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第71-74集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71集 三乘同入无余涅槃之真义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跟各位介绍的是《阿含正义》第六辑第十章的部分内容。今天所要谈的内容,是因为佛教界受到一些人对《阿含经》的误解,所以他们认为说,三乘最后都是同样入于无余涅槃;既然三乘同样都入于无余涅槃,那其实所谓的大乘,跟声闻、缘觉这样的小乘,也是没有什么差别啊!这样的话就变成说,大乘的法义其实就浓缩在小乘里面,那就变成大乘法不存在了,所以他们有一种说法,就是“三乘共入无余”这样的说法。

  那我们来看看,这样的说法也被印成书籍而且作了很多的阐述。其中提出这样的说法,我们看看他们的说法是什么:“此既足以张三乘共入无余之说,即佛寿无边际,亦理有所难。”《印度之佛教》,正闻出版社,页159。)这里就主张说,他说了非常非常多的道理之后,来证明说 :“你看有那么多的证据,在说三乘都是同样入无余涅槃啊!如果要说 佛陀的寿命是无量无边的,其实道理是讲不通的、是有困难的;要讲说 佛陀常住,从道理上要把它讲圆满是很困难的。”意思就是说:“大乘老是说 佛陀永远存在,其实那是讲不通的!”他在作这样的主张,可是 如来入于涅槃可是是常住,这个道理确实是非常的困难,难以了解,特别是没有实证如来藏的,或是不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的,他一定会有这么大的疑问存在。他怎么看、怎么想,他就没办法想通这个道理。

  其实有一部经叫作《大法鼓经》,我们 平实导师现在正在解说这部经,这部经 佛陀提出一个纲领,就是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来看看:“如来涅槃而复常住,一切无我而复说我。”(《大法鼓经》卷1)

  也就是说如来入涅槃,可是偏偏 佛陀又说:“如来常住”;然后 佛陀也说:“一切法无我。”可偏偏又说确实有一个真我,所以最后还有所谓的常、乐、我、净;可是这个道理太深刻了!深刻到一般人很难理解,除非说他相信有轮回的本体,相信生命中有所谓的第八识如来藏,那他就没有疑惑;可是只要他不相信这个事情,或是说他从来没有听过有如来藏这件事情,他怎么想,他都没办法理解 佛陀都已经舍寿入涅槃了,那为什么祂还会常住?佛陀都说一切法无我了,为什么还说有一个真我?其实 佛陀就在《大法鼓经》里面作了详细的解说。我们也相信这些学问僧是看过《大法鼓经》的,可是他们没有办法相信佛语啊!因为佛语在解释这个内容,就是要以有第八识存在、有如来藏存在为前提,你才能够理解这件事情,我们也希望各位视频前面的菩萨、道友,可以来正觉同修会,来听 平实导师讲解《大法鼓经》,你就可以知道详细的道理。

  那我们可以从总相来说,众生轮回都可以是永恒存在,都可以是常住,虽然说我们每个众生都是一期生死,可是死了没有死尽,我们还会继续轮回,所以轮回本身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众生就是常住了,既然众生都是常住,如来怎么有可能不是常住?佛陀怎么有可能不是常住呢?反而我们应该说二乘人他不常住,因为如果从世间的现象来看,他入无余涅槃之后,他就不在三界里面出现了,不在我们这个世界出现了,所以我们说声闻、缘觉这种小乘人 ,他才不是常住,可是众生跟 如来永远常住,基本的道理是这样子;可是我们也可以来看看,在阿含里面确实也有他们所说表面上的那个义理,说世间人、小乘人、如来都入涅槃,可是其实它还有另外一面的道理,在经典里面也同样可以看出来。

  那我们看看《阿含经》里面的这个内容是什么:

  佛告大王:“正使婆罗门大姓、刹利大姓、长者大姓,生者皆死,无不死者。正使刹利大王灌顶居位,王四天下,得力自在,于诸敌国无不降伏,终归有极,无不死者。若复,大王! 生长寿天,王于天宫,自在快乐,终亦归尽,无不死者。”

  这是《杂阿含经》卷46里面的一部经,里面就宣说了,跟这个国王说:“你看!所有的婆罗门、刹帝力其实都一样,统统最后都会死掉。即使生到天上去——生到长寿天。”什么是长寿天?色界天是长寿天。还有寿命更长的就是无色界天,最长可以八万大劫;可是即使生到最高的无色界,非想非非想天里面八万大劫,他的定力丧失了、福业尽了,还是要下堕到下面的天来啊!甚至堕落到人间,或者是说到三恶道去,都有可能的。可是有一个现象是,这些同样都要死掉的,在六道里面每一道,只要一出生就一定会死亡,没有不死的 ,这是律则;好,这个六道轮回的众生,有生必有死的律则。

  我们看看接著 佛陀怎么说声闻跟缘觉:

  若复,大王!罗汉比丘诸漏已尽,离诸重担,所作已作,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彼亦归尽,舍身涅槃。若复缘觉善调善寂,尽此身命,终归涅槃。(《杂阿含经》卷46)

  在这个经典里面,紧接著马上说声闻、缘觉,就是罗汉跟缘觉,即使声闻人已经漏尽了,烦恼已经尽了,最后他还是要死掉入无余涅槃;缘觉他能够善调、善寂,能够身心把它寂灭掉了,可是最后他不是在世间里面永远常存,最后也是要舍寿入无余涅槃去了,所以 佛陀就在这里说:“六道轮回的众生有生必有死;可是四圣法道的声闻、缘觉,其实也是一样,在世间出现之后,他获得了解脱,还是要死掉的,可是死掉之后,声闻、缘觉就入了无余涅槃,不再出生了。”

  可是如来,祂的结果是怎么样呢?我们看看后面紧接的经文:

  诸佛世尊十力具足,四无所畏,胜师子吼,终亦舍身,取般涅槃。以如是比,大王当知,一切众生、一切虫、一切神,有生辄死,终归磨灭,无不死者!(《杂阿含经》卷46)

  佛陀接著说:“如来世尊有四无所畏、有十力,有殊胜的狮子吼,可是最后还是要舍身涅槃的。然后一切的众生、一切虫、一切神,只要有生就有死,而且最后终归于磨灭,没有不死的。”所以从表面上来看,好像真的是“三乘同入无余涅槃”,因为同样都要死掉,而且文字上的确都是要般涅槃的,四圣法道都要般涅槃。

