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 下三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第01-04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01集 达赖喇嘛好在那里(上)
  正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要演述的是延续上一年度的主题:“常见外道法——广论(二)”单元。

  佛法是 世尊教导我们成就佛道的上上智慧,主要是在探讨生命结构的本源。由于每个有情众生都具有成佛的本质,也都具有永恒不灭的如来藏,所以佛陀示现降生人间,开示我们如何依止善知识,而后见道、开悟明心,进而修学佛菩提道乃至成就究竟佛果。

  我们的主题“常见外道法——广论”;然而,什么是外道呢?所谓的外道,是没有依照正确的佛法知见,外于佛陀的法道、外于本有的真实心如来藏而想要寻求生命的本源,也就是“心外求法”者,就称为外道。外道的理论、行门,全都落入世间法五阴十八界的范畴,而自以为是在修学成佛之道;这个单元,我们将一一列举,并为大家解说外道理论及行门的落处,欢迎您继续收看!

  今天我们要从菩萨学处的忍辱波罗蜜多开始为大家说明。“忍”这个字确实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忍”是能接受、能安住的意思;然而能忍的人,却不一定能到彼岸,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佛法中的“忍”,是要透过精进修行才能得到真实的受用,而真正的佛法境界是不容易安忍的。因此,忍辱波罗蜜多就是要有忍,能够对治瞋恚心,同时要有解脱生死乃至究竟成佛的功德。

  我们来看看 弥勒菩萨对于“忍”是如何开示的?《瑜伽师地论》卷42:

  云何菩萨一切忍?当知此忍略有二种:一、依在家品忍,二、依出家品忍。当知依此二种品忍各有三种:一、耐他怨害忍,二、安受众苦忍,三、法思胜解忍。

  这段经文意思是说,忍有两种:一种是在家品忍,另一种是出家品忍;而这两种忍又都各分为三类。请大家注意喔,前提是说“菩萨们”喔!在经论中能被称为菩萨,基本上是已经具有佛法的正知见,也就是能够明了五阴身的基础结构。譬如五色根与意根、六识的个别作用以及彼此间的差异;最重要的是,也要明了因为有生死流转所依之根本心如来藏,才会有一世又一世持续地出生而不断绝。就好比一串珍珠项链,我们看得到珍珠表面的晶莹润泽,可是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珍珠里的轴线,将一粒粒的珍珠串联起来成为项链,珍珠就会散落满地,而不会有一整条成形的珍珠项链存在;可是一般人都只看到珍珠表面,从来没有人会注意到都是因为里面的轴线,才让珍珠可以成串啊!如来藏的存在,就好像珍珠项链里的轴线一样,让我们能够一世又一世不断地出生。

  我们首先来看第一类的“耐他怨害忍”。各位菩萨!佛法是讲因缘果报的,人人都有贮存所造善恶业种的如来藏,如果不能安忍于眼前的逆境,而随顺怨恼造作恶业,未来必定要由自己去承受苦果。另外,佛法中说“无常”,一切有情众生的生命都同样落在无常法中,终会趣向死亡,无论是自己或是最怨恨的仇家都是一样的。有智慧的人,何苦还要报复这些本来就落在生死阴影中的有情呢?如果能够如理作意思惟而不犯,就堪称为有了耐他怨害忍。

  那第二类是“安受众苦忍”。菩萨要能够这样想:长久以来,我们活着都是依照自己的世间欲想贪求造作,甘愿忍受种种苦恼,然而这些却是引生未来更多苦恼的主因;如今想要求得无上的菩提智慧,理当要更能够忍耐啊!既然要当个菩萨,就得下定决心积极策励自己,依止于菩提法要正确地勤修,纵使再苦都要能够担待啊!这样就能称为忍受一切事苦的菩萨。

  而第三类的“法思胜解忍”是说:菩萨对于甚深难解第一义谛如来藏法,能够安忍持续修学,经由体悟法理的胜妙,而获得胜解的智慧;并且运用在日常生活中,能有种种方便善巧的安立胜解,就叫作“法思胜解忍”。针对法思胜解忍,弥勒菩萨又进一步为我们说明有两种因缘于胜解处能够善于安立:“一、长时串习故,二、证善净智故。”(《瑜伽师地论》卷42)意思是说,菩萨之所以能够具备殊胜善巧的理解,又能够安忍,是由于曾经长时劫的种植善根、熏习解脱的正确知见,乃至亲证如来藏生起般若智慧,进而转依如来藏而能够住于安忍行,这样才能称为证善净智,也才是于大乘了义如来藏法胜解处能够善安立的菩萨。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所开示的内容,超越一般世间的知识与见解,是从真正了义佛法的角度,对“忍辱波罗蜜多”作更进一步的解说。譬如,我们说要搭飞机,既然称为飞机,就得要有离开地面起飞的功能;其他如高铁、坦克车,甚至是航空母舰,即使再炫目昂贵,也不是飞机,因为不符合能“飞”的功能需求啊!同样的,如果号称是佛教,就得具备引领佛子成就佛道,或者至少要有解脱的功德,才能称其为佛教。

  而佛法轴心如来藏之胜妙,是由于祂具有永恒不灭的真实体性,不是因缘和合所生之法,祂本来自在,超越时间、空间,才能够成就种种妙功德性,让修行因果能够如实呈现而获得解脱。如果所教导的内涵,仅仅局限在世间做人的基本伦常,像是赈灾行善、救济众生、博爱等等,这些义理都等同于传统儒道之学,那就不应该称其为佛教。

  相信许多人都还记得,孔子曾感叹地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世间智者如孔子,他所渴求的,也就是要能具有通透生死的智慧;而这种智慧,必须缘于能够探得生命的根源才能发起,在佛法中称为“般若”。然而般若的证得,却必须依止真正的善知识,修学、熏习正确的知见,并且广集见道的福德资粮,在因缘成熟时方有证悟菩提、亲证般若的机缘。

  各位菩萨!以上为您说明的是 弥勒菩萨对于忍法的开示。接下来,为了拓展大家的视野,从另一个层面,我们来看看外国学者以他们的专业角度,是如何观察“广论团体”的最高领袖达赖喇嘛,在西方传播的所谓佛教。首先举述一位美国社会心理学教授Doctor Krueger谷博士,他曾在“今日心理学”部落格发表一系列以达赖喇嘛为主题的文章,以他专业的灵敏度,想了解为什么一个平凡人可以被塑造成超凡入圣的圣者。

