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第108-111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08集 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一)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喇嘛教格鲁派的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今天藉著这个机会来谈论宗喀巴的《广论》背后所隐藏的真实内涵,它不仅荒诞、离谱,完全违背了 世尊的开示,而且也不离欲界最低层次的男女双身邪淫法。

  今天所要谈的子题是〈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在谈《广论》的内容之前,应该先了解宗喀巴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么?知道了以后,就会了知《广论》所要阐述的宗旨到底是什么。如果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能够抓住这个要点,不仅能够把握《广论》的中心内涵到底是什么,而且也可以判断《广论》所说的种种内涵,到底有没有符合 世尊在经典的开示?

  为什么佛弟子们要以 世尊的开示为依据,来简择宗喀巴所说的法呢?因为 世尊的开示,乃是 世尊在因地身为菩萨修行时所亲证而用语言文字所表示出来的法,那是绝对待的,也是无法改易的圣言量,身为佛弟子们当然要依之而修学来成就三乘菩提。如果宗喀巴所说的符合 世尊的开示,那就是善知识,应该亲近而修学之,乃至最后可以成就佛道;如果宗喀巴所说的不符合 世尊的开示,那就是恶知识,应该要远离,以免盲修瞎练而遭受到宗喀巴的邪知邪见的荼毒,导致了自己在修行的道路上走上岔路,而与三乘菩提越走越远了,乃至向下沉沦而在三界六道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所以,身为佛弟子们,应该相信 佛的圣言量。如果不相信 世尊在经中的开示,而说自己在修学佛法,那是外道的弟子在修学外道法,而不是佛弟子在修学佛法。

  既然要探讨宗喀巴的中心思想,到底有没有符合 世尊的开示,应该以宗喀巴在书中所说的法为依据,因为宗喀巴必然会将其中心思想在书中表达出来;譬如,宗喀巴在他所著的一本书中曾如是说:

  如是摄行论说,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如圣派集密,说死有光明一切空心为死心,从彼逆起近得心为生心,彼二非是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此于集智金刚疏中已广释讫。(《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15)

  暂且不论宗喀巴所引其他论主的说法到底正不正确,有没有偏离论主的说法,他在这本书中所要表达的有下列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他认为不能离开六识以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存在,认为一切有情的真心仅有六个识,所以宗喀巴是为六识论者;第二个重点,他认为一切染法、净法,都要以意识为依归、为根本,也就是他认为意识能出生一切染法、净法,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

  至于宗喀巴所说的这两个重点,将于这四集节目中大略说明。首先针对宗喀巴第一个重点来说明:他认为不能离开六识以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存在,他认为一切有情的真心仅有六个识,那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所以宗喀巴是为六识论者。首先证明每一位有情都有一个唯我独尊的真心如来藏存在,如《大方等如来藏经》卷1的开示:如是,善男子!我见众生种种烦恼,长夜流转生死无量,如来妙藏在其身内,俨然清净如我无异,是故佛为众生说法,断除烦恼,净如来智,转复化导一切世间。

  佛已经很清楚开示:每一位有情身中都有一个唯我独尊的如来藏存在,其如来藏本体自性清净,与 佛的无垢识没有差别;可是有情的如来藏体内含藏了许多七转识染污的种子,所以 佛才会开示:“俨然清净,如我无异。”

  也就是说,每一位有情的真心如来藏是清净的,与 佛的无垢识没有差别,所以明心的菩萨悟后能现观一切有情的真心,祂包括了三界六道有情,以及有因缘到十方诸佛世界而观察每一尊 佛陀在内,他都会发现每一位有情的真心如来藏与佛的无垢识没有差异,都是清净的;有差异的地方,那就是 佛究竟清净,而有情并不是如 佛那样究竟清净,其如来藏体内含藏了许多七转识染污的种子须要汰换清净,所以 佛才会开示:“好像清净,如我无异”。这证明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有情的真心如来藏与 佛的无垢识都是清净的,然而有情如来藏的体内含藏了许多七转识染污的种子,所以不是如佛那样究竟清净;而 佛的无垢识于因地身为菩萨时,经过了三大无量数劫的修行,已经将染污的种子汰换清净,所以体内的种子究竟清净。第二件事,证悟的菩萨可以证明 佛真的是如实语,没有欺骗众生,所以众生依 佛的开示,不仅可以亲证一切有情的真心如来藏,而且也发现一切有情真心如来藏本性清净与 佛的无垢识没有差异。

  也因为 佛没有欺骗众生,所以才能成就众生所没有的三十二大人相当中的广长舌相,能遮盖整个脸部而到发际。以此因缘,身为佛弟子们如果不相信一切有情的真心如来藏自性清净,不仅否定祂的存在,而且也否定祂的清净性,并且以生灭不已的意识心来取代真心,那不是佛弟子了,而是外道的弟子在误导众生走向外道法中。然而,佛门中就有这种人存在,包括了喇嘛教的达赖喇嘛,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与追随者,以及开设广论班与推广有机事业的法师等人在内,他们以此错误的知见来误导众生走上外道法中。

  又这个真心如来藏,又名阿赖耶识,其经文如下: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

  经中开示:佛所开示的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寡闻少慧、偏邪不正的智慧,是无法了知藏识就是阿赖耶识的真实道理。如来清净的无垢识,也就是能生一切有情五阴世间的阿赖耶识,犹如金子与金指环一样,金指环的形状虽然与金子不同,可是金指环是透过金子以及种种人为加工打造而成,它的本质仍然是金子,所以说辗转没有差别。

  经中已经很清楚开示:一切有情身中的如来藏、藏识就是阿赖耶识,祂们都是同一个真心,只是 佛在不同的修行阶段所施设不同的名称,让佛弟子们可以在不同的修行阶位验证自己所修、所证真实不虚,所以 玄奘菩萨才会在《成唯识论》卷3开示:“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而随义别立种种名。”这个第八识包括了心、阿陀那识、所知依、种子识、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不同的名称,其实都是同一个心。如果佛门的出家人、在家人不相信如来藏、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是同一个心,也不相信如来藏、阿赖耶识是金子与金指环非一非异的道理,因而主张没有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存在,那不是 佛的弟子,而是外道弟子在胡言乱语,误导众生走上外道法中。

