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不切实际的《菩提道灯论》


  第一目 三士道

  阿底峡《菩提道灯论》说:

  敬礼三世一切佛,及彼正法与众僧;应贤弟子菩提光,劝请善显觉道灯。由下中及上,应知有三士;当书彼等相,各各之差别,若以何方便,唯于生死乐,但求自利益,知为下士夫。背弃三有乐,遮止诸恶业,但求自寂灭,彼名为中士。若以自身苦,比他一切苦,欲求永尽者,彼是上士夫。为诸胜有情,求大菩提者,当说诸师长,所示正方便。(《菩提道次第广论》附录)

  以上说明三士道的次第,此三士道次第,不但误导宗喀巴,因而有《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产生;再透过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宣扬,更误导广大学子走上歧途。按此三士道修学,阿底峡自己也认为将会三大阿僧祗劫久远方能成佛,因此阿底峡必须再教学人进入密乘。由阿底峡对梅纪巴的批评,可以看出他本人在文字上虽不赞同双身法的修习,特别是说出家僧人不应修习双身法,但阿底峡教人进入密乘,终究不可避免地,同样要暗中引导学人修学智慧灌顶乐空不二而成为“抱身佛”,罪过可真大啊!一般学子,总会被假名“大师”误导,以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熟读《广论》即能成佛,甚至有人(譬如凤山寺某法师)把《广论》一字不漏的背起来,请问:他成佛了没有?事实上是连我见都断不了的,连预入圣流的非圣人都达不到,何况是三、四果圣人证境?更何况是四果圣人都证不到的七住菩萨实相般若智慧?遑论成佛?真是可怜的受骗者。

  第二目 皈依

  阿底峡《菩提道灯论》说:

  对佛画像等,及诸灵塔前,以花香等物,尽所有供养。亦以普贤行,所说七支供,以至菩提藏。不退转之心,信仰三宝尊,双膝著于地,恭敬合掌已,先三遍皈依。(《菩提道次第广论》附录)

  以上是说皈依三宝,所说的对佛画像、供养、普贤行等,常常用观想方式的皈依法;透过观想而天马行空一般,所谓的丰盛供养,都只是在自己内相分上运作;《广论》依教奉行而教人作观想供养等事,完全不切实际,并无供佛的功德。“以至菩提藏,不退转之心”,《灯论》中没有说明要如何求证菩提藏,虽然阿底峡曾远渡重洋求教于唯识行者金洲大士,但显然阿底峡一定不知道或是不相信菩提藏就是如来藏。事实上,必须要证得空性心如来藏,而能安忍于空性心如来藏中,才算不退转之心,成为不退转住菩萨;不是自己认为不退转了,就算是不退转。

  至于如何证得空性如来藏?证得空性如来藏首先要具备六个条件:

  一.要有信心:要抱持著大信心,今生一定能够触证空性心如来藏,绝不可信诸方假名大师所说的“末法时期,绝无开悟这回事”。

  二.福德因缘:须具大乘菩萨种性善根之福德,亦具值遇真善知识之缘,并且一定要在正法团体所植的福德才算佛菩提道中的福德,不是在正法团体所植的福德,只能说是人天福报;如果出资护持邪法、用来否定正法团体,不但没有福德,反而是造恶业共业,将来一定会下堕三恶道。

  三.慧力:要了解五蕴十八界的虚妄,要了解五蕴十八界的运作,要了解空性心如来藏的体性,要知道禅法的正确知见等等。

  四.定力:要具备无相拜佛、忆佛及看话头的功夫,从动中求定,不是静坐中长时一念不生就可以得到的。

  五.伏性障:贪、瞋、掉悔、睡眠及疑等五盖要降伏,并除慢心、见取见等障道恶习。

  六.要发大心:至诚恳切发菩萨大愿,不是为自己而发愿。

  具备此六条件,再透过善知识从中引导、使用机锋,学人一念相应而触证空性心如来藏。证得空性心如来藏的学人,从此就进住七住位实义菩萨的行列,然后能安忍在如来藏空性心当中而不退转,这就是不退转之心。也就是说:一定要证悟空性心如来藏,真正进入佛法实证位中,才有不退转之心可说;尚未进入实证阶段而说不退转,乃是不切实际。在此奉劝诸学子,学佛的目的在成佛,想要成佛第一个步骤就是先要求证空性心如来藏,因为只有实证了空性心如来藏时才会发起实相般若智慧;如按藏密的道次第修学,是绝无可能之事。

