依报中来显现出来;所以这个偈颂所说的“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是非常正确的,在实际的现象界中,我们也能够亲身经历及接触到。

  依业果的成熟的时间,我们可以来分为四种。第一种是今生就受报,也就是现世报;譬如年轻的时候造业,中年时就得报,有时候更快,当下就可以看到果报,这是什么原因呢?有些特殊的因缘可以使果报迅速出现,这个很快成熟的业,来自于他所面对的对象、以及动机不同而有差别。譬如说,面对佛、法、僧三宝,和一般普通人的时候,如果我们偷窃了三宝的东西、或是诽谤了三宝,是很严重的话,就有可能在当下或是今生使恶业的果报现前;但如果对境是一般人,就不一定马上、或是在这一世显现,这种差别是由于,所面对的境界对象不同而产生的。另外是动机上的差异,如果杀生的恶念头非常地强烈,也就是他的根本,根本的意念非常强,或是因为这个意念强的关系,而去预谋计划用什么方法去杀,也就是方便,用什么方便法去杀害众生,以这样子的动机去杀生的话,那么他的报应就会很快成熟;如果杀生的动机不是那么强烈,也不是蓄意的,是一般的过失杀人,则虽然有业果的存在,但不会很快就显现。这不很快显现的果报,我们又把它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下一世一定会成熟的果,比如说造就五无间业之类的这种大恶业,或是你做了大善业,在下一世一定会受报;第二个、虽然肯定有果报,但是成熟的期限不定,或许下一世,或许三代、四代以后,也更可能是更长的时间以后;第三个、也许是有果报,也许是没有果报的;这从异熟因果的角度来看,这是什么样的因缘呢?什么样的原因呢?如果这个业因的作用力很微弱,当它遇到较强、或是较大的善恶业时,它的果报就不一定会发生,因为业力需要依善业或恶业的势力大小,而决定受报的先后,势力大的先执行,势力小的后执行,这就是法界的定律。

  前面所说的前三种称为定业,第四种叫作不定业,业的异熟有这四种不同的状况。而这些唯有佛才能全部了知,其他的众生,乃至具有神通的阿罗汉、或是地上菩萨,也不能全部的了知。佛出世时,印度有许多的外道,他们用神通,亲眼看见一个一生行善的人,死后却去了地狱,做了饿鬼或是落入旁生;他就认为:如果因果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为何行善没有善报呢?于是他就认为因果之说完全是骗人的,因为一个一生行善的人,为什么会下堕呢?他今生行善,没有造什么恶业啊!于是他对于因缘果报就产生了怀疑,甚至不再相信因果;但是他错了,因为他不知道他的神通的能力,只能看到过去一世或是两世而已,也许他所看到的众生,今生是行善之人,他的上一世和上上一世,也许是行善之人,但是再往前推看的话就不一定了,因为神通力不足,看不到那么久远,可能在很多世以前,他造了大恶业,而这个恶业的势力,大于现在两世的善业势力,所以他须先受恶业果报,等到这个恶业果报酬偿完了,势力渐渐变小,然后善业的势力又大于恶业的势力,才会反转过来,所以不是不报,而是时间未到。

  从上面我们所说的三种定业分别来看,他今生所做的善业不属于现世报、和下一世就会现起的业,而是属于第三种定业,也就是他有果报,但也许在数十年或百千年,甚至于几劫之后才会发生,虽然我们现在做得很好,但是如果我们不能清除过去世造恶的这一个恶业,它就会一直等著我们,这种业一旦发生,果报是没有办法回避的,就如同《华严经》说的“假使百千劫,所造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我们还可以从几个方向来了解什么是异熟,第一个、异时而熟,从时间的远近,从时间的这个层面来了解,也就是从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的关系来了解。比如现世悭贪小气,未来世可能就贫穷无助;也可能现世慈悲待人,未来世众人就尊敬,受众人的尊敬和爱戴。现生的福报可能人、天、畜生、鬼神都会爱敬拥护,然后会有善名,行道多有助力。来生的福报,在经典上常拿来告诉我们,布施给畜生能够得百倍报、布施破戒之人有千倍报、布施给持戒人万倍报、布施外道离欲人百万倍报、布施给向道人千亿倍报、布施给证果之人-比如说须陀洹果,也就是初果以上-那么这个果报是无量的,这是从时间的这个层面来作探讨。

  另外一个、也可以从异地而熟,也就是从境界的方向这个层次来了解。我们有三界的差别,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种境界的关系,也许这一世生而为人,修行修禅定得到初禅以上的境界,未来世他可能出生的境界就是在色界,当然如果他这一世修行四禅八定具足,可能未来世就会往生到无色界,这是以异地而熟的层次来看异熟这个法。

  另外第三个、异类或是异身而熟,这是从六道众生的类别这个方面层次来了解。同样的,因为此世生而为人,但是心胸狭隘、狠毒、阴险,未来世就跟畜生道的蛇相应,未来世就会出生为畜生道的蛇;如果这一世为人中肯,乐善好施,行十善业,未来世就可能生为天,成为天人,这是从六道的方向来了解的。