  谷博士是从三方面来观察,包括社会意识形态、群众心理以及达赖喇嘛的性格分析,很详细、客观地分享他的心得。谷博士说:

  我想起当初阅读一本达赖喇嘛的书籍时的疑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心理使我自己都感到困扰,因为我的正常判断力,竟然被达赖犹如神明的集体幻觉意识所蒙蔽,所以当时只好将自己的感觉合理化地打发了。当十多年前,阅读他的《新千囍年的伦理》时,我惊讶于书的内容是如此肤浅。达赖喇嘛似乎觉得光是“慈悲”一个词,就是所有问题的答案。

  最近,我参加了达赖喇嘛在罗得岛的讲座和现场Q&A对话。我再次感到失望。我看到的达赖只是一个肤浅,咯咯地傻笑个不停,又回避复杂(甚至是有趣)议题的人。尽管如此,他的名声和群众正面的集体反应,影响了我的感觉。当人们问我演讲内容如何时,我竟然说很好。(Psychology Today, The Dalai Lama as a Brand, pp. 2-4, Jan.4,2013, Joachim I, Krueger, Ph.D.)

  谷博士质疑:即便不是佛教徒,也不理解喇嘛两个字的意思,也懂得达赖喇嘛是以民族招牌领导一种全球性的宗教,以最崇高、卓越的成就者身分,大众期待他能开演超越世间、有深度的睿智内涵;然而达赖所说,全都是大众早已知道的和平、环保的世间法主题。谷博士归纳:天主教教皇也还会传达对教会的忠诚度与踏实的福音,而达赖喇嘛的讯息却总是不能基于事实或经验,去评估他所说的真假。比方达赖说:“我们的真实引导,是我们的理智心。”或者说:“让我们朝着清楚的目标共同努力,以我们的潜能贡献,改变世界。”群众接受他的招牌价值,而不在乎内容实质。

  谷博士觉得自己被最简单的大众传播招数给骗了,他明明体会到达赖喇嘛的演讲内容以及出版的书都是空洞肤浅,却忽视自己的判断力而随着集体的评价摇摆。达赖喇嘛到底好在哪里?他为人类做了什么贡献呢?结论是:达赖喇嘛完全没有任何实质能与他崇高的地位相称啊!最后,谷博士以社会学者的角度呼吁大众:自己搜集资料以获取真正的资讯以免被误导!

  各位菩萨!佛法教导的内容是真实的智慧,都是要追本溯源、探讨问题出生的本源。比方今天的主题,谈到忍辱波罗蜜多是用来对治修除瞋恚心,还得要从最根本分析“瞋恚”生起的脉络。譬如,《菩萨优婆塞戒经》卷7 佛告善生说:

  善男子!若欲修忍,是人应当先破憍慢、瞋心、痴心,不观我及我所相、种性常相。

  意思是说:想要破除能障碍修忍辱的憍慢之心、瞋心、痴心,先要能够懂得观察身心的我,以及附属于我的种种事物都是无常变化;能这样现观的人,是为能修忍辱的人。

  瞋恚的起因,是由于我们的意识心领纳外来的境界相,发觉逆境与心相违,于是意根反应、决定要生气而爆发出来。这意识与意根都是依他缘而产生的,称作缘生法,当他缘散失,必然也会随之散坏的生灭变化之法;还有这意根、意识两者的存在,都是依于第八识为根本而说为缘生缘灭之法。记得我们前面所说珍珠项链与轴线的道理吗?假使离开了第八识如来藏为主轴,就没有意识与意根的存在了。

  有了前面所说的正知见,各位菩萨!我们来举证看看,不依于第八识如来藏的说法,如何解说“忍辱”的内容?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

  耐他怨害,安受自身所生众苦 ,及善安住法思胜解。此等违品亦有三种:初谓瞋恚,次谓瞋恚及怯弱心,三谓不解无其乐欲。圆满忍辱波罗蜜多者,唯由自心灭除忿等修习圆满。(《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1)

  宗喀巴这里解说“圆满忍辱波罗蜜多者,唯由自心灭除忿等修习圆满”,意思是说只要修除内心的忿恨等,就可以圆满忍辱波罗蜜多了。这是宗喀巴引用《瑜伽师地论》的部分文字之后,却故意疏漏 弥勒菩萨论典中最重要的精髓—“善安住法思胜解”这一句经论的意旨—而轻易总结为只要修除内心的忿恨就可以了;与忍辱波罗蜜多是要依止于如来藏的妙义,其理路、脉络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接着,有一位日常法师在讲述宗喀巴这一段《广论》的时候,他说:

  这个地方教我们对治忍,但是我们要怎么办呢?要用不忍去对治这个忍!这个话说起来很有意思。所以你们有没有看见那个密教的这个图当中,有大瞋相,它有它的道理。它就善巧地利用人的那个大瞋哪,来对治这种东西,……你能够不忍的话,那好!在这种状态之中,你不忍的什么?不忍你的烦恼,不忍你的贪瞋痴,对不对?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怕你忍,你能不忍才好!……瞋,瞋是什么?瞋你的烦恼种嘛!凡夫就用这一个方面,所以才能够提起一个人的勇猛、精进之心。……那么我们应该了解,我们起心动念应该如理地行持是什么,就对这个东西不忍!不能忍!(《菩提道次第广论》讲稿 日常法师)

  这位法师在解说对治忍辱,竟然说要以“不能忍”;还提出藏密喇嘛教的图当中,有大瞋相的图来证明,密教是用大瞋提起凡夫的勇猛、精进之心。

  各位菩萨!当一个人起大瞋心的时候,还会有清净的念头吗?既然是不清净的大瞋心,能够有解脱的功德吗?这样的说法完全悖离佛法,这就是外道啊!如果《广论》的修行者能了知我们以上所说的道理,要了解大瞋心修除烦恼永远不可能成就忍辱波罗蜜多。

  今天我们说明到此,谢谢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02集 达赖喇嘛好在那里(下)
  正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要演述的是“常见外道法——广论(二) ”单元。今天要继续为大家说明“忍辱波罗蜜多”与“精进波罗蜜多”。