  可是声闻的经典──《阿含经》,它有一个让人家弄不懂的地方就是说,它的用词很简略。“涅槃”, 它没有把它细分。其实我们在后面也可以看到在《阿含经》里面对于有一些名相,它没有广开解,没有广大地把它分辨清楚,所以让人家很容易误解。可是如果你是一个实证者,从这个经文里面你也可以看到,其实 佛陀还有另外一面的意思,是 佛陀隐含在里面的。只要你有实证,你相信有轮回、有第八识如来藏,你还是可以看出它的确有不同,你也可以看出在很简略的文字里面,可以看出大乘。所以表面上没有错,何止是三乘同入无余涅槃,众生都要死掉的,只是入无余涅槃的意思跟死掉,意思是不大一样的,因为众生死掉还要再轮回的,可是声闻、缘觉跟菩萨的般涅槃,它有不一样的意思。

  其实有四种涅槃:有“有余依涅槃”,有“无余涅槃”,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有 佛陀的“无住处涅槃”。可是这个内容非常的深刻,所以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十章的最后一节里面,有再区别这四种涅槃的道理,说得非常的殊胜。我想有兴趣的菩萨或是道友,可以请《阿含正义》来直接阅读。

  那我们就《阿含经》里面的这段经文,可以直接来看出 佛陀除了说“三乘同入无余涅槃”:“同入涅槃”的这样的用语,其实祂还有另外的一层的意思。我们来看看祂的意思是什么,因为漏尽比丘他入了无余涅槃,可是 佛陀有说:“如来有四无所畏,有十力,有胜狮子吼。”可是我们要知道,如果说声闻、缘觉入了无余涅槃,如果说 佛陀的证量超过了声闻跟缘觉,那显然 佛陀要成为佛陀之前,也曾经当过声闻的罗汉跟缘觉,一定有他们的证量;可是当他们有那个证量的时候,佛陀当祂还没有成佛,有罗汉的证量,有缘觉的证量的时候,如果祂也入了无余涅槃,祂如何能够获得十力、四无所畏呢?如何能够有胜狮子吼呢?那就不可能了。所以一定是 佛陀在当祂的证量有了罗汉、有了辟支佛的证量之后,祂其实不是真正入了无余涅槃,祂还有更进一步去修学菩萨道、修学大乘,才成就四无所畏、还有十力的。

  我们来看经文:

  设有外道异学言:“彼沙门瞿昙,有何等之力,有何无畏,自称无著最尊?”汝等当持此十力往报之。设复外道异学重作是说:“我等亦成就十力。”汝等比丘复当问曰:“汝有何十力?”是时,外道异学则不能报也, 遂增其惑。所以然者,我终不见沙门、婆罗门自称言得四无所畏,除如来者。是故, 比丘!当求方便,成十力、四无所畏。如是,比丘!当作是学。(《增壹阿含》卷42)

  这是《增壹阿含》里面的经文,它就说:“若有人说他可以获得如来的十力,那他的十力是什么?”他们一定讲不出来,因为他讲出来他要证明说他有,他一定没有那个能力,而且这里面说如来的十力,不是一般世间人能够得的,只有 如来能得,而且祂也告诉比丘们说:“你们也应该要求十力,还有四无所畏。”其实这样的经文,就是在劝勉这些声闻人或是缘觉人应该要来转入菩萨道里面,因为声闻、缘觉是没有办法获得十力、没有办法获得四无所畏的。

  我们来看看《阿含经》里面,就有这样的经文:“如此十力,唯如来成就,是名如来与声闻种种差别。”这是《杂阿含经》卷26,第684经里面就说:“如来有十力的成就,就是如来跟声闻的种种差别。”代表什么意思?代表说:“声闻人你不要那么说你获得了无余涅槃你就满足了,其实这样是不行的,所以你入无余涅槃是不能获得十力的,所以你应该要好好来求十力,求四无所畏。”其实这个意思就是在劝导声闻人,应该要回小向大,不要入了无余涅槃。因为入了无余涅槃,就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地去修学 如来的十力了。而且这样的经文还不是只有这样。

  我们再看另外一部《阿含经》:

  王复问曰:“以何因缘如来应起偷婆?”天报王曰:“如来十力具足,此十力者非声闻、辟支佛所能及逮,转轮圣王所不能及,世间群萌所不能及也。……”

  这是《增壹阿含经》卷49,这里面的“偷婆”就是“浮图”,就是“塔”,也就是要建塔庙。如来,应该要帮祂建塔庙,为什么要帮祂建塔庙,因为 如来有十力、有四无所畏,这是一切声闻罗汉、辟支佛,甚至一切的转轮圣王,乃至世间一切的六道众生──群萌就是指的六道众生──都没有办法获得的,那表示什么呢?表示声闻、缘觉辟支佛也要来修十力的,如果说罗汉跟辟支佛都入无余涅槃去,把自己灭尽了,不在三界里面出生,那请问他怎么能够获得十力呢?所以显然在《阿含经》里面有宣说:“佛陀有十力、四无所畏,有这样的能力。而这个能力不是声闻的罗汉,或是缘觉辟支佛所具有的能力,就可以来证明必有大乘,因为只有不入无余涅槃的菩萨,最后他才能够获得十力,才能获得四无所畏,因为他才能够持续地修行,所以才能够最后获得十力跟四无所畏。”所以声闻人,没有说你要帮他起塔的;可是如来,要帮祂起塔。为什么?因为那是声闻、缘觉所不能得的、所不具有的能力的,因为声闻、缘觉入了无余涅槃,他也不再庇佑众生了,你帮他起塔庙也没有用啊!除非他回小向大成为菩萨,继续在人间利乐众生,那你帮他起塔庙,然后向他祈求加被,那才有可能有这种加持力。

  可是如果说一个声闻罗汉,或是一个辟支佛,他入了无余涅槃,你帮他起塔庙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因为他已经舍弃了三界了,他对于世间一切的众生不再留恋,连 如来他都不留恋。因为连 如来都不留恋,他才能够入无余涅槃;然后对于 佛陀的十力、四无所畏,他都不乐爱,内心没有起任何的欢喜,所以他才入无余涅槃。

  如果说有人为罗汉,或为辟支佛起塔庙,其实那也代表他不懂佛法是什么,不懂得无余涅槃的意义是什么。那如今必须要为如来起塔庙,就是在说明 如来其实是常住的,因为 如来没有真正入无余涅槃,祂是常住在三界里面,依于无住处涅槃,不住生死也不住涅槃的这种无住处涅槃,然后常住世间来利乐有情,因为这样子才显发出如来的殊胜,而且是超越一切声闻罗汉跟辟支佛的,所以从 佛陀有十力、有四无所畏,就可以看出来,如来祂一定不是入无余涅槃的,因为入了无余涅槃之后,不可能有四无所畏跟十力,所以在《阿含经》的经典里面,的确有“三乘同入无余涅槃”的文献的表面证据;可是同样的证据里面,也同时宣说了 如来就代表了一切的菩萨是不入无余涅槃的,所以最后能够成就佛果,而获得四无所畏跟十力,所以由此就可以来证明说,阿含里面其实也有大乘,大乘就是佛亲口所说。