  接著说明每一位有情的真心如来藏、阿赖耶识都是八个识具足,如 世尊在《入楞伽经》卷8的开示:大慧!言善不善法者,所谓八识。何等为八?一者阿梨耶识,二者意,三者意识,四者眼识,五者耳识,六者鼻识,七者舌识,八者身识。

  世尊在经中已经很清楚开示:每一位有情的真心一共有八个识,那就是阿梨耶识、意根、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其中阿梨耶识就是阿赖耶识、第八识。只要是有情,一定有这个真心阿赖耶识,而且是八个识具足;如果有情没有真心阿赖耶识,没有八个识具足,那不能称之为有情。

  由此可知:一者、这个阿赖耶识、第八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眼等七个识都是从这个阿赖耶识、第八识藉缘而出生。二者、既然阿赖耶识、第八识能出生七转识,显然阿赖耶识、第八识是本有而常住的法,是自在的法,不依他法就能存在;而七转识是被生的法,不是本有常住的法,也不是自在的法,所以必须依于他法才能存在,是生灭法。既然 世尊在经中开示每一位有情的真心都是八个识具足,而宗喀巴却主张“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也就是宗喀巴不承认有阿赖耶识、第八识存在,仅承认一心只有六个识。显然宗喀巴的说法与 世尊的开示不一样,可以证明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阿赖耶识存在,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断见外道法。像这样说法与 世尊颠倒的人,就是经中所开示的恶知识。

  为何说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第八识,就是断见外道呢?因为 世尊在《入楞伽经》卷6曾开示:“大慧!诸外道等多说断常,以无因故堕于常见,见因灭故堕于断见”佛开示:外道所说的法经常堕于常见与断见两边中。何谓常见呢?就是以生灭不已,而且一念不生的意识心证涅槃、入涅槃;像这样的见解,就是常见外道见。何谓断见呢?看见不需要有根本因的阿赖耶识、第八识存在,就可以出生一切法,乃至死了以后,就灰飞烟灭了;像这样的见解,就是断见外道见。

  由于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证明他就是断见外道无疑。然而这样的断见外道见,世尊根本不允许它在僧团里出现。正如 世尊在《佛说无上依经》卷1的开示:阿难!若有人执我见如须弥山大,我不惊怪,亦不毁呰;增上慢人执著空见如一毛发作十六分,我不许可。

  佛开示:纵使有人执常见外道法如须弥山那么宽、那么广、那么深,我也不会惊怪;可是,如果有弟子们执一毛发之十六分之一的断见外道法,我都不允许这样的情形出现。

  由此可知:断见外道拨无一切有情真心存在,危害众生最为严重,所以 释迦世尊绝对不允许佛弟子们有一点点的断见外道想法出现,就算有如一毛发般的十六分之一那么少的想法也不允许,更不用说可以在僧团里出现了。所以在佛世,如果佛弟子们有断见外道的想法出现,佛知道了以后,一定会把他找来当面纠正,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想法在僧团里面出现及发酵。然而,宗喀巴却被徒子徒孙们高捧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言过其实的大妄语,显然宗喀巴的徒子徒孙们心地也如宗喀巴一样都是歪曲的,去道甚远,不可能于佛法有所实证。

  当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经过前面解说了以后,知道有情身中都有一个唯我独尊的真心,那就是如来藏,也叫作阿赖耶识。如果没有这个真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存在,根本不能成就有情世间及器世间,所以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既然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第八识是一切有情的真心,必然是 佛在三次转法轮中,依于当时众生的根性深浅广狭而开示的真心,只是用不同的名称来阐述。譬如,在初转法轮的《阿含经》隐说的苦之本际、我、本识、如、真如、如来藏;在二转法轮明说的无住心、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不念心、诸法本母;在三转法轮明说的心、第八识、所知依、种子识、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名;这个真心无形无相,性如金刚不可毁坏,本身离见闻觉知。

  一心共有八个识,其中第八识是真心,前七识是妄心,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似一,又名真妄和合识。也因为有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第八识,才能来往三世,能够让众生的异熟果报如实显现,所以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第八识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无疑。然而宗喀巴主张不能离开六识以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存在,显然宗喀巴不仅从根本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而且是承认一心共有六个识的六识论者,完全违背 世尊在经中的开示,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断见外道法。

  又宗喀巴的徒孙达赖喇嘛,继承了宗喀巴的断见外道见,所说的法当然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而且他在书中还公开毁谤 释迦世尊三次转法轮互相矛盾如下: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转法轮——传统上,佛陀对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传统上称为三转法轮。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台北市),页71。〕

  然而,自称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其说法应该与 释迦世尊一样才是。为什么?因为 观世音菩萨是 正法明如来倒驾慈航示现为菩萨,是为古佛再来,其所说法理应是佛佛道同,不会说法不一样,可是自称是 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却指责 释迦世尊三次转法轮互相颠倒,不仅证明达赖喇嘛的说法与 释迦世尊说法不一样,而且严重背离了 释迦世尊的开示,证明了达赖喇嘛根本不是 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不仅是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人,而且也成就毁谤三宝的重罪,是为佛门中所有的外道当中最大号的外道。

  身为佛弟子们,不应该被这样的大外道所迷惑,因而走上断见外道,因而成就大妄语业以及毁谤三宝的重罪,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苦无量,那可就不好了。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仅谈到宗喀巴中心思想的第一点,下一集将谈到断见所衍生的过失有哪些,更证明了《广论》所说的完全是外道法,危害众生非常严重。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09集 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二)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喇嘛教格鲁派的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今天藉著这个机会来谈论宗喀巴《广论》的背后所隐藏的真实内涵,它不仅荒诞、离谱,完全违背了 世尊的开示,而且也不离欲界最低层次的男女双身邪淫法。

  今天将继续上一次的子题,那就是〈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上一集已谈到宗喀巴的中心思想是不离六识以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存在,认为一切有情的真心仅有六个识,所以宗喀巴是为六识论者。像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 世尊八识论的开示,所以宗喀巴所说的法不是佛法,而是断见外道法。今天所要谈的是,宗喀巴的断见外道法所衍生的过失有哪些?这些过失又会衍生哪些过失出现呢?如是一个个的过失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综合起来有无量无边的过失,更证明了宗喀巴所说的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其所衍生的过失大约有四点:第一点、必然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第二点、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第三点、认为最究竟的第三转法轮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第四点、认为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