  那异熟的因果为什么会现起运作呢?这是需要去探讨的。我们知道异熟是因为无明而起的,因为无明就是无知,也就是说对于诸法无所了知,也就是无明;对于妄心、真心的了知不足,以致没有真实、没有实相智慧的光明生起,不能照了诸法的虚妄──就是声闻法中圣人相应的无明;此世死后有没有未来世呢?来世的说法是否真实有呢?或只是人为的想象施设?对于前际、后际三世贯串,而从来不曾间断的心,是否是真实有的呢?对于五蕴这一些法的状况以及内容、对于外法是否能被自己所领受、对于自己是否有一个能够联通内外的法,对于善恶业、无漏业将会造成的果报,对于佛的修证内容、对于佛法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内容、对于声闻僧、菩萨僧的智慧境界等等,这一些法都无所了知,这就是广义的无明;那由于无明的缘故,就会有种种的熏习,这些熏习也就会产生种子起现行,现行熏种子的作用,由于种种的熏习结果,才会有异熟果报产生。所有的众生,除了佛以外,所有的众生都有异熟;佛没有无明,因为没有无明,断了分段生死以及变易生死,祂的种子不再变异的关系,所以说就不会再熏习,没有熏习就没有异熟果报。

  而佛法中的无明,我们可以分为两种,佛都把这两种无明给断除了。第一种叫作一念无明,第二种是无始无明。一念无明又分为见一处住地烦恼,这是属于见所断的部分;第二个部分是欲界爱住地烦恼、第三个是色界爱住地烦恼、第四个是有爱住地烦恼─欲爱、色爱、有爱住地烦恼─这三个部分是修所断的烦恼。无始劫来,一念无明都是和我们的见闻觉知心刹那刹那来相应,不断不断地与我们的觉知心相应,能够生起一切的烦恼,它是无始来就有,但是却会终了,断灭以后就不会再生起。在阿罗汉、辟支佛、八地菩萨能够断除,断除以后,也就是见惑、思惑全部断除,断了见、思二惑,这个叫作断事障,也就是断除二种生死中的分段生死,但是还有一个无始无明未断,也就是尘沙惑未断。

  接下来无明当中的另外一部分,也就是无始无明。无始无明又叫作无明住地,一切的阿罗汉、辟支佛都不能够断,菩萨种性菩萨七住位开始就打破了无始无明,然后渐渐地去断除无始无明,也必须要到佛地的时候才能够全部断尽。因为无始无明所覆障的关系,它能够生起一念无明以外的,修所断尘沙上烦恼,这一个尘沙上烦恼,也是一样无始有终,到了佛地的时候才能够全部断尽;无始无明的烦恼,从无始劫来,它都不和众生的见闻觉知心相应,声闻、缘觉、菩萨回向菩萨种性以后,于初次明心见性的时候才会和见闻觉知心相应,初次明心见性的菩萨,虽然断了无始无明,但是不究竟,无始无明未断尽的关系,所以尘沙惑也没有断尽,直到最后身菩萨明心见性,得到了如来菩提的智慧的时候,无始无明才会全部断尽,尘沙惑也断尽。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这两个都同时断尽无余之后,也就是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断尽了,见惑、思惑、尘沙惑都断尽了,如来所应超过恒河沙数一切诸法都通达了,这样子方离异熟识的这个名字,改为无垢识真如,这才是究竟位;所以除佛以外,所有的众生都有异熟;佛没有无明,因为没有无明,所以分段生死及变易生死永断,种子不再变异的缘故就没有种子会受熏习,种子没有熏习就不会再有变异,种子没有变异就不会再有异熟,没有异熟就不会有异熟果的这个果报;在《显扬圣教论》当中,无著菩萨这样说:

  阿赖耶识者,谓先世所作增长业烦恼为缘,无始时来戏论熏习为因,“所生”一切种子异熟识为体。此识能执受了别色根、根所依处及戏论熏习,于一切时一类生灭,不可了知。(《显扬圣教论》卷1)

  它的意思就是说:阿赖耶识以烦恼为缘,与戏论熏习为辗转因缘,所以能够出生一切的种子。

  但是因为时间上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课程只能到这边。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4集 异熟与熏习(下)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很高兴又再次地相见、共叙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 (二)”。而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题目是“异熟与熏习”,接著上一集的部分我们继续来作探讨。

  在《中阿含》卷3《伽弥尼经》当中,有对熏习之法来作开示。请参阅我们的字卡,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熏习恶法就会坠入到恶道之中,就像是已破的这个酥油瓶沉入到池中;熏习善法就会上生于天界中,乃至证得解脱的果报,就像是这一个破瓶中的酥油上升到池水的上层来。这就是不同的熏习所导致的异熟果报,由解脱道出世间法的熏习,由正确的涅槃法的法义的熏习,就可以证得无余涅槃;这也是熏习,但是却没有异熟的果报,因为没有来世善恶业的果报存在。

  在这一个《中阿含经》卷10《涅槃经》当中,佛也有这样的开示,祂说:一切世间的流转法当中都有熏习,导致流转而有后世的异熟果报____或者再度生而为人,但已是异阴、异处、异时成熟而受果报了;或者生而为天人、天主,也是异阴、异处、异时受果报;或者下坠而生于三恶道当中,也是一样由于都是异阴、异处、异时成熟而受善恶业所致的这个果报,所以就称为异熟果。世间一切熏习而造作的事与业,都会在异时、异处、异阴而成熟领受异熟果报;但在出世间法的熏习当中,却不一定会受异熟果报,比如说熏习了出世间法而成为四果人,舍寿以后入无余涅槃,那就没有世间法的果报了;或是如三果人当中,有少分人是舍寿以后在中阴的阶段进入无余涅槃,而成为中般涅槃,也是熏习了出世间法而没有未来世的世间果报。只有三果人当中大部分,或是初果、二果人才会继续有可爱的未来世异熟果报。