  好!那今天的节目,我们先就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72集 阿含禅学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继续跟各位介绍的是《阿含正义》的第十一章,这是在《阿含正义》的第六辑。这第十一章其实所说的是把《长阿含》里面的《游行经》,把它整个引入在这个里面,那这个经文非常长,它总共有三卷——上、中、下,因为它的篇幅非常长。可是这么长的经文,其实就是要显示 佛陀的慈悲,而且这样的慈悲还有 佛陀在里面的记别,种种的说法,显示一种菩萨的胸怀,所以它也显示了《游行经》里面所说的意涵统统是大乘,其实它显示的是这个意思。可是如果我们要详细解说每一个细节,那篇幅太长,所以说我们可以举这《游行经》里面,平实导师就在这个《游行经》里面特别举出了一个公案,这个公案就可以作为《游行经》所要表达的大乘意涵,而且同时也证明了整个《阿含经》其实是有讲大乘的,因为公案就是大乘。

  我们来看看 平实导师怎么在《游行经》里面举出一则从来没有人举出的一则公案,我们看:

  时世尊披郁多罗僧,出金色臂,告诸比丘:“汝等当观:如来时时出世,如优昙钵花,时一现耳。”(注)尔时世尊重观此义而说偈言:右臂紫金色,佛现如灵瑞;去来行无常,现灭无放逸。(《长阿含经》卷4)

  (注:这是世尊舍弃人寿之时,最后一次示现禅宗机锋。惜乎旁侍声闻,无人悟入,而犹结集之)(《阿含正义》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929。)

  平实导师特别在经文里面作了这个注记说:佛陀当时已经在拘尸城的双树林,已经要大般涅槃了,已经躺在那边了,结果还伸出金色臂来跟大家再说一段法,来说一个偈。说其实如来是经常出现的,虽然说经常出现,可是出现的时节不是常常有,偶尔才出现那么一下子,所以有很多很多的无量诸佛常常出现,可是中间所隔的时节也是相当的长远啊!所以说众生都应该要珍惜 佛陀出世的时间来学习佛法。我们虽然是在末法时代,可是毕竟也是还在法没有灭之前啊!那我们还可以依于佛法的道理,佛陀所宣说的佛法的道理,我们可以实证来修学佛法;因为要 佛陀出现又能够值遇太困难了,我们有遗法能够学,就已经非常殊胜幸运了,我们应该要如实地来修学。

  好!那为什么 平实导师在这里这样举就可以说这是公案呢?我们来看看那什么叫作公案?

  禅宗最具宗派特色而有别于其他宗派者在于公案。禅宗公案不论是言语问答、应对进退、行住坐卧、或棒或喝、或静或默等等皆是公案。这些公案的场景都不离生活境界中,有的公案只是几句佛法问答的小场景,有的扩大场景于禅堂应对进退,或者以禅堂外出坡、种菜等等为场景,或如鸯掘魔罗追佛公案般完整诠释真实禅之禅法;乃至以数个公案贯串成故事性的公案,凡此种种皆无一定。但这些都是禅宗公案。(《正觉学报》第四期〈中国禅宗探源〉,正觉教育基金会,页30。)

  也就是说,其实很多的场景其实也是公案,所以禅门的公案其实是无处不在的,只是有没有去思考为什么如来会出现于世间?为什么要讲这么多觉悟的法(觉悟的法就叫佛法)?那觉悟的内容是什么?全部要去思考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去思考这件事情,行、住、坐、卧统统有可能是公案啊!

  所以 平实导师他在1995年他就介绍了公案,而且著作了《禅─悟前与悟后》这本书;这本书是我们近代里面把禅宗的公案把它具体理论化,而且把它的实务也把它写出来,所以《禅─悟前与悟后》是禅门的理论跟实务修行的一个瑰宝。有兴趣的菩萨也可以请阅来阅读这一部经典之作啊!那除了《禅─悟前与悟后》这本书之外,平实导师也著作了相当多辑数的《公案拈提》,这里《公案拈提》也把禅宗里面的公案一一提出它的关键处,来告诉学人禅宗的公案要怎么样阅读,它的作用是什么。可是很多人读了 平实导师的《公案拈提》都说:“我看不懂!我不晓得为什么平实导师这样写?他在写什么?”然后就说:“嗯!不懂!”可是我要告诉各位,如果阅读 平实导师的《公案拈提》不懂,那才是正确的。我也曾经听人家说,说某某人写了什么样的公案,就“哇!他讲的好有道理喔!那每一则都说得好有道理,都能让我听懂,太有道理了,对我人生好有启发喔!”可是我可以告诉各位,因为每个公案都提供不同的人生的启发,让你能够理解那就不叫公案,表示他是错解。因为禅宗的公案不是让你去了解的,而是让你去产生疑情,所以能够让你启发出你的疑情去参究生命的本源,那个才是公案,才是正确诠释公案。如果你说他给你每则公案有不同的人生启发,你都懂了,那我可以告诉各位,那一定是错解公案,因为他不懂公案的真正的目的,它的功能是什么,所以有这样的误解的人其实相当多啊!

  好!那我们看看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里面的第十一章怎样来说这则公案。

  然而此一长阿含部之经典中,世尊一如后时之禅宗祖师一般示现向上一路之直指人心:时世尊披郁多罗僧,出金色臂,告诸比丘:“汝等当观:如来时时出世,如优昙钵花,时一现耳。”此乃是为当场之大乘弟子而故意示现,并且说为如来示现,都与禅宗真悟祖师丝毫无二,由此可证知拈花微笑公案之可信也!非唯北传阿含如是,南传阿含经典中亦复如是,非无禅宗机锋、教外别传之记录,只是声闻人见之、闻之、读之都不能领会,故都不能生起般若实相智慧也!(《阿含正义》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944~1945。)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六辑的第十一章里面,就举出了这个公案说,其实《阿含经》这个就是公案,然后因为这样子,平实导师就开启了“阿含禅学”的研究的先河。我们认为因为当今现代能懂公案的人太少了,很多人根本不懂什么叫公案,可是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里面(在这个地方)举出,禅门的公案也在《阿含经》里面,而且还举出了例子,就开启了在阿含里面来研究禅宗公案的先河,所以 平实导师是阿含禅学的第一人。所以我们认为将来研究所有大乘、甚至研究阿含的人,全部都要依照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所发明的这一些内涵来进行研究;这是大势所趋,只要懂得佛法道理的人必然会往这个方向前进,才能够真正明了佛教是什么。