  此外密宗在皈依三宝之上,还要加上皈依上师,成为四皈依:“皈依上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为了显示藏密的证量高于显教大师的证量,所以皈依三宝还不够,还要皈依上师,并且把上师冠于诸佛之上,而说上师的证量高于 释迦佛。如《那洛六法》(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著)中说:“因师乃住世佛,与佛无异;上师所讲之法即是佛法。上师一人具足三宝,彼即是具胜过一切佛,无有高于上师者;唯有上师乃我之真佛,行者应如此想。”

  又说:“上师比任何佛高……,我只供养你,不供他佛。”(《那洛六法》(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著)33、35页)创古仁波切更说:“上师有力加持佛弟子,而释迦佛无此能力。”密宗为了笼罩学人,不断的灌输“上师比佛高”的观念,让学人对上师产生绝对的信心;以后纵然上师说法不符 佛说,也要让学人对上师一言一行敬信不疑,如此才能在未来修习无上瑜伽男女双身共修时,绝对相信,无所畏惧。虽然在台湾的密宗团体,因为政府法令限制,以及民间风俗道德标准,加上自古以来中华文化重视五伦之伦常道德熏习,尚不至于公开鼓励学员修习无上瑜伽双身法,只是暗中教导之后师徒暗中合修;但是藏密外道这种观念已慢慢深植于学员当中,在此五浊恶世之际,任谁也不敢保证如此违佛所说的邪淫之法,未来在台湾不会公开的盛行。

  第三目 菩提心

  阿底峡《菩提道灯论》说:

  次一切友情,以慈心为先,观恶趣生等,及死殁等苦。无余诸众生,为苦所苦恼,从苦及苦因,欲度脱众生,立誓永不退,当发菩提心。如是发愿心,所生诸功德,如《华严经》中,弥勒应宣说。或读彼经或师闻,了知正等菩提心,功德无边为因缘,如是数数发其心。《勇施请问经》,亦广说此福,彼略摄三颂,今此当摘录。菩提心福德,假使有色者,充满虚空界,其福犹有余。若人以宝珍, 满恒沙数,一切佛世界,供献于诸佛。若有人合掌,心敬大菩提,此供最殊胜,其福无边际。既发菩提愿心已,应多励力 增长,此为余生常忆念,如说学处当 护。除行心体诸律仪,非能增长正愿心,由欲增长菩提愿,故当励力受此律。(《菩提道次第广论》附录)

  以上是《菩提道灯论》说的发菩提心,首先说为何发菩提心?《灯论》大意说:“如母有情,有的在三恶道,有的在三界生死流转,为苦所逼,所以要发菩提心。”但是《灯论》只是很笼统的说为何发心,不说如何发心。

  真正发菩提心是发实义菩提心,是要求证三乘菩提所依的根本心,也就是求证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自己证得此实义菩提心,就能现前观察自己菩提心的体性,也能现前观察一切如母有情菩提心的体性,如是才可以向一切如母有情宣说一定要发菩提心,并且要求一切有情证得实义菩提心,如此才能保证他们永远不堕三恶道;如此才能进一步求证解脱果,如此才能出离三界,不再流转生死。阿底峡因为否认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故,所以不知实义菩提心即是 佛说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误会了空性,因此藏密所说发菩提心也只是戏论性的空谈而已。

  发菩提愿心所生诸功德,《菩提道灯论》有提到《华严经》〈入法界品〉中,圣 弥勒菩萨指示 善财童子所说的话。从中更可以验证圣弥勒菩萨所说的菩提心体性,就是阿赖耶识如来藏的体性。为了让学人能了解菩提心的功德等同如来藏的功德,《华严经》这段经文是:“菩提心者犹如种子,能生一切诸佛法故……菩提心者如佛支提,一切世间应供养故。”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九〉,因文长仅录首末两句)这是圣 弥勒菩萨所说的菩提心功德,正是如来藏的功德,也只有如来藏才具备如是功德;因为意识心不能出生一切诸佛法故,常与贪瞋相应而非一切世间所应供养故。阿底峡所依止的中观自续派、应成派,既然不承认有真实存在的如来藏,哪来诸菩提心的功德?

