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第48-51集

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第48-51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48集 云何能得轻安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接下来四集续依《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中,宗喀巴所整理与理解的“轻安与奢摩他”的关系,同时对照达赖十四所著《觉灯日光》第三册相对应的解释来为探讨。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云何能得轻安〉。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自提问:若尔,云何能得轻安?得轻安已,云何而能成奢摩他?

  关于得轻安的说明,宗喀巴先以“身堪能”来自答:若勤功用断烦恼时,其身重等不堪能性,皆得遣除,身获轻利,名身堪能。

  他再以“心堪能”来说明:若勤功用断烦恼时,爱乐运转攀缘善境,不堪能性皆得遣除,心于所缘运转无滞,名心堪能。

  最后他的总结:总略应知,若得轻安,于断烦恼起功用欲,如行难行,恒常畏怯身心难转不堪能性皆得遣除,身心最极调柔随转。如是身心圆满堪能,是从初得三摩地时,便有微劣少分现起,次渐增长,至于最后而成轻安,心一境性妙奢摩他。又初微时难可觉了,后乃易知。

  也就是要获得身心轻安乐,对于障碍得止的种种烦恼,必须生起猛利对治的欲求心,要精勤去断诸烦恼。譬如,趣入难行之行时,常会心生畏怯、身心难以趣入善法等,诸多的不堪能性皆应断除,令身心在最极调柔而任运安住在所缘境上。

  而达赖十四依宗喀巴的说明解释为:灭除了身心的粗重,身心具堪能性。有时候,我们去行善时,身体会感到疲惫,心会感到累,然而行恶时,却很容易,身放逸也非常简单,这就是身心粗重在作祟。有了身心轻安,遣除了身心粗重,因具有身心堪能性,就很容易行善。一开始修学三摩地时,因为心往内收摄,气流会较以往调伏。比起内心散乱的人,无论是身还是心,明显会有寂静、安乐。随著心往内收摄越加坚定,安乐慢慢地生起,最后获得身心轻安。

  由这两位喇嘛的说明,会发现他们对轻安的认知是有同、有不同。同的是,都认为轻安是奢摩他的前行;不同的是,宗喀巴是认为轻安能让:身重等不堪能性,皆得遣除,身获轻利;爱乐运转攀缘善境,心于所缘运转无滞。而达赖十四的解释是:行善时,身体会有疲惫,心会累。有了身心轻安,遣除了身心粗重,就很容易行善。

  您是否可以看得出达赖十四或者是在忽悠人,或者他不解宗喀巴的意思?而宗喀巴的教授方向,明显看出是趣向男女双运的前行,对应他在《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结合者,谓与同等明妃而入等至,……从此则起,故云大乐。领受身乐为乐,领受心乐为喜。

  就可清楚为什么一个初禅前的轻安,宗喀巴会说为要遣除身重等不堪能性,要爱乐运转攀缘善境,心要于所缘运转无滞。这也正显出他俩对轻安的不解与不证,只因为每天看著双身像、观想著与明妃双运等至的境界,心念和欲界定完全悖离,更何况是完全脱离了欲界的四禅八定。他们共同的认知:轻安是奢摩他的前行。由他们的说明可验证,没有真正发起初禅前的轻安,也就是欲界定和初禅前的未到地定。

  禅修的发起,是要先有施论、戒论、生天之论的基本知见;也就是修行人要先能值遇真善知识和修禅环境的福报,守持最基本保持人身的五戒,不会有戒罪的障碍,才能好好地修定。经过正知欲界的过患,系念修习相应的禅修,如数息观、不净观、念佛等,入欲界定;依欲界定得未到地定,再由未到地定次第获得初禅乃至四禅。如 龙树菩萨开示:要得禅波罗蜜“要却五事、除五法、行五行”。却五事,我们可以看到 佛陀在要入涅槃时有殷重地开示:“汝等比丘,已能住戒当制五根,勿令放逸入于五欲。”五事就是指:染著于色、声、香、味、触五境而起的五种情欲。色欲,指爱著于男女色和世间种种妙色;声欲,指爱著于娇媚妖词、淫声染语、男女情歌等声;香欲,指爱著于气味芬芳之物,以及男女身体之香味;味欲,指爱著于酒肉珍馐、甘甜酸辣的美食;触欲,是指爱著于冷暖细滑、轻重强软等;这五欲能破种种佛事,所以 佛陀以五箭害身来比喻。但是如喇嘛们礼拜观想双身像、明妃,又如喇嘛教所编的十六天魔舞,由十六位“明母”或者“天女”手持著各种乐器,穿著清凉,随著特定的念诵和音乐翩翩起舞;或者明妃都要以红花等妙香涂饰,喇嘛们要喝酒吃肉来强壮身体,这些都是为了要入于男女的触欲中,也就是乐空双运。这都和 佛陀的教示是悖离的,连 佛陀最后的教示都视之无物,如何能说他们是佛门的僧侣呢?

  除五法,就是要弃除贪欲、瞋恚,掉举恶作、昏沉睡眠、疑等五种盖障。众生无始以来即为此五种习气所遮障而不能脱离欲界的系缚、不能发起色界定,故五盖又称为性障。无学位圣者有五无学蕴,弥勒菩萨开示:五无学蕴。所谓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解脱知见蕴,名极清净道。

  而贪欲和瞋恚会障戒蕴,昏沉和睡眠会障慧蕴,掉举与恶作能障定蕴,疑盖则于法犹豫而无法决断,因此会盖覆心性,无法成就解脱蕴、解脱知见蕴。所以 弥勒菩萨开示五盖差别为:

  一、为在家诸欲境界漂沦故,违背圣教,立贪欲盖。二、不堪忍诸同法者,呵谏驱摈教诫等故,违背所有可爱乐法,立瞋恚盖。三、由违背奢摩他故,立惛沉睡眠盖。四、由违背毘钵舍那故,立掉举恶作盖。五、由违背于法论议,无倒决择审察诸法大师圣教涅槃胜解故,建立疑盖。五盖的伏与除,因知见与次第而有所不同。