  那我们看看,为什么 平实导师会这样说呢?我们来看看,其实禅门里面也有同样的禅师,以卧姿来显示公案:澧州药山惟俨禅师:

  师大和八年二月,临顺世,叫云:“法堂倒!法堂倒!”众皆持柱撑之。师举手云:“子不会我意。”乃告寂。(《景德传灯录》卷14)

  这是《景德传灯录》里面澧州药山惟俨禅师的一则公案,也被记录起来。我们可以看看这个场景,跟 佛陀入涅槃在双树间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这惟俨禅师他也是要舍寿了,躺著,躺在那里,突然他也举了手说:“唉呀!法堂要倒了!法堂要倒了!”他的弟子一听这个和尚说法堂要倒了,赶紧去扶著柱子,把它撑住,免得法堂真的倒了。结果这个禅师就说:“唉呀!你们都不懂我的意思啊!”然后他就舍寿了。所以这个以卧姿来显示说生命的道理,这是另外一个跟 佛陀一模一样的案例。

  所以我们说禅门的公案什么情况统统都有,生活中所有的细节统统都可以是公案,那你说:“那表示随时都是公案喔!”也是,可是也可以不是。关键就在于说你有没有思考“生命的实相是什么?生命的奥秘是什么?”因为我们世间人乃至一切的生命,生存在这个世间,本身就是一则最大的奥秘、最大的公案,如果我们可以随时随地这样思考这个道理,那我们的生活里面的行、住、坐、卧,随时随地不管你是:行就是走路,住就是站著,坐就是坐著,卧就是躺著,你随时随地都可能是公案啊!没有什么情况不是公案。可是如果说生活中从来不思考这件事情,没有在参究、研究这件事情,那行住坐卧也没有一件事情是公案啊!所以是不是公案其实不是那个场景。所以很多人都举了禅宗公案,在那边讲了半天,其实他没有懂真正的公案的意思是什么,这也表示说他是不懂公案的。

  好!那我们来看看《六祖坛经》里面也有一段话,它这样说:

  汝等各去,自看智慧,取自本心般若之性,各作一偈,来呈吾看。(《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这里是说,所谓的公案在谈的“本心”,其实祂就是般若。为什么 平实导师要在阿含里面来提出公案?其实 平实导师的目的,就是要向大家举示出《阿含经》里面就有第二转法轮里面的般若,因为参究公案而能够破参,或是参究公案的当下即使还没有破参,其实他就在修般若;所以如果有一个人在思考这件事情,其实他就是在进行大乘法的修行。所以《六祖坛经》里面就有记载著,五祖弘忍大师叫大家都去“取自本心般若之性”,表示禅宗就是要你去思考生命里面本来就存在的一个心,这个心是从来一直都存在的,祂是我们生命的本体、轮回的本体;然后我们去思考、去取这个本心的般若之性,就是祂的智慧性是什么?祂的中道性是什么?你能够去把祂实证了,那就是公案的目的。

  所以公案的目的是要引发学人在一切时、一切地、一切住去参究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参究,就获得了般若的智慧,那也就代表确实是有大乘,而且大乘就是在生活中直接证得本心,直接心心相印。它不须要靠文献证据的,因为当你证得有第八识如来藏的时候,你说:“唉呀!这现前证得啊!”现前可以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的这个涅槃本际,这样的事实超过一切的文献证据。因为文献证据只是实证者留下的语言文字而已,关键还在有没有实证?到底有没有第八识如来藏?有没有这个涅槃本际?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能够去思考这件事情,那就是在进行大乘法义的研究跟参究,那这也是禅宗公案的功能。

  我们继续可以看到,既然公案是在探讨所有生命的现象,所以其实公案也不一定在自己身上,甚至可以因为他人的某一个现象,它也可以是公案。我们来看看另外一个禅门的公案,这是马祖的弟子盘山宝积的公案:

  因于市肆行,见一客人买猪肉,语屠家曰:“精底割一斤来。”屠家放下刀,叉手曰:“长史!那个不是精底?”师于此有省。(《五灯会元》卷3)

  出家人其实跟买猪肉是没关的,可是这个宝积禅师就下山要去菜市场买东西,就听到有人要跟屠夫买猪肉,就说:“你给我买一斤精的肉。”(精的肉就是痩肉),那个屠夫很不高兴,就把刀一甩,插在这个砧板上说:“阿哪一个不是精肉?”欸!这个时候这个法师突然就悟了。可是我们可以知道,那是别人的事情,跟这个禅师什么关系?不是没有关系,只要这个禅师随时随地的参究,参究为什么我们人的生命会出现在这个世间?甚至我们还要吃东西,还要去买肉,还要买菜,还要来养活自己,这是到底什么样的意义呀?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子生活?要这样子活著过这样的生活呢?这个统统都是我们要修学佛法里面应该要参究的事情、要去理解的事情;只要这样去思考,这样去分析、归纳,去寻找生命的答案、生命的奥秘,那这个就是公案。

  所以公案不是说,那一定是在这个《景德传灯录》或是哪里写下的公案,那才是公案,通常记下来都是因为这个某某禅师因为那一件事情悟了,就被记下来了,因为他后来被印证,所以就记下来“喔!他的过程是怎样……”可是难道他没有其他的参究吗?都有!可是其实那个其中前面的过程也统统都是公案,只是他因为某一件事情而悟了,所以就把它标记为公案,只是如此而已,所以随时随地都可以是有公案的。

  所以我们可以看我们《正觉学报》里面,就有这样的一个结论说:

  “禅宗公案是在某种场景下进行佛教最基本义理的探讨。若不是对于佛教义理进行探讨,则不能构成禅宗公案。”(《正觉学报》第四期〈中国禅宗探源〉页13)

  禅宗公案其实它是不是公案,关键在于说有没有去探讨生命——为什么可以出现在世间的这么一个奥秘,如果能够去参究这件事情,随时随地没有不是公案的。可是如果内心从来没有这样的思考,从来不相信生命有本体、轮回有本体、有涅槃本际可证得,不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可实证,他不会思考这件事情,他连想都不会这样想,那对他来说,他就会认为说根本没有公案,甚至会说这是无头公案;然后说这个都是你们自己说的、随便说的,“是没有公信力的”他们甚至会这样说!可是其实他们这样说,就代表他们不懂得生命存在这个世间本身就是一个奥秘,就是一则公案。

  好!那今天我们就先跟各位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73集 阿含经的禅宗公案
  正礼老师


