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上四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第128-130集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28集 《广论》缺少法身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是我们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常见外道法--广论”整个系列的最后的几集。我们之前跟各位介绍到《广论》,其实它缺乏非常多的内容,所以它虽然名为《广论》,可是其实它不是真正的广论,因为它只是偏向于西藏所谓的应成派中观的内容。它对于佛法的道次第,并没有真实地陈述真正的内涵,所以我们举了很多它缺乏的东西;所以我们上次也讲到《广论》没有提到所谓的总相智。我们复习一下,上次我们有提到,这个《阿含经》里面说:

  舍利弗白佛言:“我于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心中所念,我不能知;佛总相法,我则能知。如来为我说法,转高转妙;说黑白法、缘无缘法、照无照法。”(~《长阿含经》卷12)

  这是《长阿含经》里面,把佛法的重要的总纲帮我们提示出来;也就是说:如果要修学佛法,一定要能够先获得总相智。什么叫总相智?就是要把黑法——就是恶法、白法——就是善法,缘——就是因缘法、可是还有另外一个不是因缘法的法;还有可以照了境界的法——就是五阴十八界这些法、还有另外一个不照了境界的不生不灭之法。

  也就是说这个法界啊!其实有两种法的分类:一种就叫生灭法、一种叫不生不灭法;一定要具有这样子的总相智,才能够说他懂得佛法,才叫作佛法的核心。可是《广论》根本没有这两种法的分类,特别是所谓不生不灭法,它根本不能够如实知,所以它就会缺乏断我见的法,也会缺乏大乘明心的法;因为断我见的法,是声闻、缘觉他们的总相智,就是要能够看出所有生灭法的总相它的所有的范围。那另外一个部分就是大乘的见道——就是明心开悟,他所说的就是不生不灭法的总相,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的总相。法界就只有这两种总相,那这两种总相也是法界诸法的分类,所以说在《广论》里面,因为缺乏对这两种法的总相智,所以连带的其他的法它也会缺乏,因为佛法中是法法相关的,佛法的核心如果错了,其他的部分也就会跟著错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因为他缺乏了总相智,对不生不灭法不能了解,而且也没有办法去实证,所以他根本不提不生不灭法,或者是说当他提不生不灭法的时候,其实他是用错误的方式去理解,就把那个部分忽略掉了,那个部分就不计了。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譬如说法身,法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因为我们众生流转生死,一定要有一个本体,如果没有这个法身作为本体,我们众生是没有办法流转生死;也就是说一定要有一个法身,而且是不生不灭的法身,作为我们众生流转的本体;也就是一个永恒存在的法,来作为我们众生流转生死的根本啊!那这个流转的根本——众生的本体,就叫作法身,因为是其他诸法——生灭法所要依止的一个法。所以生灭法之所以能够不断地生灭,不是生灭法本身可以出生生灭法,而是因为背后有一个不生不灭法,有这个法身来出生。那我们来看看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它怎么说法身呢?我们来看“如是于我我所无少自性获定见已,由修此义而得法身。”这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406页里面提到说:什么是法身呢?就是把我跟我所的这个内涵,把它当作是没有任何的自性;然后根据这样的定见,然后一直修、修、修,修到把自己对于我跟我所的这个执著。这种我跟我所的这种自性原来有执著,对我跟我所有执著的这种自性,把它灭除掉了,不再认为说它是有自性的;然后一直这样子不断地自我洗脑,洗到最后对于我跟我所,就直接认为说这是没有自性的,而且在这里产生定见了,以这样就作为法身。所以显然他是以遮遣的方式来说法身,可是这样子会引发非常多的质疑,因为 佛陀之所以成佛,一定是实证了一个真实法,而不是用遮遣的方法来说祂获得法身。所以就有人提出这个质疑,而且这个质疑也纪录在《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

  我们看它的内容:“若谓此中,岂非宣说悟入大乘真实之法,故唯灭尽我我所执,非是所得真实性义。又唯决择我及我所悉无自性,亦未决择诸法无我,故名悟入真实之道不应正理。”答曰:无过

  这个《菩提道次第广论》它很妙,因为人家质疑他说:“那你这样把我跟我所的这种执著性,把它当作是空无自性,这样的话还是没有证入真实的法,那这样还不是所谓的证得真实的法身,那这样是没有道理的。”结果宗喀巴他就直接说:“这样没有过失。”可是有过失没有过失,不是他一句无过失就可以解决的。我们可以看,在《成唯识论》,它是我们佛教非常重要的一部论,因为 玄奘大师他去西方取经,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确认说:“到底我们的生命的结构是如何。”也就是要能够确定说,我们众生流转生死,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才使得我们众生流转生死;那我们解脱,也要因为我们的生命的结构里面,有可以解脱的结构啊!如果我们的生命是永恒,可以一直流转生死,那我们生命中也应该要有一个永恒的法啊!所以显然我们这个生命的结构,到底是能解脱、还是不能解脱?是可以永恒存在、还是不可以永恒存在?是有轮回、还是没有轮回?其实它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所以这个不是说别人这样质疑:我认为没有问题;不是这样子能够解决的。