  首先谈第一点:必然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在经典中 佛曾开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真如性,所谓的真如性,就是祂有真实存在的体性,以及如如不动的体性。所谓的真实存在的体性是指:真心在一切有情身中,可以为明心者所亲证、所现观、所体验,证明祂真实存在;不是如达赖喇嘛所说的真心在虚空,这证明了达赖喇嘛是虚空外道。所谓的如如不动的体性,是指祂于六尘不动、不分别,所以祂离见闻觉知,不是如喇嘛教行者所说“真心有见闻觉知性”,这证明了喇嘛教行者堕入意识有为境界中。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当然不会承认第八识存在,更不会承认第八识有真实性与如如性存在,才会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所以在他的《广论》等著作中明白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其徒孙达赖喇嘛等人也跟随著宗喀巴的脚步,不仅否定了真心第八识存在,而且也主张真心无自性。又 佛在《楞伽经》也开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两种无我”,这告诉大众:真心真实有这些自性存在,不是不存在。

  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必然也会否定真心的自性存在,就算他不否定,其所说的内容必然会与 世尊的开示不一样。譬如说,《楞伽经》所开示的五法,那就是“相、名、分别、如如、正智”(《大乘入楞伽经》卷5);当中的“如如”是阐述真心不在六尘分别的体性——祂于六尘都不动,所以称之为如如。然而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以及否定了真心于六尘都如如不动的自性,必然会落入六尘有为的境界中。既然落入六尘有为境界中,当然离开不了六识对六尘的了别(尤其是意识对法尘的了别),所以才会认能知、能觉法尘的意识心为真心,才会主张一念不生的意识心(包括了有念灵知心、无念灵知心、断际灵知心等心)就是不生不灭的真心。像这样于六尘而了别、会心动的意识心,当然不是 世尊所开示如如的真心;又意识有了别法尘的体性,这就是意识的自性。既然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对世间所有的自性都彻彻底底加以否定了,却又反认意识的自性就是真心的自性,岂不是颠倒说法吗?岂不是拿石头来砸自己脚吗?

  又五法当中的“正智”,是阐述证悟者现观真心不在六尘了别而发起的智慧,也是明心证悟者亲证法界实相的真如性所发起的般若智慧,这才是 佛在《楞伽经》所开示的“正智”——也就是正确的智慧。然而,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否定了真心的存在,也否定了真心的自性存在,必然会落入能分别善恶所发起有时清净、有时染污的意识心中。而意识心本来就是刹那生灭不已的法,不是常住法,又如何是 世尊所开示“恒时而且清净”的真心呢?又如何发起“正智”而成就佛道呢?由此可以证明: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否定了真心的存在,否定了真心的自性存在,必然会衍生很多的过失出现。譬如,他们会歪曲、割裂真心的真实内涵,将能分别法尘的意识心来取代真心,因而落入种种境界中、落入种种有为法中。像这样严重违背 世尊的开示,根本不可能于二乘菩提之任何一个菩提有所实证,更何况能实证佛菩提了。纵使他们经历尘劫很精进地修行,到头来还是一事无成,反而一直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

  一般的众生不知也不证甚深微妙的真心,又没有慧眼可以简择宗喀巴等人违背 世尊的开示,就被宗喀巴等人的断见外道见所误导而下堕;乃至到现在还有愚痴无智的人,秉持著宗喀巴的断见外道见在误导众生,在戕害众生的法身慧命——这些人包括了达赖喇嘛、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以及开设广论班的法师等人在内。当有真善知识依照 佛的圣言量,以及自己亲证生命实相的现量及比量,出来宣说可以实证一切有情的真心,以及真心有种种自性时,他们必然会毁谤真善知识为自性见外道。

  然而,这些断见外道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也不承认真心有自性存在,当然不可能是佛门证悟的圣者,必然是异生凡夫一个。以一个异生凡夫的身分而毁谤亲证生命实相的真善知识为自性见外道,岂不是很愚痴、很颠倒的行为吗?因为这样的愚痴、颠倒的行为,已经造下毁谤三宝的重罪,未来会有不可爱的异熟果报要承受,不是吗?既然已证明宗喀巴根本不是证悟者,其徒子徒孙们为了拉抬宗喀巴的地位,宣称宗喀巴是“至尊”的佛陀,证明了这些人造作了未证言证的大妄语,因而成就连佛弟子们都不敢妄造的大妄语业,更证明了宗喀巴的徒子徒孙们心地非常不善,而且也很愚痴,不是吗?

  接下来谈第二点:宗喀巴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既然宗喀巴否定了真心的存在,必然没有能力现观真心真实存在,更没有能力观察真心有种种自性存在,就会落入种种生灭不已的现象界中,所以才会主张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然而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那都是生灭法,不是真实法;宗喀巴却将生灭不已的法当作是真实法,显然宗喀巴没有智慧也很愚痴,不是吗?因为这样的缘故,在宗喀巴种种的著作中,包括了两本的《广论》以及《佛理精华缘起理赞》等著作在内,都是在赞叹缘起法的殊胜,认为否定自性的存在就是肯定缘起之义,认为世间没有一样事物不是依缘而存在。诸如等等不需要有根本因的断见外道见,诸如等等愚痴无智的说法,直把众生导引到万劫不复的深渊中,让众生一直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真的很不应该!