  一切的凡夫未断除我见,所以实证四禅八定时,都是降伏五盖而非断除五盖。断我见的人证得初禅,才算是初分断除五盖;求证二禅时,也要有相对应的必须要断的比较细的五盖;乃至实证三禅、四禅,都有相对应的五盖要断除。但是二乘圣者也只能断五盖的现行,而不能断五盖的习气种子随眠。再说,五盖之首要为贪欲盖,众生之所以会在欲界(特别是人间)受生,除了乘愿再来的大乘贤圣外,绝对是对于色、声、香、味、触五尘境界有所贪著;而其中最粗重难断的贪著则是淫欲贪,是故经中言“人间的众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

  因此修禅定的人,首先要把淫贪降到最低点,这是修禅定的人最基本的条件,再进一步压伏欲界贪。初禅天众已无需抟食,故已经没有鼻识与舌识,所以想要证初禅境界可以先从香尘与味尘切入;虽然我们不是急著要修四禅八定,但是修学欲界定从这里下手也是最容易的方法。在日常生活当中慢慢地熏习,从闻香不执著其香,嗅臭不厌恶其臭,粗茶淡饭不执著其味;所谓不执著并非没有感觉或不分别,而是说顺心境时不喜也不贪,违心境时不瞋也不厌离;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所谓的喜或不喜。如此不断地熏习,再透过无相拜佛动中取定的功夫,不假时日,定力增长的快速,自己都可以感觉到对五欲诸尘的贪以及瞋就不容易现起。

  贪瞋不现起,身心就不容易疲惫;身心不易疲惫,就能够压伏睡眠盖;又因为摄心为戒不会到处攀缘,就不会有掉举、恶作的觉观。如果修学到这里,加上对于真善知识所教导明心见性的法能够深信不疑,因此对于诸方大师的著作以及言说,能够看得出来他到底有没有证得禅定、有没有初果、有没有开悟明心,都能够了如指掌,那这就压伏了疑盖。五盖压伏的过程,其实可以在无相拜佛中检验自己的定力,会发觉自己的妄念、杂念越来越少,定力越来越强,就表示已经渐渐地趣向初禅前的未到地定了。

  而宗喀巴是要强调“大贪”,掉举和沉没的对治都是要维持于男女双修的大贪境界。他说:若于下门修细相者,观想父母等至,溶菩提心成微细点,于鼻端处量如芥子。此复沉没增上修上鼻端,掉举增上修下鼻端。

  由他的说明可知,《广论》中要学人断除掉举,其实是要断除双身法中的沉掉,永远都要保持欲界中的淫乐境界,与四禅八定的修证完全不相涉。而更离谱的是,要以观想双身佛像交合受乐作为断除沉掉的方法。喇嘛教导信徒观想佛像是别有心机的,都是为了方便引诱学人堕入“密法”以后可以随召随到。

  接下来,我们来说行五行。龙树菩萨开示:若能呵五欲,除五盖,行五法:欲、精进、念、巧慧、一心;行此五法,得五支,成就初禅。欲,名欲于欲界中出,欲得初禅;精进,名离家持戒,初夜后夜,专精不懈,节食、摄心,不令驰散;念,名念初禅乐,知欲界不净,狂惑可贱,初禅为尊重可贵;巧慧,名观察筹量欲界乐、初禅乐轻重得失;一心,名常系心缘中,不令分散。

  在修行的过程当中,如果想要修行得力,希望能够快速有禅修的体验,一定要呵五欲、除五盖、行五法。由于呵五欲、弃五盖、行五法可以发现它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要舍掉对欲界的贪爱。

  今天如果能够舍掉对欲界的贪爱,自然就能够不受欲界的系缚,也因此欲界定的发起,就是入于初禅的前行。既然说要发起欲界定,它的果报就是在欲界天;那么我们来看一看欲界天天人,他们的男女欲是什么样的状况?欲界天的天人,他们的男女欲:四天王天、还有忉利天是和人间相同,但是他们只要风气泄出,热恼就除灭,不会有不净流出;而夜摩天人是相抱成就,兜率天人是要拉一下手,化乐天人只要相对笑一下,那他化自在天人只要看一下就好了。由这样的一个差别性,您是否会发现:三界爱的粗重系缚越少,他的境界就越高。如果完全没有男女欲的贪爱,就可以入于初禅天了,所以 佛陀开示:比丘离欲,离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初禅具足住。所以初禅天又称离生喜乐定。

  除了上面所说的五法以外,平实导师他在教授我们修学无相忆佛念佛的时候,特别提示学佛人应该要远离“三毒心、攀缘心、觉观心”。三毒心,就是贪、瞋、无明;攀缘心,就是心不断地随著六尘境界转;觉观心,就是心里面想要求感应,一直在观察有没有特殊的境界相现起,如见光、闻声、嗅香。而这三种心,不但是修止观的大忌,也是参禅者一定要避免的。

  各位菩萨!由以上的说明可以知道,所谓欲界定的轻安发起,由轻安这两字,是舍粗重而来。而这个粗重是依于人间五欲的粗重而说,但欲界定仍然是在欲界的境界中,如果没有正知见为助因,就会很快的退掉;如果有正知见的教授,就成为能够伏除烦恼的动力。也就是,轻安是可以由正知见为导,而因为五欲、五盖等伏除,所以能够发起轻安;更能知道发起轻安它是一定要有前行的预备工作,如果发起轻安不是依于前行的预备工作,那就不可能发起轻安。

  由我们刚刚以上的说明,您是不是已经正确知道在修禅定的一个过程当中,首先我们先要能够知道欲界的过患,而欲界的过患最粗重的就是人间的五欲,而人间的五欲最粗重的就是男女欲。在修学的一个过程当中,如何突破男女欲粗重爱的系缚,而能够不再为这种热恼所缠身,这就界定于您能不能够生到欲界天,渐次地遣除粗重系缚;乃至于断掉男女欲的粗重系缚,而能够入于初禅天;到了初禅天就没有男女相,因为初禅天人都是以禅悦为食。而这些知见有了,您就不会再被邪见所导,也不会被假名善知识所笼罩。