  上一集我们谈到宗喀巴说:“圆满忍辱波罗蜜多者,唯由自心灭除忿等修习圆满。”(《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1)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只要修除内心的忿恨等烦恼,就可以圆满忍辱波罗蜜多了。接着,有一位日常法师在讲述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对治忍辱竟然说要以“不能忍”;还提出密教喇嘛的图当中,有大瞋相的图来证明,说密教是用大瞋心提起凡夫的勇猛、精进之心来修行。接着,再过两段文字,日常法师又说:

  那么这个论上面,菩萨又特别地告诉我们:这个看看喏!这个瞋这样东西的可恶、可怕,以及它的恶劣的严重性。那么怎么办呢?只有忍耐去对治。(《菩提道次第广论》讲稿 日常法师)

  现在法师说“只有忍耐去对治”,究竟是要忍耐、还是不能忍呢?请问有谁懂得法师的真正意思啊?说法之所以会产生如此颠三倒四的误会,是由于藏密喇嘛们从祖师宗喀巴开始,就完全不懂得“忍辱波罗蜜多”的真实意涵。他们把“世间忍”误以为就是“忍辱波罗蜜多”,如此曲解佛法,真是无可奈何!

  怎么说呢?我们一起来看看 世尊的开示,在菩萨《优婆塞戒经》卷7 世尊云:

  善男子!忍有二种:一者世忍,二者出世忍。能忍饥渴寒热苦乐,是名世忍。能忍信戒施闻智慧,正见无谬,忍佛法僧、骂詈挝打恶口恶事,贪瞋痴等悉能忍之;能忍“难忍、难施、难作”,名出世忍。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忍有两种:一种是世间法上的忍,另一种是出世间法上的忍。第一种是说面对世间五尘境界,也就是能忍于身心之苦与乐等,这是一般人在世间生存所必须具备的世间忍;第二种是出世间法上的忍,是指能安忍于对三宝的正信,安忍于戒法、布施,还要多闻、熏习智慧,并且具备正知见,而不是错误的佛法观念。

  请大家注意喔!这些都是前提,要有正确而没有错谬的佛法知见为前提。接着,要能够安忍于世间人、事的逆境,对于会造成贪瞋痴过失的行为也能安忍不犯,很难作的布施也能够去作,这些都叫作出世间忍。还有,“忍辱波罗蜜多”除了必须具备世间忍之外,还要有足够的福德资粮,能够听闻、信受如来藏正法,深信众生皆有第八识如来藏的理体为最基础;能信受佛、法、僧三宝真实清净功德存在,愿意承事供养而从之受学;继而体验佛法是次第闻熏、思惟、修证,而能心得决定、受持不疑。由于第一义谛甚深难解,一般大众难以信受,不容易安忍,因此要先建立正确的佛法知见,继而精进修行,才能有真正到彼岸的功德。

  如前面所说,能忍的人不一定能到彼岸,为什么呢?我们来看 世尊的开示,菩萨《优婆塞戒经》卷7 世尊云:

  善男子!有是忍辱非波罗蜜,有波罗蜜非是忍辱,有是忍辱是波罗蜜,有非忍辱非波罗蜜。是忍辱非波罗蜜者,所谓世忍。

  这段经文 佛陀开示四句分别,依忍辱与是否能到达解脱彼岸而言,分为四种:第一种,有忍辱但是不能到彼岸;第二种,有到彼岸却不是忍辱;第三种,有既是忍辱也能到彼岸;第四种,有既不是忍辱也不能到彼岸。

  意思是说,第一种属于“是忍辱非波罗蜜者”,就是指一般人为了达到目标,而能忍受世间各种苦恼,所以称为世间忍;这只是世间法的层次,与解脱无关,这是有忍辱但是不能到彼岸,就是佛 所说的“是忍辱非波罗蜜者”。

  第二种,“有波罗蜜非是忍辱”,这是指声闻、缘觉所行的忍辱。声闻、缘觉能安忍于所修禅观、出世间法的结果,忍于自己完全是虚妄的;他们证得波罗蜜多,但是没有对众生的忍辱功德。

  第三种,“有是忍辱是波罗蜜”,这属于大乘菩萨道行者,具备正确无谬的佛法知见,对于众生的需求,能够如法应时而作布施,这都是因为已经转依阿赖耶识真如性的缘故。这样的大乘菩萨,既是忍辱也能到彼岸,就是 佛所说的“是忍辱亦是波罗蜜者”。

  再如《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作者宗喀巴,不懂万法的根本因—如来藏—是佛法的主轴,当然不能实证第八识;也更不知转依阿赖耶识而修忍辱,自然也没有波罗蜜法门,所有教导仅仅是在文字、意识的理论层面,还曲解佛法!甚至还有法师教人提起大瞋心,误认为是勇猛、精进的动力。带着如此错谬的见解,如果遇到善知识依照正理而辨正时,他们的瞋恚心念会即刻生起,这就是佛所说的“非忍辱亦非波罗蜜者”。

  各位菩萨!针对“非忍辱亦非波罗蜜者”,让我们再举现成的国外案例供参考。藏密喇嘛索甲仁波切,以他具名为作者的《西藏生死书》,二十几年前风行全球。今年(2016)春天,索甲在法国的Rigpa禅修中心负责人Olivier Hoogish退出Rigpa组织,Olivier担任索甲在法国的翻译28年之久,他接受法国周刊杂志Marianne的访问,摘要如下:

  问:“作为他最亲近的追随者,您曾经为他的言行感到震惊吗?”

  答:“最令我震惊的是他说一套做一套的言行矛盾。……一直有传闻他侵犯年轻女性,他是藉由重大的精神压力来迫使她们屈服,而不是直接使用暴力。这样的行为,堂而皇之解读为‘狂智’的概念,认为大师们可以任意造作种种行为,不是凡夫俗子们所能理解。这种理念通用于所有人——‘如果上师羞辱你,是让弟子藉此可以解脱自我,而净化弟子们’,‘没有任何行为会比上师的欲求更伟大’。”

  问:“索甲仁波切为何不担心?达赖喇嘛为何从不反应?”