  既然宗喀巴的心地非常不善,那些追随宗喀巴脚步之后的徒子徒孙们心地是如何,可想而知,当然更是不善,不是吗?又宗喀巴等人认为不需要有根本因的真心存在,就可以出生一切法,这些法当然是藉缘而起,所以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这就会衍生很多过失出现。譬如,认为一切事物都是藉缘而出生,当然是生灭法;同样的道理,人也是一样,认为死了就是一了百了。又譬如,对宣说第八识有种种自性的真善知识,加以污蔑是为自性见外道;而且也对宣说真心有种种自性的人,譬如 弥勒菩萨、无著菩萨等人,认为那是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人,认为这些菩萨们是后来的人们所虚构出来的,就算他们口中相信历史上真的有这些菩萨们出现,可是打从心里根本不相信这些菩萨们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

  又譬如,宗喀巴等人认为凡事都是性空唯名,所以用物质等法来取代佛法名相的种种内涵,这可以在喇嘛教行者的著作当中看出来,譬如他们用六种物质来取代菩萨的六度,也就是用水、涂香、花、烧香、饮食、灯拿来取代菩萨六种广度众生的行为;其中的水(就是阏伽):水表布施,涂香表持戒,花表忍辱,烧香表精进,饮食表清净,灯表般若波罗蜜。〔《图解无上瑜伽》,紫禁城出版社(北京市),页80。〕

  然而,让人觉得非常奇怪的是,菩萨的六度万行就是六种物质吗?如果菩萨六度万行就是六种物质的话,菩萨根本不需要用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来修行、来亲证生命实相,只要用六种物质来代替,就可以完成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的修行及亲证,岂不是更快吗?所以说,喇嘛教行者用物质来取代佛法名相的种种内涵,用物质来取代菩萨六种广度众生的行为,那是非常荒唐而且离谱的说法。由此可知:宗喀巴等人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以后,必然由这一个过失直接地、间接地、辗转地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简直可以用无量无边的过失来形容。这也证明了喇嘛教的六识论者的说法,完全违背 世尊的开示,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接下来谈第三点:认为最究竟的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存在,也否定了真心有种种自性存在,必然会认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一切法只是名相而已,当然不会承认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唯识增上慧学;因为,第三转法轮唯识增上慧学已经牵涉到八个识的种种运为,已牵涉到他们所不能亲证的第八识。由于他们仅承认六个识,当然不会承认 佛在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唯识增上慧学,以及真心有种种自性的内涵,所以才会主张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的,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然而菩萨明心证真有了总相的智慧,仅是般若智慧所函盖的一小部分,尚未圆满具足。菩萨为了使自己的智慧更深入、更圆满,因而转依真如以后,再依据 佛在第二转法轮的开示,进修真心有种种中道的体性,也就是佛门所说的别相智而得圆满具足。由此可知:第二转法轮经典所开示的内涵,仅是让菩萨的般若智慧圆满具足而已,并没有发起道种智的智慧,所以无法使菩萨成佛。

  因为这样的缘故,菩萨才要进修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使得菩萨的道种智能够究竟圆满,最后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这证明了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才是最究竟的法,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并不是最究竟的法。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存在,当然不可能证得第八识,更不可能会有明心真见道之后所发起的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乃至一切种智可言。所以说,宗喀巴根本没有明心所应发起的总相智,更不用说会有一切种智的可能了,却被他的徒子徒孙们高推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言过其实的大妄语,使得宗喀巴及徒子徒孙们都堕入大妄语中,成为 佛在《楞严经》所开示的“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又追随宗喀巴脚步之后的人,包括了达赖喇嘛、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们、开设广论班的法师等人在内,用错误的知见在误导众生,未来也会像宗喀巴一样,有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在等著他们。

  接下来谈第四点:认为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既然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当然不可能证得真心而成为真实义菩萨,更不可能成就佛道,不仅证明了宗喀巴是一位没有证悟的异生凡夫,却被他的徒子徒孙们高推为至尊的佛陀,那都是大妄语;而且也证明了跟随宗喀巴脚步之后的徒子徒孙们,比宗喀巴更无明、更没有智慧。也因为这样的缘故,那些徒子徒孙们胆子比较大的,往往高推自己的证量,动不动就以报身佛、活佛、十地法王等自居。譬如,达赖喇嘛自己都没有证悟明心,还是异生凡夫一个,却以 观世音菩萨化身自居;又譬如,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本身也没有明心真见道,却在他的一本传记中,公开承认他就是佛了——也难怪他会主张人菩萨行,也就是菩萨不必明心真见道,只要在人间努力行菩萨道,终有一天就可以成就佛道;又譬如,东部有一位比丘尼,我见一丝一毫也未断,却以她的形相雕刻成佛的相貌,而以佛陀自居,让人灌沐、礼拜,而且还以常见外道见在误导她的徒众们,都不畏惧已经造下大妄语以及误导众生的大恶业,未来要承受非常严峻的果报。

  最后,针对这两集的说明归纳如下:由于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也因为此过失衍生了许多过失存在。譬如,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又譬如,认为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又譬如,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诸如等等,不仅骗了自己,也骗了其他有情,未来一起下堕三恶道受种种苦;其中无明比较重者,胆子比较大的喇嘛教行者们,动不动就以报身佛、活佛、十地法王等自居,都不畏惧未来果报的严重性,已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可怜悯者。

  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被他们美丽的谎言所欺骗,导致自己在三乘菩提之任何一个菩提都无所证,反而下堕三恶道受苦无量,那可就不好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10集 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三)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喇嘛教格鲁派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今天藉著这个机会来谈论宗喀巴《广论》背后所隐藏的真实内涵,它不仅荒诞、离谱,完全违背了 世尊的开示,而且也不离欲界最低层次的男女双身邪淫法。

  今天将继续上一次的子题,那就是〈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前面两集已针对宗喀巴在书中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的存在,证明了宗喀巴乃是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也因为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存在,因而衍生了许多过失出现,譬如他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认为第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不究竟,第二转法轮的般若中观才是最究竟的法;认为不必明心真见道就可以成佛等等。像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存在这一过失,衍生了许多过失出现,更可以证明宗喀巴所说的法,本质是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

  然而,宗喀巴另外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过失,那就是前面两集最初所说的第二个重点:将意识心当作是常住法,认为意识是结生相续识,能够来往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既然宗喀巴认为意识心能够来往三世,当然会认定意识能够出生一切法,所以才会主张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所以这两集将探讨宗喀巴认为意识心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的说法到底正不正确?有没有违背 释迦世尊的开示?值不值得佛弟子们依之而修学?如果宗喀巴所说的法不正确,证明那是外道,不是佛法,佛弟子们不应该依之而修学;因为依之而修学,就算自己穷尽三大无量数劫很精进的修行,不仅于三乘菩提当中的任何一个菩提一无所证,而且还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而无法出离。