  所以,我们可以说《成唯识论》或是《八识规矩颂》,玄奘菩萨所著的这两部著作,它是对于生命的结构的一种楷定,它非常重要,所以《成唯识论》里面,它就有讲到所谓的自性身。我们来看看:自性身,谓诸如来真净法界,受用变化,平等所依,离相寂然绝诸戏论,具无边际真常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实性。即此自性亦名法身,大功德法所依止故。

  这是《成唯识论》卷10,这里说:所谓的自性身其实就是法身,因为只有这个法它有真实的自性;因为其他的诸法,它都是生住异灭、变异不断的,不能说它有什么自性可言。而且这个自性身,是由这个受用身跟变化身所依止的;所谓的受用一定是变化才受用,所谓的变化,一定是不断地变化转异,才叫作变化身;可是不管是受用身或者是变化身,它一定要依于一种自性身,而且这个自性身,祂是有真常的功德,而且是一切法平等所依啊!就是一切法都要依止这个自性身才能够存在,那这个自性身其实就叫作法身,因为祂有无量无边的大功德。所以《成唯识论》已经楷定了生命的结构,也就是说 玄奘菩萨他去西方取经,就是要能够确定生命到底有几个“识”,而不是众说纷纭。所以当 玄奘菩萨去西方取经回来之后,他就写了《八识规矩颂》来楷定生命的结构就是八个识,而且就是有法身,这个法身也叫作“自性身”。当这样子的法义楷定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宗喀巴所写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把我跟我所的这种法性,把它当作是空无自性,就以这样子的遮遣的方式来说是法身,其实是没有道理的。

  那我们接著看《广论》,还继续说:于一切种永灭我、我所执略有二种,一若以烦恼更不生理而永断者,虽于小乘亦容共有,然由永断内外诸法戏论之相,皆无可得,即是法身(~《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宗喀巴他就认为:把我跟我所的这种执著,把它去除掉了,把它去除掉,虽然它也是跟小乘法是一样啊!可是大乘跟小乘是可以有一个地方共容的,就是这个地方;可是他认为说,因为对于内外法这种执著的—这个相貌—永断的缘故,所以这样子就叫作法身。所以他说来说去,还是用遮遣的方式来说法身,所以他的法身等于是把我跟我所的这种执著,把它去除掉,他就认为这样就获得了法身;显然他的法身是断灭的,因为没有一个真实法可以作依止。

  那我们可以看看,他以皆无可得而称为法身,其实这个不符合佛法的道理,譬如禅宗里面就有这样的说法,六祖惠能大师跟薛简,也就是武则天派去的大使,有一段对话我们看看:

  简曰:“师说不生不灭,何异外道?”师曰:“外道所说不生不灭者,将灭止生,以生显灭,灭犹不灭,生说不生。我说不生不灭者,本自无生,今亦不灭,所以不同外道。(~《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惠能大师面对薛简他的提问说:“这不生不灭很多人都说,那你这个跟外道有什么不一样呢?”六祖惠能大师就把将灭止生这个道理讲出来。也就是说,外道所说的不生不灭是以将灭止生,就因为把某一个法把它灭掉了,就说这个就是不生不灭的东西,这个就是将灭止生,也就是所有外道也会落在这个地方。六祖惠能大师说祂的不生不灭,是本来就是不生的,所以将来就不会灭嘛!所以古代的人是怎样描述“什么叫永恒的法?”。我们用正面的说,就是永恒的法,也就是不生这个东西,是从来没有被出生过;因为祂是本来就存在的法,既然祂是本来就存在的法,祂不是被出生的法,当然祂永远不会灭;如果是一个会出生,是被出生的法,把祂灭掉了,那就是将灭止生,祂也不是一个真正永恒的法。所以显然宗喀巴就落入了,将灭止生的这种外道的不生不灭法里面,所以他就把法身当成是这样子,没有一个真实法的内容,所以他堕入了断灭。

  那我们继续看,在经典里面有直接说这个法身其实就叫作如来藏,我们看这段经文:舍利弗!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