  今天就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49集 引发身心轻安乐的次第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这集续依《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中,宗喀巴所整理与理解的“轻安与奢摩他”的关系,同时对照达赖十四所著《觉灯日光》第三册相对应的解释来为探讨。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引发身心轻安乐的次第〉。

  在上集中,宗喀巴说:将发如是众相圆满易了轻安,所有前相,谓勤修定补特伽罗,于其顶上似重而起,然其重相非不安乐。此生无间,即能远离障碍乐断诸烦恼品心粗重性,即先生起能对治彼心轻安性。……次依内心调柔轻安生起力故,有能引发身轻安因风入身中,由此风大徧全身分,身粗重性皆得远离,诸能对治身粗重性,身轻安性即能生起。此亦由其调柔风力,徧一切身状似满溢。

  宗喀巴他是把轻安的发起分成了五个次第来说明:第一个,当轻安发起时,头顶会生起类似沉重的感觉,接著会产生心的轻安性,由心的轻安性又会产生身的轻安性,由身的轻安乐,然后再生心的轻安乐。因此,达赖十四也依著他这样说来解释说:

  得身心轻安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将获得身心轻安的前兆,就是头顶会有重量感,这种重量感并不会带来身体的不舒服。之后会远离一切心粗重性,也就是不欢喜行善、喜欢行恶的心粗重性会立即断除,由此而获得心轻安。非常调柔之心轻安生起会引发身轻安,为什么呢?因为心往内收摄,引发体内非常调柔的气流——体内的风。体内非常调柔的风是引发身轻安的因,此非常调柔的风遍满全身,便遣除了身的粗重性,使身在行善法时具有堪能性,这叫作身轻安。~《觉灯日光》第三册,商周出版,页96-97。

  我们由宗喀巴和达赖十四的解释中,可以发现一件事,两位只是依著 弥勒菩萨在〈声闻地〉当中,有关轻安的开示把它汇集起来,而无法判断什么样的状况是什么样的轻安。因为从欲界定到三禅都有身心受乐的状况,相对于人间的粗重,都可称之为轻安;但是轻安的境界有著粗浅深细不同的差别,若没有次第修证的体验,就会出现这两位喇嘛上师四不像的拼凑状况。

  我们先来看欲界定发起的状况。止观的修学,如上一集谈到相关的前方便,以及 平实导师开示要去三种心,那身心就能够安顿,要修止观就很容易。欲界定的发起有三个进程:由粗住心、细住心、入于欲界定。以无相拜佛为例,学佛人若依于无相忆佛、拜佛,一开始身体的动作会较硬、心识也粗,或起念能够有少分摄心,但是攀缘外境的声响一起,或者是末那识悄悄地冒出一个又一个念来,意识会依著习性自然地进入妄想纷飞中,可能要飞个五分钟、十分钟才发现,这时就再提一下忆佛念,专注在忆佛的净念当中;这样来来去去,渐渐地就舍离了对五尘的攀缘,而能够收摄心识安住在忆佛的念上。定力生起后,拜佛动作就会和缓调柔,一拜能拜个十分钟、二十分钟,妄念都不会生起。依于 平实导师所教授无相拜佛的十个次第的渐次,慢慢地拜佛中净念相继的功夫就能够生成了。如此,由粗住入细住,就会有著欲界定身心轻安的发起,也因此会完全忽略掉拜佛的动作;而意识心只是单单的的的安住在忆佛念的定境法尘上,也就是已经入于心一境性的欲界定中。

  欲界定的发起有持身法,所以一者拜佛的动作不会停下来,再者全身会有轻安的觉受现起,也就是欲界定的善根发,轻安的觉受会遍满全身,不一定是由头顶开始。那轻安的觉受,我们可以以一个比喻,就好像女众洗完脸以后,在脸上拍上化妆水,那时候就会有著一层清凉无负担的薄膜在脸上很舒服,而轻安的感觉就类似于此。当轻安的发起时,全身就会有一种完全没有负担的觉受,完全没有负担的觉受遍满全身,那时候会觉得身体的重量都不见了,拜佛完全不必使力,这不是用舒服两个字所能够形容。这时候虽然也会感受到有外界五尘的动扰,但是完全不会受到影响,在欲界定的深定时,也会出现完全不知六尘的状况,处于无记的状态下会没有时间观念,拜了多久都不知道,拜完以后不是会疲累,而是身心会非常调柔舒畅。

  所以,欲界定的轻安是依于舍离五尘觉观的粗重而起。因此发起欲界定的时候,学人要不著不弃,但可以起心静静地去领受,并熟悉那分轻安的觉受;熟悉以后,就可以产生运转。因为 平实导师所传的无相忆佛拜佛是动中定的功夫,所以接下来在生活当中,只要将忆佛的念轻轻一提,轻安的觉受就会跟著起来;或者提一下轻安的觉受,立刻就能够有全身调柔舒畅的感受起来,忆佛念也同时跟著起来。也因此,就能够把这分定力运用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交谈中能够清楚外境的对应,但是心不散失、也不会攀缘,事来则应、事去不留,随时都能够带著忆佛的念。学佛人无相忆佛念佛的定力生起以后,日常生活中对五尘攀缘就会越来越少,所以自然就能够越来越摄心,种种的烦恼就能够有伏除的成果,自然就能够成就摄心为戒的功德。