  首先要思考的是:宗喀巴既然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存在,已经偏离 释迦世尊的开示,他于后所说的种种法,包括他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或者其他种种著作等等,还会是正法吗?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是 佛的正法!既然不是 佛所开示的正法,还会是佛法吗?当然不可能!因为那是外道法、邪法,与佛法一点点也没有关系,不是吗?当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确定了这一点以后,其实心里已经知道正确的答案了,而且也会认为宗喀巴所认为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那是不正确的说法,不是吗?但是为了让电视机前面刚入门修学佛法的菩萨们,更了解宗喀巴认为意识心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的落处,还是要大略说明一下比较好,以免冒充佛门僧宝的喇嘛教行者们,故意诬赖说我们在毁谤宗喀巴,故意说我们在毁谤密法。

  众所周知,今生的意识得以在人间出现,乃是今生的色身具足了应有的基本条件下而有、而出现的,并不是从过去世带来的,这可以从经典及现象界两个方面来加以说明。首先,是依据经典的开示来说明,佛在《大宝积经》卷55曾开示,胎儿的意识心,在其母亲怀胎的过程中,并依据胎儿身体发展快慢与否,少则三、四个月,慢则七个月,一定会出现,其经文如下:

  尔时,世尊以偈颂曰:“其子处母胎,已经十三七,身即觉虚羸,便生饥渴想。母所有饮食,滋益于胎中,由此身命存,渐渐而增长。”

  佛开示:当胎儿的母亲怀胎第十三个七的时候,也就是胎儿的母亲怀胎第十三周,大约是在第三、第四个月的时候,胎儿已经能够感生饥渴的状态。在佛法中,能够作记忆、思惟、分析、归纳、整理的心,就是意识心,因为祂能感知法尘的种种境界而去作详细的了别,因而生起了种种的觉受。既然胎儿能生饥渴想,表示胎儿的意识心已经少分现行而了别法尘境,所以胎儿才会了知自己处于饥渴的状态,不是吗?如果胎儿的意识没有少分现行而了知法尘境,胎儿又如何知道自己处在饥渴的状态呢?既然胎儿最早在第三、第四个月的时候,意识已经能够少分现行而了知法尘境,当胎儿的母亲继续怀胎时,当然会使胎儿的意识心渐渐成熟而多分、满分了知法尘境,以及了知法尘境以后所产生的种种觉受,不是吗?

  又胎儿的意识心,最后在胎儿的母亲怀胎第七个月的时候,也就是胎儿在胎中第二十八周时一定会出现。正如 佛在《大宝积经》卷55的开示:二十八七日处母胎时,生于八种颠倒之想。何等为八?一、乘骑想,二、楼阁想,三、床榻想,四、泉流想,五、池沼想,六者河想,七者园想,八者苑想,是故名为八种之想。

  佛开示:胎儿在胎中第二十八周时,也就是大约在第七个月的时候,生起了八种颠倒想,这表示胎儿的意识心最晚在第二十八周时一定会出现。为什么胎儿在胎中,少则三、四个月,慢则七个月,意识一定会出现呢?这是因为胎儿的五根尚未发展成熟,所以意识无法藉缘而出现,必须是胎儿在五根发展渐渐成熟以后,少则三、四个月,慢则七个月,意识才会藉缘出生。也就是说,胎儿须依五根发展渐渐成熟了以后,意识才会藉缘少分、多分、满分的出现,使得胎儿能了知种种境界法,以及了知种种境界法以后而有种种的觉受出现,因而有了饥渴及八种颠倒想出现。这证明了:一者、意识是本无今有的法,是藉著意根、法尘及接触这三个法运作以后才出生的法;也就是要有意根、法尘及触心所三个法的和合运作,才能使意识现行,这证明了意识是本无今有的法,本身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二者、证明了众生有隔阴之迷,亦即有情的中阴身入胎以后,前一世的意识就会断灭,一直到今世的五根渐渐成熟以后,胎儿今世的意识才能够藉缘出现。

  然而,在中阴身入胎以后,一直到五根渐渐成熟以前,胎儿是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中,这证明了意识是可灭之法。既然今世的意识是本无今有之法,有时有,有时没有,也是藉缘而出生的法,未来当然一定会坏灭,所以不是常住法。又今世的意识是今世才有,不是从过去世带来的,当然也不可能从今世带到未来世,这证明了意识心不能来往三世,绝对不是喇嘛教行者所认定的结生相续识而能来往三世。佛门中真正的结生相续识而能来往三世的,就是宗喀巴所否定的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这个真心第八识从本以来,就是不生不灭的法,也是能生的法,祂能藉缘出生了意识;这个藉缘出生的意识,就是宗喀巴所认定的真心,是生灭不已的法,也是被生的法,所以不是常住法。

  既然宗喀巴错将生灭不已的意识心当作是真心,当然是经中所开示的常见外道。为什么?因为 佛在经中曾开示:“于心相续愚闇不解,不知刹那间意识境界,起于常见。”(《胜鬘狮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卷1)也就是宗喀巴因为无明的缘故,使得心行暗钝,不能了知意识心是生灭不已的虚妄法,所以错将意识心当作是一切有情的真心,因而成为经中所开示的常见外道。既然宗喀巴不了知意识是虚妄法,反而将意识心当作是常住法,当作是真心的时候,当然是我见未断的异生凡夫。然而这样我见未断的异生凡夫一个,却被他的徒子徒孙们认为是至尊的 佛陀,岂不是很颠倒吗?这不仅证明了宗喀巴的徒子徒孙们,没有智慧来简择他们的祖师宗喀巴是 世尊所开示的常见外道;也证明了这些徒子徒孙们,包括历代的达赖喇嘛、仁波切、法王等人在内,当然也是佛门中的常见外道。

  像这样的常见外道,遍满了佛门中,包括了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及其徒众与追随者、开设广论班的法师,以及东部的一位比丘尼等人在内。譬如,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在他的书上主张直觉就是真心如下:真如的体悟,是要如实修习的。佛法的体见真理,特别重在观察,就是以种种方法,种种论理,以分别观察。久观纯熟,才能破除种种妄见;在澄净的直觉中,悟达毕竟空寂性。这不是侥幸可得,或自然会触发的;也不是专在意志集中的静定中可以悟得的。(《中观论颂讲记》,正闻出版社,页312。)