  这是《佛说不增不减经》里面的经文,也就是最深的意涵,其实就是第一义谛;因为佛法有个甚深法,这个甚深法说的就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说的就是众生界,就是有众生出现在这个三界里面。这是最深的一个道理,为什么会有众生出现在这个世间?出生众生界其实就是如来藏。为什么?因为众生可以成佛,当然有一个如来藏在众生身中。什么是如来藏呢?如来藏其实就叫作法身,所以法身其实就是如来藏,从《八识规矩颂》来说,其实就是讲第八识,也就是“去后来先作主公”的这个法。所以从《八识规矩颂》、《成唯识论》,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其实《菩提道次第广论》是不符合 玄奘大师楷定的内容;因为 玄奘大师去了印度,确定了佛法的真实义,回来到了中土著作了《八识规矩颂》,就是要来楷定佛教正确的义理。我们可以看到《菩提道次第广论》,它所说的道理都跟 玄奘所说的《八识规矩颂》完全违反。所以我们应该说,在佛教的历史里面,我们应该要相信的是 玄奘大师呢?还是宗喀巴呢?我想我们应该要作一个明确的抉择、理性的抉择。

  除了这个法身缺乏之外,其实《广论》还缺乏了中观正见,怎么说呢?因为不生不灭法、跟法身、跟如来藏,甚至跟中观正见都是息息相关;因为这个都是一连贯有关于生命本体的内涵。所以说在《广论》里面的毗婆舍那,也提了很多有关于中观正见的事情,甚至他还要攀缘到 龙树菩萨,为什么?因为 龙树菩萨是所谓的中观的提倡者;他复兴了大乘佛教——就以《中论》来复兴大乘佛教。可是这个中观说的是什么呢?什么叫作“中道观”呢?其实中道观所说,还是对于如来藏这个法身的观察,因为能够观察这个法身,才能够称为中道观,因为不会堕入两边。所以说在佛法的体系里面,这个总相智,也涉及到法身你是如何看的,但也涉及到般若是怎样理解的,甚至也涉及到中道观是如何观察的,这些都是彼此法法相关的内容。

  我们可以看到《菩提道次第广论》,它有一段内容是这样说:般若经等宣说诸法,皆无自性无生灭等,其能无倒解释经者厥为龙猛。解彼意趣有何次第?答:佛护,清辨,月称,静命等大中观师,皆依圣天为量,等同龙猛。故彼父子是余中观师所依根源,故诸先觉称彼二师名根本中观师,称诸余者名随侍中观师。(~《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菩提道次第广论》

  就开始来攀缘 龙树菩萨,它认为说:佛护、清辨、月称这些中观师,其实都是 龙树菩萨的传人,甚至他们现在还在传说,说佛护跟清辨都是 龙树的大弟子,甚至我们可以看到在台湾的喇嘛教的网站里面,还这样说著,他说:“清辨论师以及佛护论师,这两位都是龙树菩萨的大弟子。”(~甘丹赤巴仁波切,2003年讲述,https://www.lama.com.tw/content/edu/data.aspx?id=6285)也就是说:他们在谈中观的传承的时候,总是要攀缘 龙树,而且甚至说,佛护跟清辨是 龙树的大弟子;可是 龙树跟佛护、清辨,他们之间是相隔非常长远的时间,也就是他们之间其实相差了两、三百年,可是他们竟然可以攀缘说,佛护跟清辨是 龙树菩萨的大弟子。所以我们可以从这里看到,他们说 龙树菩萨跟圣天菩萨他们是根本中观师,那其他叫作随侍中观师,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这个传承的关系。

  因为今天时间到了,所以我们今天就先介绍到这边,下一集再跟各位介绍后面的部分。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29集 《广论》缺少中观正见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介绍到《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其实它也缺乏了中观正见。在《广论》的第17卷,它一开始就介绍了所谓的中观的传承,他们就攀缘了 龙树菩萨;也就是把佛护、清辨、月称等等的这些,这种后面所产生的应成派的中观或者是自续派的中观,攀缘到龙树跟提婆——就是圣天这两位菩萨,然后 龙树菩萨跟提婆菩萨就称为根本中观师,然后就把佛护、清辨、月称这些就称为是随侍中观师。

  我们来看看《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它怎么样说: 般若经等宣说诸法,皆无自性无生灭等,其能无倒解释经者厥为龙猛。解彼意趣有何次第?答:佛护,清辨,月称,静命等大中观师,皆依圣天为量,等同龙猛。故彼父子是余中观师所依根源,故诸先觉称彼二师名根本中观师,称诸余者名随侍中观师。~(《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说:《般若经》所讲的无自性这个道理,只有 龙树讲得最好,然后它说后来的人谁能够作为这个传承呢?它就举了佛护、清辨、月称这些来作为传承,甚至还有人提到说“佛护跟清辨是龙树菩萨的弟子”。可是这样子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龙树菩萨跟提婆——也就是圣天菩萨,龙树跟圣天他们是第二世纪到第三世纪的人物,也就是公元150年到200多年这样的时间;可是佛护开始到清辨等等这些,是从公元470几年以后的事情啊!所以最早期的 龙树跟提婆到了佛护,他们中间至少隔了两百年,既然中间隔了两百年,岂有可能佛护跟清辨作为 龙树跟提婆两位菩萨的弟子呢?那是不可能啦!而且这样子的事情,已经传了非常多年了,已经传了几个世纪了。