  平实导师又交待,不必和别人说起自己有什么禅定的证量,也不要去说什么人有什么禅定的证量,因为这都是自修自得的自受用境界;说这些话,就落在异生习气的我所中。正觉教团在 平实导师的教授下,同修们相互之间都没有世俗攀缘的习性,彼此都是清净菩萨僧团的一分子,大家不必为了要建道场而四处募款,会里除了两个月一次的布萨和大悲法会,没有各种奇怪名目的法会要跑。同修们除了上课、做义工外,就各自在家好好地照顾家人,在工作岗位上尽心完成任务,不介入任何政治活动或社会活动,只为菩萨行的自利与续佛正法脉、护念众生法身慧命来努力。正因为单纯不攀缘,所以许多同修来共修一年或两年就能够成就无相念佛的“净念相继”这门功夫,而转入体究念佛;乃至因为第一义谛真如三昧知见深细,而得转依修学。因此前方便的戒、善知识的具足、远离三心等,就确实是不会让修行人虚耗生命、金钱;而依于究竟了义第一义谛,就能快速进入菩萨庄严地的修学。所以,欲界定的证得、轻安的发起,乃至断我见的成就,都只是依于证得实相心、真如三昧所带起的附加价值,这就是正觉教团的特色。

  再来谈初禅前未到地定的证入。在这一个部分,我们看达赖十四他来解释宗喀巴的说明,达赖十四说:这种强烈的欢喜感受会渐渐减退,但轻安不会完全没有,这指是没有如初获得那般强烈。这种强烈欢喜慢慢减退的同时,内心的止住力会增加。之后,内心会有一种未曾有过的安稳,止住力非常地强大,此时就会获得奢摩他。这个妙三摩地也叫“第一静虑近分所摄正奢摩他”。初禅近分摄于色界和无色界的禅定中,是上二界禅定中的最下者。“定地”和“等引地”同义,即色界、无色界的禅定所摄之三摩地。此时,虽然获得了奢摩他,获得前所未有的安乐,比欲界心要来得殊胜。但如果以整个三界九地的禅定来看,其实连色界四种禅定、无色界四种禅定的正行都还没有达到,只是被色界初禅所摄的前行而已。如果我们明白这一点,就不会生起慢心了。~《觉灯日光》第三册,商周出版,页97。

  我们由达赖十四的解释,你清楚了什么叫作初禅前的未到地定吗?相信你不是很清楚。其实,未到地定不是只有初禅前,在初禅和二禅中间、二禅和三禅中间、三禅和四禅中间,都有未到地定。在欲界与初禅当中这个未到地定,或者有翻译为未至定,要进入初禅前就会由欲界定先进入这个未到地定,这时候还是要努力地断除欲界贪;一样,最主要是男女的欲界贪要断除,初禅才能发起。如果不断除欲界贪,就只能一直在初禅前游走,初禅是无法发起。

  然而,藏密喜欢说他们有甚深的禅定,其实都是在努力修学“男女双修”的邪淫贪,那是欲界的最低层次,是欲界最重的贪。那没有办法断除欲界爱,又怎么能够发起禅定呢?所以,那都是不如实语;因为要发起甚深禅定,最基本就是要断除欲界六尘贪,尤其是男女欲,才有可能发起。

  证得欲界定后,五盖的伏除是不能放手的,要把它转成生活习气的一部分,每天还是一样要拜佛,四威仪当中净念相续地修学;有一天,忽然会进入了不见欲界定中的那一个色身—色身整个不见了—而所面对的境界,犹如在虚空当中明净安稳,甚至可能会出现无觉无观的状态。因为身是事障,事障未来。障去身空就能够发起初禅,这是未到地定相。同修们这时候都会依著 平实导师的教授转为看话头、参话头,趣向于明心或见性的修证;见道的同修依于欲界定或者未到地定,没有一个人会动念想要藉由正法来获取个人的名闻利养,也没有一个人想要彰显个人的修为,只是努力地藉著为众生做事来清净烦恼障的现行,来成就转依真如三昧无私无我的功德力。

  所以,如果同修们破参后继续每天拜佛一小时,习气性障现行有一定的伏除成就,欲界爱能够真实地断除,有一天初禅自然会发起;不会为修禅定而修,只是为了要有更多的能力来护念众生、来承担宗门血脉而努力。这样的过程,也是 平实导师一路示现给我们看的,每个正觉学子也是这样地依著 平实导师的示现,无私无我地来为正法付出。

  至于为什么宗喀巴说初禅前的未至定“始堕在有作意数”?这要说明欲界定虽然能遍缘,但是不能断结。要有初禅以上的功夫才能断结,三果人断五下分结,四果人断五上分结,所以没有不证初禅的三果人。断五下分结最重要的意思就是:不会再有欲界的结生相续生;所以三果人又叫作不还果。四果人断五上分结是指:他确实已经能够断除了三界爱,不会再有三界的结生相续;所以会说“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佛道的成就也就是要历经三大无量数劫,菩萨庄严地的修学,是一步一脚印。所以,平实导师一再强调三福净业: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佛说观无量寿佛经》

  如此由世福、戒福到修菩萨行的福,这样就能够先有圆满具足的人格;有了圆满具足的人格,才能够有庄严的菩萨格。如果连人格都不能保有,如何能够成就菩萨格?

  现今整个佛教界,或明或暗地在支持喇嘛外道,那是 佛陀所严峻指责的。我们来看一段 佛陀的教示,《佛藏经》卷1 佛陀开示:复次舍利弗!破戒比丘以他财物自养其身,我说此人为重担者。所以者何?行者、得者应受供养,破戒比丘非是行者,非是得者。是故舍利弗!破戒比丘当于百千亿万劫数,割截身肉以偿施主;若生畜生,身常负重。所以者何?如析一发为千亿分,破戒比丘尚不能消一分供养,况能消他衣服、饮食、卧具、医药?