  答:“有;这期间连续发生过许多危机事件。1993年,索甲在美国有一场性骚扰官司。接下来,一些离去的旧学员也投诉了他们的遭遇,许多人也因此离开Rigpa。2011年,Marianne杂志有一篇报导披露之后,索甲决定不再参加新学员在本静修中心的闭关课程。当时以及后来又有许多人陆续离开Rigpa。面对这些情况,Rigpa花了大笔经费在巴黎聘请危机应变处理机构来因应,并针对Rigpa训练了几个对外发言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回应外界指控我们性骚扰以及财政弊端的丑闻。我们被指示不要回答任何问题,只需要不断地重复几句同样的关键词,还要尽可能的引述达赖喇嘛,作为精神支持。……针对达赖的反应,我的推测是,他不能够公开质疑索甲,因为那样会削弱藏传佛教的地位。”

  问:“您什么时候开始起疑的?”

  答:“……2014年,在一次旧学员的聚会当中,我决定离开了;因为我清楚地看透了索甲,看穿他的虚假谎言。在800位学员面前,他当场要求丰厚的捐款,还指定要现金。……”(Sogyal Rinpoche & Rigpa – An interview with the former divector of Rigpa France Olivier Raurich,翻译自法国杂志“Marianne”,March 2016)

  以上Olivier所说,他们被指示回应外界指控性骚扰丑闻时,不要回答任何问题,只需要不断地重复相同的关键词。确实,每一次远东地区爆发喇嘛性丑闻案件的时候,回应新闻采访的藏密机构也都维持相同的答覆:“那是个假喇嘛!”前面所举Rigpa组织法国主管的亲身经历,他们跟随藏密喇嘛,自认是在修学佛法,长期也都隐忍索甲喇嘛的言行不一、贪财,所有周边同事们正都“是忍辱非波罗蜜者”。再说,索甲喇嘛不懂真实佛法如来藏,若有人胆敢举发他的过失,他可就瞋恼现行,正是标准的“非忍辱亦非波罗蜜者”。以这个现成的案例,眼见这么多无辜者,跟随喇嘛上师多年被误导的遭遇,这岂是当初每一位学佛者的意愿呢?真是不可不慎啊!

  各位菩萨!以上所说“忍辱波罗蜜多”,必须依大乘佛菩提的真实心如来藏的正法,信受实证佛法,随学于真善知识;若身处的道场,所说、所行全都落入世间法的营谋利养,或是局限于六识论的偏邪知见,将会荒废时光,戕害我们的法身慧命。如果《广论》的随行者,能听进我们以上所说的道理,信受万法的根本因—如来藏—从来不生也不灭,而能依此无生无灭的道理对境修除烦恼,一定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喔!“忍辱波罗蜜多”我们就先说明到此,接下来我们要分享的精进波罗蜜多也是同样的道理,必须依大乘佛菩提第八识如来藏的般若智慧而修学精进,才能说是“精进波罗蜜多”。

  各位菩萨!一般人在世间法中精勤努力奋斗一辈子,只能说为世间精进喔!佛法中如何解释精进呢?精进是“以心勇悍为体,以成满善品为业”,也就是说,精进的本质是要有勇猛进取之心,而能以成就佛法中界定的善品目标;精进是用来对治放逸、懈怠,而且必须按部就班而修。比方说,修行人已经如法进修了布施、持戒、忍辱,具有大福德,心中安隐快乐,如今想再增上获得胜妙禅定及智慧,就得加行精进了。我们来看《大智度论》卷15的开示:

  譬如穿井已见湿泥,转加增进必望得水;又如钻火,已得见烟,倍复力励,必望得火。

  意思是说,当我们挖土凿井已经深入泥土看得见潮湿度,表示很快就能挖到水源了;又好比钻木取火,木块开始冒烟,我们会更努力加功,火苗就出现了。这加把劲儿就是精进!

  而“精进波罗蜜多”在佛法中,则是指于三乘菩提修学过程,要符合如 佛陀在《优婆塞戒经》卷7的开示:

  善生言:“世尊!菩萨摩诃萨能修六波罗蜜,谁为正因?”“善男子!若善男子善女人,已生恶法为欲坏之,未生恶法为遮不起,未生善法为令速生,已生善法为令增广,勤修精进,是名精进。如是精进即是修行六波罗蜜之正因也。”

  就是说精勤修行正法的四种方法。修善断恶,以善、恶为标竿,恶法尚未生起时就应当要遮止,已产生的恶法要赶紧灭除;善法未生时要赶快发起,已生的善法要让它增长广大。这就是佛法的四正勤,又称作四意端。这样精进修行,就是六度波罗蜜之正因,而能持续修除染污、转得清净,迈向解脱与成佛的道路。

  各位菩萨!有没有发现在说明的过程,我们不断地重复地说“正确的”,像四正勤、正法、正因?因为必须是正精进才是修习波罗蜜多的正因,这是 世尊强调过的喔!请看 佛陀在菩萨《优婆塞戒经》卷7的开示:

  精进二种:一正、二邪。菩萨远离邪精进已,修正精进;修信、施、戒、闻、慧、慈悲,名正精进。……善男子!有勤精进非波罗蜜,有波罗蜜非勤精进,有亦精进亦波罗蜜,有非精进非波罗蜜。精进非波罗蜜者:如邪精进、善事精进、声闻缘觉所有精进。

  意思是说,精进是有正精进、邪精进之分;要具备波罗蜜多的前提,是必须先远离邪精进作为基础,才能修行正精进。佛子得要有正信、深信因果,及信受真实心如来藏确实可以亲证的理念,安忍于戒法、布施,还要多闻熏习般若智慧,这才能定义为正精进。

  佛再作四句分别说,第一种“精进非波罗蜜者”,是说精进而不能到彼岸,可分为三类,譬如邪精进、善事精进,声闻、缘觉所有精进。第一类“邪精进”,就是说用功的方法错了;譬如说从台中要到阳明山,那是要往北走,可是一个人如果弄错了方向,他往南走,那走得越快,其实是离目标越远。同样的道理,想要成就佛菩提,就应该要亲证如来藏,依此而悟后内门起修,现观如来藏的真实与如如的法性,进修一切种智;但是某些学人却跟着他们上师,被误导进入男女双修法,还说可以即身成佛,很精进地配合上师勤修双身法,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到达彼岸的。

  今天我们说明到此,谢谢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03集 达赖喇嘛偷天换日(上)
  正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演述的是“常见外道法——广论(二) ”单元。今天继续为大家说明“精进波罗蜜多”与“禅定波罗蜜多”。

  上一集我们谈到精进是有“正精进”与“邪精进”之分;要能修行“正精进”到彼岸的前提,首先必须远离“邪精进”。同时也说明 佛陀所说四句分别的“精进非波罗蜜者”三类之中的第一类“邪精进”。