  我们看看,在藏传佛教里面真正的佛教就是觉囊巴——就是觉囊派,其中有一位叫作多罗那他,他的翻译名字叫作达喇那他,我们现在把他称为多罗那他。他作了一本叫作《印度佛教史》,他当时在西藏就提出这样的看法,我们看看他所写的内容:

  西藏多数人,谓:“护为龙树前期弟子,清辨为其后期弟子而兴争辩”、“佛护转生为月称”云。此仅臆说耳!~(《印度佛教史》卷23,达喇那他著,王沂暖译)

  这是达喇那他所写的《印度佛教史》,这个多罗那他,他在《印度佛教史》里面他就说西藏大多数的人,都总是认为说佛护是 龙树的前期弟子,清辨是 龙树菩萨的后期弟子,都是大弟子啊!他们中间有所争辩,后来这佛护当时跟清辨辩论,清辨的弟子多,所以佛护输了;可是后来他转生成月称,又把清辨打败了,所以清辨他是自续派的,佛护是应成派、月称也是应成派,所以后来应成派就把自续派给推翻掉了。可是其实多罗那他就清楚地说这个都是臆测之言,没有真实的历史根据,这才是真正的藏传佛教,也就是说真正的藏传佛教是不会编造历史的。所以我们上集也提到,已经到了21世纪,结果还有喇嘛教的网站还在宣说佛护跟清辨是龙树菩萨的大弟子,可是这是完全违反历史事实的,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子作呢?因为他们的道理不成立嘛!所以就用这种编造的历史作为假权威来欺骗世人,所以我们对于这样子违反事实的这种说法不以为然。而且这个事情从多罗那他,他是在明朝,相当于明朝的时代,大概是公元1600多年的那个时候,到目前已经是21世纪了,已经四、五百年了,结果西藏的这些喇嘛,特别是这一些不是真正的藏传佛教的这一些中观师们,还在传这一些错误的历史事实,为了就是要能够让他的错误的道理能够跟龙树菩萨连结在一起,用这种方式来混淆视听。可是我们可以知道,其实中观是要对于真实的道理——也就是对于法身、对不生不灭法的观察,这才叫中观啊!

  我们可以看看在经典中怎么来说中观,我们看《阿含经》里面说:迦旃延!如实正观世间集者,则不生世间无见;如实正观世间灭,则不生世间有见。迦旃延!如来离于二边,说于中道:所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所谓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谓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灭。

  这是《杂阿含经》卷10,它说明的就是什么叫作中道观,是要离两边,哪两边?生、灭这两边。因为可以看到有因缘法流转,所以此生故彼生,有法会出生,表示法界的实相不可能是断灭见啊!可是这些法有了因缘生之后,还会因缘灭,可是既然会因缘灭,表示它也不能落入常见,依于这样子来说中道观,所以称为中道。所以《阿含经》其实已经讲明了中道——不是落入十二因缘法里面的流转或还灭;表示流转跟还灭之后,还要有一个根本依啊!就是阿赖耶识——或者称为如来藏。能够这样如实来正观如来藏、阿赖耶识的法身,才叫作中道观,所以其实中道观所说的,在讲这个道理。《广论》里面,它就用这种攀缘的方式来说佛护、清辨统统都是 龙树菩萨的传承,是提婆菩萨的传承,《广论》里面它这样说:“彼二论师所有释论,解说圣者父子之论最为殊胜,故今当随行佛护论师、月称论师,决择圣者所有密意。”《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里面就说,龙树菩萨跟提婆菩萨他们两位父子,他们宣说的这些道理里面其实解释得最好的就是佛护跟月称,根据他们的道理,可以抉择所有的密意,可是这个符合事实吗?

  我们可以看看,同样是在西藏的觉囊派多罗那他,他在《印度佛教史》里面,他就对于这件事情提出了反驳。我们看看他怎么说:此二阿阇黎立中道无自性论。佛护弟子甚少,清辨弟子极众,比丘数千,随侍左右。彼之宗义,广为弘扬矣。彼二阿阇黎未出世前,诸大乘者,皆住一教。此二阿阇黎始峻别圣龙树与圣无著之宗为二云。~(《印度佛教史》卷23,达喇那他著,王沂暖译)