  然而直觉其实只是意根以其五遍行心所有法,加上极少分的慧心所,再加上意识的五遍行、五别境心所,综合运作下而产生的作用,所以直觉只是六、七识妄心的心所有法,都是在六尘中运作的。既然直觉是六、七识妄心的心所有法运作的结果,当然不是 佛所开示的真心第八识。而这位法师却被他的徒众们及追随者尊称为导师,那都是言过其实的说法,也是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大妄语人。

  然而,这样具足常见外道想法的异生凡夫,在他的一本传记中公开指称他自己就是 佛陀了。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有不断我见的佛吗?有不明心见性的佛吗?显然没有嘛!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外道佛、凡夫佛、大妄语佛。又譬如,东部有一位比丘尼,在她的书中公开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生死皆自在》,慈济文化出版社,页111。),认定意识是常住法,能够来往三世;这证明了这位比丘尼的我见一丝一毫也未断,是为佛门中的常见外道。然而这样的常见外道却以 佛陀自居,证明了这位比丘尼与她的师父而在学术界被称为导师者一样,都是大妄语人。依照 佛的开示,大妄语人,不论他所受的是声闻戒,还是菩萨戒,其戒体早已经失去了,本质是在家人,不是出家人,却接受佛门四众礼拜、供养,未来只好下堕以及长劫作牛作马来偿还旧债了。

  接下来,从现象界来观察、来证明意识不是常住法,更不可能来往三世。在草食动物中,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小羚羊、小鹿、小象等草食小动物刚出生不久,大约出胎三、五分钟以后,就会想要站起来。你会发现这些草食小动物刚站起来的时候,不是站不稳,就是跌跌撞撞的。譬如,草食小动物的前脚刚站好了,可是后脚却不听使唤而跌倒了;或者后脚站起来了,可是前脚无法支撑而跌倒了。也就是说,草食小动物刚出生没多久想要站起来,四条腿是不听它的使唤的,一定要经过一段时间站不稳、跌跌撞撞地锻炼以后,这四条腿才是它的,才会听它的使唤而站起来,以及站得稳稳的,乃至走路、跑步等等。这已经很清楚告诉大众一件事:意识是今世才有的,不是从过去世来到今世;如果意识是结生相续识而能从过去世来到今世,当这些草食小动物刚出生以后想要站起来,一定是马上站起来,而且站得稳稳的,乃至马上可以走路、跑步等等,而不是像现在,要经过一段时间站不稳、跌跌撞撞地锻炼以后才能站起来,乃至能够走路、跑步等等。

  又,人类的婴儿站起来也是一样,都是经过一段跌跌撞撞地锻炼以后才能站起来。不仅如此,当婴儿能够站起来,也不是马上就可以走路,还要经过一段扶持以后,才能走路,乃至跑步,不是吗?如果意识真的能够从过去世来到今世,当婴儿一出生时,就应该会走路、说话,而且说得很流利。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大家就会觉得很恐怖,认为这个婴儿是妖怪,不是吗?然而现见婴儿刚出生的时候,大众曾看见婴儿在走路、说话吗?没有嘛!不仅婴儿不会走路、讲话,而且还要经过一段时间锻炼以后,才能够像大人一样走路及讲话;而且婴儿刚开始说话的时候,也不是很清楚,还要大人去揣摩婴儿到底在说什么,最后才知道婴儿到底在说什么,不是吗?由此可知:意识不是从过去世来到今世,意识是今世才有的,乃是胎儿五色根发展渐渐成熟了以后才藉缘出现的,是本无今有的法,所以意识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

  既然意识是今世才有,显然祂无法从过去世来到今世,更不可能从今世去到未来世,所以宗喀巴所认为的真心,就是意识心,根本无法来往三世,更不是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真心第八识。既然意识心是被出生的法,自己本身都不自在了,也不是常住法,还有可能出生一切染净法的根本吗?用膝盖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除此以外,还有很多在现象界可以举证意识心不是常住法,不仅无法来往三世,而且也不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但限于时间的关系,仅能再举一例来说明。当你在睡觉的时候,知道自己在睡觉吗?一定不知道嘛!因为意识已经断了。如果你知道自己在睡觉,显然你的意识心很清楚知道你没有在睡觉,不是吗?既然意识心在清醒时在,在睡觉无梦时不在,还会是常住法吗?当然不是常住法,而且是夜夜生灭的法。

  所以,宗喀巴错把意识心当作是真心,当作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那是不正确的说法。也因为此错,造成他所说的种种法,都是常见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由于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以后,成为断见外道,为了避免被他人指责,只好再反执意识心为真心,当作是能来往三世的结生相续识,因而成为常见外道,所以宗喀巴具足了断常二见,他所著的两本《广论》当然也是具足断常二见,是为佛门中所有外道当中最大的外道。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再被宗喀巴美丽的谎言所骗,因而延误了自己成佛的时程。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11集 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四)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系列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谈论到喇嘛教格鲁派的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那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今天藉著这个机会来谈论宗喀巴的《广论》背后所隐藏的真实内涵,它不仅荒诞、离谱,完全违背了 世尊的开示,而且也不离欲界最低层次的男女双身邪淫法。

  今天将继续上一次的子题,那就是〈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上一集已谈到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会认定意识心就是真心,也会认定意识心能够来往三世,更会认为意识心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可是,他却不知道意识心是真心藉缘而出生的法,本身是被生的法,不仅是夜夜断灭的虚妄法,而且也不能来往三世,并不是本来就在而且能生意识的第八识。宗喀巴因为此错,造成他所有的种种法,包括了他所著的两本《广论》等在内,都具足了断见、常见的外道见,本质根本不是佛法。

  这一集将探讨宗喀巴错把意识心当作真心以后,必然会落入有为的境界法中,这会产生三个较大的过失:一者、落入以定为禅而一念不生的境界中;二者、落入有为的观想中,并将观想所成的境界当作是真实法;三者、堕入男女双身邪淫法的性高潮觉受中,错以为成就报身佛的境界,而以佛陀自居。