  种子又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作“界”,也就是功能差别,也就是能生的道理。那么种子会由于熏习的缘故而增长兴盛,这是有经文为证的。在《杂阿含经》卷16第446经,请参阅我们的字卡,这部经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一切善恶法熏习的结果,都会产生功能;熏习完成的时候,这个种子便成就了;也就是说,熏习完成时,异熟果的功能就完成具备了,这就是种子的成就、界的成就。

  那么在《杂阿含经》卷16,也一样请参阅我们的字卡,经文中所说的提婆达多,他与众多熏习种种恶行的僧众同在一处,臭味相投,都是习众恶行的恶人,这就是跟随提婆达多熏习恶法的结果。但是众多阿罗汉们难道都没有熏习所成的种子存在吗?答案是:他们都已成为阿罗汉了,可是仍然有种种的熏习所成的这个种子存在,这个种子就是变异生死未断。所以,专修神通的阿罗汉与同类的比丘同在一处,专修多闻与梵行的阿罗汉与同类的比丘也同在一处,专修少欲知足头陀苦行的阿罗汉就会与同类的比丘同在一处,专修天眼的阿罗汉就会与同类的比丘同在一处;这样子等于说是物以类聚,同样熏习同样相应的法,这些比丘就会同在一处,这都是由于熏习而导致行为的现行,那各有不同的这个现象。所以熏习是一直都在人间、或是三界当中常常出现的法界事实与现象,所以法界德是一直存在的。这种熏习所导致的界──功能差别,也是声闻人修道过程中所应注意及改正的地方,这并不是只有菩萨道的修行者才需要注意的。

  假使不想落入恶法当中,就应当要远离恶知识,才能远离恶邪知见与恶口、恶行的恶业熏习,就不会继续与本质是谤法者的弘法者常在一起、常在一处;不再熏习错误的知见,就可以远离浅见者、邪见者谤法、谤贤圣而仍然自以为是在护法的种种恶行。

  那么在《中阿含经》卷10,《本际经》当中也一样在说明法界的功德力用──熏习与本际的关系。由这一个《本际经》它的经名以及经文的佛语开示当中,充分地显示出来,但是详细的思惟遵守就可以改正错误熏习了吗?这也不尽然,这是因为正法与邪法的分际、了义法与表相法的分际,是尚未证悟的二乘菩提、或是尚未证悟大乘菩提的凡夫大师与学人,都难以鉴别的,因为都还在凡夫位当中。因为这样的缘故,凡夫往往误以为破法之时就是正在护法,往往将菩萨破邪显正的护法正行看作是在破法;又往往把救护众生脱离邪见的菩萨,错认为破坏正法的妖魔。由这样的事实我们可以知道,亲近恶知识而不知道他是恶知识,只看弘法者的身分表相就信受而不怀疑他的法义与行门有没有错误、有没有违背 佛陀的圣教,一昧地迷信到底,就不免对正法横加破坏而又自以为是在大力护持正法呢!这都是由于亲近了恶知识所导致的。但是恶知识的辨别,一向都是学人无力做到的事情,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能归咎到各人的往世熏习与此世法缘了。

  若能依止到真善知识而熏习正法的人,不论是解脱道或是佛菩提道,将会是易得实证的;但是依止真善知识以后,心中若是常存自私的想法,唯求己利,就不免会再因私心而远离真善知识,当然便会自己遮障道业。在经文当中可以为证,在《中阿含经》卷10,《弥酰经》当中就有说道:道业未成之前,都必须要依止善知识-这个地方的善知识,不是假名的善知识,而是真实的善知识)-否则往往退失道业;如果依于私心而远离善知识,当然也会是同样的情形。那这一个弥酰比丘虽然自私,坚持要弃舍当时已经年老的 佛陀而不顾,不愿意再当祂的侍者;后来却有自知之明,懂得检点,知道不该弃舍善知识而只顾自己的道业,所以又回归无人奉侍的佛陀身边,一面奉侍、一面进修道业,才能获得 佛陀的指点。

  然而古今总有一辈人都没有自知之明,自己悟不得,要藉善知识的指导与提携才能悟入,却在悟后自觉智慧远胜于善知识而出生了过慢乃至增上慢;殊不知道善知识既能自己悟入,不需他人的帮助,而自己必须仰赖善知识的多方帮忙才能悟入,那在根器与智慧上面,就已经和善知识相距甚远了,纵使悟后进修真有增益,也绝对无法超胜于自悟的善知识;可是五浊恶世的学佛人,总是不缺这种具有过慢的人;历代都会有这种自大的人存在,不肯服膺帮助自己的善知识,每每都在头上安头、另创新佛法,与圣教相违背、也与理证相违背;但是却没有智慧自我检点。正法期的时候如此,末法期的现在也更是如此,当然未来之世也将不乏其人。