  今天继续说明邪精进的第二类“善世精进”。“善世精进”属于造作世间善事的精进,最具体的例子就是以佛教之名而广作慈善事业的功德会;号称是佛教团体,却没有教导学人最基本的断我见,也不亲证如来藏,没有任何佛教上解脱的智慧功德,只能有作好人好事的福报,与基督教救世军、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一般,未来世能得到人天善果,这是属于第二类的“善世精进”。

  再说第三类“声闻、缘觉所有精进”。声闻、缘觉分明有解脱的智慧,能取证无余涅槃,为什么还不是到彼岸呢?因为他们舍寿入涅槃时,七转识已经灭尽无余,没有觉知心与意根存在,还能有谁可以到解脱的彼岸呢?所以没有圣人,也没有彼岸可说!这是属于“精进非波罗蜜”之类。以上三类都属于邪精进而不能到彼岸。

  接著再说四句分别的第二种“有波罗蜜非勤精进”,就是有到彼岸者,但不是精进。譬如有人因为善因缘能够明心证悟,就知道解脱的彼岸是什么境界,确是已经到了彼岸;可是悟后就安于现状,不再用功精进,只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也不再修行菩萨的五度,这就是属于“有波罗蜜非勤精进”之类。

  第三种“有波罗蜜亦勤精进”,是指很精进又能到彼岸。就是指实证了真实心如来藏之后,还能悟后持续精进勤修五度,以及跟随善知识在增上慧学加功用行,这就是“有波罗蜜也有勤精进”。

  而第四种“非精进亦非波罗蜜”,就是一般的凡夫大众们,既然不修行,就不可能开悟,自然也没有到彼岸的功德。以上说明“正精进”与“邪精进”以及四句分别的内容。

  各位菩萨!接著让我们再针对“邪精进”的主题作更深入的探讨。如果有人不信受 世尊教导的第八识如来藏正法,也没有解脱的任何知见,还以佛教之名持续误导广大的信徒,类似这样的情形,我们从另一个广角层面举出《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领导者—达赖喇嘛—在国外的邪精进案例。

  从19世纪初,欧美学者都以Lamaism(喇嘛教)称呼西藏地区的宗教信仰;像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他的演讲《世界宗教哲学史讲述》里面,将远东地区的宗教很清楚地分为三类:印度教、佛教及喇嘛教。还有英国藏学家Waddell Professor,Prof.L.Waddell,他数次探访西藏,他住进喇嘛寺庙,在他的著作《西藏的佛教或者喇嘛教》书中写著:

  称作喇嘛教是由于西藏人崇仰司职之喇嘛;该教实为根深柢固崇拜源自苯教之鬼魅及巫术之异教。喇嘛教仅是拙劣地抹上一层佛教表征,以掩盖其底下根源于邪恶、迷信又黑暗的信仰事实……。而环伺喇嘛教邪魔本质的来源有二:其一为源自原始之异教苯教;其二为源自印度谭崔……。

  (The Buddhism of Tibet or Lamaism,W.H.Allen & Co.,limited, London,1895, pp, xi,29-30. )

  早在120年前,英国华教授分析喇嘛教,所揭露的内容与正觉教团所说完全相同,只是华教授的措辞更强烈而已。然而,对使用“喇嘛教”这个名称最不满意的人,竟是它的领导者达赖喇嘛!怎么说呢?达赖从西藏流亡到印度之后,从他的出版著作中,我们可以读出他对“喇嘛教”这个名称的不满。

  自从1962年开始,达赖陆续在书中呼吁,这本《吾土吾民》写著:

  因为雪域西藏的佛教是全球独有保存释迦牟尼佛之大乘、小乘、金刚乘最完备的宗教,基于以上理由,有些人以“喇嘛教”称呼西藏的佛教,以之与印度的原始佛教区隔,我不能认同这是正确的作法。(~My Land and My People,A Time Warner Company, 1962,pp.200-203.)

  然而这个主题在50年前是没有人在意的,谁能预料这是达赖喇嘛将以邪精进的方式,将喇嘛教的名称改头换面成为佛教的第一波讯息。

  在1970年,达赖在印度Dharamsala设立“西藏事务文件资图书馆文化机构”,全面统一管理并且更新藏文英译的任务。很快地,在1975年,达赖又于另一本书《西藏的佛教与迈向中道》写著:

  许多翻译及著作确实对佛教有卓越贡献,而其中有些作品仅仅粗浅地而无法如实诠释佛教的奥义,有鉴于此,故设立西藏事务文件资图书馆文化机构,其中任务之一即是负责将原始藏文资料作成英译,以弥补一般翻译之缺失。(The Buddhism of Tibet and The Key to the Middle Way,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75, pp,18-19. )

  接著下一页写著:“释迦牟尼佛教导与其他诸佛不同之处,是祂将经典与密续融合,而其他诸佛大多没有教导任何密续。”(The Buddhism of Tibet and The Key to the Middle Way,George Allen & Unwin, Ltd., 1975, pp,18-19.)

  对于不懂佛法的一般大众,尤其是西方人不明就里,会自然地接受这种说法,以为这是正确的;但是略懂佛法的修行人,肯定了解每一尊佛的法道都相同,所谓佛佛道同,法同一味,成就最圆满究竟的无上正等正觉,怎么可能 释迦佛所说内涵会与其他诸佛不同呢?更何况密续的内涵都是外道法,根本与三乘菩提相违背,这是达赖喇嘛大胆又明显的谎言。

  透过持续文字的宣传,10多年之后达赖的运作终于大局底定,于1991年的书中定案——另一本《喜乐之道》书中写著:

  幸好,由于目前有越来越多种藏传佛教之文学作品以英文及许多其他主要语言方式呈现,才得以真正传达“藏传佛教”之宗旨及体制而没有因为误解,而使用“喇嘛教”之名称。

  (~The Path to Bliss, Snow Lion, 1991,p.224.)