  佛陀继续说:舍利弗!正使三尸臭秽满地,我能于中行四威仪,不能与此破戒比丘须臾共住;何以故?……舍利弗!如是之人于我法中,为是逆贼,为是法贼,为是欺诳诈伪之人;但求活命,贪重衣食,是则名为世乐奴仆。

  我们看到 佛陀的开示,可以感受到 佛陀对末法弟子无明造作的痛心与不舍。我们听了也是难过与不舍,所以 平实导师在讲解这一段经文的时候,也是相当沉重;因为许多人都是以善心而出家求道,却和恶缘、恶果相应,所以 平实导师更坚定地说:复兴中国佛教的大业不能停。但愿在看本单元的您,亦能体会到 佛陀的圣教,能够发起救护更多佛子远离邪教喇嘛教的这样的一个心思,来共同为护持正教而努力。

  今天就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50集 略谈色地所摄定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色地所摄定。

  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中说:具何相状能令自他了知是为已得作意,谓由获得如是作意,则得色地所摄少分定心,身心轻安心一境性,有力能修粗静相道,或谛相道净治烦恼,内暂持心身心轻安疾疾生起。欲等五盖多不现行,从定起时亦有少分身心轻安随顺而转。……由奢摩他心一境性住定之后,速能引起身心轻安。轻安转增,如彼轻安增长之量,便增尔许心一境性妙奢摩他,互相辗转能增长故。……若心得堪能者,风心同转,故风亦堪能,尔时其身,便起微妙殊胜轻安。此若生起,心上便生胜三摩地,复由此故,其风成办殊胜堪能,故能引发身心轻安。

  刚才所念的那一段是宗喀巴说明,由欲界定直转初禅跳跃的过程,对于未至定重要的转折过程没有说明,那是因为他没有这方面知见与实修的相应。而未至定是进入下一个禅定重要的养成过程,如同欲界定,养成过程就是十善业的相应心。而喇嘛教徒每天拜著、看著、抱著空行母的双身像,念著男女交合的大乐成就,说为成佛;基本的身三业——不对人间有情起杀、盗、淫都做不到,是无法证得欲界天的欲界定,所趣向的是畜生道、山精鬼魅的,无明爱染增长力;再加之以外道法说为佛法,广纳受佛弟子的资财供养,那是地狱增长业,完全和入欲界天的条件相背,当然是无法证入欲界定,何况是完全离欲界爱的初禅。

  达赖十四对于宗喀巴这段文字的解释更省字,他说:证得奢摩他之后,由奢摩他的止力,会再次引发身心轻安增上。由身心轻安增长故,又能增长缘境的止住力。即身心轻安和缘境的止力会互相帮助、辗转增长。总之,心和心所依的气流一起运转的缘故,所以当心获得堪能,心的所依——风,也能够获得堪能。(~《觉灯日光》第三册,商周,页98-99)

  学《广论》的朋友们!由这两位所谓喇嘛教的大成就者对修定的解释,您之所以扒文会扒得更迷糊,认为甚深难测是可理解的。因为修定的次第不是只有说不清楚,而达赖十四他在解释中更把初禅说为就是证得奢摩他,更是严重的知见错误。在此我们先诚心地劝,入《广论》学习的朋友们:关于禅定若真的有心了解,不如去请阅大乘汉传中国佛教,安士高、鸠摩罗什所翻译的相关圣典,或研读智者大师解说禅定的相关论书,次第清楚明白,才不会耗费时间、生命、财力;只在外道错误的偏邪知见中混得一身泥泞,一世修学下来得到的是:天界无份、人身不保、下堕期约,更何况论到解脱、证果,那是遥遥无期,岂不冤枉。

  但有关禅定非禅,是 平实导师在此世学佛第二年就解析出的至理,因为 平实导师学佛第一年参加念佛会,就用心于自修净土经典,思惟过求生极乐的目的——上品上生的条件;所以转到禅坐会修学,第二年他又很用心自修禅定相关的经论,对于四禅八定分别所应断、应修、应证的知见具足建立,并用心思惟而能确立禅定非禅的定理;为了要参禅,平实导师自成无相念佛动中定的功夫,而得让后学的学人能够快速地具备基本参禅定力,证得实相空性如来藏。一如 世尊出家头两年,也是随著外道修学而证得四禅八定,也因此确立了:证四禅八定不等于解脱,但对于禅定有著一定的修证成果;这也是在平实导师论书中——如《禅——悟前与悟后》、《起信论讲记》、《楞严经讲记》中——在开解禅定修证法则与证得内涵,可以让读者您读完后,能依之次第起修而得实证;因为那都是 平实导师依自己修学、实证,而依自己实证经验,自心流注所说出的内涵。所以不会如宗喀巴等喇嘛上师,只是抄袭经论文字——配合外道典籍所整理出晦涩不通的文稿,因此会说出“初禅就是证奢摩他”——这是严重的知见不全,这部分我们下集再说。

  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宗喀巴更以男女二根交合之四喜过程和境界,引为初禅到四禅正定的修证过程;更是严重误导善心学佛人,祸害之重不该是正法佛弟子默然以对所当行,会支持喇嘛教的只有一种可能,非佛弟子、是恶心学人。

  这集中我们先来略说明与初禅有关的内涵,真实初禅到四禅正定的修证过程,绝非如宗喀巴所说男女二根交合之四喜过程和境界。学者如果要证得初禅善根,第一要件就是消伏性障,尤其是要断男女的爱欲贪;喇嘛教崇拜、迷于男女性爱,是绝对不可能证得初禅正定的,二禅以上那就更别提了。一般学佛人都不能证得初禅正定,是因为不知道应该从日常生活当中去消伏性障;像有些是迷于以盘腿打坐的方式来追求一念不生,这样纵然他的腿坐断了,还是无法和初禅相应,初禅的相应一如欲界定,如果忽略了十善业的基础,那就不可能证得的。而要修证初禅所忽略的最根本的问题,弥勒菩萨开示:如是所有初修业者,蒙正教诲修正行时,安住炽然正知具念,调伏一切世间贪忧。(~《瑜伽师地论》卷32)

  如果没有寻求真善知识的正确教导,不懂得调伏欲界世间五盖等贪忧而盲修瞎练的缘故,那是不可能证得初禅。所以正信的佛弟子应该知道:要修初禅,性障要消伏、五盖要修除,对定力的增长与修证是有很大的关系;性障以及五盖的消除和禅定的实证是有著相辅相成的关系,性障伏除定力就会增加,五盖伏除就能够更微细地除掉深细的性障。所以智者大师才会说:若初习禅,破于事障发欲界定;破于性障即发色定。故云事障未来,性障根本;性障若除初禅法起。(~《摩诃止观》卷6)