  那么,从上面这一段 佛陀与侍者之间的历史故事,就证明了依止真善知识的重要性,特别在佛菩提道当中,一定要追随依止在善知识的座下;莫说是三贤位菩萨了,乃至诸地菩萨也都各有各自应该依止的大善知识:上地的菩萨及诸佛。诸地菩萨都不可能再生起慢心与过慢心,更不会有增上慢;修行果证越高的地上菩萨,越不会有慢心,心中越是恭信上地菩萨;纵使相距只有一地之隔,也是如此,更何况是三贤位的菩萨能有慢心吗?更何况未断我见的凡夫能够有慢心吗?但是,现见诸多凡夫法师与居士,往往自称三果、四果、五地、十地。

  然而这些现象都只能怪罪于恶知识,不能怪责于随学而造破法恶业的人,因为随学者都是一些没有正法抉择分的学人,当他们被恶知识误导之后,当恶知识告诉他们不可以阅读真善知识的书籍的时候,就只能迷信而去拒读;因此就终生失去证悟二乘菩提、乃至大乘菩提的机会。但是,事实真相则是所有的恶知识心中都有恐惧:徒众们读了正法书中所说的妙理以后就会发起抉择分,一定会有能力来简择自己的法义错误在哪里。未来势必舍弃恶知识而回归正法的道路,他们将会因此而失去名闻、利养与眷属。这个时候他们的作法就是禁止徒众们阅读,他们最常见的作法就是告诉那些徒众说:“某某人是邪魔外道,他的书有毒,读了一定会中毒,千万别去阅读。”由于迷信而没有智慧的人就完全信受而不肯稍为试读一下,于是正法之毒就没有办法杀死他们的我见病菌。那么,这一世就注定要唐捐修行之功、护法之功,而且还有可能成就护持破法者的破法大共业;误以为这个就是善心、善行而成就了破坏正法的大恶业,这难道不是人间最大的冤枉吗?

  二乘人只是修断我见与我执,舍寿后能将自己灭尽而成为无余涅槃就够了,他们都不必亲自证入入胎识如来藏──不必亲证无余涅槃中的实际,但是他们心中必须确信:灭尽蕴处界所摄的一切自我以后,并不是断灭空,而是仍然有无余涅槃中的本际、实际存在不灭-仍然有入胎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而独存不灭-因此无余涅槃是常、是清凉,而且无热恼,是寂灭、是灭度、是真实的。因此就能毫无恐惧地灭尽自己而成为无余涅槃,度到永离生死的彼岸,永远不再受生于三界中,解脱三界生死苦,所以名为灭度而不名为生度。这是二乘人在凡夫位中修证解脱道时必须建立的正确观念,否则就会使我慢-这个我慢就是因自我的存在而有喜乐之情-继续地存在而无法灭尽自己,永远无法取证无余涅槃,就会继续在三界中受生。   

  如果没有入胎识如来藏,这个“熏习与异熟”的道理就会将不能够来成就,世人行善及修行都会唐捐其功,行善一世死后不得生天及解脱、成佛,造恶者亦将没有恶报,则世间没有三恶道中的诸多有情类;一切有情在世时所造的善业、恶业这些种子悉将于死后就散坏,不能执持到未来世,则有一切的有情的异熟果报-因为这样的关系-一切有情的种子的熏习与异熟果,皆不可能成就。佛说意识心不能去到来世的关系。

  然而现见三恶道的有情仍然存在,虽不乐于三恶道之苦的这个报身-三恶道的这一个正报身-却不得不多世继续受生在三恶道当中;显见的,熏习所得因果种子确实存在,而且一直都在不断地报偿著。显见确实有一个常住的心体在执持这一切的善、恶业种,从来都不简别苦、乐受而如实地履践因果律,所以,三恶道有情不得不继续受生在这一个苦报身中。既然因果律是确实存在的,而意识不能去到后世,意根也没有能力来执持这一切的种子,当然是一定有另一个入胎而住的如来藏本识存在著,才能安住在母胎当中。在推理上确实如此确定了,在实证上,则古今都有菩萨们现前亲证这个入胎识,而能现前观察入胎识独住时的无余涅槃中,绝对是寂静的境界。

  证悟后进修已久的菩萨们,也都能够现观这个入胎识的存在,也能够现观一切有情的生活造业,其实都是生活在自己的入胎识当中,不曾面对外境,所以说“外境实无,心识实有”。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课程进行到这边。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5集 涅槃实际是无间等法(上)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很高兴又再次来相见,共叙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题目是〈涅槃实际是无间等法〉。

  我们知道蕴处界、阴界入这些法,都是有间断的、有生灭的法,都是有作有为的法、无常之法;把这些有间断、有生灭的法灭尽以后,就只剩下无余涅槃──如来藏独自存在的状况。如佛所说阿罗汉入涅槃不是断灭,还有本际存在,才能够说是完全的始终无间断法;在未灭尽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以前,都是有间断与无间断的两个法和合在一起运作的。从这二乘圣人灭除全部的阴、处、界、入法以后,从现象界的层面来观察似乎是断灭了,但佛的至教量告诉我们,还有一个入胎识本识无间等的独自存在;就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才会说二乘解脱果也是无间等果,而且也是真实解脱,不是断灭空、无常的虚妄假法;如果阿罗汉入涅槃以后是断灭空的,那实证无余涅槃以后,就没有解脱可说!一定要是还有一个常住不灭的法—那就是本识离开六尘、不与六尘相接触,离开见闻觉知而独自存在—才能说是解脱、是真实、是寂静、是清凉、是不生不灭的,否则入涅槃灭尽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诸法以后,就与断灭后的空无断见是一样的了!