  首先,谈宗喀巴错将意识心当作真心以后,堕入以定为禅而一念不生的境界中。既然宗喀巴错将意识心当作真实法,必然会落入种种有为的意识境界中,因为意识心是众生体认最深的心,也是最执著不放的心,导致众生的我见无法断除而不断地轮回生死。既然落入有为的意识境界中,当然就会落入以定为禅的境界中,所以有一位喇嘛教行者曾经说过:

  身、口、意三密的修持,特别观想的修持,是为了入定,梵语称为三摩地,又称三昧、三昧地。入定是密法修持的最高法门和最高境界。密宗一切法的目的就是为了入定。(《密宗密法》,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北京市),页13。)

  这位行者已经很清楚说明:喇嘛教行者最后一定会落入以定为禅的境界中,然后再将以定为禅的意识境界,譬如有念灵知、离念灵知,乃至断际灵知,当作是亲证实相的境界。也就是说,喇嘛教行者落入以定为禅的一念不生境界中,落入与意识相应的境界而不知,误以为自己已经亲证生命实相,而以证悟者自居。

  如果没有真善知识出现于世而演说正确的法,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法是错误的,他们就会以错误的法继续再欺骗自己,继续再欺骗众生,因而成就大妄语及误导众生的大恶业,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种种苦,成为经中所开示的可怜悯者。如果有真善知识出兴于世而演说正法,他们仍然会执持错误的知见来毁谤真善知识,因而造下毁谤真善知识的重罪,再次成为经中所开示的可怜悯者。

  接下来,谈宗喀巴落入有为的观想中,错将观想所成的境界当作是真实法。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经常使用观想来修行,譬如观想本尊瑜伽,观想身中有三脉,观想红白明点,观想种子字、五字严身观、月轮观、五轮观、七轮观等等,可谓非常繁多。这里仅说明喇嘛教行者比较常用的几个观想,就会知道喇嘛教的观想到底是不是实相法?所谓的本尊瑜伽,又名天瑜伽,是观想自己的本尊,不论这位本尊是行者自以为是的佛菩萨,或者是他自己的上师,出现在他自己的头上、肩上等等。如是观想成就以后,认为真的有本尊出现在自己的头上或肩上。然而这样的观想乃是修定的法门,与意识心相应,不是与实相法的第八识相应。此外,喇嘛教行者作如是观想以后,就会认定自己就是佛菩萨,就是上师了,已经有佛菩萨、上师的果德,而以佛菩萨、上师自居。

  然而探究观想的法门乃是虚妄法,不是实相法。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当喇嘛教行者观想时,它就在,不观想时,它就不在,这样有时在、有时不在的心,还会是本来就在的真心吗?当然不是嘛!因为那是虚相法,与意识心相应,不是从本以来就在的真心第八识。然而这样观想的法门,本是虚妄法,却被误导是实相法,而且深不可拔。喇嘛教行者深怕自己无法接受自己就是佛菩萨的说法,便主张要生起佛慢,并深自认为自己就是佛菩萨了。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佛还有慢吗?当然没有嘛!喇嘛教行者说要起佛慢,显然他们根本不懂佛法,更不懂得佛经历久劫修行早已经没有慢了,还会起佛慢吗?

  再者,喇嘛教行者自己不是佛菩萨,也没有佛菩萨的果德,却要起佛慢而以佛菩萨自居,认为自己就是佛菩萨了,那不是自欺欺人吗?那不是成就连佛弟子都不敢妄造的大妄语业吗?可是喇嘛教这样的说法,却还有很多人相信,认为自己真的就是佛菩萨了,这不是很愚痴的说法吗?如果还有人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好了,可以证明观想是虚相法,而不是实相法,也不可能使人成佛。譬如,某甲欠某乙一百万,某乙向某甲讨债时,某甲说:“我用观想还你一百万好了。”于是某甲观想自己已经将一百万还给某乙了,并向某乙说:“我已经还给你一百万了。”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如果你是某乙的话,你会接受这样的说法而认定某甲真的已经还给你一百万了吗?你一定不会接受嘛!不是吗?可是某甲却真的相信自己已经还给某乙一百万了。

  所以说,喇嘛教行者错将观想当作是真实的说法,那是欺骗众生的说法,也是喇嘛教行者遂行男女双身邪淫法的生起次第,所说的根本不是佛法,而是男女邪淫的外道法。因为此过失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譬如喇嘛教行者连佛陀的证量及果德也没有,动不动就以佛陀、法王自居。又譬如观想上师成就,就可以无条件继承上师的果德,乃至认为上师的果德已经超过佛陀了,所以有喇嘛教行者宣称:“崇仰祖师的一根毫毛比崇拜三时(过去、现在和将来时)所有佛陀的功德还要大”(《西藏的文明》,中国藏学出版社(北京市),页185)、“想想你的上师,他比过去、现在及未来诸佛还要更加慈悲。”(《菩提道次第简明释论》,曼尼文化事业有限公司,页73)所以,喇嘛教行者才会主张四归依,也就是三归依再加上一个归依,那就是归依上师,而且上师还位于三宝之前,形成与佛教不同的归依出现。

  然而经中都开示:没有任何一位有情的智慧与福德等等,超过于佛。可是喇嘛教行者却主张上师的果德远远超过于佛,不仅是夸大不实的说法,而且对上师所说的法就算是错了,也要言听计从,完全违背 佛在经中的开示——依法不依人。又这样的外道法,包括了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在内,都认为要修学显教的法以后,才能修学喇嘛教的法,认为喇嘛教的法高于显教的法,岂不是很颠倒的说法吗?岂不是在误导众生吗?然而这样夸大不实的说法,这样颠倒是非的说法,都还有愚痴无智的人相信,只能说这是末法时代的众生了。如果菩萨看到这样的情形而不出来摧邪显正,显然这位菩萨不配称为菩萨,而是铁石心肠的人,是没有慈悲心的人,宁愿众生被误导而不肯出来救护众生远离邪道。