  50多年来,有心机的达赖喇嘛以邪精进的方式偷天换日,将“喇嘛教”的正式名称顺利包装为“藏传佛教”广传全球;除了真正修行人以及专业学者之外,全球大众浑然不觉。佛教界门户洞开,就被外披佛教僧衣,内行酒肉欲乐之“喇嘛”教外道法窜入,如同英国藏学家华教授所称之“鬼魅及巫术之异教”,以蚕食鲸吞的方式登入佛法殿堂,这些事实都是有文献可以考证的。

  喇嘛教以“藏传佛教”的招牌,经由媒体大力炒作,中、外人士争先恐后的崇拜信仰。这半世纪以来,密宗的信徒们了解吗?您所信仰的是崇拜上师的原始西藏“喇嘛教”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教;领袖的名字,就很清楚地说明了,就是喇嘛呀!

  最近,达赖喇嘛的华文官网上贴著他四月份访问西班牙马德里,对当地学生演讲的内容:

  演讲期间,在教孩子们心怀同情的重要性时,他(达赖)说一二十年后“我已经可能在地狱里了”,并表示他会回来检查年轻一代是否创造了一个更富有同情心的世界。(《当达赖喇嘛和孩子们聊天时,他聊些什么》,纽约时报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信息网)

  他接著说:

  如果没有,“我就会反映说,扩建地狱吧,21世纪的人做好来地狱的准备了!”(《当达赖喇嘛和孩子们聊天时,他聊些什么》,纽约时报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信息网)

  想想看,一位宗教领袖公开预言自己一、二十年后“可能已经在地狱里了”,明白地昭告天下:他这一生在自己的宗教内是毫无受用、一无所得。显然达赖是不信受真有地狱果报的存在,将下地狱这么严峻的主题,拿来在学生面前开玩笑。然而,有正常思惟逻辑的人都懂得,任何宗教里所说堕入地狱者,还能够来去自如吗?讲出这么不负责任的戏论,哪一位有智慧的人还愿意跟随如此颠倒见的宗教领袖,共同颠倒修呢?

  再来观察达赖本人,纵使经由多年邪精进的手段,成功地将“喇嘛教”在20世纪裹著“藏传佛教”的招牌,欺瞒天下;实质上却以原始的地区性喇嘛教邪异本质,继续误导无数的中外学人。达赖的一切所说、所作、所为,与佛教解脱智慧完全无关,于佛法中属于邪精进,更没有波罗蜜多;他所领导的广论团体,如何能有佛法中所说的“精进波罗蜜多”的功德呢?

  各位菩萨!在《华严经》中有说:“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大方广佛华严经》卷14)修学佛法的过程,能生起信心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条件。对佛法有信心,就好像人拥有双手,有手之人进入佛海宝藏可以随意拾取宝物,无手之人虽遇宝藏却无法拾取任何宝物。所以,想拥有智慧到彼岸的功德,首先要能信受人人都具有第八识如来藏的理体,以之为基础;加上过去世累积的善根福德,寻觅真善知识听闻正法,踏入有法之门修学法道,能信受佛法僧三宝的真实功德存在,愿意从之受学;继而体验佛法是次第闻熏、思惟、亲证而能心得决定,受持不疑,才能有受用。诚如经典所说“能到佛道涅槃城,是名正精进”!(《大智渡论》卷16)有心修学佛法者,务请慎思明辨,切莫被邪教、邪见误导而行邪精进。“精进波罗蜜多”我们就解说到这里。

  各位菩萨!接下来我们要分享的“禅定波罗蜜多”也是同样的道理,必须依止于第八识如来藏的般若智慧而修学禅定,才能说是“禅定波罗蜜多”。禅定的“禅”是由梵文Dhyāna音译为禅那,意思是静虑;“定”是制心一处。“禅定”就是把心安定下来,不受打扰专精思惟佛法—思惟如何得证解脱与涅槃,如何能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这种静虑才能称为“禅”。所以禅的本意,就是与般若智慧相应的。而“定”本身有两种意涵:一种是“心得决定”,另一种是“制心一处”;第一种是于佛法智慧发起后,对于佛道的正理以及正修行,能够心得决定而不动摇;另一种定的意涵,就是通于世间法的四禅、四空定的“定”,把觉知心专注于一个定境而不动摇称作定。

  那么,为何要修学禅定呢?我们看《大智度论》卷17的开示:

  譬如然灯,灯虽能照,在大风中不能为用;若置之密宇,其用乃全。散心中智慧亦如是,若无禅定静室,虽有智慧,其用不全;得禅定则实智慧生。

  意思是说,燃灯本来可以用来照明之用,可是大风中摇晃的灯光,是无法发挥它的功用;若将烛火放进一个密闭的空间,则能发挥照明之用。同理而言,我们的心思习惯攀缘于六尘万法而散乱不定,以致无法发挥智慧的大用;若能让心沉定下来不受纷扰,再能得有禅思静虑的法门,这时即能引生佛法的真实智慧。

  既然静虑在菩萨道的增上修行这么重要,我们再看 弥勒菩萨怎么解说静虑的自性。《瑜伽师地论》卷43:

  云何菩萨自性静虑?谓诸菩萨于菩萨藏闻思为先,所有妙善世、出世间心一境性,心正安住:或奢摩他品,或毘钵舍那品,或双运道俱通二品,当知即是菩萨所有静虑自性。

  意思是指所有菩萨道行者,首先必须依止真善知识,如理听闻如来藏正法,对于“菩萨藏”,也就是空性心如来藏的胜妙体性,一定有所闻熏、有所思惟,以此为先决条件。请注意喔!这里特别强调“于菩萨藏闻思为先”才可能获得静虑波罗蜜多的功德。然后对于菩萨藏妙真如性所拥有善妙世间、出世间万法,或者经由奢摩他(止)品,或者经由毘钵舍那(观)品而入手,拥有正确止、观的功德之后,方能产生心得决定的作意,保持“制心一处”,才不会被邪见所转变,也能够时时让心正安住;这样透过止观互用、互益,继续深入智慧观行之中,这就是菩萨所拥有的静虑自性。

  各位菩萨!我们总结今天的主题:菩萨修学“精进波罗蜜多”与“禅定波罗蜜多”的前提,首先要能依止真善知识,闻熏第一义谛菩萨藏妙法;真实善知识能依佛法要为学人开演胜妙真实义,并且善知识自己也有实证实修的功德。学人们能信受依于一个真实存有的理体——第八识如来藏,以正知见为前导,经由次第正观、正精进、正修行而确实获得真有的功德,也能够成就波罗蜜的真实义!