  在四阿含诸经中 佛陀多处说到:二乘圣人所证的无余涅槃是无间等法,是真实、寂静、清凉、常住不变,所以说二乘圣人入涅槃以后,仍有实际、本际存在而不是断灭空。换句话说,教导众生求证涅槃解脱之时,如果是落入蕴处界、阴界入中的任何一部分,而不去为众生开演、让众生认清有间等蕴处界、阴界入的全部本质内涵,也不教导众生去认清这些法都是虚妄而应该要灭尽,没有这种正见的人,都是未断除我见的众生。另外在三界中,有不同层次的阴界入境界,譬如欲界的五阴十八界具足;色界虽有五阴,但十八界少了鼻舌二识,仅剩十二界;无色界没有色身,所以只有四阴存在,十八界就只仅存意识、意根、定境法尘三界存在而已——这些不同层次的阴界入境界,都应该去了解,而且应该生起厌离三界有的心,应该远离五欲境界,特别是欲界男女欲的贪爱,必须灭尽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诸法,才能成为绝对寂静的境界。

  而正式修学二乘涅槃之前,必须先了解外道涅槃法的相貌,才能远离错误的外道涅槃法,之后才会有真正的二乘涅槃可以证得。所以无法亲证无余涅槃的最大障碍,就是不能具足正确的解脱知见。因此我们就先来认清错误的外道涅槃法,外道涅槃法我们把它归类为五种,也就是五现涅槃,这是五种觉知心存在的当下,就可以亲自现前见到的五阴境界,然后误把它们当作不生不灭的真实涅槃;因为是没有离开五阴的境界,所以称为“外道五现涅槃”。这是因为意识觉知心还存在,可以现前观察所谓的涅槃中的境界相,所以称为“现涅槃”;而这种外道所谓现前可见的涅槃,共有五种,所以称为“五现涅槃”。

  其实涅槃境界只有真实证悟的菩萨才能够看见,这不是二乘圣人所能知道的,佛法中所说的二乘菩提无余涅槃境界是不可见的。因为二乘圣人入无余涅槃时,必须已经灭除了五阴十八界,没有任何一法继续存在,没有一个我存在了,当然就不知道涅槃境界是什么;所以,从二乘圣人的角度来看,二乘无余涅槃境界是不可现见的。但是菩萨却不同,七住位开始,菩萨所证的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其实这就是如来藏自住境界;单以如来藏自住境界来说,是离开六尘中的见闻觉知,这就不是意识心所能安住的境界,既然不是意识心能够安住的境界,当然就无法了知这个涅槃境界;这个涅槃境界是唯有菩萨才能看见的,二乘圣人是看不见也不能知晓的。

  菩萨就以现前所见的如来藏自住境界,也就是五阴十八界全部灭除以后的如来藏独住境界,来观察二乘人所入的无余涅槃境界,立刻就能够明白,在无余涅槃中,是没有见、闻、嗅、尝、觉、知的。因为进入了无余涅槃时,是要把五阴十八界全部灭尽,这不是二乘圣人所能证得的境界,但是必须有这样的解脱知见,才能够实证解脱果而不会落入外道涅槃中。所以,在《杂阿含经》卷47当中,佛才会如此地来开示,请看我们屏幕上的字卡: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解脱知见不满足,欲令得无余涅槃者,无有是处!……解脱知见身具足已,得无余涅槃者,斯有是处。是故,比丘!当勤恭敬、系心、畏慎,随他德力诸修梵行上、中、下座,威仪满足,乃至无余涅槃,当如是学。”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什么是外道的“五现涅槃”。第一种是以欲界中的某些境界作为涅槃境界,这一类的外道认为觉知心安住在一念不生的境界中,虽然这种一念不生境界,是前念断了,后念马上相继其位,相等无间地运作著,这样的相续不断。外道们就在这种自认为恒常不断的,念念相续状态中安住下来,认为这个境界永远都不会灭失,永远存在于三界中;错认为这就是如来藏不生不灭的境界,错认为这就是符合涅槃不生不灭的定义;就以这样的认知,将相继不断的觉知心微细的行阴状态,认定为不生不灭的涅槃,就这样安住在所谓的涅槃中,这就是五现涅槃外道中的第一种涅槃。

  接下来,外道中的第二种涅槃。这种人知道欲界中的五欲境界是污秽不清净的,是有生有灭的法,所以远离欲界诸法的贪爱,而证得初禅。他们因听闻佛的开示,知道涅槃境界是寂灭的,而且是究竟常乐,所以就认为涅槃中,也有快乐的觉受存在,所以他们在修禅定时,证得初禅定境而离欲界生时——也就是离生喜乐地,知道这是远离欲爱染污的境界,不会再生于欲界之中,受欲界五欲诸法的污染而流转,所以心中无忧而有妙乐;并且又是寂静的一心无念状态,比欲界中离念灵知的层次更高,那么心中就想著“这应该就是涅槃境界”;于是就误把初禅的这种觉知性,当作是涅槃的实体,这就是第二种外道的涅槃见。