  因此我们可以知道,性障如果不除,初禅永远不会现前。什么是性障?我们在前集有提到,那是无始以来的习气中,有五种会遮盖我们禅定修证的障碍,因此性障又称为五盖。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89开示:

  一、为在家诸欲境界所漂沦故,违背圣教立贪欲盖。二、不堪忍诸同法者,呵谏驱摈教诫等故,违背所有可爱乐法立瞋恚盖。三、由违背奢摩他故,立惛沉睡眠盖。四 由违背毘钵舍那故,立掉举恶作盖。五、由违背于法论议无倒决择审察诸法大师圣教涅槃胜解故,建立疑盖。

  所以,所说的性障消伏,不是说断除,而是因为凡夫证得初禅时,其实还没有办法断除我见,因此五盖只能伏除而不是断除;断我见后证得初禅的,才算是初分断除五盖。但是求证初禅时要先伏的五盖;求证二禅时也有要先伏的五盖,但是二禅所要伏的就更细,而且二禅要伏除的也包括你在初禅当中所起的贪;证得三禅、四禅都有各所应伏、应断的五盖,深细有差别;而所有的凡夫实证四禅八定时,都是降伏五盖而不是断除五盖;乃至二乘圣者也只是断了五盖的现行,而不能说他是断了五盖的习气种子随眠。

  再说五盖之首为贪欲盖,众生之所以会在欲界,特别是人间受生,除了乘愿再来的大乘贤圣以外,乃至对于色、声、香、味、触五尘境界的贪著,而其中最粗重难断的是淫欲贪,是故经中说人间一切众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五欲之贪是欲界中的平常事,眼睛一张开所见的是色尘,耳听是四面八方的声尘,鼻子嗅香,舌头尝味,行、住、坐、卧都在触中,所以如此难缠的欲界五尘贪染,要怎么降伏呢?弥勒菩萨为我们开示:

  若唯有贪行,应于不净缘安住于心,如是名为于相称缘安住其心。若唯有瞋行,应于慈愍安住其心。若唯有痴行,应于缘性缘起安住其心。若唯有慢行,应于界差别安住其心。若唯有寻思行,应于阿那波那念安住其心。(~《瑜伽师地论》卷26)

  这是告诉我们,初学者应先学五停心观,令心安住而不攀缘贪等法,这样子就能够专心禅修而离开愚痴于欲界贪爱的无明暗。所以贪行重的补特伽罗应在色身不净来断除;瞋行重的补特伽罗应该来修慈愍观;痴行重的或者惛睡重的应该在缘起观来除;如果慢很重的可以在界差别观来除;如果寻思行——散乱心——重的则在阿那波那正念来伏除乱心。这些都是以二乘法来说断烦恼。

  初禅天众已经离开了欲界的贪爱,而欲界贪爱最严重,如同刚刚所说莫过于男女爱,所以对于男女爱如果贪著不舍,不可能离开欲界的境界而证得初禅,因此修禅定的人,首先要把淫贪降到最低点——这是证入初禅最基本的条件。

  所以学禅的人,如果有了基本条件以后,再进一步压伏欲界贪。再者,我们可以试著想一下,初禅天的天众是否有抟食?那么我们知道初禅天的天众是禅悦为食,所以他没有鼻识跟舌识,因此如果我们想要证初禅,我们可以从香尘以及味尘来切入,也就是在平常的生活当中,我们就可以练习对香尘、味尘不要起贪著。

  但是在修欲界定的时候,这也是可以从生活当中入手,也就是说精进禅定的修学不一定是在蒲团上,应该你在生活作息当中就要练习禅定的修学。我们从欲界定来看,在生活作息当中你就要想想,身三、口四、意三的不造作再犯,如果你今天想要证欲界定,你要再思惟,对于人间这些法你要不要贪爱?如果你想要证欲界定,你就应该想:那我不要再贪爱人间的这些粗重的五欲之法。也因此,如果你能够不受到人间五欲之法的系缚,有一天你的欲界定就能够发起。同样,要证得初禅也不是只有在蒲团上,你在日常生活当中就要起个作意:我应该要长养我初禅的定力。因此在行住坐卧当中,你就要想到,今天初禅是要能够离开欲界贪,所以对于欲界的色、声、香、味、触,我都不要让自己受到它的系缚,尤其对于香尘以及味尘,也就是说不再贪香、不再贪味,再加上有著十善业的基础,有一天你的初禅就不一定是在打坐中发起,说不定在行住坐卧当中,那样的一个初禅乐就发起。

  因此,同修们如果能够有这样的正知见,又能够依著 平实导师实修、实证的论书中的教示,如《禅——悟前与悟后》建立具足的参禅所需的定力还有正知见,有了定力以后,对于色、声以及触这三尘就不会开始攀缘,如此就能够已经压伏较粗重的贪欲盖;压伏了贪欲盖以后,很多瞋都是因为贪而起,没有贪就不会有瞋,那就能够压伏了瞋恚盖;也因为没有贪、瞋,再加上无相念佛的基本定力,所以时时刻刻都能够安止在忆佛的氛围中,这样心不躁动、身不疲惫,那么惛沉、睡眠盖就不会干扰;又因为摄心为戒,除三毒心、攀缘心、觉观心,烦恼现行自然能够伏除,心就不会掉举、恶作,起种种的妄想分别。

  所以修学到这里,就能够具备少分的禅定以及智慧两个层面的止观能力。如果有著宿世大乘法修学的福德,或者慢心不重,没有僧衣崇拜、世间学术学位崇拜的情结,能够对于 平实导师所教导的明心见性的第一义谛正知见,深信不疑而能用心学习,那么不但是能够有禅定的这一分的定力,更能够藉由这分定力而明心见道。也因此当你能够有正知见的引导,你在这趟路上就不会耗费时间,所以在修学佛法的过程当中,如何觅得真善知识来教导,那就变成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呢!