  多罗那他在《印度佛教史》里面他就提到,他说当时在 龙树菩萨之后,有了佛护跟清辨,佛护的弟子比较少,清辨的弟子比较多,他们两个产生了争辩,然后他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实,他说有了佛护跟清辨这两个人争辩之后,大乘才开始分裂的;他说在佛护跟清辨之前,不管是龙树的中观或者是无著的瑜伽,其实都是没有争议的,它们是融合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所说的都是同样的佛法的道理,它是一致的;是有了佛护跟清辨,才产生了这些法义上的争辩,然后才分裂的,才变成有所谓的中观跟瑜伽之间的争辩。这就是多罗那他,这个真正的藏传佛教的实证者提出他迥别于现在所谓的藏传佛教的见解。因为多罗那他他有实证中观的证境啊!他是个实证者,他就可以看出来:原来在佛护、清辨之前,大乘是一致的,不管是瑜伽行派或者是说中观学派,它们是一致的,因为 龙树跟无著他们之间的法义是不冲突的;可是因为没有实证的佛护跟清辨,他们成为佛弟子之后产生了争辩,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晓得真正的中观正见是什么,所以他们产生了争辩。龙树的中观正见是正确的,因为他跟瑜伽行派所实证的—后来这个《瑜伽师地论》或是玄奘的《八识规矩颂》等等之内容—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彼此之间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因为只是所说法的角度不一样。因为中观说的是《般若经》,是第二转法轮的;可是瑜伽行派所要说的是道次第的问题,就是今天你证悟之后,要如何成佛呢?菩萨法道如何修呢?说的是这些事情,所以两者之间并没有冲突啊!可是佛护跟清辨因为他们没有实证,就产生了冲突。所以多罗那他就把这个事实宣说出来,用这样子就可以来证明,真正的藏传佛教——觉囊派的多罗那他,他有真正的中观正见,所以他就可以看出来佛护跟清辨—也就是藏传佛教里面的自续派,还有应成派—它们之间的争议,其实是无谓的争议,因为两者都错,因为他们都没有真正的中观正见。因为真正的中观正见,其实是在觉囊巴里面,在多罗那他这边,所以觉囊派的他空见,才是真正的中观正见,自续派或是应成派统统不是正确的中观正见。所以我们要抉择法义,一定要根据真正的实证者的内容、他的见解,我们才能够作正确的抉择,所以《菩提次第广论》所说的道理,并不符合真正的佛教历史的内涵。

  好!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喇嘛教他们所说的这些内容,除了没有法身、没有中观正见之外,其实他们还涉及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清净的法,什么叫没有清净的法呢?也就是他们对于什么叫作清净,他们缺乏。前面我们举了所谓的中观见、法身,那都是很深刻的义理,如果我们要谈到所谓的空性,那个更复杂,所以那个不容易抉择,所以我们又要回到事相来看,因为清净是一般人容易判别的。那我们来看看《广论》目前的传承者、最高的传承者,就是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他在《藏传佛教世界》这本书里面,他怎么说清净呢?我们来看:

  从一般修行无上瑜伽的观点,转化净光根本心以入道的方法,就是要去除粗重心和驱使粗重心的气。……即使在平常,我们也时而可以体验根本净光的微细心和无想状态,那就是在睡觉时、打喷嚏时、昏厥时,以及性高潮时。……在这四种自然发生的状态中,给我们体验根本净光最好的机会是性高潮。~(《藏传佛教世界》,立绪出版社,页92-93。)

  这是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藏传佛教世界》这本书里面,就提到应成派所提到的根本净光,在什么时候体验,他直接说是在性高潮的时候。可是我们说佛法,并不是透过性行为去获得证量啊!我们说在佛法里面,是依于止观、是依于奢摩他,是内心的安止,跟对于法界的总相智的观察来获得证量、获得佛法的实证,而不是透过男女之间的性关系。所以在佛法里面,谈的都是对于法界的观察,因为以这样的安止跟观察产生的智慧,才是我们修学佛法的所依;当然佛法也有它的方便法,可是那个是获得智慧的方便法。可是从丹增嘉措的这番话里面可以看出来,他们是以性高潮作为获得证量的工具,而不是把性的部分作为方便,这个是我们学法者要仔细去分别的一个地方。因为他们可能会宣称:“我们是清净的啊!我们没有这个男女双修。”有的会这样说。可是如果说藏传佛教真的是没有这样子的法在修练的话,等于他的证量不是从男女的性关系而获得的话,那么喇嘛教就应该要宣称、要公开说:“我们不修这个法”,而且也要公开宣说:“透过男女的性行为是不可能获得证量”;他们必须应该要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我们从头到尾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有这样的宣说。他们所宣说的都是去攀缘显教的某些方便法,把方便法当成是证量的来源。可是在真正的佛教里面,证量的来源不是来自于方便法,而是来自于所谓的总相智,也就是对于黑法、白法,缘法、无缘法,照、无照法——从这个生灭与不生灭法的观察来获得证量,这个才是佛教真实的产生证量的来源,而不是透过男女的关系。可是我们可以看到,他以根本净光的体验是要从性高潮得,我们就可以知道,他是把性行为当成是获得证量的来源啊!这跟佛教迥然不同,所以这个也是佛教跟喇嘛教之间最大的区别。