  阿弥陀佛!各位菩萨: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介绍《阿含经》里面有公案这件事情,它的一些道理,也就是说公案其实是它有一些道理的,我们也在阿含正义的视频,第一系列里面的第四集,我们有提到这件事情,我们有把三乘在阿含里面的区别,把它举示出来;表示说阿含里面有真实禅,其实就是在说明禅门的参究,就是用真实禅的方式来进行参究。那我们今天就要继续来补充这个内容。

  因为我们也举了说,《阿含经》里面的鸯掘魔罗追佛事件其实就是一个标准的公案,而且它还把禅宗公案的参究的道理,直接在经典里面跟我们说明,所以我们来跟各位介绍这个部分的道理。

  是时,鸯掘魔即拔腰剑,往逆世尊。是时,世尊寻还复道,徐而行步,而鸯掘魔奔驰而逐,亦不能及如来。是时,鸯掘魔白世尊言:“住!住!沙门!”世尊告曰:“我自住耳,汝自不住。”是时,彼鸯掘魔并走,遥说此偈:“去而复言住,语我言不住;与我说此义,彼住我不住。”尔时,世尊以偈报曰:“世尊言已住,不害于一切;汝今有杀心,不离于恶原。我住慈心地,愍护一切人;汝种地狱苦,不离于恶原。”

  这是《增壹阿含经》卷31里面所举的,鸯掘魔罗追佛事件里面的对话,说鸯掘魔就拿了剑就去追佛,佛陀就转过身就让他追,就跑著跑著,佛陀是慢慢地走,可是孔武有力的鸯掘魔竟然追不上。跑了一阵子之后,鸯掘魔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跟 世尊说:“停下来!停下来!出家人!”就是这个意思。佛陀竟然回答说:“我早就已经停下来了,是你没有停下来。”鸯掘魔罗就觉得很奇怪啊!是你自己也在走啊!你怎么可以说你停下来,我没停下来?你要跟我解释这件事情。

  鸯掘魔就这样跟 佛陀用偈来问这件事情:“你要跟我讲,你也在走,我在追你,你怎么可以说你停下来,我没停下来呢?”佛陀就说:“我本来就已经停下来了!因为我本来就已经停下来,所以我从不害众生;你起了杀心,就是因为你没有停下来,你才会起杀心,所以说你起杀心要杀害那么多众生,你就没有离开恶的根源。我是从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所以我就住于慈心的地方,就远离了罪恶了;所以说我住是慈心,你不住就是没有离开恶原。”

  很多人这样读了也不了解,那为什么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它在说啊,有一个法是本来就已经停下来了,什么法叫作本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法呢?其实就是“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祂是不生不灭、如如不动的法,因为祂是如如不动,所以说祂是本来停下来的。祂的如如不动,不只是在世间现象里面对于六尘如如不动,祂是本来就已经如如不动,因为祂如如不动,所以说祂不是具有生灭性的。因为祂是如如不动,所以祂没有能力去害众生,因为祂没有能力去害众生,所以才需要出生蕴处界的色法跟心法产生作用,来产生善、恶。

  因为如来藏的本身的如如不动,本来就静止,祂是无为性的;无为性的没有办法在世间里面产生什么作用,因为这个缘故,所以祂是本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法。既然是本来就已经停下来的法,祂一定是远离任何的邪恶,可是同时祂也离开了所有的善啊!所以这个法是不善不恶的法,你不能说祂善,你也不能说是恶。可是祂本身有清净性,如果有实证者就可以知道祂有清净性,所以说众生就是我们的蕴处界,我们这众生自己这个蕴处界自己,就来转依祂的清净性,然后把自己的恶性去除。

  因为祂具有清净性,你不能说祂善或恶,善恶都是由祂提供功能给你,没错!可是你要选择善、选择恶,是由你决定的,祂是没意见的。所以如来藏本身是一切善法的根源,意根跟六转识是一切恶法的根源,特别是意根是一切恶法的根源,因为祂是动转的,祂只为自己,因为只是为自己,所以祂必须在三界里面去争夺一切的色法、心法,统统祂都要。所以虽然祂也行善,可是祂也必定能够行恶,所以行善的心跟行恶的心是同一个心,都是意识心,都是末那跟前六识,所以前七识统统是可行善且可以行恶的。

  可是第八识祂是无为的,所以祂没有任何的善恶法,祂是纯一清净的法,因为这样子,所以公案里面就在显示说,你鸯掘魔在那边奔跑表示怎样?因为你的七转识、你的觉知心里面,你要来杀人嘛!可是 佛陀祂已经实证了如来藏,转依如来藏究竟圆满,所以祂是完全清净而不动心的,祂只是出现在世间来度化一切众生而已。所以当然 佛陀虽然徐步而行,可是祂是依于不动的如来藏而行,所以祂没有任何的恶,因为祂是完全彻底地转依,所以祂就是如来、就是如来藏,只是是清净的如来藏,所以也称为无垢识。可是鸯掘魔他就不是,因为他还有害心,他就代表了七转识。所以所有的禅宗公案,其实就是同样这个道理:在众生的行、住、坐、卧之背后,是有一个如如不动的如来藏的。这样子就构成了所有的公案,所以一切的境界统统是公案,可是一切境界也可以都不是公案,就在于有没有参究公案的道理,有没有理解公案背后参究的那个道理。

  那我们来看看,那为什么这样子可以来说如如不动就是如来藏呢?其实很多公案也在显示这个道理,我们来看看《阿含经》里面就有一则这样子的公案,《中阿含经》卷9:

  世尊叹曰:“善哉!善哉!手长者!汝能以如法摄于大众,又以如门摄于大众,以如因缘摄于大众。手长者!……”

  其实这个经文满长的,一开头 佛陀就赞叹了一位手长者,说你可以以如门、如法、如因缘来摄受众生啊!如门、如法所说的就是如来藏如如不动的法门,如来藏如如不动的因缘啊!然后接下来 佛陀就赞叹,就是跟手长者说了很多法,让手长者非常地欣喜,然后他就回去。路上他碰到所有的人,他认识的统统都以如门、如法、如因缘来摄受这些众生,他所认识的这些人,结果这些人统统生天了,因为做了以纯善之法来帮助他们。以如门、如法、如因缘,就是以善法来帮助他们,所以让天众人民炽盛,所以忉利天主特别在他的善法堂里面,集了所有的天人来开会,来赞叹手长者让我们的天人炽盛、人民炽盛:“哇!殊胜啊!”然后这个手长者度了那么多人之后,甚至晚上他还要打坐,修“四无量心”——慈、悲、喜、舍,度更多的人,让天人更为炽盛。结果当场就有一个毘沙门大天王,就是四王天的天主之一,他就去说;“哇!原来这个人这么殊胜啊!”他就去找手长者跟他唠唠叨叨。