  有关于初禅,时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只能说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051集 止观当同行
  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要略谈的题目是:止、观当同行。

  在上一集我们略谈到初禅的修学,所以 平实导师开示:我们在行住坐卧的时候,都要在无相忆佛的动中定力当中来去增养它,并且在平常就要修除性障,等缘熟了,身心轻安以及身中的乐受自然会在身中出现,这是可以现验体证的。因此在禅定,止、观是必须要同时的,要时时地观照心是否会躁动,是否能够安止在忆佛的清净念,也要时时观照到自己的习气性障是否有伏除。而 平实导师更以他自身的经验开示:初禅除了会有心一境性的功德,在初禅发起时,身中也会有著八触、十六触的变化而入轻安;更告诉我们身乐有著由头、由胸或由会阴而起的差别,这个部分呢会关系到当我们发起初禅的时候是否能够产生遍身乐;而这些差别相,都是因为 平实导师在禅修的时候,细细地观察而为我们开示出来。如果说你今天的禅定,初禅发起能够遍身而起,那么全身的毛孔都能够通流在这个乐触之中;这一种乐触不是欲界一切乐所能够比拟的,也非世间言语所能够形容的,真的是唯证乃知。但是如果是同样证初禅的人,彼此一谈起,自然能够会心而知,不会相抵。

  但是初禅为什么会有身乐呢?不是像宗喀巴或者达赖所说的什么风起的状况。平实导师为我们开示:一如欲界定是以凡夫粗重的色身证得欲界天人的境界,因此那种身轻安、无缚的欢喜安止,是能够让学人动都不想要动而想要保持其中,更何况初禅天的境界。所以有关于初禅的境界,平实导师有著依第一义谛的胜妙开示:

  乃是由自身如来藏之造色功能,于初禅缘熟时,突然出生另一个色界初禅天身,显现于现时欲界身中,两身会合相互磨擦而起的乐触。

  导师有形容,那个乐触就有点像你骑著脚踏车,然后在下坡的时候,你会有种非常轻松而且有那种风在身中的触动,就有点类似这个样子。所以以粗重的人身和色界身两身相互磨擦而在全身运转时,就能够把障碍于身、障碍于心的粗重烦恼都能够遣除掉,就能够以这一分色界定的轻安来对治粗重的烦恼,而生起乐触遍满全身。

  由 平实导师他非常亲切而且很平和的开示,于理、于事就非常地清楚了,不会有晦涩不通或者落于虚妄的玄想之中。其实 平实导师的开示是能够和《瑜伽师地论》相呼应的。《瑜伽师地论》卷32开示:

  由此生故,有能随顺起身轻安,风大偏增,众多大种来入身中。因此大种入身中故,能障乐断诸烦恼品身粗重性,皆得除遣。

  所以导师的开示刚好完全符合于《瑜伽师地论》当中 弥勒菩萨的开示。这是初禅的身乐,和双身法的身乐绝对不相同:一个是清净无欲的色界清净的自然乐,另一个是污浊贪欲造作而得的人间粗重贪欲之乐。宗喀巴却以彼代此,硬把鱼目说成是珍珠,学人却跟著迷信奉行实修,不知道自己都被严重地误导了。

  而学人真正能够证得色界定中的初禅,不是只有善根发,差别在于善根发是依于过去世曾经有过禅定修学的习气,所以再偶而体验到一下初禅的氛围,但这不能算是实证初禅,因为禅定毕竟是意识相应的境界,而每一世的意识都是新生的。所以导师开示著:有著观、练、熏、修的次第圆满,这样初禅的功德力才能够随时应身而持,才算是真正的证得初禅。也因此如果偶而有这种初禅的相应,那就必须继续地保持,而且要继续地去增长那一个定力,增长到你这一个初禅的这一分定力,能够在行住坐卧当中都能够运用,这样才算是圆满地证得初禅。

  证得初禅就是离欲者,或名有作意数,为加行究竟果的作意,如《瑜伽师地论》中开示:从是已后,于瑜伽行初修业者,名有作意,始得堕在有作意数。何以故?由此最初获得色界定地所摄少分微妙正作意故。由是因缘,名有作意。(~《瑜伽师地论》卷32)

  意思是说初禅定地,此后在初禅定中身心轻安与心一境性,因为你已经有了这一分的一个作意,所以能够两两相互增长,定力能够渐次增上。如果证得初禅的人还没有解脱慧或者是般若慧,而好乐执著在禅定的境界,那他在人间舍寿后就一定会生到色界初禅天中;除非已证得真心如来藏的菩萨,发愿重回人间利乐有情,继续修行六度万行自度度他。

  所以初禅善根发与实证过程,不是好乐男女欲的喇嘛教传承者所能够体会的;喇嘛教徒于男女性爱贪著不放,一生追求男女淫乐中的第四喜全身遍乐境界——是欲界中最粗重的法,而且是不断地增长贪欲盖;与实证初禅的轻安正理是背道而驰的,因此他们的这一种修学法则,连欲界定都无法证得,更何况能够证得初禅。而宗喀巴更创立一种荒谬的方法来说可以证得色界天身。他说:

  像光明次皆收回入,于自心月轮。修成尔时本尊,而起与自不异之慢,是为色天。(~《菩提道次第广论》卷3)

  但是色界天身是经由离开欲界爱和禅定的实证而发起的,不是像宗喀巴所说用观想发起的。宗喀巴用观想天像而说自己是色界天人;这是妄心施设的虚妄法,连欲界天都及不上边,何况是色界天。

  接下来,我们看宗喀巴他在《广论》中谈到他所认知的止-奢摩他-在佛门修学五位的地位。他说:此三摩地尚未能入小乘之道,何况大乘……不许彼定,即是修毘钵舍那法。(~《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