  而第三种外道涅槃见的人,认为以初禅境界为涅槃还是不正确,因为初禅身中有乐触,初禅位胸腔中的乐触,会产生八种的变化,所以也是很愦闹,而不是寂静的境界,也不符合涅槃寂静的通说。而且还有五尘中的三尘觉受存在,因为初禅境界中,还有色尘、声尘、触尘的接触,所以才会有身乐产生;这样的初禅乐,在将来恐怕会失去,所以心中有苦,不可能是寂静的涅槃境界。所以当他们进入二禅中,住在二禅等至位而不缘外境、不触五尘,已经能够安住于自心内境时,不再有初禅中忧心失去初禅乐的忧苦,认为这样就符合涅槃寂静的定义,所以心中欢喜而认定二禅等至位,在这个等至位当中就是涅槃境界。这个就是外道的五现涅槃中的第三种现见涅槃。

  第四种外道涅槃是证得三禅时,由于对于三禅等持位中的身心俱乐觉受,有非常愉悦的境界相随不散,就把它认定为涅槃境界。但是三禅的实证者,如果不是安住在等持位当中,而是安住于等至位,那他所住在自心内境的定境中,一样也是离五尘的;表相上是符合涅槃寂静的道理,但是如果入等持位,又会有身心俱乐的觉受,因此他就认定在三禅等至位中就是涅槃。这就是五现涅槃中的第四种外道涅槃。

  接下来,还有人认为初禅到三禅中的等持位,都有身心觉受的快乐,这并不是真正的涅槃寂静——因为有身心的乐觉受,这是生灭法。而三禅中的等至位,好像算是涅槃,但也不是恒常不变异的,所以三禅等至位并不坚固;离开等至位,就会转入等持位中,再受身心之乐,这也是无常变异之法,不符合涅槃常住不变的道理。于是他们认知到三禅也不是真正的涅槃,涅槃应该离乐也离苦的,当乐与苦全部都没有了,才是真正的涅槃。所以证得四禅境界的外道们,认为住在四禅中,灭失了苦乐觉受,这种境界才是不会继续受轮回生死的境界,才是真正的涅槃。这就是五现涅槃中的第五种外道涅槃。

  这就是我们归类为五种的外道涅槃法,也就是五现涅槃,这是因为意识觉知心还存在的当下,显现出五种觉知的境界,然后误把它们当作为不生不灭的真实涅槃;因为是没有离开五阴境界,所以称为外道五现涅槃。当我们明了这五种外道涅槃,会让我们更了解真实涅槃的本质,更了解涅槃不生不灭、无有间断的体性,是真实无间等法。

  由这些举证,让我们明白修证解脱果,都不应该排斥第八识如来藏,而仅以有生灭性的蕴处界法来解说缘起性空,否则就会成为:蕴处界诸法可以无因唯缘而生,可以无因唯缘而坏灭,阿罗汉们灭除了蕴处界一切法后,入无余涅槃以后,就变成一切法都不存在的空无状态,成为断灭空。就违背“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世间灭”的解脱道正理。一定要以无间断的入胎识常住不坏为前提,才能说有蕴处界的缘起性空;否则蕴处界的缘起性空,就会成为无因唯缘而生起、而坏灭的法了!那就与无因论外道、自然论外道、缘起论外道的说法相同。所以,一定是有一个无间等的常住不变识的存在,才有可能使无余涅槃成为无间等法,而不是断灭空。

  在经中舍利弗尊者与他的舅舅摩诃拘絺罗有一段对话,开示了无余涅槃是无间等法,有下列的经文为证,这是在《杂阿含经》卷10第259经: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尊者舍利弗共摩诃拘絺罗在耆阇崛山,……时摩诃拘絺罗问舍利弗言:“若比丘未得无间等法,欲求无间等法;云何方便求?思惟何等法?”舍利弗言:“若比丘未得无间等法,欲求无间等法,精勤思惟:五受阴为病、为痈、为刺、为杀、无常、苦、空、非我,所以者何?是所应处故。……摩诃拘絺罗又问舍利弗:“得阿罗汉果证已,复思惟何等法?”舍利弗言:“摩诃拘絺罗!阿罗汉亦复思惟:此五受阴法为病、为痈、为刺、为杀、无常、苦、空、非我,所以者何?为得未得故、证未证故、见法乐住故。”时二正士各闻所说,欢喜而去。

  这是由于阿罗汉很重视涅槃无间等,也知道涅槃不是断灭空的缘故。因为他们都听 佛说过:无余涅槃中有一个本际常住不灭,涅槃寂静。所以阿罗汉们都不许有人说“无余涅槃只是蕴处界灭尽后的断灭空”,用此来显示佛教圣人所证的无余涅槃不同于断见外道的所说。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只能够讲解到这边。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66集 涅槃实际是无间等法(下)
  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很高兴又再次来相见,共叙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题目延续上一集“涅槃实际是无间等法”。

  但是为什么无余涅槃是无间等的法呢?阿罗汉们都只是听闻 佛陀宣说过这个道理,但是还未实证,都只能灭除蕴处界所摄的一切法,以及这些法积聚所成的自我;而灭尽自我以后的本际入胎识究竟是什么呢?他们未入无余涅槃前是不知道的,入涅槃以后也是不知道——因为五蕴存在的时候,不能够亲自来证得而现前观察,灭除五蕴后更是不能了知。