  我们来看看这段经文,有点长,那我们来显示某种意思:

  于是,毘沙门大天王色像巍巍,光耀暐晔,夜将向旦,往诣手长者家。告曰:“长者!汝有善利,有大功德。所以者何?今三十三天为长者集在法堂,咨嗟称叹:‘手长者有大善利,有大功德。所以者何?诸贤!彼手长者,佛为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即从坐起,为佛作礼,绕三匝而去,还归其家。到外门已,若有人者尽为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中门、内门及入在内,若有人者尽为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升堂敷床,结加趺坐,心与慈俱,遍满一方成就游。如是二三四方、四维上下,普周一切,心与慈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如是悲、喜心与舍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各位菩萨!我虽然念那么长,其实要显示一件什么事情呢?这个毘沙门大天王这样唠唠叨叨讲这么多,重述一遍说:“你看哦!佛陀跟你讲了法之后呢,你回去的路上你碰到所有人,你都跟他讲这么多法,然后我们的忉利天主,在善法堂里面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会,就要称赞你啦!”然后讲那么多讲这么多。可是,毘沙门大天王跟手长者讲这么多话,我们看看手长者的态度是怎么样?

  是时,手长者默然,不语、不观、不视毘沙门大天王。所以者何?以尊重定,守护定故。

  你看看哦,这个手长者很没有礼貌,毘沙门大天王跟他唠唠叨叨讲这么多话,他都不理他连看都不看啊!他的态度截然不同,他路上看到任何人,他都跟他说法,讲一堆话,来说佛法,劝发渴仰,可是毘沙门大天王跟他讲这么多话,他都不理人家,你说他的态度不是太奇怪吗?看到所有人他都跟他讲话,可是人家要跟他讲话,他不理人家,可是声闻人怎么说?说:“唉呀!他因为尊重定,守护定的关系。”可是是这样子吗?那是什么定呢?可是这里就说,如果祂是定那是什么定?他就没有说了。就好像我们前面两集就有举到说,三乘都入无余涅槃,三乘都入涅槃,可是涅槃是什么涅槃?他没说。因为涅槃其实有四种,有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还有无住处涅槃,可是他又不说,因为他也说不出这不一样。只要他说不一样,那他要解释更多啊!他没有能力解释,没有能力去结集更多的大乘法,因为他们是声闻的眼光来集结的。

  同样的在这个地方,以他尊重定、守护定来说,他不理这个毘沙门大天王。其实不是,其实也是,说不是是说,他其实不是不理他,他在显示如门、如法,还有如因缘啊!因为如来藏本来就如如不动。那你说,如如不动那是什么定呢?有!祂有个定叫作“法界定”,只是这个法界定,如果声闻人也许他听过,可是如果他要这样讲,那什么叫法界定,他又讲不出来。所以他只能说:“他为了尊重定啊!守护定啊!”可是什么定呢?他没说。因为没有说,所以众生就不了解。其实很多人读过这个《阿含经》,也不了解,可是我们可以说,这个定就叫“法界定”,我们可以看看,在大乘法里面确实有这个法界定,我们看祂的内容:“法界定性无摄无乱,知一切法性无有戏论。”(《大方等大集经》卷14)这是《大方等大集经》里面有讲到,法界定祂的性质是无摄、无扰、无乱的,而且因为证得这个法界定,他就可以知道一切法的法性不是戏论,他就知道因果了,因果就是因为祂。所以在大乘法里面,就把所有的定讲清楚,有真如三昧、金刚三昧、法界定等等的名相统统举出来了。可是很多名相其实讲的是一样,为了要显示出证得如来藏,这个如来藏本身有祂的定,这个定就是“法界定”,因为祂是法界里面最安定的一种定,因为祂是如如不动的,因为这个关系,所以手长者也是在显示这样的定,在显示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可以说,手长者的这一番描述,这个场景其实也是个公案啊!

  所以这个就是在《阿含经》里面,我们可以告诉各位的另外一则公案。我们可以看看,那在禅门里面有没有同样的公案?也有。我们看看《景德传灯录》里面,有一个杭州五云山华严道场的志逢大师,也是以坐姿默默无言来显示公案:【师一日上堂,良久,曰:“大众看看。”便下座,归方丈。】(《景德传灯录》卷26)就是这个志逢大师上座上堂之后,不发一语,很久、很久……,良久就是非常久,然后最后说:“大家就这样看看吧!”因为他坐在那边,大家就这样看他,说大众看看,然后他就下座去了。其实他的作略,也跟手长者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如门、如法、如因缘啊!因为如来藏本来就是如如不动。所以《阿含经》里面有公案,其实是不争的事实,只是说《阿含经》有公案这件事情,是以前所有研究阿含的人,从来没有举示过的一件事情,而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的第六辑里面,把《阿含经》里面有公案的这个事实,把它举出来了。那举出来其实就是在显示这个阿含里面有公案,就是有第二转法轮的般若的宣说,同时也在代表《阿含经》里面,确实 佛陀有亲口说大乘的,因为如果 佛陀没有亲口说大乘,怎么提到有如门、如法、如因缘呢?既然 如来以如门、如法、如因缘来赞叹手长者,那么显然 佛陀就有说过如门、如法、如因缘,就是说了如来藏如如不动,所开展出来的法门,还有祂的法义,还有祂因为这样而显示出来种种的因缘。这个就是《阿含经》里面,有 佛陀亲口说大乘般若的文献证据。

  所以我们可以说,平实导师在《阿含经》里面提出《阿含经》里面有公案,其实就已经在宣说《阿含经》里面确实是有大乘的法义啊!而这个大乘的法义,就在于《鸯掘魔罗经》,就在于《游行经》,甚至在鸯掘魔罗追佛事件的好几部经里面,只是这些经典一直都存在在《阿含经》里面,从来没有被认识出来。所以他们在研究阿含的时候,甚至他们在研究中国禅宗的时候,全部都没有举出《阿含经》的公案作为案例,因为他们从来不能从公案里面去实证第八识如来藏。而因为 平实导师他的开悟,就是直接证得如来藏,明心见性——见得如来藏的法性啊!因为这个缘故,所以 平实导师就能够在《阿含经》里面随手拈来就可以举出公案,这个都是因为实证跟没有实证的巨大差别。有实证的人看到《阿含经》可以看出公案,没有实证的人看《阿含经》,完全不懂公案是什么,即使摆在眼前,他照样不知道那是公案,这就是实证与不实证的巨大差别。