  所以我们佛法的修行的道理里面,我们就要去区别这两者,让我们能够很清楚地去分辨真正的佛教;它的智慧不是落入世俗的那种智慧,而是对于法界的观察,而且这个观察是可以验证的、可以实证的,而不是落入世俗那些奇怪的法,甚至违背善良风俗的这种法。所以我们佛法所修一定是高尚光明的,而不是隐匿而不让人家知道的,或是把那一种男女双修当成秘密的,那个就不是真正的佛法。所以我们要去区别什么叫作佛陀的正法;什么是佛教的正法?就要从证量是从何而来来区别,如果说是从观察法界,根据 佛陀所说的总相智的观察来获得,这个才叫作真正的佛教正法;那如果要透过男女的关系性高潮去观察根本净光才获得证量,那就不是真正的佛教。好!这一集我们就简单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二)
  第130集 喇嘛教与佛教之差异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进入我们这系列里面最后的总结,上一集有谈到:其实喇嘛教缺乏了清净法,因为他们所说的清净跟我们佛教所说的清净,其实是不一样的。他们所说的根本净光的体验,竟然是在男女的性高潮里面去体验、去观察,可是我们佛法所说的并不是这样子;我们佛法所说的是透过对法界观察所谓的生灭的五阴十八界,跟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法身,这样的观察来获得证量;所以显然我们所说的获得证量的方式不一样,内容也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看,有一个学者翻译了达赖喇嘛的《藏传佛教世界》这本书,他叫陈琴富先生,这位学者他也翻译了另外一本书,他翻译的这本书叫作《西藏欲经》,它是更敦群培这人所著的,他在翻译序里面他这样子说:

  在实修上,双运的修法到底是透过观想,还是实际的性行为,一般并不清楚。而修行到什么程度才够资格修习双运,也泰半语焉不详。然而这正是藏传佛教之所以称为密教,以及它被外道利用的原因。(《西藏欲经》,更敦群培著,陈琴富译者序,大辣出版社,页10。)

  这个是陈琴富先生,他翻译更敦群培的《西藏欲经》,翻译序里面提到这件事情。可是,其实如果我们从丹增嘉措,他所著的《藏传佛教世界》里面,他这么清楚地说:要体验根本净光是在性高潮里面;其实就可以知道,他们所谓的双运不是观想,而是真正的性行为,所以其实这是无庸置疑的,而且是陈琴富先生他翻译这两本书所应该要知道,可是陈琴富先生所提到的这个双修因为语焉不详啊!到底是怎么样方式呢?总是顾左右言他、左右闪避,所以语焉不详,所以因为这样才称为密教,这倒是事实。因为一般人很难想象清净的佛教,怎么会是用这种方式呢?因为开不了口;可是,当以前的喇嘛教跑到西方世界去的时候,西方人弄不清楚什么是佛教,所以他们就代表了佛教,跑到西方去宣扬佛教去了。西方人不懂什么是佛教啊,就随便他们说,怎样说他们都接受,所以他们就很大胆地把他们最核心的秘密公开宣扬出去了。可是在西方世界宣扬出去之后,当他在翻译成中文回到东方——我们佛教的原始根据地的时候,大家就看出破绽了,所以就只好又把它变成一种秘密了。

  如果各位把坦特罗,Tantra这个英文字,你用这个英文字去搜寻一下,你可以看到一大堆的相关数据,它都是男女的这种瑜珈的锻炼,在西方世界里面这是公开,而且一点都不是秘密,只是翻译成中文之后,让大家重新来检视的时候,就发现这应该要把它变成秘密,所以这也是密教它在东方世界,即使在印度,其实它也是不为人所接受的,所以它的这个双运——男女的双运,其实它就是个秘密,所以它称为密教,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说密教的。可是真正的禅宗才是佛法里的密教,因为那是秘密传法,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可以帮助一个人证悟,可是证悟的方法内容不知道,因为那涉及到如何观察生灭法与不生灭法的秘密,这个秘密是要有很高的般若的正见才能够去观察得到,所以佛法里面确实是有密教,这个密教是禅宗;可是禅宗的这个密教,已经被错误的喇嘛教所取代掉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正名。

