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目 《广论》所言不可能获得圣者密意


  新竹凤山寺“菩提道次第广论团体”的法师及高阶学长们说:“当你读通了《广论》,你就等于懂了三藏十二部。”这真是欺骗大众、也是自欺之语。凤山寺所属的广论团体学人若已精读了《广论之平议》,确实了解《平议》中所说,并且比对过三乘经典了,到这个时候,不论《广论》您是初学者或久学者,都应当生起疑问,反问那些法师及高阶学长们:“你们既然通达《广论》,就应当是找到了圣者密意;除非你们承认尚未通达,所以尚不知圣者密意在何处。然而《广论》第九页举出《释量论》不是说过‘彼方便生因,不现彼难宣’吗?既然未找到圣者密意,怎能随便宣说呢?这岂不是未得言得,未悟谓悟而成为大妄语了吗?”

  第四目 学《广论》极大罪行不能消灭

  《大乘方广总持经》卷一说:【尔时佛告弥勒菩萨摩诃萨言:“阿逸多!此大乘方广总持法门,非我独说,过去未来及今现在十方世界无量诸佛亦常宣说。若有众生于佛说,言非佛说,及谤法、僧,而此谤者当堕恶道,受地狱苦。”】宗喀巴等藏密的邪说,佛于此经早就破之。宗喀巴等人把唯识诸经说为非佛说,说是后人为了度众方便才创造、集结而成,把佛所亲说并且是最究竟、最了义的成佛唯一所凭的唯识增上慧学说是不了义法;而把密续中的贪道淫秽欲界双身法,从印度教性力派的双身法学来的淫欲享乐法,假冒说为毗卢遮那佛所说,说是无上法,其实是连声闻道的我见都断不了的贪淫凡夫意识境界;如此颠倒事实,已构成谤佛及法、僧,而此谤者,佛说当堕恶道,受地狱苦。

  宗喀巴在《广论》中的种种说法,实质上已经成就谤佛、谤法之业,怎么可能如修慧法师编述之《宗喀巴大师应化因缘集》一百七十页所说:“宗喀巴大师于己亥年(一四一九.世寿六十三)十月二十五日成佛后,上升史陀天内院弥勒菩萨座前,法名曰妙吉祥藏;大师未来示现八相成道的佛号,名曰狮子吼如来应正等觉(广如‘经’中受记云)。”无因论断灭见与常见外道之凡夫,我见未断之人,又是诽谤正法之人,舍寿后早已在无间狱中承受果报了,怎能修成佛位呢?修慧法师说宗喀巴已修成佛位,却只能在弥勒菩萨座下当菩萨,全都是自欺欺人之谈;以外道法取代真正佛法的宗喀巴,我见具在,而且是欲界法中的大贪者,竟然可以成佛,这也是佛门中的千古奇谈;修慧法师注记说(广如‘经’中受记云),指的又是哪一部经?也没看见是哪一部经,应该只是藏密上师创造的密续伪经所说的。再者,若修慧法师所述属实者,那宗喀巴已于弥勒菩萨之前就成佛了,但是释迦牟尼世尊明明授记当来下生弥勒尊佛为下一尊佛,显然两者授记的说法有出入,一定有一个是错误的;佛乃如实语,不可能错,那当然就是古今许多藏密行者及显教夤缘藏密的愚痴凡夫如修慧法师者,不知藏密底细,虚妄高推藏密以笼罩众生,亦同时诽谤释迦牟尼佛之授记,真是可怜又愚痴。