  好!今天我们就跟各位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74集 六见处与真实禅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介绍《阿含经》里面的一些公案,而且可以显示出《阿含经》里面的公案,所代表的就是 佛陀有亲口说了大乘的法义,因为公案所代表的就是般若的实证。

  好!那我们接下来要来跟各位介绍说,《阿含经》其实除了我们前面所说的鸯掘魔罗追佛事件里面的本来就已经停止的这个法就是如来藏,所有的生灭变异的行住坐卧统统都是不住的法,那因为这样子就显示出公案的基本的道理,可是只有这样子,对于学人是没有办法有真正的大帮助,因为那只是总相。所以在《阿含经》里面的鸯掘魔罗追佛事件里面,它还更详细地解释了所谓的如来如果出现于世间,会说灭六见之法。

  这个灭六见之法,其实所说的就是六见处,因为世间人对于五阴的内涵不了解,所以就有五个见处,那还有第六个有关于如来藏,他更不了解,所以就有六个见处。所以有六个见处可能都错误,那是最严重的,那是一般的众生。这个六见处因为很多人不懂,所以 佛陀就要说灭六见之法,就把六种见处都错误的人的观念要把它灭掉,错误的观念要灭掉。

  那我们在《阿含正义》的第一系列里面,我们也介绍到说,其实这个六见处,其实它就是真实禅,在参究前所必须要具备的,因为它是辟支佛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智慧,所转换出来的这种智慧就叫六见处。所以在辟支佛的十因缘法里面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可是这样说有点绕口,所以 佛陀就把辟支佛所证得十因缘的最核心的智慧转变,就称为六见处,作为一个菩萨修行的一个基础。代表说,如果一个人他要修学菩萨法,其实他基本上应该要具有辟支佛的智慧。所以 佛陀讲了声闻法之后,为什么声闻人入了无余涅槃?那结果讲了辟支佛的法,最后还是入无余涅槃呢?因为要引导众生能够修学了声闻法之后,再修学辟支佛法,这样的目的,就是要让众生最后能够进入大乘啊!

  所以我们说,如果有声闻跟缘觉这两个不同的法门,那我们就可以知道一定会有第三个法门,因为声闻跟缘觉同样入无余涅槃啊!那既然声闻跟缘觉都可以同样入无余涅槃,那为什么需要多讲缘觉法呢?那讲声闻法不就结了吗?那最简单啊!何必还要多此一举,还要讲一个同样都入无余涅槃的缘觉法呢?所以显然有所谓声闻跟缘觉这两乘,结果这两乘都同入无余涅槃,就可以知道了,其实目的不是要入无余涅槃,是要为了后面的大乘—不入无余涅槃——而作准备,因为要获得最后佛的四无所畏跟十力。

  所以显然三乘同入无余,本身就隐含了有大乘的意涵,因为如果说三乘都同入无余涅槃,那不需要三乘了,只要有声闻一乘就可以,那也不需要有辟支佛,也不需要有大乘。那既然他们承认说,有声闻、有缘觉,有四圣谛、有十因缘、有十二因缘,可是结果他们两个的修证,最后都同样入无余涅槃,其实就可以知道入无余涅槃绝对不是 佛陀要宣说缘觉法的目的;宣说缘觉法、宣说辟支佛法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让声闻人进入大乘而铺的道路。所以同样的道理就是三乘同入无余,其实就隐含了大乘的义理了,这样子才是三乘共入无余的真正意涵。

  好!那我们来看看,鸯掘魔罗追佛事件里面,佛陀会说灭六见之法,那个灭六见之法的这个六见处的道理是什么呢?我们来看看这个《增壹阿含经》里面有关鸯掘魔罗追佛事件里面的经文是什么:

  是时,佛作威神,神识?寤:“诸梵志书籍亦有此言:‘如来出世甚为难遇,时时亿劫乃出。彼出世时,不度者令度,不解脱者令得解脱。’彼说灭六见之法。”(《增壹阿含经》卷31)

  就是鸯掘魔罗在追佛的时候,佛陀就给他加持一下,让他突然想到一个道理:“啊!追佛,我一直追佛追不上,那一定有什么道理?”他就想到以前的这个婆罗门的一些书里面,就有讲到这个道理,说:“如果有如来出世,不是那么简单的。祂会让没有解脱的解脱,没有开悟的开悟,而且祂还会说灭六见之法。”这就是作一个开头了。

  好!那我们看看,那什么叫灭六见之法?

  云何为六?言有我见者,即说灭六见之法;无有我者,亦与说灭无有我见之法;言有我见、无有我见,亦与说有我见、无我见之法。复自观察,说观察之法;自说无我之法,亦非我说、亦非我不说之法。若如来出世,说此灭六见之法。

  这个经文有点绕口,而且很难区别,如果没有实证,一定无法解得其中的内涵,所以我们也相信在《阿含经》里面,这个《增壹阿含经》里面有这个经文,非常多人研读过,可是他们没有办法理解里面所说的道理。

  这里就在说明说,那什么是六见之法呢?怎样去灭它呢?其实他要对治三种对象:第一种对象就是说“有我见”的人,说有我存在的这样的见解的人,祂要跟他说灭六见的道理。因为说有我的人,一般都是把五阴里面的某一个法当作是真我,譬如说他把意识心的各种变相,或是禅定中,禅定里面其实就是意识,把这个意识的各种变相当作是真心,然后说这个就是真我了。可是这样的说法是很严重的,而且是六种见处全都错的,所以就要跟他说灭六见之法,就要告诉他说:“五阴这色受想行识里面的每一阴,你是归类错误了,所以那都是错的。”把他五种见处灭掉,可是灭了之后他说:“那到底如来藏是什么?”还要特别跟他讲,在五阴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法,那个法是什么?佛陀就会跟他说灭六见之法。所以对于这个有我见的人-这个有我见解的-说灭六见,就是因为他是常见外道。

  那另外第二个就是“无有我者,亦与说灭无有我见之法”。另外有一个没有我的这种见解的,那个就是断见者。断见者他是稍微比较聪明一点,他知道世间的现象里面,不管你把它分成色受想行识,其实统统都是无我,可是就是这样而已,也没有什么真我,那叫作断见论者。对于断见论者就要跟他说,灭无有我的见解的法。这是 佛陀对于断见论者,特别就要跟他讲:“不是这样子,蕴处界这些生灭法灭了之后,竟然还有轮回,那还有轮回,显然在蕴处界必灭了之外,一定还要有另外一个法,来作为出生一切法的根源,才有轮回可言啊!”所以这个时候就要说灭无有我的这个见解的法,就要跟他讲五阴之外必然还要有一个法,可是那法是什么?他们不知道。可是一定要先让他相信,他才有可能进入大乘里面,才有可能进入大乘法里面,甚至他才有因缘进入小乘法,因为连小乘法也都是必须要有如来藏的。