  今天我们说明到此。

  敬祝各位菩萨: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04集 达赖喇嘛偷天换日(下)
  正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演述的是“常见外道法——广论(二) ”单元。今天要继续为大家说明“禅定波罗蜜多”。

  上一集我们谈到菩萨的静虑自性,再三强调首先要依止于真善知识,熏习菩萨藏妙真如性所拥有的体性,还要能静下心思惟作为基础,再透过止观相互为用、相互增上。那什么是止观呢?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卷2的开示:

  云何修止观门?谓息灭一切戏论境界是止义;明见因果生灭之相是观义。初各别修,渐次增长,至于成就任运双行。(~《大乘起信论》卷2)

  意思是说,如何是修止的法门以及观的法门呢?三乘菩提所说之止观,是佛法般若智慧门中的观行喔!

  所以,“止”是息灭一切的戏论,使心决定不移地住于如理作意的智慧境界中,这才是真正的“止”;而智慧境界,是包含解脱的智慧以及般若实相的智慧。其中,即使是证得世俗谛解脱果—断我见、断我执而成为阿罗汉—也还没有究竟远离戏论的境界,因为他们不了解实相,不能在实相般若第一义谛上得“止”。而“观”的意思,就是很清楚地看见了因果的生灭之相。这里所说,是能现前观察到万法都由实相心体第八识中出生,一切善业、恶业都由第八识自心如来记存而昭昭不爽。众生在三界六道中,种种的生灭型态都是果的呈现;可是,这个果一定要从因中出生,这些果都是以各个有情自己的实相心为因而出生,若没有这个因,就不可能会有所有的这些果。同时,要能够清楚地看见因果生灭之相,那就必须是要先在大乘别教法中证悟明心,悟后进修才能真正地明见喔!

  接著,“初各别修,渐次增长”意思是说,菩萨刚开始入门修学时,一定是各别的先修止,让心能够定下来,次第闻熏第一义谛第八识如来藏的胜妙法义;然后再各别地修观,不是止与观同时合修的。这里所说的内涵,是佛法般若智慧门中的观行,这与世间禅定所修的止观大不相同喔!世间禅定的止,缺少解脱的智慧,也与般若实相的亲证无关,只是把觉知心安住于定境中,制心一处,离五尘境,不打妄想,而证得不同的禅定境界。般若止观的止,是由观的智慧而得,是说对于息灭戏论境界已经“心得决定”,不会退转了;离开“观”的智慧不能有“止”的功德,由“止”而能再起深细的“观”,使“止”的层次再提升,所以止观是互相增益、互相产生作用。当证得第八识真实心的时候,深入整理祂的总相与别相的内涵,接下来的止与观一定是任运双行的,所以悟后的止与观是分不开的,是很自然地双行止观。

  还有,为什么再三强调要以熏习菩萨藏的理体为前提呢?因为有情众生要能解脱到彼岸,所依之理体必须是能超越生死、贯穿时空的真实理体。熏习正确的法要,是为了让大众能逐次现前观察、了解七转识心虚妄不实,都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所显示。

  各位菩萨!佛陀为了教导我们能够证得生命的本源,施设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之名称,建立为蕴、处、界的三界“有法”;以蕴处界“有”的施设,而解说蕴处界之无常败坏、终归于空,说其缘起而暂时有,缘灭会终归于空,故说“缘起性空”的名相;缘起性空是假名有的“有法”,缘起性空是真实无之“无法”,先依“蕴处界有”而说“蕴处界之缘起性空”,后者的成立是依前者假名有所施设,故非真实法。而这些“缘起性空”种种生灭法的背后主轴,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又名菩萨藏。依于如来藏而有的缘起性空,就是世间法中的真理,称作世俗谛。而菩萨们也要通透胜义谛,就是世间、出世间的真实理——第八识如来藏。

  有了这样的正知见,我们来看一段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奢摩他品〉所教导的内容:

  虽未获得实性见解,但若执心令无分别,现可生起,故未解空性,生无分别定,无少相违。若能由此久摄其心,以摄心力风生堪能,身心法尔能生喜乐,故生喜乐亦不相违。喜乐生已,即由喜乐受相明了力令心明了。故说一切明了安乐无分别定,皆证真性,全无确证。(~《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4)

  这一段文字,达赖喇嘛的解说内容为:

  虽然没有了解空性,可是用正念正知,令心往内收摄,不随散乱和沉没而转,还是可以生起这种具有明乐无分别的三摩地。只要修法正确,由心安住的缘故,心之所依风(即体内的气流)就能够安稳下来,当气流安稳时,产生身的堪能,破除了身的粗重性。由于身的堪能,使心也随著堪能。因此,身心自然会产生极大的欢喜。如果认为明乐无分别三摩地一定要了解空性,这是没有根据的。(~《觉灯日光》第三册,商周出版社,页8-9)

  以上宗喀巴的意思是,虽然不了解空性,如果能将意识心长久维持在“无分别”状态,还是可以生起“明乐无分别的定力”;接著体内的气流,会引发身心的喜乐觉受,都是没有违背修行的法门。所以宗喀巴用这一段叙述来否定证空性的重要,说喜乐的无分别定力还是会出生。他们修行最重要的目标,如同达赖的解说,是要让身心自然产生极大的喜乐。

  《广论》书中的教导,将意识心维持于无分别状态,依于气流、身心喜乐等,都是落在身心感官的觉受,也就是五阴身的觉受境界。经由达赖喇嘛的白话解说,证明我们没有误解宗喀巴的意思,反倒是宗喀巴错解佛法中“无分别”的真实意涵。他把意识心与真实心如来藏误认为是同一个心,宗喀巴认为是把意识心维持于无分别的状态,就是佛法中的“无分别”真实心如来藏,可以不证空性。然而真正的佛法,一向是以能分别的意识心,去亲证本来就不分别的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这种不分别的真实体性,并非修行后才有,乃是无始劫以来本自如是,未来无量劫以后也不会灭失、变异。

  再说,正常人真的可以让意识心处于无分别的状态吗?譬如刚出生的正常婴儿,为什么会哇哇大哭呢?因为觉受的大刺激所致。从母胎里暖暖的环境,经过产道挣扎,再骤然接触冷空气,身心与生俱有的识别能力产生的反应;也就是佛法中称为“识”,就是“了别”的意思,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的识别作用。六识身在器官正常运作情况之下,是本然而有,不需要训练,也无法强制变成不分别;若是修学佛法,却要把正常的识别能力修成不分别,能产生什么智慧呢?要让意识心不分别的说法,绝对不是正确的佛法修行!