  但是大乘菩萨们,从三贤位的七住位起,就能够现观无余涅槃的实际。当他们亲证如来藏以后,现前观察如来藏入胎识的这种寂静自性、不生不灭的这种自性的时候,只要设想一下:蕴处界的一切自我灭尽时,只剩下入胎识独自存在的状态,就能够了知无余涅槃中没有境界的境界!当然不必再度由 佛陀,为他们来证明无余涅槃中是无间等法而不是断灭法,因为他们都是已经能够现观而实证了!所以,二乘圣人是由听闻 佛陀宣讲四阿含诸经的时候,了知了无余涅槃境界是无间等法;但是菩萨们却是由 佛陀的教导而亲证入胎识如来藏以后,能自行现观无余涅槃的境界不是断灭境界,不是“灭相”的空无断灭境界——这是由实际理地的证得而来了知入胎识独存的无余涅槃境界。

  但是菩萨们证悟以后,已经现观入胎识本来就是不生不灭的而常住于涅槃中的,既然涅槃是依入胎识的独住境界而施设的,而入胎识又是从来不曾有生,而且永远都无法灭除的法,那么祂独住的时候的这种无余涅槃境界,当然就是无间断的无间等法。所以,涅槃的实证,绝对不是妄想施设的。譬如用蕴处界的灭相不灭的空无状态,认为这个状态不会再有任何变化,以此来代替真实涅槃,并且否认有入胎识存在。但是我们来实际的观察,灭相是相对于蕴处界的存在未灭来施设的,灭相是相对的,是以相对于蕴处界法未灭时,而说未来灭尽后的断灭空无的这种状态;这是个相对待施设的灭相,在阿罗汉灭尽蕴处界以后,当然就跟著他的蕴处界而灭失不在了,所以这都是妄想施设建立的虚妄戏论!

  在《杂阿含经》卷1当中,尊者罗睺罗请 佛开示,请你们来看一下屏幕上的字卡。

  佛告罗睺罗:“善哉!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罗睺罗!当观若所有诸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悉皆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正观。如是,受想行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如实观。”

  佛陀在这一段经文当中说涅槃是无间等法时,也同时说:“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远近、内外、美丑、粗细的色阴,都是无常、苦、空,而不是真我(也就是非我),但却是‘不异我’而与真我‘不相在’的。”乃至说: “三世、远近、内外、美丑,粗细的受、想、行、识四阴,也都是无常、苦、空,而不是真我,但却是‘不异我’而与真我‘不相在’。”这不但说明一切的粗意识、细意识、还有极细意识都是虚妄无我的,也已经显示有一个真我是与意识同时存在的!这个真我入胎识之所以被 佛说为“我”,是因为相对于蕴处界虚妄我的无常性、可坏灭性而说的,所以说此本识为真我,为我,才会开示说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意思是在说明:意识不是真我,但不异于真我,却与真我同时同处的存在,也不是混合为一个法。

  当您现前观察五阴的一切虚妄,而且无所遗漏地现观五阴的全部内容时,您将会发现:不论是粗意识、细意识、极细意识,都是缘生法,都是有生之法,也都会间断;不必等到死后才断灭,而是夜夜眠熟时,或受到药物控制麻醉了,或是受外力重击而昏厥,在这一些状况下,就可以发觉意识觉知心都会暂时断灭,所以当然不是无间等法。如果把意识心独住的境界,拿来作为涅槃的实证(事实上意识是不可能独自存在的,必须有意根与法尘同时存在,意识才能现前运作),那么他所证的涅槃当然是外道误会后所说的涅槃!因为那不是无间等法,而是有间等法。他其实仍然把五阴中的识阴—特别是把意识—继续错认为独立于识阴之外的常住法,其实仍然是落在识阴当中,仍然是未断我见的人;因为意识心是有间等法,而不是无间等法,无间等法的入胎识则是与意识同时同处而不相在的,也就是说,两个识不会混合变成为一个。

  想亲证解脱果而不再轮回三界的人,必须详细地来观察五阴的全部内容,不可以把某一部分的识阴变相排除在识阴之外,而当作是涅槃中的本际;否则就会成为有间等法而不是亲证无间等法!这个有间等与无间等的道理,您一定得要知道;对于五阴的全部内容也一定要知道,不可以有所遗漏,才不会误将五阴中的某一个部分错认为五阴外的常住不生灭法,才能真的断除我见而转进二、三、四果的修证阶段。当您没有遗漏五阴的全部内容,而详细地现观识阴的虚妄—特别是现观在种种不同境界中的意识心,祂的虚妄变化相貌—确实能了知识阴的种种变相境界时,您就一定可以亲断我见及三缚结。当您继续进修而断尽我执与我所执时,了知将来灭尽蕴处界一切法以后,仍有入胎识本际常住不灭,那么您就可以在死亡时间到来时安心地入灭,您一定可以确认自己死的时候能进入无余涅槃当中。这就是阿罗汉能证涅槃时,自知“我生已尽,不受后有”,能自己为自己作证明,是不需要由别人来为他证明解说的。