  阿底峡又说:“或读彼经或师闻,了知正等菩提心,功德无边为因缘,如是数数发其心。”(《菩提道次第广论》附录)圣 弥勒菩萨所说的菩提心内容,并不是光由读诵就能够了解,而密宗诸人(古代的觉囊派除外),又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来藏的体性,又如何能从彼闻呢?举首偈为例:“菩提心者犹如种子,能生一切诸佛法故。”一切世间、出世间法的种子都含藏在如来藏心中,不含藏在应成派、自续派执著的意识心中;如果不了解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心的体性,不了解一切佛法都含藏在如来藏心中,如何能解释“菩提心能生出一切佛法”?菩提心又怎么样来生出一切佛法?想要用应成派、自续派执著的意识离念灵知来解释,是无法通过理证与圣教检验的。

  要知道阿赖耶识心体本性清净,但是其内含藏无量无边的有漏无漏法种及业种,也含藏了一切成佛的清净法种。所含藏的种子不断的变异,种子不断的自心流注,不断的种子生现行、现行熏种子,因此才有世间、出世间一切法的生出,这样圆满成就了世间、出世间的清净法与流转法,才可名为圆成实性,这是空性心如来藏独有的功能,不是意识所能拥有丝毫的;以这个第八识心的功能德用来解释,才能符合《华严经》所说“菩提心者犹如种子,能生一切诸佛法故”的圣教。了知阿赖耶识心的体性,就是了知正等菩提心;再进一步求证正等菩提心,最后证得正等菩提心,则功德受用无量无边,从此就知道大、小部的般若诸经所说“非心心、无心相心、菩萨心、金刚心、无住心、菩提心”,也了知四阿含说的“涅槃本际、实际、我、如”以及佛道各位阶的名称“第八识、阿赖耶识、异熟识、庵摩罗识、阿陀那识、无垢识、真如”,以及统称的“如来藏、持身识、有分识、穷生死蕴、种子识、净无漏界、法身、真心、法性、所知依”…等,都是同一个心,一切世出世间万法,都是由这个心所生出,才是真正的菩提心。而阿底峡、宗喀巴等密宗诸人否定阿赖耶识,认为一切法是诸缘和合而生,是缘起性空;既然蕴处界等一切法空,死后断灭、入涅槃后断灭,又哪里有菩提心可发?故阿底峡说:“如《华严经》中,弥勒广宣说。”只是假托圣名,让人误以为他所说的就是诸圣菩萨所说,其实是与诸圣菩萨所说相违背。圣弥勒菩萨对 善财童子的开示菩提心功德偈颂说:“菩提心者犹如种子,能生一切佛法故。”乃至最后一颂“菩提心者如佛支提,一切世间应供养故。”这样实义的开示,对于信受阿底峡、宗喀巴的密宗学人来说,已经是全无关联而变成毫无意义了。

  发菩提心,在密咒乘来说,是作为入密的前行准备,不是真的想要学人发起实义菩提心。阿底峡引《勇施问经》三颂,来说明发菩提心所得福德殊胜;但是密宗所发的菩提心另有所指,不是实义菩提心如来藏,而是为了要修密而发起密宗自设的菩提心。

  号称“藏地日月”之一的颇邦喀“大师”在《略论释发菩提心马车》说:

  藏人或视菩提心过高,不敢轻学;或视之过低,为不足学;以脉息为深密大乘,而置此心于脉息之下。不知无菩提心而修生次(生起次第),如小儿游宫殿,毫无意义;无菩提心而修风息,如青蛙鼓气,得亦何益;不具菩提心,大乘资粮道尚不能得,何况密乘。密乘之所以直捷,皆由菩提心使然;无菩提心,任修何道皆迂缓。以菩提心而修二次第,是成佛最速之方便。(《略论释发菩提心马车》附4页)

  密宗所说的菩提心,浅的来说是指用意识心生起利乐众生的作意,而依无上瑜伽来说,主要是指明点;明点就是白菩提与红菩提融合的液体,白菩提是男性精液,红菩提是女性淫液。

  西藏人中,有人认为这种密法太深奥,不敢学;有人认为低俗,不耻学。颇邦喀却说要以这种“菩提心”入密乘,才能修生起与圆满二种次第;以密宗的法义来说,这是真心话。如宗喀巴所造《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说:“粗细生起次第究竟后,依仗智印亦能将菩提心从顶降至秘密下端……”意思是说:“当生起次第完成而想要进入无上瑜伽圆满次第时,利用观想之法将菩提心变成明点;男弟子观想白菩提成明点,女弟子观想红菩提成明点,白菩提者是男精液,红菩提者是女淫液,透过男女各自观想将红白菩提从顶门而降至海底轮(男女私处)藉二根交合而会合在一起,此时觉知心与淫乐安住于一念不生的所谓空性(句中智印即空性之意,是观察专心受乐而一念不生的觉知心空无形色而名为空性)当中,然后长时保持淫乐觉触不退,同时住在觉知心空无形色的空性见解中,而达到乐空双运、乐空不二最高空性境界,就证得报身佛。”这就是密宗所说的无上瑜伽即身成佛法门,正如本书开卷偈云:“贪道淫秽欺世间”。

  密宗的菩提心(男女交媾后融合在一起的精液、淫液)也可以拿来作灌顶之用,宗喀巴《密宗道次第》〈传水灌顶〉说:【先召弟子入自口中,从金刚路(男性生殖器)出,住明妃莲华(女性生殖器)之中,次想弟子刹那空(射精)后,先生为吽,次为金刚,吽字庄严生为不动尊及明妃。由与智萨埵无别故,召入智尊。次诸如来明妃等至(同时达到性高潮),大贪溶化,从毗卢门灌入顶中,随金刚路出菩提心(精液),而为莲华之上(精液在明妃阴户中),生为天身弟子灌顶(取出精液与淫液的混合液,为观想天身成就的弟子灌顶),次想面臂圆满天身由莲华出安置座上。】接著又说:【水灌顶前观想次第,谓想诸如来佛眼等明妃(观想明妃阴户广长如佛眼),充满虚空。彼等于弟子上执持伞盖幢幡衣服,歌舞作乐,雨众妙花,手略倾斜执持充满菩提心甘露之白瓶,为从佛母莲华(阴户)初出弟子灌顶。】又说:【若唯一灌顶瓶,则于尊胜瓶中不动体性之菩提心甘露(男精液女淫液的混合体),以右手执杵取瓶上花枝略取瓶水,随金刚端流注灌顶。】(《密宗道次第广论》〈传水灌顶〉法尊译,普贤录音有声出版社287页)上文所说“杵”有二解:外相上是指法器金刚杵,而秘密意是指男弟子阳具,前者只是代表男弟子阳具的形相,真正的杵是指后者;“金刚端”是指上师的龟头。总之,密宗的“菩提心”(精液、淫液)可以拿来修无上瑜伽即身成佛的法门,也可以拿来作灌顶之用,用处可真多,这与佛说的“菩提心是如来藏心阿赖耶识”大异其趣。

  佛说的“菩提心”乃是众生本有之第八识如来藏,第八识如来藏能生五蕴及万法,而且无始以来不生不灭、不一不异、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断不常……,是真正的中道心,绝对不能以意识心来观想成带质境的中脉明点,也不能观想成从顶门移动到海底轮的带质境物象,更不能把精液当成白菩提心、把女性淫液当成红菩提心;密宗把明点或精液、淫液当成真菩提心,完全违背 佛说的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