  那另外还有一类是“言有我见、无有我见”,然后也要跟他说有我见、无我见之法。其实这个就是声闻人,声闻人知道确实有一个我,可是也确实蕴处界无我啊!所以他也懂什么是无我,什么是有我,可是他对于真正的我,不了解、不如实知,因为他只知道涅槃本际,可是涅槃本际的这个真我是什么?他不知道。我们在《阿含正义》的第一系列里面已经有说,声闻人把它当成不生法而已,可是不生法是什么?他不知道。缘觉人知道“识缘名色、名色缘识”,他知道有一个入胎识,可是入胎识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个就是声闻、缘觉辟支佛,他们对于这个真我—如来藏-他是不如实知的。所以他们还有一个第六见处是错误的,而且甚至有时候是很严重的错误,所以 佛陀对于这样子的声闻、缘觉之人,也要给予开示啊!

  开示之后还要跟他们讲说:怎样是自观察?说观察之法。“说”这个部分就是在说,六见处就要化为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这个见解啊,让他们能够有自观察,还有观察的这个法,还要“自说无我之法”。可是“自说无我之法,亦非我说、亦非我不说之法”,其实这里面已经蕴含了《般若经》的说法的形式,所以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地方,其实也是 佛陀在藉用六见处,而且是以般若的方式,来建立它的道理啊!所以“若如来出世,说此灭六见之法”,所以我们可以知道,灭六见的法其实是大乘法,而且它是作为禅宗理论的架构。而这个六见处就是大乘菩萨见道所证,而不是声闻或是辟支佛所能证得的,所以我们可以说,六见处就是禅门的理论的一个架构。

  好!那我们可以说,真实禅其实就是以这个六见处作为基础,而进行的一种观察。我们看看它里面的内容,那我们在说之前我们也可以看,这里面还有一段经文来跟大家了解一下:

  又我奔走之时,能及象、马、车乘,亦及人民。然此沙门行不暴疾,然今日不能及此,必当是如来。

  也就是说,在这个《阿含经》里面最后告诉各位,这鸯掘魔告诉大家说:“你看!我都追不上他,而且能够说灭六见之法,那一定是如来,不会是别人。”所以显然就是在证明,鸯掘魔的追佛事件的六见处,其实是大乘菩萨所证啊!所以才说他必定是如来,而不可能是声闻或缘觉。

  好!我们看真实禅的部分,来作更详细地说,在真实禅里面,他是怎么样子修?怎样参究的?来作为各位的参考:

  尔时,世尊告诜陀迦旃延:“当修真实禅,莫习强良禅,如强良马,系槽枥上,彼马不念:‘我所应作、所不应作。’但念谷草。如是,丈夫于贪欲缠多所修习故,彼以贪欲心思惟,于出离道不如实知,心常驰骋,随贪欲缠而求正受;瞋恚、睡眠、掉悔、疑多修习故,于出离道不如实知,以疑盖心思惟,以求正受。”

  (《杂阿含经》卷33)这里说有分“真实禅”跟“强良禅”。强良禅的意思,就是强盗的意思。表示这个人表面出家,可是其实他不是真出家,他是来抢夺的。抢夺什么?抢夺佛教的资源,其实是这个意思。那他这里特别强调说,他们是像马一样,他被绑在这个马槽上面,他只想著要吃里面的草,他不想别的事情,而且他是以贪欲缠想要求得正受。

  譬如说一个人想要参究,可是他相信:若我开悟之后,我一定可以成为一代大师。像这样的想法,就是以贪欲缠而求正受啊!或是说如果我证悟之后,我就是开悟的圣者,我就可以获得很多的世间的利益,因为很多弟子会来供养我。这样的想法也是贪欲缠而求正受啊!因为他对于出离道不如实知。那怎样才是于出离道如实正知呢?这就涉及到真实禅另外还有一个叫作“方便禅思”,要先有方便禅思才能够有真实禅的,如果没有先经过方便禅思的锻炼,没有办法有真实禅。

  那我们看方便禅思: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所以者何?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此是色、此是色集、此是色灭;此是受、想、行、识,此是识集、此是识灭。”(《杂阿含经》卷3)

  经文很简单,可是有一个重点在哪里呢?就是要来观察五阴。这个方便禅思就是作为真实禅修行之前的方便,所以称为方便禅思。所以这个方便禅思,是声闻缘觉所必须修的,那其实也是菩萨要进入真实禅之前所必须修的,因为修了方便禅思,才能够说他于出离道如实知。可是于出离道能够如实知,他有个要点:就是必须在方便禅思里面“内寂其心”。所以内寂其心是方便禅思的要点,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要修真实禅之前,他进行五阴的观行之时,他要能够从五阴十八界的观行中,最后要能够获得内心寂静的这种三昧,安止。

  譬如说对于色法,他必须要能够观察说,对外我所的一切物质甚至信众,他只是内心的领纳而已。色法很多人喜欢,可是很多人也不一定喜欢,因为对于色法必须要去追求啊!很辛苦的!所以最后他说:“啊!其实我只要能够降低于我的欲望,我要解脱生死,本来就是要抛弃世间的啊!抛弃世间是要把世间所有的色法跟心法全部抛弃的。”所以他首先必须对于色法它的苦、它的集、它的灭,要能够如实知啊,他才能够安止于他的色法上面的寂灭,所以说这个叫作色寂三昧。

  可是一个人如果说他对于这部分的贪欲太重,明心之后想要去网络上说法给人家,让人家打赏,然后从中获得利益。那个表示他从来没有断过,从来没有这样修集过方便禅思,那他就没有办法获得色法的寂灭的决定心;他将来即使悟了,他也怎么样了呢?在善知识的帮忙之下,他就怎么样?以为自己是一代大师而随便乱做。这样就是没有内寂其心,没有内寂其心,他一定不懂真实禅,这是必然的道理。

  那除了对于色法要能够内寂其心之外,对于受、想、行、识,也要内寂其心啊!比方说,原来我们的受、想、行、识这些心法,其实也是生灭不已,因为只有如来藏才是真正安止,而能够远离一切烦恼的。最后他才能够安止于没有境界的境界,没有所得的智慧,这样子他才能够于出离道如实知,而能够进行真实禅的修证。所以说真实禅跟方便禅思它有一种关系,就是说真实禅其实是要函盖了方便禅思的修行的内涵,有了方便禅思的内寂其心的修证功德,他才有办法依于真实禅,来真正进行大乘公案的参究。

  好,那我们就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阿含正义(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