  我们佛教传到外国去,人家都以为说,这个西藏密宗所传的男女双修法,就是佛法的正修行,让我们这些佛弟子非常难堪,所以我们必须要把这样的错误的观念,把它扭转过来,所以我们必须要辨正“常见外道法——广论”的目的,其实也在这里,因为它让佛法蒙羞、它让禅宗的定位错乱,所以我们必须要更正这些错误的事情,让佛法重新恢复到它原来清净的面貌,让禅宗能够回复到它原来应该有的——在佛教里面重要的地位,这样子我们才能够把佛弟子所应尽的责任所尽了。所以,我们也呼吁所有的喇嘛教的修行者,我也相信各位,很多也都不修男女双身法,只是因为传统的原因、或是接触的因缘的关系,所以修了喇嘛的这些《广论》的法、其它的法。我相信很多修喇嘛教的法的人,内心也是清净的、也是没有修双身法,那我们何不一起来为我们佛法,把我们当一位佛弟子所应该尽的责任把它尽了,让我们佛法重新恢复光明的面貌,把错误的方法把它舍弃掉。我们应该共同来实证 佛陀的总相智,这样才是我们佛弟子所应该作的事情,不是吗?

  我们可以看到在《广论》,对于所谓的清净法也是有抄了一些《瑜伽师地论》的内容,可是它在抄袭的过程里面,它也故意地漏了清净法的部分。我们来看看,这个经文比较长,好!我们看一下:

  谓由五处观察所归乃可归依:一、由身业清净故,二、由语业清净故,三、由意业清净故,四、由于诸有情起大悲故,五、由成就无上法故。……齐四缘故说能归依:一、知功德故,二、知差别故,三、自誓愿故,四、更不说有余大师故。当知归依有四正行:一、亲近善士,二、听闻正法,三、如理作意,四、法随法行。若有成就此四正行乃名归依。

  这是《瑜伽师地论》卷64,它里面有说到:如果要谈到归依,一定要先有一个前提,就是对于这位大师的身行的清净,由身业的清净、语业的清净跟意业的清净,然后还要加上有大悲心,而且有无上的成就,可是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身业清净、语业清净以及意业清净;可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在谈到所谓的四种正行,来显示出归依这件事情,譬如亲近善士、如理思惟这样子,它在整段抄的内容里面,偏偏就故意把这个所要归依对象的身业清净、语业清净跟意业清净,故意把它漏掉。可是我们刚刚读给各位听的这段《瑜伽师地论》,在谈到归依,所有归依的四个缘、或者四种正行的前提,这位大师一定要有身业、语业、意业的清净,以这个作为前提才能够说他是可以归依的对象;可是《广论》在这个地方,偏偏把它故意遗漏了,因为遗漏不容易看得出来,所以我们来读一读《广论》在这一段它的结构,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它真的是遗漏了这一段。我们来看看:

  初中分四:一、由依何事为归依因,二、由依彼故所归之境,三、由何道理而正归依,四、既归依已所学次第。……第二由依彼故所归之境分二:一、正明其境,二、应归依此之因相。……第三由何道理而归依者。摄抉择中略说四事:一、知功德,二、知差别,三、自誓受,四、不言有余而正归依。(《菩提道次第广论》卷4)