  其实这是宗喀巴将禅定比拟至“无上瑜伽中备诸德相圆满次第微妙瑜伽。”(~《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6),所以他对于禅定只是依于经论中,认为禅定只是止,而他心中所衷心的是无上瑜伽的“空相应观”。也因此对于禅定,他认为那是“止”,不是“观”。而对于“毘钵舍那”,他认为那是依于无上瑜伽所证得的空相应心,那个才能够叫作观,所以他把止跟观是分成两件事。关于宗喀巴说“奢摩他”这个部分在三乘菩提中的一个位阶,但事实上宗喀巴对于三乘菩提的内涵,在《广论》中是看不到他有著正确的解说,否则他就不会好乐双身法,更何况书写专书来终生倡导以及传授。

  关于三乘菩提,简要来说,声闻菩提是依现观现象界法的无常、苦、空、无我的智慧,而得出世道的相应心;接著数数修除我见、我执的烦恼,而证得解脱入无余涅槃。缘觉菩提是得有声闻菩提的基础,而能够有著推理以及现观诸法之间相因、相待的因缘关系。不论声闻菩提、缘觉菩提,是都能够认知著有本际、入胎识的不生不灭,差别是在于声闻菩提是信受佛语,缘觉菩提更是思惟、推理而能够确立地信受不疑。因此能够知道涅槃本际清凉、寂静、实际,不同于断灭空、恶取空,所以二乘人能够放心地入涅槃。而大乘之道除了断我见、我执以外,更要实证真心如来藏而出生根本无分别智,转依如来藏的真如体性来修学佛菩提道。但不论是世间、出世间的道果,都得有止、观双俱方得成就。所以在《解深密经》当中 佛陀开示:

  复次,善男子!一切声闻及如来等,所有世间及出世间一切善法,当知皆是此奢摩他、毘钵舍那所得之果。(~《解深密经》卷3)

  若我们暂时不论二乘的解脱智慧跟大乘的般若慧,纯就禅定止观之法来论之,止观之法是通外道的,不能说它是低于小乘或低于大乘。但是止观之法不等于佛门当中的解脱智慧或者是大乘般若慧,可是要得到解脱慧以及大乘般若慧,却要有著定力的相依、相行。

  因此初果人必定要有欲界定乃至未到地定的共行,才能证得、才能续往上修除我见、我执的现行;二果人必定要有欲界定,所以称之为一来果;三果人必定要有初禅的证得,所以称之为不来果。解脱智慧的实证或般若的实证,必定要伴随著禅定的实证这样的附加价值。再者,不同种性学人修学止观,其所修证的内涵以及他所得的功德受用是都不相同的。外道以及未悟的声闻、缘觉、凡夫菩萨,所修的止观只能算是世间法;已经断我见的声闻、缘觉所修的止观是出世间法;已悟菩萨转依如来藏所修的止观是世出世间法。而宗喀巴认为修定次第只是修止,并认为外道诸仙能够依世间道离欲,乃至于能够依此而趣入上地所入的无所有定。他的说法暴露出他禅修知见的贫乏,何况实修。禅定的修证不是像宗喀巴这样的臆想,修四禅八定是往上次第而进,不能躐等。

  例如初禅地必须以厌离欲界爱为基础;又如二禅要舍离五尘的觉观、舍离初禅身心之乐。平实导师更教导:要入二禅必须初禅是具足圆满的,才可能会有那样的功德舍离初禅而入于二禅前的未到地定,否则未来要发起禅定时,仍然会掉落初禅之中无法进入二禅。同样二禅至三禅乃至四空定也是一样,一定要前次的禅修修学圆满,入于未至定或又称为未到地定,养成更上层禅定的条件,等更上层的条件具足才有可能证入。因此禅定是有著次第向上证入,不能像宗喀巴含糊笼统地说这些外道他能够依于初禅,就能够趣于上地。

  而佛法当中所说的止观,是指经由观行思惟的过程而于法能够心得决定,并不是只局限于世间禅定。所以说声闻、缘觉依断我见来说时,所修的止观是不共外道的。菩萨依证实相,转依真如悟后起修,所修的止观是不共声闻、缘觉,更是不共外道的。而宗喀巴始终认定奢摩他和毘钵舍那是不相隶属的两个法,主要是因为他错解奢摩他是禅定,而认为毘钵舍那是男女双修等至,有著乐空双运的觉观才是证空性的“般若慧”。也因此他就是说禅定只是修止是不修观,所以一错下来就整个错了。所以宗喀巴才会说:“此三摩地尚未能入小乘之道。”然而禅定这个名词以及禅定修证内涵并不是单指四禅八定,在《瑜伽师地论》当中说三摩地并非只是靠心一境性的“静”而已,更还要有审正观察的“虑”在里面。静是奢摩他,虑是毘钵舍那,而三摩地是奢摩他和毘钵舍那的结果,所以以三摩地谓已转依者心住一境故,也就是能够等持而住。所以 平实导师常常在讲课的时候,能够转依于初禅的定境当中而来说法,这个就是能够有等持的力量,所以在修学禅定的过程当中,止与观都是不能偏废的。

  宗喀巴爱乐淫欲之法本来无可厚非,这是欲界众生所好,本然如是。但是不该把淫、乐、触、境这些妄行,套上佛法名相而说那是佛法,因为和佛法完全无关,并且是全面地悖反佛法实证的义理跟境界。而宗喀巴又不肯如理地去研读大乘经论,所以在经典当中明明都已经说要止观双运才能成就奢摩他,但是宗喀巴却说三摩地的成就,止与观是分开的。我们来看《瑜伽师地论》里面说:

  正修行者,如如毘钵舍那串习清净增上力故,增长广大;如是如是能生身心所有轻安;奢摩他品当知亦得增长广大。如如身心获得轻安,如是如是于其所缘心一境性转复增长。(~《瑜伽师地论》卷31)

  此意是说毘钵舍那增长,奢摩他也是增长。也因此,如果要禅定的修学能够快速,不能只是在奢摩他上面去安住,更要能够有著毘钵舍那的和合运作来起观。宗喀巴他把三摩地的相应以及奢摩他、毘钵舍那,没有办法正确地出离出来——三摩地如同果,而奢摩他、毘钵舍那是证得三摩地的条件。宗喀巴的说法,就好像我们要坐火车到北京,他就把火车当成是北京,那这样是颠倒说法。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