  又观想身中有三脉,其中的中脉位于身体的中间,居于人体的中央,又平又直,与脊髓平行,下通尾椎的第二椎,大约在会阴之处,是为喇嘛教七轮当中所谓的海底轮,上通到头顶的百会穴,是为喇嘛教所谓的顶轮。左脉、右脉各在中脉的左右两边不远处,二脉下通海底轮,与中脉在此会合;上通百会穴,与中脉在此会合,然后左脉通往左鼻孔,右脉通往右鼻孔。喇嘛教行者透过观想身中的三脉,以及透过宝瓶气的闭气、九节佛风的出入息,以及提肛等锻炼,使得身体强健,能够控制自己的呼吸;以及藉著提肛的方法,于未来行男女双身邪淫法时,所产生的性高潮可以加以控制及延长,也是喇嘛教行者于未来行男女双身邪淫法的生起次第的前方便。

  然而观想自身中有三脉,乃是喇嘛教行者自己的虚妄想,妄想身中有三脉存在,其实身上根本没有这三脉。又练宝瓶气的闭气、九节佛风的出入息以及提肛等方法,也与实相法无关,却被喇嘛教行者夸大为只要练成了,自己就是大修行者,这证明了观想三脉等法,都是喇嘛教行者所创造出来的虚妄法。如是将虚妄法当作是实相法,还会是实相法吗?用膝盖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可是喇嘛教行者却认为那是实相法,岂不是很颠倒吗?

  又喇嘛教所谓的观想明点,乃是喇嘛教行者透过拙火瑜伽而发起拙火之灵热以后,观想自己的中脉有红明点出现,这个红明点从肚脐下四指的脐轮,也就是生法宫出现,沿著中脉往上会有四空出现,到了顶轮,那里有白明点,与之融合之后下降到脐轮,乃至海底轮,因而产生了四喜。如果喇嘛教行者能够练成红白明点的上升、融合、下降,并产生了四喜、四空出现,就会认为自己就是大修行者,未来就可以运用此方法于男女双身邪淫法中,因而成就他们所谓的报身佛境界。

  然而要问的是:一者、如果观想可以当真的话,当他的信徒观想用金钱来供养他的上师的时候,为什么他的上师都不能接受呢?反而要求徒众以真实的金钱来供养呢?二者、真心本身无形无相,可是喇嘛教行者认为真心是有形有相的红白明点,岂不是违背 佛陀的开示吗?三者、所谓的四空、四喜,乃是意识觉知以后的境界,与 佛在经中所开示真心无觉无知完全颠倒,喇嘛教行者岂可把有为有作的意识心,当作是无为无作的第八识呢?所以说,喇嘛教行者观想明点是真实的说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因为此过失,衍生了许多过失出现,譬如有人主张,只要观想中脉红白明点升降所产生的四空、四喜,就可以完成十二地的修行而成佛了;又譬如有人将四喜所产生快乐的觉受,当作是与生俱有的乐,却不知道这样的乐,是在观想之下产生的,它有时有、有时没有,并不是与生俱有的。

  接下来,谈宗喀巴堕入男女双身邪淫性高潮的觉受中,错以为自己已经成就报身佛的境界,而以 佛陀自居。当宗喀巴落入以定为禅、以观想为实,以及透过红白明点升降等运为,并参杂古印度性力派的男女双身邪淫法,必然会将男女两根相接触产生性高潮的快乐觉受,当作是他成佛的依据。譬如,他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3曾说:

  先供物请白者:以幔帐等隔成屏处,弟子胜解师为金刚萨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处无坏,年满十二等之童女,奉献师长。如〈大印空点〉第二云:“贤首纤长目,容貌妙庄严,十二或十六,难得可二十。廿上为余印,令悉地远离。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师长。”论说:“彼若无者,余者亦可。”

  宗喀巴已经很清楚表示:弟子要奉献年轻、美丽而且生产处无坏的女人,给上师进行男女双身邪淫法,这些年轻女子是自己的姊妹,或者是自己的女儿,年满十二岁到十六岁最好,二十岁以上的女子稍差,如果超过二十岁的女子最差;这足以证明:宗喀巴所说的,就是在挑选具相的明妃,以便进行男女双身邪淫法,以此来成就喇嘛教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

  不仅如此,他的徒孙达赖喇嘛跟随他的脚步,也主张男女双身邪淫法来成就报身佛的境界如下:此外,密续提到圆满次第的修行过程中,行者在到达某一个境界时,就要寻找一位异性同修,作为进一步证道的冲力。在这些男女交合的情况中,如果有一方的证悟比较高,就能够促成双方同时解脱或证果。(《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财团法人台北市慧炬出版社,页56-57。)

  达赖喇嘛已经很清楚表示:他们所谓的“密法”,其实就是男女双身邪淫法。也就是说,喇嘛教行者主张男女两根交合,并且于性高潮快乐的觉受当中,观察此能知能觉快乐的心,就是他们成佛的依据,因而成就他们所谓的报身佛境界。

  然而,男女双身邪淫法,是欲界最低层次的法,尚且不能出三界,更何况能够观察此快乐觉受的心本来就与意识心相应,又如何成就佛地境界呢?所以说,喇嘛教所说的种种法,根本不是佛法,而是欲界男女双身邪淫的外道法。也因为此过失,衍生了更多的过失出现,譬如他们观想佛父、佛母在头上交合,并且于性高潮所流下的男精女血,下降到观想者头上,然后观想者观想此不净物下降到瓶里或自己的龟头上,以此为人灌顶。

  请问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你们愿意喇嘛教行者用这种污秽不净的东西为你灌顶吗?想必一百万个也不愿意,不是吗?所以宗喀巴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以后,再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必然具足了断、常二见。其中落入常见的部分,就是以欲界男女两根交合所产生性高潮的快乐觉受之下,来成就他们所谓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根本不是 释迦世尊所开示的报身佛境界,而是宗喀巴将世间男女行淫的方法及技巧的房中术,用佛法名相加以包装起来;说穿了,其实就是男女交抱在一起的邪淫法,以此来当作他们成佛的依据。

  所以,宗喀巴所著的两本《广论》,都脱离不了男女双身邪淫法,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千万不要被他们美丽的谎言所欺骗,未来要下堕三恶道而轮回生死,因而延误了自己成佛的时程,那可就不好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由另外一位亲教师主讲。

  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