  我这样念过去了,大家一定会觉得这个没有什么错误啊!不是它错误,是它故意漏了所谓的身业清净、语业清净跟意业清净,也就是说它就直接把身业、语业、意业的清净漏掉了,直接讲功德,讲知功德、知差别、自誓受,不言有余而正归依,也就是它只有讲三宝的功德。可是在讲三宝的功德之前,先要讲三宝的清净,三宝的清净一定是:佛的身、语、意的清净,法也要涉及到身、语、意的清净,僧宝也要有身、语、意的清净;可是它偏偏把身业、语业、意业的清净,把它漏掉了,直接说功德。可能我这样讲还是有人听不懂,不能够了解真正的道理,我们作个譬喻,譬如说我们说钱很好用,说它可以买房子、买车子,可以作种种的用途,买衣服、买饮食这叫功德,所以他说三宝有很多功德,就是类似这样的道理。可是当我们要获得这个金钱,金钱有这么多的好处,可是我们世间人都知道一个道理啊!这个钱一定要干净,也就是你今天获得的干净的钱,什么叫干净的钱呢?就是我花了劳力所获得,我不是非法获得,所以这个钱才叫作清净的钱、才叫干净的钱,才不用把这个肮脏的钱去把它洗掉,把它洗了叫洗钱,因为那是肮脏的钱才要洗钱。所以归依也是一样的道理,你要归依三宝不能只谈三宝的功德,因为谈三宝的功德之前,一定要先谈三宝的清净,所以这个三宝,一定是身业清净、语业清净跟意业清净,在身、语、意三业的清净之下,才可以说三宝的功德,才是我们归依的对象,才会有所谓的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因为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全部都要有身业、语业、意业的清净作为前提啊!如果没有身业、语业跟意业的这种清净作为前提的话,那你所亲近的善士,恐怕不是真正的善士啊!所以为什么说,他们所说的四归依是上师,然后三宝,不谈戒呢?因为其实在正法里面所说的叫作四不坏信,这个四不坏信里面的内容,其实就主要在说要归依佛、法、僧三宝,还有圣戒清净,要能够信受这四个内容的清净,是永远不坏的,依于这样子才能够是作为归依的对象,所以清净法才是归依的最前面的前提。也就是说我们要谈一个钱好不好用,要先说这个钱是不是干净,如果这个钱不干净,再怎么好用都不应该去拿的,都不应该拿来用的。同样的道理,三宝之所以归依,不是说这个人有多么厉害,不是这样子,而是要先说这个人干不干净,这个人干净才能说他有可能是佛;这个人说的法一定干净,它才有可能是真正的正法;这个僧人出家人他一定要先干净,身业、语业、意业干净,他才有可能是僧宝。如果不谈他的清净、他的干净,就说他有什么功德,那就好比说拿了钱好用,不谈它的来源应该要干净的道理一样嘛!可是《菩提道次广论》在谈归依的时候,偏偏要把归依的最重要的前提——身业清净、语业清净跟意业清净,故意把它漏掉。可是为什么要漏掉?因为如果不漏掉这个,没有办法成就他们的四归依,只有把身业、语业、意业的清净拿掉,让众生忽略这一点,这样子众生才能够糊里糊涂地归依。所以,我们点出这一点,就是让大家能够理解《广论》表面上看起来是清净,可是它的真实的作略里面,反而是把真正清净的东西拿掉,那才是危险的一件事情,因为它不容易让人家发现,所以请各位去翻翻《瑜伽师地论》卷64,来比对一下《菩提道次第广论》有关三归依的内容,就是在98页至100页的卷4里面,各位比对比对,它是不是漏掉了清净法的这个部分。所以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部分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

  那另外也有一些喇嘛的上师,他们也在反驳,那我们藏传佛教有这个双运、有这个降伏,你们显教也有啊!他们这样子说:

  要好好学习的话,其实密宗里面的每一个内容,在显宗的经典和论典当中讲得应该非常清楚。比如说现在有些人认为,密宗里面所提的一些降伏、双运,还有上师看作佛,这种作法不合理。有些网络上、论坛上经常一些诽谤。

  (《什么是密宗》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HRv10OXTwI,23”31)这是一个密宗上师的反驳,他说:“我们密宗里面说的双运、降伏,这种男女的事情,其实你们显宗也有啊!”他举说《大宝积经》的〈大乘方便会〉,里面有一个树提菩萨,因为他修了很长的梵行之后,结果有一次他碰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一看他的庄严,就非常地喜爱他啦,就仆倒在地上把他脚抱住,然后他就问说:“大姊啊!你到底向我求什么?”这个女人就跟他说:“我喜欢你啊!我没有你,我就要死掉了。”结果这个树提菩萨不理她,就拖行七步,突然心生怜愍:“她真的可怜啊!我修行了梵行,可是如果我不同意她的话,她就要死掉了。”所以他就把自己所修的梵行暂时放一边,跟她一起生活了十二年。可是生活十二年之后,他又出家去了,而且实时获得他的四无量心,也就是他的禅定力全部又回来了;所以在〈大乘方便会〉里面,这个树提菩萨其实他最后还是舍离了男女欲的,而且他还帮助了这个女人也把男女欲舍弃了。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到,佛法是把男女欲当成是度人一个方便,不是证量的来源。那这个喇嘛上师他还提一个,说在所谓的《大乘密严经》里面,也有一段经文说它说与诸明妃众离欲常欢娱,他举出这个内容说,你们显教里面的《大乘密严经》也有这个与诸明妃众离欲共欢娱。“你看跟这个明妃众共欢娱啊,你们显宗也有啊!”可是如果我们看看这个经文,我们可以知道其实它说的是离欲共欢娱,显然这是先离欲了而有欢娱;可是在这个藏密的上师的眼光里面,与诸明妃众他的共欢娱一定不是离欲的、一定是男女的降伏。可是在这《大乘密严经》里面所说的是离欲还是可以共欢娱的,就像说跟一个异性的朋友,可以离欲而一起游玩啊、还是可以共欢娱。可是在这个藏密的上师的眼光里面,只要跟异性他的共欢娱一定是不离欲的、一定是男女欲的。这个就是正法的佛教跟喇嘛教见解上最大的不同,也显示出这两个宗教其实是截然不同。所以我们可以说喇嘛教跟佛教,的确是有种种的不同,从他所信奉的大日如来跟显宗的 释迦牟尼佛不同,就显示出后面的种种不同,好!我们今天就跟各位介绍到这边。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常见外道法(二) 目录 >> 上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