  《大乘方广总持经》卷一又说:【尔时无垢焰称起王如来法中,有一比丘名曰净命,总持诸经十四亿部,大乘经典六百万部,为大法师。言辞清美,辩才无碍。利益无量无边众生,示教利喜。尔时无垢焰称起王如来临涅槃时,告彼比丘净命言:“未来世中汝当护持我正法眼。”尔时净命受佛教已。于佛灭后千万岁中,守护流通诸佛秘藏;于此方广总持法门受持读诵深解义趣,于彼世界八万城中所有众生,随其愿乐广为宣说。尔时有一大城名曰跋陀,往彼城中,为八十亿家随其所乐而为说法;是时城中八十亿人获净信心,一亿人众住菩提道,七十九亿人住声闻乘而得调伏。尔时净命法师复与十千比丘众相随俱往,修菩提行。尔时跋陀城中复有比丘名曰达摩,于大乘经方广正典受持千部,获得四禅;唯以方广空法,化彼城中一切众生,不能以善方便随欲而说;作如是言:“‘一切诸法悉皆空寂,我所说者真是佛说’。彼净命比丘所说杂秽不净,此比丘实非净命而称净命,何以故?而此比丘所受诸华,不持供养,而自受用,涂香末香亦复如是。净命比丘愚痴无智,不能知我久修梵行;彼既年少,出家未久,我慢无信,多诸放逸;是诸人等无所知晓,谓是净命持戒比丘。”尔时达摩以其恶心谤持法者,身坏命终,堕于地狱,经七十劫,具受众苦。满七十劫已,堕畜生中;过六十劫后值遇香宝光佛,于彼法中发菩提心,于九万世犹生畜生中。过九万世已,得生人中;于六万世贫穷下贱,恒无舌根。】

  此段经文本是世尊自己在久远劫前,身为达摩比丘时的造业痛苦经验,用来警惕后世学人不可重蹈覆辙之语。达摩比丘不知有本识如来藏常住不变,说“一切诸法悉皆空寂”,即是无因论的断灭空,与阿底峡、宗喀巴、当今的达赖与印顺、日常法师……等无因论者“否定第八识而说一切法缘起性空”的说法一样,违背了四阿含诸经中所说依第八识而说诸法的缘起性空,都已成为谤法者;又说他们的错误说法即是佛所说,陷佛于不义,又成为谤佛者。无量世前的达摩比丘以瞋心故,毁谤大乘菩萨僧净命比丘(即是现在的阿弥陀佛),又成就谤僧之罪。命终下堕无间地狱,以地狱长劫而历经七十劫的尤重纯苦;再经畜生道六十大劫受苦,才辗转回到人间,又是贫穷下贱恒无舌根,只能当一个哑巴,如是长劫承受无比大苦。

  反观藏密中观应成派的阿底峡、宗喀巴,现今之达赖喇嘛及在台湾新竹凤山寺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团体”的僧众们,以及印顺派的诸多四众们,汝等已经步入当年达摩比丘之后尘,自己却不知道。世尊开示往世亲历的经验给我们知道,让我们可以藉古鉴今,然而众生愚痴,无明所障,听而不闻、读而不信,复入歧途火坑,真是可怜。从《广论》所说无根本因的一切法空,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又妄称无因论的一切法空为佛说,不知佛陀是以根本因如来藏为前提来说蕴处界等一切法空;《广论》此说又复诽谤写作唯识论的诸多地上菩萨圣僧(见《广论》毗钵舍那章对诸大菩萨的诽谤)。如此谤佛、谤法、谤僧之诽谤三宝重罪,乃是极重恶业,是不通忏悔的无间地狱罪,已成就未来无量世的地狱纯苦无间果报恶业,何其堪受啊!如今逝者已逝,无法挽救故不须再说;然能救其慧命而尚在人间者,譬如台湾的中观应成派继承者印顺徒众,以及凤山寺“菩提道次第广论团体”僧俗四众,都应谨慎善思及检查:“读《广论》后,如其所述而说而行者,是不是已成就诽谤三宝之重罪了?”亦应谨慎善思及检查:“如上所述之恶行,因读《广论》后所造极大罪行恶业是不是自行消灭了?”若是具福、具慧者,当有警觉,这时即应努力忏悔恶业,转而护持正法,并期望早日触证空性心如来藏,才能深入经藏,并多研讨诸经典加以验证之,深入体验《金刚经》、《心经》等等般若经,复随大善知识熏习种智诸法,有能力出世救护已被误导而继续深入歧途的众生;以此功德弥补恶业,转恶染业种为善净业种,如此方是正途。