  各位菩萨!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解说《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修行内容,以及密宗喇嘛教的咒语确实是以男女淫欲为最终目标。让我们举证外国学者的相关文献作参考:美国佛学巨擘,也是普林斯顿佛学字典的编者,Prof. Donald S. Lopez Jr.,他在20年前撰写了一本书名为《香格里拉的狱囚——藏传佛教与西方世界》,本书主要是探讨西方国家将心灵的乌托邦寄托于想象中的香格里拉,为何这种情怀能够持久不衰?本书第四章一整章专门讨论密宗喇嘛教六字大明咒的玄机,旁征博引20世纪以来,欧洲学者的各种研究文献。其中也列出达赖喇嘛解释六字大明咒,说摩尼ma?i代表慈悲,padme代表智慧,hū?就是结合在一起,代表慈悲与智慧的结合。

  Lopez教授也是藏学家,他在书中写著,西藏的寺庙文献,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很清楚地、现成地记载著“宝珠放置于莲花之中”,这就是六字大明咒的意思,可供学者参考,大家何必大费周章作研究?Lopez教授同时引用达赖喇嘛的亲教师赤绛仁波切(Trijang Rinpoche)的解说作定论,总结六字大明咒的意思是:“宝珠与莲花就是指男女性器官,摩尼ma?i就是勇父的金刚杵宝珠,与佛母的莲花padme结合在一起。”(~《Prisoners of Shangri La:Tibetan Buddhism and the West》,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USA,1998,p.134)在书本中第134页。

  以上是美国藏学家Lopez教授,根据西藏的寺庙文献写在书中的资料,吻合了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对禅定止、观的指导内容:不必证空性,只要是将意识心长久地维持于不分别的状态,预备著让身心产生极大的喜乐,以完成无上瑜伽的双身法为最终目标。然而,密宗喇嘛们不能明说他们修行的内容,就是世间的男女之事啊!长久以来都神秘兮兮地要徒众不断地念咒语;如此以招引罗刹、鬼神的咒语,美其名解释为智慧与慈悲,让不知情的群众广传背诵,乞求有感应。有心探讨的学人们,不妨找找看密宗喇嘛教《大日经》所说的大日如来的佛像,有一个共同的手印,他作出的手势正是男女双修的表征。

  Lopez教授观察敏锐,由于深入研究藏学及佛学,今年(2016年)汇整一篇专文,副标题为《科学佛》,内容说:

  在十九世纪,我们的世界却突然出现了一位新佛,一位从未在任何预言中被提起过的佛。据说他的教导与现代科学兼容,因此我称他为‘科学佛’。现前,这位科学佛’经常被误认为是释迦牟尼佛,那位历史上存在的真正佛陀。但科学佛并不是释迦牟尼佛。这种错误的认知对那些想要了解和修习释迦牟尼教义的人,会产生种种严重的后果。(~Tibetan Buddhism in the West:Problems of adoption and cross-cultural confusion “The Scientific Buddha”http://www.info-buddhism.com/Scientific_Buddha_lopez.html 2016)

  过去二十多年来,至少是在“静思”(Mindfulness)成为潮流之前,与科学进行对话的佛教大都是藏传佛教。这种另一形式的佛教,在一个世纪以前被视为迷信形式的信仰,甚至腐败到不配称为佛教,而被称为喇嘛教。一个世纪之后,那位长期被欧洲人认为具有神秘面貌的拉萨大喇嘛,如今每年与世界顶尖的一些科学家举办研讨会。(~Tibetan Buddhism in the West:Problems of adoption and cross-cultural confusion :“The Scientific Buddha” http://www.info-buddhism.com/Scientific_Buddha_lopez.html 2016)

  Lopez教授有感于近20多年来,达赖喇嘛在美国学界以及学院广推静坐课程,蔚为风气,群众们于是将佛法的静思传承,推广成纾压的妙法,在现代生活中变成可以降低胆固醇、减肥、降血压。Lopez教授质问:“然而,纾压是佛教禅修的原始目标吗?”(~Tibetan Buddhism in the West:Problems of adoption and cross-cultural confusion :“The Scientific http://www.info-buddhism.com/Scientific_Buddha_lopez.html 2016Buddha”Lopez.httml 2016)佛法教导众生要静虑,以三界如火宅的心态,沉思世界短短的生命虚妄不实;所以,禅修的目的反而是要引发众生对生死产生压力。所以Lopez教授接著说:

  佛教行者修行之道,意旨不在减轻压力或降低胆固醇,而在断除更基本的苦。科学佛出现在世间,利用方便善巧来施设一种临时佛法,以教育那些暂时没有能力理解佛法真实义的世人。这位科学佛已经被剥夺了佛陀所应具备的许多庄严元素,其教导系将佛法的精髓连根拔除,因为科学佛指导的所谓“静坐”(Mindfulness)课程,其内容充其量勉强可说是一种粗浅的练习而已。也就是说,他所教导的,是过去诸佛都不曾教导过的:纾压。(~Tibetan Buddhism in the West:Problems of adoption and cross-cultural confusion:“The Scientific Buddha” http://www.info-buddhism.com/Scientific_Buddha_lopez.html 2016)

  Lopez教授学有专精,了解密宗喇嘛教的来龙去脉,早在20年前就已经对达赖喇嘛以佛教的招牌误导大众提出质疑,他以学者的角度也感受到佛教被外道化、世俗化的危机。更何况有心学习正法的学子们呢?如果《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随行者,能听进我们以上所举说的事实,能懂得正知见有多重要,而经典中再三强调,首先要能依止真善知识,熏闻第一义谛如来藏妙法。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 世尊开示:

  菩提妙果不难成,真善知识实难遇。

  一切菩萨修胜道,四种法要应当知:

  亲近善友为第一,听闻正法为第二,

  如理思量为第三,如法修证为第四。

  十方一切大圣主,修是四法证菩提。(~《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

  各位菩萨!真善知识必然有实修实证的功德,而学人们依于一个真实存有的理体如来藏,如法修证,最后才能有亲证的因缘而发起真实的智慧。方向目标都正确,加功用行才能得力,而能有止观禅定、般若到彼岸的功德,也可以成就了波罗蜜多的真实义!

  “禅定波罗蜜多”我们说明到此。

  敬祝各位菩萨: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 下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