  在佛陀出世以前,世间所有的修行人虽然自称已经证得涅槃,已得阿罗汉果,但其实都是不离常见与断见的人,都是未断我见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佛陀观众生的因缘,施设了五时三教的次第方便,从最容易入手亲证的法—解脱道—来开始教导众生,使众生都能够断除我见、常见、断见;在断除我见等恶见以后,才有可能再引导众生进入大乘法当中,来亲证五蕴的根源入胎识;依这样的次第来修证,才不会误以为入胎识如来藏等于常见我,那就妄言说已证解脱,成就大妄语业。

  经文中又开示了:【……无有“我、我所见、我慢使”系著者,比丘是名断爱欲,转去诸结,正无间等,究竟苦边。】(《杂阿含经》卷1)苦的边际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苦呢?推演之下,一切苦的由来都是从五阴来的;然而五阴又是以什么为因、什么缘而有的呢?佛开示说:是由入胎识为根本因,再由入胎识所持的七识心相应的无明种子为缘因,再以父母精血、地水火风四大所成的受精卵为缘因,所以才会入胎而具足五阴的出生;有出生之后,就必定会经历老、病、死,以及忧、悲、苦恼,这就是一切有情痛苦的边际。一切的痛苦推到此处以后,知道灭尽五阴以后就不会再有苦了!而五阴是由这个入胎识出生的,入胎识却是藉著父母的助缘入胎来出生五阴,才会有五阴所生的苦,所以入胎识就是一切有情痛苦的边际;而这个众生苦的边际识,祂却是一直都离六尘见闻觉知的,从来与苦不相应,所以祂既是一切苦的边际,也是无间等法,因为祂从来不生所以不灭,从来不生所以从无始劫来就不曾一刹那间断过,正是无间等法。当这个蕴处界一切我都灭尽了以后,剩下祂永远都不间断的独存时,涅槃当然是无间等法。

  佛世的时候,有一位很有世间智慧的外道叫作仙尼,他来向 世尊求法,为什么 佛为某一些弟子授记,说死后投胎往生到什么地方去,但是有一些却不记说投胎往生到什么地方?佛就告诉仙尼:“我有许多的弟子听闻我所说的这一些法,他不能够完全理解其中的妙义,所以生起了我慢而相续不断。由于他们所理解的真我并不是无间等法的缘故,所以导致我慢不能断除;那我慢不能断除的缘故,舍弃了这一个五阴以后,就和另一个五阴相续来出生。由于这一个缘故,我就会记说:‘这一些弟子身坏命终以后,出生到哪一个地方或是到另外哪一个地方。’”

  此处所说的我慢,就是解脱道所需断的最后一分思惑,是因自我的存在而觉得喜乐,是因为自我很聪明而觉得喜乐,是因为自我能够常住不断而觉得喜乐,这就是我慢,因自我的存在与我所的存在而觉得喜乐——这包含色阴自我与极微细的觉知心自我在内,也是包含细意识与极细意识的这个我所。换句话说:爱乐保有极微细意识的觉知性,就是三果人的我慢。也就是说,包含识阴的心所法的受与想以及识阴藉著心所法而运作出来的一切心行过程,不论如何的微细,只要有所喜乐或觉得自在,那都属于我慢的内容。

  因为我慢未断,不能真实了解无间等法的缘故,思惑还在就会被束缚,而在三界中轮转不息;所以 世尊可以记别他未来世的出生处。相反的,如果对于佛所说的法义能够确实理解真义的人,他们在面对这种慢的时候,能够证得无间等法,证得无间等法的缘故,种种的慢就可以断除;种种的慢断除的缘故,身坏命终以后,再也不会有未来世的这一个五阴相续不断。像这样的弟子们,佛就不记说,他们舍弃这个五阴以后,会出生到哪个地方。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生死的因缘可以记说。佛最后告诉仙尼:“假使一定要我为他们记说的话,应当记说他们‘断除种种欲界爱的欲求,永远离开三界有的结缚,正确的作意而完成解脱,究竟到达众苦的边际了。’”也就是说,已经解脱到达一切有情痛苦的边际,而这个众生苦的边际,就是能出生五阴的入胎识,而这就是涅槃实际,使求证涅槃的圣弟子,不会因为断除五阴十八界以后,成为断灭空无——因为入胎识不生不灭,是无间等法。

  但是众生总是希望自己永远存在,因为这样的见解,就与解脱道的正确知见相违背;所以众生口中说想要求证解脱果的时候,心中却总是与解脱道的修行正见的这些法义相抵触,而无法实证涅槃。都是落在六识心中,为识阴所摄,不离常见、我见的范畴。更有堕入内我所,也就是六识的自性之中,认为眼识的能见之性,耳识的能闻之性,乃至意识的能知能觉之性,就是常住不坏的真如佛性,这就落入成为内我所见的自性见外道法。六识本身既然是因缘和合的虚妄法,那六识所拥有的六种自性,当然更是无常生灭变异的虚妄法,但是众生却想要保持六识心以及六识自性时时存在,妄想要把六识及六识的六种自性安住于涅槃当中;却忘了这些法是函盖在五蕴十八界当中,这是入涅槃所需要断除的条件,是把意识认作常住的涅槃心,与真实解脱道与佛菩提道是大相违背的,而且是背道而驰的恶见。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讲解到这边。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